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此时李慕白恨不得一下就飞到校场五条,见著那多日未晤的纤娘。当下蹿上房去,由房过墙,就跳到庙墙外。四下看了看,胡同里没有人;李慕白就把长衣穿上,暗藏著宝剑,出了丞相胡同的北口,就往校场五条去了。
  这时因系半夜,街上清寂寂的,一个人也没有。李慕白穿著小胡同走,连一个打更的和巡街的都没有遇见。少时就来到校场五条那胖卢三新建的小房子前。李慕白一看,双门紧闭,遂走到墙后,把长夜脱下卷起,系在背后,一耸身就上了墙头。由墙上慢慢地爬到北房上,只见这院子是三合房,北房和西房全都有很明亮的灯光,李慕白就趴在房上。待了一会,就听这北房里有妇人矫嗔欢笑之声,并且不是一个人的声音,后来声音渐渐大起来,有一个妇人说:“我可要睡去啦,你要不死心,你就等著吧!”这种娇媚的语声很厮熟地吹到李慕白的耳里。李慕白心中产生一种悲痛而又急躁的情绪。
  此时北房里的雅娥,已把纤娘送出屋来了,并山一个老妈子掌著灯,往院中照著。雅娥并且拿纤娘打耍著说:“你一个人睡觉多害怕呀!不如你就在我的屋里给我作伴吧,就是回头我们卢三爷来了,那也不要紧!”纤娘羞得笑著骂道:“你嘴里胡说甚么?这话等徐大人来了,我得跟他说!”雅娥笑著过来又揪纤娘,笑著说:“你敢说!你敢说!你要说,我就永远不叫徐大人来了!”纤娘一面挣扎著,一面拍手笑著说:“嗳哟,你是徐大人的甚么人呀!他能这么听你的话!”说著,脱开身就往西屋里去跑。雅娥笑颠颠地就要往西屋去追,只见纤娘把门闭上,说:“好姊姊,别闹啦!天不早了,我想卢三爷也一定不来了,你也好好睡去罢,明儿见!”雅娥在门外笑著,嘴里又很污秽地说了几句玩笑的话。她就喘著气,一扭一扭地带著她那老妈子回到北房,把门也关上了。
  这时房上的李慕白,一见这种情景,不由灰了一半心。暗想:我本以为谢纤娘嫁给徐侍郎作外家,她不定要如何悲伤抑郁;可是现在一看,她竟像很快乐地,甘心这样活著。女人的心,真不可测!想到这里,十分气愤,就要走去。可是又见那西屋里灯光许久未熄,李慕白就知道纤娘的母亲大概在另一间房裹住。今天徐侍郎和胖卢三不来了,所以抛下了两个可怜的妇人,守著空房,彼此打闹著玩。又想:大概胖卢三和徐侍郎因为晓得我已出狱,必不饶他们,所以吓得他们不敢到这里来了。
  于是飕地跳下房来,一直走到西房前,隔著玻璃窗往里去看,只见纤娘一个人正在灯旁支颐闷坐。
  李慕白见纤娘穿著很鲜艳的桃红色的短裤袄,斜低著云鬓,脸因为背著灯,看不很清楚。李慕白的心中不禁又动了怜爱之情,便把宝剑插在背后,上前一推门。
  里面的纤娘正在倚灯伤怀,柔肠百转之际,忽听有人推门之声,她还以为是雅娥又来找她玩笑;
  不由得心中不耐烦,就抬起头来,皱著眉说:“雅娥姊,你也睡吧!咱们明儿再说话吧!今儿我真没精神啦!唉!”外面李慕白却用指轻轻地弹门,说:“纤娘开门来,是我!”纤娘吓得打了一个冷战,赶紧起身来,惊慌慌地说:“你,是谁!……”说到“谁”字,就几乎喊叫起来。这时李慕白已由外面把门拨开,一步走进屋来。
  纤娘忽然看见进来这么一个高身材,穿黑夜黑裤的人,吓得“嗳呀”了一声;忽然藉著灯光看出是李慕白来,她才咽住了喊声,浑身吓得乱颤。俏丽的姿色被灯光斜照著,显出惊讶恐惧之色,直看眼望著李慕白。李慕白却昂然地,睁著两只蕴含著深情的眼睛,很温和地摆手向纤娘说:“你不要怕!”纤娘的身上依旧哆嗦著,就仰著脸,带著可怜的神色,问道:“你怎么来了?”李慕白用牙咬著下唇,凝著目看了纤娘半晌,就低声说道:“我来告诉你几句话!”纤娘见李慕白没有怒意,才镇定了一些,说:“甚么话,你说吧!”
  李慕白就说:“胖卢三跟徐侍郎,使出了毒计,把我陷害在狱中,就为的是他们好把你弄到手,你知道吗?”纤娘点头说:“我全都知道,我也知道你出来了。这两天他们不敢到这儿来,就因为怕你!”李慕白冷笑道:“幸亏他们没有在这里。若在这里,我非得把他们杀死不可!”
  纤娘听这话,又是一个冷战,同时看见李慕白身后背著的那口宝剑。只见李慕白又走近一步,面带愤恨之色,说:“我李慕白是好汉子,不能受他们这样的欺侮,更不能眼看著你给那家里已有了两二个妾的老头子作外家!你跟我走,咱们明天就离开北京,无论到哪里,我也不能叫你受苦!”纤娘一听李慕白要叫她跟著他走,只吓得运退了两步,摇著头说:“我不能跟你走!”
  李慕白刚要伸手去拉她,忽听她说出这样的话,就不由一怔,接著问道:“你为甚么不走?难道你愿意给那徐老头子作外家吗?”纤娘摇头说:“决不!我不愿意。可是……徐大人有势力、有钱,他又时我很好,养活我们母女。我们不能没良心,不能……”
  说到这里,她哭了!她也仿佛不再害怕了,就跺著脚,哭著说:“反正我不能够嫁你。你们,你们江湖人没有好的!我愿意跟徐大人一辈子,你要想杀他,就得连我给杀了!”李慕白此时的心中完全冰冷了,呆呆地怔了半晌,便点头说:“好,好!既然你说了这话,我甚么也不能再提了,算我自己认错了人。好了,我走了!”说毕,他转身出屋,并把屋门给带上,只听飕地一声,接著房上的瓦微微一响。
  纤娘晓得李慕白是走了;他那英俊的神气,爽快的谈吐,深厚而温和的情意,是永远再也见不到了。纤娘又有些后悔,想著刚才不该跟他说那些无情的话,遂一头趴在桌上,不禁呜呜地痛哭起来。
  李慕白回到庙中,并不气恼,只是自己悔恨,不该这样滥用情。自己既对俞秀莲姑娘发生爱慕之心,后来又知道她已许嫁孟家,离了宣化府之后,就应该安份在京谋事,或是索性闯荡江湖去。不该層衷谘袒柳巷之中,认识这么一个纤娘;尤其不该对她用真心实意。正如史胖子所言,自己若不认识纤娘,也就不至于被胖卢三所陷;既然因此事生了些日牢狱,如今出狱之后,却又去见纤娘,结果自己的深情厚爱,无人了解,反倒遭受纤娘一番奚落。总算自找羞辱,不必再怨尤他人了!想到这里,不由叹息,又恨不得用宝剑自己戳刺几下。懊恼半夜,方才睡去。
  秋风吹古寺侍疾结交碧血染香巢锄奸仗义次日李慕白身体愈觉不适,站起身来,觉得头晕脚软。自己咬著牙,偏不在炕上躺著歇息,反倒挣扎著出门去了。到了史胖子的小酒铺里,一进门就坐下,用手支著头,甚么话也不说。旁边史胖子看著,不知道他是身体不适,还以为他是为纤娘之事烦恼呢!便笑问道:“怎么样了?李大爷你见著那翠纤没有?”李慕白不耐烦地摇头说:“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史胖子见李慕白的头越往下低,不禁暗笑,心说:你这么大的英雄,怎会让这一点小事给纠缠住,就没有办法了?遂就望著李慕白,笑了半天。
  忽然史胖子一拍柜台,说:“李大爷,你别再发愁了,你那件为难的事交给我办怎么样?你别看胖卢三开著六家银号,徐侍郎作著高官,我史大不过是一个酒保;可是我要想一个主意,叫他们把那翠纤送还你李大爷,可是容易得很呢!”说著,他一只臂靠著柜台,望著李慕白只是笑,仿佛是说:你豁不出去,我史胖子豁得出去呀!
  尡纠蠢钅桨渍馐辈⒎俏纤娘的事而烦恼,却是因为头晕得难受。史胖子的那些话,他都没听明白,便摇头说:“你别胡搅,我现在难过极了!”说著长叹了一声,就站起身来,说:“我在你这儿坐不住,我要回去了。”便拖著沉重的脚步,走出了酒铺,买了两丸药,回到庙里;不料一躺在炕
  上,就不愿再起来,遂盖上被褥痛苦地睡去。
  也不知睡了有多少时候,李慕白方由梦中醒来,就觉得浑身发烧。翻了一个身,长叹一声,想要再睡;忽听身旁有人叫道:“慕白兄!”李慕白心中一惊,睁眼著去,只见炕前站著一个黄瘦的脸,大眼睛,身穿一件青布夹袍的人,正是在贝勒府作刷马的贱役,而能够看出李慕白剑法的那个小俞。
  当时李慕白赶紧坐起身来,一只手支著炕,说:“俞兄,我正盼著见你。昨天我到府上去要找你,没有找著。你请坐,恕我怠慢,因为我病了!”那小俞也很恭谨地说:“我也看大哥像是病了,所以我进屋来,没有敢惊动。大哥不要著了凉,请躺下吧!”李慕白说:“好,好!我躺下,俞兄你也坐下,咱们慢慢地谈话。我桌上有茶,你随便倒著喝吧!”那小俞连连答应,又间:“大哥你害的甚么病?请大夫看了没有?”
  李慕白躺在炕上,把枕头支高些,望著小俞,叹口气道:“我的痛大概不甚要紧,不过是看了点凉,也没请大夫看,只吃了几服丸药。大概歇息一两日也就好了。”说话时,看见桌上放著一口宝剑,正是前天铁小贝勒赠给自己,夜间又被人盗去的那口剑,就笑道:“俞兄,那天在贝勒府我与铁二爷比剑之时,俞兄你看出我的剑法,指告了铁二爷。在当时我便看出你必有通身的武艺,所以很留心你,向那得禄一打听,才知道你姓俞。我很感慨铁二爷看不出人来,像你这样身怀奇技的人,竟屈辱于马厩之中,我想得便向铁二爷说出。可是昨天,我去访铁二爷,又未得会面!”然而小俞摇头说:“大哥不要向他提说,那刷马的事情,乃是自己愿意作的。我来到铁贝勒府,将一年了,平日除了在马棚里作我的事之外,决不问别人的闲事。不过大哥的英名,我却在前一个月就听人谈著了。前日一见大哥与铁二爷动手比武,那剑法的新奇,身手的敏捷,真使我心中不胜敬佩,一时忘形,便在旁边多说了一句话。因此很受了许多人的抱怨,但我也不跟他们计较。
  “那日我又见铁二爷把他家藏的那口宝剑,赠给了大哥,我的心中越发羡慕,所以到了晚间,我就找到这里来,一来是想向大哥请教请教武艺;二来是把这口宝剑借回去看一看。现在这口宝剑我已看过了,虽然不错是一件古物,但并不怎样特别锋利;又如大哥必正在想念著此物,我也无处搁放,所以特来奉还!”
  李慕白躺在炕上微笑著说:“这口宝剑我也用不著,就转送俞兄拿著使去吧。那天晚上你虽然蒙著脸,可是我也知道是你;所以第二天我只想要会会你,并不想再要回宝剑。俞兄,不瞒你说,我李慕白出门走江湖虽然不久,但是魏凤翔、黄骥北、金刀冯茂等,这些个有名的人物,我也领教过了。
  实在说,他们的本领都平庸的很,我胜了他们之时,并没费多少力气。可是前天晚上我一与俞见对起剑来,我真是遇见了对手。一面钦佩俞兄的武艺高强,一面自喜,我还能够敌得过你,所以那时候真是高兴极了!”
  说著十分欢喜,他又要挣扎著坐起身来。但怎奈头沉肢软,不能够起来,望著那小俞道:“我还没请教,俞兄你的大名是甚么?府上在哪里?”那小俞见问,微微叹了口气就说:“我原是张家口的人,自幼就丧了父母,在江湖漂流著。有人叫我小俞,又有人叫我俞二。”
  李慕白一听,就知这小俞是不愿意把他的名字告人,就想:此人必是颇有来历,隐身于王府仆役之间,也必然是另有居心,或是有甚么不得已的苦衷。现在初次相识,自己就是问他,恐怕他也未必肯说。只好等以后与他交情深了,再向他打听吧。当时那小俞也说:“这口宝剑我因无处放置,还是留在这里吧!以后我需用时,再向大哥来借。大哥现在病著,我看不宜耽误,还是请位大夫来诊治才好!”
  李慕白见小俞这样关心自己,不由心中十分感激,就说:“好!好!俞兄,你就不用惦念我了,我回头托付本庙的和尚把大夫请来就是了。烦劳俞兄,若见著铁二爷,就说我现在得了小病,过一两日再去看他。”小俞点头说:“我见著铁工爷,一定把大哥的话说明。请大哥歇息吧,我也走了,明天再来看大哥。”李慕白说声:“恕我不送!”小俞答应一声,就出屋去了。
  这里李慕白就想:看这姓俞的,为人很是诚实,交上这样一个朋友,也不枉此生;只是以他这样武艺高强而且年轻的人,却甘心作那刷马的贱役,真叫人心里不明白!因为身体不适,便也不再加思索。少时庙中的和尚到屋里看他,李慕白不想要托和尚把医生请来,开个方子。可想没有人抓药,也没有人煎药,便始终没把话说出。
  和尚出屋以后,李慕白心中却不禁凄然难过。想自己卧病客邸,连一个至亲也没有。倘若不幸,在这秋风萧寺之中,自己死去了,恐怕也没有人来管吧?又想到俞秀莲姑娘的孤苦的情状,谢纤娘的柔懦薄情以及自己数载来的坎坷遭遇,百般烦恼、愤恨、辛酸,一一涌在心头。虽然李慕白是个钢筋铁骨、擒龙打虎的英雄,但禁不住病体影响得心理薄弱,遂就不住痛苦起来,一点点的眼泪流到枕边席上。此时窗上铺著的阳光,渐渐沉下去了,大概天色已不早了。李慕白一天也没有吃饭,现在要想喝一口水,都没有人给送到唇边。
  正在浑身难过,心中痛楚之时,忽听见院中有了脚步之声,原来是那小俞又来了。李慕白就挣扎看说:“俞兄,请你给我倒碗水喝!”小俞倒了一碗凉茶,给李慕白送到口边,一面送著茶,一面说道:“大哥,你别叫我俞兄,大概我比你要小几岁,你就叫我为兄弟好了。”又说:“我刚才回到府里,没有见铁二爷,我只向得禄说了。并向他说,李慕白现在一个人病在庙里,没有人服侍他,他要叫我去。得禄就说:“既然这样,你就服侍李大爷去好了,回头我跟二爷说一声就是。”李慕白呻吟叹息道:“兄弟,你我初次相识,就累得你这样看顾我。我真心里难安!”小俞说:“大哥你不要这样想。咱们走江湖的多半是孤身一人,无家无业。圭在外面餐风冒暑,免不得要生病,那时全仗彼此扶持。有的本来是萍水相逢,因此也能成为生死弟兄!”李慕白听小俞说话是这样慷慨,自己便也不再说甚么了。
  当下小俞服侍李慕白喝完了水,他看天色还不太晚,便又出去了。少时请来了一位医生,给李慕白诊了病,开了药方。医生走后,小俞就出去买药。少时买来药,并买来小泥火炉、砂锅、柴炭、白米等等,小俞先给李慕白煎了药服下,又给李慕白煮稀饭吃,直忙到天黑。李慕白心中十分过意不去,口
  里连声道谢,小俞似乎不甚喜欢听,就正色说:“李大哥,你不要对我这样客气,我服侍你算不得甚么,你好好地养你的痛吧!将来你的痛好了,咱们相交日久,你就晓得我俞二是怎样的一个朋友!”
  屨自说著话,忽见房门一开,进来一个胖子,一口的山西话,说道:“怎么,李大爷你病啦!”
  小俞顺手把灯点上,与进来的这个人,彼此注目看著。小俞就见这个人身材不甚高,可是很肥胖。圆脑袋,梳著办子,穿著一条油裙。李慕白睁眼一看,原是史胖子,就说:“史掌柜,你看我大概要病死在这庙里了!”史胖子说:“李大爷你别满口胡说,哪有人不生病的?你们这些年轻人,有个头痛脑热的更不要紧,过两天也就好了。”李慕白又说:“现在你不是正忙著吗?你怎么有工夫看我来了?”
  史胖子说:“柜上现在倒是有几个座儿,可是有我们那个伙计忙著,也就行了。本来这两天我看看你的神色就不大好,恐怕你要生病。今天一整天也没看见你,我就不放心,赶紧看你来了。”李慕白笑著向小俞说:“你看,我虽只是一个人在北京,但是我的人缘可很好。这位掌柜一天没见看我,他就不放心了。”史胖子回头望了望小俞就问说:“这位大哥贵姓?”小俞笑著回答道:“我姓俞。”李慕白说:“这位是我的俞二弟,武艺比我高强十倍。”又说:“这位是史掌柜,就在胡同口
  外开著酒馆,也是我的老朋友了。”
  当下小俞与史胖子二人抱拳相见。史胖子直看眼睛望了小俞半天,然后又问李慕白请来医生,吃了药后,觉得怎么样?小俞就代替李慕白誽:“大夫说这病不要紧,大概吃上几剂药也就得了;不过须要多加休养。”史胖子点头说:“可不是,这位李大哥的武艺虽好,人物虽风流,可就是心太重了。本来年轻人最忌的是女色!”
  史胖子一说出这话,那小俞就是一怔,赶紧用眼去看李慕白。李慕白也要拦阻史胖子,不叫他往下说;可是史胖子却不管不顾,依旧说:“比女色还厉害的,就是相思痛。”李慕白在炕上躺著斥“史掌柜,你可不要信口胡说!”
  史胖子笑了笑说:“这何必瞒人,李大爷,你凭良心说,你这病难道不是为那翠纤而起吗?翠纤不过是一个窑姐儿罢了,她爱嫁胖卢三,爱嫁徐侍郎,就都由她去吧!咱们男子汉大丈夫,只要有这套身手,要娶多少女人都行。你何必整天在心里熬煎著,毁坏了你铁打般的身子?那些没良心的窑姐儿才不管呢!李大爷,你是明白人,我看你也不用吃药,只要把心眼一放宽了,自然就好了!”说的时候气忿忿地,说完了他也有点觉得不对,就向小俞说:“我这个人是心直口快,我为李大爷的事,真著急;因为李大爷不但是我们的老主顾,也是老朋友了!”
  小俞只是点头,却不便说甚么,李慕白躺著冷笑道:“史掌柜,你说的全不对。虽然,我曾认识过一个妓女,可是现在我早已把她忘掉了。我这病与她是一点相干没有。”史胖子笑道:“得啦!李大爷,你现在就好好地养病吧!我也不跟你争辩。我也走了,明天我再来瞧你!”说著他向小俞一点头,就转身出屋了。
  小俞觉得这个史胖子很是奇怪,尤其在他走出屋时,虽然他的身体很是肥胖,但是脚步却颇为敏捷。李慕白也看出小俞很注意史胖子,向小俞说:“你别看这个酒铺掌柜子,他很有些奇特之处,我早就看出来了,可是他始终向我不认账!”小俞说:“我也看出来了。这个人的神气和他走路时的脚步,似乎是个练功的人。”李慕白说:“此人必然大有来历!等我病好了,非要把他的来历探出来不可。还有几件事,都使我生疑。咳,以后我慢慢再对你说吧!”
  小俞想要知道李慕白和那胖卢三、徐侍郎及妓女翠纤的事情,但见李慕白这时似乎疲倦极了,闭屩眼躺在炕上,一句话也不愿说。小俞自然也不便去问他,便坐在灯旁歇息。此时屋内孤灯暗淡,没有一点声息,窗外月色正好,砌下秋虫很繁杂地叫著。
  李慕白躺了半天,觉得身上各处又热又痛,不禁呻吟了两声。微微睁开眼睛,就见那小俞坐在灯旁,一手支著头,也是愁眉不展。又见他头发不整,衣服褴褛,看他那穷愁的样子,谁也不能知道他会有一身惊人的武艺。
  李慕白不禁暗暗叹气,就想:这世上不知沦落了多少英雄!铁贝勒府那些教剑的师傅、护院的把式,个个全都衣锦食肉;像小俞这样的人才,却没有人晓得!又想:听这小俞谈吐不俗,决不能是人在江湖厮混,连个名字也没有的人。只是看此人把他的身世来历,仿佛讳莫如深,自己又不能过于追问他;不过他既负有一身惊人的武艺,而不肯在江湖间与一般盗贼为伍,也可见他是个洁身自爱的人了。他与自己并无深交,肯于这样服侍自己的疾病,更足见他的侠义肝肠。因此李慕白对于小俞,心中发生出无限的感激和无限的尊敬,便说道:“兄弟,天色不早了,你也歇息吧!可惜我只有两床被褥,一床还是薄的,现在天气又这么冷了!”
  小俞被李慕白这话打断了思绪,他便站起身来,说:“我没有被褥也行。现在才到秋天,还不算怎样冷。明天我就把我的被褥拿来。大哥,你喝水吧?”说著,倒了一碗温开水,送给李慕白去喝。
  少时他闭好了门,熄了灯,就盖著那床薄被睡去。
  到了次日上午时候,铁贝勒府的得禄就来了,见了李慕白就说:“我们二爷听说李大爷病了,很是不放心,特意叫我来看看你,还给你荐了一位常大夫,这位先生是位名医。我刚才去请了一趟,大夫说还有两个门诊没有看完,回头自己就坐著车来。”李慕白很感谢地说:“二爷这样的关心我,真叫我无法报答!”得禄又说:“我们二爷还叫我跟大爷说,李大爷若用钱时,请自管说话,我们二爷现在给你预备著几十两银子。只是因为怕你多心,所以没敢叫我送来。”
  李慕白说:“钱我倒还够用;只是二爷对我这番美意,真使我十分惭愧:”遂又指了指在旁的小俞说:“这位俞爷也很帮助我。你回去跟二爷说,如若府上没有甚么事,就叫他在我这里多住几天吧!我也需要一个人服侍。”
  得禄连说:“这不要紧,我可以作主,就叫他在这儿服侍你得了。反正他整天在马圈里也没有多少事。”得禄仿佛一位大管家似的,这样说著。小俞只在旁边站著静听,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李慕白真不明白,以小俞这样的人才,为甚么偏要作那贱役,受这些奴仆的欺辱?自己心中虽然不平,但又不便说出小俞是有多大的本领,应当叫铁小贝勒怎样另眼看待他。
  当下那得禄坐在椅子上,喝了一碗茶,又等了一会,那铁小贝勒给请的大夫就来了。这常大夫也是北京的一位名医,平日专走王门府第,所以他的架子很大。来到李慕白这狭小的屋子里,他连话也不说一句,只给李慕白按了按脉,忙忙地开了方子就走了。得禄把大夫送出庙门,看了看那张药方,估得价钱一定不轻,就说:“这方子我拿去罢,我们府里跟鹤年堂有账。”李慕白说:“不用,回头叫俞兄弟抓去就得了。”得禄便把药方给放下,又说:“那么我走啦。”李慕白说:“好,你回去替我向二爷道谢罢!”当下得禄出屋去了。
  这里小俞向李慕白说:“铁二爷真待大哥不错!这得禄是他的亲随,能叫他到这么远来看你,可尲是敬重大哥了。”李慕白点头说:“我在监里时,也是这得禄看过我几次。”遂又叹了一声,说:“俞兄弟,我真不明白你!以你这样的人才,无论做甚么事,何愁不能出人头地?你为甚么单单要在铁贝勒府干那马圈的事情呢?”
  小俞见李慕白这样恳切垂问,他也不由得低著头,长叹口气。良久,才抬起头来说道:“不瞒大哥,我俞二从幼小时起,就在江湖上飘荡,现在我实在不愿意再度那流浪的生涯了!”李慕白说:“既然这样,你何不向铁贝勒显一显身手?我想他也是一个爱才之人,果然他若知道你有这一身武艺,说不定他也得叫你作一个护院的把式,岂不也比这刷马的事强吗?”小俞却连连摇头,说:“现在我还不愿干那些事,因为那样一来,别人就容易知道我了。”李慕白说:“呕!这样说,兄弟你现在干那刷马的事,就是为隐身匿迹,不愿意叫旁人认出你来?”
  小俞点了点头。李慕白刚要再问小俞,是因为甚么事,逼得他这样作?只见小俞又叹了一声,便说:“大哥。现在你既明白了,就不必再问我了。总之,我的心中实有难言之事,也并非我俞二怕谁,我更没做过甚么犯法的事。我现在铁贝勒府干这刷马的事,不过是暂且耐时,一俟时来运转,我还要走往别处去。”
  李慕白说:“兄弟,我病好了之后,要到延庆去一趟,有我的朋友铁掌德啸峰和神枪杨健堂在那里等著我。兄弟,你也随我去好不好?咱们在那里找个镖头的事作作。”小俞摇头道:“延庆那地方我不能去。”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