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五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想了一会,不由微微叹息,觉得现在外面有父母的两口灵;有孟恩昭下落不明的事;更有李慕白之误会未解,德啸峰夫妇的恩情未报;再加上这些仇人,多少多少的事情啊!就凭自己一个女流之身,双刀匹马,又没有一个人帮助,真是难办呀!因此她仿佛心中锐气全失,反对前途发生了许多忧虑。
  堕泪伤心惊言闻旅夜刀光鬓影恶斗起侵晨这时,各房中都有人在高声谈笑,大半都是些做生意的人。秀莲又觉得自己是个女子,所以特别艰难,假若自己是个男人,真不能叫他李慕白称雄一世!想到这里,忽然房门一开,进来一个店家,秀莲就问说:“甚么事?”那店家就说:“你是俞大姑娘吗?”秀莲点头说:“不错,我姓俞。”说时就由炕上下来,用诧异的眼光望著店家,店家说:“外头有一位姓史的客官要见你。”
  秀莲一听,十分纳闷,心说:我并不认识甚么姓史的呀?刚要由屋去看看,原来那姓史的正在窗外站著。他知道屋里确实是俞姑娘了,就一迈腿进到屋内,说:“俞姑娘,今天可气著了吧?”他说话是带著山西的口音,肥短的身子,很费力地弯下去,给秀莲打了躬。秀莲这时诧异极了,及至这姓史的扬起他那圆圆的胖脸来,秀莲才认出,这人就是自己前天在风雪道上遇见的那个反穿皮袄骑著黑马的人。因见这人很有礼貌,遂就和蔼地说:“呕!……你请坐,有甚么事你就跟我说吧!”那史胖子也不坐下,他只吁吁的喘气,仿佛是从很远赶来似的,此时店家把墙上的灯挑亮了,就出屋提水去了。
  屝懔儿史胖子身上只穿著青布夹裤和短棉袄,头上却流著汗,因见他半晌不语,未免心里起急,就瞪了他一眼,说:“你找了我来到底是有甚么事呀?”又要问他那夜下著雪在店房里去打听李慕白的是不是你。就儿史胖子用袖擦著脸上的汗,说道:“我要想告诉姑娘的事可多极了,只是李慕白那家伙,他不叫我来告诉你!”秀莲一听,立刻惊得变色,眼睛也立刻瞪起来,问说:“甚么事?李慕白他要瞒著我!”史胖子却摆手说:“俞姑娘你先别著急,听我慢慢跟你说。”于是史胖子就光说他自己的来历。然后又说他与李慕白相交的经过,以及他对李慕白怎样帮忙。因为替李慕白杀了胖卢三和徐侍郎,他才在北京不能立足,抛下了小酒铺,重走到江湖来。
  俞秀莲一听说,这个爬山蛇史健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自然更是不胜惊异。不过他说了这许多话,都与自己无关。正要叫他简洁著往下说,这时史胖子就提到了小俞,并且说:“小俞就是宣化府孟老镖头的次子,姑娘的女婿孟恩昭!”然后就说孟恩昭由北京走出,到高阳地面迎著苗振山、张玉瑾等人,因为争斗受了重伤;史胖子他跑回北京把李慕白找了去,孟恩昭就在李慕白的眼前死了,现在葬埋在高阳郊外。史胖子述说这些事情之时,真是宛转详细。尤其他说到孟恩昭临死之时,嘱咐李慕自应娶秀莲为妻之事,他是一点也不管姑娘听了心里是好受不好受,他都毫无隐瞒地说出来了。
  此时,秀莲姑娘方才如梦初醒,才知道孟恩昭是为甚么离京远去,才知道李慕白是为甚么处处躲避著自己,才知道德啸峰是为甚么对自己那样的诸事隐瞒,事情到现在虽然全明白了,但是秀莲的心境却如陷在绝望的深渊里,心里觉得惨伤、痛楚,眼睛被泪涌满,觉得昏晕、烦乱;坐在炕上,怔了半天,方才伸手擦了擦眼泪,微微惨笑著说:“原是这么一回事情呀!孟恩昭、李慕白他们倒都不愧是有义气的人,德五爷也真是他们的好朋友,总归就是欺骗我一个人呀?该!到底是女子好欺骗!…我,我全都佩服他们就是了!”说到这里,秀莲不禁掩面痛哭,越哭声音越是凄惨,哭得店中的客人全都止住了谈笑,都到院子来打听。店家也藉著送茶为名,进屋来看,就见灯光之下,这位姑娘用块手绢掩著脸,哭得气都要接不上;站在炕旁的那个胖子,直著眼,皱著眉,急得成了傻子样。店家也不敢问,也站著怔了一会,就问史胖子说:“你那匹马怎么样?”史胖子这才知道店家也进屋里来了,遂就说:“把马给我卸了鞍,喂起来罢!另外给我我一间房子。”店家答应一声,放下了茶的,就出屋去了。
  这里史胖子心中好生后悔,觉得刚才那些话说得太莽撞了,现在姑娘成了这个样子,史胖子也不晓得用甚么话去劝她才好。秀莲姑娘哭了半天,自己忽然想著哭也无益,遂就止住哭声。便站起身来,一面仍自抽搐著,一面向史胖子说:“多谢你的好意,把这些事情告诉我,要不然我就是死了也不知道!”史胖子见姑娘向他道谢,未免又是受宠若惊,咧著他的大嘴笑了笑,赶紧又作揖,说:“姑娘这是哪里的话?这些事我史胖子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在涿州我遇见小俞时,我要知道他就是孟恩昭,是姑娘你的女婿,我一定要拦住他,不能叫他替李慕白跟人拼命去!”秀莲点了点头,又不禁流泪叹息。
  史胖子又仿佛有点怨恨李慕白,他说:“我们把孟二爷葬埋了之后,李慕白就回北京去了,他并且不叫我跟他去,也许就是怕我见著姑娘,把这些事告诉你。可是我这个人向来对朋友热心,恐怕李慕白到北京之后,见著苗振山等人,他人孤势弱,抵不过那伙人,所以我到底带著我的一个伙计跟屜氯チ恕5奖本,我也没进城,可是苗振山被姑娘杀死,张玉瑾那伙人叫衙门赶走的事,我全都知道。李慕白是前一天到的北京,第二天下著大雪他就走了。我就打算去见姑娘,把这些事告诉你;可是我是个犯过案子的人,不敢进城去给人家德府惹事,所以我就打算托人把姑娘请出城来再说;可是我托的人还没有去,姑娘你就骑马冒雪离了北京。看那样子,我猜出你是要追上李慕白。我知道李慕白是前一天走的,至多他比你走下几十里路,所以那天我找著姑娘住的店房,我就去嚷嚷,为是叫姑娘你连夜赶下去。若是追上李慕白,那要是俞二爷的阴魂有知,他也是喜欢的嘛!”
  秀莲姑娘听史胖子说到这句话,她又是伤心,又是不禁脸红,刚要发言解释,又听史胖子往下说道:“凭良心说,李慕白那个人,虽说性情有点别扭,可实在是个好人!而且他那身武艺,在江湖间真找不出对儿来。孟二爷既然死了,姑娘你嫁给李慕白,也真不算辱没你。说句实话,我史胖子替李慕白出这么大的力,也就是为他老哥娶上个好媳妇儿……”说到这里,秀莲就正色把他拦住,说:“你不要说了!”
  史胖子点头说:“是,是,我先不说这些话。我再告诉姑娘,那天夜里,我不想跟上姑娘,看姑娘与李慕白见面。不料我的马被雪滑倒,我的腰摔了一下还不要紧,马也摔瘸了,因此我才落在后头。不知姑娘到底追上李慕白没有?我走到今天过午,才到了涿州刘家庄,共访我的好友刘七爷。不料他却受伤了。我一问他,才知道他是因为得罪了姑娘,被姑娘砍了一刀。我当时也没同刘七说甚么,我就赶紧追下姑娘来,为是把这些话告诉姑娘!”秀莲这时心中乱极了,便点头说:“好,好!我都听明白了。谢谢你的好意,你请吧!”
  那史胖子一听,连声答应,又开口说别的话。却见秀莲姑娘的眼边依然挂著泪珠,脸上带出不耐烦的样子。史胖子晓得姑娘这时的心里是烦极了,他就不敢再多说话。遂就怔了一怔,说:“姑娘先歇著吧,我今夜也住在这店里,有甚么话明天再说。有用我之处,请姑娘自管吩咐,我史胖子一定豁出命去帮助姑娘!”秀莲对于史胖子倒是很感激的,就点头说:“好,好!以后我一定求你帮助!”
  史胖子却仰著圆圆的胖脸,又向俞姑娘一哈腰,他就到旁的屋里歇宿去了。
  史胖子出屋以后,这里俞秀莲姑娘又狠狠地一跺脚,咳了一声,眼泪立刻又汪然而下。就想:我的命也太苦了!风尘千里来寻找未婚夫孟恩昭,想不到孟恩昭却又被苗振山镖伤身死,虽然自己杀死了苗振山,算是给他报了仇恨;可是他已然是人死不能复生。茫茫的人世,可叫自己怎么往下活呀!
  由此又想到李慕白,想他此时一定也是很伤心的,并且不愿把这些事告诉我,假若没有孟恩昭这事,或者孟恩昭是个坏人,我也可以改嫁给李慕白。然而,然而……她想到自己与李慕白、孟恩昭三人之间的这段孽缘,真仿佛有鬼神在其中颠倒著似的。她一时觉得灰心,恨不得要横刀自尽。可是当她的纤手摸到了那双宝刀之时,她的心又一转念,蓦想:父亲养我的时候,就是当男儿一般的看待,后来我在江湖上也折服了不少儿横强蛮的男子,难道此后我俞秀莲,竟离了男人就不能自己活著了吗?当下一横心把眼泪擦了擦,再也不哭了,遂就关上门熄灯睡去。
  旅夜凄凉,俞秀莲心中有这样痛楚之事,哪能够安然入梦?但是秀莲却极力横著心,打算今后决不再作女儿之态,甚么死去的孟恩昭、走了的李慕白,一概不管他。以后只要凭著一对双刀,闯荡风尘,给故去的父亲争争名气。一夜之内,她把一腔凄凉的心情磨得像刀刃一般的坚强锋利。
  尩搅舜稳眨天未明她就起来,很暴躁的喊著店家,说是:“快给我备马!”这时史胖子也爬起炕
  来,听见俞秀建在屋里呼喊,他也赶紧跑过来,先隔著窗子问道:“姑娘起来了吗?”俞秀莲在屋里说:“你是史大哥吗?你进来!”史胖子遂到屋内,只见屋里依然黑洞洞的,秀莲姑娘不单衣服穿得齐整利便,连她随身行李都包扎好了。史胖子就问:“怎么?姑娘你现在就走吧?”秀莲姑娘说话的声音都似与昨日大不相同了,她决然的说:“现在我就要走。史大哥,多亏你把那些事告诉了我,要不然我直到现在还胡涂著了。李慕白虽是我的恩兄,而且他的武艺我也很佩服,可是现在既有了此事,我也不愿再与他见面了!你们不必再给胡作甚么主张了?”
  史胖子一听,吓得他一缩脖子,心说:这姑娘的性情怎么比李慕白还别扭!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必再给他们撮合好事了,由著他们去吧!别再惹恼了姑娘,抽出她那杀苗振山、砍刘七的双刀来,我史胖子可惹不起她!于是就连连暗笑,说:“是,是!姑娘的事我们不能给胡出主意,可是……”
  说到这里,史胖子更是恭敬谨慎地说:“我想要知道知道,姑娘离开这里,是打算往哪里去呢?”秀莲说:“我先到望都县偷树镇,看看我父亲的坟墓,以便将灵柩运回巨鹿,然后再托人到宣化去接我母亲的灵!”史胖子点了点头,说声:“是!”又说:“可是高阳县孟二爷的坟上,姑娘就不想看看去了吗?”
  秀莲一听,在她那极力坚忍、不乞怜、不徙自哀痛的心上,又不禁弹动了一下,眼泪又要涌出,但是她咬著看牙,说:“我也去一趟。不过将来要通知孟家再起他的灵,因为我虽是由父母做主许配了他,但我并没见过他一面。以后我不再嫁人就是了!但我仍然是俞家的女儿,并不是孟家的寡妇!”
  说到这里,真真难以矜饰了。若不是因为屋中环昏暗,史胖子一定可以看得见,秀莲的脸上是又流下泪来了。
  当下史胖子也叹了口气,明知道俞姑娘是决不嫁人了,李慕白的相思病也是治不好了。他见姑娘这个脾气,他也不敢多说话,怔了一会,就说:“可是有一样,现在金枪张玉瑾可还没走远,我听说他住在保定府黑虎陶宏家里;黄骥北也时常打发人去跟他们商量事儿,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正安排著甚么手段。不过姑娘你要是往望都去,一定得路过保定,那他们就非要跟你为难不可!”俞秀莲一听张玉瑾等人现在还在保定,她又勾起来旧日的仇恨,就说:“他们现在保定,那很好,我一定得找他们斗一斗去。他是我家的仇人,若没有他逼迫著我父亲,我们不至落到这个地步。”想到她的父亲,又不禁心中一阵感伤。
  史胖子就说:“张玉瑾的本领还没有甚么大了不得的,只是那个黑虎陶宏,这人是深州金刀冯茂的徒弟,会使一对双刀,听说武艺不在他师父以下。现在他在保定城西,他自己的庄子里开著两家镖店,手下有几十名镖头庄丁和打手。姑娘你若是路过保定,可真不能不留神!”俞秀莲听了,依然不住的冷笑,就向史胖子说:“谢谢你的好意。你说的这些事,我都记住了。你去吧!咱们后会有期!”史胖子明知秀莲姑娘艺高心傲,要是叫她设法绕路不走保定,以免与张玉瑾、黑虎陶宏等人再起争斗,那是绝不行的。当下也只得拱了拱手说道:“那么姑娘多加珍重,再会吧!”说毕,他摇晃著肥胖的身躯,又回到他自己住的屋内去了。
  这里俞秀莲便付了店账,牵马出门。走到门外,才见东方吐出了阳光;但晓寒刺骨,残雪未消。
  屝懔便上了马,加紧快行,一来因此可以免去身上的寒冷;二来要当日赶到保定,去重会金枪张玉瑾。只要能将他杀死,就算冤仇已报。然后即往望都,启运先父灵柩送回原籍。同时想到孟恩昭,他现在埋骨高阳,自己也要顺便去到他的坟上看一看,虽然他与自己生平未会一面,未交一谈,但是无论如何他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现在这样风尘漂泊,也完全为的是他呀!这样想著,不禁眼泪又汪然落下,但是她只顾策马疾驰,连拭泪的工夫都没有。
  此时寒风愈紧,吹得地下的残云飞扬起。直走到天色近年的时候,秀莲方勒住马,慢慢走到面前一座小镇市上。找了店铺用过了午饭,歇息了一会,便依旧策马顺著南下的大道前行。北风在背后猛烈的吹著,吹得秀莲头上包著的手帕也掉落了两次,秀莲全都跳下马去追著拣回。此时把秀莲吹得头发散乱,头上、身上,全都是沙土和雪花,秀莲心中真是气愤极了。又加路上走著的人,没有一个不注意看她的。秀莲满怀著幽怨和愤怒,恨不得这时找一两个仇人,挥刀杀死,方才甘心。当下她依旧上马急急前行,在下午五时许就到了保定,遂在北关内找了店房歇下。
  这时因为是冬天,所以才到下午五时天色就黑了,秀莲一进屋,就叫店家把灯点上,然后催著店家快点打洗脸水来。
  本来俞秀莲一个孤身的女客就非常意人注意,何况她又是骑著马,穿著短衣裤,带著一对双刀。
  当她初进店里时,因为她鬓发蓬乱,浑身的尘土,若不看见她下面的一双纤足和那双泥污不堪的弓鞋,简直叫人当是一个男子,看不出是女子来。可是等到秀莲姑娘挥去了身上的尘土,洗净了脸,拢了拢头发之后,店家才看出这位客人不但是个年轻的姑娘,而且是品貌清秀。店家连正眼看也不敢看,就问说:“姑娘吃过饭了吗?”秀莲把炕上放著的刀往旁推了推,就盘腿坐在炕上,叫店家去煮面。店家一面退身出屋,一面用眼看秀莲身旁放著的那带鞘的双刀,脸上带著惊讶的神色,仿佛猜不透这位姑娘是个怎样的人。
  秀莲在炕上脱下弓鞋,歇了一会,炕也渐渐热了,秀莲身上也觉得松缓了一点。想起这几日的忧烦、急气和马上的劳顿,真够辛苦的!然而现在做到了甚么!前途不是依旧的渺茫吗?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阵悲痛。此时忽然屋门一开,店家又进来了。在这店家的身后,还有一个人跟著进来。这人身穿著灰布棉袍,套著酱紫色的棉坎肩。店家就说:“这是我们这里的张乡约。”秀莲翻著眼睛看看这个人,就面上带出不悦的样子说道:“你既是乡约,为甚么到店里来胡串?我又没请你!”那张乡约垂著两撇小胡子,仿佛做出些官派来,大模大样地说:“因为我听说你带著刀,我才来问问你,到底你是从哪儿来?往哪儿去?你们的当家的是干甚么的?”秀莲姑娘一听此人问得这么不讲理,她立刻暴躁起来,怒声骂道:“这些话你问不著我!快给我滚出去!”张乡约一听,立刻急了,说:“喂,喂!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开口就骂人呢!”说时他瞪著眼,仿佛要把俞秀莲揪下炕来似的。
  秀莲也满面怒色,立刻穿鞋下来,要去打这个张乡约。口中并骂道:“你不过是一个乡约,又不是知府知县,就敢这么欺负人。你是仗著甚么势力呀?”说时由行李旁抄起马鞭子来,就要打那人。
  店家却不愿闹出事来,他就赶紧从中劝解,不住向秀莲姑娘作揖,说:“姑娘先别生气,你听我说,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凡是有往来客人,或是保镖的,或是护院的,只要身边带著兵刃,就得出乡约记下名字来!”
  屝懔把眼睛一瞪,冷笑说:“我还没听说,保定府敢情还有这么一个规矩!”店家陪笑说:“这规矩也是新立的,因为城西广大镖局的陶大爷怕有江湖人在这里闹事,所以才托张乡约给办。没有甚么的,姑娘只把姓名说出来就得了。”身后那个张乡约见姑娘的脾气太烈,要拿马鞭子打他,他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有多大本事,因此态度反倒软了,就说:“我也是受陶大爷之托,你要是有气,何妨跟陶大爷撒去!”
  秀莲一听他们都提到那陶大爷,她更是气愤,就骂著说:“甚么叫陶大爷?是那黑虎陶宏不是?
  我现在到保定来,就为的是要找他斗斗。你们自管把他叫来吧,现在先给我滚开!”秀莲一手拿著皮鞭,一手叉著腰。说完了这些话,气得她真真难受,就想:黑虎陶宏不过是江溯上一个无名小辈,他在保走就可以如此横行,居然连本地的乡约都要受他的指使,可见他平日一定是个恶霸。如今若再勾结上金枪张玉瑾那伙人,他一定更觉得没有人敢惹他们了。这时那个张乡约就咳了一声,说:“我才倒霉呢!无故惹了这场气。一个女的,我也不好跟她深分怎么样了。得啦,她既连陶大爷全都骂下了,我也就只好告诉陶大爷去了!”
  他一面嘴里嘟哝著,一面走出屋去,店家也跟著出去。待了一会,又给秀莲姑娘送进面饭来,他就说:“姑娘,刚才你胡乱说一个名字就得啦!干么招惹他们呀?”说到这里他压下声音,一面害著怕,一面向秀莲姑娘说:“这个张二混子本来就是我们这条街上的土痞。现在他作了乡约,又巴结上了黑虎陶宏,更是了不得啦!就拿我们这座店说,每天就得给他一吊钱,要不然这买卖就不能好好的开!”秀莲气得拿鞭子敲著桌子说:“他们这不是恶霸吗?”那店家说:“谁说不是呢!姑娘可小点声儿说话,他们的耳目多,要叫他们的人听见了,姑娘你就不用打算离开这里!”秀莲气忿忿地说:“这是为甚么,黑虎陶宏有甚么可怕的地方?”
  店家悄声说:“姑娘原来不知道。黑虎陶宏是我们这里的一位财主少爷,他跟深州的金刀冯茂学过武艺,一对双刀耍得好极了;紫禁城里的张大总管,那又是陶宏的干爹,所以人家在官面儿上也很有势力。现在保定城的大买卖多半是他家开的,家里还挂著广太镖局的牌子,雇著几十个镖头。其实人家也不靠著保镖吃饭,不过人家仗著这个交朋友罢了。”他又说:“其实陶大爷还不怎样欺负人,就是他手下的那些人太难惹,简直是无所不为。上月,陶大爷请来了河南的一些镖头,叫甚么苗振山,还有甚么金枪张玉瑾,一大帮人,在这里闹了好几天才往北京去;可是到了北京就碰了个大钉子。苗振山叫人家砍死啦,张玉瑾大概也栽了个跟头。棺材从这里路过,陶大爷还在街上祭了祭。现在听说苗振出的棺材倒是运走啦,可是金枪张玉瑾还在这儿。”这店家说了半天,又去瞧俞姑娘的神色。秀莲不住冷笑说:“我可不怕他们,我告诉你吧!我就是为要斗斗他们,才到这里来!”说时一拂手说:“你出去吧!”那店家又看了俞姑娘一眼,也就出屋去了。
  这里俞秀莲坐在炕上,对著灯,生了半天气。就想:听这店家对于苗振山、张玉瑾的事,都知道的很详细,可见那些人在这里必是大闹过些日。因此又不禁暗笑李慕白,想他自南宫到北京来,未及一载,便打服了许多有名的好汉,结交了不少慷慨仗义的朋友,真可算是现在江湖上最有名声的一个人物了;可是此次黄骥北邀来苗振山、张玉瑾与他决斗,他因未在京都,所以很招了些人对他耻笑。
  倒是自己,第一把苗振山杀死,第二把张玉瑾战败,算起来倒是替他把仇人剪除了。想到这里,自己尵醯檬分骄傲,觉得自己的武艺比李慕白还要高强。可是继而一想,李慕白曾往巨鹿与自己比过武艺,在半路也帮助过父亲和自己战败女魔王何剑娥等人,他那剑法的精奇,身手的敏捷,直到现在,自己偶一想起还是如在目前,实在说,他的武艺确实比自己要强一筹。苗振山与张玉瑾若是遇到他的手里非败不可。此次他所以未与苗、张二人较量,实在是因孟恩昭在高阳负伤,李慕白急于去看孟恩昭,所以无心再与他人争强斗胜了。如此一想,心中又是一阵凄恻,同时对于李慕白避免与自己相见的事,也有一点谅解;并且觉得那天自己因为跌在雪地里,就向李慕白发起气来,以致决裂,丝毫不念当初的情义,实在是太不对了。
  正在想著,这时就听院中起了一阵离乱沉重的脚步声。俞秀莲立刻摒除思虑,振起精神,注意向外去看。这时就见窗纸上的灯也一晃一晃的,有几个人在院中高喊著说:“在哪间屋里?在哪间屋里?”又听是刚才那张乡约的声音说:“就在靠东头儿那间屋子。”俞秀莲知道是那张乡约把人勾来了,她立刻出鞘中抽出双刀,把门一堆,挺身而出。只见院中来了五六个人,打著两只灯笼。秀莲把双刀一横,厉声问道:“你们是找我来的吗?哪个是黑虎陶宏?哪个是张玉瑾?快滚过来,旁人千万别上来找死!”虽然俞秀莲的语气很严厉,但她的声音毕竟是柔细的。当时对面就有两个人笑著说:“哟,我的小妹子,你还真够厉害的!”
  秀莲不等他们再往下胡说,立刻奔过去,向那两人挥刀就砍。对方手中也都提著刀子,只听铿锵两声,对方的两个人各持钢刀把俞秀莲的双刀架住。那张乡约却吓得嗳哟一声,晕倒在地下,有那打灯笼的人把他拉在一边。这时俞秀莲抽回刀来,又向那两人去砍,两人一面用刀相迎,一面喝道:“你先住手,把名未说出来!”
  秀莲哪里理他们,只把手中的一对双刀,左削右溯上下翻腾,矫躯随著刀势去进。那两个人虽然也都伯几手武艺,可是抵挡不到五六回合,那两人竟手忙脚乱,心昏眼花,赶紧转身往店门外去跑。
  其中有一个人并且催著说:“快爪,快走!”秀莲还没十分追赶,钢刀就砍在一个人的肩膀上,那人像杀猪似的叫一声,把灯笼撤手扔在地下,他跑出了店门,就栽倒在地爬不起来了,后来才被旁的人给扶走了。
  这里秀莲用刀将这几个人驱走,心中才畅快许多。一面冷笑著,一面提刀回到屋里,心说:这一定是黑虎陶宏手下的人!他们这一跑回去,一定把陶宏和张玉瑾找来,我就在这里等著他们吧!看他们怎么样?这时那店家又惊惊慌慌的进炊,俞秀莲就说:“你们放心!我惹出事来我自己挡,绝不能叫你们开店的跟著受累。”
  那店家也看出来了,俞秀莲是有本事的,一家是个久走江湖的女子,他就说:“既然姑娘你这么说,那只好求姑娘多住半天,挡一挡他们,我们开店的可惹不起陶大爷!”俞秀莲忿忿地说:“甚么陶大爷,明天我就要割下那陶宏的头给你们瞧!”说时,把双刀向炕上一扔,吓得那店家打了一个哆嗦,几乎要坐在地下。秀莲就指挥著说:“把这碗面再给我热热去!”那店家连声答应,翻著一双发愁的眼睛去看秀莲,然后他皱著眉,端著面碗出屋去了。
  这里秀莲歇了一会儿,心中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及至那店家再把面送来时,秀莲就问那黑虎陶宏住家离此有多远。店家说:“远倒不远,陶大爷就住在城西,离这里至多有五六里地;可是他手下的人常在街上乱串,走在哪儿都能遇得著。刚才来的那几个人,本来正在南边酒铺里喝酒,是叫那乡约给找来的。他们这一回去,黑虎陶大爷一定要亲自来!”
  俞秀莲笑著说:“让他来吧!他今晚若不来,明天早晨我还要找他去呢。我现在到保定来,就是为找张玉瑾报仇,也顺手儿给你们这儿剪除这个恶霸!”她这样慷慨地说著,脸上真是毫无惧色。因为腹中饥饿,遂就拿起面碗来吃。店家又出屋去了。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