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十九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九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这时那边的铁棍冯怀、花枪冯隆和几个镖头伙计,就齐抽兵刃,要奔过来与李慕白拼命。李慕白也横剑相待,毫无畏色。金刀冯茂却站起身来;向他兄弟们摆手说:“不许那么不讲理!李慕白的武艺比我强,我认输就是了!”说著不住挥泪,又向李慕白拱手说:“李兄,从今我冯茂再不向人称好汉,直隶省的江湖让给你了!”
  李慕白此时赢了冯茂,虽然心中十分得意;可是又见冯茂这样慷慨,他倒反觉不好意思起来,遂提剑拱手说:“冯兄何必说这话?我今天用了十分的力量,才算赢了你,你的武艺,我也不能不佩服!”冯茂摆手叹道:“完了!我十几年的名气,今天栽到你的手里:可是我也不恨你,以后我不再走江湖就是了!”李慕白说:“你若这样一来,显见李慕白不是慷慨的人了!”冯茂拭净了眼泪,披上衣裳,上前拉了拉李慕白的手说:“李兄,今天的事咱们甚么也别再提了,咱们回座喝酒去吧!”
  刘起云老镖头在旁赞道:“这才不愧是江湖好汉!”
  当下冯茂拉著李慕白的手,大家重又入座。冯怀、冯隆却气得躲到屋里去了。这里金刀冯茂亲自给众人斟酒,自己也喝了两杯,就慨然说:“列位在此,都看见了,江湖上还有比我金刀冯茂本领高强的英雄。我今天请大家给我送个行,因为我回头就要走。从此以后,就是再来到北京,我也作个老实人。再不与人争强斗气了!”说毕,面上浮出苦笑。众人都向他劝解;但冯茂总是心灰意冷,决定今天就离开北京,永绝江湖。
  李慕白此时对于金刀冯茂倒很具敬佩,因为他看出冯茂虽然是个粗鲁人,但是慷慨豪爽,这种朋友倒是可以交交。因此便和颜悦色地向冯茂谈话,遂问道:“茂兄认识得江湖朋友很多,可知道有一个叫孟恩昭的吗?”冯茂摇头说:“我不认得甚么孟恩昭,这人是干甚么的?是镖行的,还是走江湖的?”
  李慕白尚未细说,旁边刘起云老镖头就问道:“李爷,你说的这个孟恩昭,莫不是宣化府孟永祥的二儿吗?”李慕白点头说:“不错,孟恩昭自幼与俞雄远老镖头之女俞秀莲姑娘订亲。现在俞老镖头已死,姑娘和她母亲住在孟家。可是孟恩昭却于去年闯祸逃走,至今遍处寻找,并无下落,所以孟老镖头托我来京打听他的下落。”刘起云老镖头也叹息道:“去年我那孟老哥也曾托人给我带信来,打听他二儿子的下落。我跟他二儿子也没见过面,四处托了许多朋友打听,也打听不出来;想不到现在这孟恩昭还没回家去。咳,那位俞姑娘命也真苦,父亲是死了,没有成亲的丈夫又是音信皆无!”
  李慕白听了,自己心中也是一阵难过。旁边的众人全都呆呆地听著,那四海镖店里的镖头冒宝昆尤其听得人柙,因为这冒宝昆就是巨鹿县的人,他与那五爪鹰孙正礼是盟兄弟,与俞老镖头也相识。
  屒澳晁曾回家住过几个月,看见俞秀莲姑娘的芳姿,那时虽然他心里超过些胡思乱想,可是因为怕他盟兄弟孙正澧,未敢有甚么举动。如今一听李慕白和刘起云谈到俞老镖头死了,秀莲姑娘寄居在宣化,她的丈夫又不知下落,便倾耳听著,并发问道:“俞老镖头是因为甚么死的呢?”刘起云看了看冒宝昆,就说:“对了,你跟俞老镖头是乡亲。”冒宝昆说:“我们不但是乡亲,俞老镖头素日还对我很好。他的徒弟五爪鹰孙正礼,又是我的盟兄弟。就连那俞秀莲姑娘,我也见过几次,她还叫我冒六哥呢!”
  李慕白看了冒宝昆一眼。他因为想看今天在座这些人,不是开镖的就是教拲的,所以他向众人说了那孟恩昭的年貌,就托付众人给打听孟恩昭的下落。刘起云也向众人拜托一番,众人齐都答应了。
  李慕白又饮了两盅酒,就穿上长衣起身告辞。金刀冯茂和刘起云等把李慕白送出门去。
  刘起云向李慕白说:“李爷以后如有工夫,可以常到我那里坐坐!”李慕白挟著宝剑,拱手说,“日后一定常去拜访!”金刀冯茂也向李慕白抱拳说:“李兄,咱们后会有期!”李慕白也拱手说:“后会有期!”遂就往西走去。出了打磨厂,找了个小饭婠吃了饭,就雇上一辆车,回法明寺去。
  今天他虽战胜了直隶省最有名的芵雄金刀冯茂,但是心中却很不痛快,没有打瘦弥陀黄骥北和打胖卢二时之高兴;就因为那金刀冯茂乃是个有血性的汉子,他败在自己的手里,他便从此绝迹江湖,自己未免对他不起;而且又想自己近年来事虽未谋成,可是名头却弄得很大,长此以往,未免要遭人所忌,此后纠纷恐怕永无休止,还是一两日内就离京他往吧。
  一路想著,车已走到菜市口。刚要进丞相胡同,忽见车前有人高声叫道:“李大爷,今天把金刀冯茂打得真叫痛快呀!”李慕白抬头一看,原来在车前的正是那史胖子。李慕白见史胖子满脸带笑,腆著胖肚子,仿佛是替自己高兴,心中未免纳闷,暗道:我与冯茂交手比武时,他又没在跟前,他怎么会晓得了呢?”一面笑著,拿看宝剑下了车,给了车钱,便问史胖子说:“史掌柜子,你听谁说我胜了金刀冯茂?”
  史胖子把脸上的胖肉挤成一堆,笑著说:“我还用听谁说?我亲眼看见了,李大爷你前脚走的,后脚我就跟著去啦!我在春源镖店的大门前,往里著得清清楚楚的,李大爷踢冯茂的那一脚……”说时把他那胖腿一踢,这姿势与李慕白踢冯茂时一样,史胖子说:“真叫干净脆快!李大爷,你真是这北京城头一位好汉了!”
  尰龌纪焕从⑿垲敬笥遭逢不幸名妓感前尘李慕白面上笑著,心里却在惊讶,暗道:以后可要对史胖子留点神!现在自己才确确实实地看出来,这史胖子一定大有来历,决不是平常的买卖人!一面想著,一面打量史胖子的那身肥肉,可又不像练功夫的人,当下史胖子还要让李慕白到他那个酒铺里去喝酒,李慕白却说:“我在春源镖店已喝了不少的酒,现在我要回庙睡午觉去了,咱们晚上再见吧!”史胖子点头说:“好,好!晚上见!”
  李慕白向胖子点了点头,就进丞相胡同口里去了。
  回到庙内,和尚又过来,说道:“刚才黄四爷来了,见你没在,他留下一个名帖。”说时把一张名帖交给李慕白,李慕白见名帖上写著是“黄骥北,子骐,行四。”李慕白心说:瘦弥陀黄骥此又来找我作甚么?遂将那张名帖扔在一旁。那和尚见李慕白呆呆地发怔,仿佛心里有甚么事似的,也就不便再提那托他请黄骥北捐钱修庙之事,站了一会就走了。
  此时,李慕白却想史胖子的为人可疑,又想,北京向称藏龙卧虎之地,其么人都有,不但那史胖子像是个惯走江湖、身负武技的人;就连那妓女谢纤娘确也似一个奇女子,不然如何能在她的枕中,暗藏著匕首?这样一想,又打算到纤娘和史胖子那里,问问他们的真实来历。但又想:纤娘那样柔媚,史胖子那样假做颟顸,就是他们真有甚么了不得的来历,也是一定不肯实说,自己还是不要去瞎费唇舌吧!又想,金刀冯茂今天必已离开北京,重返深州;我李慕白在此徒负名声,终日闲居,充这北京城里一位武艺高强的好汉,又有甚么意味呢?因此决定明天见了表叔辞行,再把那银钱折子还给德家,后天就起身离京。以后的生活茫茫,现在也不必打算了。
  睡了一个午觉之后,也没有出门。到了晚间,就想到史胖子那个酒铺里去喝酒吃饭,顺便再与史胖子谈些闲话。这时天际尚铺著残霞,可是这座古寺中却特别显著昏黑。蝙蝠忽上忽下地飞著,简直像两廊下停厝的棺材里现出来的鬼魂。
  李慕白也没穿长衣,倒背著手儿往店外走去。不想才由了店门,就见有四五个人迎面走来。到了临近,李慕白牙看出,却是几个官人。有两个提著锁链,其余的手中提看短棍、腰刀,就有一个人高声问道:“喂,你是干甚么的?”李慕白吃了一惊,便说:“我是在这庙里寄店的。”那官人又问说:“你叫甚么名字?”李慕白便坦然说:“我叫李慕白。”他这句未说完,就有两个官人,哗啦啦抖昔著链,就要在李慕白的脖子上去套。李慕白面色立变,用手把锁链掠开,赶紧退后一步。另有两个官人就抽出腰刀来,怒喝道:“你还敢拒抗官差吗?”李慕白说:“我并不是拒抗官差;我李慕白平日安分守己,从无犯法行为,你们要拿我,也得先说明我到底是犯了甚么罪呀!”说毕,昂然站在那里,气得浑身乱颤。
  層懈龉偃俗吖来,用手拍了拍李慕白的肩膀,说道:“朋友,你要问我们为甚么拿你,我们也闹不清楚。不过是提督大人这么派下来了,没法子。你得叫我们交上这件差事。有甚么话,你到衙门再说!”旁边就有人答腔道:“对,咱们都是朋友,无论到哪儿都好说。你叫我们把差事交代上去就得了。”
  李慕白知道这一定是胖卢三那般人陷害了自己。现在想不跟他们去是不行了,于是就冷笑道:“好,我陪你们几位去一趟,反正我居心无愧就得了!”
  当下官人把李慕白锁上,一半推一半劝地出了丞相胡同的北口,那里就停著一辆棚儿车。官人叫李慕白进到车里,一个官人把著车门,四个官人在后面步行跟著,便在这黄昏的街道上,车轮磨著石头道咯咯地响,也不知走了多远,就到了九门提督衙门。由旁门把李慕白搀下车去,立刻就给砸上脚镣,押在监里。这时衙门里的刑房先生胡其图赶紧打发手下的一个心腹的伙计,给卢三爷去送信,就说:“大盗李慕白现已安然就捕,押在狱中,即日刑讯定罪。”这个送信的伙计,名叫小章,出了衙门就到西域太平湖胖卢三的家里。
  这时胖卢三正在家里宴客,筵间只有两三个最密切的朋友,一个就是前任礼部侍郎徐大人,一位是御史刘大人,一位是某王府的大管事焦五爷。有胖卢三的两个姿容艳丽的大丫鬟在旁服侍著,给他们斟酒。胖卢三就笑向刘御史说:“房子我都给预备好了,就等著把人接出来,好叫我们这位徐老爷作新郎了。”焦五也在旁笑著说:“不过徐老爷总是把胡子剃了才好,要不然我们那位新嫂夫人的脸蛋可有点受不住。”徐侍郎心里喜欢得很,索性老著脸说:“我倒是想剃胡子,可又怕他们参我。”
  说时用手一指刘御史。刘御史把酒杯离了嘴唇,笑著说:“我们御史管不著剃胡子的事。”说毕,四个人齐声大笑。
  两个丫鬟伸著镯环啷当的纤手,又给四个人斟酒,刘御史喝了一口酒,又说:“真的,我还没见过那位翠纤姑娘呢!”胖卢三说:“要见可容易,明儿我就叫你见见。你知道月亮里的嫦娥是甚么模样,那位翠纤姑娘也就是甚么模样。”焦五在旁拍手大笑道:“这么说,徐大爷也快要到月亮里去了!”徐侍郎笑著,不知不觉地点头,挟了一块烤鸭往嘴里送。他的牙都快掉净丁,怎么嚼也嚼不动。胖卢三在旁说:“你听见没有?焦五说你是后补兔儿爷!”徐侍郎依旧是颟顸笑著,用牙床咀嚼他的烤鸭。大家又笑起来。
  这时,忽然有一个十几岁的干净的小厮进来,向胖卢三的耳朵低声说了几句话。胖卢三说:“叫他在客厅坐会。”遂向三个客人说:“你几位先随便说著,我出去一会。”当时他就赶忙出屋去了。
  到了客厅,小童见了他就请安,先叫声卢三爷,然后就说:“我胡大叔打发我来,说是告诉卢三爷,那个大盗李慕白已然捕到。现押在狱里,明天就可以用刑问罪了。”
  胖虑三听了,心里十分痛快,就点头说:“好,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告诉你胡大叔,就说我多谢他了。明天有工夫,叫他到我西柜上去!”小章连声答应,胖卢三由衣袋里摸出商张钱票给他,说:“你雇辆车回去吧!”小童推辞了一会,然后接过钱票,请了安就走了。
  这里胖卢三含笑回到房去,对众人甚么话也没有说,依旧饮酒谈笑,胖卢三仿佛比刚才更高兴了。少时酒饭用毕,刘御史、焦五又在烟盘子旁磨了半天,二人就走了。独留徐侍郎在这里,与胖卢屓对面躺在红木的榻上,燃著烟。胖卢三说:“刚才胡其图打发人来了,说是姓李的那小子已给押起来了,问的是大盗的罪名,大概非死不可。这么一来,我的气可算是出了,你的对头也没有了。赶快去找纤娘,叫她死心塌地地答应了你。然后就接过来,就算把这件事办成了。”
  徐侍郎听了,不由皱了皱眉说:“那姓李的虽说可恨,不过给他按的罪太重了。他们江湖人都有许多朋友,日后要找咱们来给他报仇,那可怎么办?依我说,告诉胡其图把他打几十板子,在狱里押几个月,就放了得啦!”
  胖卢三笑道:“老哥你别恼我,你这叫假善心。那姓李的小子把纤娘迷住了,纤娘才嫌你老,嫌你家里有两个姨太太,要不然早就跟你过来;还能这样累次三番地向她说,她还没答应;现在姓李的犯了案,她没得可迷了,也就认头跟你了。再说那姓李的,一个无来由的人,就因为德啸峰架著他,闹的实在不像话;打了我不算,还打了黄骥北。今天不是又听人说吗!他把深州有名的镖头金刀冯茂又给打了。他是个穷小子,没家没业,就有一身武艺,若这样跟咱们作对,咱们受了算了吗?所以现在花点钱,托人把他剪除了,很好!”
  徐侍郎仍旧皱著眉说:“我总怕他还有甚么不要命的朋友,以后找咱们来麻烦。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恐敌不过他们!”
  胖卢三笑徐侍郎的胆子太小,就说:“你放心,此后一点麻烦也不能有。第一,我都打听清楚了,姓李的只是个光身汉,在北京除了他表叔祁殿臣,刑部一个穷主事之外,就认得一个德啸峰,可是德啸峰现在也走了,此外他再也没有甚么朋友。第二,这件事不但给我出了气,也给黄骥北出了气;黄骥北跟邱广超又是至好,有他们两个人,甚么光棍无赖咱们也不怕呀!”
  徐侍郎一听胖卢三提起黄骥北,就觉得胆子壮了一些。因为黄骥北的武艺高强,谁都晓得。虽然听说他在李慕白的手里吃过亏,但是他手下还有许多有本领的朋友,三五个江湖人,他是不怕的。遂就说:“好,那么过两天,你就找一趟黄骥北去。”胖卢三说:“明天我就找他去。”遂又看了看怀里的金表,说:“现在才九点钟,咱们上校场五条去,把纤娘跟她妈叫了去。咱们就问她,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徐侍郎笑道:“你怎么比我还怕!现在大概城门都关了,有甚么话明天一块再办好不好?”胖卢三想了想,也觉得懒起来;而且自己要是到校场胡同外家那里,这里的姨太太一定要不愿意,遂就点头说:“也好,明天再说吧。”当下徐侍郎在这里抽了几口烟就走了。
  次日胖卢三到东城北新桥去找瘦弥陀黄骥北,就说自己托了人情,把那李慕白押在提督衙门了。
  以后若有甚么江湖人叫我们纠缠,那时可得请你帮忙了。他说了李慕白被押的事,本想黄骥北听了一定喜欢,因为也算给他出了气;不料黄骥北却是微微地冷笑,说:“本来我与姓李的非亲非故,现他犯了案与我一点关系没有。不错,我跟他也曾比过武,他打了我一掌,可是我也打了他两拳,算是打个平手;后来我还要跟他比兵器,他可就不敢了,直向我央求;我看他是一个外乡人,怪可怜的,也就饶了他。”
  胖卢三一看黄骥北这个样子,只替他自己吹,却不提正经事,心里就有些生气,暗道:难道我胖卢三非求你瘦黄四便不成吗?接著又听黄骥北说:“不过以后要有甚么小事,你们自管告诉我,我一定有办法。”胖卢三一听,心里才算痛快一点,又坐了一会,便走了。
  到了晚间,胖卢三就在校场五条,他的外家那里等著徐侍郎。他这个外家,名叫雅娥,也是由班子里接出来的姑娘。胖卢三因为家里还有一个姨太太,安放不下这个雅娥,所以就特在这里盖了一所精敏的小平房,作为他藏娇的金屋。每次叫纤娘的条子,与徐侍郎见面,也总是以在这里的时候居多;并且现在商量看把纤娘接出来,也就住在这里,叫纤娘与雅娥姊妹相称。胖卢三和徐侍郎每天来这里取乐,以后他们就跟一家子一样了。
  徐侍郎是北京的名士,写一副对联都能卖几百银子,而且家产巨富,又是某王爷的老师,眼看就要放外省巡抚。胖卢三藉著纤娘把他结识住,以后对于钱庄的买卖和官府往来上,都有很大的好处,所以今天他等候著徐侍郎,心里很著急。
  他的爱宠雅娥,一面在旁给他烧烟,一面磨著他,叫他再打一副金镯子,说道:“明儿人家翠纤过来,甚么东西都比我多,就我是个穷鬼,我怎么见得起人家呀?”胖卢三笑道:“别忙,明儿我就叫利宝家来人,你要甚么样儿的,多重的镯子,随便打。你就别再麻烦我吧!”
  雅娥一听,又敲到了一副金镯子,不由心里喜欢,赶紧又向胖卢三献媚。可是心里嫉妒著那纤娘,暗想:胖卢三虽是有钱,可是到底是个买卖人,无论怎么阔,也不能称“大人”;再说胖卢三又是个吝蔷的人,得一分便宜,才肯花一分钱,哪能比得了那位徐侍郎?又是财主,又是大官!翠纤那丫头才命见好呢!一接过来就是阔夫人、官太太。
  胖卢三应了雅娥的镯子之后,未免有点心疼,刚要再强制著雅娥向自己献些媚,也好弥补损失,这时候院中忽然有人咳嗽,原来是徐侍郎来了。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