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十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李慕白向店家和众人抱拳,连说搅扰,然后回屋内,把宝剑入鞘。不想要即刻起身,可是又怕那屛悍锵柙倮瓷甚么事。再说清早晨在这里搅了半天,完了事自己一走,难免要挨店家的骂。不如在这里吃完早饭,多给店家些赏钱,然后再赶往北京去,也就完了。
  正想坐下歇息一会儿,忽听屋门外有人是北京的口音,问道:“李爷在屋内吗?”李慕白问,“是谁?”赶紧开门一看,就见是个年约三十来岁,矮身材,身穿一件官纱大褂,足登官靴的人。
  李慕白认得此人是这里住的客人,刚才自己与魏凤翔比武之时,他曾在旁看著;那些人里只有他最高兴喝采,只有他给自己喝采最多。
  李靴慕白将此人请到屋内,让座。此人也很客气,向李慕白笑著说道:“兄弟名叫德啸峰,是正白旗满州族人,现在内务堂上当差;因为平日也爱好武艺,喜同镖行朋友、护院的把式们结交,所以有人送给我一个绰号,叫作铁掌德五爷。”李慕白连连抱拳,说:“久仰,久仰!”又说:“大概德五爷练的是气功和腕力了?”铁掌德啸峰笑道:“甚么气功、腕力,不过也就是会瞎打几手儿罢了!”遂又问说:“李老兄的大号怎样称呼?府上是直隶省哪一县?现在到北京去有甚么贵干?”
  李慕白通了姓名,又见自己是冀州南宫县人,现在到北京是看望在刑部作主事的一位表叔。那德啸峰似乎很是惊讶地说:“怎么你老弟是南官人,却由居庸关来?”李慕白说:“我是先到宣化府看了一位朋友。”德啸峰说:“这就是了。我是因为在这里有些地租子,现在正闹著纠葛,所以我才亲来料理。大概再过一两周天,我就回去北京去了。我住在东四楼三条胡同,路北一个大门,那就是舍下。李兄到北京之后,如若有暇,可以到舍下去坐坐。”李慕白说:“我到北京之后,一定要到府上去拜访。”德啸峰又问到李慕白与那魏凤翔比武的事。
  李慕白因见德啸峰为人直爽慷慨,不似甚么奸狡之徒;就把自己的来历,大概说了一番。又谈到居庸关遇著强盗,以及自己故意要斗一斗那赛吕布魏凤翔的事情。铁掌德啸峰听了,不禁越发敬佩,说道:“这样说来,李兄你竟是个文武全材,真可当儒侠二字无愧了。”李慕白笑著说:“德大哥太过奖了,兄弟哪里当得起儒侠二字?本来我学书学剑,一无所成,才来到北京想托亲戚谋个小事,哪里敢在北京这大地方逞甚么英雄?不过我听说现在京城里倒很有几位武艺高强的人,将来如有机缘,倒想会一会他们。”
  德啸峰说:“若论武艺,我们北京现在倒有几位,就举最有名的说,现在北京的小侯爷银枪将军邱广超,那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还有外馆黄家的瘦弥陀黄骥北,慷慨好义,更是出名的侠士;
  铁贝勒府的小贝勒铁二爷,外号人称小轧髯,武艺更是高强。我跟这三位虽然都认识,但也不过遇著红白喜事,赶一个人情,深交往却没有。因为人家是富贵门第,咱们也不便高攀。”李慕白说:“他们有钱的人家能够花钱请名师,而且有的是闲工夫练习,自然武艺要好了,可是若走在江湖上,就不知怎么样了。”
  德啸蜂说:“邱小侯爷曾跟著他父亲出过一次兵,很立了些功劳。不过他是不愿意做官,要不然至少也得当个总兵。瘦弥陀黄四爷也常到口外去,口外那些强盗没有一个不闻风远避的。由此就可知他确实是有真本领,并不是徒有虚名。”
  李慕白听了,对这邱广超和黄骥北越发敬慕,暗想:我到了北京之后,非要会会这两个不可。当时彷啸蜂和李慕白又谈了一会儿,他便告辞,回他的屋里去了。李慕白吃过了早饭,便给了店饭钱。
  尠崖肀负茫先到德啸峰屋内去告辞,然后就牵马出了店门。
  德啸峰把他送出门口,很诚恳地说:“咱们到北京再见吧!”当下二人拱手作别,李慕白就上了马,离了沙河城,往北京走去。因为雨虽住了,但路上泥泞难行,又加著天气太热,所以当天走不到北京了。
  到了清河镇,天已黄昏,李慕白就找了店房,歇了一宵。次日清早再往南走,有八九点钟时候,就看见了北京的城垣。只见形势壮丽,人烟稠密,真不愧是历代名都。李慕白素日听说北京城的人是最爱笑话人的;而且有许多地方,不许骑著马走;所以一到德胜门前就下了马,把青洋绉的大褂取出穿上,帽子戴得端正些,牵著马进了城。就想:自己的表叔祁殿臣住在南半截胡同,大概一定是得往南走了。可是北京城之大,要凭著自己瞎找,一定是找不到的。于是就向路上的的人去问。
  那人倒很和气。说道:“这儿是德胜门大街,南半截胡同在顺治门外,离这儿可远啦!我要告诉你,我也找不著,你也找不著。干脆你就一直往南走,那里有一条胡同,叫蒋养房;由蒋养房一直走,出了西口儿,就是新街口;在那里往南就看见顺治门啦。可是看见虽然看见啦,要走可还得走十里地呢。”李慕白听这个人指手画脚地告诉了自己半天,自己还是不大明白,只得道了声“有劳!”
  就牵马到了德胜桥,又向人打听,才找到那蒋养房。
  走出蒋养房西口,就见街上的行人益多,两旁的铺户益加繁盛。李慕白见有人在街上骑著马走,自己遂也上了马,顺著大街一直往南走去。走过了西四牌楼,就看见对面远远有一座城楼,十分的巍峨壮丽,心说这一定就是顺治门了,于是一直走去。走了半天才出了顺治门,然后再下马去向人打听;原来那半截胡同已离此不远了。李慕白因为自觉得满面风霜,不便立刻去见表叔,遂就向人问附近哪边有店房?有人指告他说:“这条胡同叫赶驴市,一直往东就是西河沿,那儿有几十家店房呢!”
  李慕白遂就找到西河沿,看见那里真是店房不少。不过都是高门大户,比小县城里的县衙门还威风得多,挂著「仕宦行合”等等的金字招牌。李慕白心说:我又不是做官的,这种阔店房住不起;而且叫表叔知道了,也必说自己太浪费。于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小店房,字号叫元丰店。遂就进去,把马交给店家,找了一间小房间。洗过脸,换上一身裤褂,外罩青洋绉长衫,穿上一双薄底靴子,戴上青纱小帽,手拿上一柄折扇。跟店家打听明白了往南半截胡同去的路径,遂就出了店房,顺路走去。
  好容易才找到那南半截胡同。进了胡同,打听到那祁主事的门首。一看是一个青水脊的门楼,门框上钉著「善德堂祁”的红漆金字的心牌子。李慕白晓得这是姑母家的堂号。看大门开著半扇,遂就上前打门。少时里面有人答应了一声,出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穿著月白大褂,黑纱坎肩的人。就问李慕白找谁?李慕白看这个人大概是表叔的跟班,遂就说:“我姓李,是从南宫来,这里的祁老爷是我的表叔。”那跟班的赶紧请安,笑著说:“原来你是李少爷。我们老爷跟太太这些日子净盼著你呢。你请进吧!”一面说著,一面在前带路,回道:“南宫县的李少爷来了!”
  进了屏门,到客厅里。李慕白一看,屋里不过陈设几张榆木擦漆的桌椅,挂著几幅字画,并没有甚么富贵气象;李慕白就晓得自己表叔的居官一定很是清廉。那跟班请李慕白在这里生了一会儿,他就到北房里去回禀。待了一会儿,又进到客厅来说:“老爷、太太请李少爷到上房去见。”
  尷钅桨渍酒鹕砝矗用手整了整衣服;就跟著那跟班的,恭恭谨谨地到了北房里;就见这屋里倒还华贵些。李慕白的表叔祁主事坐在一张乌木椅上;李慕白上前深深打躬,并说自己的叔父、婶母和姑母全都问表叔、表婶好。这时那祁主事的夫人杨氏也由里间出来,说:““侄子,你怎么这时候才来呀?几时起家里动的身呀?”李慕白见问,不由脸上微红,说:“我倒是上月从家里来的;可是在半路上病了几天,所以今天早晨才进城的。”祁主事点头说:“我看你脸上的颜色就不好,你坐下吧!”
  李慕白等表婶落了座,自己才在旁边的板凳上坐下;就见祁主事仿佛不太高兴似的,一手挥著鹅毛扇子,一面说:“我在四年前,回家去过见你一次;现在你倒是比早先身材高了,可是瘦了,大概是你不常出门的缘故。本来从去年你姑妈就托人带信来叫我给你找事,可是你知道,我不过是一个小京官,虽说在刑部里,可是我又不像别人那样会抓钱,所以名儿主事,其实穷得很。现在当朝的一般贵人,我也没有甚么来往;你又不是生员,没中过举,要想给你找差事,实在是不容易!”
  祁主事说一句,李慕白应一声是,同时心里十分难过。又听他表叔说:“好容易在前些日,部里文案上死了一个先生,可以籍著这机会,补上一个人;恰巧我认得一个正往大名府有事,我就叫他带去一封信;本想你见了信就赶来,没想等了你半个多月你也不来,人家就补上人了。也算你时运不济,把这么好的一个机遇又放过去了?”
  李慕白听了,倒不为此事惋惜。只是想到自己的将来难办,已经来到北京,自然无颜再回乡里;
  可是在这里长期住闲也不行,因此不由把眉头皱了皱。祁主事又问:“你没带著甚么行李吗?”李慕白说:“就有一匹马和一个包袱,现在店房里了。”祁主事又问住的是哪一家后:李慕白就说是西河沿元丰店。祁主事沉思了一会儿,就说:“你先在店里住著吧,我这里也没有宽余房子;而且有你两个表妹,你在这里住著也拘束。有工夫写几篇小楷来,我看一看然后再给你想法子;你若没钱用时,可以跟我说。”
  李慕白连连笑应,又跟他表叔、表婶谈了几句话;因见他表叔坐在那里打了一个呵欠,心说,天气热,大概表叔要睡午觉,自己不便在这里打搅,遂就向表叔表婶告辞。那祁主事也不多留他,就说:“明天你再来,顶好在下午三四点钟左右,那时候我正在家。”李慕白连连答应,跟班的把他送出,说:“李少爷,明天来呀!”李慕白点了点头,拖著沉重的脚步往北走去。
  一面走一面暗暗叹息,心说:我李慕白怎么这样时运不济?虽然那刑部文案的小事,就是让我去做,我也不屑于做,可是现在竟落得落拓京华。虽说表叔说是我用钱时,可以向他开口;但我难道真能向人家伸手要钱花吗?走到菜市口,找了一家纸店,买了两个宣纸的白折子和一枝写小楷的笔;手里拿著这个东西,却比拿宝剑还要重。心说:这笔墨真害了我了!我若像我父亲,一口宝剑,飘泊天下,那也倒痛快;现在呢,至多仅在衙门里去写公文,若干几年,恐怕把我的青年壮志都给消磨了!
  回到店里,把纸笔向桌上一掷,并不去写小楷。吃毕午饭,倒在床上就睡,直睡到黄昏时候。晚饭以后,到前门大街游了游;看那商铺繁华,行人拥挤,倒也略略开心。少时回到店房里,独对孤灯,十分烦闷:又看见桌上放著的纸笔,觉得这件事不办完还是不行;既然表叔向自己要小楷看,自己若不写出,就没法再见表叔去了。于是长长地叹了口气,从行李内把墨砚找出,把墨磨好,刚要濡尡嗜バ矗就听旁的房里的客人,有的高声谈笑,有的扯著嗓子怪声怪气地唱二簧,搅得李慕白心里更烦。而且屋中十分闷热,出了满身的汗。
  李慕白放下笔,叹息了一会儿,便决心明天再写,即把灯吹灭,躺在床上挥著扇子,心里却又想起俞秀莲姑娘来了。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这时旁的屋里有人高声喝道:“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不由得秦叔宝泪如麻…”声调苍凉颓靡,触到李慕白的心上,越发难受。就想:在北京再住几天;如若还没有事作,就把马卖了,只身单剑,闯江湖去!愁烦了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次日,李慕白万分无奈,耐著心写了一张小楷,自己看了倒还满意。只是想到十年以来,笔砚误人,又不禁伤心。到了下午,又到南半截胡同去见表叔。不想祁主事因为今天有个约会,一下班就出去了,李慕白只得见了表婶。表婶就说现在京城百物昂贵,主事的官儿挣不了多少钱,应酬又很大,所以家里弄得很亏空。屡次想活动个外任的官儿作,可是都没成。然后又说到李慕白的亲事,他表婶就说:“你的叔父、婶娘也不办正事!怎么你这么大了,还不给你成家?难道还叫你打一辈子的光棍不成?”李慕白听了这话,不由脸红;就说并不是自己的叔父婶母不张罗自己的亲事,却是自己想著举也没中,事情也找不成,所以不愿意这时就娶妻。他表婶点了点头,说:“你倒是有志气,慢慢地看罢。你表叔若给你找著差使,亲事交给我了;我倒想到一个姑娘,也算咱们的乡亲呢!”李慕白是听了旁人一提到他的婚事,自己就觉得难过。当下好容易才把表婶支吾过去。
  又等了半夭,不见表叔回来,天色已快晚了,李慕白就把自己写的那篇小楷留下,起身告辞。他表婶还要留他吃晚饭,李慕白谢却了,便回到店房中。因为今天表婶提到他的婚事,这更使他伤心。
  晚饭时喝了几盅闷酒,觉得浑身发热,屋里气闷,实在坐不住,便穿上长衫,出了店门。穿著几条胡同随意地走,越走觉得越热闹。不觉走到一条胡同,只见面对面的小门,门首全都挂著辉煌的门灯,每个门首都停放著几辆很漂亮的大马车。在胡同往来的人,也多半是些衣冠富丽,喜笑满面,都像些达官阔少、巨商富贾之流,在各门前三三五五地出来进去。
  李慕白看了人家这样得意欢喜,自己却如此落拓无聊,不禁暗自感叹。忽然看到几家门灯上写著字,两旁并挂著小牌子,写的却是甚么“褔仙班”、“丽春馆”、“百美班”等等。李慕白顿然明白了,暗道,这大概就是北京城内的平康巷吧?我一个穷困潦倒的人,来到这纸醉金迷的地方,岂不是笑话吗?于是赶紧转身就走。走了不几步,忽见一家妓女院门里出来两个嫖客刚要上车。其中有一个人忽然一眼看见李慕白,轨赶过来叫道:“慕白老弟,哈哈!在这儿遇见你了;你还躲甚么!”把李慕白吓了一跳。
  屛笕茄袒ù糇游曲巷狂挥铁掌侠客闹歌楼李慕白赶紧回头一看,原来却是自己在沙河城相遇的那个铁掌德啸峰。不禁一阵脸红,过来相见。只见德啸峰穿著宝蓝官纱大褂,青纱马褂;梳著光亮的辫子,手持折扇,满面含笑说:“慕白老弟,那天我一见你,知道你是一位儒侠;想不到你还是一位风流侠客了!”李慕白听了,越发惭愧,既然无意中走到这花街柳巷之中,便有口也难分辩,只得笑了笑,问道:“大哥甚么时候回来的?”
  德啸峰说:“你走的那天,我恰巧把事办完,随后我也就回来了。我正后悔当初没问你来到北京之后,住在甚么地方?恐怕找不看你;不想这么巧,在这地方会遇见你了。”遂又给李慕白向旁边的一个三十来岁,又胖又阔的人引见,说:“这位是杨三哥,北京城有名的杨当家,他名叫杨骏如,你就管他叫胖小子得了。”
  李慕白抱拳相见,德啸峰揩看李慕自说:“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说,我在沙河相遇的那位李慕白兄弟。他的武艺高强,是现在的侠客;你可别得罪他,留神他打你!”杨骏如也笑了。
  这时,德啸峰拉住李慕白说:“老兄弟,你的贵相知在那个班子里?我们得去见见!”李慕白听了,羞得越发脸红,连说:“没有,没有!我是吃完了饭,出来随便走走:不想就走到这里了。”德啸峰摇头说:“我不信,哪有那么巧?随便走走就走到石头胡同了。”李慕白说:“真的,我还不知这叫石头胡同呢!”德啸峰说:“得啦!老兄弟你太跟我客气;现在你既然没有甚么事,你跟我到北边,找一个相好的那里坐一坐去。”李慕白听说是“相好的”,以为是他的朋友家里,便点头说:“好好!”
  当下德啸峰在前,李慕白和杨骏如并著肩,一面闲谈著话,一面往北走去。他们的两辆大鞍车就在后面跟著,走了不远,就来到一家妓院门首;门前的墙上写著是“云香班”、“清吟小班”。李慕白看得不对,就站住身;两辆车停在门首;德啸峰大摇大摆地走将进去,杨骏如就往里让李慕白。此时李慕白就像头一回下科场的时候,两腿觉得发软,心也乱跳。无奈何,只得跟看德啸峰、杨骏如二人进去。
  到了门里一看,只见华灯四照,院落干净,摆著许多盆夹竹桃、晚香玉、栀子花等等。有许多毛伙跟妈妈来来往往。又听各屋里全都有男女喧笑之声,有浓装艳抹的妓女,把客人送出屋外,还说著许多亲热的话。德啸蜂、杨骏如一进门,就有毛伙高声喊道:“德五老爷、杨二老爷来了!”赶紧在前带路。只见西屋里有一个跟妈打起帘子,说:“请德五老爷、杨三老爷先在这屋里坐吧!”
  德啸峰等三个人进到屋里,屋里早有一个丽人,迎著面向德啸峰半笑半怒地说道:“喝!德五老爷,怎么这些日子都没见你哪?今儿也不是哪边刮来一阵风儿?才把你的大驾吹来!”跟妈也在旁笑屩说:“真的,德五老爷有六七天没上我们这儿来了;我们姑娘天天想著你!”杨骏如在旁说:“你不知道吗?”你们德五爷新放的粤海道。人家净张罗著上任去了,哪还有工夫上你们这儿来?”那妓女和她的跟妈全都惊喜,笑著说:“那我们可得给德五老爷道喜!”德啸峰说:“你们别信他的话。
  这胖子的话比屁还不如;我是上沙河办事去了,昨儿才回来。”此时杨骏如坐在一把椅子上,捧著大肚子,只是哈哈地笑。
  此时李慕白进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四下去看,只见屋里陈设得颇为华丽;壁上挂著几条对联,看那上款都写著「媚喜校书”。李慕白知道就是德啸峰所认识的这个妓女的名字;再看这个媚喜,不但不媚,简直看了讨厌。年纪有二十五六岁,小眼睛,塌鼻梁;擦著一脸胭脂粉,抹著血似的嘴唇;头上梳著云髻,满插著珠翠;身上穿著大红肥袖衣裳,镶著绣花绦子;下面是葱心绿的裤子,粉红绣花鞋;脚儿可缠得极为纤小。
  这个媚喜托著一双珐琅小烟袋过来,带著笑问道:“这位老爷贵姓?”李慕白只说:“姓李。”
  媚喜说:“李老爷。”遂就要给李慕白点烟。李慕白摇头说:“我不抽烟。”德啸峰说:“这位李老爷是老实人;你们可别跟人家开玩笑””媚喜笑著说:“那我们怎敢?李老爷还得多照应我们呢!”
  德啸峰把水烟袋接过去,呼哧地抽著水烟,跟杨骏如和媚喜说笑了一会儿。
  少时,杨骏如在这里认识的妓女笑仙也进到屋来;李慕白看这个妓女倒还略有几分姿色。笑仙在这里说笑了一会儿,就把杨骏如请到她的屋里去了。这里德啸峰就一面喝著茶,媚喜在替他挥著扇子。德啸峰就问李慕白说:“慕白兄弟,你现在住在哪里?”李慕白说:“我在西河沿元丰店。”
  德啸峰点头说:“好,我一半天看你去。”李慕白又问:“大哥府上在甚么地方?”德啸峰说:“我住在东四牌楼三条胡同。过两天,我在家里预备预备,请你到我们家里吃个便饭,”李慕白说:“大哥不必如此,一两天内我到府上拜访就是了。”
  德啸峰说:“兄弟你不要跟我客气,你我一见如故,要不然我不能叫你跟我到这地方来。将来我们相处长久了,你就明白我是个怎样的人了。我这个人最率直,对于朋友向来热心;可是不会客气,说话时常得罪朋友,我跟你先说明白了。以后我有说错了话的时候,你别介意就是了。”李慕白说:“我也是个爽直的人,一向在乡下读书,没到外面闯练过;来到北京,一个朋友也没有;既蒙大哥不弃,以后还要多指导我才好。”德啸峰笑道:“老兄弟,我指导你甚么?我指导你嫖赌倒还行。可是你别以为我是个荒唐人,我来这里只是逢场作戏。实在说起……”
  说到这里,那杨骏如跟他那个妓女笑仙又进到屋里来,把两人的谈话打断。旁边的媚喜本来刚才听德啸蜂、李慕白谈著正经的话,她在旁边搭不上话,只拿著凤仙花染指甲;这时杨骏如和笑仙进来,她又把精神打起,大家说笑了一阵。
  杨骏如因见李慕白年轻文雅,究竟不俗,以为李慕白是一位外县财主的少爷,便也直跟他套近,又张罗著给李慕白也拉上一个貌好的妓女。李慕白刚要开口推辞,那德啸峰先摆了摆手,说:“要是给李兄弟找个人儿,可不能不加意选择些。要不然,也配不上他这样的英俊人物。据我看,南城这几条胡同,所有的姑娘们不是残花败柳,就是夜叉妖精。”
  杨骏如扭著肥大的脑袋向笑仙、媚喜说:“你们听见没有?德五爷说你们都是夜叉妖精!”两个尲伺全都佯怒带笑著向德啸峰不依,说:“德五老爷,我们又不吃人,怎么会是妖精啦?您倒得说说!”
  杨骏如晓得德啸峰向来对于妓女的眼光,与众不同,他能把西施和无盐看成一样的美。当下也不高兴往下再猜了,于是又说笑一番。李慕白就要走,彷啸峰看了看表,说:“这时候不过才八点多钟,你忙甚么的?再待一会儿,咱们一同走好不好?”李慕白摇头说:“不,我回去还有点事。”
  德啸蜂晓得李慕白是不常涉足花丛。他在这里不会说、不会笑的,也没有其么意思。遂就说:“我叫我的车把你送回去。”李慕白摇头说:“不用。店房又离此不远,我还是走回去吧。”德啸峰却把他拦住,遂叫人把自己的那赶车的叫进来,叫他把李大爷送到西河沿元丰店去。
  当下德啸蜂、杨骏如和两个妓女把他送出屋去,说声:“明天见!”李慕白才算逃出魔窟色海。
  出门上了车,赶车的扬鞭往北走去;过了几条胡同,全都是花街柳巷,车辆纷纭。李慕白就想:这地方是王孙公子寻乐之处,我以后还是不要来为是;又想德啸峰以后还难免要拉著自己前来,自己也不好过于显得执拗。坐在车里想了半天,不由又起了一种颓废放荡的思想。
  少时,到了元丰店门首,车停住了。李慕白要给赶车的几串赏钱;赶车的也知道李慕白是他们老爷新交的好朋友,无论怎么说,他也不敢要;李慕白只得罢了。进到店房内,点起灯来,坐了一会儿,因为蚊子都扑著灯光进来,李慕白便熄灯睡去。躺在床上,便想刚才遇见的那些事,觉得德啸峰倒是一个慷慨好交的人;他虽号称铁掌,武艺却不知如何?那杨骏如大概是个大腹贾,不过还不太市井气。又想到那媚喜、笑仙两个妓女,真像德啸峰所说的妖精夜叉;可是认真想起来,她们也是可怜虫呀!如此思想缠绵,半夜方才睡著。次日醒来,精神十分不济,又没有甚么事,也不便到表叔家里去,只在屋里闷闷地坐著,觉得十分无聊。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