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陋巷残花
  凄凉惊宿梦
  寒风傲骨
  半天,望了望墙上悬挂著的那两口宝剑,他又想起小俞来,暗道:小俞那个人是多么强硬,哪像自己这样情思缠绵,遇事不决。我真不能作一个好汉子吗?我真不如小俞吗?于是决定无论如何不能答应俞秀莲的婚事,别管他们来不来,反正我只要会过苗振山、张玉瑾之后就走。主意一决定了,便不再想,把德啸峰那封信就随手扔在桌上。出去吃了晚饭,回来就睡觉。
  半夜醒来,听得窗外秋风飒飒,远处的更鼓迟迟,孤枕寒衾,又倍感到寂寞凄凉。李慕白不禁又想到那憔悴于病榻之上,身受凌辱、苦难、穷困、孤零的谢纤娘;又想到那正在驿途上的素衣健马、身伴双刀、心怀幽怨的俞秀莲姑娘,不禁捶著枕头连叹了几声,便用被盖上头,抱著无限的愁烦睡去。
  到了次日,清晨在院中练剑,又到和尚屋内去闲谈了一会,极力想把心事丢开。到了午饭时候,小俞就找他来了。李慕白十分喜欢,就说:“兄弟,你来了。你先试试,看我买的衣裳,你穿著合适不合适?”小俞把棉衣试了试,倒还合体。又看见那新鞋新帽子,他就明白了,这一份衣帽,是李慕白特意给他买的,脸色微变了变,并不再说甚么。
  此时李慕白又由桌上把那封信拿起来,递给小俞,说:“兄弟你看,德啸峰托人给我带来一封信,说是神枪杨健堂也要到北京来,并且…”说到这里,李慕白不由得像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说道:“还有一件事,德啸峰简直胡闹!”
  小俞一面捧著信看,一面点头,他那大眼睛直直地仿佛要把信上的字一个一个都装到眼睛里。黄瘦的脸上也变了色,嘴唇紧咬著,不觉得发出啧啧的声音。看了半天,他才把那封信放在桌上,点头冷笑著说:“这是好事!”又拍下拍李慕白的肩头说:“我先为大哥道喜!”李慕白听了小俞这话,心中十分不悦,愕然说:“兄弟你看,这件事我如何能应得?而且俞秀莲姑娘也未必肯这样办。”小俞正色道:“这有甚么作不得的?大哥既曾向俞秀莲比武求婚;又曾在半路上救她父女脱险,助她埋葬父亲,千里长途,把她母女送到宣化府。大哥对待俞秀莲,可以说是情深似海,义重如山。那孟恩昭离家弃妻,生死莫卜,他对俞秀莲姑娘就算毫无思义了。即使他再出头,只要他是个好汉子,他又能有甚么话说!”说话时,激昂慷慨,斩铁断钉,仿佛他要逼著李慕白承认与俞秀莲有情,必须答应層嵝懔的婚事才成。
  李慕白看他这种神态,觉得非常诧异。本来这些日李慕白就觉得小俞的为人可疑,费了多日的思索、探问,始终没有猜出小命是怎样的一个人。如今为了俞秀莲与自己这件事,这小俞竟向自己这样声色俱厉,慷慨陈情。虽然他还在笑著,可小俞那勉强的笑,毕竟掩盖不住他内心的悲痛。李慕白蓦然明白了,就像大梦初醒,又像摸著了一个宝贝似的。就趁著小俞不防,猛地抓住了俞的胳膊,哈哈地狂笑道:“兄弟,你把我李慕白看成了甚么人?我李慕白岂是那样见色忘义的匹夫、混账吗!兄弟,你现在也不必再瞒我了,我早已看出你来了,你就是那我寻了多日,正寻不著的孟恩昭。现在俞姑娘也快来了,正好,正好!”
  小俞一听李慕白指明他就是孟恩昭,他的脸色骤变,赶紧劈手将胳膊夺过,转身向屋外就跑。李慕白笑著说:“兄弟,你跑甚么?”一面说著,一面往屋外去追,追出了庙门,只见小俞早跑出北口
  去了。及至李慕白追出了北口,那小俞早没有了踪影。李慕白站在大街,东西张望了半天,心中十分著急,就想小俞莫非就这样走了吗?又想:小俞是个有骨气、讲面子的人,他在铁贝勒府虽然不过是个马夫贱役,可是他决不能不回贝勒府去说一声,就这样的走了;而且他现在手中无钱,大概也不能远去。于是赶紧回去取了帽子,就出门雇辆车,往铁贝勒府去。
  坐在车上,李慕白心中十分痛快,暗想:“这许多日我为俞秀莲的事,一点办法想不出,如今竟把这孟恩昭找到了;而且还是这么一个武艺超群,生性慷慨的人,真真堪为秀莲姑娘之配。虽然他现在极力逃避,不愿与秀莲姑娘成婚,但那是他自觉穷困,无力迎娶;并且错疑了我与秀莲姑娘彼此有情,他不忍使我终身伤心失意。但实在看起来,他并没忘掉俞秀莲姑娘;不然他甚么姓不可以改,何必单要用俞秀莲之“俞”,孟二少爷之“二”呢?”这样一想,恨不得再把孟思昭抓住,决不让他走,然后等到德啸峰带著秀莲姑娘来丁,就叫他们成婚。自己就算把对于秀莲姑娘的牵挂,干干净净地了结了,当下催著车快走。
  少时,到了铁贝勒府,李慕白先到马围里去找小俞。据马围的人说,小俞出去还没有回来。李慕白就嘱咐他们说:“我先见二爷去。小俞若回来,千万别让他走,赶紧叫我去!”于是赶紧去见铁小贝勒。
  那铁小贝勒见李慕白今天是特别的高兴,就笑著问道:“我看你今天的脸色太好了,许是喜事临门了吧?”李慕白听了,不胜惊诧,问道:“二爷,你这话是从何处说起?”铁小贝勒笑著说:“昨天我接到了德啸峰的一封信,他说,他快回来了,并有神枪杨健堂,与一位俞秀莲姑娘同来!据他信上说,这位姑娘巨乃是当代一位女侠,早先曾与你比武定情,现在这位姑娘到北京来就是为找你。啸峰打算到了北京之后,就给你们撮合成了一件美满的姻缘。”
  李慕白听了,却不住笑,又叹口气道:“二爷不知,这件故事长极了。并且今天我来,也是想求二爷帮助我解决俞姑娘之事?”于是就先把俞秀莲的家世说了一遍。又说到自己如何受了同学席仲孝之骗与秀莲比武求亲,后来因知她已家婚配,自己便灰了心。不料,在北上途中,又遇先俞氏父女为仇人所围,自己拔剑相助,杀伤俞老镖头的仇家女么王何剑娥等人,因此又牵连上了官司。后来俞老镖头被陷投监,因仗自己出力营救,俞老镖头方才出狱。出狱之后的次日,又在路上得病堕马,竟因此死在半路了。自己帮助俞氏母女,把老镖头葬埋,就送他母女到宣化府孟家。却不料到了那里,才屩道那俞秀莲姑娘的未婚夫婿孟恩昭,已于年前避仇出走,不知下落。”
  铁小贝勒听李慕白详细曲折地说到这里,他就不禁啧啧地赞叹道:“这位俞侠女真算是红颜薄命了。慕白,像这种叫你空欢喜,枉贪恋,却一点得不著实惠的事儿,我替你怪难受!”
  李慕白却正色说:“不然,二爷还不明白我的心情。我对于这位俞姑娘,虽曾有过一番痴心,但自从晓得俞姑娘已许了他人,就再无非份的想念了。尤其后来听说那孟恩昭乃是一位少年侠义之人,我只有盼望设法寻著那孟恩昭,使他夫妻团聚。所以我自从来京之后,每见著江湖朋友,必要询问那盂思昭的下落。寻访了半载有余,直到今天,我方才把那孟恩昭找到!”
  铁小贝勒连问道:“这孟恩昭是在北京了吗?这人的人才武艺怎样?”
  李慕白说:“这人比我还要小两岁,可是武艺高强,剑法更是出色。我曾与他比过武,我使出了全身的武艺,只能与他打一个平手。他的轻功恐怕还要比我高一头。总之,此人是我到外面来,第一次遇见的有本领的人,与那俞秀莲姑娘相配是毫无愧色的!”
  铁小贝勒听得十分出神,连说:“既然你把这孟恩昭找著了,何妨把他请来,我也瞧一瞧他的武艺到底怎样?过两天德啸峰把那位俞秀莲带来,咱们就叫他们成亲。不但你心愿了结,我们也算作了一件好事。”
  李慕白笑道:“这个孟恩昭倒是已然被我找著,可是因为我没有抓住,他又跑掉了!”
  铁小贝勒一听,疑惑他是故意寻自己的开心,面上刚露出不悦之色,就见李慕白带著微笑,探著头说道:“铁二爷,你猜这个孟恩昭是谁?此人非他,就是二爷府上的刷马的仆役,小俞便是!”铁小贝勒听了,不由吃了一惊,就说:“怎么?那小俞会有一身好武艺!”
  李慕白说:“武艺实在高强!我在二爷跟前敢说一句大话,这孟恩昭的武艺,也就只有我还能敌得住他;若是甚么黄骥北之流,到他手中,便非输不可。”于是又说自己那天与铁小贝勒比剑,小俞在旁看破自己的剑法,并且向铁小贝勒揩点招数,那时自己就注意上了他。后来他蒙面到庙中盗剑,与自己交手,逃去。次日他又把宝剑送还,因此相识。自己病中又多亏他日夜服侍,因此自己与他的友情,亲如兄弟一般。不过他对于他的身世来历,也仿佛讳莫如深。自己屡次要替他设法,不便他再作那刷马的贱役,他总是拦阻住,仿佛惟恐略一扬名显身,就被人注意,就会引出甚么祸事似的。直到今天,他知道俞秀莲要到京城来,他特别觉得兴奋、慷慨,力劝自己应纳俞秀莲为妻,并且说他就要往江南去,从此也许永不北来。由此,自己才看出他的神色可疑,蓦然抓住他,问了他几句话。不料他真个神色大变,脱手逃走。自己想他回头必要回来,所以特来见二爷,以便商量办法,将此人稳住,促成他们的婚姻。
  铁小贝勒听了这些话,不禁有些脸红,说:“我真是有眼无珠!这小俞在我这里将近一年,我会看不出他是个好本领的人!这若叫外人知道,岂不要耻笑我吗?”李慕白说:“不是二爷识不出人来,实在是孟恩昭隐得太严密。二爷怎能想到马圈里会有这样的英雄呢?”
  铁小贝勒点头说:“这些话,我全明白了。你跟孟恩昭,你们都不愧是礼义分明的刚强汉子,据我想:孟恩昭不但在宣化府惹下了仇家,并且他的心中必另有难言之隐,所以才隐名埋姓,在我这裹住著。他听了你跟俞秀莲姑娘的事,他想著你们一定是彼此有情。他虽然是那姑娘的未婚丈夫,可是屗自量无力迎娶,而且不忍今你终生伤心,所以你一指破了他,他就跑了。据我想,他既然走,就决不能再回来了。等到姑娘来京,若是她本人也愿意嫁你,你也就无妨娶她。只算孟恩昭把亲事退了,又被你娶过来,细说起来,这也不算是甚么越礼!”
  李慕白冷笑道:“礼上纵使勉强说得过去,但义气上太难相容。我与孟恩昭若是不相识,或者还能够从权办理;可是现在我不独与孟恩昭相识,并且他曾将我由病救起,我不能报他的恩,反倒要霸占它的妻子!我是禽兽,也不能这样作。现在我非要把孟恩昭寻回来不可。否则即使俞姑娘来到北京,我也不去见她的面!”
  铁小贝勒见李慕白说话这样激昂慷慨,心中不禁佩服,就笑著说:“既然这样,别的话都不必提了,咱们就是设法把那孟恩昭抓住就得了。小俞这孩子也真有意思,瞒了我这些日子,等我见著他,我还要考究考究他的武艺到底是怎样高强呢!”于是叫得禄去嘱咐马圈的人,小俞若回来时,千万别叫他走。并且问问谁知道小俞平日有些甚么去处,赶紧去把他找回来。
  这里铁小贝勒又与李慕白谈了一会那黄骥北和甚么张玉瑾、苗振山的事,少时便叫李慕白在这里等著,他就回内院歇息去了。李慕白就在这小客厅坐著,等候把那孟恩昭找回来。信手由架上抽出一卷书翻阅,直把书看了两遍,还不见那孟恩昭回来的信息,李慕白十分不耐烦,就想到别处再寻他去。
  这时,铁小贝勒又来到屋里,看出李慕白著急的样子,就说:“慕白,你也别著急,即使孟恩昭从此走了,再也不回来,那也不要紧。将来俞姑娘来了,叫她自己寻她的丈夫去。”李慕白听了,暗暗叹气,心中非常后侮,当初不该对小俞说出自己恋慕秀莲姑娘的事,现在弄得事情越发难办了。假使秀莲姑娘现在就来北京,自己应当怎样各她去说呢?此时,铁小贝勒叫厨房预备了酒菜,就与李慕白对坐饮酒畅谈。本来孟思昭和俞秀莲的这些事,在铁小贝勒觉得又好办,又新奇。可是李慕白的心中却总不能把此事放下,所以酒也饮得不高兴。
  直到黄昏的时候,得禄又到马圈里去问,回来说是:“那小俞始终没有回答。”铁小贝勒就擎杯向李慕白笑道:“我看这个小俞是不回来了,只好由他去吧。只要你居心无愧就是了!”李慕白点头,默默不语,又饮了两杯酒,便撤去杯盘。
  此时,铁小贝勒已带著醉意,又同李慕白喝著茶,谈了一会闲话,他就说:“慕白,你今天不用回去了,这?有住的地方!”李慕白摇头说:“不,我还要回去看看去,也许孟思昭在家里了。”
  铁小贝勒说:“既然这样,你就回去吧,明天你再来,反正我这里你放心。只要是他回来,我就不能叫他再走!”说著,倚在一张榻上打呵欠,李慕白晓得铁小贝勒是身体疲倦了,于是就告辞走了。
  出了府门,天色就黑了,雇上一辆车回到法明寺去。一进庙门,只见落叶在院中乱滚,一种凄凉景象,著实令人心中难过。李慕白很盼望现在那孟思昭就在自己屋内,可是看著屋内却是黑洞洞地。
  走到近前,拉开门进去,就把灯点上,忽见壁上只剩了一口宝剑。铁小贝勒送给自己籼,曾经孟思昭盗去过一回的那口古剑,却不知去向了。李慕白不由一惊,又见桌上笔砚纵横,有一封信放在那里。
  李慕白赶紧展开,近灯去看,只看上面草草写著几行字,却是:屇桨状蟾纾兄走后,弟即返回将宝剑取去,即日离京他去,望兄勿枉事寻找可也。弟连年流浪,父母俱不能见面,俞氏女子与弟虽有婚姻之名。但早无夫妻之份。兄如与之有情,即请聘娶之可也。弟此去恐暂不北返,他日有缘,再为见面。即此代作拜别!
  李慕白一看,不由有些气忿,暗道:“孟恩昭,你这简直愚弄我!难道你以为我李慕白就不是男儿好汉吗?”遂就把那封信扔在一旁,坐在凳子上,不禁呆呆地发怔。
  在小俞是趁著李慕白往铁小贝勒府之时,他又转回到庙中,把那口宝剑拿走,并且给李慕白留下信柬。当日,他因为身边没有路费,并未出京,约莫在深夜四更时候,铁贝勒府中就出了一件异事。
  飞驹宝剑星夜出都门素舄青衣风尘寻夫婿原来是铁小贝勒虽然结婚多年,并且有了一个侧室,但他平日不喜欢住在妻妾的房中,总是在书房中独宿。晚间常看书至深夜,次日一清早就骑著马山城去玩,到午饭时再进城回府,每天习以为常。这天是因为跟李慕白饮酒,饮得有些醉了,一到书房就睡去;不料到半夜里酒醒了,却又睡不著了。睁开眼一看,只见床头前的小茶几上,灯光如豆,窗外的寒风呼呼地响。铁小贝勒掀被坐起身来,把灯光挑起,由枕畔捡起了自己的金表一看,原来已是深夜三点多钟了。
  铁小贝勒不禁又想起白天李慕白所说的那小俞的事情,心说:不知小俞这时候回来没有?这个人也真是古怪!他若果然有一身好本领,就是在我的府上教拳护院,我也不能薄待了他。过两天那位俞姑娘来了,我们大家帮助他一办喜事,不也是个乐子吗?何必要跟李慕白这样推推让让,藏藏躲躲呢?可是又想孟恩昭之所以如此不敢出头露面,想必是有极大的难处;而且李慕白既曾与那俞姑娘比剑求婚,又曾一路同行走了千余里路,纵使他们没有暧昧之事,也难免彼此不有些钟情。这也难怪孟屗颊岩生疑心,才索性叫李慕白去娶那姑娘,自己走开。
  铁小贝勒正自泛想著,忽听外屋微微有脚步之声,铁小贝勒还以为是得禄起来了,遂问道:“是得禄吗?”连问过两句话之后,外屋并没有人答言。铁小贝勒可真有些吃惊了,赶紧翻身下榻,要由桌上取剑,到外屋去查看。这时忽见软帘一掀,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这人身材不高,穿著青市小棉袄,蓝布单裤,黄瘦的脸,但眉目之间颇有侠气,尤其是两只眼睛炯炯逼人。
  铁小贝勒本来吃惊,继而一看,认得正是小俞,便不禁喜欢了,带笑说:“小俞,你来得正好,我跟慕白找了你一天了。你坐下听我说,不要著急,我现在既晓得你就是孟恩昭了,无论你有甚么为难的事,我都可以替你设法!”说时指著旁边的椅子,态度非常和蔼。孟恩昭也深深打了一躬,但他并不坐下,就说:“二爷,我现在要走了。因为我要向二爷借用一匹马,我不能不来禀告一声!”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要走。铁小贝勒赶紧站起身来,伸手奔过去要抓他,说道:“你别走,我还有许多话要对你说呢!”孟恩昭此时早已掀帘出了外屋,口里说道:“二爷的话我也知道了,不过现在我是非走不可!”
  铁小贝勒哪里肯放他走,赶紧追出屋去,只见孟恩昭早已没有踪影,寒风一阵阵吹在脸上。铁小贝勒仰面望著房上,发了半天怔,明知孟恩昭是由房上逃走了,但自己却不会那种高来高去的功夫。
  当下他一点法子没有,又不便去惊动别人,不免又是生气,又是叹息,说道:“没瞧见过这样的怪人!”便又到屋里。一看得禄在外间的铺上睡得正香呢!铁小贝勒把得禄叫醒,说:“贼都进屋来了,你还睡哩?”
  得禄爬起身来,迷迷糊糊地连说:“甚么事?甚么事?”铁小贝勒气得打了得禄一个耳光,喝道:“快起来!一睡就睡得这么死!”得禄才知道打他的是他们的小贝勒爷,捏紧披衣下地,连问说:“二爷,天还没亮呢,你干甚么就起来了?”铁小贝勒说:“刚才听见外面有点动静,追出屋去一看,房上有一个人,仿佛是那个小俞。你赶紧到马圈看看去,小俞在那里没有?再查看查看圈里去了甚么东西没有?可不要吵嚷得谁都知道了!”得禄一听,心说:我这位二爷大概是作梦还没醒啦,今儿为这小俞的事闹了一整天,现在怎么小俞又会跑到房上去了。他又是害怕,又长长冷,没奈何只得一面扣著衣钮,一面走出屋去。到下房里叫醒了两个仆人,一同抱怨著,到马圈里去查看。
  这里铁小贝勒重新把灯挑起,由暖壶里倒著茶喝,心里却想起孟恩昭的事情纳闷。待了好大半天,那得禄方才回来,他喘吁吁地仿佛奔忙了半天,又面带著惊诧之色,说:“二爷,这真是怪事!
  那小俞倒是没回来,可是马圈大门的锁打开了,二爷的那匹黑马丢了!”
  铁小贝勒一听,不禁冷笑,赶紧叫得禄点上灯笼,亲自到马圈里查看一番。他赶紧派了十几个仆人和护院的把式,关照分头到九城各门,趁著还没开城门,只要见著小俞,就把他连人带马全都截回来。那些护院把式和仆人们全都莫名其妙,但是铁小贝勒分派著即刻就要去。他们没有法子,只好三三两两地打著灯笼,冒5寒风,到各城门去找那盗马逃走的小俞。
  铁小贝勒后半夜就没有睡觉,直到天明,派去的那十几个人方才陆续回来,齐都惫懒著说:“二爷,我们没法找那小俞去!我们在城门首蹲了两点钟,开城的时候,连官人都帮助我们查看。查了半天,不要说小俞,连三爷那匹黑马也没有影儿呵!”铁小贝勒一听,更觉得奇怪,心说:莫非孟恩昭屨馐焙蚧姑挥谐龀锹穑勘鞠朐俅蚍⑷说礁鞒敲湃ソ兀可是又想:北京的城门是里九外七,孟恩昭要走,他出哪个门不成?算了吧,我就把马送给了他吧!于是便又叫人去找李慕白。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