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欲擒故纵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七章 欲擒故纵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梅玉这次进京,只带了三十名亲兵和韩氏姐妹,本来还打算留一些珠宝珍玩到京都再脱售的,哪知道在扬州就被抢购一空,他只带了一大批的黄金和飞钱上路。 
  飞钱也就是所谓的银票,由殷实的银号或钱庄开出,在各地分号都可以兑换现银。 
  但是梅玉这次所有的金额太大了,哪一家银号都无法调度出那么多的现银来开付银票,只有以黄金支付,所以梅玉收到了将近四百万两的黄金,在他全部的资财中,只占了三分之一而已,然后却是扬州城中一半的藏金,无怪有人说梅玉带走了半个扬州。 
  这么一大堆的黄金,分装了一千只箱子,每箱足有四千两,约合七百多斤,一辆车子只能载四只箱子,就得两匹骡子来拖,那是个惊人的行列。 
  扬州总督吴瑞,战战兢兢,派了五百名官兵护送军队进京,仍然派了副帅袁克章率领。 
  袁克章虽是领军的司令,但行止仍是要听梅玉的,不过他放心的是这一趟任务十分安全,由扬州到京都,沿途都是广衡大道,如此庞大的行列,也没有哪一伙强人敢来讨野火,而到了京师之后,最少是大功一件,所以他一路上十分尽心,把五百人调度得井井有序,来展现他的军事才能。 
  但是梅玉却未能安心,他接获的秘密情报来源指出,朝中有人对他这次返京十分不满,有人竟想阻挠,而且身怀巨金也令人心动。 
  银票体积小,而且挂了号,损失可以注销,被人抢去了不必担心,这批现金却是人见人爱的宝贝。 
  梅玉得到的消息是路上有人会动手脚染指这批黄金,郑和已经回到京师,这是锦衣卫的密探传来的消息。 
  梅玉却一点也不紧张,也没有加强防卫,两百五十辆车子,一千箱的黄金,加起来是庞然巨物,谁也无法轻轻松松地带走的,郑和派来的密使向梅玉提出请求,最好是先让这批黄金失劫被人抢去,然后盯牢去向,再设法找回来。 
  造成事实后,擒获为首者,抓出主使者。这是郑和的请求,因为侦知主使者正是潞王朱槿。 
  对郑和的请求,自然是不容拒绝的,因为郑和帮过梅玉太多的忙,何况这不是为了大家相互的利益,潞王也在动西南夷的脑筋。 
  大军一天只能走个百来里,计算一下全程须经山东西抵达直隶,全程约三千多里,足足要走一个多月。 
  在山东要经过山区,大路由泰山下经过,那是古封禅的大道,道路虽平稳,但人迹则稀少得多了。 
  走了将近一个月,人马俱疲,过曲阜的时候,梅玉下令休息一天,自己还到孔庙去瞻仰了一番,最主要的是让韩氏姐妹去开开眼界。 
  过曲阜,在距济南还有两百里,他们夜宿在一个叫济平的小村。 
  那是个百来户的小村,人口也只有四百不到,本来是无法容纳上千人住宿的,好在这次行车准备得充足,给养自备,都是先一两天在大镇阜采购好的。 
  除了借了村长的屋子招待了梅玉夫妇外,其余的人一概露宿,军队扎营,车夫睡在车旁,大车则停在村口的一块大空地上,那是一片麦田,这时大麦已收,新麦禾种,正好用来围放车辆,麦秸也可以垫着睡觉。 
  等一觉醒过来,看到天已大亮,大家都软绵绵地不起劲儿,有人甚至尚无法动弹,两百多辆车子还在,那一千箱的金子却已不翼而飞了。 
  毋庸置疑,这是有人动了手脚,迷昏了守军,劫走了黄金,而且,这是一次大规模的有组织的行动。因为要搬走一千箱的黄金绝非个人的力量可以完成了。 
  每箱净重三千两,约当二百五十斤,必须一名壮汉才能抱得动,再者运金的车子也被留下了,劫金者以别种交通工具将金运走,这是一支起码百人以上的车骑队。 
  领军司令袁克章吓得全身发抖,面无人色,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反倒要梅玉安慰他道:“袁将军,不要紧的,这批黄金的数额太大,贼人劫了去也不易潜形,一定可以找回来的,何况这又怪不得你。” 
  袁克章面无人色地道:“国公大人,末将身为主帅,负责护送黄金进京,黄金被劫,自然是责在末将,就算能找回来,末将也是难逃其责。” 
  梅玉安慰他道:“本爵与内廷总监郑和公公力保,应该可以为你担起责任了,所以你不必着急,还是定下心来,冷静指挥侦察捉贼捕盗为上。” 
  “末将对这一套完全不懂,还求国公多加指点。” 
  梅玉一笑道:“那你不如求求我的这两位夫人了,她们才是真正的行家,手下也有的是人才,跟郑公公更有密切的联系,互通消息,你向他们问计吧!” 
  他手指着韩氏姐妹,袁克章只差没跪下请求了,韩玉玲笑着将他领到另一边帐筵中,那本是袁克章的帅营,是他处理军务用的。 
  现在主帅座上坐了韩玉玲。韩玉玲和袁克章在帅案两首各设一座为副,那些副将老夫子等,只有在旁边摆张小桌子了。 
  韩金玲处事老练冷静,首先传来了主管伙食的伙头军官,问清昨夜埋锅造饭情形,而且立刻断定是食用的水出了问题。因为不但人中了迷药,连马匹牲口也都有萎靡不起的情形,而人马都喝了同一水源的水,而烧饭煮菜的水,也是来自同一水源。 
  韩金玲立刻取来了昨夜未曾用完的水,她自己是个很优秀的药济师,略加化验,就验出了食水中被下了一种叫迷倒仙的迷药。 
  这种药性能强烈,服用后人会陷人昏迷,四肢软弱无力,失去知觉,四个时辰后,药性才会渐渐减退。 
  这种药无色无味,可溶于水茶酒中,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饮下,有些歹徒用来作骗财骗色的工具,虽然不会伤人性命,却能陷害人,故而被列为禁药,只有下五门的江湖人才会偷偷炼来害人。而配制这种药散,成本高昂,卖得很贵,没有门路的人,化费千金求之不得,因为查出买卖使用这种药的,被查获的都将判重罪。 
  这是一种极为邪恶的药,根据市价,每钱应在百两银子上下,那就要十万两银子,本钱相当惊人,但是以盗贼所获的黄金而言,那倒是相当值得了。 
  食水是取自两里外的一个水槽。 
  这水槽是用石块堆砌起来的,约有三丈见方,上有竹管积山泉为注,邻近两个山村的人都取此水为饮,韩玉玲调查了那两个村的居民,他们也饮了水,却没有异状,证明水是到了军营之中才出问题的。 
  军营中的储水池是在厨房附近,用一个大皮袋子,铺在木架上,造成一个大水池,不用时可以拆掉折叠带走,用时架设好,再由军汉们担水来注满,用水时由此汲取,十分便利,昨天饮马煮炊由此汲取。 
  很多人都会靠近它,要想追查谁在水中下药已是不可能了,韩玉玲放弃这项努力。 
  她派出许多干练人才,到四乡去查各种异状,最主要是查车痕马迹。 
  结果在北边的路旁找到了一些大块的棉絮,那些棉絮上还有细绳,似乎是捆绑什么东西用的。 
  棉絮上有尿骚味,经判断是骆驼尿。 
  韩玉玲很兴奋,这是最有力的线索。 
  一千箱金子不可能用人背走的,而放在骆驼背上运走倒很理想,她再仔细一调查。 
  昨天有一队胡商过境,拉了几百头骆驼。 
  山东省境,常有骆驼客过境,但是一次几百头过境,倒是罕 
  见,所以才引起注意。 
  那些棉絮是骆驼脚上掉下来的,为的是避兔留下足印,可见贼人已十分小心了,但百密总不免一疏的,所以有些棉絮掉了下来,留下了破绽。 
  继续派快马追查,发现那些骆驼队居然是跟他们走的是同一上京的路线。 
  只不过,到了济南府就分散了。 
  追着一个骆驼队,找到了领队的王吉祥,他是个回回,有着九十几头骆驼,专门靠着载货为生,他说曾经受雇在一小山村中,休息了两天,在一天夜鸟有一队大汉们背来了许多木箱,每头骆驼载了两只箱子,在码头边上卸下了箱子。 
  这是一趟很轻松的生意,代价很高,是一般的两倍,王吉祥还说他还碰到了好几个同行,都在一起工作,好像济南府中的骆驼队都被雇了,他也承认在离开那个小山村的前五十里,骆驼的脚趾都用棉絮包起来。 
  韩玉玲连续找到了七八个骆驼队的主人,他们的规模大小不一,有几十头者,有十几头者,也有百余头的,总计动用了六百来头骆驼,可见规模的庞大。 
  雇佣他们的是一个叫蒋玉和的人,这人据说是一个官儿,因为他带的人都称他为大人,但究竟是什么官儿却没人清楚,因为蒋大人脾气很大,动不动就要骂人,好在他出手大方,也就没人去追究了。 
  箱子运到济南黄河畔,上了一条大商船,已经启程出航了,船名叫海安号,是一条海船。 
  金箱被劫,由骆驼载到济南而装上了船,应该是毫无疑问了。 
  韩玉玲当机立断,立刻请梅玉会同济南将军,发出了紧急羽递,那是在公文上加一根烧焦了的羽毛,表示十万火急的意思,又名飞递。 
  公文中要求沿岸官兵驻军,扣下海安号商船。 
  羽递发出了第六天,才接到飞递回报,海安号在渤海出海口被截获,但是船上并没有所谓的木箱藏金,只载了不少箱的瓷器和陶器,据说是要载往高丽去贩卖的。 
  梅玉还立刻派了韩金玲去证实一遍,结果发现船上的确是装载了那些货物,她没有留难船只,道歉了一番即予放行了。 
  她本人则回到济南,向梅玉报告道:“金箱的确被装上海安号过,只是又被移走了,我在船上找到了一丝残留的金线蛊,也证明箱子有几只被打开过。” 
  梅玉道:“你能确定吗?” 
  “能!这种蛊的生命力最强,不畏寒冷,而且细若金丝,长才盈寸,极难为人发现,尤其是放置在黄金一起,更是肉眼难辨,船上的人俱受了蛊母人侵,妾身也已遵照指示,把警告信悄悄地放在船上,相信他们迟早会发现的,信中叫他们一月之内到京师求救。 
  梅玉道:“好极了,我相信其余的黄金被换了船,也是运往京师,这必然是潞王搞的鬼,那些黄金也一定会运往京师,我们到京师去人赃俱获吧!” 
  韩玉玲叹道:“这明明是潞王和郑监事争权,却把我们牵进去,实在太没道理了。” 
  “他把我们和郑和看成是一党的了。” 
  “但我们实际并不是。” 
  “这个恐怕很难撇清了,大哥能够在西南夷安顿,郑和的帮忙很大,就是我这个国公,也全仗他一力支持。” 
  “那倒不见得吧,爷晋封国公是因为取得忽必烈藏珍进献国家之功,这个皇帝最重经济,谁能帮他发一笔财,谁就能有功。” 
  梅玉笑道:“虽然我们对郑和的掌权也有很大的影响,但无可否认,他的确对我们照顾不少,所以我们要帮他掌权,那也是帮我们自己,只有为他出力了,假如黄金到了京师,你们找出来该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箱中我们都放下了金线蛊,打开箱子就会中蛊,在方圆五十里内,我们必会有声气感应,只不过黄金丢失了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责任吗?” 
  梅玉一笑道:“有什么责任,我没有向朝廷开列清单,也没有报献上的黄金多少,这些东西是我劫自海盗,又不是朝廷公帑,即使那批黄金找不回来,我把身边的银票禀上去,也足可交差,一亿八千万两,是朝廷两年各地税收的总和,皇帝还能对我作多少要求。” 
  “话不能这么说……” 
  “还要怎么说呢?我若是把藏珍献出,连一亿两都凑不齐,变成两亿多两,是我的本事,只要我全部献出,不落人私囊,皇帝就怪不到我身上,毕竟这笔钱是我赤手空拳赚来的,这个你们放心好了,这笔黄金,在我跟郑和的计划中,原是准备丢掉的。” 
  韩玉玲笑道:“要是我们不能在金箱中布蛊,用来寻线追索的话,爷难道也敢让它们丢失?” 
  梅玉笑道:“循蛊索踪,到底只是一项尝试,中原气候水土,能否让蛊母生存下去还是个问题,再说万一对方也有练蛊的高手,可以加以制住呢!” 
  韩玉玲道:“制金线蛊不太可能,那是我万蛊门三大神蛊之一,是否能服水土我不得而知,但被人制住的可能却绝无仅有。” 
  “玉玲,记得前一阵子,在暹罗就未能制住易天方父子,他们父子靠着制蛊金丸就逃过了一劫,还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大哥身边有一块琥珀,玦中嵌着一条怪虫,据说是远古的毒虫,在火山爆发时被埋人地底溶化的树脂中,千万年后,又被采出,那块琥珀不但能驱百毒,而且也能制蛊,不管什么蛊,见了他都会僵卧不动。” 
  韩玉玲顿了一顿道:“这个我相信,即使我的本命神蛊也不见得就是天下第一,无物可制了,不过那究竟只是少数的奇珍异宝,而我这次在金箱中所布的蛊,多达千尾之巨,我想总有一些回应的,我们只要盯紧了金箱的下落就行了。” 
  “这个倒不必担心,郑和做事一向十分小心,他也不知道我们会布蛊,既然建议我们故意失金,当然一定会安排好追踪的人手的。” 
  “怎么一直没见回报呢?” 
  “那必然是金箱尚在流动中,没有定向,他来报告了也没有用,我们要扳倒潞王,一定要拿住他的真实罪证,否则仍是徒劳。” 
  韩玉玲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死太监,仿佛吃定了我们似的,弄得我们非跟他合作不可。” 
  梅玉道:“是的!因为他是非跟我们合作不可,尤其是这个潞王,跟大哥的怨结得很深,大哥在位时,曾给过他一次大难堪,他的儿子小潞王有年来京,在八大胡同与人争风打架,打输了要发动众将上门杀上去,被大哥知道了,派御林军拿了下来,就在南京夫子庙前,当众打了一百棍子,把两条腿都打烂了,又把他叫来痛斥一顿,把世子交付领回管教。” 
  韩玉玲笑道:“你怎么那么清楚?” 
  梅玉笑道:“他争风打架的对象是三弟方天杰,那次打架时,我跟大哥都有份,在八大胡同里揍了那个小霸王一顿,他不服气,去点齐了家将,杀上方家去要把三弟带走,三弟的父亲方孝儒是道学先生,倒是不护短,但也不服威屈,他自己捆上了三弟,同意送到国子监明伦堂上交给学师处分,那个小霸王不肯,正在闹得不可开交,大哥已经闻讯,派了御林军去了。” 
  “打架时人家没认出你大哥来?” 
  “没有!大哥经常微服出游,每次差不多都是找我跟三弟陪同,其实那次打架也是大哥先惹起来的,小霸王在欺凌一个歌女,拳打脚踢的,大哥看不过意,上去解劝了一下,小霸王伸手给大哥一巴掌,三弟自然忍不住,上前拳打正面,一击就打落了四颗门牙。” 
  韩玉玲笑道:“谁叫他先伸手打皇帝的,这是有眼不识泰山。” 
  梅玉道:“小霸王回去后,不但被打瘸了双腿,也被革掉了世子的身份,由他弟弟递补,这对潞王而言,倒是没什么,反正总是他的儿子接替,只是夫子庙前,王子被当众答责,这面子上太难看,如果他当了权,大哥在西南夷就不得安身了,所以帮郑和,等于是帮自己。” 
  韩玉玲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事实上她也明白,郑和与他们的关系极深,几若唇齿之相依,谁也不能折损的。 
  大队继续北行,袁克章终日忧心冲忡,只有梅玉若无其事,他的囊中还有价值一亿八千万两的银票,就拿这个呈献廷上也足够销案了,只是那笔金子丢得不甘心而已。 
  进了京师之后,先到枢密院去投了奏章挂了号,等候晋见。 
  郑和也悄悄地来见了他,告诉他一个消息,那批箱子果然是由两条小型海船,由天津口登岸,又由京华镖局出面承运到了长辛店总局,推进了库房。 
  京华镖局是最近新开的,总缥头八方游龙华千切是北六省列名第一的大剑客,身兼了东厂的大挡头,也是潞王手下的第一员大将,开镖局只是个幌子,他的镖局包办了各省的军需饷银的承运,完全做官方的生意,长辛店的总局更是东厂的秘密办事处。 
  别说京兆尹衙门的人进不了镖局,就是九城兵马司也一样。 
  箱子进了京华镖局很头大,除非是出动大军包围了村局,否则是很难人赃俱获的。 
  郑和来见梅玉,就是要商议出一个办法来,看看要不要由他安排一下,秘密人觐永乐帝,当面请求发兵,包围京华村局,起出被劫黄金。 
  以郑和的力量,也只能安排到此为止了,这事情还不能泄露风声,否则对方把黄金换了个地方,就拿他没辙儿了。 
  郑和还一再表示歉意道:“公爷!咱家实在很抱歉,失金之举,乃出之咱家请求,而且咱家也力保会盯紧对方行踪的,哪知道对方大狡猾了,居然在海安号上玩了一手,金蝉脱壳,暗度陈仓,悄悄转移到别的船上去了,幸好发现得早,而且判断正确,总算是在天津又盯住了失金。” 
  梅玉笑道:“总座,你只能说又找到了箱子,却未必是失金了。” 
  “哪些金箱都十分沉重,一辆车上才装了四五箱,轮印已吃进了地面。” 
  梅玉道:“那也未必一定是黄金,假如我们去面圣之后,请得准许之后,却只搜出一批木箱,箱中藏的只是铅块,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郑和一怔道:“会有这个可能吗?” 
  “非常可能,假如我是劫金者,我也知道锦衣卫耳目遍布天下,大批的搬运活动,一定逃不过你的耳目,我定然会布置这一手的,让你上个当,使你在皇帝面前犯错,渐渐失去信任。” 
  郑和憬然道:“不错!假如咱家真的叫人摆了一道,皇帝一定会认为咱家的办事能力不如从前了,咱家的确是较前差多了,竟然想不到这一点。” 
  梅玉道:“那批金子既然已在海安号上断了线,却又在天津街露了面,这实在令人费解,想来想去,只有对方故意露相以引我们人歧途而已。” 
  郑和连连点头道:“是,大有可能,国公之意,是黄金在黄河中就离了箱子。” 
  “只有一部分,绝大部分还是藏在箱中,不过离开海安号之后,又会有什么变故,就不得而知了。” 
  “那怎么办呢?如果他们把黄金移到了别处。” 
  “我想还是会送到京里来,因为劫金的人已肯定是潞王的手下无疑,潞王的根在京师,黄金也一定会送到京师来的,只不知用什么方式而已。” 
  郑和道:“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断了线,就是咱家害了公爷了,因为这是咱家自作聪明。” 
  梅玉一笑道:“没关系,不过才四百万两,合成白银才八千万两,这笔钱本是我多赚的,原来我给皇帝的估计,不过是一亿六千万左右,现在我带了一亿八千万的银票,应可交差而余!何况,我这笔钱不是公帑,没有账据,完全是由我报销,我就告诉皇帝,黄金被人劫了,有护送的官兵做证,他也不会治我的罪,而且我还可以推荐东厂查案去,叫皇帝限他们克日破案追赃。” 
  郑和眼光一亮道:“国公这一着极高。” 
  梅玉笑道:“不过这一来总座面子上可就难看了,谁都知道我们的交情莫逆,这应该是请求由总座办案的。” 
  郑和道:“咱家倒不在乎这虚名,何况这几年咱家专责海外勤务,返国内查缉盗案的事,本也由他负责。” 
  梅玉道:“等我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再用这一着也还不迟,目前还是我们自己多出点力,查出是他们,人赃俱获,知法犯法,岂不更好,也别让他们借机会出风头去。” 
  郑和自然也希望案子由自己破了最好,他对梅玉是十分尊重和信任的,叫自己的侄子郑文龙率着锦衣卫全部的干探,听从梅玉的指挥。 
  梅玉却另有安排,他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一个游方郎中,在街上吊铃卖药治病,而且专治疑难杂症。 
  在京师走动了两天,倒是创下了几项奇迹,好几个群医束手的怪病,到了他的手中都霍然而愈。 
  那不是他的本事大,而是他的助手妙,韩玉玲扮成了他的小跟班和副手,管拿药和配药,大夫只管口授处方而已,病是韩玉玲治的,她是白莲教正宗的传人,本有一手神奇医术,囊中也有不少灵丹,再加上在逞罗破了天方山庄,把易天方所藏的那些灵丹没收了不少,这些药的练成是邪恶的,但已经炼成了,倒是不必浪费毁弃,暴殄天物,用来济世救人最合适。 
  白梅居士的大名在京师传开了,但白梅居士的毛病很怪,非疑难杂症不治,也就是说,一般医生能看的病,他谢绝诊治,他的医术是用来向一般的大夫示威的。 
  白梅居士包下了京师一家最大客栈的一进院子,他也找了三位颇有名气的医生做初诊的工作,因为来求诊的病人太多了,先由那三位医师把脉初诊,若是寻常症候,那三位医生开张方子就打发了。 
  若是积年沉疴,略为棘手的病,则由他的助手看看批的医案,加上一两味药,再给一付自炼的神丸,居然也能药到回春,所以白先生的医术虽是才只有五六天的诊治纪录,却已经是京师最有名的大夫了。 
  有几位名医不服气,故意找了一些奇怪的病例去为难他,但白梅居士却毫不在乎,闭上眼,搭了一阵子脉,等一下开出医案来,已足令人倾倒,分析病情,丝丝人微,开的方子,入情入理不说,他另外给的神九,几乎有起死回生的灵效。 
  终于在第六天头上,有两个汉子,扶了一个面色苍白的汉子前来求治,这个患者也姓白,叫白安国,是京华镖局的趟子手,在半个月前,就不知得了什么怪病,每天定时心痛如绞,却查不出是什么原因。 
  每次一发作,人痛得在地上打滚,总要痛上一刻工夫才好,以前是一天发作一次,现在则是每天发作两次,发作的时间也延长为半个时辰了。 
  医生瞧不出是什么病,既不是受伤,又不是中毒,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听说白梅居士专治疑难杂症,所以才来请大夫瞧一瞧。 
  门上的三位大夫先加诊治,望闻问切之后,仍然只有摇头,经过第二道小林先生的诊治后,总算有点眉目了,因为小林先生以十几根金针止住了患者的疼痛,但没有进一步的方法了。 
  他的判断是中了蛊,却不知道是什么蛊。 
  终于白梅居士出马了,他的医术不愧高明,在患者心头的地方割破了一个小口,给患者服下一剂他自制的药丸后,就在患者身上又推又挤的,由患者被割破的伤口处蠕蠕爬出了几条金黄色,细若丝线,长约寸许的小虫。 
  他用银针挑起一条,轻轻地抛在空中,那条小虫居然能浮游空中,久久不坠,然后他告诉陪伴来的人道:“二位看见了,这叫金丝蛊,是苗疆的一种极为毒的虫豸,身轻如絮,所以虽没有翅膀,却能飘浮在空中,它的尾部弹性极佳,屈尾一弹,能使身如飞矢,身坚如铁,一下子就能透过肌肤,钻人人体,啮食心脏,它们繁殖极快,一对蛊子进入人体后,只要十天时间,就能繁殖几百倍,把心脏吃掉大半而致人于死,这位朋友是运气好,恰巧本山人有几丸治蛊的药,能使成蛊迫出,而且把幼卵封闭在里面不孵化,以后这位朋友只要不喝酒去解除药性,蛊卵永不会孵化,就没有危险了。” 
  一个汉子忙道:“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白梅居士道:“有的,把他体内的血放光,再用杀虫药灌进血管,也可以把虫卵冲出来。” 
  “这一来人不是死了?” 
  “本山人只会这一种笨方法,如若阁下另有更高明的指教,本山人愿意虚心求教,这金丝蛊在苗疆被称为隐形的杀手之王,被练成蛊之后,更是厉害非凡,本山人能保住患者之命,已经自认为很了不起。” 
  那人忙赔罪道:“是!是!在下不会说话,请先生别生气,我这同伴今后不饮酒,是否就没关系了。” 
  白梅先生道:“本山人的药只能暂时压住一下蛊性,却无法杀死它们,除了饮酒之外,还有就是那个施蛊的人再以声气引发蛊孵化,那就无可救药了。” 
  那人气沮地道:“先生,我们还有不少同伴也得了同样的病,是否能麻烦先生一并救治。” 
  白梅先生道:“可以,本山人的药尚有十几丸,以每人两丸计,还可以治八个人。” 
  那人为难道:“这恐怕不够,中蛊的人有四五十个。” 
  白梅先生道:“哪有这么多的人,放蛊对象所施,每次最多几个人而已,尤其是这种毒蛊,寻常人等不会去饲练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不会错!每个人的症状都差不多,心口绞痛,发高烧,痛得满地打滚。” 
  “把他们都送来给本山人瞧瞧。” 
  “先生,四五十个病人,一起抬到您这儿来,那未免太惊奇骇俗了一点,现在病人都在市郊的一所庄院中,能否麻烦先生移玉去看一下。” 
  “这个……好吧,那么多的病人,自然是山人出诊方便,假如他们真是中了金丝蛊,倒是麻烦了,山人还得重新炼药,有几味药材十分冷僻,还不知道是否买得到呢!” 
  “这个先生倒不必担虑,敝上会想办法的,大内的药库各物俱全。” 
  “大内药库?贵上莫非是在宫内任职?” 
  “实不相瞒,我们都是东厂人员,敝上江振江公公,是宫中司礼监,所以能向大内药局支取药物。” 
  “原来各位是东厂的大人。” 
  “先生别客气,我们只是番子而已,但受伤的人,有一位大档头,先生若是治好了他们,一定会重重酬谢先生的。” 
  白梅先生苦笑着摇头道:“山人倒不是担心这个,这么多人集体中蛊,施蛊的人一定在附近监视着你们,他只要一施术,利用声气的感应,山人就毫无办法了。” 
  “这个……但请先生尽力而为吧!其他方面,我们会再设法的。” 
  白梅先生问了地址,大概耽搁了两个时辰,就带了他的助手小林和另一个叫小金的助手,乘了一辆车子,到西城外的王府别墅来了。 
  这是潞王爷的避暑山庄,但地很大,屋子也多,潞王爷也常来,几乎是不分寒暑,庄中一直有很多人,都是身佩武器,身穿厂卫制服的大汉。 
  这是东厂的一个办事处,东厂名义上由汪振统领,但潞王爷才是他们真正的头儿。 
  白梅先生来到之后,由一位大档头卢全接待他,倒是非常客气,白梅先生被领到了室,诊看了一排排躺着哼哼的人,竟有五十九人之多,每个人都是受到了金丝蛊侵害,有些较为严重,已经奄奄一息了。 
  白梅先生利用手头的药丸,先救了几个最严重的人,然后才吩咐两名助手,着手准备制药,他向卢全道:“卢先生,这是集体中蛊,此类蛊虫是经由器皿的传递,因此山人斗胆,要求了解一下实在情形。” 
  卢全立刻面现难色,白梅先生道:“卢大人,不是山人好管闲事,实在是此事非同小可,如果这些毒虫在后停过的地方产下卵来,不久即会孵化,凡是接近的人,立刻又有危险,一波波传下去,其灾害不下于瘟疫,这其中利害之处,望大人三思。” 
  卢全在他危言耸听之下,万分无奈地把他带到一个密闭的地室中,里面重重叠叠放着一块块的金砖,然后道:“那些人都是搬运这些东西后才生病的,先生请检查一下,是否还有病源留下?” 
  白梅先生从身上掏出一块绢帕,在一方金砖上抹了一下,然后请卢全观看,上面沾了些金色的粉状物,卢全道:“这是黄金的碎屑。” 
  白梅先生冷笑道:“我们放在火上一烧就知道了。” 
  说着把绢帕放在火把上,只听得一阵劈啪的声响,而且发出一股青色的烟雾,并有股浓重的桂花香味。 
  而那些生病的患者,口中呼出的气味,也含有桂花香,无可置疑,这是金丝蛊的卵。” 
  卢全惊道:“这上面已有蛊卵了?” 
  白梅先生道:“幸好只是出卵,若是孵化成蛊,不知又要害死多少人了,这个施术的人心肠太坏了,你们东厂不是专门捉奸除宄的吗?该把这个人好好惩戒一番!” 
  卢全道:“先生放心好了,我们绝不会放过这个人。” 
  “就凭他在这些金砖上施放毒蛊一事,罪名就不小,卢大人捉到他,山人可以挺身指证。” 
  “这个……我们以后再对付他好了,目前是如何设法清除掉这些蛊卵。” 
  “最好的方法是把这些金砖回炉重新煅烧一遍。” 
  卢全道:“那要惊动许多工匠,而且工程颇大,这批黄金必须保密,先生另有妥策没有?”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把这间地室密闭,里面烧上一炉山人特装的药物,足足熏上它七天七夜。” 
  “需要那么久吗?” 
  “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多熏它一两天,蛊卵遇温就会孵化,大概不出七天七夜,出壳的幼蛊,熏上那种药味必死,这个方法虽是久一点,却较为安全。” 
  “那就麻烦先生了,七天七夜还可以,再久恐怕就不行了,因为敝上要等着用这些黄金,还有就是请先生对此地的一切严加保密。” 
  白梅一笑道:“山人的嘴是靠得住的,不过山人制药,治病除蛊卵,这一笔费用恐怕不小……”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