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九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一路上询问著道路,向前行走。虽然马不很快,李慕白也不急著走路,只是走了两天,就已然到了坏县境了。又走了不远,前面看见苍翠的绵不绝的山岭。在那山岭上面,又有蛇一般地爬伏著的东西,那就是忽隐忽现的长城。问了问道旁的行人,据说前面就是居庸关了。李慕白记起,早先在书上看过:“居庸叠翠”乃是燕京八景之一。现在眼前既是居庸关,想离著北京大概不远了。于是找了个镇市,用毕午饭,便上马加鞭快行。走了六七里地,天色已至正午,炎日当空,似火一般,炙得人浑身是汗。李慕白便勒住马,慢慢地往前走去。
  过去几个村庄,见眼前的山越走越近,路上的行人可就不多了。李慕白暗想:听说这居庸关乃是往北京去的要道,怎会路上没有甚么行人呢?又想:也许是因为天热,这正午的时候,行路的客人们,都找了凉快的地方歇下了,所以这时路上没有甚么行人。正在想著,忽听一阵串铃的响声,从那麦浪上淅沥地洒了过来。李慕白心里很惊讶,催马走了几步,到了一股岔口,往北一看只见由那里来了几辆骡车,骡子上全都挂著铃铛,车上插著红边黄地的镖旗,旗上也系著铃铛,因此铃声乱响,越走得近了就越觉得噪耳。李慕白一见镖车,不由驻马观看,只见那几辆车来到临近,车上镖旗写著是“延庆全兴镖店”;另有一根白布长旗,上写“神枪杨健堂”。
  头一辆车上坐著两个人,跨车辕的有四十来岁,身材很健壮;车里坐著是个瘦子,有两撇小胡子,全都穿著黑暑凉绸的短裤褂,戴著草帽,手里拿看扇子;后面车上坐著几个人,都穿夏布小褂,拿著团扇,像是件大买卖的商人。
  李慕白看了,心里就想看:看这样子一定是很有名的镖车了,只不晓得哪一个是神枪杨健堂。当下自己策马走开,那几辆镖车就在后面跟著,仿佛也是出居庸关的。李慕白就在这铃声乱响之下,往前走了不远,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道:“前面的那个人,你上哪儿去呀?”
  李慕白在马上回过头去,见是那个四十来岁,身材健壮的人,跨著车辕对自己誽话。李慕白就等著他那辆车过来,把马跟著他那匹骡子相并著走。李慕白就说:“我是到北京去的,你们哪一位是杨大镖头?”那人说:“我们掌柜子没跟著,这是一股熟路,就是我们一个人不跟著,只叫赶车的赶著骡子;只要有我们的镖旗,就是半夜里走,也敢保没有一点舛错,要不怎么会叫字号呢!”说著脸上现出骄傲的笑色。
  车里那个瘦子又向李慕白问道:“你是远处来的吧?你的胆子真不小!一个人就敢起这儿过居庸关上北京去?”李慕白一听这话,不禁觉得惊异,说道:“这有甚么不敢走。这么平坦的大道,一天不知要有多少人行走呢?”那瘦子一面在车里挥著扇子,一面笑著说:“每天从这里走的人倒不少;
  可是人帮客人非得有镖店保著,小客人也得凑个四五十人才敢过山进关。像你这孤身客人,幸亏遇见我们,跟著我们走还没错;要不然不但你的行李马匹都得被劫,碰巧连命也得饶上!”那跨车辕的人也说:“实在,你一个人走真危险!你就跟著我们走,只当你也是我们镖店里的伙计就得了!”
  李慕白一听,虽然明知道这两个保镖的人是一番好意,但是自己的心里仿佛觉得是一种侮辱似的,暗道:神枪杨健堂又是个怎样的人?我李慕白何必藉著他的名字,保我的平安呢?于是就傲然说:“这倒不必,我既然一个人敢走这条山路,我自然不怕甚么山贼;他们不劫我便罢,倘敢劫我,那我非得把他们贼子贼孙全都杀尽了不可!”说著,微笑著拍著鞍下的宝剑,说:“这就是给我保镖的!”
  屇浅瞪系牧礁霰o诘模一听李慕白这话,不由都怔了。那跨车辕的人问道:“朋友,你贵姓大名,一向在哪个镖店里作生意?”李慕白笑著答道:“我叫李慕白,我不是保镖的,我只是会使几手宝剑。”
  那两人一听,李慕白这个名字,他们在江湖上并没听说过,便不禁有些瞧不起他,说道:“朋友,我劝你趁早儿别逞强,先得打听打听那居庸关山上的寨主是甚么人物?不用说阁下,就是我们的掌柜子柙枪杨三爷,也不能得罪他!”
  李慕白问道:“你告诉我,居庸关上的贼首,叫甚么名字?”
  跨车辕的人说:“你在这里千万别这么贼呀贼呀地乱说;倘若被人听见,连我们都受连累。那居庸关山上的寨主,名唤赛吕布魏凤翔,原是北京城最有名的镖头。一口宝剑,一枝画载,天下无敌。
  因为在北京得罪了瘦弥陀黄四爷,二人比武三次,不分胜败。后来黄四爷请出来世袭安定侯银枪将军邱广超,两个人才把魏凤翔打败。魏凤翔一怒,他才来到居庸关山。因为他是镖行出身,所以决不打劫镖车;他占山为王的意思,就是因为黄四爷在口外有买卖;黄四爷手下的人若想出入居庸关,那他是非劫不可!”
  李慕白笑道:“这口气可真赌得厉害;因为与人比武败了,就不惜落草为寇。我再打听打听,这个黄四爷又是何许人物?那个姓邱的,一个侯爷为甚么要帮助他?”
  跨车辕的人说:“大概你这是头一次到北京去吧?要不然你怎么连北京城这么有名的两位好汉,全都不晓得呢?我告诉你,黄四爷名叫黄骥北,是闻名的外馆黄家,专作蒙古买卖,在张家口、归化城,全都开著许多大买卖。黄四爷家大业大,本人的武艺又极为高强,惯使一对护手双钓,除了魏凤翔之外他没遇见过对手。他生性好佛,时常拿出许多钱来修庙、放斋、舍粥、舍钱、舍棉衣,因此人呼他为瘦弥陀。那邱广超是世袭安定侯邱立德的大少爷,他的府就在西域北清沿。虽是个公子哥儿,可是自幼学得通身武艺,一杆银枪真赛过当年的赵子龙。有人说他比黄四爷的武艺还强得多呢;可是他们两人没比过武,因为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你将来到了北京就知道了,这二人在北京真是头一等有名的人物!”
  这些话在李慕白真是闻所未闻,心里十分高兴。暗想,我到了北京,若没事时,倒可以会会这两个人,看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当下他又问那两个人,说:“咱们谈了半天,我请教你们三位贵姓?”
  那跨车辕的人说:“不敢当,我姓孙行七,外号叫铁脑袋;这是我的盟弟赛悟空刘五。我们都是沧州人,一向在延庆帮柙枪杨三爷保镖。”
  李慕白问说:“你们杨三爷的武艺也不错吧?”孙七诧异道:“你连杨三爷也不知道:我问你,你是哪儿的人呀?”李慕白笑著答道:“我是南直隶人。”
  孙七说:“就是南直隶的人,也应当晓得杨三爷的大名。杨三爷是顺天府直隶省头顶有名的镖头,那一杆神枪,不要说别人,就是银枪邱小侯爷的枪法,还有许多跟杨三爷学来的呢。”李慕白听罢,点了点头,心想:怎么这些人都讲究使枪呢?若有甚么神剑、银剑将军,我倒可以跟他们比一比。
  当下谈著话,车马往前走去。那孙七、刘五这时十分谨慎地嘱告李慕白说:“朋友,现在可快到尵佑构亓耍你可留点神;要不然回头真遇见了赛吕布魏凤翔,你把他给得罪了,他要是跟你为难,我们可谁也帮不了你!”李慕白微笑道:“你们二位放心吧,我就是出了甚么事,也不能叫你们二位跟著受累。”一面说一面往前走。眼看就进了山路子,此时连长城上的垛口都看得很清楚了。李慕白看了山势的雄险,长城的伟大,不禁想到当年修造长城的艰难劳苦。
  又走了不远,就见后面的几辆车全都停住了。铁脑袋孙七赶紧也叫车停住。李慕白拨过马往后去看,只见后面来了五个人,全都穿著短汗褂,敞著胸。有两个戴草帽的,那三个人就拿手中包著头,手里全都拿著刀。李慕白就知道这一定是那赛吕布魏凤翔手下的强盗。此时就儿孙七、刘五二人跳下车来,走过去,一齐向那五个强盗含笑抱拳,说:“你们几位是魏二爷那里的吗?”一个强盗就说:“不错,你们是哪家镖店的?”孙七说:“我们是延庆神枪杨三爷那里的,兄弟名叫铁脑袋孙七。”
  那五个强盗听了,也一齐抱拳,说:“原来是柙枪杨三爷那里的,那么就请赏一张名帖过去吧。”孙七到车里拿了一张名帖,交给那为首的强盗,说道:“请几位老兄把名帖呈给魏二爷,并说我们杨三爷问他好。”那强盗接过名帖,便点头说:“交给我们吧,你们就请吧!”说话时一眼看到李慕白,便以为也是神枪杨健堂手下的镖头。他们也不细问,便拱了拱手,一齐提刀回身走去。
  他们才走了几步,这里孙七、刘五刚要上车;这时候李慕白已经下了马,由鞍下抽出剑来,赶过去喝一声:“站住!”前面的五个贼人吓了一跳,赶紧回身去看,李慕白就冷笑著说道:“你们几个人还没有跟我要名帖呢:怎么就走了!”那五个人全都觉得诧异,为首的说道:“你不也是杨三爷手下的吗?”李慕白摇头说:“我向来就不认得甚么杨三爷,我姓李,我叫李大爷。”
  孙七、刘五一看李慕白要闯祸了,便吓得嚷著说:“我们不认得他,是刚才在路上遇见的,他不是我们镖店里的人!”李慕白说:“对了!我李慕白是堂堂好汉,决不能仰仗你们杨三爷的名字叫强盗故我出关。现在我说明白了,你们这伙强盗爱打爱劫就上前来吧,只要能敌得住我这口宝剑!”
  五个强盗气得全都泼口大骂,并说道:“既然你不是杨三爷手下的,我们就不能饶你。来,你先把宝剑扔下,把马跟行李给我们。”说时提著刀一齐奔过李慕白来。李慕白却微微冷笑,把宝剑扬起,同那为首的强盗砍去;那强盗赶紧用刀把剑架住,说道:“喝!你还敢动手我死吗?”说著五口
  刀一齐奔向李慕白砍来。
  李慕白的宝剑东砍西刺,不一会就刺倒了两个人。那三人更不是李慕白的对手了,又战了几合,那三个强盗简直没法招架了,就一齐转身,撒腿就跑。李慕白追过去,又砍倒了一个人;便向那两个逃走的贼人说:“你们去把那赛吕布魏凤翔找来。你告诉他,我在居庸关口等著他;他要不服气,叫他赶紧到那里找我去。”说著,又去看那躺在地下受伤的三个强盗。只见有一个伤势太重,已然晕将过去;那两个一面疼得哼哼唉唉、一面向李慕白求饶。
  李慕白说:“我也不要你们的性命。不过你们这伙贼人平日作恶多端,也应当今天叫你们吃些苦头。你听明白了没有?我叫李慕白,与那神枪杨健堂无关。现在我到居庸关口去,在那里等一会。赛吕布若打算报仇,就叫他赶快到那里找我去;若是迟了,我可就走了。”说著牵过马来,收起宝剑,上马扬鞭走去。
  此时,那孙七、刘五看见李慕白在这里伤了人,闯了祸。他们吓得赶紧催著那几辆车,铃声杂屄遥飞快地逃走了。
  李慕白不慌不忙地骑著马,少时就来到居庸关口。因想要等一等那赛吕布魏凤翔,便在关口镇上找了一家茶馆,喝茶歇息。一面暗想:这居庸关乃是由北京往口外去的要道,岂容有像魏凤翔这样的强悍匪人在此盘据?不知这里的官兵为甚么不管?喝了几碗茶之后,也不见那魏凤翔和山上的贼人找来。心说:也许他们晓得我李慕白不是好惹的,不敢找我来了,那我又何必再在这里傻等他们?于是便付了茶资,上马顺大道往东南走去。
  越走天越热,路上的人越多。此时,天上遮满了乌黑的云气,闷得人身上更觉难受;少时天上辘辘地响起雷来,路上的人全都乱跑,喊著说要下雨。李慕白身边也没带甚么油布衣服,也就加紧催马。走下不到十几里地,天空越发阴沉,雷声越发响亮,路上一个行人车马也没有了,接著就有很大的雨点打在李慕白的草帽上。此时前后看不见村镇,只得冒雨催马前行。五月天气的雨只要一下,就下得很大。雨丝像箭一般地把马身上和李慕白身上满淋得是水,草帽檐上也像瀑布似地流下水来。四下看去,只见禾麦摇动,雾气茫茫;雨声和田禾的摇曳声搅在一起,如同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锣鼓。道旁的小溪里的水都溢到岸上来,地上的泥泞有二寸多深,马蹄只要陷在里面就不容易再拔出。
  李慕白一面拿手巾擦著脸上的水,一面用鞭子拍马,心里却说:糟了!这么大的雨,要是找不著一个宿处,那可怎么办呢!自己坐下的这匹马,本来是花了四十几两银子买来的,又老又瘦,由冀州到宣化府那一条长路上,本来就快把这匹马累死了;何况如今由宣化府往北京来,这条路是又远,山路又多,十分地难行呢?
  大雨之下,李慕白害怕把马滑倒,自己摔一身泥倒不要紧;若是马摔坏了起不来,那才更糟了。
  遂只得冒著雨慢慢向前行走,身上虽已被雨淋湿,但倒觉得分外凉爽。走了半天,两才住了些,可是天色也快黑了,好容易才看见前面有一座城市。于是放下了心,就慢慢走近城市,在城外找了一家店房,先叫店伙把马牵到棚下去喂草料。
  李慕白进到屋内,把浑身上下的衣裤、袜子全都脱下,拧了一地的水;然后换上干衣服,就坐在炕头上。叫店伙给沏一壶茶来,喝了几口茶,心中方觉得痛快些。这时店伙把油灯点上,然后又问李慕白吃甚么饭,李慕白说:“烧一盘豆腐,拿几个馒头来就成了。”又问:“你们这是甚么地方?离北京还有多远?”那店伙说:“我们这里是沙河城。你要上北京,马快一点,一天也就赶到了。”李慕白一听距离北京只要一天的路程,就放了心。暗道:走了这许多日,才算到了北京;恐怕我的表叔都等急了,他哪里知道我在路上管了一件闲事呢?因此又不禁想起俞秀莲姑娘,就仿佛眼看那娇美秀丽而略带忧郁的面容正在那里啼哭呢。
  呆呆地想了半天,店伙把菜和馒头给他送来他都不知道。后来店伙问他还要甚么不要,李慕白才明白过来,一面摇头说:“不要甚么了。”一面拿起筷子来吃饭,一面却自责道:我怎么又犯了痴病?我虽对俞秀莲有情,但她与我却无缘,我这样时常地为她失魂散魄,不但失了我的品行,并且也足以消磨了志气,还是把一些烦丝情网用利剑斩断吧。
  少时,吃毕饭,便关好门,在炕上静卧,听得窗外依然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故意逗人的愁思。李慕白叹了一口气便吹灯睡去。次日,他忽被外面一阵吵闹的声音搅醒。
  屃⒕龃菩矍喾娼祷戟从今憔悴壮士困穷途李慕白梦中惊醒,一看窗纸已然发白,也听不见雨声,只有几个人在院中吵闹。听有一个哑嗓子的人怒声问:“我问你们这里昨天来了一个姓李的没有?”又听是店伙的声音说道:“我们这里,一天来来往往的客人多极了,我们哪里记得清谁姓张、谁姓李呀?”又听得那哑嗓子的人骂道:“混蛋!我没跟你说吗?这姓李约有二十来岁,骑著一匹马,带著宝剑。”店伙却说:“我们这儿没有拿看宝剑的客人。”又转右许多人在旁边说:“既然这里没有住看甚么姓李的客人,你就到旁的店里找去吧!”
  那哑嗓的人说:“旁的店里都没有,其实你们这里没有这个人也不要紧。不过你这个当伙计的不能这么说话,大清早晨的我是不愿意惹气,要不然我真给你一刀!”那店伙冷笑道:“你凭甚么给我一刀呢?你是强盗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呀!”李慕白晓得必是那赛吕布找自己来了,心说:这强盗胆子真不小,敢到这地方来!遂就把门开了,挺著胸出去,高声问道:“甚么事?是找我的吗?”
  这地院中站著的四个伙计和本店住著的十几个客人和来此找李慕白的三个人都吃了一惊,他们把目光齐都集中在李慕白的身上。李慕白也仔细打量那三个贼人。只见为首的是身穿青洋绉长衫,大松辫,年有二十七八岁,高身材,紫黑脸膛,大概此人就是那个居庸关上的强盗赛吕布魏凤翔。后面跟著两个人全都是蓝布裤褂,一身泥水,盘著辫子,倒都很像山贼的样子。其中一个提著一口刀、一口剑。
  那身穿青洋绉长衫的人看了看李慕白,便走上前来问道:“你就姓李吗?”李慕白毫无惧色,就点头说:“不错,我姓李,我叫李慕白;在居庸关上杀伤三个强盗的,那就是我。”那人微点头说:“好,原来你就是李慕白。你杀伤人的事我不管,我只听说你这个人很高傲;我现在找你来,就是为要请教你!”李慕白笑了说:“你说我高傲,我倒不觉得我怎么高傲;若讲比武,那我也可奉陪。不过你须先通出名姓来,我不能跟无名小辈比武。”
  那对面的人怔了一怔,刚要想个别的名字,李慕白就说:“你放心,我不是吃公家饭的,我不能为官家捉贼。我就问你吧,你是姓魏不是?”魏凤翔咬著牙说:“不错,我就姓魏。”李慕白笑道:“好了,你把你的方天昼戟取来,我回屋去拿宝剑。这个院子也很宽,咱们就在这院里较量较量。”
  原来那魏凤翔还有两个手下的人在店房外等著,给他牵著马拿著画戟。当下魏凤翔一面叫人去把戟取来,一面向四干抱拳,说著:“众位朋友,我姓魏。今天找这李慕白来,也非是有甚么仇恨。不过是因为他这个人太是骄傲,在江湖上说了许多大话,我听著气忿不平,所以才来找他较量较量!”
  一些客人听了,有的本来要走,现在也不走了,站在台阶上,等看看二人比武。店里的掌柜的和小伙计却过来把魏凤翔拦住,说:“你们别在我们店里比武呀,门口也很宽敞,你们到那里爱怎么打怎么打!”魏凤翔推了店掌柜子一把,脸上带著凶恶之色,说道:“你放心,决出不了人命!”
  尨耸崩钅桨鬃约夯涣硕桃拢由屋内提著宝剑走出来;魏凤翔也被起了衣襟,他手下的人把画戟递在他的手里。李慕白就上前问道:“姓魏的,你现在是打算拼命,还是打算比武?要拼命咱们还是到外面去,犯不上带累人家店。”店伙在旁说:“对,对,李大爷说的这话圣明。你们还是上外头打去吧!”
  魏凤翔摇头说:“不用,外面地上净是泥,施展不开。”遂向李慕白道:“咱们两人没有甚么不共戴天之仇,用不著拼命,还是比武好了。我若赢了你,你要当著众人给我嗑一个头;要不然你得跟著我走,由我发落。”李慕白说:“我若赢了你,你可也照样给我嗑头?”魏凤翔气得脸上越发紫红,说道:“那是自然!”说时,把手中的画戟一晃,直向李慕白的前胸刺来!
  李慕白用宝剑一磕,将魏凤翔的画戟拨开,耸身一剑砍去;魏凤翔闪开身,把戟向著李慕白前胸乱点;李慕白只用剑去磕,忽然魏凤翔的招数改变,把戟向李慕白的咽喉,恶狠狠刺去。李慕白闪开,宝剑顺著他的戟杆削去;魏凤翔赶紧退后两步,把戟抽回。李慕白扑奔过去,挥剑就刺;魏凤翔左闪右躲,虽然宝剑挨不著他的身上,但他的戟却缓不过手来。
  旁边看热闹的人见李慕白快要胜了,全都大声喝采。此时,忽见魏凤翔用戟把李慕白的宝剑架住,说道:“先别动手!”李慕白收住剑势,问道:“你认输了吗?”魏凤翔喘了两口气说:“胜败未分,我凭甚么认输?不过这院子太小,旁边看著的人又多;我恐怕伤了别人,戟抡不开,我打算换宝剑使用。你敢跟我剑对剑地比武吗?”李慕白笑道:“你外号叫赛吕布,你使戟我且不怕你;你若换了宝剑,我更得赢你了。你自己斟酌著,拣你那拿手的兵刃去使。”
  魏凤翔气忿忿地把戟一扔;他手下的人把宝剑递给他。魏凤翔抡剑向李慕白就剁,李慕白也用剑相迎。当时两口寒光,上下飞舞;二人全都身手敏捷,左右躲闪,前后进逼;剑和剑磕在一起,铿然作响,有如龙吟虎啸之声。
  二人往返三十余回合,并不分胜败。旁边看著的人,有的为李慕白担心,有的为魏凤翔吊胆,全都看得呆了。见二人越杀越凶,越逼越近;就忽见李慕白的宝剑一晃,那魏凤翔立刻跳到一旁;他的左臂上立刻流下鲜血来,他的手下的人赶紧上前把他搀扶住。李慕白也收住剑势,傲然地向魏凤翔笑道:“现在你还不认输吗?”
  魏凤翔此时连羞带气,那张紫黑色的脸越发难看。他忽然大叫一声,扔下剑,晕将过去,幸被两个人搀扶著没有倒在地上。李慕白冷笑耆道:“你不用装死。告诉你,我用不看你给我磕头;像你这样的本领,还得投师再练几年去!”刚才那店房的掌柜的和伙计,因为看魏凤翔的来势太凶,还不敢怎样惹他。现在见他被李慕白砍伤了,就齐都变了脸,骂那两个跟著魏凤翔的人说:“还不赶紧把他抬走,非得等著他死在我们这儿是怎么看?”旁边有客人说:“伤倒不重,他是怕磕头,所以才装死。”有一个店伙就骂:“像这样的本事,还出来泄甚么气!”
  此时那两个小强盗已把赛吕布魏凤翔给抬出店门去。随后又进来一个小强盗,捡起那杆画戟和那口宝剑;然后又问李慕白是干甚么的,在哪里住家。李慕白还没答言,几个店伙和几个客人上前连踢带骂,就把那个强盗赶出去了。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