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三十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李慕白皱著眉进到屋里,只觉一阵药味和污秽的气味,钻到脑子里。屋里连一张桌子也没有,只有一铺炕,炕上铺著一领席,席上摊著一床还不很旧的红缎被子。李慕白认得,这就是自己给她买的那材料做的。被里的纤娘蒙著头睡著,枕畔露著蓬乱的头发。谢老妈妈走到枕边,扒著头叫道:“翠纤,翠纤!你快瞧!你瞧瞧谁来了?”纤娘细声呻吟著,把头由被中伸出来,微微地抬起,一看是李慕白;她又是惊讶,又是愤怅,说:“你来了!你瞧,我成了甚么样子了!你,李老爷,现在你可称了心了吧!”
  李慕白一看纤娘的脸上是又紫又肿,并杂著些淭痕血迹;可是眼睛还是那么娇秀、悲哀,且带著恨色。纤娘说完了,又蒙上头去痛哭。谢老妈妈也在旁流著泪。李慕白知道,一定是徐侍郎被杀之后,衙门把纤娘抓了去,用刑拷问了她一番,所以脸上被打成这个样子。心里就想:虽然徐侍郎是史胖子所杀,可是不能说与自己丝毫无关。徐侍郎死得不冤,可是纤娘一个可怜的人,落得这个样子,屪约旱牧夹纳鲜翟诠不去。因之不由叹了一声,走近纤娘的头前,就说:“纤娘,你别怨我,胖卢二一跟徐侍郎被人杀了的事,连我地想不到;我病了有半个多月,直到现在还没十分好。”
  纤娘又蓦地抬起头来,冷笑说:“我怎能怨你:可是…:说到这里,抬眼看了她母亲一眼,轨誽:“妈,你出去一会,我跟李老爷誽几句话:”谢老妈妈听了她女儿的话,就抹了抹眼泪,走出屋去了。
  纤娘很愤慨地低声说:“李老爷,我也知道,人不是你杀的,可是,你能说你不认得那个凶手吗?”李慕白不由一惊,就冷笑说:“即使那凶手是我认得的,又当怎样:徐侍郎死的时候,我正病得厉害,我还能有精柙教唆别人去行凶吗:”
  纤娘冷笑了雨声,说:“倒许不是你教唆的,可是那个行凶的姅于,我早就认得他;他也亲口对我说过,他是你的好朋友。这些话,我要是在过堂时说了,我也不至于叫人把脸打成这个样子。总之,你别瞧我不过是一个妓女,我还有点横劲儿。我自己受苦我认命,只盼望你老爷好好儿的,轨得了。”说到这里,用被角擦眼泪,又说:“我早就知道你们江湖人不好惹,要不然,我也不能嫁那徐老头子!”说时,又勾起一往伤心痛肤之事,她不禁硬咽著痛哭。
  李慕白气得怔了半晌,说道:“甚么话,你永远把我看成了江湖人!”站著生了半天气,又觉得纤娘可怜,遂就叹气说:“我要跟你解说,也是解说不清。不过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会几手武艺,就是江湖人。其实江湖上的人多半是恨我刺骨,我也专打一些江湖上的强盗恶霸。我由夏天到北京找我表叔来谋事,因为有几个江湖人跟我比武,我把他们都打败了,他们就恨上我,给我造了许多谣言,以为我是甚么江湖大盗。因此胖卢三和黄骥北,就运动官府,几乎将我害死。且到现在,他们还不肯甘休。将来还有河南的吞舟鱼苗振山和金枪张玉瑾,要到北京来找我决斗!”
  说到苗振山,那纤娘忽然抬起头来,瞪著眼睛战兢兢地问道:“你说甚么?苗振山?”李慕白点头说:“这苗振山是河南一个最有名的江湖人。”又说:“其实这些话你也听不懂。不过我是告诉你,我李慕白是个行侠仗义的好汉子,也是个规矩人。我会武艺,我跟人打架,那是因为我不愿受别人的欺侮,就譬如那天晚间的事吧!我听了你的话,我知道你是甘心嫁徐侍郎,我立刻就走,甚么话也没有。你还以为我嫉恨行凶,那实在是错看了我李慕白了!”
  纤娘本来一听到苗振山要来北京的事就吓得神魂都失散了。流著眼泪,躺在炕上,脑中翻阅苗振山那凶恶的面孔、粗暴的声音,想皮鞭子打在自己身上时的痛楚,自己的父亲被他们乱棍打死的惨况,就觉得已然是死在目前。只要苗振山一来到,他决不能宽容自己和母亲,所以李慕白后面的一些话,她全都没有听明白。
  这时谢老妈妈又进到屋里,就见女儿哭著,李慕白是皱著双眉站在那里,脸上并带著气愤之色。
  谢老妈妈泪眼不干地站了一会,李慕白望了望她,就问说:“那么以后你们打算怎么样呢?”谢老妈妈尚未答吉,纤娘就痛哭著说:“谁还能管以后,眼前我们娘儿俩就快死了!”
  谢老妈妈一听,又哭了,一面抹著鼻涕眼泪,一面央求李慕白说:“我们娘儿俩的事,也瞒不了李大爷啦,翠纤嫁了徐大人不到一个月,徐大人就叫强盗给杀死了。可怜我们娘儿俩,还坐了几天监牢。翠纤那样身子骨儿,本来就常常病,哪禁得住叫衙门打了几十个嘴巴?我们娘儿俩的东西首饰,全都叫徐宅的人给拿了去,甚么也没给我们留下。没法子,这才在她舅妈家裹住著。可是人家也没有尲父龉媚铮我们娘儿俩在人家这儿,吃这碗窑子饭,长了也不行。要说再找地方混事吧,可是翠纤的脸上还没好;再说哪里去借钱置办衣裳家具呢?没有法子,我才把李大爷请了来,就求李大爷念著早先的好儿,救一救我们娘儿俩吧!”说得李慕白的心里也很难过。
  待了半天,李慕白才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我能给你们想甚么方法呢!”仰著头,叹著气,又想了一会,就说:“我倒可以向朋友给你们借些钱,你们暂时度日,等纤娘好一点时,赶紧给她找一个适当的人嫁过去,你们母女就都有著落了。据我想,但凡有一线生路,还是不要再入班子才是!”
  谢老妈妈一听李慕白答应借钱给她们,她就赶紧说:“嗳呀,无论谁,要是有条活路见,谁能够把女儿送到班子里去啊!李老爷…”谢老妈妈刚要说叫纤娘嫁给李慕白的话,可是李慕白已然掏出钱夹子来了,给了谢老妈妈两张银票,说道:“你们先拿这个花用著,过两天你到法明寺去找我,我再给你们预备十几两银子。我现在病才好,不大爱出门,以后我也不到你们这儿来了。你就叫纤娘好好调养著吧!”
  说话时,又用眼去看纤娘。只见纤娘仰卧在炕上,睁著两只眼发怔,眼泪顺著那青紫斑斑的颊上向下流,像是一朵受了摧残的娇花一般,使人于可怜之外,环生些爱慕之意。李慕白勉强克服住心中缕缕的柔情,就长叹了一声,说道:“我走啦!”
  谢老妈妈跟著,把李慕白送出门外。李慕白连头也不回,无精打辨地走出粉房琉璃街,顺著骡马市大街往西,找了个小饭铺吃了几杯酒,吃了饭。就听饭铺有人谈誽:“西边那小酒铺买卖不错呀,怎么那史胖子把铺子抛下跑了呢?”
  李慕白知道街上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史胖子与凶杀胖卢三、徐侍郎的案子有关,就想,史胖子那个人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假如他不因那案子避走,自己现在总不至如此寂寞吧!吃过了饭,便出了饭铺,于秋风萧飒的长街上,回到了法明寺。
  纤娘那一种可怜的情形,总时时挂在心上,但李慕白现在是决定了,设法弄点钱救济她们母女倒还可以,若乘此时期,等纤娘的伤病养好,再谈嫁娶的事,那却决不可能了。李慕白现在心中只有两个念头,第一是设法要探出那小俞的隐秘,也就是倒要明白明白他是个怎样的人;第二就是盼著自己怏些恢复健康,好等苗振山、张玉瑾来到,凭仗宝剑与他们决一个雌雄。
  一日过去,到了第二天,秋风吹得更紧。早晨,李慕白在院中慢慢地练了一趟剑,觉得身体还未被那场病给毁坏。擎著宝剑,又想起那夜小俞来此盗剑之时,与自己交手对剑。他的身手剑法,真是矫捷可爱。若非自己的武艺受过真传授,真怕要敌不过他。这样一想,立刻把剑拿回屋里,穿上长衣,就出门雇车,往铁贝勒府去了。
  到了铁府,李慕白下了车,今天他并不由正门进去见铁小贝勒,却一直到了马圈里去找小俞。马圈里的人知道李慕白是他们二爷的好朋友,就赶紧把小俞找来。小俞满面的湿泥,仿佛有好几天没洗脸,在这时候身上还穿著蓝布的破裤褂。李慕白很恳切地说:“兄弟,昨天我来找你,这里的人说你出去没回来。”小俞点了点头,只说:“这两天我是有点事。”李慕白看著他那单寒的样子,很觉得他可怜,便说:“兄弟,你跟我出去,找一个酒铺咱们谈一谈去!”小俞点了点头,就跟李慕白出了马圈。往西走去,寒风迎面吹著,李慕白身穿著棉袄,都觉得寒冷,可是回首看小俞,却一点也没有畏冷的样子。
  屔偈保在街上找到一家酒铺,进去,在一张桌旁坐下。要过酒来,二人对坐饮著酒。李慕白就“天气冷了,兄弟,你身上不觉得寒冷吗?”小俞摇头说:“我一点也不觉得冷。”李慕白又说:“你若是尚没有棉衣,我可以送给你一件。”小俞点头说:“也好。”
  李慕白见他肯受自己的棉衣,心里就觉得很痛快,遂笑著说:“这两日我见不著你,我寂寞极了!今天我一个人在庙里练了趟剑,我就想,若是咱们兄弟能常在一起,彼此指点武艺,那有多么好?”小俞擎杯点了点头,接著叹了口气,说道:“大哥,我要离开北京,只是现在身畔没有盘缠钱!”李慕自说:“那不要紧,我可以给你筹办几十两银子,不过……”
  小俞在旁打断他的话说:“我不用你借给我钱,因为你现在的景况,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李慕白摇头说:“不是我的钱,因为德啸峰临走时,他曾送给我一个钱折子,可以取两千银子。我现在一点波动,我想你要用,咱们可以取出些来。德嚍峰是个有钱的人,他必不在乎这一点。”小俞连连摇头,说:“你的朋友的钱,我更不能用了!”又凝了一会神,就说:“只好慢慢再说吧,好在我也并非急于要走。”李慕白用眼审视著小俞,就见小俞仿佛心中有许多牢骚、感慨。不过外面用一种凛乎不可犯的侠气掩盖著,他不肯倾露出来罢了。
  又喝了篾杯酒,李慕白就说:“兄弟,我们相识的日期虽不久,但是我那场病多亏你服侍,我真把你当作我的亲兄弟一样看待。我们原应当不分彼此,缓急相助,可是我看你心里总像有些事情,你却不肯向我说实话,真不知是甚么缘故?”小俞微笑了笑,说:“你我虽然都在年轻,都能使宝剑,而且能打个平手,但是彼此的身世与性情不同,我要把我的心事告诉你,你也不能明白。不过日后你必晓得,我俞二并非是与你交友不其实。”说到这里,他把后来拿上来的两壶酒全都喝了,但并没有一点醉意,就站起身来说:“大哥,我要回去了,明天我到庙里找你去,咱们再细谈!”说著一直出了酒铺走了,把李慕白抛在这里。
  李慕白发了半天怔,心想:小俞这个人,真是不近人情。莫非他跟史胖子一样,原本也是个江湖大盗,因为犯了重案,才避到铁小贝勒的府上隐身吗?可是又想看不像,以小俞那样的本领,若是偷盗,谁能捉得住他?他何至于这样冷的天气,连件棉衣也没得穿上?又何至于他要出外还发愁路费呢?这样想著,猜不出这小俞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疑虑了半晌,他忽然想起泰兴镖店的老镖头刘起云,人在江湖,认识的人必多——“我何不去拜访拜访他去,向他打听江湖上有甚么姓俞的年轻英雄没有?再说刘起云与故去的命名镖头和宣化府孟老镖头都是好友,我也可以顺便打听打听俞秀莲姑娘的近况和那孟恩昭到底有了下落没有?”于是付了酒钱,出门雇上车,就往前门外打磨厂去了。
  少时,到了打磨厂泰兴镖店,见著了刘起云老镖头。刘起云见李慕白来了,很是喜欢,就说:“李老弟,多日未见,我净想看你去,只是忘了你住在甚么地方。”李慕白说:“我也久想来看看老镖头,只因我打了一场冤枉官司,又病了一场,所以总不能来看你老人家。”刘起云说:“你打的那件官司,我也知道。当初我也很替你著急,后来听说德啸峰回京了,铁小贝勒又很照应你,所以我就放了心,知道他们必能给你想法子;可是还不知你出狱又病了。”李慕白叹道:“我这场病比那场官司还厉害,现在虽然病好了,可是身体还没有复原。”
  層谑嵌人谈起闲话来,李慕白就提到现在江湖的一些有名英雄,就说:“有一个姓俞行二,外号叫小俞的人,不知老镖头晓得不晓得?”刘起云想了半晌,就说:“我知道江湖上姓俞的很少,我只认得故去的铁翅雕俞老哥。至于江湖后起之秀,我可就不晓得了。”
  李慕白点了点头,遂又问刘起云,见著宣化府孟家的人没有?那孟恩昭不知有无下落?刘起云就说:“前些日倒是由口外来了个老朋友,他说路过宣化府,见著孟永祥了。他的二少爷孟恩昭,还是没有音信;俞姑娘还住在那里,俞老太太却听说病得很厉害!”李慕白听了一惊,心中很为秀莲姑娘难过,擎著一杯茶慢慢地喝著,良久不语。
  那刘起云忽然说:“李老弟,现在有河南著名的两位好汉,要到北京来会你,你可晓得吗?”李慕白冷笑著说:“莫不是耶苗振山、张玉瑾二人吗?”刘起云点头说:“正是!四海镖店的冒六已然走了有半个多月了,大概快同著那苗振山和张玉瑾来了。”
  李慕白态度昂然地说:“要没有这件事,我早就往延庆去了,我在这里就是为等候苗、张二人。
  那苗振山与我倒素无仇恨,只是那个金枪张玉瑾,我知此人平日凶横已极,他曾将俞雄远老镖头逼死,他的妻子女魔王何剑娥也曾被我砍伤过,大概现在还押在饶阳的监狱里,我们二人因有此仇,恐怕见面非要拼个生死不可。最可恨的是那瘦弥陀黄骥北,他既然仇恨我,就何妨与我拼一下。他却在表面上与我假意交好,暗地里使尽了心机,要想陷害我,未免太是阴险小人的行为了!”刘起云道:“黄骥北向来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最佩服的是金刀冯茂,他负气而来,与你比武;败了之后,扔下双刀就走。现在回到深州安份守己地度日,连旧日的江湖朋友去找他,他都一概不见了。”李慕白一听,心中对金刀冯茂也很是抱歉,就想以后有暇,应当去看看他,交他那个朋友。
  当时刘起云和李慕白又谈了半天闲话,李慕白就告辞走了。到了前门大街,找到了一家估衣铺,按照小俞的身材,买了一身棉裤袄和一件长棉袍,又到别的铺子里给小俞买了鞋帽,预备明天送给小俞。拿著这些东西,迎著秋风,走回法明寺里。
  刚一进门,忽见有一个身穿青布棉袍的人,见著李慕白就屈腿请安,叫声:“李大爷,你好呀!”李慕白还认得,这人是东四三条德啸峰家的仆人,遂就问道:“你干甚么来了?有事么?”那陪人一面陪笑,一面由身边取出一封信来,说道:“刚才由延庆来了一个人,是我们老爷派来的,给李大爷带来一封信,并说我们老爷也快回来了。”
  李慕白把信接过,给了仆人赏钱,那仆人道了谢就走了。这时李慕白十分欢喜,回到屋内,就把德啸峰的来信拆开看。只见信笺有好几张,上面写著核桃般大的字,是:慕白老弟如晤:别来又将一月矣!小兄此番出都,虽奉官命,亦有私衷,容相见时再为细说!小兄临走时,我弟尚屈处狱中。沉冤未雪;惟以有小虮髯铁二爷之慨诺,小兄始敢放心而去,预料此信到达时,我弟必早已脱难矣。小兄来到延庆数日,与神枪杨三爷谈到我弟之事,被亦深为开心,且甚钦佩,亟欲在北京一睹我弟之英姿。此外,尚有一件可喜事,即系此处新来一贵宾,此人非他,即我弟梦寐不忘之人,侠女俞秀莲是也!…尷钅桨卓吹酱舜Γ不禁十分惊讶,赶紧又接著往下去看,只见是:既然有此奇遇,小兄决为吾弟成此良缘。金钗宝剑,红袖青衫,有情人若成了眷属,我德五亦阴功不小。书遣出后,小兄与神枪杨三爷及俞秀莲姑娘。即同行赴都。关山不远,计日可达,老弟快办喜酒,以备我等畅饮!即颂大喜大吉!
  李慕白读过德啸峰的这封信,既觉得德啸峰有些胡闹,又想著这件事奇怪。本来刚才听刘起云老镖头说俞老太太现在病得很重,怎会秀莲姑娘又一人离开孟家到外面来?莫非俞老太太也去世了吗?
  看德啸峰这信所说,仿佛俞秀莲姑娘已应允嫁给自己了;可是将来若再寻著孟恩昭,那可又怎么办?
  想来想去,觉得无论如何,这件事是应允不得,不能由著德五这样荒唐著撮合。此时反倒把他的心弄得很难过,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听著秋风打窗帘,心中乱七八糟。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