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六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少时秀莲吃完了饭,就把面碗和筷箸向桌上一放,盘腿坐在炕上,咬著下唇在沉思。同时,只要院中微微有一点响动,秀莲就以为是黑虎陶宏、张玉瑾他们找来了,立刻就要抽刀出屋,与他们去厮杀。可是直等到街头的更锣已打了三下,却还不见有人找来,秀莲反倒不由得笑了,就想:这些人可也太丢脸了,怎么叫我打走之后,他们就不敢来了呢?莫非是那金枪张玉瑾他猜出是我来到此地,他晓得我的厉害,所以不敢再来找我决斗?于是就把屋门关好,气忿忿地自语的说:“谁能够等他们一夜?到明天,他们若不敢来找我,我还要找他们去呢!”当即灭了灯,臂压著双刀,躺在炕上睡去。
  因为劳累了一天,虽然身旁还有许多事情,但她也能沉沉地睡去。
  不觉就到了次日清晨,被院中的鸡声催起,秀莲穿鞋下炕,忽然又想起昨晚的事,就暗道:“我既然来到这里,岂可又轻轻的走开!无论如何我得叫金枪张玉瑾非伤即死,也好去见我父亲的坟墓呀!”当下决定立刻去找黑虎陶宏家,会会那张玉瑾。遂开开屋门,叫店家打来洗脸水,然后给了店钱,就说:“快给我备马,我要找黑虎陶宏去,省得他们来了又搅乱你们这里。”那店家也仿佛巴不得俞秀莲快点走,当下他连连答应,到院中去给秀莲备马。秀莲姑娘就提著自己的行李包儿和护身的双刀出屋,包裹放在鞍后,刀挂鞍下。
  此时秀莲依旧是紧身的夹衣裤,黑纱的首帕包头,牵马出门。这时寒风吹得很紧,太阳刚从东方吐出,街上往来的人还不多。秀莲刚要上马,忽听身后有人高声叫道:“姓俞的!”秀莲赶紧回头去看,只见身后一箭之还来了一匹紫马。马上的一个年轻汉子,圆脸膛,浓眉大眼,面带凶悍之色;身穿青缎子的小皮袄,青缎夹裤;脚下是抓地虚的靴子,登著白铜马镫。身后带著三个穿著短衣裳,庄丁模样的人。其中一个给马上的人掮著白杆白蜡杆子上缠著金线穗子的长枪。秀莲一看,这人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次似的,遂就一手牵马,一手按著刀把,瞪了那马上的人一眼,厉声问道:“你就是金枪张玉瑾吗?”
  那马上的人瞪著凶狠的眼光,冷笑著说:“你既然是特意找张大爷来的,如何反不认得你张大爷来?你有胆子就跟看我走,在这大街上我张玉瑾羞于跟你一个女流争斗!”说时,他盘过马去,并回首傲笑著。这里俞姑娘气得芳容变色,骂了声:“你先别说大话,往哪里去找也不怕你,今天我非得割下你的头来,去祭我父亲不可!”说著秀莲姑娘飞身上马,催马奔过张玉瑾。
  那张玉瑾却勒著辔绳,让马慢慢往前去走,他带著的那三个人就躲在马旁跟著往前跑。张玉瑾等著俞秀莲的马来到临近,他才冷笑著说:“俞秀莲,咱们是仇深似海。我的岳父是在七年前被你父亲杀死的,我的女人是在你的手里受了伤,我的舅父苗振山也惨死在你的手里。俞秀莲,现在咱们也不必彼此相骂,再走几步儿,咱们找个宽敞地方索性拚个死活!”秀莲在马上气忿忿地点头说:“好,今天我非要给我父亲报仇不可!”
  尩毕掠嵝懔策著马,紧跟著金枪张玉瑾往西去走。走了不到半里地,这时就来到一片荒地上,地上满是残雪,四下既无村舍,附近也没有行人。忽然那张玉瑾在马上接过了他的金枪,回身向俞秀莲猛刺。秀莲的马本来紧跟著他,相距很近,而且手中未持兵刃,冷不防张玉瑾这一枪刺来。幸亏俞秀莲的手疾眼快,她赶紧一至身,双手就将张玉瑾的枪头握住,骂道:“你算甚么英雄?竟想以暗算伤人吗?”张玉瑾本来知道俞秀莲的双刀厉害,所以打算乘她不备,将她一枪刺死;可是不想金枪反白俞秀莲给揪住了,张玉瑾赶紧用力去夺。可是,看不起俞秀莲一个纤弱的女子,原来力量却是这样的大。张玉瑾夺了几下,竟夺不过来自己手中的金枪。张玉瑾急得在马上乱嚷说:“好刁妇!”
  此时跟著他的那三个人,齐都取出短刀和哨子棍来,要来助威。他们还未上前,就见秀莲姑娘左手揪著张玉瑾的枪,右手由鞍下抽出一口刀来,飞身跳下马来,抡著刀向张玉瑾的马上去砍。张玉瑾赶紧催马跑了几步,同时把手中的枪夺过去,跳下马来,转身反追上秀莲,拧枪狠狠地刺去。口中并骂道:“跑江湖的小娼妇,你以为张大爷真怕你吗?”这时,秀莲看著地上的残雪往后退了几步,又由马鞍下把左手的那口刀抽出,然后双刀并抡,反扑过张玉瑾去。旁边的三个人就都躲在远处,两匹马也惊跑了。
  这里俞秀莲与张玉瑾交战起来。张玉瑾的枪法极为恶毒,他仗著兵器长,只向俞秀莲挑逗;打算寻找秀莲的刀法疏忽之处,他才蓦地刺去,想要一枪就结果了俞秀莲的性命。可是俞秀莲的刀法也颇有步骤,她晓得张玉瑾的长枪占著便宜,自己的双刀很容易失败,她也有主意。除了用刀去砍张玉瑾的枪杆,就是顺著桧杆去削张玉瑾的手指。所以交战二十几个往来,只见秀莲的两口刀是寒光飞舞,一刀紧一刀向张玉瑾逼近;张玉瑾反倒不住往后退,并且因为用枪杆去挡秀莲的双刀,突突的乱响,眼看著枪杆就要被刀砍折了。张玉瑾连退几步,抖起金枪,又向秀莲的喉际脚下,上搠下刺;但是都被秀莲用刀磕开,枪尖休想近得她的身。
  又交手数合,张玉瑾的枪法就有些慌忙了,秀莲姑娘的刀法钏愈紧,直往张玉瑾进逼。旁边那三个人一的到他们的张大爷要不好,他们就想要过去帮助。这时忽见西边跑来了一匹马,马后跟著十几个人,全都手里拿著兵刃。这里的三个人喜欢得乱跳,招著手喊道:“好啦!好啦!陶大爷来了!”
  秀莲姑娘专心与张玉瑾决斗,她也顾不得西边是有甚么人来了,她只是把双刀上削下刺的向张玉瑾进逼,恨不得一刀将张玉瑾砍死,然后出去敌后面来的这些人。
  此时黑虎陶宏骑马来到临近,便大呼道:“住手,住手!”张玉瑾趁势把秀莲的双刀架住;秀莲姑娘双手横刀,站个丁字步儿,皇马上去打量黑虎陶宏。只见黑虎陶宏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岁,确实生得很黑,并且短小精干,穿著阔绰,像是个会些武艺的阔少。秀莲姑娘一点也不气喘,只瞪了瞪了俊目,向马上问道:“你就叫黑虎陶宏吗?”陶宏往下看著秀莲姑娘的俊俏容颜、窈窕的身段和她手中那一对双刀,陶宏的心里就又是有点爱惜,又是有点不服气,也就偏身下马,身后的人赶紧把他的马匹接过来。黑虎陶宏向秀莲拱了拱手,脸上现出一种骄傲的笑色,说道:“你就是俞秀莲姑娘吗?哈哈,我很久仰你的呀!”
  秀莲姑娘见这个黑虎陶宏的样子很讨厌,她就把刀一抡,近前一步,说道:“有甚么话你快说!我没有那么夕的工夫跟你磨烦。我现在是找张玉瑾为我的父亲报仇,你要是躲远点,就连累下上你;
  屢不然,我非连你也杀了不可!”黑虎陶宏退后两步,颜色微变,但还故意的微笑著说:“真凶,真凶!陶大爷学艺十年,练了一对双刀,想不到今天遇见一位女娘儿又要拿双刀来杀我。我也知道你是巨鹿县俞老雕之女,本事颇有两下子,连河南的苗大员外都死在你的手里,并且现在还敢找到陶大爷的头上,昨晚在店里伤了我手下的人,好啊!你的本事还怪不小的!来,你也是双刀,我也是双刀,陶大爷今天倒要斗一斗你!”说时,向张玉瑾拱手,说:“请张大哥歇歇,让我跟她干干!”遂后由庄丁手中接过一对把子上系著红绸子的雪亮的双刀,并把手下的人都驱开,双刀左右一分,说;“你过来吧。”
  秀莲此时又是气愤,又是要看看他的刀法到底怎样,当时就抡双刀去砍陶宏。陶宏也用双刀去迎。
  四口钢刀上下翻腾,并有陶宏刀上的两条红绸迎风飘舞,白刀相磕,身随刀转。黑虎陶宏是短小精悍,刀法极猛。秀莲姑娘是纤足乱跳,娇躯疾转,刀法绝不让人。往来不下二十合。旁边的张玉瑾等人看著二人势均力敌,心中不禁称赞;其余的庄丁们却都手持著兵刃,呆呆地站著,看得眼睛都发直了。
  这时黑虎陶宏与俞秀莲越打相逼越近,四口刀缠在一起,其势极危,眼看著非得要死一个不可。
  张玉瑾大惊,刚要挺枪过去帮助陶宏,就见那黑虎陶宏咕咯一声跌倒在地下,两口带绸子的双刀扔在一旁;秀莲姑娘的双刀向著黑虎陶宏狠狠地砍下。金枪张玉瑾和那陶宏手下十几个庄丁,有的抡刀,有的挺枪,有的挥著梢子棍,一起扑奔俞秀莲来。秀莲这才赶紧弃了地下躺著受伤的黑虎陶宏,与这些人去厮杀。这些人本想一阵刀枪齐上,将秀莲当时杀死在这里,然后去打官司,或是私埋了;可是不想秀莲姑娘的刀法真叫厉害,她舞动著两口刀,遮前顾后,简直没有一点疏忽,无论甚么人著刀枪,都无法近得她的身。
  厮杀了一会儿,反倒叫她又砍倒了两个人。此时张玉瑾真气愤极了,挺著金枪拚命地向秀莲去刺。秀莲一口刀去敌他,另一口刀还得去抵挡别人,因此她有些招架困难了,何况她厮杀了这半天,力气也有些不济了,于是便转身向东跑去。望见了她那匹马在东边一箭之远,正在啃地下的残云,秀莲就直奔著自己的马,连蹿带跑地飞奔过去。后面的张玉瑾等十余人还不肯放秀莲走,就一齐挺著兵刃追过来,并且喊著说:“好个凶恶的娼妇,今天你休想逃走了!”
  此时俞秀莲拚命飞跑,已将她的那匹马抓住,把双刀挟在胁下,就飞身上马,拍马向东跑去。并且回首向张玉瑾等十几个人微笑著,仿佛是说:“你们若有本事,就快追赶上我俞秀莲来!”后面的十几个人依然紧紧追赶,张玉瑾也骑上马提著他那杆金枪,拚命的追赶。前面的俞秀莲本要拨转马去,再与张玉瑾拚一生死,为父亲报仇;可是觉得自己的力气实在不堪再与人拚斗了,而且张玉瑾的马后还跟著跑来了十几个人,全都手中有兵刃,自己纵使刀法好,但也敌不过他们的人多呀!于是秀莲索性将臂下挟著的双刀收入鞘中,挥鞭催马,连头也不回,就直往正东跑去。
  也不知往下跑了多远,跑得有些气喘了,秀莲才将马勒住。再回头看时,已然没有了那金枪张玉瑾等人的踪影。秀莲姑娘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反觉得十分痛快;不过又想,两次与金枪张玉瑾交手,全都没杀了他给父亲报仇,也未免有些遗憾。当下策马往前走著,因为口渴,很想找一个地方喝几碗茶,歇息一会儿,再往望都榆树镇去。这时就忽听后面有人大声喊道:“前面的俞姑娘等我一等!”
  0尶跻胺缮彻路卣赐蠢峄苹柘赣旯挚捅ň音俞秀莲心中十分惊讶,暗想:这里是谁认得我?于是在马上回头去望。只见后面跑来一骑黑马,马上是一个胖子,原来正是那爬山蛇史健。心想:这个人可怪,怎么我走在哪里,他也跟我到哪里?
  此时史胖子的马匹已来到临近,秀莲就面带得意之色,向他问道:“刚才我跟陶宏、张玉瑾等人杀砍了一阵,你知道吗?”史胖子一面在马上吁吁地喘气,一面点头说:“我知道了,我可没去看。因为金枪张玉瑾那小子认得我,我斗不过他,所以我没敢去看。我有一个徒弟,他是前两天到保定来的。
  他在远处看著你们来的,他说姑娘的武艺真是高强,与李慕白不分上下。假若他们不是仗著人多,金枪张玉瑾一定要死在你的手里。”
  俞秀莲听了,便不禁微笑,问道:“我砍了黑虎陶宏一刀,不知陶宏死了没有?”史胖子说:“大概是没死吧!我听说是叫几个人给搀走了的。”秀莲说:“我与黑虎陶宏倒没有仇恨,不想伤害他的性命,现在不过是惩戒惩戒他,叫他以后休在这保定再欺压良民。张玉瑾是我的仇人,我父亲就是被他给逼死的。我不杀他,心中真有点气不出!”史胖子说:“现在没有法子。姑娘你虽然武艺高强,可是也寡不敌众;只好先记上这个仇儿,以后请了李慕白帮助,再跟他拚一下。”
  秀莲暗自笑道:为甚么遇见事便都要找李慕白呢?当时又听史胖子问道:“姑娘你现在要往甚么地方去?”秀莲姑娘就说:“因为我父亲葬埋在望都县,我要去到坟前扫祭扫祭!”史胖子说:“从这里到望都,需要两天的路程,可是往高阳去只一天也就到了。我给姑娘出个主意,姑娘何妨先到高阳黄土坡孟二少爷的坟前看看,也尽一尽夫妻之情。然后再到望都老叔坟上去吊祭呢?”
  俞秀莲一听史胖子说了这话,她立刻心如刀绞,双泪滚下。勉强抑制住悲痛的感情,就决然地点头说:“好,我这就往高阳去看看他的坟墓。”
  当下由爬山蛇史胖子领路,俞秀莲就催马东去。到晚间,就到了高阳地面,因为天色黑了,不便到郊外黄土坡墓地里去,所以就在城外找了一家店房住下。次日清晨,史胖子和秀莲姑娘二人依旧都骑著马,就到了南郊黄土坡。此时晨寒刺骨,北风卷起坡上的沙土,不住地向人的脸上击打。秀莲因为心中悲痛,倒顾不得风沙,可是爬山蛇史健那肥胖的身体往前冲风走著,实在困难。先把两匹马都放在野地上,然后史胖子领秀莲到了一座坟前。
  史胖子一面用自己脊梁挡风,一面指著坟墓说:“这里理的就是孟二少爷。我的这位老弟,生前性情古怪,宁可忍穷受苦,也不受别人怜恤。我跟他是在法明寺李慕白那里认识的,李慕白的病多亏他给扶持好了的。可是,他反倒为李慕白的事情惨死了!”
  此时俞秀莲已忍不住双泪如雨,一手扶著坟前的短碑,一手掩面呜呜的痛哭,心里像被一把极锋尷的刀子在割著,痛得几乎昏倒在这狂风黄沙之下。同时想著:“孟思昭,我和你生平虽未晤一面,但我自幼由父亲作主,许配给你为妻。后来我父亲为仇人所迫,全家北上,一半是为避仇,一半也是为送我到宣化就亲;可是,我父亲便在中途急病而死,临死托李慕白送我母女到宣化去。李慕白在当初虽曾与我比武求婚,但后来他知道我已许婚于你,他便慷慨光明,对我不但再无别意,并且同行千里,连话也轻易不说一句。后来到了宣化知你已于年前杀伤恶绅,惹祸逃走;李慕白并且对你很加钦佩。那日我也不避嫌疑,夜间去见李慕白,求他到外面共寻访你,以便我与你夫妻团聚。次日李慕白就走了,以后出再没有下落。
  “后来,我母女寄食你家,备受冷淡。我母亲也因病去世。你的胞兄更对我处处凌辱,我因看在你的面上,才遇事忍气吞声。将母亲葬厝之后,我就单身匹马,到外面去寻找你。后来随德啸峰、杨健堂入都,只见了李慕白一面,但他们仍说未寻著你的下落。其实那时你是因为听说我将来北京,你反倒先走了。在你不过是因为听说当初李慕白与我相识,疑惑我们彼此间有甚么情意;并且你自觉落魄,怕我瞧不起你。其实我岂是那样的人?
  “你如今为李慕白的事受伤惨死,临死还说甚么叫李慕白娶我,但那岂能作到?不独李慕白他不肯,就是我,在情义上、道理上,也万难依从。现在我与李慕白已然绝裂,此后彼此连认识也不认识了。可是我到这里看你时,你只是一坯黄土,你假若是有知的话,你应当怎样对我呢?你想我以后的生活是怎样的伤心呢?……”秀莲在坟前哭了半天,眼泪把地下的干沙都浸湿了。风沙吹到面上,把她那秀丽的容颜全都掩住,头上身上尽是黄土,但秀莲姑娘的眼泪依然不断。
  旁边史胖子可真看了急,心想:“倒霉!倒霉!都因为认识了一个李慕白,又由他认得了一个孟思昭,把我的小酒铺也弄丢了,连北京城门也不敢再进去。现在又跟上这么一位姑娘来到这里受风寒。这位姑娘比李慕白、孟思昭的脾气还要古怪。我也不敢劝她,倘若劝错了一句话,她抡起双刀来,我可真敌不过!”于是他只在旁皱著眉怔著,风沙打得他直咧嘴。
  待了半天,他见姑娘哭声还不止,而且声音力气也渐微了。他就著急,心誽:“本来现在这些事,就已把那钢筋铁骨的李慕白给毁的不得了,好志气好身手的孟思昭也跑到坟里住著去了;倘若现在再把这位杀苗振山打张玉瑾的侠女俞秀莲哭死在这儿,那我史胖子可真灰心了,我真要看破红尘,出家当胖和尚去了!”于是史胖子就劝说:“姑娘也就用哭啦,反正是人死不能复生,只要姑娘对得起他就是了。姑娘不是还要上望都去吗?回店房歇一会儿,咱们就走罢!”秀莲姑娘听史胖子说到往望都去的事,她才止住伤心。心想:自己尚有许多事情未办,哭坏了身体,那时就更难了。于是,秀莲姑娘就拭净了眼泪,转首向史胖子说:“回店房去吧!”此时那两匹马正在野地上嘶鸣,二人走过去,各自把马牵住,就一同上马回店房去了。
  到了店中,秀莲姑娘拂了身上的士,净过面,在房中独坐沉思。少时史胖子又进到屋里,他就说:“姑娘,今天风太大,咱们何妨歇一天,明天再往望都去?”秀莲姑娘说:“今天我地想在此歇一天;不过明天我往望都去,你就不必再跟我去了。你帮我的忙,我谢谢你,将来我再报答你!”
  史胖子听了俞姑娘这话,他简直喜欢的了不得,就说:“姑娘,这话我史胖子可不敢当。我是个最爱管闲事的人,现在我又没有事,何不叫我跟姑娘到一趟望都。姑娘若想给俞老叔起灵,我可以帮尭雒Χ。”
  秀莲摇头说:“现在地冻著,要想起灵也须待来年春天。你若是现在无事……”说到这里,略略沉思,就微微叹息一声,说:“好在你与孟思昭也是朋友,你可以替我到一趟宣化府,找著永祥镖店的孟老镖头,尽可以把他二儿子死在外头的详情告诉他,叫他们设法来高阳起灵。还有,你可以对孟老镖头说,我虽是他家订下的儿媳,但未成婚,所以我仍算俞家的女儿;不过我是立誓此后决不嫁人。他家给我的一枝金钗,那是我与孟恩昭婚姻的订礼,我将永远佩带身边,我就算为那枝金钗而守寡……”说到这里,秀莲姑娘又摘下泪来。然后再向史胖子说道:“还烦你再见著那里的短金刚刘庆,叫他无论如何也要把我母亲的灵柩送到巨鹿去,并且至迟要在来年三月以前,以便与我父亲合葬!”
  史胖子听毕,就很爽快地答应,说:“姑娘放心,这些事都交我办了。我还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史胖子立刻就走!”秀莲姑娘说:“今天风大,史大哥你何必要立刻就走呢?”史胖子摇头说:“不,我这个人只要想去办一件事,就非办不可,这点儿脾气我比李慕白、孟思昭他们还古怪。
  再说我还有个小伙计在保定呢,我也得找上他,叫他帮助我。”
  秀莲听了很纳闷,就问:“你那伙计在保定是干甚么?”史胖子笑了笑说:“我那个小伙计,他是我的探子。现在他在保定,正在给我探听那黄骥北的大管家牛头郝三与张玉谨等人商量甚么恶计。
  姑娘你是不知道,这许多人里谁也没有黄骥北厉害。那小子是表面慈祥,心地狠毒。他对李慕白、德啸峰二人恨之入骨,早晚他还得非想法子坑害他们不可!”
  秀莲一听,不住叹息,就说:“江湖人讲究的是凭仗武艺,分别高低,像黄骥北,他也不出头,他不不打架,只仗以机巧和财势害人!也未免太卑鄙了!这样吧!以后如若黄骥北等人再找寻到德啸峰、李慕白的头上,就求你去通知我,我一定要帮助他们,报一报他们对我的恩情!”说时,秀莲面上又出现了悲惨之色。
  当时史胖子连连答应,他就回到屋内去收拾他随身的东西,然后他便向俞姑娘来说:“我走了。”
  秀莲又托付了他许多话。这史胖子就反披著他那件老羊皮袄,出门上马,冲著狂风飞沙往西北去了。
  这里俞秀莲对于史胖子很钦佩。心说:这样的人,才不愧是江湖侠客。当日她在店中歇息了一天,次日就起身望望都去。两日的路程,便到了望都榆树镇。一直到了关帝庙后,去看望她父亲的坟墓。只见那俞老镖头的坟上枯草纵横,十分凄凉。秀莲跪在坟前,痛哭了半天;然后到店中见和尚。
  那庙里的和尚几乎不认得秀莲了。本来秀莲春季在此葬父之时,尚有她母亲,尚有李慕白,彼时秀莲也是温文纤弱,像是个小姑娘一般。现在呢?秀莲已经满脸风麈,因为穿著紧箍著身子的夹衣裤,显出她的身材高得多了。而且她还是牵著马,带著刀,简直像个保镖的男子。
  和尚认了半天,方才认出来,说:“阿弥陀佛,原来是俞大姑娘呀!”当下把姑娘让到褝堂里,和尚就说:“姑娘早来半个月也好,就可与那位孙大爷见面了。”秀莲听了,不禁一怔,赶紧问说:“是哪位孙大爷?”和尚就说:“这位孙大爷有三十多岁,样子很雄壮,骑著一匹马,带著一口刀。
  十几日前他由巨鹿到这里来,给俞老爷坟上烧了些纸,直哭师父。后来他又跟我们问了些话,就走了。大概是上宣化府去了。”俞秀莲这才知道,一定是那五爪孙正礼。他到宣化府看我来了,也许他尰共恢道我母亲也去世了呢!因此又不禁落下几点眼泪。又想:“五爪鹰孙正礼他若到了宣化,再会著史胖子,他们与刘庆商量著,一定能将我母亲的灵柩送到巨鹿,对于母亲灵柩回籍的事倒放了心。”她又向这里和尚说明,来春必来起运父亲的灵柩。和尚也答应了﹛又问:“俞姑娘,那位李大爷怎么没有跟你同来呢?”
  秀莲一听提到李慕白,她心中又一阵难过。想起指天李慕白在此帮助自己营葬父亲,那一种隆情厚意,著实可感。可是,那天自己在雪地里追著他,向杰他说了那些决裂无情的话,也真使他太伤心了!因此,觉得自己十分对不起李慕白。假若没有孟思昭那些是,自己愿意立刻到南宫县去找他,向他道歉。可是现在就不能。即使走在路上与李慕白相遇,自己也不能理他。“——唉!是谁叫我们作成这样的局面呢?”
  当下下她悲痛著牵昧出庙,上马挥鞭,便向南走去。一路走的都是熟路,那是今年春天俞老镖头携妻带女北上时,路遇李慕白,同战何三虎等人,以及陷狱坠马的一些熟地方。如今荒凉满目,无限伤心。秀莲姑娘赶行了几日路,这日午后四时许,便于寒风残照之下,回丁故乡巨鹿。进了城,回到她们早先住的那胡同,到故居门前下了马,上前叩门。一面叩门,一面流泪。
  少时,门里就有人很傲慢地问道:“是谁?”秀莲姑娘听出是崔三的声音,她就说:“崔三哥,开门吧!是我,我是秀莲……我回来了!”里而地里鬼崔三赶紧把门开开,就见秀莲哭著走进来。他就说:“怎么,姑娘你一个人回来了!”秀莲姑娘一面哭著,一面点头。崔三把姑娘的马匹牵进门来,又把打关上;他就让秀莲姑娘进到屋里。原来俞老镖头全家避仇走后,就叫崔三在这里住著看家。崔三并娶了个老婆,就在这外院住著,里院的房可还空闲著。当下崔三就跟著姑娘进屋,给他的老婆引见。秀莲就坐在炕上歇息,仍然掉著眼泪。
  崔二用袖子擦著眼睛说:“自从俞老叔带著老太太跟姑娘走后就没有音信。今年秋天才有北边来的人,说俞老叔是死在半路了,是由南宫县一个叫李慕白的人,把姑娘和老太太送往宣化府去了。我们早就想看看去,可是总没凑上路费。上月,孙正礼才借了些盘缠,先到宣化去看姑娘,然后再往北京去找朋友谋事。他现在也走了快一个月了,不知姑娘在路上见著他没有?”秀莲誽:“我虽没见看孙大哥,但我知道他是往宣化去了。”于是崔三的老婆给姑娘倒过一碗茶来。姑娘饮过了,就接著把自己母亲也病故在外,及自己本身所遭遇的事,孟思昭为李慕白惨死的详情都对崔三说了。
  崔三哪里听说过这些事呢,当下他又咧著嘴哭,又顿足叹息,然后又劝慰秀莲姑娘说:“既然这样,姑娘就先在那裹住著吧!等到把老叔和老太太安葬完了,姑娘再想久远之计。”秀莲姑娘一面拭泪,一面说:“我还想甚么久远之计,反正我还算是俞家的女儿;但是我不能忘了我曾许配孟家,我也不能再嫁别人!”崔三一听姑娘说这样的话,他也不敢再作进一步的劝解。当日他就给姑娘把里院的屋子收拾好了,请姑娘去住。
  从此秀莲姑娘就住在她的故居,终日依然青衣素服,永不出门。茶水饭食都由崔三夫妇给预备。
  秀莲姑娘在家中无事,有时也自己做些针黹,不过她却不敢把武艺抛下。因为这身武艺是她父亲的传授;同时又想起自己在外尚有许多仇人,将来难免再以刀剑相拚。所以她每天晨起,必要打一趟拳,练一趟双刀;夜间还有时起来,练习蹿房越脊的功夫。
  尮了些日,巨鹿县城里的人,又都知道俞老雕的那个美貌绝伦的女儿现在又回来了。这风吹到泰德和粮店里,却又被那梁文锦、席仲孝两个人听见。本来梁文锦自从春天在俞家挨了打,他就没有脸再到巨鹿来,后来俞家父女离了巨鹿,他才慢慢溜到这里。那席仲孝自然是永远跟他作搭档,两人各在巨鹿恋著一个私娼,一月内,他们总要在这裹住上十几天。
  这以,两人在泰德和粮店里听说俞秀莲回来的事,那梁文锦立刻又要回南宫去。席仲孝就讥笑他说:“怎么,你怕她呀?”梁文锦说;“我也不是怕她;不过我早先发过誓,只要她姓俞的在巨鹿住,我就不到这里来!”席仲孝笑著说:“你倒真有记性,挨过一回打,永远忘不了痛。现在你没听人说吗?俞老头子和俞老婆儿全都死在外头啦,甚么孟家的二少爷也死了。现在俞姑娘是回到家里来守望门寡。就凭她那不到二十岁的人儿,要守得住,我敢赌点甚么!文锦,你趁著这时候再钻一钻,管保成功。”梁文锦一听,本来心里很有点动摇,可是后来一想:我别再去挨那傻打了!我梁少东家拿出钱来买女人,有多么省事,谁找那玫瑰花儿去扎手呢?于是,梁文锦嬉笑著说:“仲孝,我不上你这个当。你要是有这个心,你可以钻一钻,钻上了我佩服你的本事。”席仲孝摇头说:“我向来是叫女人巴结我,我不去巴结女人。”又说:“现在李慕白回可是回来了,不如咱们再去激一激他,叫他们唱一会戏,给咱们开开心。”梁文锦一听提起李慕白,他又不由发出一阵妒恨,就说:“找那个倒霉鬼干甚么!李慕白到了一趟北京,混了快有一年,事情也没找著。回来是又黑又瘦,比苏秦还不如。现在在家里连人都不敢见,我就没去瞧过他一回。”
  席仲孝明知是梁文锦恐怕把李慕白找来,李慕白真个把俞姑娘弄到手里,那时得把他气死;所以他才这样拦阻。当下席仲孝只笑了笑,再也没说甚么。因为梁文锦即日要走,他也只好跟著梁文锦又回到南宫。到了家中,他却忘不了那俞秀莲的事,就瞒著梁文锦来找李慕白。
  原来此时李慕白已然回到家中,他叔父母因为李慕白去了一趟北京,事情既没找著,钱也没挣回来,反倒弄得面黄肌瘦,终日愁眉不展,因此对他十分冷淡。并且言语之间,还说是李慕白一定在北京眠花宿柳,打架殴人,所以才弄成这个样子。李慕白却也不管他叔父母对他的态度怎样,他只时时难忘了自己这一年以来的遭遇。那俞秀莲姑娘的侠骨芳姿,谢纤娘的悲惨结局,孟思昭,一位意志坚忍勇敢有为的人,竟为自己的事而惨死,以及铁小贝勒的爱才仗义,德啸峰的慷慨热心,这一切的事时时在他眼前浮现,心中涌起。
  他就想:俞秀莲那方面的误会,虽然自己不必再去解释。但是她在那天雪后气走了之后,究竟往哪里去了?是回巨鹿,或是往宣化去了?自己应知道知道,才好放心。谢纤娘死后,自己资助她母亲几十两银子,谅那谢老妈妈一时不至有冻馁之虞。不过她埋葬在何处,自己也应当看看去啊!
  因此李慕白想好,明春天暖之时自己再在北京一趟,先到高阳孟思昭的坟墓吊祭一番;然后即入京城,见铁小贝勒叩谢当初营救之恩;并看望德啸峰,以践那天风雪出都,德啸峰相送时所订之约;
  末后看看谢纤娘埋骨之处,以尽余情。至于黄骥北缕次向自己加以侵害的仇恨,张玉瑾与自己的胜负未分,以及史胖子的一切事情,他倒未放在心上。因为现在的李慕白已然心灰意冷,现在只思量将来是怎样报侠友之恩,补情天之恨,却不愿再与一般江湖人争雌雄、定生死了。并且回到家里之后,除了一两家亲戚,不得不去见见之外,其余的同学及友人,他一一谢绝。只有席仲孝曾来看过他一次;
  尩他也说是自己在路上受了风寒,身体不舒适,所以并没与席仲孝谈多少话。
  这天是腊月中旬,昨天下了一场大雪,今日雪后天晴。李慕白就在茅舍前,踏著地上的残云散步,心里却不断地回忆他那些残情旧恨。散步了一会,这时就见远远约有一人前来。来到临近,李慕白牙看出是席仲孝,心里不禁发出一种厌烦。暗道:他干甚么又来了?
  这时席仲孝踏雪走著,面上带著笑容,来到临近。他就招呼李慕白说:“慕白师弟,你今天觉得病好些了吧?”李慕白就也迎上去含笑说道:“今天才下过雪,路又难走,师兄你何必还来看我?”
  席仲孝却笑著说:“若不是下雪,昨天我就来了。我现在来,第一是看看你的病好了没有,第二……”说的时候他拍了拍李慕白的肩膀,就哼著鼻子笑著,接著说:“我是来再给你报个喜信儿!”
  李慕白一听,不独心中更加厌烦,且有怒意,就绷著脸说:“你怎么又来拿我打耍!”席仲孝笑著说:“这回不是打耍,真是喜信儿。走,咱们到屋里说去!”当下席仲孝拉李慕白到屋中。李慕白此时已满面愁容,连叹几口气,说道:“你坐下,咱们可以谈些别的话。千万别提甚么叫喜信儿,我现在厌烦听那些话!”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