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六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李慕白检点了衣包里的财物,看见甚么东西都没短少,心里非常感谢铁小贝勒。他不但为自己打点官司,并且知道自己在这庙里住,预先把和尚也打点好了。苦不亏他,自己就是出了监狱,回来不定要受多少冷淡呢!因又想到那陷害自己入狱的仇人胖卢三,大概向来受他陷害的不知有多少人?这样的恶霸苦不剪除,良善的人实在没法安居了。可是现在自己虽是出了监狱,衙门里又说在一个月之内,随传随到,连到延庆找德啸峰去都不能,只好暂时在此忍气吞声了!又想到宝华班的纤娘,她若知道自己入狱的事,她心里不定要如何难过啊!过两天我倒要看看她去,叫她知道我这件官司是为胖卢三所害,并非我真是甚么江湖强盗。想了一会,心绪很乱,就关门熄灯,躺在炕上睡去。
  这些日来鄱在监狱里带著锁睡在稻草上,现在又睡在软的被褥之间,真是异常的舒适。直到次日,红日满窗,方才醒来。起了床就出庙到附近一家澡堂子里,洗了澡,刮了脸,理了发,对镜一看,依然是早先那青年英俊的自己,不过脸上略略黄瘦了些。
  出了澡堂,换上宝蓝色的软绸夹袍,穿上靴子,就写了自己的一张名帖。出门雇了一辆车,往安定门内铁贝勒府去。在前门大街遇见几个认得李慕白的地痞们,他们全都带著惊讶的神色,直著眼睛向车里望李慕白。李慕白故意作出从容大方的样子。
  少时车进了城,又走了半天,才看见铁贝勒府。离著很远,李慕白就叫车停住,给了车钱。下了车,走到府门,向那府门前的仆人,深深一哈腰,取出名帖来,就说:“我姓李,现在要来见见这府上的二爷!”那个仆人接过名帖看了看,就点头说:“好,好!你在这儿等一等,我给你回一声屓ァ!彼祷笆彼浑身上下打量看李慕白,便转身在里面走去了。
  这里李慕白看这铁贝勒府朱门大厦,广院重重,奴仆出入,真不愧是王公门第。待了一会,就见那得禄由里面笑嘻嘻地出来了,见了李慕白,就说:“李大爷出来了,恭喜,恭喜!我们二爷请你进去说话。”李慕白先向得禄道谢,并说:“我昨天晚上才出来,今天特来拜见二爷,叩谢救命大恩。”一面说,一面跟著得禄往里面走。进了两重院落,得禄就让李慕白到西廊下屋内去坐,他给李慕白倒了一碗茶,陪著李慕白说了几句话。
  少时就听见廊下脚步声音,有人使著声儿咳嗽了一声,得禄赶紧到门前打帘子,李慕白也赶紧站起身来。那位小虮髯铁小贝勒就进屋来了。李慕白赶紧上前深深打躬,铁小贝勒满面笑容,说道:“免礼,免礼!”遂又把左手一摆,说声请坐;他自己先在上首落座,李慕白在下首坐下。铁小贝勒就含笑问道:“你是昨天出来的吧!现在身体还好吗?”李慕白欠身应道:“我身体倒还好,昨天出来时天就快黑了,歇了一夜,今天特来给二爷叩谢活命大恩!”
  铁小贝勒连说:“不敢当,不敢当!”又说:“你这官司本来是为人所陷,无论何人知道了,都应当救你出来,何况我们吃朝廷俸禄的人?我这个人虽然有著世袭的爵位,其实是个粗人,平日自己好练些拳脚,也没有甚么真正的功夫,不过因此就喜欢会武艺的人。邱广超那不用说了,我们是通家至好。其余像黄骥北、德啸峰等人,我都因为他们的武艺好,才跟他们认识的。”
  “你虽然来到京城不久,可是自从你打败了瘦弥陀黄骥北和金刀冯茂之后,我就知道你必是一位出色的英雄,打算要去拜访你。不料你就遭了官司,我听了不平,才见了毛提督给你说人情。后来德啸峰回来,他又愿以身家为你作保,因此你这件官司才算了结。现在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虽在狱里也受了些日的苦,可是正好磨一磨年轻人的傲气,长些阅历。我跟德啸峰虽然为你出了些力,都是朋友应当作的,你也不必记在心里。至于陷害你的人,你就是知道他是谁,也不必再找他们斗气去了。是非自有公论,有这一回事情,以后我们对于那些险恶的小人,躲远一些就是了!”
  李慕白听了,连连点头,说道:“我决不再找人斗气了!”同时想到德啸峰以身家为自己担保之事,更不禁感激涕零。
  当下铁小贝勒又问李慕白家中的景况,以及早先学习武艺的经过。李慕白就很详细地把幼年随从父母在江南的情形,后来父母死后,江南鹤带著自己北来,依靠叔父,以及随从纪广杰老侠客学习武艺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铁小贝勒听了,不禁赞叹道:“这样说来,你是世传的侠义英雄了。”遂又谈到各派各门的剑法。
  原来小虮髯铁小贝勒也长于技击,现在家中还有两个教剑的师傅,但都是平庸之辈。如今铁小贝勒跟李慕白一谈,李慕白只略略说了几项自己对于剑术的心得,那铁小贝勒就高兴起来,说:“慕白,刚才我听你这么一说,简直有许多都是我不知道的。可见我一向虽学过宝剑,自己也觉得会两手儿了,实在是井底之蛙,没见过甚么大世面。现在你的身体既没有甚么不舒适,我要求你一件事!”
  李慕白一听,不禁诧异,赶紧立起身来,说道:“二爷有甚么事,自管吩咐吧!”铁小贝勒笑道:“不是别的,我久就要想看一看你的武艺,刚才一听你谈论剑法,真恨不得当时就见你施展身手才好。你现在何妨跟我到西院里,你舞一趟剑,也叫我开开眼!”李慕白赶紧谦逊道:“我刚才跟二屢也说过,我当初不过是一半读书,一半学习武艺,并没有专习过功夫;二爷不必叫我在你面前献丑了!”铁小贝勒笑道:“你不用跟我客气了,金刀冯茂、瘦弥陀黄骥北都叫你给打败了。你要说你没有本事,谁能够相信!”
  李慕白知道小贝勒必要看看自己的武艺,同时自己也愿意在铁小贝勒的面前,显露显露身手。当时铁小贝勒拉住李慕白的左臂,说:“你看看去,在西院我有一个场子,打拳练剑正合适。”又回首向得禄说:“你到书房把我那口宝剑拿来。”说著,拉著李慕白出了屋子顺著廊子走去。
  到了一个广大的院落里。这院落养著十几匹骏马,搭看几间马棚,几间车房。西南角砸了一块三合土的平地,那就是铁小贝勒平日习武练剑之处。这时候,正有两个护院的把式在那里打拳,一见铁小贝勒来,全都停住拳脚。铁小贝勒就上前指著李慕白,笑著说:“我给你们引见一位朋友,这位就是拳打过瘦弥陀黄骥北,剑败过金刀冯茂的李慕白!”
  那两个护院把式,全都呆著眼看李慕白,一面抱拳,说道久仰。李慕白也含笑抱拳还礼。铁小贝勒又同那两个人说:“把他们全都叫来,今天我请李爷练一趟剑,给咱们大家开开眼。”两个护院的把式,一听说李慕白要在这里练剑,他们赶紧转身去了。
  这里李慕白却向铁小贝勒笑道:“我在二爷面前献一番丑,也就够了,二爷又何必叫许多人来,看我出笑话呢!”铁小贝勒说道:“他们都知道你,现在叫他们看看你的剑法,也长些见识。”又说:“你不知道,现在我家里有五个护院的把式,三个教武艺的师傅,全都是武艺平常,眼睛里没见过甚么高人。”
  正自说著,得禄跑来了,手中捧著两口宝剑,铁小贝勒笑道:“这孩子,叫他拿宝剑去,他就给拿两口来,难道要叫我们两人比武是怎么看?”李慕白明知铁小贝勒是要想跟自己比武,自己倒为难起来了:铁小贝勒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如何能与他动手比武呢?只见铁小贝勒接过一口宝剑,抽出来给李慕白看,说:“慕白,你看看,我这口宝剑值几两银子?”
  李慕白一看,不由吃惊。只见这口剑是淡青色,虽然不甚光芒,但看那两刃锐利之处,确非寻常宝剑可比。当下李慕白接到手中,掂了掂,觉得很重,便说道:“这口宝剑,现在纵有几千两银子,恐怕也买不到!”
  铁小贝勒笑道:“好眼力!这口剑是一位将军赠送我的,虽非古器,但也是汉末之物;可惜经人磨过两次了。我家还有两三口剑,全都比这口好,现在家大人手中,将来我再给你看。”这时那几个教拳的师傅和护院的把式,全都来了,一齐向李慕白拱手说:“烦李爷施展几手儿,叫我们开开眼!”铁小贝勒也说:“人都来了,你就练一趟吧!”
  当下李慕白把长衣掖起,走到场中,提剑向众人拱手,笑著说道:“二爷跟众位可不要笑话我!”说毕,把剑一阳,剑诀点处,寒光随到;猿躯疾转,鹤步轻抬,往来走了两趟。铁小贝勒在旁看他手脚的俐落,姿势的挺拔,不禁啧啧赞叹。少时李慕白收住剑势,又向众人拱手,谦逊道:“见笑,见笑!”
  他这轻轻的两趟剑,在别人看看并不怎样出色;但铁小贝勒的眼睛是懂货的,他就知道李慕白的宝剑,至少有十年的功夫,心里既是钦佩,又是技痒。就把得禄手中拿著的另一口剑拿过来,出鞘,屪呓场子向李慕白笑道:“咱们两人对练一回吧!”李慕白赶紧笑著说:“我可不敢跟二爷比武。”
  铁小贝勒问道:“怎么,你是怕伤了我吗?那不要紧,我可以叫他们把宝剑用绸子包上。”李慕白摇头道:“也并不是怕伤著二爷,因为我自知决比不过二爷,本来这就够献丑的了;若再败在二爷的手里,以后我就没有脸再见二爷了!”
  铁小贝勒一见李慕白这样谦逊,他似乎有些不悦,就说:“慕白,我没见过你这样爱客气的人!
  你问问我这几个师傅们,他们都跟我比过武。有时我赢了他们,有时他们也赢我,谁胜谁败,都没有甚么。咱们不过随意玩玩,又不是要指望武艺去吃饭。”旁边几个把式都笑著说:“我们二爷是个爽快的人,赢了自然喜欢,输了也没有不高兴过;李爷就别客气!”
  李慕白这时脸红红地,觉看十分为难。铁小贝勒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些,恐怕李慕白错会了意,便笑著,拍著李慕白的肩头说:“我的本事不如你,我却愿意跟你比武。你连金刀冯茂都给打败的了,你还能怕我吗?”遂就要叫得禄去把两口宝剑里上红绸子。李慕白就说:“不要裹了,剑锋上若裹上绸子,倒不好抡,只请二爷手下留些情就是了!”
  铁小贝勒喜欢得大笑。得禄给他掖好衣裳,他挺剑向李慕白就刺;李慕白手快,赶紧用自己的剑,把小贝勒的剑拨开。铁小贝勒趁势又进前一步,将宝剑向李慕白的头顶削去;李慕白赶紧低头躲开。铁小贝勒又拧剑向李慕白的左胁探去,却被李慕白用力一磕,双剑相击。另听锵的一声。铁小贝勒说:“磕得好!”遂又拧剑去刺李慕白的左肩。李慕白却拨开对方的剑,一步跃到铁小贝勒的近前;铁小贝勒手慌了,赶紧用剑去迎。这时忽听旁边有人喊了一声:“留神他翻身!”说话时,果然李慕白翻身一剑,向铁小贝勒砍去;铁小贝勒因为被人提醒了,就赶紧横剑架住李慕白的剑。
  李慕白住了手,笑了笑,回头去看那说话的人。只见是一个穿著短衣,仿佛是个在马圈里使唤的人。这人年约二十上下,身材不高,黄瘦的脸,两只眼睛却湛然有神。李慕白心中十分惊讶。暗道:这个人为甚么能看出我宝剑的招数?这时旁边的几个教拳的师傅和护院把式,全都骂那人不该多说话,得禄狐假虎威地翻著眼晴说:“你不去刷马,跑到这儿瞧著就得啦,你还敢多说话,去吧!”那人只退了一步,微笑著,铁小贝勒倒是说:“不要轰他,叫他看看吧!”遂也不注意,就抽回剑来又向李慕白去刺。
  李慕白此时心里注意那个人,无心再与铁小贝勒比武,只连返几步。不料铁小贝勒却紧抡几剑,奔过来。李慕白赶紧躲开,一蹿蹿到铁小贝勒的身后,铁小贝勒翻身一剑砍下,锵的一声,金星乱迸,就被李慕白用剑接住。李慕白就笑著说:“请二爷住手,我认输了。”铁小贝勒这时持剑的右手,被李慕白震得都麻木了,又如气喘汗流,他也愿意就此住手,遂笑道:“佩服,佩服!不愧是名震一时的英雄!”旁边的几个教拳师傅和护院把式,也同声赞道:“二爷跟这位李爷,真是棋逢敌手!”铁小贝勒笑道:“你们别说了!他让著我许多了。”
  李慕白此时把那口古剑交给得禄,铁小贝勒说:“这口剑你带上吧,我送给你啦!我还有比这口好的呢。”李慕白不便再谦逊,就由得棣的手中,把那口古剑接过,向铁小贝勒道了谢。铁小贝勒说:“咱们还是到前面坐坐。”李慕白点头,却又用眼去看刚才看破自己剑法,提醒铁小贝勒的人。
  只见那人睁著两只炯炯有神的眼晴,也直看李慕白;李慕白本想要过去和他谈话,可是铁小贝勒已然迈步走了,李慕白只得跟著小贝勒,又到了正院。
  顺著廊子,到了刚才谈话的那间房里,又喝了一杯茶。铁小贝勒就嘱咐李慕白以后要常来,并说:“你若用钱,或用甚么东西,可以跟我说,不要客气!”李慕白一一答应,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向铁小贝勒告辞。铁小贝勒叫得禄给他拿著宝剑,送他出去。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