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七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席仲孝听了,不由得一发怔,脸面稍微露出不愿意的样子。接著他又笑著说:“今天大冷的天,我就为这件事跑来告诉你,你没等我说,却先给我挡回去,这是甚么意思呢?”又说:“师弟,你得明白,我对你全是好意。你今年二十多岁,尚未成家,跑了一趟北京,也没带回一位师弟妇来,我不能不给你紧张罗些。春天,我带你到巨鹿,找那俞老雕的女儿俞秀莲比武求亲。虽然亲事没成,可是也叫师弟你看见了天地之间还有那样美貌的、武艺好的女子。可是你总恨著我,以为我拿你打耍。”
  李慕白一听提到俞秀莲,他又连声叹气,连连摆手说:“那过去的事,何必再说呢!”席仲孝却笑著说:“不,我还是非说不可。今天我来告诉你,还是俞秀莲的事儿!”
  李慕白本以为席仲孝今天来,不定又是说谁家的姑娘好,又给自己来做媒。可是如今一听提到了俞秀莲,立刻他的心中又是一阵悲痛。同时又不由得往下听去。就听席仲孝说:“前天我跟著梁文锦到巨鹿去,听说那俞秀莲姑娘现在已然回到家中。她的父母全都死了。她不是许配给甚么宣化府开镖局的孟家了吗?现在那孟家二少爷也死了,听说还是跟甚么人拼命受伤而死的。现在俞秀莲在家守望门寡。可是她那么年轻的人,守寡哪能守得住?后来还不知道便宜谁。我想与其便宜别人,不如师弟你再到巨鹿去。你不是跟俞老雕见过面儿吗?你还可以藉著探问俞老雕的丧事为名,去拜会拜会俞姑娘。那么,凭师弟你这个人才,她又是知道你的,你耐著性儿钻一钻,管保能把姑娘弄到手。然后我们一喝你的喜酒儿,够多么开心!”说时,席仲孝笑得闭不上嘴;并且要拉著李慕白即刻就去。
  李慕白此时心中悲痛得几乎要落下泪来,同时对俞秀莲发生出无限的钦佩与怜惜。并且也想著:秀莲现在已平安回到她自己的家中,我也算放心了。于是深深叹了口气。本想要把自己与俞秀莲和孟恩昭三人之间的一段孽缘恨史,详细告诉席仲孝;可是又想:席仲孝原是一个俗人,而且爱多说话,倘若他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必要到处去说,那时叔父必要更对自己不满意,而且就许有人又给俞秀莲编出许多坏话来。于是便向席仲孝惨笑了一声,说:“我李慕白岂能作那种事呢!秀莲姑娘是守寡,还是将来另嫁,我全不愿闻问。她父亲俞老镖头虽与我见过一面,谈过几句话,但彼此并无甚么深交。俞老镖头去世了,她家又没有开吊,我又何必去探丧呢?”
  屜仲孝还没听明白李慕白的话,就连说:“那不要紧,你可以想个别的法子去见她。只要你的大腿能跨进她家的门槛,那你的媳妇就算娶成了。”遂又笑著说:“慕白,据我想你跟那俞秀莲一定是有缘,所以她才先把那没有造化的姓孟的小子妨死,好来嫁你。”
  李慕白一听席仲孝又污辱到孟恩昭,不禁于悲痛之中又生出怒气,就狠狠地把脚一跺说:“咳,你不要再提了!甚么姓孟的、姓俞的,人家与我毫不相干,你何必要在我的耳旁絮絮不休呢!”席仲孝见李慕白竟对他发起气来,就不由也把脸绷起来誽:“怎么,你倒跟我闹起脾气来?我是为给你找老婆,难道你娶来老婆,我还能沾甚么便宜吗?”李慕白又叹了口气,便转头不理席仲孝。
  席仲孝瞪著眼看著李慕白的背影,只见李慕白颈项和肩膀都比先前削瘦得多了。心说:这个倒霉鬼,在北京不定困了多少日子。现在落拓而归,竟连娶媳妇的事也不敢叫人再提了。于是他就嘿嘿的冷笑了两声说:“慕白你不愿去也就完了,何必跟我生气?为一个俞家的丫头,咱们伤了师兄弟的和气,也对不起师父!”
  李慕白听席仲孝骂俞秀莲为俞家的丫头,他就更是生气;可是一听提到了他们的师父,李慕白心中又不由一阵凄惨。就想起当年师傅传授武艺之时,虽然他的徒弟很多,但他对自己却另眼看待,常常瞒著他人,在背地里传授他生平的绝技。师父的意思,原是为叫自己在江湖上上些名声,做些侠义的事情,以为他争光;不想自己如今却叫这种情爱的事情,消磨的毫无志气,这真辜负了师父当年传授武艺时的苦心了!李慕白心中这样一难过,连席仲孝甚么时候出屋走去的,也都不知道。他只坐在椅子上仰头长叹,叹息了半天。从此,他对于俞秀莲是稍稍放心了;但想起孟恩昭与纤娘二人的事情,依旧不胜哀感。因此仍觉得志气颓唐,人生无味。
  过了残年,便入新春。自从把席仲孝得罪了之后,李慕白这间小屋,更是没有人来了。转眼之间,已到阳春二月,桃李将开,一片芳春丽景更是恼人。李慕白终日愁居,身体日渐衰弱,连他自己都害怕了,觉得自己若这样下去,可真连生命都要完了。于是心中略略振奋,就想再行整装,北上赴都,以践德啸峰今春相会之约,兼吊纤娘坟墓。
  正在行意已动,未定动身之期的时候,忽然这天黄昏时候,窗外落著凄凉的细雨,屋中昏暗得看不见东西。李慕白正要点起灯来,看书以作消遣,这时就忽听外面有人敲打柴扉之声,又听见雨声马嘶。李慕白心中诧异,暗道:这是甚么人,在这时候来找我?于是走出屋去,到柴扉前问道:“是谁,你找甚么人?”柴扉外似乎听出李慕白的语声儿来了,就用那很粗的男子的嗓子,学著娇滴滴的女人声音说:“你快开门吧,我是俞秀莲呀!翠纤姑娘儿也同著我来啦!”
  李慕白又惊诧又生气,骂道:“甚么人,敢来打耍我李慕白!”遂就要开门去打那人。但是当他把柴扉散开之时,外面的一个胖子却哈哈大笑。李慕白才于黄昏细雨之中看出这个人来,原来却正是爬山蛇史健。李慕白又是气,又是笑,就问道:“史掌柜,你有甚么事到我这里来?”
  史胖子先拱了拱手,说:“李大爷,别来无恙?今天我来到府上,一来是拜访,二来……”说时他牵著一匹黑马,往柴扉里就走。李慕白十分纳闷,就叫史胖子牵马进门,将马繁在一棵桃树上,然后李慕白让史胖子到屋里。他就一面点灯,一面问道:“我知道,你找我来一定有事。到底是甚么事?快对我说!”
  屖放肿尤醋在椅子上,脱下他身上那件被雨淋湿的短夹袄,一边用手中擦著辫子上的雨水,一边说:“事情可是要紧的事情;我由北京连夜赶来找你,等我歇一歇再跟你说!”李慕白一听,史胖子是由北京连夜赶了来的,就不由更是惊异,著急问道:“甚么事?你快告诉我!”
  那史胖子初进门时,本来是一张玩笑的脸,忽然变为严肃了。他说:“你猜是其么事?”李慕白说:“莫非是德啸峰家出了事?”史胖子点头说:“不错,你猜得对。现在紫禁城中,深宫大内里丢失了几件珍宝,瘦弥陀黄骥北为报去年结下的仇恨,便唆使宫中的大总管张太监,竟诬德啸峰为盗宝的要犯。现在德啸峰已被押在刑部狱中,并且牵连了许多京城中富贵人物。恐怕德啸峰的身家性命眼前就要保不住吧!”
  李慕白未等听完,面上就变了色,赶紧问道:“你快告诉我!详细的情形是怎么样?”史胖子说:“详细的情形我也不怎么知道。不过是因为有一个北京巨商杨骏如。”李慕白蓦然想起此人,也是一个胖子。自己初到北京时,就在石头胡同遇见他同著德啸峰,曾一起到班子里逛过一回。于是就点点头说:“我知道,此人是开当铺的。”
  史胖子点头说:“不错,他是京城有名的当家,开著好几处当铺,家中很有钱。上月,他的当铺里收进几十颗珠子,还有张字画。其实这也不是甚么要紧的东西,可是不料被御史查出来了。原来宫中大内现正丢失了许多珍宝,这几件珍珠字画,正是宫中所失之物。当时将杨骏如抓了去,并且押起几个太监和两个侍卫。其实这件事与德啸峰也毫无相干。不料德啸峰与杨骏如原是至友,他又出头去营救杨骏如,因此黄骥北才乘机会陷害德啸峰,说德啸峰是全案的主谋,因此才押起来。家里也抄查了两次。现在除铁小贝勒和邱广超还替德啸峰打点打点,其余的亲友全都躲避不及。我想因李大爷你是德啸峰的好友,他与黄骥北结仇也是由你而起,现在他押在监狱,你虽无力救他,可是也应当前去看看他,也算朋友的义气!”
  李慕白这时急得连坐都坐不下,听史胖子谈到朋友的义气,李慕白就苦笑道:“我与德啸峰相交虽只一载,但我们却非泛泛之交。当我离开北京之时,那天正下著大雪,德啸峰送我出了彰仪门,就与我订的是今春之约。这几日我也正要往北京去看望他,不料你就来了。多谢你连夜自京赶来,告诉我朋友受害的事。好!我要立刻就走。我们以后再盘桓吧!”史胖子一听李慕白要即刻起身,连夜赴都,前去营救德啸峰,他不由十分钦佩。赶紧伸出大拇指来,说:“好,我佩服你李慕白!铁掌德五不枉交你这个朋友。”
  当下李慕白忙碌了一阵,就把随身的行李收束好了,然后向史胖子说:“你先到门外等候我,等我辞别我的叔父。”史胖子点头道:“好。”他就出屋,由桃树上解下马匹,放开柴扉,在黄昏细雨之下等候李慕白。
  此时李慕白却不向他的叔父辞行,因为他知道他叔父李凤卿,在这时候已就寝了。而且若晓得他即刻起身到北京营救朋友,那也是决不能允许的。于是李慕白便濡笔抽笺,为他叔父留下一封字柬。
  在写信时,李慕白就不禁落了几点眼泪。然后熄了灯,携带包裹及宝剑悄悄出门。先交给史胖子拿著,然后他重进门内,到房后将那匹黑马备好牵出。看他叔父的屋中并无灯光,李慕白又挥了几点眼泪。然后将柴扉倒带上,便由史胖子手中接过行李及宝剑,捆在鞍后,与史胖子牵马出了村子。
  屨馐保天色已然黑了,雨下得更大。才行不远,二人的身上便都淋湿。史胖子就停住脚步,说:“咱们上马吧!你往北京去,我还要到旁的地方,半月之后,咱们再在北京见面。”李慕白知道史胖子行踪诡秘,自己也不便问他到甚么地方去,去找甚么人,遂就点头说:“也好!其实你与德啸峰并不相识,你也不必再到北京他的事奔忙了!”史胖子说:“我并不为德啸峰,我却是为帮助你。”
  又问;“你的盘费够不够?”李慕白说:“盘费我已带著了。”当下二人各自上马。走到一股岔路前,史胖子就拱手说:“再见吧,我往西去了。”李慕白留在马上拱手,说声再见。当时史胖子的黑马就顺岔路走去。
  这里李慕白紧紧策马,顺著北上的大路,连夜赶行,走二日才歇宿一夜。如此晓风残月,山色斜阳,一点也不顾行旅之苦,只盼急急赶到北京,好去与德啸峰见面。路上不稍停留,只有路过高阳县之时,圭在黄土坡前,李慕白曾下马走到孟恩昭的坟前,挥了几点眼泪。然后依旧上马,很快地向前行走。他因为心中焦急,所以也不计路程和日期。不过他记得,他是二月底离开的南宫。及至到了北京,那春城中的柳色才青,桃花尚未开放。
  李慕白一进北京城,并不先找下处歇息,他却一直进城内,到东四牌楼三条胡同德家门首。只见德宅虽然门庭依旧,但是景象全非了。一对大红门紧紧地关闭著,门前不要说人,连一条车走过的痕迹也没有。李慕白在门前下了马,自己将马匹拴在桩子上,然后就上台阶去拍门。
  拍了半天门,里面才有人问道:“是找谁呀?”李慕白很急快的说:“快开门吧,我是德五爷的好友李慕白!”里面的人一听是李慕白来了,这才赶紧把门开开。里面的人真是又惊又喜,说:“嗳呀,我的李大爷,你来了才叫好呢!”说时,赶紧请安。李慕白一看,原来是给德啸峰赶车的那个褔子。李慕白向褔子说:“你给我看著马匹,我进去见老太太!”
  当下李慕白不待仆人通报,他就直往里院走去。顺著廊子走过了客厅,这时才见有一个仆妇由里院往外是来。李慕白就说:“你先给我回禀老太太,或是大奶奶,就说我是李慕白,现在是出南宫家乡特来看五爷!”那仆妇本来没有见过李慕白,可是她却知道李慕白是她主人的好朋友,当下她就向李慕白请安,并且说:“我们老爷是……”李慕白说:“五爷的事我全晓得,现在我就是要见见老太太和大奶奶!”当下那仆妇在前面走著,李慕白在后面跟随。进到里院,那仆妇就先到德大奶奶的房中去禀报。
  德大奶奶一听说李慕白来了,她心中也很是喜欢。因为李慕白是她丈夫生平最佩服的人;又因这许多日,家中被人捣乱得时刻不得安宁,李慕白现在来了,一定能给她家挡些事情。当下德大奶奶就告诉仆妇说:“你把李大爷请到我的房里来!”
  本来德家是满族在旗的家庭,很重礼节,外面的男客绝不能进内院。但李慕白却不同旁人,德啸峰待他如兄弟一般。去年李慕白初次到德宅来,德啸峰就请他到里院,见了老太太和大奶奶,所以现在李慕白也不避嫌忌,他听了仆妇的话,就走进德大奶奶的房中。德大奶奶,已起身迎到外间,李慕白不敢仰视,一躬到地,叫声嫂嫂。
  那德大奶奶这时已然满面是泪。一面还礼,一面说道:“李大兄弟请坐吧!你五哥的事情,你听说了吗?”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是凄惨。李慕白此时也不禁垂泪,就说:“我因为听说我哥哥被黄四屗陷,现在打了冤屈官司,我才急急赶来,但是还不甚知觉详细情形。请嫂嫂告诉我,我一定尽我的心力给我哥哥想点办法!”说时,在旁边一只红木小凳上坐下。仆妇送过茶来,李慕白也不喝。
  当下那德大奶奶就一面哭泣,一面把德啸峰为营救朋友杨骏如,以致打了诖误官司,黄骥北买通了宫中张太监,给德啸峰捏造罪名等事道来。所说的事情倒与史胖子告诉李慕白的那些完全相合。不过德大奶奶又说:德啸峰现在已由慎刑司转解到刑部。因为有铁小贝勒和邱广超给打点,倒受不了甚么苦处。并且听说啸峰这官司虽然不能释脱干净,可是将来定罪时,或许不至于死。可是听说现在黄骥北在外面扬言,他非把德啸峰置诸死地不可。并且那黄骥北又使出胖卢三家开的钱庄,拿了些假造的借据,来到家门口要账。说是德啸峰欠过他们十万两银子,非叫偿还不可。可是到监狱里去问德啸峰,德啸峰却说自己生平不欠外账,而且与胖卢三的钱庄向无来往。可是他们钱庄的人非常蛮横,一定要逼著在月内还钱,并且带著证人。证人就是春源镖店里的冯怀、冯隆和四海镖店的冒宝昆,这都是平日与德啸峰毫无交情的人。如今忽然都来登门索债,讲理也没处去讲理。要驱逐他们走开,他们就要打人。并且自德啸峰打了官司,至今不过一月,家中被官人抄查了两次。每次官人走后,必要短少许多值钱的东西。为打点官司,也花了三千多两银子。
  德家虽然颇有租遗财产,但他生平交朋友,已花去了不少,如今要再筹划几万两银子,那非要典屋卖地才行。早先家中男女仆人本有十几个,可是自从遭事以来,有几个男仆就很不安份,常常深夜在门房里累赌。所以德大奶奶就辞散了几个男仆,现在家中只留下寿儿、褔子和一个厨子、一个男仆,因此很感觉孤单。
  李慕白听了德大奶奶这些话,他心中十分难受。并且愤恨那黄骥北,暗骂道:你把德啸峰陷入监狱就够了,你何必还要使出胖卢三家钱庄的人和冯怀、冯隆、冒宝昆等人,假造借据向人家孤单的妇女讹诈钱财呢?未免太该杀了!又想:“京城是大地方,竟容许黄骥北这样的人胡作非为,也太奇怪了!好黄骥北,这次我到北京来,非跟你拚个死活不可!”
  当下李慕白就劝慰德大奶奶说:“嫂嫂不要著急,也不必心里难过。我现在来了,黄骥北和那些来讹诈的人,都由我去挡。回头我再去见见铁小贝勒,催他快点给我哥哥的官司想办法。我想北京城这里虽然有些恶霸贪官横行,可是也不能毫无情理的就把人给害死。嫂嫂放心吧!我哥哥待我恩如山厚,义同手足,我就是死了,也得救他出来!”
  说到这里,李慕白不禁用手中拭泪。德大奶奶也哭著向李慕白相托,并请李慕白就住在外院,以应付那些持著假借据来讹诈的人。当下李慕白答应了,又要去拜见德老太太。德大奶奶却拦住李慕白说:“老太太年纪高了,不敢叫她老人家知道这些事情。现在只说是啸峰出京辨外差去了。连前两次官人来到这里搜查,都是花了好些钱请求,才没惊扰到老太太的屋里去。”李慕白听了,不禁又长叹一声,说:“既然这样,我也不敢拜见伯母去了。我现在就出去到刑部监狱里看看我啸峰哥哥,然后我就到铁小贝勒府拜见铁二爷。嫂嫂还有甚么话吩咐吗?”
  德大奶奶一面拭泪,一面摇头,说:“我刚才打发寿儿看他老爷去了。李大兄弟若见看你五哥,千万劝他在监里别著急,并叫他放心家里!”李慕白点头,连声答应,并说:“嫂嫂放心,我哥哥若知道我来了,他一定就不5急了,并且他也放心家中,绝不会受人欺负!”德大奶奶又问李慕白用钱尣挥茫坷钅桨滓⊥匪担骸安挥茫我手下有一个取钱的折子,那还是去年我哥哥给的。我并没用了多少,大概还很够些日花用的。”
  说毕,他站起身来,向德大奶奶打躬,走出屋里。顺著廊子走著,心里想著瘦弥陀黄骥北的卑劣恶毒行为,实在叫人怒气难忍。到了前院,就把福子叫过来,说道:“把我的马匹牵列车房里,好好的喂。把我的行李和宝剑都送在外书房里。从今日我要在这里照应家中的事,倘若那甚么钱庄里的人和甚么姓冯的、姓冒的前来讹诈,就告诉我,我去挡他们;若是我没在家,你叫他们等著我。告诉他们说,只要见著我李慕白,别说十万,就是一百万我也有!”
  褔子连连答应,心里却说:“得啦!李大爷,只要把你的名头说出去,他们跑都跑不及,还敢要账!”
  当下李慕白先到书房里洗过脸,换上一件干净的衣裳,然后就出门雇车,往刑部去。走在路上,李慕白并不坐在车箱里,他却跨著车辕。想著心中气愤的事,扬目四顾,恨不得对面走来了瘦弥陀黄骥北,自己立刻跳下车去,一顿拳脚将他打死。
  相会铁窗正言规侠友独来青冢悲泪吊芳魂李慕白这辆车走了多时才来到刑部街,还没走到刑部门首,只见一个穿灰布夹袄青坎肩的小厮模样的人,低著头迎面走来。李慕白认得这是德啸峰的跟班寿儿,遂在车上叫道:“寿儿,寿儿!”那寿儿抬头找了半天,才看见跨著车辕的李慕白。寿儿立刻又惊又喜,赶紧跑过来请安并问说:“李大爷,你是甚么时候才来的呀?”李慕白叫车站住,就说:“我今天过午寸进的城。刚才见了大奶奶,你们老爷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现在我特来看你们家老爷。”寿儿说:“我也是才看了我们老爷。李大爷你要去,我同著你去,咳,我们老爷这官司真……”说著,寿儿竟在道旁哭了起来。
  李慕白跳下了车,就叫赶车的在这里等著他。李慕白就对寿儿说:“你也不要发愁了,我现在来了,对你们老爷的事多少总有点办法。我跟你们老爷的交情你也知道。”寿儿连说:“是,是,我们老爷在监里还常常提你呢!”李慕白听了这句话,心中又不禁觉得一阵凄惨。
  当下寿儿在前,李慕白在后,就一同到了刑部的监里。因为德家的钱打点到了,所以看狱的官尷簦对于这才来看了一次现在又回来的寿儿和李慕白,也不加以拦阻。派了一个狱卒带著寿儿和李慕白,就到了监狱铁栅拦外。
  德啸峰押在这里已近一月,因为他是京城有名的内务府德五爷,所以管狱的特别优待,给德啸峰预备一间干净的狱房,并给在狱房中安置了一张床铺。当下寿儿先跑到铁窗前,流著眼泪向里面叫道:“老爷,老爷!李慕白李大爷来了!”
  少时德啸峰走到铁窗前,一见李慕白,他就叹息了一声,说:“咳!兄弟,我就怕你来,到底你还是来啦!”此时李慕白早已满眼是泪;但是德啸峰虽然形容稍见消瘦,面上并没有愁容,眼角也没有泪迹。李慕白就说:“大哥,我自离京后,本想要来京,以践今春与大哥相会之约;不料忽听人说大哥被黄骥北所陷,打了冤枉官司,所以我赶紧来了。刚才到大哥家里见了我嫂嫂,嫂嫂也对我详细说了大哥的事情,我才赶紧前来看望大哥!”
  德啸峰点了点头,很从容地说:“兄弟你别发愁,连我自己都不发愁,顶多黄骥北托人情把我弄个斩立决。那算不了甚么的,照旧有朋友到坟上看我去。只有兄弟你,千万要自尊自重,不必和他们那帮小人一般见识。现在兄弟你既来了,也好,你就先住在我家,照应照应你嫂子和你侄儿。至于我们老太太那倒不要紧,黄骥北虽狠,难道他还能派人把我母亲害死吗?”
  李慕白听了愈是挥泪,就说:“大哥放心吧,我决不能给大哥再惹事。可是黄骥北若再找到我的头上,或是冯怀、冯隆等架著那钱庄的人,拿著假字据再到大哥的门前去讹诈,那我决不能饶他们!”说时瞪著眼,忿忿地握著拳头。德啸峰又叹了一声,说:“兄弟,我不愿意你来就是因为这个。你给我惹祸不要紧,可是你跟他们值得一拚吗?兄弟,在哥哥的眼目中,一万个人里也找不出你这么一个来。可是黄骥北,别瞧他有钱有势,我德五实在看不起他。”
  李慕白听了德啸峰这话,他越发感激得落泪。就说:“大哥,你现在的事我不能不焦心,因为你与黄骥北的结仇,全是因我而起。我若不把大哥的官司洗清,我若不把大哥的仇恨报了,我还算是甚么人!”
  德啸峰摇头说:“不是,兄弟你说错了,你记得去年夏天咱们两人逛二闸,遇见黄骥北,他不大爱理我,我就跟你说过,我们两人早先因为亲戚之事情,曾有点小小仇恨。现在这件事还是由早先的那点仇恨而起。再说,我也不能全怪黄骥北。假如我不帮杨骏如的忙,我也不至于拉到这件官司里。
  兄弟,你千万别逞一时的气忿,又弄由甚么麻烦来。咱们就是有气也先存在心里。我这件官司也未必就成死罪,日子也还长著呢,有甚么话咱们将来再说!”又说:“兄弟你千万听我的话!至于胖卢三家开的那几个钱庄,假造借据向我家吵闹,我确实有点气儿,可是也不发愁。只要兄弟你在我家住看,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再去吵闹。你不知道北京这些个土棍地痞们,是多么怕你哪!”说到这里,听德啸峰反倒笑了笑。但是铁窗外的李慕白,此时仍然难抑胸中悲愤之情。不过德啸峰既然这样劝他,他也不好不点头说:“是,我听大哥的话,望大哥在这里多多保重。我回头就见铁小贝勒去,再请他给大哥想些办法。”
  德啸峰说:“铁二爷和邱广超他们对我这件官司都是很关心的,每天必要打发人看我。你去若见了他们,千万替我道谢。”说到这里,德啸峰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就说:“还有一件事,似乎我不尭迷傥誓悖就是那位俞秀莲姑娘。自去年十月间,你在雪天走后,次日她忽然不辞而别,也不知道她是往哪里去了。我想她一定是追下你去了;不知你晓得不晓得那位姑娘现在的下落?”
  李慕白一听德啸蜂又提起俞秀莲来,他不禁又另外有一种伤心。就想起德啸峰为我自己与俞秀莲的事,真是不知费了多少事,著了多少急;他虽然不明白我与俞秀莲双方的衷曲,但是他的热心,他的好意,真是叫我难忘。如今他在危难之间,还不忘我的闲事,问俞秀莲下落,可见他真是古道热肠了!遂就说:“俞姑娘去年追了我去,我并没有见著她。但是我知道她现在已然回到巨鹿她的家中,一个人独自度日,不常出门。好在她父亲留下一点财产,不至于受苦。”
  德啸峰连道:“好好,这样我也放心了。你把这话也告诉你嫂子,因为她也很惦记俞秀莲姑娘的。”李慕白也答应了。当下因为话说得很多,旁边的狱卒已耍由脸子来了。李慕白知道狱卒的厉害,不愿招他说出很难听的话来,遂就向铁窗里说:“大哥你歇一歇吧,我现在就见铁二爷去。”德啸峰在铁窗里点头说:“好吧!你去见铁二爷替我问好道谢;能顺便见见邱广起更好。他为咱们的事,跟黄骥北绝了交,现在镖伤才好。我这官司他也帮了不少的忙。”
  李慕白点头说:“好,好,我先去见邱广超,然后再去见铁二爷。”德啸峰说:“对,这样也顺路。兄弟你放心罢,哥哥的武艺虽不如你,但是心肠却比你硬。我在家里虽是享褔惯了,可是现在监里也不觉得怎么苦。以后你也不必天天来,每隔几天咱们哥俩见个面就行啦,你还是照应我们老太太和嫂子侄儿们要紧!”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