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紫烟 >> 南疆飞龙记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妙手解惑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八章 妙手解惑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7
  卢全满口答应道:“没问题,先生只管开出价来,只要问题能圆满解决,酬金立即奉上。” 
  “卢大人能全权做主吗?” 
  卢全毫不考虑地道:“能,我们这个部门,花钱无须请示,实报实销,先生要多少酬金都没问题。” 
  白梅道:“好,我要十万两。” 
  卢全略顿一顿才咬牙道:“‘行!十万两,事成立付。” 
  白梅冷笑道:“卢大人,若你是普通人家,山人倒是不怕你赖账,不过要跟人怕鬼愁的厂卫打交道,山人不得不小心一点,事成付款的事免谈。” 
  “什么?你说我们会赖你的账?” 
  “不客气说是有一点儿,尤其是山人接触了一点秘密,光是赖账倒还好说,山人是怕到时候被你们灭了口,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卢全悻然变色道:“岂有此理,你欺人太甚广” 
  白梅一摇手道:“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们既是谈不拢,这笔交易就作罢,告辞。” 
  卢全冷笑道:‘你想走?你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告诉你这是东厂秘密办事处,未得本座同意前,你想离开?” 
  “卢大人是非想强留不成?” 
  卢全冷笑道:“当然是强留,你乖乖地替我们把事情办妥了再说,否则……” 
  白梅冷冷地道:“山人还没开始办事呢,卢大人这副强梁嘴脸就出来了,可见山人的顾虑有其必要。” 
  卢全怒喝道:“少啰嗦!你……” 
  才说到这儿,他的脸色忽地一变,急忙冲到痰盂面前,张口呕吐起来,吐了很久,把腹中的绿汁水都吐出来了,才勉强地止住呕吐。 
  白梅笑吟吟地在一边道:“山人忘记提醒大人,方才火化蛊卵时,那种气味是有剧毒的,这种剧毒吸入一丝,就能把内脏都腐蚀掉,等到再次发作,就会呕吐到血中有小肉块时,就是内脏蚀落,无药可求了。” 
  卢全喘息着道:“现在还有药可救?” 
  “当然!像本山人就没中毒,我们是一起闻到那气味,但是本山人做了预防。”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卢大人,因为贵衙门的名声太坏,成立未久,就已经人怕鬼愁,山人不得不防一手。” 
  “好!好!白先生,算是我对不起你,快给解药。” 
  “我们的条件还没谈妥呢!” 
  “你要什么条件?” 
  “十万两报酬先惠,要常厚号通用的银票,今天付钱,明天山人开始炼药治人杀蛊,七天后完工,各走各路。” 
  “还……我得先去请示,你先为我解蛊。” 
  “可以,我先为你把毒暂时压一压,给你一丸药,可以压住毒性两个时辰,让你向上官请示去。” 
  “若是上官不答应呢?” 
  “那也没关系,你赶快回来,我已经治了十个人,付我一千两银子,送我离开后,我为你祛毒,不过我想你的上官会答应的。若是不把蛊卵清除,那批金子谁沾上谁送命,人命关天,他总要考虑一下的。” 
  卢全胸前作呕的感觉已止,倒是匆匆地去了,只有一刻工夫,他就回来了,带来了一叠银票,每张一千两,足足一百张,交给白梅。 
  然后道:“白先生,你真厉害,钱都付清了,你快帮我解毒吧!” 
  白梅收点银票后,放人怀中道:“山人要出去一下,明天早上必回,我要去处理一下私人事务,也要采办一下药材,明天开始制药。” 
  “那我的毒呢?” 
  “也是明天来解,今天我给你六颗药丸,两个时辰服一颗,足够你等到明天,山人离去的这段时间,你不可以派人跟踪,不准有人到我身边二十丈附近,否则休怪我不信用,而且我整起人来,也相当够呛的。” 
  “先生若是一去不回又怎么办?”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两个徒弟助手,留在这儿作抵押,而且你也不见得真放心叫我一个人离开,跟踪是难兔的,只是不准靠近二十丈之内罢了,我一介平民,想跟你们厂卫作对,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先生明白就好,这次若是合作愉快,敝上可能还要继续借重先生呢!那可是一条平步青云的富贵之途。” 
  “喔!山人只懂得粗浅的拳脚功夫,略通谋略,可不懂得做官。” 
  “要懂得做官干吗?咱们这圈子里的人谁也没学过做官,可是跑出去,见官大一级,神气得很,听说你能治病,又能治蛊,敝上是要借重你这方面的才能。” 
  “治病还可以,治蛊倒的确是独门秘技,不过没多大用处,蛊术盛行西南,一到中原,就因为水土气候关系而不灵了,一般的蛊,进中原就死了。” 
  “可是金块上的那些呢?” 
  “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懂得豢养的只有万蛊门的长老或门主,而且最多也只能到两传为止,不会有第三代了,除非是施蛊人跟着施法催生。” 
  卢全神色一动,道:“先生可以胜过施蛊人吗?” 
  白梅摇头道:“这个无所谓胜负了,山人只善治蛊,却不善养蛊,别人放任何蛊虫过来,我都可以保住不受害,却无法养蛊反击回去。” 
  “好极了,只要先生能治蛊就行了。” 
  白梅道:“合作之议,现在言之过早,山人闲云野鹤之身,挟技云游天下,到处受人尊敬,何等自在,加人了贵部固然神气,但是却有了拘束。” 
  卢全道:“其实敝上所借重先生的,只是治蛊之术,只要先生能提供一些防治蛊毒的药物就行了。” 
  “那倒是可以商议,山人炼制的防蛊之药,效果特强,一剂服后,终生百蛊不侵,只是那价格……” 
  他现出一副敲竹杠的样子。 
  卢全忙道:“好商量,好商量,先生把眼前的事办好,以后敝人自会当面跟先生谈进一步合作的事。” 
  白梅山人点点头,一摇三摆地走了。 
  东厂的眼线自然没放松,遥遥地跟着,看他先到了常厚号总店,大概是去处理银票问题,然后又跑了五六家大药材行,分别买了几大包药材,吩咐送到西山脚下的那家别墅中去。 
  最后他老先生居然一脚到了风月胜地八大胡同,原来夫子雅好此道,眼线暗中跟去一调查,知道白梅在红妓月仙的房中摆了酒,而且老先生早已是月仙的人幕之宾,眼线放了心,回去报告了。 
  卢全接到了报告也很放心,药材在第一天下午就送到了。 
  那两名助手接下后立刻着手制药,这份工作他们似乎很内行,言下表示跟随白梅山人有十来年了,医治疑难杂症的本事学会不多,制药的本事已学得九成多了,可以不用师父指点了。 
  当夜,他们制的药丸就给那些中蛊的人吃下,打下了一堆金丝线虫,都已僵直死去,而中蛊者也霍然而愈,这使卢全十分放心,就是白梅先生溜掉不来了,他的两名弟子也足可完成交易了。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白梅才栅珊来迟。 
  卢全接着他笑道:“先生昨夜愉快否?” 
  白梅先生道:“我在八胡同月仙那儿过的夜,妮子长得不错,人也妖饶多情,不过我明白,她是为了钱才巴结我这个老头子,完全是虚情假意,所以我也不自作多情。” 
  “先生是否有意金屋藏娇呢?” 
  “算了,偶而逢场做戏则可,真要弄到身边就没意思了。 
  “第一,她不会中意我,用势好也,用钱也好,逞强弄来就没意思了。 
  “第二,我老头子手中有钱,想要女人时环肥燕瘦任挑,何等潇洒愉快,何必弄了个固定户头受罪。” 
  “哈!哈!妙极了,想不到先生如此潇洒豁达,不知道先生药材采办齐全了吗?” 
  “全了,今天就可以开始杀虫灭卵。” 
  他吩咐把药搬到地窑附近,然后把闲杂人等赶走,然后用一口大缸把研碎的药末放进缸中,底下用火架起干焙,药末开始散出一股奇特的香味。 
  他再用盖子把缸盖紧,盖上开了个洞,接起一根根的竹管,通到藏金的地窑,使里面布满了气味。 
  卢全在旁边看着,倒是十分放心,因为竹管是从地窑的通气口中输人,铁门还是重锁,依然十分安全。 
  只是到了第二天,他就欲哭无泪了,将近千名的锦衣卫突然包围了那座别墅,见人就抓。 
  虽然同具有官方身份,但是这次的锦衣卫由内廷总监郑和亲自率领不说,还带了永乐皇帝的手谕,特准抓人,连亲王都照抓不误。 
  大批的病者尚未痊愈,软弱无力,毫无反抗地被捆了起来,然后他们又寻着那股异香找到了地窖,破门发现那些金砖后,卢全就知道自己完了。 
  汝国公梅玉具本上奏,进京缴纳掳获的海盗战利品。 
  他带了很多证据,包括了账册以及那些海盗跟各国朝廷贵族的往来文书,有用外国方正字书写的俱找通译译成中文。 
  这些文件都证明活跃于西南及中国沿海的海盗,都是各国朝廷或贵族暗中支持的。 
  这些证据以及俘虏的口供—一摊开在朝廷上,永乐帝悖然大怒,把在同文馆中的各国使臣立即召来,叫他们自己看证据去。 
  这些使臣都是由西南各国派来的,他们来向中国皇帝抗议控告大明派驻西南夷的都护使兵马大元帅抢掠了他们的商船,杀死了他们的海员。 
  哪知道梅玉留下了一些重要的俘虏,先一脚交给第四次下西洋的三宝太监带回了京师,密禁在锦衣卫,这时连同各项证据一并呈上。 
  永乐大帝痛骂他们自己做贼,还敢有脸来告状。 
  那些使者个个脸色大变,当初只以为船只被抢,人员都死光了,只是梅玉的黑吃黑,所以才敢来告状。而且也是潞王朱槿的支持,策动他们想扳倒梅玉,削弱郑和的外援势力。 
  没想到梅玉还留下了证人证物。 
  他们不敢说知情,只能辩说是奉了本国王旨意前来控告,其他情形一概不知,只有把这些情形回禀国王后,再对大明作一个交代。 
  事实上也只有如此。因为双方距离都太远,相去不下万里,想打仗都不可能,当然也谈不到谁征服谁的问题。 
  有邦交,最多允许商船靠个岸,没交情,最多不做生意,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永乐皇帝自然了解到这一点,再者,这些使者们是走通了两位御史的门路,上表弹劲梅玉,他才问一问。 
  看到梅玉进献的巨大金额的战利品,那两位御史已经知道不妙了。 
  他们同样地了解到皇帝用钱心切的脾气,梅玉能提供这么大的一笔财源,哪怕他真的是劫了外国商船,皇帝也不会怪罪的。 
  更何况梅玉提出了证据,证明只是清剿海盗呢! 
  还没等那些使者退出去,两位御史已经惶恐万状地上阶请罪,说他们受了蒙蔽,不明内情,误提劾章。 
  皇帝也很绝,听他们自承该死,立刻就下旨,当廷摘去了冠带,下在天牢,等候秋决,连大理寺审讯的那一道手续都免了。 
  这是皇帝万分震怒的表示,当皇帝作此决定时。就是铁了心,再也无可改变了,因此,也没有人敢上去为那两位御史求情了。 
  最难堪的自然是潞王朱槿了,这两名御史大人都是他的死党,东厂查到的案子,都是交给他们去弹劲,他们也摆明了是东厂的打手。 
  弹劾梅玉,也是东厂的授意,否则他们在京中,如何能知闻外间的事。 
  可是这次弹劾错了人,东厂却不敢为他们出头了。 
  这使得东厂那一党的人很泄气,他们依附朱槿,无非也是攀缘权势,求个靠山的。 
  但是出了事,朱槿却无力担待,使他们看出朱槿的软弱自私之处。 
  使他们都寒了心。 
  正当他们想法子要脱离朱槿的圈子之际,京师又传出了另一件大事,那就是潞王的被执下狱。 
  潞王是在他的王府中被郑和带兵包围,当堂被抓,下在狱中的,而且也当堂被抄了家,家人全部被扣。 
  同时潞王所辖的东厂,有三位大档头和七位二档头被同时扣押入了狱,再加上三档头和番子等,大大小小有百余人入狱,使得东厂的人有一大半入了监。 
  皇帝特下旨令,让内廷总监郑和为主审,另外指定了两位亲王,两位国老为陪审,审判东厂劫盗西南夷都护使梅玉解送呈献给朝廷巨额黄金的案子。 
  由于劫盗的数额高达黄金一千万两之巨,案子实在太大。 
  而郑和已经把一干有关人犯,全部逮捕在案,黄金也在潞王的别墅中取出,证据确实。 
  黄金还由扬州总督衙门派了一员副帅护送,在济南附近被劫,梅玉事前即已声明这批黄金将进献朝廷。 
  动手的是东厂的人员,虽然那几位主事的大档头都说是自作主张,没有得到潞王的指示。 
  但这番供词太牵强了,东厂有大半人都参与了。 
  而且劫走的黄金,又藏在潞王私宅,说他不知情,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 
  皇帝自然不是三岁小孩子,何况搜查东厂的办事处和审讯有关人员后,又查到潞王打击异己,捏造证据,陷害无辜的许多情节,至少有六名官员,是因为与潞王不和,被他指示手下,兴起冤狱而整垮了下去。 
  那六个人还都在狱中,家产被抄,只有一小部分入了官,大部分被潞王和东厂的人入了私囊。 
  这使得永乐皇帝更为愤怒了,立时下旨将在狱中的潞王赐药自尽。 
  三位大档头流放边站服苦役,终身不得赦回,其余大大小小牵连在案者达到两百多人。 
  梅玉的官又加品了,由三等公晋封为一等汝国公,荣耀也到了极点。 
  郑和又打赢了一仗,在夺权的战争中,他再次地把对头扳倒了下去。 
  不过,很泄气的是永乐帝并没有把密探的大权全部交给他,东厂的系统又另外指派了河间王朱扑来领军,内廷也另外拨了一名宦官来监军,那是原司起居注的洪士礼,这两个人以前跟郑和没有什么过节,但以后为争权,可想而知的,一定处不好。 
  郑和对这件事的反应很平淡,仅一笑付之。 
  倒是梅玉为他生气道:“郑老,皇帝太不够意思了,他一连派了几任的人来跟你分庭抗礼,结果都犯事查办了,这已经够证明你的忠心和能力了,他为什么还是不放心把全部的事务交给你呢?” 
  郑和一笑道:“国公的关心,咱家十分感激,但皇帝的措施是十分正确的,而且还是咱家建议的。” 
  梅玉笑叹了一声道:“郑老真是应了一句作法自毙了。” 
  郑和也笑道:“咱家是咎由自取,惹麻烦也是活该,国公才叫冤枉呢?像潞王这次对付国公,完全是受到咱家之累,他是因为见到我们走得太近,以为我们是一党,所以才找机会要打击国公。” 
  梅玉也只有付之苦笑,郑和明白他的意思。 
  正色道:“其实,我们并不算是结党,咱家以寺人的身份而掌大权,本身并无营私结党之心,皇帝对咱家的忠心是十分了解的,咱家本姓是马,但是我马家的子弟,在密探圈子里并没有居于高位,目前掌权的是郑家的人,但这门亲戚是皇帝帮我找的,他们才是皇帝的自己人。” 
  梅玉不禁一怔,现在才想起来,锦衣卫指挥使郑文龙名义上是郑和的侄子,但郑氏一族,早年就是燕王的死党,他们才是皇帝的亲信。 
  郑和叹了一口气道:“咱家跟国公交好,跟沐王府来往频频,每一个人都以为咱家在结交外镇,壮大自己,其实国公也明白,咱家实在无求于国公,是皇帝要我们多热络一点。” 
  梅玉更为诧然地道:“会是皇帝要我们交往?” 
  “不错,皇帝从建文皇帝手中取来了天下,心下对这个老侄儿是颇为抱歉的,但不能表现在脸上,所以才命咱家在私下多作照拂。” 
  “他是一国之君,又何必要偷偷摸摸地表现关切。” 
  “国公,他要是明白的表示了,就无法禁止臣下去接近了,也就会有些不安分的人去唆使建文皇帝东山再起。” 
  “我大哥不会有这个意思的。” 
  郑和一叹道:“国公,建文皇帝最大的毛病就是耳根子软,定力不足,假如有十几个人天天在他面前说话,而且又提出种种有利的条件,难保他不会改变的。” 
  梅玉刚要开口。 
  郑和已抢着道:“真要有利于复辟,放弃良机自是可惜,但今上是个极端聪明的人,他不会让那种情形出现的,今上怕的是建文帝不明时势,轻易地相信了那些好事者的话,轻举妄动,不但使无辜生灵涂炭,也伤害了彼此的叔侄之情。” 
  梅玉长叹无语,他不能说没有那种人。 
  像把建文帝在缅甸捧起来的李至善就是一例,而建文帝实在不是一个有主张的人,在缅甸受制于李至善,要不是方天杰和自己全力支持,出死力帮助他摆脱打垮了李至善,后果实不堪设想。 
  一等汝国公,西南夷都护使又要返任所了。 
  锦衣卫派出了五十人的卫队,浩浩荡荡地送他回任,另外还有一千名由禁军中挑选征募的精锐,是派去增防扩充他的编制的,这是朝廷对他表示的支持,尤其是那千名的禁军,完全是精锐中的精锐。 
  由郑和透过密探的过滤帮他挑选的,战技精良,武功出众不说,还具有各种的军事技能和特长。 
  这些人拔过去,是帮助他在西南夷建军,朝廷有意在西南夷邦间,发展一支十万人的精锐大军,军士在各夷邦就地征召。 
  那一千人是去负责训练军队的,永乐帝的意思是在西南夷设立一支足以镇压诸邦的武力: 
  第一,是防止别的大国势力入侵。 
  第二,也防止该地区的夷人有所蠢动。 
  第三,是朝廷也多一支外围的兵镇,成为巩固朝廷势力的一个支持! 
  这一段时间正值海上多风,航行不够安全,所以要从陆路行进,本来,带着兵和侍卫,走在路上该是十分威风的行列。 
  但是梅玉却不习惯,他从来也不是个喜欢搭架子,摆排场的人,如果他领着兵一路行去,沿途必将受到地方官的迎送,若有地位相等的人,还必须前去拜会,而迎来送往,却是梅玉最讨厌的事。 
  所以他跟部队脱了节,带了韩氏姐妹,三人三骑,各背了一个简单的行囊,一身江湖客打扮,走在部队的前面,而且声明到云南沐王府,再与大队会合,连五十名侍卫都丢下了。 
  韩氏姐妹没到过中原,自然希望好好游历一下,梅玉也是几年没来中原了,也很想重温一下纵马江湖的旧梦。 
  出了京师,就不再有人认识他们了,虽然,带着两个美丽女伴的江湖客不多,他们仍是很受人注目,但是没有人把他当成国公或大元帅看待,也就轻松自在多了。 
  这一趟的行程也十分自由,哪儿好玩,就多玩两天,进人江南后,那秀丽的江南风光,也着实使他们流连了一阵,不过看多了小桥流水,也渐渐地腻了,他们一脚来到了江西的九江。 
  这地方是姚秀姑的家,姚家的镖局还在开着,由一位老镖师七星刀计全担任总镖头,计全是七星门中的长老,一手刀法沉稳凝练,火候十足,很少有人比得了。 
  这家广源镖局,因为梅玉在担任总镖头期间,弄得有声有色,连挑了几处绿林大堂口,已经成了南七省镖局的盟主。 
  名气太大,责任也重,镖局中有了摆不平的事,都会来求援,所以想停也停不了,只有继续开下去。 
  好在他们财务状况十分良好,收入也高,得以聘请江湖上最有名气,最具实力的武师来加盟做镖头,也使得镖局的阵容更坚强,实力更不可轻侮。 
  姚秀姑还是店东。镖局的账目财务仍是她派人在管。 
  梅玉经过这儿,倒是不能不去看看,因为继续镖行业务,就是出之他的要求,跟江湖人保持良好的关系,也是梅玉的腹案,他知道自己因缘际会,虽然在南洋群岛和中南半岛上创下了一片天下,但是上了建文逊帝的关系,未来的事仍是很难捉摸。 
  由于路途遥远,山海阻隔,朝廷派大军来征伐的可能是微乎其微了。 
  不过利用江湖人做刺客杀手的可能性还非常之大,所以梅玉必须要保持江湖消息的畅通。 
  而搜集江湖消息,以镖行的名义公开行之是最好的事,也是名正而言顺的。 
  广源的消息网布得既深且远,平常都有专人跟西南联络,但梅玉自己来了,总也该去接触一下,再者,有几个昔日局中的同事,跟梅玉的交情都不错,也可以说是梅玉的患难之交,梅玉也该去看看他们。 
  梅玉的到来,倒是给大家带来了一阵惊喜,广源现在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一所镖局了,它虽然吸收了最好的人才,但江湖人也以能脐身广源为荣,广源出来的镖头,到哪儿都受人尊敬。 
  广源的光荣是梅玉创下的,所以他的到来,无疑是十分轰动的,因为他既是东家,又是贵宾。 
  韩氏姐妹的身份也很受尊敬,她们是苗疆的万蛊门主,又是正统白莲教主传人,白莲教虽为官府所禁绝,但在江湖人心目中,仍然是个大门户。 
  何况这两个女郎又谦虚,她们虽是一品贵妇,却仍是以江湖人身份,镖师中人人都比她们年长,每个人都是她们的大哥。 
  梅玉也恢复了昔日的豪情,跟大家一起欢叙,老朋友谈谈前几年共保建文帝人缅的往事,新朋友则谈谈近来江湖发生的大事,也谈到最近在海外破白莲教异端及海盗的事迹。 
  那听来几乎像神话,赢得了交相争赞。 
  晚间,大家在九江最大的酒楼天外天设宴款待,镖局里人虽多,够资格上桌的缥师只得二十来人,刚好坐了两桌。 
  席间大家都以梅公子相称,对韩氏姐妹,则称以大小姐和二小姐。 
  这是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因为要称夫人、国公,那势必又要引起一阵轰动,地方县令府台都要赶来请安递手本,不胜麻烦。 
  江湖人聚会自然不会是安静的,两个女的便成为大家敬酒的中心,而韩氏姐妹的酒量也大,来者不拒,而且还能回敬,这一顿酒喝得热闹万分。 
  热闹是容易传染的,就有人想上来凑热闹了。 
  当然,这边桌上不是等闲人物,敢来凑热闹的也不会是简单人物,首先过来的是本县的捕头,他磨磨蹭蹭地把总镖头计全拉到一边,低语了一阵,计全立刻发了脾气骂人了,那位捕头赔尽小心是了。 
  梅玉问道:“计老头,什么事?” 
  计全笑道:“没事,没事,那家伙是本县的捕头,来向我调查公子的身份。” 
  梅玉喔了一声道:“是不是本地发生了什么大案子?” 
  计全道:“哪有什么大案子,是他们吃饱了闲得发慌,问人问到我头上来了,凭我们广源这块招牌也不能吃他这一套,所以我把他训回去了,来,我们继续喝酒,别为此坏了我们酒兴。” 
  他举杯相邀,似乎不愿深谈,梅玉也就算了。 
  才干了一杯酒,那个挨骂的家伙又来了,这次又带了三个人过来,一个是年轻公子,两个是劲装的中年人。 
  县衙捕头可怜兮兮地道:“计老英雄,这是梁子少爷,是本地梁府台的少爷。” 
  梁子友上前一拱手道:“计总镖头,是这样子的,敝人今夜也恰好在此招待一位贵宾,那位贵宾对这两位小娘子的花容月貌十分倾倒,故而要敝人过来,请这两位小娘子过去喝一杯酒” 
  话一出口,这边桌上的一干镖师都鼓噪起来,有人叫骂,有人则喊揍,梁子友有点害怕,退了两步。 
  梁子友变色道:“敝人是好言前来相请,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得罪了那位贵宾,管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计全忍无可忍,他离得最近,飞步进去,一拳击出,口中还喝道:“混账东西,欺人太甚!” 
  眼看着拳头只差三四寸就要击中梁子友了,斜里推过一只手,只轻轻一碰,就把他的拳头撞歪了。 
  “计老头儿,你的七星刀还像回事儿,论拳头上功夫,你可差远了,我家小王爷不过请她们去喝两杯酒,事后还会重重打赏。” 
  计全的拳被推空了,看见出手的是同来的两个中年人之一,再听他说到什么小王爷,倒是一怔:“请教阁下……” 
  “兄弟胡本立,匪号千臂千手,这是敞同僚冷面刀客辛十一,刻下我们都在南昌宁邸,被聘为殿护卫,目前随小王爷到九江游历,在梁府台家做客。” 
  计全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宁王虽然节略南昌,但周围几个州县都是他的封地,九江府倒是不归他管,但在军事上仍归宁邸节制。 
  广源镖局的底子硬,后台也够,但是否能跟宁王邸对立呢? 
  梅玉就在一侧,他不能自作主张为梅玉惹祸,因此把眼光看向了梅玉。 
  梅玉笑嘻嘻地走向前面道:“兄弟姓梅,梅山白,南下游历,计总镖头是我朋友,今天是他为我接风,这两个是小妾,没想到居然被小王爷看中了,这倒没关系,她们是我买来的,小王爷喜欢,何妨也出个价买了去。” 
  梁子友这下子又神气起来了,挺起胸膛道:“有价钱就好办,再贵小王爷也买得起。梅老大,你出个价好了。” 
  梅玉道:“我买她们时,身价是黄金一千万两,念在她们跟了我两年,打个六折好了,黄金六百万两。” 
  梁子友愕了一愕叫道:“去你妈的!用黄金照着她们两个人打造,也不用六百万两,你想讹人也得看看对象,瞎了你的眼珠子。” 
  梅玉沉声道:“买卖不成仁义在,你嫌贵可以不买,开口伤人就过分了!金玲,要他一只眼珠子。” 
  韩金玲素手轻招,唆的一声,一枝袖箭已射进了梁子友的左眼,夺眶而人,鲜血直溅,痛得他哇哇直吼。 
  梅玉一笑道:“我这侍儿身手不凡,能文能武,还有许多特别本事,六百万黄金一对,我已经是十分优待了,你居然还嫌贵,当真是有眼无珠。” 
  这时胡本立和辛十一都逼近过来。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