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十八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李慕白心里明白,一定是那胖卢三、徐侍郎,又来叫纤娘的条子。他自己也不愿细问,就站起身来:“大概你要出局了,我也要走了,咱们过些日子再见!”纤娘急把两手握在他的臂上,悲切婉恋地说:“你不是过三天才走吗?明儿你就不来了吗?”李慕白想了一想,就说:“不一定能来不能来。因为我有许多私事,得在这两天以内办理清楚了,然后我走,也对得起朋友。”
  旁边谢老妈妈用眼看看女儿和李慕白,就问说:“李老爷怎么要上别处去呀?”李慕白点头道:“我要到外面走一趟,可是回来的也快。”遂又用眼望著纤娘;只见纤娘凝著秀目,仿佛思想了半天,然后,她把李慕白放了手,淡淡地说道:“那么你就走吧!”
  李慕白也不晓得纤娘心中想著甚么,自己虽有依恋之意,但狠著心想道:我李慕白真是这样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吗?遂就略一点头,出了屋子,连头也不回,一直下楼去了。到了楼下,几个毛伙就誽:“李爷你走呀?”李慕白略点了点头,便出了宝华班的门首。往西走,打算回庙里去,不料才走了几步,就突然被一人用力抓住,把李慕白吓了一跳。
  屓松⒁估皇放执消息刀鸣剑啸冯茂败江湖李慕白被一个人抓住,扭过身来,只听这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说:“李大爷,是我呀!”李慕白听著声音,籍著天际的微微月光看去,才隐隐地看出原来正是那史胖子,李慕白就说:“史掌柜子,你干甚么来了?”史胖子说:“我特地为找李大爷来!”
  李慕白听了,不禁一怔,赶紧问说:“你找我有甚么事?”史胖子说:“李大爷,伙可别著急!现在你的对头,在丞相胡同口等著你呢!”李慕白问道:“是谁,是那金刀冯茂吗?”史胖子点头说:“正是他,他已到了北京了。刚才看见他还带著两个人,在胡同口徘徊呢!我恐怕李大爷身边没有防备,回去遭他们的暗算,所以我才赶紧到这里来找你!”
  李慕白一听金刀冯茂现在竟于黑夜之下,到他家门前等著他了,不由十分生气,就说:“我这就去会一会金刀冯茂,我看他到底有甚么手段对付我!”说完转身就要走,史胖子却又一把将他拉住,说:“李大爷,刚才我可看见他们手里全都拿著刀戈。你现在手无寸铁,见了他们,若动起手来,岂不要吃亏吗?”
  李慕白一想:也是。自己这些日来,出门总不带著宝剑。金刀冯茂又非别人可比,此人既有偌大的名头,本领一定不错,自己徒手未必能赢得了他。可是转又一想,早先俞秀莲姑娘以一纤弱女子,遇著四五个手里都有兵刃的莽汉,秀莲姑娘尚且能够空手夺刀,砍伤仇人,救了她的老父;现在我竟这样畏缩,连一个女子也不如吗?遂就向史胖子微笑说:“史掌柜,你以为我手里离开宝剑,就不成了吗?”
  史胖子一听李慕白这话,他想李慕白一定是艺高人胆大,所以不把金刀冯茂放在眼里;遂就一步一步地跟著李慕白,出了韩家潭,往丞相胡同走去。史胖子还不放心李慕白与金刀冯茂徒手相拼,还一面跟著一面劝说:“李大爷,你回头与金刀冯茂比武时,你可要小心。他力大如牛,刀法也特别;
  不过我听说他这个人倒还诚实,不致于行使甚么诡计。”李慕白一面很快地走著,一面气忿忿地说:“这人怎会诚实?他要与我比武,何不光明正大地去找我,然后定个宽敞地方,再分个雌雄?现在天都黑了,他在胡同里瞥著暗算我,这不是诡计是甚么?”说著不觉来到丞相胡同的北口。
  这时天上的微月,已躲到云影里,胡同里越发觉得黑暗。丞相胡同虽然不是甚么僻静的胡同,可是到了这三更时分,已经没有甚么人走了。李慕白回首向史胖子说:“史掌柜,你回去吧;你若跟著我,叫他们再疑惑你是帮助我的,那你可就要为我受累了!”史胖子连声答应道:“好,我这就回去,可是李大爷你千万别轻视了那金刀冯茂!”李慕白点头道:“我晓得。”于是脚步放僈些,走进了丞相胡同,并没看见甚么人,暗想:莫非是史胖子看错人了?
  屔偈保来到法明寺的门首。李慕白上前推门,觉得门关了,刚敲了两下门环,忽听身后有人用很粗暴的声音叫道:“喂,你是干甚么的?”李慕白赶紧回身,就见出南边来了三个人,都穿著黑色短衣;因为天黑,看不清面目。李慕白昂然站在石阶上,从容不迫地向那三个人问道:“你们几位是春源镖店里来的吗?是要找我李慕白吗?”
  那三个人一听这话,全吓得一怔。只见有一个人回身叫人把灯笼点上,后面的人取出火来,点上个纸灯笼,用灯光一照。他们看出李慕白的雄姿,李慕白也看出这三个人全都是中等身材,年纪都在三十上下,个个身体结实,脸上带著怒容。其中一个夹著两三口插在鞘里的钢刀;一个手里拿著纸灯笼;
  另一个是空著手,缠绕著辫子,敬著胸,露出仿佛铁锤也打不坏的强壮胸脯。
  李慕白把这个人打量了一番,就问说:“朋友,你就是金刀冯茂吗?”冯茂走近一些来,气忿忿地说:“你既认得我冯四太爷,你何必又问!”李慕白听他自称太爷,不禁也生了气,说:“喂,朋友,你嘴上客气点,先别充太爷!你现在找我是要干甚么,就干甚么!你别看我现在空著手,也没有别人帮助我。可是你们自管一齐拿刀扑上我来,我李慕白若含糊一点,就不是纪广杰的徒弟、江南鹤的盟侄!”
  冯茂听李慕白说出这两位老侠的大名,不禁吃了一惊,就冷笑道:“你抬出纪广杰和江南鹤的名头来,就能把我吓回去吗?”又说:“好啦,既然你也是有点名头的人,咱们更得斗一斗;不但要为我三哥、五弟出那一口气;我还要领教领教你这纪广杰的徒弟,到底有多大的本领!”
  李慕白见金刀冯茂的神色和缓些了,便说:“你先不要说这些废话。告诉你吧,我自创伤了你兄弟花枪冯隆之后,我就专等著你来。你再不来,我就往深州道上迎你去了。今天咱们既然见了面,我就要问问你,你昤想与卵拚命,还是辰与我比武?你要与我拚命,就请你们抽出刀,一齐过来!”
  说昤把两只臂各胸前一抱,专等著冯茂等人抡刀过来拚命。
  冯茂这时反倒嘿嘿冷笑,瞪目望著李慕白说:“你以为我金刀冯茂是量小心毒的匹夫吗?今天这黑天夜半,你手里又!没兵刃,我们就是打了你,也算不得英雄;再说伙虽然凌辱了我的弟兄,但冯四太爷向来轻易不杀人,也用不著和你拚命。果然你有胆子,明天早晨可以到打磨厂春源店里,咱们当著众朋友决一雌雄?”李慕白狂笑道:“那好极了!明天甚么时候?你说出来,到时我一定去。”冯茂说:“明天早晨八点。你可以把德啸峰也邀上,一同去。”
  李慕白说:“德啸峰出京办究去了,再说这件事鼠他不相干。你们不服气,只管跟我姓李的干就是了。明天到时候我一定去。”冯茂瞪著眼逼问著道:“明天一早你可一定去?”李慕白冷笑道:。君子一言既出,岂能反悔!”冯茂点头说:“好!”遂回首向他身后的两个人:“咱们走吧!”
  那两个人又看了炎慕白一眼,提著灯笼的在前,就往北口走去了。
  这里李慕白回身打门,少时里面的和尚把门开开,就说:“李大爷,刚才有三个人来找你。”李慕白点头说:“我见过了。”一面说一面往里走,和尚又赶著他问道:“李大爷,你今天见著黄四爷了没有开”巨慕白很不耐烦地说:“我疙天没先著他。那件究你们别忙,等我得工夫再催催他。”和尚连说:“是了,是了!”
  李慕白回到自己住的屋内,点上灯,就想今天所遇的这些事。看那金刀冯茂倒还是个血气汉子,屨飧鋈宋颐魈熘灰能赢了他就是,却不必伤了他。又想:金刀冯茂的事,明天无论如何可以得个结果,此后自己也就没有甚么事可作了。那么自己离开北京可往哪里去呢?因便想现在宣化府孟家愁居的俞秀莲姑娘,不知她憔悴成甚么样子了?她的未婚夫孟恩昭,自己也曾向德啸峰等人打听,但全都不认识此人。他是生是死?总要有个下落才好!这样岂不是耽误了秀莲姑娘的终身吗?宣化府那里自己也不便再去,过两天还是到各处去浪游一番,访一访那孟恩昭的下落,以慰俞秀莲姑娘就是了。由俞秀莲姑娘不免想到谢纤娘,自己深深地觉得,这是自己的两层情障,并且都有著相连的关系。因为若没有俞秀莲姑娘的那件事,使自己伤心失意,自己也不至就颓废得去与妓女相恋慕。如今俞秀莲姑娘那方面,自己算是死了心。可是纤娘的事,将来又怎么办呢?以自己的景况说,虽然有心怜悯纤娘,但实无力救她脱出苦海。同时看纤娘也不像真心要嫁自己,预想将来,怕也不会有其么好的收场吧!
  这样辗转地思想,不觉已交过了三更。烛台上那只洋油烛都快烧净了,豆子大的光焰,不住突突地跳。李慕白扬首看见壁间悬挂著的那口宝剑,不禁又壮志勃发,暗想:自己何必要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明天且与那直隶省出名的好汉金刀冯茂斗一斗。若是败在他的手里,自己当日就回转家乡,从此帮助叔父务农,不再谈文论武;若是胜了他,那自己索性在江湖上闯一闯。也许往塞北去游一游,到处访一访孟恩昭;也许到江南去一趟,探问探问盟叔江南鹤老侠是否还在人世?当下把灯吹灭,门关严,倒在榻上,摒去一切思虑,沉沉地睡去。
  到了次日天明,起来盥洗毕,就到院中舞了一趟剑,打了一套拳,自觉得很有打服金刀冯茂的把握。少时回到匢内,将宝剑入鞘,穿上长衫,就臂挟著宝剑,出了庙门,往丞相胡同北口外走去。到了史胖子那个酒铺前,就见史胖子光著膀子,只挂著一条油裙,正在门前张望;一瞧见李慕白,他就笑著招呼说:“李大爷,早起来了吧!”李慕白微笑了笑,就走进了小酒铺,将宝剑往桌上一放,扬头微笑道:“掌柜子,给我来二两酒、一碟菜;叫伙计到隔壁给我买几个烧饼去。”史胖子打发伙计去买烧饼。
  此时酒铺里也没有别的酒客。史胖子给李慕白送过酒和酒菜,他的胖脸上就推满了笑容,把一双炯炯的眼睛望著李慕白,说道:“今天大爷你的酒怎么喝的少了?莫非等著回头到春源镖店打服了金刀冯茂才多喝吗?”李慕白心说:这个胖子倒真有意思,遂点头笑著说:“不错!昨天你把我找回来,我就在胡同里见著了金刀冯茂,他还带著两个人。金刀冯茂不愧是好汉子,他不愿在黑天半夜之下,以他们三个人斗我一个,所以约我今天早上午到春源镖店里;他请上几个朋友,我们当众比武。史掌柜子,你若柜上不忙,何妨跟我去看热闹?”
  史胖子却连连摇头说:“咬呀,我可不敢去看这个热闹!李大爷你使宝剑,冯茂使双刀,你们是棋逢敌手,回头不定要打得多么厉害呢!我在旁边要是受了误伤,那才叫冤呢!我这一身胖肉,可是一点伤也禁不住!”李慕白听了,只微微地笑了笑,却不再对他说甚么话。这时小伙计把烧饼买来,李慕白就自斟自饮,吃著烧饼,吃著酒菜。
  这时史胖子的肥胖身子,依旧在李慕白的眼前晃动著,他就说:“李大爷,江湖的事情我可是外行;可是,金刀冯茂的名头,我早就听一说过。回头李大爷若见了他,可千万别把他瞧小了,手底下屒万别大意了!”李慕白点点头说:“我明白,可是你放心。别说他金刀冯茂,就是再换一个比他更强一些的,我李慕白今天也准能赢了他!”李慕白说完这话,把酒杯推在一边,拿起宝剑来,起身就走,并说:“酒钱等著晚上再算吧!”史胖子连说:“不要紧,不要紧!李大爷,晚上见!”说著话,他用眼睛将这昂然持剑的李慕白送走。
  李慕白出了小酒铺,就雇了一辆车直往东去。少时转过珠市口往北,就到了打磨厂。打磨厂这条胡同,除了客栈、镖局,就是卖刀枪剑戟的兵器铺子,所以在这胡同往来的,多半是些江湖人。李慕白的车迸了胡同,才走了不远,就见路南有一个大门。门前站著两个人,正在东张西望;一瞧见车上的李慕白,就一齐上前拱手说:“请李爷的车停住,我们说几句话!”李慕白倒不由一怔,心说:莫非这里就是春源镖店吗?遂就叫车停住,在车上问道:“你们是春源镖店的人吗?”
  那两丁个人摇头说:“不是,我们是这泰兴镖店的。现在我们这里的刘起云老镖头知道李爷今天要与金刀冯茂比武,所以叫我们在这儿等著李爷,先请李爷到我们镖店里歇一歇。我们刘老镖头有点事要与李爷商量。”
  李慕白一听,更觉得奇怪。不过这泰兴镖店原是北京最有名的一家镖店,李慕白更晓得早年俞秀莲之父铁翅雕俞老镖头,就是曾往这里保镖,于是便想先要到这镖店里看看。遂就点了点头,跳下车来,给了车钱,李慕白同著那两个人进了泰兴镖店。
  此时早有人进去向刘老镖头报告,说是李慕白来了。那刘起云老镖头赶紧出来迎接,李慕白一见这位老镖头年约六旬,须发苍白,但精神十分饱满。李慕白拱了拱手,问说:“老前辈就是刘老镖头吗?”刘起云连忙抱拳说:“不敢当,在下就是刘起云。阁下就是李慕白李爷吗?久仰极了!”遂就请李慕白在柜房里落座。
  伙计送上茶来,刘起云老镖头就誽:“常听朋友们提到李爷的大名,心里就很佩服。我并且听人说李爷乃是江南鹤、纪广杰两位老侠的门徒?”李慕白点头说:“江南鹤老侠客是先父的盟兄,那纪广杰老侠客却是先师。我曾在南宫家乡中,从纪老侠客学艺有四五年之久。”刘起云说:“原来李爷府上是在南宫。南官与巨鹿是邻乡,巨鹿县中有一位铁翅雕俞雄远,李爷可晓得此人吗?”
  李慕白见这刘起云不说他请了自己来的用意,却又说这些闲话,便不大高兴。而且因为一听提到了俞秀莲之父俞老镖头,他心中更不禁一阵难过,就简略地答说:“俞老镖头也是先师的好友,我也拜见过两面。不过近日听人说,他老人家已经病故了!”
  刘起云惊讶著说:“哎呀!原来我那位俞老哥已然去世了。二十年前俞老镖头帮助先父创下了泰兴镖店这个字号,那时我也年轻,常跟他讨教武艺,后来他就回到家乡自己开了一家镖店。我因为不常往南直隶去,他也再没到北京来,因此我们就有许多年没有见面,可是总不断有人来回带信和东西。前几日我还想著,等到中秋节托人带点北京的东西,到巨鹿看看他去,想不到我这位老哥竟己不在人世了!”刘起云说到这里,不禁拭泪,又问:“李爷可听说俞老镖头是得了其么病死的吗?”
  李慕白因为一心惦记看与金刀冯茂比武的事,所以不愿谈说这些事情;他只把俞老镖头与何飞龙的人结仇,以至被逼离家病死在路上的事情略略说了。刘起云听了,更是不禁慨叹。
  这时李慕白却不愿在此多谈,遂就问说:“不知刘老镖头今天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有何见教?”
  屇橇趵巷谕氛獠虐训磕罾嫌训谋思暂时抛开,就说:“我今天请李爷来,就是要求求季爷,回头见著金刀冯茂,千万对他留点情面。我与冯茂相交多年,知道他虽然性情骄傲些,但确实是个好人,向来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济困扶危,没作甚么歹事,而且对朋友也颇有义气。所以昨天他来叫我今天到春源镖店,看他与李爷比武,我听说李爷乃是纪广杰的高徒、江南鹤的盟侄,就怕他今天要吃亏,所以劝他不必与李爷比武,彼此保全名头。他虽没答应我的话,可是我打算回头见了他,再劝劝他。他如若肯听说和那,李爷就不必再跟他生气了!”
  李慕白一听,不禁笑了,就说:“我并非愿意与他作对,乃是他找我的;果然若他肯放弃前约,停止比武,那我又何必要得罪江湖朋友!”刘起云说:“李爷真是宽宏大度。好吧!那么我们这就一同到春源镖店去,见了面,我再劝劝。”李慕白点头说:“好。”
  当下刘起云老镖头和李慕白一同出了泰兴镖后,往东又走了不远,就到了春源镖店。李慕白一看,这镖店的大门很是破旧。一进大门,就是一个很宽敞的院子,有一排北房。房前搭著短短的天棚,天棚下设著刀枪架子,并有三张八仙桌,桌上摆列著酒肴。旁边有几个人,一见刘起云老镖头,同著个年青英俊、气度昂爽、臂挟宝剑的人来了,就有人认得这是李慕白,遂就请将上来。此时屋里又出来十几个人,其中就有金刀冯茂、铁棍冯怀、花枪冯隆兄弟三人。
  刘起云先给李慕白向几个人引见,说:“这是公顺镖店的常伯禹;这是太平镖店的赵利山;这是四海镖店的刘七席、冒宝昆;这是银枪邱小侯爷府上的师傅秦振元。”李慕白把宝剑交给旁边一个伙计,他向众人拱手见礼。冯怀、冯隆兄弟全向李慕白怒目相视;金刀冯茂脸上倒带著一点笑容,向李慕白抱了抱拳。
  当下众人入座。那些镖店里的镖头和邱家的教拳师傅秦振元,全都见李慕白虽然相貌很好,但总像个白面书生。哪里比得金刀冯茂那黑短结实,胳臂粗、胸脯挺的练家子模样呢?都想今天这姓李的非得栽跟头不可,哪里敌得过金刀冯茂呢?
  此时,金刀冯茂也没把李慕白放在眼里,他就给众人斟了酒,昂然起座说:“我冯茂两年多没到北京,现在因为这位李慕白把我五弟砍伤,并且说要会会我,所以找在深州得了信,就赶上来了。我与这位李慕白素不相识,他虽然将我五弟砍伤,但那怪我五弟学艺不精,并不想姓李的手下无情。不过他说是要会会我,我却不能再忍耐了,所以昨天我们二人当面约好,今天在这里比武。我并把诸位请来,给我们作一个见证。还要预先说明白了,我们这回是比武,不是拼命。两个人都须拿出真功夫来,不许使暗器,也不许耍无赖,输了就得认输。伤了死了,也得认命!”
  大家听了全说:“对,冯四爷这话说得痛快,江湖朋友比武艺本来应该先说好了。”
  李慕白在旁只是微笑不语,态度极为从容,仿佛今天要与金刀冯茂比武的却不是他。此时刘起云老镖头十分著急,连忙说:“我看今天比武的这件事,算了吧!刚才我跟这位李爷也谈了谈,原来李爷跟铁翅雕俞老镖头也是相好,说来咱们都是一家人。冯四爷是直隶省有名的英雄,李爷也是新来到北京的好汉,俗语说:“二处相斗,必有一伤。”二位都走了这些年江湖,得了现在的名气,都不容易,何必一定要动手比武?我望二位看在我的老面上,大家把比武,改作订交,岂不是光明磊落的朋友所当为吗?”
  尳鸬斗朊才喝了一口酒,听了刘起云这番话,他就放下酒杯,脸上沉沉地带著怒色,摇头说道:“不可!约会已然订好了,各位朋友也都来了。再说我由深州急急赶到北京,为的是甚么?无论如何,今天我也得与这位李慕白分个高低。除非他不等比武,就当看众人认输了,我才肯干休!”
  李慕白一听金刀冯茂说出这样无礼的话,不由怒气难遏,就把放在桌上的那口宝剑一拍,就说:“冯茂兄,你不要说这些话了!我李慕白也决不能向你认输,今天我还是非要向你请教请教不可!”
  此时,众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李慕白的身上,李慕白又激昂慷慨地说:“今天原是刘老镖头,他为保全两家的和气,才把我请到他那里劝我。我也想,只要是冯茂肯于说和,我自然也不愿交手;可是如今你们必要与我分甚么高低,我李慕白自然也不怕你们!”说到这里,飕地把宝剑抽出,向冯茂说:“咱们现在就动手如何?”这时旁边的众人都齐说:“这就比武也好!”刘起云老镖头叹气道:“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了!”
  金刀冯茂气得黑脸上发紫,把小汗褂一甩,露出铁棒似的胳臂、石头似的胸脯,离开了座位,向旁边的人喝道:“拿我的双刀来!”
  此时李慕白提剑,也离了座位。冯茂接过双刀,抡著刀就到院子的中心,把两只穿著抓地虎靴子的脚,向沙土地上磨了。李慕白脱去长衫,身穿米黄茧绸短裤褂,从容不迫地走到冯茂的近前,说:“你先下手吧!”
  冯茂说:“好,不客气了!”当下飕地一声,双刀向李慕白砍来。李慕白一闪身,用剑磕开他右手的刀,兜剑向冯茂腰际砍去;冯茂用左手的刀拨开李慕白的宝剑,右手的刀又同李慕白砍来;李慕白闪身,一个箭步蹿到冯茂的身后,抡剑就砍。冯茂急忙回身,用双刀把宝剑架住。旁边的人看了这几手,真是干净俐落,不由同喊了一声:“好!”
  李慕白抽回剑,退了两步,冯茂抡著双刀又逼过来。李慕白也并不退避,把剑舞起,磕得冯茂的双刀近不得身。只听钢铁相击,锵锵作响。冯茂一刀向著李慕白的左臂,一刀向李慕白的前胸狠狠地同时砍来;忽然见李慕白使了个鹞子翻身,磕开冯茂的双刀,蹿到冯茂的身在,一脚飞起,正踢中冯茂的左腕。只听当啷一声,冯茂左手的那口刀就摔在地下了。
  此时金刀冯茂的手中只剩了一口刀,但他还不服气,抡动单刀向李慕白砍来;李慕白的宝剑却更是凶猛。往返又四五招,忽然李慕白一掌,又拍在冯茂的右臂上。冯茂的右臂一阵疼痛麻木,举不起刀来,刚要退后两步;不想李慕白追过去又是一脚,把冯茂右手的刀又踢落在地。冯茂已剩了空手,赶紧往后跑了几步;那边的冯隆赶紧拿过一杆长桧,递给冯茂。冯茂伸手接过,手拿长枪向李慕白刺去;李慕白用力使宝剑磕开长枪,转回向冯茂头上砍去;冯茂用枪杆横迎,只听唲哧两下,那锋利的宝剑就把枪杆砍断。冯茂大怒,把那半截的花枪去了,徒手扑过李慕白。李慕白却不忍伤害他,擎著宝剑问他道:“你还不认输吗?”刘起云老镖头也走过来,摆著手劝道:“算了,算了!”
  此时金刀冯茂头上和脊背全都汗流如浆,脸气得又紫又黑,一双凶神似的大眼睛望著李慕白。冷不防他一个箭步蹿过去,揪住李慕白的右臂,一只手去抢李慕白的宝剑。但李慕白哪里容他把宝剑抢过去,也用一只手紧紧把剑握住。二人扔腾辗转,相持了半天。刘起云老镖头险些被他们撞倒,便倒退一旁,急得连连摆手,说:“完了吧!完了吧!要再打就叫人说话了!”旁边的人,这时也看得眼尵Ψ⒋簦心里发颤。
  冯怀在旁喊著说:“快使点劲儿。”他说这话,本想增加金刀冯茂精神,使出牛一般的力量,好把李慕白的宝剑夺过去,就可以转败为胜;却不料冯茂使尽了他的气力,也夺不过宝剑来。忽然他生了毒心,腾出一只手来,要去扼李慕白的咽喉;不料在此时就被李慕白在他胸头擂了一拳,小腹又吃了李慕白一脚,咕咚一响,就像怀里倒著一块石头,整个把金刀冯茂摔在地上。李慕白退下两步,一看左臂已被冯茂捏得紫红;冯茂的臂上也是一块青,一块紫,他坐在地下,仰面痛哭起来。刘起云老镖头赶紧过去扶他。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