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八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李慕白听这医生刚才说的病源很对,如今这嘱咐大概并非过虑。
  看这样子俞老镖头是不容易好了,秀莲姑娘若真父死母病,才是可怜呢!自己又不能劝慰她,心里凄然地想著,皱著眉头;就在镇上找了一家小药铺,把药买了回来,亲自到厨房把药煎好,拿到屋里,交给秀莲姑娘。
  秀莲姑娘给她父亲服下药去,那老镖头就闭著眼躺在炕上;若不是吁吁地喘气,真像个死人一般了。秀莲姑娘给她父亲用扇驱著苍蝇;俞老太太是坐在炕上靠著墙,一手抚著胸口,一手擦著眼泪。李慕白又劝慰了她母女一番,然后就出屋,叫店家另外给我一闲房子歇息。
  当日俞老镖头病势愈来愈重。到了次日又吐了两口血,索性气也短促了,话也说不成了。又把昨天那医生给请来看了看,医生却不管开方子了。秀莲和母亲急得只是痛哭,一点主意没有。李慕白又叫店家请来另外一个医生,那医生诊了诊脉,也说:“人不成了,你们赶紧预备后事吧!”李慕白一面劝秀莲母女不要徙自悲痛;一面跟店家去商量,买办衣衾棺材,及停灵诸事。为这些事李慕白跟店家奔走了一天。
  到了晚间,那俞老镖头气越短促了,不过他还能断断续续地说出几句话:第一就是说,不要和那何飞龙的儿女再结仇佷;第二就是告诉秀莲,姑娘到了婆家,要好好地作媳妇;第三就是莫忘李慕白对我们的好处。并且那言外之意,是很后悔自己早给秀莲姑娘定了婆家;不然秀莲姑娘与李慕白正是一对很好的小夫妻。说这些话的时候,李慕白并没在旁,但秀莲姑娘心中更加凄楚。
  到将就寝的时候,李慕白到这屋里来看了看,只见俞老镖头出气多人气少,已然危在顷刻了。李慕白就向秀莲姑娘说:“老叔现在恐怕不好,可是姑娘也别著急;现在我把衣衾都买来了,在我的屋里搁著。棺材也看好了,是松木的,倒很结实;并且停灵的地方,我也找妥了,就在东边关帝庙。”
  此时秀莲姑娘哭得跟泪人儿一般,只是点头,却一句话也答不出。李慕白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姑娘守著她父亲;俞老太太在炕上又像哭著,又像睡著了。桌上放了盏油灯,发出惨淡的光线,屋内闷热得难受,隔壁住著的旅客,发出雷一般的鼾声。
  李慕白坐了一会儿,远远听得更鼓悠悠,已交三下。见秀莲姑娘低头坐著似乎也很疲乏,李慕白觉得自己在这里有许多不便,遂就回到自己屋内去了。在屋内闷坐了一会儿,不禁浩叹,少时便和衣躺在炕上。刚要睡去,就忽听秀莲姑娘和她的母亲在那屋里同声痛哭起来。李慕白大吃一惊,赶紧站起身来,出屋。
  到了那屋门前,只听秀莲姑娘哭著爸爸,李慕白赶紧进屋,就见俞老镖头已然咽气了。李慕白也不住地大哭,少时自己收住眼泪,又去劝她母女。这时店里掌柜子和两个伙计也都跑过去。李慕白叫店伙去请阴阳先生,并叫棺材匠把棺材抬来;他就回屋取来了寿衣寿衾,由店掌柜子帮助把已经死了的俞老镖头的衣服换上。少时阴阳先生来到,开了殃榜,死人就停在炕上。秀莲姑娘和他母亲守著死人,哭了半夜。李慕白也一夜没有睡眠。
  到了次日一清早,棺材才抬来,遂后入了殓,便抬出店房,停在东边关帝庙里。请了僧人超度了一番,又商量厝灵的事,那庙里的和尚就说:“这庙后有一块空地,还有几棵树,风水很好,不如就先葬在那里;将来起灵,也很容易。”李慕白一听,觉得这个办法也很好,遂就跟秀莲姑娘商量。秀莲姑娘也想到她到了宣化府以后,不知几时才能回到这里来接灵回籍,遂就垂泪对李慕白说:“若能尮辉菔甭裨谡饫铮那自然比停著看好得多了,多花几个钱倒不要紧。”李慕白说:“也不能多花钱。”
  于是就决定了。
  到了第二天,雇来人,打了坑,在俞老太太和秀莲姑娘母女痛哭之下,就把那铜筋铁骨、一世英雄的铁翅雕俞老镖头,葬埋在这小店的墙后。新坟隆起,无限凄凉。
  秀莲姑娘和她母亲在新坟前哭了一番,焚烧了些纸钱;然后抱著满怀的悲痛,随著李慕白回到店房内。秀莲姑娘把一切的钱开发了,然后她就向李慕白说:“李大哥,幸亏有你这样帮助,才把我爸爸的事情办完;要不然,在我们与那何家的人交手相拼时,我爸爸押在狱里时,恐怕他老人家也就早死了。现在无论如何,总算寿终呀!”说著又不住抽搐著痛哭,接著说:“李大哥如果在北京有事,就不必送我们娘儿俩往宣化府去了。你要再为我们的事,耽误了自己的前程,那我们心中更不安了!”
  李慕白见姑娘这样娇啼著,说的话又是这样凄凉宛转,心中益发难过,便说:“姑娘不要这样说,我实在当不起。俞老叔是我师父的朋友,他老人家也就如同是我的师父一样,我能尽这一点孝心,并不算甚么。至于姑娘打算自己独自同著老太太到宣化府去,其实也可以。以姑娘的武艺说,无论遇著甚么事,也不能受欺负;不过究竟母女走路,总处处不大方便。再说我到北京不过是看一家亲友,迟些早些,都没有甚么要紧。俞老叔临终时又曾嘱咐我,叫我送婶母和姑娘到宣化府去,我也在他老人家面前答应了;所以无论如何,我也得亲自送姑娘和婶母到宣化府,见看那里的孟老伯和孟二少爷,然后我才放心,才算对得起死去的俞老叔!”
  秀莲姑娘见李慕白这样说,她又是伤心,又是感激,不住地用手绢拭眼泪。旁边俞老太太说:“还是叫李少爷送咱们去好,若波个男子跟著,在半路上一定又得出事!”当下俞秀莲姑娘就说道:“那么咱们明天就走吧。我爸爸死了,留下那匹马也没有人骑了,李大哥就把它卖了罢!”李慕白答应了,遂出去叫店伙把马牵到市上问价钱。
  俞老镖头的那匹马本来很好,那是老镖头在离家的前几日,用了二百两银子买的。现在在这小市镇上,还卖了一百六十两。秀莲姑娘就叫李慕白拿著这笔钱,作为往宣化府去的路费。
  当日在这榆树镇又歇了半天,次日就付清了店账。李慕白依然仍骑著他自己的那匹马,跟著秀莲姑娘母女的那辆车,离了榆树镇往西北去。原来这榆树镇,是归望都县管,往西北再走三十余里就是望都县城。李慕白和俞秀莲母女在那里用了午饭,然后又往下走。过完县,越五回岭,出紫荆关,直往宣化府。
  此时的李慕白只盼快些到了宣化,把自己所爱的这棵珍贵的花草,安全地移植到另一个地方,那就足了自己的心愿了。虽然他自己的心里,是多么惋惜,又是多么惆怅著这棵心爱的花草不能长久陪伴著自己;并且因为它是有了主人的,他自己连亲近也不敢亲近,但他也没有甚么怨恨,觉得这只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而且为了表示自己的心地纯洁,行为正大,处处都谨慎防嫌。例如在路上,他决不与秀莲姑娘谈闲话;到晚间找店房,必要两个单间。
  俞老太太有时过意不去,问问他家中还有甚么人,结了亲没有?李慕白只是含糊的回答,却不多说。因为李慕白想著,只要把俞秀莲姑娘送到她婆家,自己就算把俞老镖头所遗嘱的事办完;从此天屟暮=牵共度自己的流浪生活,与她母女永无见面之日,那么自己又何必教她们的脑筋里深深记住李慕白这个人呢?如此,路上并不稍作停留,在那塞北炎夏的大地上,一连又走了七八日,这天约莫在午后三时许,就进了宣化府的城垣。
  薄俞总红颜夜倾愁绪雄关连翠岭雨涤侠心李慕白在路上就已向俞老太太问明白了,知道那秀莲姑娘的翁父名叫孟永徉,外号人称口北熊。
  他在宣化府开著的镖店字号也叫“永祥”,三四十年专保往日外做买卖去的商人。大儿子名叫孟恩昶,听说已娶了妻;二儿子就是秀莲姑娘的未婚夫,名叫孟恩昭。兄弟俩全都武艺精通,帮助他们的父亲做买卖。
  李慕白骑马在前,车在后面跟著,找到那永祥镖店。李慕白一看,这座镖店很大,一进大门就是马圈,里面养著二十多匹马,还有几头骆驼。门前大板凳上坐著几个伙计,一见李慕白下了马,就有一个三十来岁短胡子的人,上前问道:“找谁呀!”李慕白拱了拱手,说:“我是巨鹿县俞老镖头派来的,现在是送俞老太太和姑娘来了。”那人一听,又惊又喜,说:“哦,原来是俞老伯把老太太跟姑娘送来了,你先请老太太跟姑娘下车吧!”遂就走近车前,见了俞老太太就说:“大妈,你好啊!
  我六年没见你了,你不认得我了吧!喝!姑娘都长得这么高啦!”
  層崂咸太和姑娘细看了看,才认出这个人来。这人名叫短金刚刘庆,早先是给俞老镖头做伙计,后来俞老镖头把镖店关门,就将刘庆荐到这里来。当下刘庆把俞老太太和秀莲姑娘请下车来,他见这母女头上都带著孝,就不由一怔;一面请她母女往里面走,一面回首向李慕白说:“这位老弟贵姓?”李慕白说:“我叫李慕白。”刘庆说:“哦,李老弟。”遂悄声问道:“俞老伯好吗?”李慕白也低声回答:“他老人家已经故去了!”刘庆一听,面现悲哀之色。也不暇细问,就在前领路,一面用袖子擦眼睛。此时已然有人传报进去,说是:“巨鹿县的命老太太带著姑娘来了!”
  当时,孟永祥老镖头和他的老妻齐都迎出来。俞老太太一见孟老太太,就上前拉著手,哭著说:“我的老妹子!……”孟老太太也是泪流满面,又很亲热地拉住了秀莲姑娘的手。孟老镖头迎出来的时候,本来很是喜欢;虽然知道自己三十多年的老朋友俞雄还没有来,可是至少也可以问问他的近况。如今一见这位俞老嫂子和姑娘全都哭著,并且头上都带著孝,他脸上的颜色就变了。一面说:“搀著点老嫂子!”叫他的老妻请俞老太太母女到里院去。他又问是谁送来的,短金刚刘庆说:“是这位李爷给送来的。”
  孟永祥老镖头满面笑容,上前与李慕白相见,说道:“多辛苦了!请教大名。”李慕白行了礼,通了姓名,刘庆在旁又说:“刚才听这位李老弟说,我的俞老伯已经故去了!”孟老镖头把脚一跺,说:“咳?……”遂就老泪汪然而下;刘庆也咧著嘴哭著。请李慕白到柜房里,有伙计送上茶来,孟老镖头擦了擦眼泪,就问李慕白说:“俞老哥平日保养得很好啊!他还不到七十岁呢,怎会就故去呢?得的是甚么病呀?”李慕白叹了口气,说是:“因为急气,死在半路的!”孟老镖头和刘庆等,越发惊讶。
  当下李慕白就说:俞雄远老镖头在六七年前,如何与何飞龙家结仇;直到今年何飞龙的儿女方长成人,都学了一身武艺,就打算杀害俞老镖头,为他们的父亲报仇。第一次是清明扫墓,仇人拦路,意图凶杀;幸仗姑娘帮助父亲,才把仇人赶走。后来俞老镖头因为听说何飞龙的女儿女魔王何剑娥十分凶恶,嫁的是河南的金枪张玉瑾,他们又要来找寻俞老镖头;所以俞老镖头为避免与仇人争斗起见,才带著家眷到这里来就亲。不料走在饶阳县境,就遇见那女魔王和两个男子,双方刀剑相拼起来。自己那时正在那里,才拔剑相助,结果把那女魔王和一个男贼砍伤,另外一个男贼逃走了。当时由乡约地保送往饶阳县去打官司,不料那饶阳县的知县是个贪官,反倒将俞老镖头在监狱里押了三日,后来花了一百多两银子,才把俞老镖头救出来。俞老镖头却又急又气,加以路上的劳顿,走在望都榆树镇的地方就跌下马去,一病不起。临终时嘱咐自己迭俞老太太和姑娘到这里来,所以自己才把俞老镖头暂时葬埋在榆树镆之后,就把俞老太太和姑娘送到这里来。然后又说,自己原是纪广杰的弟子,因此与俞老镖头有叔侄之谊,现在把俞老太太和姑娘送在这里,自己算是办完了俞老叔的遗命。等到秀莲姑娘孝服满后,与这里的二少爷成了亲,再办俞老叔运灵回籍之事。至于自己因为到北京还有要紧的事,不敢再耽误了,所以打算明天就走。
  孟永祥老镖头听了李慕白所说的这些事,不禁感叹,就拭著眼泪说:“真是想不到,我俞老哥会遭遇了这些不幸的事情!本来我在年轻时,与我俞老哥同在北京泰兴镖店作镖头,我的武艺多半是他所传授。后来他回到家乡巨鹿去开镖店;过了两年,我也在这里开了镖店。每隔一年半载,我必要到尵蘼瓜厝タ赐他,因此我们就约定将来作儿女亲家。后来他把刘庆荐到我这里,刘庆才对我说,他因为杀死何飞龙,自己灰了心,把镖店关门了。
  “何飞龙也是我年轻时的朋友,那时他与俞老镖头的交情,比与我还深厚。想不到后来因为何飞龙走入歧途,到了暮年,两个老朋友倒拚起来了!我为此事也十分难过。又因为年老不愿再出远门,所以就派人带了一封信去安慰我的俞老哥。这几年我也不断地派人去看他,回来的人都说他很享福,身体也还健康。何飞龙的事我也早把它忘了,想不到他还有儿子、女儿、女婿,如今生生把我的俞老哥给逼死了。咳,我想他们大概是前世的冤家吧!”接著他又皱眉说:“这两年来,我的心绪也不好,我的二儿子思昭,从去年春天离家,至今并无下落;要不然也就早把俞姑娘接来,给他们完了婚事了!”
  李慕白在旁听著,不禁十分惊讶,便问道:“这位二令郎,为什么事离开家没有下落呢?”
  孟永祥老镖头见问,迟疑了一会儿,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个二儿子,人极聪明,只是生性骄傲,不听我的管束。九岁时他就丢失了,就有几年不知下落,那时我还以为他死了。可是过了几年;到他弓三岁的时候,回来了。原来他跟著一帮匪人走了,这几年到过蒙古,到过河套,跟盗匪在一块住过,跟兵家也住过。他竟学了一身武艺,并且字也认得了。我便叫他入学读书,他也变得很安静;并且自己天天温习武艺,刀剑全都使得很好。我便给他订了俞姑娘,打算过个五六年就给他成亲,十五岁时他就帮助我管理镖店的事。不料后来他性情又坏了,时常与人殴斗;并且好管闲事,拿著钱随意挥霍,在外面乱交朋友,是我和他哥哥把他管教一顿,他就更不愿在家住著了。去年春天,他又在本地惹了一场大祸!”
  李慕白本来听孟老镖头说了那孟恩昭一往的事情,就很觉得奇异;如今又听说他曾在这里闯下大祸,便赶紧问是甚么事。
  孟老镖头咳了声说:“我们这宣化府有一家大财主,本地人都叫他张万顷。因为那张万顷有一个叔父,在禁宫中当大总管,权势比军机大臣还要大,就是这里的府台大人也不敢惹他。张万顷生性好色,家里有十几个妾,但他还在外面姘识著妇女。城内有一个卖菜的吴老大,他的妻子很具美貌,被张万顷看见了,就霸占到手里。后来吴老大把他妻子打了一顿,他妻子就羞愤自尽了。吴老大知道张万顷不能饶他,便逃走不知去向,也许是死了。其实这件事固然可恨,但与我们无关;不料被我那不孝的儿子思昭知道了,他竟提著宝剑找到张万顷的门上,把张万顷的两条腿都砍掉。惹完了祸,他身边一个钱也没带,就逃走不知去向。那张万顷虽然没死,可是人家哪里答应,就在衙门里告了,几乎把我给押起来问罪。为此事我花了四五百两银子,才渐渐压下去;可是我那不孝的儿子,永远也不能回宣化府来了!”他说到这里,又惋惜秀莲姑娘,说:“我俞老哥这位姑娘,命也真苦!现在爸爸死了,母女无依无靠,来到我这里。我那儿子孟恩昭,若是个安分守己的人,现在家里,过些日就可以叫他们成亲。我这大年岁,看看心里也是喜欢。可是偏偏我那儿子又是这样,现在还不知生死,岂不是把人家的姑娘害了!咳,现在我的俞老哥也死了,我真对不起他呀!”说到这里,不由得老泪频挥。
  此时李慕白听完了孟老镖头这些话,也不由得不感慨。一面可怜秀莲姑娘的命苦,一面却对于孟老镖头口中所说的那个孟恩昭,发生出无限的敬慕。暗想:这样说来,孟恩昭一定是武艺高强,生性慷尶,十足的一位豪侠青年,这样的人倒真不辱没了秀莲姑娘。于是便安慰孟老镖头说:“老叔父也不要为此事难过,将来我若在外面遇见思昭二哥,就是他不能回来,我也得叫他设法把姑娘接去,在旁处去成婚。”孟老镖头说:“咳!接了去,不是也叫人家姑娘跟著他去受罪吗?现在姑娘到了我这里,我就拿她当作亲女儿一般看待。好在姑娘年纪还不大,再过二年,若是准知道思昭是死在外头了,或是他还是恶性不改,那干脆我就收俞姑娘作义女,给她另配人家了!”
  李慕白听孟老镖头这话,虽然觉得不对,但因为初次见面,与俞、孟两家都没有甚么深交,便不能再说甚么话。当下孟老镖头就站起身来,说:“我还得到里院安慰安慰她们娘儿俩去。”说著孟老镖头就出了柜房,往里院去了。
  这时,又来了两个镖头,那短金刚就给向李慕白引见说:“这是纪广杰老师的徒弟李慕白,现在是送铁翅雕俞老镖头的家眷来到这里。”“这是我们这里的大镖头唐振飞、许玉廷。”彼此见了礼,谈了一些闲话,然后又说到这里的二少掌柜的孟恩昭。李慕白听他们所说的孟恩昭,武艺确实高强,为人颇有血气,素日行侠仗义,可称是个汉子;只是性情古怪些,跟人总是合不来。李慕白就说自己将来要到外面访一访他。
  许玉廷说:“他这个人相貌可很平常。身材不高,黄瘦的脸,眼睛很大。会说好几省的话,蒙古话他也会说。”李慕自说:“他幼年既然到蒙古去过,想必在蒙古有朋友,也许现在他逃口外去了?”刘庆摇头说:“没有没有,他在蒙古很有名的;可是我们托了许多往口外去的人,打听他的下落,都没有人打听得出来。”
  李慕白又问到这里孟老镖头的大儿子孟思昶,刘庆说:“他保著镖往归化城去了。他那个人的心地和武艺,比他兄弟可差得远了!”谈了一会儿,刘庆就叫人给收拾出一间屋子,请李慕白去歇息。
  晚饭以后,李慕自在灯旁思了一会儿秀莲姑娘的身世,不禁为她伤感;又想到自己将来的前途,也是渺茫得很。叹息了一番,因为自己明天还要上路,所以在三更的时候,李慕白就熄灯睡下了。在梦里也仿佛看见俞秀莲姑娘憔悴而清秀的面容;又仿佛在一个地方遇见一个青年人,那人就是秀莲姑娘的未婚夫孟恩昭,手里拿著一口血刃,要来杀自己。自己就光明磊落地向他解释,说自己自从晓得秀莲姑娘已定了婚之后,便对她从无别的想念。同行数百里地,经过许多事情,自己对她处处守礼,言语谨慎,此心可对天地,不信你可以用你的刀挖出来细看!又恍惚那孟恩昭听了自己的话,很受感动,便扔开了刀,握著自己的手痛哭。
  正在梦魂颠倒之时,仿佛有人在耳边叫著自己,不禁一惊,醒来睁开眼睛,只是炕前站著黑黝黝的一个人,这人低声细语地叫道:“李大哥,李大哥!”李慕白吓得赶紧爬起来,就要取火点灯,却被那人拦住。那人说:“李大哥,不要点灯,我是秀莲,我说完两句话就走!”李慕白这时才神智清醒,知道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秀莲姑娘。当下不禁越发惊讶,赶紧站起身来,问道:“姑娘有其么话?请对我说吧!”
  那旁莲姑娘却半晌不语,发出哽咽的声音,良久才说:“那……老镖头的二儿子走了一年多,至今没有下落,李大哥知道吗?”李慕白说:“我已知道了,那孟恩昭倒是个武艺精通、慷慨尚义的人;因为他杀伤了本地恶绅张万顷,所以才逃走在外。”秀莲姑娘又说:“听说还不仅为此事。平日屨饫锏睦巷谕肪筒淮笙不端的二儿子;他的大儿于孟恩昶,听说是个顶坏顶凶恶的人,他打算将来独霸家产,才将他的兄弟挤出去!”说著又是哽咽看痛哭。
  李慕白也叹了口气,便安慰秀莲姑娘道:“姑娘也不用发愁;我明天就走,到外面设法找著孟恩昭,无论如何也要劝他把姑娘接走。”秀莲姑娘听了,似乎放了心,又仿佛十分羞涩。李慕白隐隐见她的手动了动似乎在撩眼泪。
  少时,秀莲姑娘就说:“我现在没有可依靠的人,一切就都求李大哥分神了!”李慕白说:“姑娘何必跟我客气?我就拿姑娘当我的胞妹一样看待,我一定尽心尽力设法找著那孟恩昭兄弟。”秀莲姑娘听了这话,心中越发凄惨,几乎要哭出声音来。李慕白眼泪也只管往下落,幸亏屋内没点著灯,未被秀莲姑娘看见。少时就听姑娘说:“我走了,李大哥请歇息吧!”说看轻轻地把屋门开开,出了屋子,一点脚步的声儿也没有;秀莲姑娘就往里院去了。
  这里李慕白感慨万端,独自坐在黑洞洞的屋子里,擦了擦眼泪,叹了几口气。想了想刚才秀莲姑娘突然前来的事,及自己那个恍惚迷离的梦,又不禁好笑起来了。心说:我是怎么啦?我堂堂男子汉,怎么如今竟弄得这样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算了吧!不要再在这里耽搁了,明天赶紧走吧!于是把门闭上,顶上一把椅子,就依旧和衣倒在炕上去睡。这时远远的更声交了四下,李慕白躺在炕上,辗转反侧,怎样也睡不著。直熬到五更天气,窗纸就露出淡青的颜色,少时就天亮了,院中的雄鸡像女人哭声一般地叫著。
  李慕白头昏昏地,想到今天自己就要起身,不知为甚么,心中就像有一丝惜别之意。懒懒地起来,这时就听院中有脚步之声和刀枪相击之声。李慕白把椅子挪开,开门一看,就见短金刚刘庆和那唐振飞,每人拿著一口刀,光著膀子,正在那里练习。李慕白看了他们的刀法,心中觉得好笑,暗想:这样的武艺,若遇到俞秀莲姑娘的手里,用不了二三个回合,就得趴下。
  刘庆和唐振飞见李慕白起来,故意卖弄身手,舞了半天。唐振飞先收住刀势,向李慕白笑道:“李少爷可别笑话我们!”李慕白赔笑道:“很好,很好!唐兄何必客气!”说著有镖店里小伙计给李慕白打来了洗脸水。李慕白洗过脸,换上衣服。
  这时,孟老镖头披著小褂,由里院出来。李慕白就出屋赶过去,向孟老镖头说:“孟老叔,我这就要走了。俞婶母此时大概没起身来,我也不进里院辞行去了,回头请孟老叔替我说吧!”孟老镖头说:“李大爷,你就在这里多歇两天何妨?”李慕白摇头说:“不,不!我确实到北京去还有些事情,过两月我再来著老叔吧!”
  孟老镖头见留不住他,遂就叫小伙计把他的马备好。孟永祥老镖头和刘庆、唐振飞,一齐送李慕白出门去。李慕白把衣包和宝剑放在鞍下,就上了马,向孟老镖头抱拳,说声:“后会有期!”孟老镖头说:“那件事我托付你了!”李慕白在马上说:“孟老叔放心吧!我一定留意。”当时李慕白就骑著马往东去。
  出了宣化城,只见遍野禾黍,大道平坦。朝阳发射出无限光辉。晨风飘飘地吹著衣襟,吹著草帽上的飘带。路上的人马车辆,荷囊的、挑担的,熙熙攘攘,各奔各人的前途。李慕白这时心中也宽敞了好多,仿佛觉得把自己这些日的忧虑烦恼,以及绵绵的情思,全抛开了。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