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到了门首,得禄把宝剑交给李慕白,李慕白就问得碌说:“刚才我跟二爷比剑时,有一个人在旁边说话,那个人是在府里作甚么的?”得禄撇了撇嘴说:“李大爷别理那个人,那人叫小俞,他不过是马棚里一个管刷马喂草的,在贝勒爷跟前他竟敢那样放肆!幸亏贝勒爷的脾气好,要换个别的主儿,一定打他一顿板子,把他赶出去。太没有规矩了!”李慕白又问:“那个小俞在府上几年了!”
  得禄说:“来了快一年吧!是一个卖皮货的喇嘛给荐来的,二爷跟那喇嘛熟识,不好意思不用。其实马棚里有十几个人呢,要他也没有甚么用处。”
  李慕白点了点头,便向得禄说声:“再见!”遂就提著宝剑向南走去。心里却想著:那个姓俞的人,一定是一个落拓不遇的英雄,刚才自己那剑法,原是纪广杰师父的秘传,不料竟被那姓俞的识破;可见此人不但会武艺,武艺还一定很好。只是此人为甚么甘心在那府上作一个管马的贱役呢?就想明天要注意观察这个人,果然这人若真是有本领的,自己一定要去告诉铁小贝勒,不可徒养著一些无能的教拳师傅,却屈英雄于槽枥之间。往南走了不远,就雇上一辆车,一径回南城去。车走到丞相胡同北口,就叫车停住,给了车钱。下车就走到史胖子的小酒铺里。
  史胖子一见李慕白来了,穿著整齐的衣履,手拿著一口宝剑,就笑看说:“李大爷,你到贝勒府去了吗?”李慕白点头说:“对了。才见了铁小贝勒,他送了我一口宝剑,你看看!”史胖子笑道:“我看也不懂。”虽然这样说著,但是他把剑一抽出,就不禁点头,啧啧地说道:“这口宝剑可真值些钱!”李慕白问道:“你由哪一点看出!”史胖子笑著说:“哪一点我也没看出。我想既是贝勒送给你的东西,还能够不是好的吗?”
  李慕白面上虽然也笑著,但心里却说:史胖子,你不要对我装傻,你以为我还看不出你是个怎样的人吗?回首一看,座上一个酒客也没有,就想要问一问史胖子的来历,务必今天叫他说出实话。刚要笑著向史胖子发问,忽见史胖子把酒壶和酒菜给李慕白摆上,说:“李大爷你先喝酒,今儿我有些话,要告诉你呢!”李慕白自斟了一杯酒,饮了半口,就笑著问:“甚么事?”
  史胖子一手扶在柜台上,探著头问道:“李大爷,你知道你相好的那个宝华班的翠纤,嫁给徐侍郎了吗?”李慕白一听,真仿佛头上被人击了一拳,立刻怔了。就放下酒杯问道:“你听谁说的?她几时嫁给那徐侍郎?”
  史胖子说:“李大爷你别著急,听我慢慢跟你说!”遂把头更探近些,就说:“自从李大爷那天被官人捕了去,我就猜著了。那件事不但是胖卢三要报仇,并且徐侍郎还要趁著你在狱里,他把翠纤娶了去。我一时不平,又怕翠纤上了他们的当,心一活动,真跟了那徐老头子去。第二天我就换上一身干净衣裳,到了宝华班,见看了翠纤和那老妈妈,我就向她们说:李大爷好好的一个人,就因为你们,被那胖卢三和那徐侍郎买通了衙门,给陷害了;可是李大爷在北京有很多阔朋友,他这案子又没有证据,过不了几天,一定能够放出来。在这几天之内,若是那胖卢三、徐侍郎要接你从良,你可无屄廴绾尾蛔即鹩λ;要不然被李大爷的朋友知道了,可不能饶你们!”
  李慕白赶紧问说:“她母女听了你这话,是怎样答覆的?”史胖子说:“那翠纤亲口答应我,说她决不嫁给徐侍郎;可是过了不到三天,那徐侍郎弄了顶轿子,把她娶走了。现在校场五条,跟胖卢三的外家住在一块儿。徐侍郎和胖卢三每天在那里胡混。我听见这件事,本来也生了一阵子气;可是后来一想,翠纤本来是个妓女,当妓女的还有甚么良心的;不管徐侍郎老不老,人家母女现在有了著落了!”
  李慕白这时气得脸上发白,擎起酒壶,发了半天怔,又把酒壶放在桌上,就摇头说:“我不信纤娘甘心嫁那徐侍郎!这里面一定另有缘故,一定是胖卢三和徐侍郎拿我那件案子吓唬她们,她才不得已跟了徐侍郎。现在她不定伤心成甚么样子了!”
  史胖子笑道:“无论是怎样著,反正翠纤到了徐老头子的手里了,她要是不愿意,不会寻死吗?
  李大爷,我劝你是好话,本来跟那些窑姐儿们是不能动真心的。我说话嘴直,你要不认得翠纤,还不至于打这回官司呢。李大爷,你是年轻人,又有这一身本事,将来前程远大,千万不可跟女人那么情重。要不然就是铁汉子,也能叫女人给磨得化成脓水。现在翠纤嫁人了,很好,就由她去吧。李大爷,你好好地干,将来有了名头,有了事业,要多少女人都成!”
  李慕白惨笑道:“史掌柜,你劝我的这话固然很对,我也并非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不过我决不相信纤娘能够甘心嫁徐侍郎。因为徐侍郎早就垂涎她,在她身上也不知花了多少钱;可是纤娘总是不答应从良的事,如何又能正是我在监狱里的这几天,她便嫁了徐侍郎?这其中一定有缘故,我非要设法再见纤娘一面问问她不可!”
  史胖子一听,李慕白把纤娘这样丢不开,他就知道他们两人必有终身之约。现在李慕白就像被人抢去了老婆一般,他决不能甘心放手,因此也不再劝他了,就笑著问道:“那么李大爷,假若你要见这翠纤,你可跟她说甚么呢?”李慕白很烦恼地喝了一杯酒,听史胖子这一问,他似乎又有些生气,就说:“我并不跟她说甚么废话,我只问她嫁徐侍郎是否出于本心?”
  史胖子问道:“假若她说:我愿意,愿嫁那老头子;你可怎么办?”
  李慕白惨笑道:“那我当然甚么话也没有,就算我李慕白当初昏了心,不该跟妓女讲真情。可是她此番嫁徐侍郎,若是非出自本心,全是曲情势所迫,那就是胖卢三、徐侍郎欺辱了我,我誓死也不能忍受,非要与他们拼命不可!”说话时用手捶著桌子,震得酒壶、酒盅都乱响。
  史胖子听了,微笑看,想了半晌,就说:“这好办,胖卢三、徐侍郎的外家就在校场五条,离这儿不远。他们那房子是新盖的,路西的平间门洞,门口有两个上马石,一找就找著。李大爷,你可以在那门前等著,我想翠纤决不能老是不出门。”
  李慕白冷笑道:“见她倒是容易。只是近日我的身体不大舒服,不想立刻就找她去。”说完这话,见史胖子扬著头似乎在想甚么,遂故意作出消了点气的样子,笑向史胖子说:“史掌柜,你放心,我虽然为此事生气,但是至多不过找他们麻烦麻烦,决不能闹出甚么大事来,因为我在这里还有亲戚。”
  他说这话,本是告诉史胖子别害怕,因为史胖子曾给他打过一个铺保在提督衙门里。不料史胖子一听这话,却拍了拍胸脯,说:“不要紧,李大爷你随便作去。有甚么事我史胖子给你担当!告诉你李大爷,我可不像别的作买卖的人,那么胆小!”李慕白微笑道:“我都明白!”说话时用眼睛盯了屖放肿右幌拢史胖子也眯著眼微笑,似乎两个人有一种互相了解。
  少时,李慕白把酒喝完,吃了些菜和烧饼,就向史胖子说:“晚上见吧!”遂就回庙里去了。到了自己住的屋内,李慕白一头躺在炕上,想著纤娘一定对于自己那番情意,确实深切缠绵,虽然其间曾有过一点小小误会,可是那天自己向她辞别之时,她曾宛转可怜地说是一定等候自己回来,可知她确实有意跟自己从良。却不料胖卢三、徐侍郎知道纤娘对自己的情重,他们就施展手腕,将自己押在监里,趁势把纤娘娶了去。
  “哼哼!你们把我李慕白真看成好欺辱的人了!我要不争这口气,不把那弱女子救出你们的陷阱,我李慕白还算甚么男子汉?还在江湖上称甚么英雄?”越想胸中的气越往上涌,恨不得即刻就到校场五条,找著纤娘才好;可是他这时候又觉得头痛身懒,不愿意动转。
  李慕白一面躺著,一面随手把铁小贝勒送给自己的那口宝剑抽出,详细看了看,觉得真是一口古代的名剑,不过又抬头看了墙上挂著的,自己原有的那口剑,却又想:这口古剑,只能当作古玩一般地鉴赏。若说走江湖,或与人比武,还是应当使用自己原有的那口剑。那口剑虽是一件普通的兵器,但是相随自己多年,自己曾用此剑随从纪广杰老师父学艺;曾用此剑与俞秀莲姑娘比武,挑过姑娘头上的绣帕;又曾战败过女魔王何剑娥、赛吕布魏凤翔、花枪冯隆、金刀冯茂这几个人。总之,自己得到今日这样名头,是全赖此剑,无论如何是不能弃置它的!
  想到这里,长叹了口气,躺也躺不住。就坐起身来,把那口古剑也挂在墙上,遂即出了庙门。到了南半截胡同他表叔祁殿臣那里,上前一打门。少时来升由里边出来,见了李慕白,赶紧请安,面上并带著惊异之色,说道:“李大爷,您怎么这些日子没来呀?”李慕白知道他是明知故问,遂就问说:“老爷在家里没有?”来升说:“在家里,现在会著客哩。李大爷请进来吧!”李慕白说:“既然老爷会著客,我也不进去了。这些日因为得罪了一个人,被人陷害了,坐了几天监狱。”
  来升故意惊讶的说道:“是吗?到底为其么事呀?”李慕白说:“你们老爷一定早就听人说了。我这案子,现在是一点事也没有了。幸而有一个铁小贝勒跟我是朋友,他给我保出来的。你就把这话告诉你们老爷,叫他放心就得了。”来升连连点头说:“有贝勒爷给你作保,那自然甚么事也没有了。”李慕白又说:“我现在还住法明寺,打算过一个来月就回家去了。你回头把这些话告诉老爷,我过几天再来。”
  说毕,转身就走。出了南半截胡同,在大街上呆呆地怔了一会,就信步到了校场五条,找史胖子所说的那个胖卢三和徐侍郎的外家。李慕白不由心中发生一种妒恨,恨不得闯进门去,见著纤娘,问她嫁徐侍郎是否出于真心?并把胖卢三抓住,报复他陷害自己之仇。
  可是李慕白在这门首附近徘徊了半天,只见那小门紧闭著,并不见有一个人出来。李慕白心中忽然另想起来一个办法,就不冉在这里徘徊,转身走去。回到庙中,此时头上、身上越发觉得难受,就想:莫非我要生病么?一想到病,不由灰心大半,躺了一会就睡去了。
  醒来天色已晚,到了史胖子的小铺里,吃了晚饭,因为店铺里的人很多,史胖子正忙著,李慕白也未得跟他闲谈。闷闷地回到庙中,在院中来回的散步,这时的天气已是新秋,仰面著天碧青如洗,连一缕云也没有。明月已然半圆,三三五五的星光,闪烁著眸子窥人。两廊停棺材的地方,黑黝黝地,使人心中发生恐怖。砌下虫声唧啷,似议论著人间一切烦恼之事。
  尷钅桨纵肴幌肫鹩嵝懔姑娘,立刻就像秀莲姑娘的明眸笑靥、窈窕的身材,在月下出现了一般。
  不禁一重思慕的情绪又涌在心头,就跟自己道:我也太固执了,如今秀莲的父亲已死,孟家二少爷又没有下落,姑娘的青春不可长此搁误。我既然这样爱她,何不亲自去见孟老镖头和俞老太太,重提亲事,与俞秀莲姑娘结成眷属呢!这样一想,又恨不得即刻起身往宣化府去;可是又想:这两月来,在谢纤娘的身上枉用了情意,未免有些对不起秀莲。
  正自想著,忽然一阵秋风吹来,李慕白打一个冷战,心里立刻又明白了。觉得跟秀莲求亲的那件事,实在作不得!自己还是极力为她找著孟恩昭,看他二人成了美满的姻缘,自己才算心安,才不愧一个磊磊落落的英雄。仰望明月,慨然地呼吸了一下,就直到屋里,连灯也不点,就关门睡去。窗外的虫声依旧唧唧地,仿佛比刚才的声音远大;李慕白极力摒除一切思虑,不觉就入了睡乡。
  也不知睡了多少时候,忽然被一阵轻微的、异样的话声所惊醒。睁开眼睛一看,纸窗上铺著淡淡的一角月影。院中除了唧唧的虫声之外,并有一种轻轻的擦摩之声。李慕白就知道窗外有人,赶紧坐起身来,轻轻地下了炕,由墙上抽出自己那口宝剑,慢慢把门打开,走出了屋子。只听耳边飕地一声响,可看不见人。
  李慕白四下张望,只见月影横斜,星光稀稀,一团团白云在深青色的天空上飘荡,四下绝无人声。
  两廊停棺之处,依旧黑黝黝的。李慕白就想:大概那贼是跑在棺材后面藏著去了。于是手挺宝剑,在两廊巡视了一番;不要说贼,就连个鬼魂也没有。李慕白便飞上房,四下张望,依旧没有一点贼人的声影。李慕白刚要跳下房去,这时忽见自己住的那间屋里,窗纸一亮,仿佛有人在屋里点火,可是旋即灭了。李慕白飞身下房,这时就从屋中跳出一个人来,手持宝剑,向李慕白就刺。李慕白一面还手,一面见这个人身材不高,用手巾蒙著半个脸,宝剑使得极为凶猛。李慕白微微冷笑,手中的剑一步也不让。
  两刀相磕,锵锵作响,往来跳跃,上下飞跃,交手二十余回合,李慕白渐渐诧异了。这个人的剑法太好了,自己生平还没遇见这样的对手。于是改变剑法,一点也不敢松懈,想要胜了那个人。可不想那个人的剑法也改变了,寒光对舞,此来彼迎,各尽生平的本领,但是谁也不能胜了谁。李慕白就想把他的剑架住,问问他到底是甚么人,来找自己是何用意。可是还没有说话,就见那人又退了两步,飕的蹿上房去,比一只猫还要轻快。李慕白说声:“朋友,你别走!”遂也蹿上房去。可是四下看时,那个人早已没有踪影了。
  李慕白提著宝剑,不禁自言自语她笑道:“好,好!我总算没白到北京来,如今竟遇著对手了!”于是下了房,到屋内点起灯来一看,只见墙上挂著的,今天铁小贝勒送给自己的那口宝剑没有了。李慕白一见此人是专为这口宝剑而来,心里就明白了,不由得十分高兴。他这种高兴比创伤魏凤翔、拳打瘦弥陀、折服金刀冯茂的时候,还要高兴得多。当下把门闭上,熄下灯,躺了一会。这时仿佛刚才的一些柔丝烦绪,全都被另一种物件打断了一般,少时就睡去了。
  到了次日,头上依旧觉得有些发晕。起来,到附近的药铺里买了一服丸药,拿到史胖子的小酒铺里,就著茶服下去了。然后又与史胖子谈了一会闲话,并没提说昨夜丢失宝剑之事。待了一会,就与史胖子说声:“晚上见。”雇了一辆车,到铁贝勒府去。但是到府上一问,铁小贝勒并没在家。又要到马圈里,找那刷马的小俞,问他几句话;可是又想:自己虽不是铁小贝勒的贵客,但府上这些仆屓耍都对自己很是恭敬。倘若自己忽然去拜访他府上的刷马的人,未免叫他们要生疑。
  当下在府门前徘徊了一会,很盼著那小俞这时候牵看马从马圈里出来。可是等了半天,连那小俞的影子也没有,只得想著将来再见他吧!遂就离了府门,慢慢向南走去。走了不远,觉得脚步很沉重,头还是有些发晕,就雇了一辆车,回丞相胡同去了。到了庙中,就一头躺在炕上睡去。午饭也没有吃,直到天色黄昏的时候,方才起来。
  李慕白身体既不舒适,又觉得烦恼无聊,不禁长长地叹气,就想:纤娘的事,今晚无论如何要办清楚了。办完这件事,自己就再无牵挂了。然后休养些日,就往延庆找德啸峰去了。遂就先到了史胖子的心酒铺里,吃过了晚饭,又与史胖子随便谈了一会话,便回到庙中。
  点上灯,躺在屋里歇息,心中却还很盼著昨天晚上盗剑的那个人重来。虽然今天的身体不太舒适,可是依旧想与那剑法高强的蒙面人,较一个上下高低。他连门也不闭,直到三更以后,院中除了萧萧的秋风之声和唧唧的虫鸣之外,再也没有一点异样的声息。李慕白心想:是时候了,遂就振作起精神,站起身,换上一身青布的紧身衣裤,腰中勒好了带子,换上薄底软鞋;然后熄了灯,挟著长夜和宝剑出屋。仰面一看,天空的云很是阴沉,月光像一个愁惨的女人面孔,躲在灰色的幕后。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