|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三十章 针锋相对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章 针锋相对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梅玉一沉脸道:“现在你是否还要我立即实施制蛊的手术呢?” 
  吴文桂忙道:“末将只是关心元帅而已,因为金花圣母向末将保证过,制蛊绝无危险!” 
  “她敢向你保证,何以不敢向我保证。” 
  “这个……元帅要的是绝对保证,末将想,世上没有一件事是能绝对保证的,百密或有一疏,金花圣母只是较为谨慎,怕出万一而已……” 
  “我顾虑的也是万一,征讨安南,势在必行,我不能有一丝的差错。” 
  “是!是!元帅考虑周详,既是元帅有此顾虑,又何必多此一行呢?” 
  梅玉紧盯着他道:“我自己不急,但我是为你急,你身中了红丝血蛊,只有七天的寿命,若不赶快来解除禁制,就将性命难保了!” 
  吴文桂脸色大变道:“末将中了红丝血蛊?” 
  “我不清楚,是韩玉玲告诉我的,她说在你身上种下了一种叫红丝血蛊,又说若是你在三天后仍无发觉,就要我通知你一声,算来今天正好是第三天,难道金花圣母没有为你检查一下?” 
  吴文佳日视金花圣母,段金花也惶急地道:“吴将军,红丝血蛊是掌门人所独有的三大神蛊之一,老身对之毫无所知,是以无法检验出来,不过这种蛊的使用限制颇严,非生死大敌不得施用,她们用在吴将军身上实为不当。” 
  梅玉忽然插口道:“圣母是否可以向万蛊门的长老大会提出控告,滥施神蛊是很严重的过失,虽然是掌门人,也一样要受到惩罚的。文桂,你如果蛊发身死,相信圣母可以为你讨回公道的。 
  金花圣母也愤然道:“是的,只要证据确凿,老身绝对不会放过那两个丫头,要她们付出代价。” 
  吴文桂脸色如土,乞怜地望着梅玉道:“元帅!她们既然在元帅身上种下了同命鸳鸯蛊,誓以终身相托。可见对元帅寄情极深,只要元帅开口请她们为末将解除一下……” 
  “那我们就要走回头路,而且跟大军也脱了节,耽误了战机,那可关系匪浅。” 
  “元帅是三军之主,大军行动全由元帅做主,所谓战机全操于元帅之手。” 
  梅玉很平静地道:“你要我将大军停留下五六天,等于我们赶回万蛊门一个来回?” 
  吴文桂怔住了,不知要将如何回答才好,梅玉冷笑一声又道:“仅只救你一个人的性命,就要耽搁大军六天行程,而且还要我这个元帅陪你跑一趟。文桂,你是否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一点。” 
  吴文桂神色如土,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但他却不住地用眼睛看向金花圣母,段金花漠然无动于衷,吴文桂又等了一下才咬咬牙道:“元帅!这一去不但关系着末将生死,也关系着元帅自己的安危。” 
  “我?没有什么呀,韩玉玲说过了,我身上的情蛊在一年之内不会发作,而她们在一年之内,也一定会跟我再见面为我安抚蛊母的……” 
  吴文桂顿了一顿才道:“可是刚才金花圣母给元帅服下一剂催蛊的药,大概两个时辰后就会发作了。u 
  梅玉似乎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地道:“是吗?难怪我刚才喝下那碗茶后,就感到有点异状,原来是茶中有鬼,圣母!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段金花微微一笑道:“元帅,请恕老身放肆,老身也是不得已、老身姊妹被人从万蛊门中赶出来,心中十分不甘愿,难得遇上这么好机会……” 
  “梅某不太明白圣母所说的机会何指?” 
  “元帅身中的同命鸳鸯蛊性质很特别,元师如有不测,种蛊的人也会受到感应而身死。” 
  “这个韩家姊妹说了,她们姊妹二人同时以情蛊相付,我们三个人的命都拴在一起了,所以我们三个人都会好好保护自己,才可以白头到老。” 
  段金花笑笑道:“不错,如果老身此刻催发蛊母发作,元帅就会毒发身死,元帅一死,她们婶妹也活不成了。” 
  梅玉淡淡地道:“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好处太大了,韩家姊妹尚无后人,门主继统无人,势将另立门主,老身是资格最老的长老,也是最有资格接替门主的人选。” 
  梅玉哼了一声道:“可是你们害死了本帅却闻下了大祸,本帅所领的大军能把你们杀得鸡犬不留!” 
  段金花道:“有吴将军做证,可以把责任全推到韩家妹妹头上去,老身只有把算盘重新拨打一下,将军去解劝一下,叫韩氏抹妹交出万蛊门就算了。” 
  梅五很沉静地思索了一阵,才平静地问道:“这样子本帅又有什么好处?” 
  段金花得意地道:“老身当然送上解药,解除你们生命的威胁,当然她们也得为吴将军解除红丝血蛊。” 
  梅玉微微一笑道:“吴文桂是本帅的人,倒是要圣母来操心了!” 
  段金花道:“相信元帅已经看出来了,吴将军乃我金花门的客座护法,对他的生死,老身自是应该关心!” 
  梅玉心中的确早已有了点底子,听见这话,居然毫无诧色,淡然一笑道:“本帅一直在纳闷,吴文桂步步设阱,设计本帅,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总算明白了。文桂,你可要明白,你这种做法会获多大的罪行吗?阵前谋害主帅,不但你本人是立即正法,而且你在金陵的家人也都将受到牵连,你的父母妻子儿子都将发配为奴……” 
  吴文栓一震道:“元帅!末将怎敢如此大胆……” 
  梅玉冷笑道:“你担任向导,自然熟悉路途,你身为金花门护法,自然知道蛊门所在,你却故意将本帅领到韩氏姐妹的地方,原是想要她们算计本帅的,但你没想到她们只对本帅下了同命鸳鸯蛊,那对你们的计划有害而无利,所以你又改变了计划,把本帅引到金花门来,让段金花对本帅再度下手!” 
  吴文桂张口欲辩,梅玉神色一庄道:“文桂!你不必强辩,你在金花门担任客座护法之事,韩家姊妹早已得知也通知了我,要我提防你的诡计,同时也在你身上下了禁制来防范你。文桂,我实在不明白,你已经身为三品参将,前程似锦,为什么要自甘下流……” 
  吴文桂痛苦地道:“末将自知此举不当,怎奈早年着了一个苗女的算计,被她种下致命的蛊,不得已求助于金花圣母……” 
  “她解了你的蛊,却又另外加了一种禁制?” 
  吴文桂低下了头,金花圣母道:“他欺负了我们苗疆的一个女孩子,不但始乱终弃,而且还杀了那个女孩子,却没想到那个女孩子早就对他下了毒蛊,那是苗疆女子保护自己感情的传统手段,吴文桂的手段太狠了,老身不能让那个女孩子屈死,所以他找老身为他解蛊时留了一手。” 
  吴文栓乞怜地道:“元师,不是末将贪生怕死,实在是蛊发时那种痛苦难以忍受,那能叫人发疯,求死不能。” 
  梅玉冷哼一声道:“没那么严重,不管多痛苦,你拉刀自刎的力气总有的,你根本是舍不得死,你在这儿置了四处外室。养了七名姬妾。” 
  吴文桂愕然不语,倒是段金花诧然道:“他会有这么多的女人?” 
  梅玉道:“你也别装了,这些女子都是你金花门下的弟子,你故意安排到他身边去,用来控制他。” 
  “韩家姐妹告诉我的,你以为控制住吴文桂是很秘密的事,但她们早知道了,你与万蛊门是对立的,一直想对付她们,人家自然也会注意到你们的一切。” 
  段金花看看吴文挂,然后才道:“元帅!不管你是如何的前知前觉,你却不该到我金花谷来的,尤其是不该喝下那杯茶的。” 
  梅玉微笑道:“本帅早已知道你们的底细,特地来看看,你们闹什么鬼,又岂有那么容易上当的?” 
  “可是你喝下了那杯茶,里面有催发蛊毒的药物,你们三个人的生死俱操纵于老身之手!” 
  梅玉神色一傻道:“段金花!本帅不愿意介入你们的夺权之争,也不能成为你害人的工具,现在本帅正式地警告你,从速献上解药,本帅念你等蛮夷之人无知,不予追究,如果你执迷不悟,本帅立即下令,叫所属对金花门展开清剿,此地将鸡犬不留。” 
  梅玉的态度使得诸人都怔住了,吴文桂嗫嗫地道:“元帅,您难道不顾虑自己的安危了?” 
  梅玉冷笑道:“文挂,你在锦衣卫中任密探多年,对本帅的性情该有个了解,本帅几曾被人威胁过……” 
  吴文桂道:“早年元帅身处逆境,自然不惜冒险,而今身膺重寄,肩负朝廷和圣光寺两重责任,凡事应该多加慎重,不能率性而行了。” 
  梅玉道:“可是要我去危害两个女子来换取安全,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只是要她们交出万蛊门而已,而且这也关系到她们的安危生死……” 
  梅玉摇摇头道:“不仅是万蛊门的门户,而且还兼苗疆七十二峒总降头师,进而可以号令到上百万的苗人,把这么大的一股权力交在段金花这样一个人的手上,我认为不适合!因此本帅绝不考虑作任何妥协。” 
  段金花道:“元帅是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梅玉沉声道:“本帅不在乎,现在是看你们在不在乎了。若你们不立即悔悟,本帅一出此谷,立即召集大军攻杀进来,届时将玉石俱焚,死无瞧类!” 
  说完他起身欲行,段金花连忙做了个手势,段金莲率了七八个女孩子,各执兵刃,挡住了门口。 
  梅玉悦然道:“你们想动硬的?” 
  段金花道:“是元帅不给我们留活路。” 
  梅玉冷笑道:“你别颠倒是非了,本帅并未惹你们,是你们惹到本帅身上采的了,而且本帅还特别声明,不介入你们的夺权之争,要你们立即献出解药,是你们执迷不悟。” 
  段金花冷笑道:“元帅分明是帮着韩家姊妹来打击我金花门,还说什么不介入夺权之争。” 
  梅玉冷冷地道:“本帅都护西南夷,言出如山,不必向你作太多的解释,现在本帅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你肯不肯献出解药?” 
  段金花道:“除非元帅肯劝告韩家姐妹交出万蛊门,否则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梅玉一点头道:“好!这是你们自找的,可怨不得本帅了,本帅立即发兵进剿金花谷。” 
  段金花颇为着急地道:“元帅,在你身上下蛊的是韩家姐妹,你可不能怪于我们身上!” 
  “但你们投药意图催发蛊母,加害本帅,罪不容恕!” 
  段金花脸色一沉道:“元帅如果不肯合作,就休想安然离开本谷了。” 
  “那你们会更惨,本帅前来金花谷,部属们都知道,只要本帅逾时不回,大军立将发至!” 
  段金花看看吴文桂,想是也得到了证实,不禁脸色一变,再看到梅玉起身欲行,连忙一挥手,她身前的侍女们立即一列排开,手握苗刀拦阻。 
  梅玉神色如愠,以平静的声音道:“文桂,本帅也给你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命你即时为本帅开路冲出去。” 
  吴文桂不禁犹豫,梅玉沉声道:“文桂!本帅对你的一切早已前知,这是你惟一为自己赎罪的机会。” 
  吴文桂再无迟疑,拔出腰中长剑,向门外冲去,那些侍女们,似乎没准备与他为敌,但吴文桂却毫无怜香借玉之心,长剑横扫就砍倒了两名侍女。 
  段金花变色怒叫道:“吴文桂,你要反了2” 
  吴文桂继续攻击,跟那些侍女们杀成一团,梅玉也及时跟进,他的长剑威力极强,那些侍女们碰上了无不兵折人倒,看来就是吴文桂不帮忙,也拦阻不了他。 
  两个人杀到门外,已有五六名侍女伤亡,其余的侍女虽然作势追赶,却并不积极,她们大概也明白,追上去只是白白送死而已。 
  两个人抢到谷口,马匹还拴在那儿,才掠身上马。段金花拄着拐杖,风也似的赶到,挡在前路,厉声喝道:“吴文挂,你当真不要命了,别忘了你身上中有金蛇蛊,本门随时可以要你的命。” 
  吴文桂叹了口气道:“门主,你只是控制了我个人的生死而已,朝廷却能抄我的家,灭我的族,我在家乡还有父母妻子儿女,我不能害他们!” 
  “你在这儿也有妻子,而且是好几个妻子。” 
  吴文桂突然愤怒地道:“门主,那几个女的都是你的弟子,你故意安排她们在我身边,在我身上种下蛊,好进一步控制我,为你们卖命,现在我豁出去了,大不了放弃这条性命,却再也不受你们的威胁了!” 
  段金花怪叫一声,舞动拐杖冲上来,举校直砸,但是吴文桂挥动长剑格去,辨的一声,就把她的右边杖削断了,而且也把段金花震到一边,吴文桂这才沉声道:“段门主,你除了能弄蛊之外,论武功可差得太远了,你别忙着拼命了,还是想一下如何应付大军吧!” 
  两个人拍马外行,却没有人再来追逐或拦阻了,一直等出了山口,离开金花谷很远了,他们才缓辔而行,吴文桂一直显得很惶恐,但梅玉不开口,他也不敢说话,直到梅玉停马道:“文桂,我们该好好谈一下了。” 
  吴文桂跟着停马道:“是的!元帅,末将很后悔,但末将只是一时糊涂,万乞元帅大量宽恕!” 
  梅玉沉声道:“你身为大明将军,受重任而抚边,郑总监又因为你熟知边情而再度调用,可知对你是多么的器重,你要知道,一身得兼锦衣卫及现职军官,在军旅中的前途是何等辉煌,不出十年,必能独当一面,你却辜负了朝廷和主帅的期望。 
  吴文桂痛苦地道:“是!末将该死,末将一时不慎,为那老婆子所乘,中了蛊毒,生死为人所制……” 
  “在此之前,你为她们尽了多少力?” 
  “那倒没有,她们在边境的势力颇大,反倒帮了末将很多的忙,末将在搜集当地情报消息时,借助她们不少。” 
  “她们把几个花不溜丢的弟子塞在你身边为姬妄,又帮你出力搜集情报,居然会对你毫无所求?” 
  “这也不是,她们的目的是在跟万蛊门争权,因为万蛊门又须身兼苗强的总降头师,与苗疆各部族的巫师关系密切,恐怕不易为她们收服,所以她们希望末将届时能顺利用官方的身份,帮助她们一下。” 
  “西南夷各有藩土,你的官方身份又是暗的,能起得了作用吗?” 
  “各国藩土都是天朝的附庸,如果末将用锦衣卫的身份,请他们支持镇压几个苗部,倒是行得通的。” 
  梅玉道:“这倒奇怪了,她们既然想取得官方的支持,何以要对本帅下手呢?” 
  “这是因为她们没想到韩氏姐妹会在元帅身上下了情蛊,惟恐元帅为她们所制,反而对金花门不利,所以也想在元帅身上设禁制!” 
  “所以才要你把本帅引了去。” 
  “末将不该一时贪生怕死,为其所屈,后来见到元帅不畏威胁,不计生死的大勇大义,末将万分惭愧,立时改悔,誓死追随元帅了。” 
  梅玉一叹道:“可是你我都身中蛊毒,保不住性命了!逞狠也没有用……” 
  吴文桂道:“大军即日可达,蛊毒要三日内才会发作,我们只要率同大军,冲杀进来,擒下她们,可以逼出解药也未可知!” 
  梅玉叹了口气道:“只怕她们横起来,宁死不献出解药,或是逃逸潜藏,叫我们找不到呢?” 
  吴文桂呆了一呆才道:“末将想她们不敢吧!如此一来,她们在苗疆就没有立足之地了,金花门与我们没有私仇,只是想取得一点便宜而已,她们不会做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的!” 
  梅玉冷笑道:“可是她们的手段用得太离谱了,居然动脑筋到本帅身上来了,本帅又岂是能威胁的!” 
  吴文桂又低下头,嗫嗫地道:“这是末将罪该万死!” 
  梅玉始终没有再理他,两人等大军来到后,进入到扎营的地方,直赴中军大寨,梅玉坐上了元帅的虎皮交椅,才再度召来吴文桂。 
  吴文桂以为梅玉要治他的罪了,进帐前已经把头盔取下,见到梅玉,立即屈膝跪下,一副等罪之状。; 
  哪知梅玉竟然执了一支令箭,丢在他的面前道:“文桂,限你在一个时辰内,选齐你自己标下精兵五百人,于今晚装备定当,明晨出发,直进金花谷,将金花门中一应徒众,擒处论罪。 
  记住,对一应人等,尽量以生擒为主,除非对方冥顽抗拒,才准予格杀!” 
  吴文桂见梅玉竟然又派他使命,就是要他将功折罪之意,不禁喜出望外,拾起令箭躬身道:“末将遵命,不过元帅,兵贵神速,何不即时进军!” 
  “不必!大军也是经过一天行军,必须要休息……” 
  “元帅!若经一天的休息,恐怕会耽误元帅的时限,因为元帅的蛊发时间只有三十六个时辰……” 
  梅玉微笑道:“这个无须担心,本帅所中的情蛊乃万蛊之王,可克一切的蛊毒,不仅如此,你身上有了金丝血蛊之后,也把你以前所中的蛊毒消除掉了,今后除了韩家姐妹之外,别人都无法要你的命了,至于这金丝血蛊,本帅也会在适当时机为你请求消除了,你好好去办事吧!” 
  吴文桂这下子才真正的呆住了,难怪梅玉一直表现得不在乎,不为威屈,原来早已有所仗持,倒是把自己给耍得团团转…… 
  梅玉又笑道:“文桂,韩家的姐妹早已知道你跟金花门勾结的底细,你把我带到她们那儿去,本就心怀鬼胎,她们却将计就计,取得我的谅解,而且进一步对你考验,幸好你临危勒马,尚知悔改,否则你就落入万劫不复了。” 
  吴文桂不禁又是一身冷汗,惶恐地道:“末将愚昧,末将该死!” 
  “文桂!这些废话不必说了,本帅也不是帮着韩氏妹妹,不过本帅认为金花门的目的,不仅在夺权而已,假如只为了打击万蛊门而刻意地把本帅牵进去,实在太笨了,所以本帅要你切实地调查一下,她们的真正目的何在。” 
  吴文桂也躬身道:“元帅指示极是,末将也感觉到段金花这老婆子有点问题了,她平白无故地冒犯元帅虎威,不惜为门户招来毁灭的命运,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末将一定将内情查清具报。” 
  大军停驻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吴文桂就率军出发了,每隔一个时辰,都有军情报回大帐。 
  吴文桂这次是禀承了指示,决心犁庭扫穴,五百大军进入金花谷之前,他已叫人将那一大片迷神的金花放火烧掉了,然后挥军直入,谷中的金花门弟子只有四五十人,自然无法抵挡,小作接触后就全部被擒,连总管段金莲都被捉住了,却只有段金花不知下落。 
  据审问俘虏的口供,段金花在梅玉走后,带了两个人也离开了金花谷,去向不明。 
  吴文佳在谷中仔细地搜查了一遍,把凡是文书札件等物,一起搜了,还回大营详细分类检查。 
  回到大营缴令后,梅玉吩咐把段金莲带了上来,很客气地为她除了刑具,她倒是很老实地道:“梅元帅,你对我客气没有用,我姐姐把解药带走了,你除了妥协,再也无法换回你的生命。” 
  梅玉笑笑道:“段金莲,你实在想得太天真了,本帅身上虽有情蛊,却对本帅有利无害,它能使本帅万毒不侵,百蛊不伤,你们想另外用蛊来制服我是不可能的……” 
  段金莲不禁为之一震,梅玉又道:“你姐姐在苗疆故设美人局,诱我大明军官入毅,进一步加以控制,甚至于主动加害到本帅,她的目的究竟何在?” 
  段金莲颤声道:“这个……老妇不知道!” 
  “段金莲!这时候你再不说实话,似乎太笨了,本帅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招供一切,本帅就赦过你们已往的罪,释放你及门下的弟子,继续金花门的门户……” 
  “门户执掌在老妇姐姐之手。” 
  “段金花已经没有机会了,自即时起,本帅已下达追杀令,通令西南夷属各邦君主,对她展开追缉围堵,她已经没有活命了,现在你只有救你自己……” 
  “老妇实在不知道姐姐的目的何在!” 
  “你也不知道她藏身在何地了?” 
  “老妇的确不知道。” 
  “好!你身为总管,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活着实属多余,文桂,即时处决。” 
  帐下的吴文桂答应了一声,拔出腰剑,踏前几步,手起剑落,将段金莲挥成两截。 
  金花门的那些弟子们吓得腿都软了,惊呼瘫倒在地,吴文桂却对她们很熟,伸手抓住一个女郎的头发,掷在梅玉的案前道:“启禀元帅,此女名叫文赛花,是段金花的大弟子,专司文札和联络事项……” 
  梅玉点点头道:“很好,文赛花,你是段金花的心腹弟子,想必知道她的行踪和金花门的机密的,现在本帅给你一个机会,你是要像段金莲一样地被处死,还是招供一切后去掌理金花门的门户。” 
  文赛花吓得瑟瑟直抖,颤声道:“元帅饶命,元帅饶命,民女实在是不知道段金花到哪儿去了。那天元帅和吴将军冲出去后,她就失踪了!” 
  “你!这一部分不问你,但金花门的目的何在!你总知道p巴?” 
  “这个倒是知道一二,段金花一直想独霸苗疆,因为顾虑到万蛊门的存在,所以才一心想对付万蛊门,她甚至于将自己的两个女儿,送到安南去,给安南王当姬妄……” 
  梅玉心中一动道:“这跟她独霸苗疆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的,安南王也是个不安分的人,她的两个女儿很得宠,她们互相合作利用,安南王答应用武力帮助她,代替韩家姊妹成为苗疆各族的总降头师,她则在达成目的后,号令苗族子民,帮助安南王一统西南夷!” 
  梅玉冷笑一声道:“他们的胃口倒是不小。” 
  文赛花道:“段金花在苗疆问已经布下了很多暗中势力,如果有安南王的帮助,对付万蛊门主,倒是颇有把握,她却已经筹划好了,偏偏不巧的是元帅在此时来到……” 
  梅玉道:“本帅对她有什么妨碍呢?”、 
  文赛花道:“安南王在目的未达前,不敢明目张胆地派遣大军前来助阵的,他只能派遣一些宫中的武士,乔装成苗人,先在苗疆夺权,而元帅则经过西南夷,如若境内发生较大规模的武斗,一定会加以干预的,所以她才要对付元帅!” 
  “那又为什么要把本帅引去见韩家姐妹呢?” 
  “韩家姐妹祖先跟大明皇帝是世仇,她们对大明派来的军官也深恶痛绝,段金花原是想利用一石二鸟之计,叫她们去对元帅的……” 
  梅玉哈哈大笑道:“这一点她可打错主意了……” 
  “是的,她也没想到韩氏姊妹反而会托身元帅,一计不成,只有再度对元帅下手了!” 
  梅玉点点头,然后又问道:“前些日子,是不是有安南的使者来到?” 
  “是的,段彩云和段彩霞派遣了一个人来到,她们就是段金花的女儿,在安南王身边当妃子的,她们经常遣人来跟段金花商计事情,那些事情十分机密,我们都不知道内容,只有那个被杀的段金莲较为清楚。” 
  梅玉冷哼一声道:“那么她死得一点都不冤枉了,文赛花,现在由你来执掌金花门……” 
  “元帅,民女实在没这么大的本事,而且那些弟子也不会听民女的!” 
  “她们听谁的?” 
  “只有段金花和段金莲才能号令门下弟子。” 
  “若是本帅对你全力支持呢?” 
  “这个……民女还是没办法,民女保管的只有一份名单,既无掌门令符,又不懂得禁制方法,实在无力去约束门下弟子。” 
  “每个弟子身上都有禁制吗?” 
  “不是每一个,重要弟子身上才有,他们分散在很多地方,自行召集门人,招收弟子,接受总坛的命令。” 
  梅玉想了一下道:“那就没有办法了,你把名单交给万蛊门吧,由韩家姊妹来接手,这并不是我干预到民间的帮派门户内务,而是你们都懂得施放蛊术,若没有个管制,流毒人间,问题可大了!” 
  韩玉玲和韩金玲姐妹被召了前来,当下就由梅玉指定了韩金玲摄令金花门主,总算把苗疆两个施蛊炼蛊的门户合而为一了,段金花仍然流落不知何方,梅玉相信她多半是逃到了安南去奔她女儿了。 
  大军继续向西南进发,而暹罗王夫兼圣光寺护法大元帅方天杰也在暹罗挑选了五千名精军,随后也跟上来支援,安南和交趾女王心中有数,梅玉和方天杰的大军是开去征伐他们的,尤其是交趾王夫蓝绍光,心中特别明白,梅玉是为了他而来的,因此那两处地方,几乎是集中了全力来备战,他们所能召集的兵员,居然有十万之众。 
  其中安南八万,交趾两万,这十万都是久经训练的精兵,概由蓝绍光统一指挥,明白地表示了抗拒之意。 
  以十万大军来抵挡一万人的战事,摆明是大吃小的情势。梅玉似乎没有胜算可言,但梅玉却悍然无惧,阵兵边界,等候方天杰率逞罗军前来会合,然后准备挥师直进。 
  而交趾的大军也开进安南的都城西贡,准备在西贡城外的那片大平原上,与梅玉决一死战。 
  联军统帅蓝绍光本身虽然不懂得用兵,他的帐下谋士倒颇有人才,这是个占尽优势的谋略。 
  阵兵城中,利于固守,给养补充无虞,战场辽阔而平坦,不怕对方用险奇袭,敌寡我众,这是稳赢不输的战局,相反的,对安南有利的条件,对梅玉就大大的不利。 
  但梅玉也不外行,他同样地看出了敌我之间的强弱之势,他的兵能征惯战,但不能够以一当十,何况就只能以一当十,也只是个平手之局。 
  所以,他把大军驻扎在一个山头上,离预定的战场有二十多里之遥,山势很险,只有一路可通,安南的大军无法由这一条路猛扑,就在这儿等机会,等到方天杰的兵到了之后,守势更稳固了。他打的竟是个耗的主意。 
  由于他据的那座山后是丰饶的平原,城镇很多,他也不怕补给中断。 
  这一手倒反而使城中的蓝绍光感到不安了。他没有想到梅玉在迢迢千里行军远征之后,居然能定了下来。 
  预期在梅玉的军队进入平原后,挥众猛扑的计划受阻不说,那些优势条件也渐渐消失了。 
  他带了两万人来,却成了十万人的统帅,结构上就显得矛盾,安南将领多半骄悍桀骜,眼中没把这个元帅看得有多了不起。 
  再加上安南国王胡奇天天催他挥军出战,他也试过,派出了一千人的突袭队想抢攻上山,结果在山路上就被滚石急管打得落花流水,溃散逃命,回来的不到二百人,这一千人是他自己交趾的子弟兵。 
  审度一下情势,抢攻非为不可,但至少要发动两万人,一半由山路上不惜牺牲,源源不绝地猛攻,另一半人则要冒险由山岩绝壁处攀缘进击才有机会。 
  安南国王胡奇也同意这个作战计划,却不同意由安南的士卒来担任,意思是要由交趾的两万人全部出动,担任第一战线。 
  交趾军负责第一线,这原是议定的,梅玉此来主要是为要擒杀蓝绍光,让蓝绍光多出点力也很公平,也因此才让他担任了联军统帅。可是此刻情况不同,叫他的两万人去冒险抢攻,无异是送死。 
  抢攻的结果胜负尚难预料,而这两万人则想得到的是所剩无几了,蓝绍光自然不干,他对胡奇道:“胡王兄!这一来兄弟手中这点实力就要全部牺牲了。” 
  胡奇冷笑道:“人是交趾的,又不是你老弟的,你又心痛什么?” 
  “这是拙荆全国惟一的军力了,拙荆再三恳嘱小弟要予以爱护,因为交趾国内人口本少,这几乎是全国一大半的壮丁……” 
  胡奇神色更冷地道:“蓝老弟,梅玉真正要对付的人是你,安南只是在帮你的忙而已,你不肯去打头阵,我们又为什么要替你去拼命。” 
  蓝绍光却不领这份情,也板起脸孔道:“胡王兄,是你自己有意雄图,才拖我下水,我在镇南关时,也是得到了你的请求行刺梅玉,结果反而害死了我的姐姐……” 
  “哈……那怎么能怪愚兄呢?是你说有把握,可以控制云南的,结果沐家的势力仍然不减,你吹了半天牛,事情发作了却不是那回事,你手中的那些人不堪一击,狼狈地跑到交趾投靠老婆去……” 
  大家互挖底细的后果是不欢而散。但是蓝绍光持不肯出动交趾的部队去硬攻,胡奇自然也不肯让安南的士卒去送死硬拼,局面就这么僵持着。 
  但是胡奇使出了杀手锏,他中止了交趾军的给养补充,想以绝粮为手段强迫蓝绍光一拼,蓝绍光手下的谋士有不少是跟随他的先人蓝玉大将军打江山的,哪里会被这一手给吃住了。 
  安南城不发给养,他们就动手枪老百姓,甚至于不惜火拼,抢安南军中的粮秣,在安南的城中先闹开来,蓝绍光更放出了话,胡奇如果不好好合作,恢复补给,他就要向明军投降,里应外合,共谋安南。 
  这一手还真厉害,整得胡奇乖乖地遣人出来跟他讲和,不但恢复了补给,而且真正地着实了他联军统帅的主权,保证安南的将领毫无异议地听他指挥。 
  因为蓝绍光手下确有将才,特善用兵。 
  真正不安分的是安南王胡奇,在敌军压境之际,他不但需要个好的统帅,也不敢在家中惹下这么一个难惹的敌人,只有采取安抚的方法了。 
  梅玉仍然按兵不动,可是局势却对安南愈来愈不利了,首先是韩玉玲姐妹俩,统了万蛊门和金花门,以苗疆总降头师的身份,号召了苗疆九十六个部族,集中了两万苗人军兵,支援大明西南都护府梅元帅。 
  这个消息还只是引起安南的震惊而已,还不足以构成太大的威胁,苗人悍勇不畏死,但是粗蠢无知,不易号令,尤其是几个部族的联合部队,更是难以统率,相对的战力也打个折扣了。 
  不过另一个消息却令安南王和蓝绍光大大的不安,那就是世镇云南的沐王爷将部下精锐六万,进兵边境。 
  沐王沐荣本是蓝绍光的姐夫,但是蓝绍光却偏偏要捣自己人的蛋,首先是派出细作,放在姐姐沐王妃那儿,弄出了行刺梅玉那一手,结果行刺失手不成,他兴兵逼宫又被梅玉的部属击败,逃到交趾的妻子那儿,最怕的也就是沐王来报复,才跟安南合作。 
  现在沐王府的兵果然来了,看样子是要配合迎头进击,这个情况就严重了,他们的联军有十万,但梅玉和沐王的精兵加起来也有九万,人数上的差距极微。 
  更糟的是梅玉和沐王的联部也不急于作战,他们守住阵脚,似乎还在等待,等一个更有利的时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