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九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这次由家中被史胖子找来,因为起身时匆忙,他竟无意中又将这匕首带来,如今才发现。当下李慕白想了想自己与谢纤娘当初的痴情,后来的失意,以及最后的悲惨结局,不由凄然感叹了一会。就想过两天应当打听出来纤娘的坟墓,看一看去,然后这笔孽债就算完了。
  至于这匕首呢?李慕白望著这小小的油纸包儿不住发叹,自己实在不忍再打开看这余血犹存的匕首。心想:找个地方把它抛了罢!留著这种使人伤心的东西作甚么?当下他就将这油纸包著的匕首放在床褥底下,找出来取钱的折子,叫福子出去到钱庄里取出一百两银子。
  及至褔子取银回来,李慕白也歇息了一会起来,精神也觉得爽快些了。在将吃晚饭的时候,银枪将军邱广超又派人送来一封信。李慕白拆开看了,就见信上的大意是:“适才出外,承访未遇,深为人愤慨,但弟决可保证彼必无性命之忧。前日弟已派人往延庆去请杨健堂,以便托彼照料德府眷口,怅怅。意欲即刻回拜,无奈伤势初愈,不能坐车远行,故此遣价,谨致歉意。啸峰五哥之事,实为令如今兄来,弟更放心矣。析兄代弟向五嫂夫人面前叱名问安,以后如有需用之处,请即随时通知。我等皆啸峰之至友,同是为朋友,为义气而奔忙,谅兄必不能以外人待弟也……”等等的话。
  李慕白看了,见得邱广超确实是个好朋友。他与德啸峰原无深交,而就因此关心,著实可感。当下李慕白赶紧拿著邱广超的来信到里院去给德大奶奶看。德大奶奶见邱小侯爷的信上也说是德啸峰决屛扌悦之忧,她便也放了点心。
  李慕白依然回到前面的书房里。因见今天自己将冯櫰、冯隆、冒宝昆等人打走了之后,他们就没再来吵闹,自己反倒不放心,所以晚间他恐怕黄骥北再使出那张玉瑾的故技,派了人深夜来此行凶,便不敢脱衣安寝。他穿著一身短衣裤,手提宝剑,一夜之内,他在房上房下,前院后院,巡看了四五次,但是一点惊动也没有。
  李慕白反倒暗自笑了,心想:“德啸峰在监里对我说,北京城这些地痞土棍们全都怕我极了,大概也是真的。也许我现在一来,无论甚么人也不敢再来此搅闹了,不过黄骥北那个人,向来他不常出头与人作对,专在暗地里设计害人。他现在晓得我来了,必要想尽了方法来陷害我,我倒是不可不防备。”又想:“现在有铁小贝勒、邱广超和五爪鹰孙正礼帮助我,过些日神枪杨健堂必然还要来,我也不算势孤呀!”差不多到了天色将明的时候,李慕白方才就寝。次日上午也没有出门,下午到监狱里又去看德啸峰。
  德啸峰知道李慕白昨天打了冯怀、冯隆、冒宝昆,撕了那张假借据的事,德啸峰反倒发愁了。他向李慕白说:“兄弟,你这次为我的事到北京来,本来那黄骥北就像是眼中长疔,肉中生刺。昨天你又干了那件事,黄骥北他一定更想法对付你,非得把你剪除了,他才甘心。兄弟你千万要谨慎点,并把这件事跟铁二爷和邱广超说一说去,以便遇事他们能够给你担起来!”
  李慕白听了德啸峰这话,他心中大谓不然。但是也并不向德啸蜂争辩,只是点头说:“大哥不必嘱咐,我都知道!”然后又说昨天邱广超来信,说是他已派人去请神枪杨健堂来京的事。德啸峰听了,很是喜欢,他就说:“杨健堂要来到北京,那可真是咱们添了个膀臂。我在监狱里倒不怎样需要他,你在外面确实是应当有一个好帮手。”
  说到这里,德啸峰的面上反倒露出了笑容,他说:“你猜怎么著?这许多日子那金枪张玉瑾就没回河南,听说他是在保定府金刀冯茂的徒弟黑虎陶宏家裹住著了。黄骥北常常派人去给他们送澧,并跟他们商量事情;还听说他们把那赛吕布魏凤翔也给我去了。赛吕布魏凤翔本来是最恨黄骥北的人,当初因为黄骥北请了邱广超,两个人与他比武,魏凤翔才败了,他一怒弃了镖行,到居庸关山上来当强盗,专打劫黄骥北往日外做买卖去的车辆。按说他们两人的仇恨可也不小,不知为甚么,他现在又跑到保定陶宏家里去了,听说黄骥北常派人去给他送银子,两人倒像又交好起来。江湖人这样的反覆无常,也真令人可笑!”
  李慕白冷笑道:“这还有甚么难明白的!不过因为魏凤翔也被我刺伤过,他与黄骥北捐弃旧嫌,重新和好,也不过是为要协力来对付我。可是,这些人都是我手下的败将,他们就是凑在一起,我也不怕他们!”
  德啸峰说:“不是这么说,无论你怕他们不怕他们,将来那场争闹总是免不了的。近来有个给我跑腿的,外号叫小蜈蚣,他说他也认识你。这个人在北京的街面上最热,甚么事也都能探听得出来。
  以后你若见著他,可以给他几吊钱,叫他给你探一探关于黄骥北的事情。”
  李慕白点头说:“我知道此人,再说我现在已有了帮手,请大哥放心罢!”遂又把昨天五爪鹰孙正礼来找自己的事,向德啸峰说了。
  尩滦シ逡惶是俞秀莲的师兄孙正礼现在这里,并且也要帮助自己,他心里也很喜欢。同时又想:倘若俞秀莲姑娘现在也在北京那才好呢!她可以住在自己家里,不但可以保护自己的眷口,还可以随时劝慰自己的母亲和妻子。德啸峰虽然想起这事,可是没有说出口去,因为他知道,假若一提起俞秀莲来,李慕白必要变色,而且又皱上眉叹气。
  谈了一会,那铁小贝勒又派得禄来探望德啸峰。李慕白一见得禄来了,他又不禁想起去年自己在提督衙门的监狱之时,那时差不多得禄也是天天去看自己。暗想:“去年自己为黄骥北、胖卢三所陷,遭的那件官司,后来虽是铁小贝勒出力将自己救出;但若没有德啸峰肯以他的身家性命为我作保,恐怕铁小贝勒也未必便肯为我这一个没甚么来历的人出偌大的力。可是我现在倒成了自由之身,德啸峰却又陷在狱里,身家性命也正在危难之间。”
  李慕白想到这里,不禁悲痛,而且焦急。假若德啸峰不是旗人,不是做过官的人,不是在北京有眷属产业,李慕白真想以史胖子的故技,到监狱里把德啸峰救出来。当下李慕白在铁窗外默默地沉思,得禄跟德啸峰说了一会话,他就向德啸峰、李慕白请了安就走了。
  这里李慕白与德啸峰又谈了半天,李慕白也走了。他出了刑部监狱门首,忽然想起应当到南半截胡同表叔那里去一趟,因为表叔是刑部主事,他或者也能对德啸峰这官司出些力。当下就雇了一辆车,出了顺治门,到了南半截胡同。在祁家门前下了车,便上前叩门。少时他表叔的跟班的来升出来,见了李慕白就请安,问说:“李大爷几时来的呀?”李慕白就说:“我今天才到。你们老爷在家么?”来升连说:“在家,在家,我们老爷才回来。李大爷你请进吧!”
  李慕白随著来升进去,见了他的表叔、表婶。先叙了些家中的事情,然后就向他表叔祁殿臣提到了德啸峰的官司。祁殿臣也仿佛很能担保的说:“德五那件官司不要紧,绝不会成死罪。一来他不过是嫌疑,说他主谋盗窃宫中之物,那是一点凭据也没有;二来是有铁小贝勒和邱小侯爷等人给他托人情;再说德五素日在北京又有点名气,衙门里绝不能错待他。不过就是黄骥北他成心跟德五作对,又有宫里那个张大总管,也不知他收了黄骥北多少钱,就非要置德五于死地不可。”
  说到这里,李慕白气得忘了形,在旁不住嘿嘿冷笑。祁殿臣就又说:“现在无论官私两方面可是全都知道了,都说德五跟黄骥北结仇是因你而起,你可千万要留神!因为那黄骥北的神通广大,他连德五那么阔的人都能够给陷在狱里,他要想害你那还不容易?去年你打的那官司,说是胖卢三害的你,其实也有黄骥北在里头作祟,我都知道。直到现在各衙门里的捕役们,还都记得你的名字呢。胖卢三、徐侍郎被人杀了的事,至今还有许多人都说是你干的。若不是你认得了铁小贝勒,你在京城一天也待不住。现在你又到京城来了,可千万别给我惹事!”
  李慕白听了,心中自然是很不痛快,但在表叔面前,他不能说甚么气愤的话。只得连连答应,并求他表叔在刑部对于德啸峰的官司要多加照应。祁殿臣说:“不用你托付。我们衙门里的人谁也不能踉德五故意为难,因为有的人是与德五有交情,有的人是想著别看德五一时倒霉,他总是内务府的人,有好亲友,家里又有钱,即使判了罪,将来也还能够翻身。”
  李慕白一听他表叔说刑部衙门里的人对于德啸峰并无甚么为难之意,他就更放了些心。少时,同表叔、表婶告辞出门。不想要顺便打听打听纤娘的坟墓,以便前去吊祭一番,但又不放心德家,恐怕屇腔奇鞅庇炙羰谷巳ソ聊郑所以就赶紧坐著车回到德家。当日也没有人去找他,李慕白就在那书房歇息,未再出门。晚间他可依旧謷戒著,可是也无事发生。
  又到了次日,李慕白在上午到刑部监里去看德啸峰。下午就有那小蜈蚣来找他,据小蜈蚣说:“我在茶馆里听见黄骥北手下的几个人说,黄骥北听说李大爷来了,这两日他就没有出门。并且因为李大爷在大街上打了冯家兄弟、撕扯了借据,把他真气得不得了。听说他现在亲自对外人说,他不跟姓德的干了,他专跟姓李的干了。他在这里有冯家兄弟和冒宝昆,还有一个新来的镖头五爪鹰孙正礼,并派人到涿州去请刘七太岁,到保定府去请黑虎陶宏和金枪张玉瑾等人,大概半月以内就可全到北京。他天天也在家里练护手钓,预备到时跟李大爷拚命!”李慕白听了,不禁微笑,傲然地点头说:“很好,我敬候他们!”遂就给了小蜈蚣几吊钱,叫他走了。
  李慕白知道现在黄骥北要想专跟自己斗,而且请的不过是那一帮人,他自己还天天在家里练护手钓,便觉十分好笑。不过又想著:黄骥北为人奸险异常,别是他故意在外面散布这些话,叫自己专心等著与他们决门,其实他却在暗地里又要用官司来坑害我吧!因此便觉得自己行动确实应该谨慎些。
  当日孙正礼又来访李慕白,也谈说黄骥北现在正派人到外边去勾请人,专对付李慕白。李慕白依旧是傲然地回答,说是自己一点也不惧怕他们。孙正礼并且很慷概地说:到时候他愿意帮助李慕白与那些人拚个死活。李慕白对于孙正礼自然也很感谢,说是到时必请他相助。孙正礼走后,李慕白也并未出门,德家也没有甚么事故发生,这一日又算平安度过。
  到了次日,李慕白因为对于德家的事放了心,他就想今天应当到织娘的坟墓上去看一看了。看过之后,便应将纤娘的一切,完全抛去脑后,再也不作无谓的苦恼的回忆了。当下他带上纤娘自戕时的那支匕首,先坐车到刑部监狱看了德啸峰,然后坐车出前门到粉房琉璃街。
  一进了这条胡同,李慕白的心中便涌起了悲痛的情绪。想起去年来到这里看纤娘的痛,又想起在那天雪夜纤娘自戕之后,自己踏著雪回到庙中的情景,觉得真如同一场疆梦。车到了谢家门首,这时有一个男子正在那门前买油,却正是那于二。
  于二看见一辆车来了,车上又是李慕白,他就赶紧迎过来,叫道:“李大爷,好些日子没见你,你出外去了吧?几儿到的北京呀?”李慕白也不下车,只叫车停住,就问说:“纤娘的妈妈还在这里住吗?”于二说:“纤娘的妈妈也不在了,是去年年底死的,也是我们给发葬的。就埋在南下洼子义地里,跟她女儿的坟墓挨著。”
  李慕白一听谢老妈妈也死了,他又不禁叹息了两声。然后就问于二说:“你现在有工夫吗?你可以带我到纤娘的坟上看看去,我给她烧几张纸去!”于二连说:“行,行!我一点事也没有,我带著你去!”遂就把手里的油瓶子,交给街坊的一个小孩叫他拿回屋去。他连进去穿长衣也不穿,就跨上了李慕白的车,叫赶车的赶著,一直往南去了。
  出了粉房琉璃街,那就是宣南嚝地,所谓“南下洼子”即在目前。此时正是三月初旬,桃李花正开,柳条儿也青了,地下野草如茵,坟墓无数,东风吹著尘土,在眼前布出了一遍愁黯景象。李慕白坐在车上就不住叹气,那于二跟他问那俞姑娘现在的景况和德五爷的官司,李慕白金不答言。少时走到一个仿佛小村落的前面,李慕白叫于二下车到一个小杂货铺里,买了几叠烧纸,然后于三又上车,尵徒谐灯东走。
  少时到了南下洼子,这附近甚么也没有,只是地下无数的特别低矮残破的坟墓,并且有的连破棺材板金都露出来。于二跳下车来说:“就是这儿。”李慕白留下了车。他望著这些低矮残破的坟墓,不住地皱眉,就问于二说:“这里的一些坟墓,怎样全都没有人管呢?”
  于二笑了笑说:“谁管呀?这儿说是义地,其实就叫乱葬岗子。在这儿理的全都是在窑子里混事的姐儿们。在她们活著的时候,穿绸著缎,擦脂抹粉,金银随手来随手去;熟客这几天来了,过两日又走了;陪著人吃酒席,给人家弹唱;还有比翠纤更标致的红姑娘儿呢!可是一死了,唉,有谁管呢?不过是由著领家儿的买一个四块板的棺材,雇两个人抬到这儿,挖个一尺来深的坑儿,埋了也就完了。过些日子,坟头儿也给风刮平啦,死尸也叫狗给刨出来了,没亲人,没骨肉,谁还照顾她们那把干骨头呢!
  “你瞧这些个坟,这顶多也就埋了有二年,以前的那些坟早就平了,要不然人家怎么说当妓女的是红颜薄命呢?李大爷,你没听人唱过妓女告状吗?那不是说:管抬不管埋呀!头上披著青丝发,底下露著缚花鞋……”
  于二说了这一大片话,他又唱了几句悲哀宛转的小调儿给李慕白听。李慕白的铁骨侠心抑制不住多情的眼泪,因就不禁凄然泪下。他并不是专哭谢纤娘,他却是哭普天下聪慧的不幸女子。他自己年近三十未娶,就是想要物色一个聪慧秀丽的女子:然而,他理想中的那些女子,都被人世给摧残了!
  黄土给埋没了!眼泪滴在地下。
  李慕白跟随于二走进坟地,于二就从南边数起一二三四五六七,他就说:“李大爷,李大爷;快来快来,这就是翠纤的坟!那边,就是谢老妈妈。”李慕白走近纤娘的坟上一看,只见坟下已生长了短短的青草,还开著一朵“三月兰”;仿佛这棵三月兰的野花儿,就是纤娘的幽魂所化生。
  李慕白凝神看著这朵野花,脑里回忆著自己与纤娘结识的经过。由去岁初夏与德啸峰偕访侠妓,华灯丽影,从此销魂;又想到那天在纤娘的床上呕吐,和在纤娘的枕中发现匕首,以及雨夜留宿,啼香笑粉,种种柔情,和后来纤娘下嫁徐侍郎,自己深夜去见她,遭受她的冷淡拒绝;更想到最后纤娘卧病,自己探病,纤娘刺伤苗振山,并自戕惨死的事情,从头至尾地一想。
  李慕白这就完全明白了,纤娘始终钟情著自己。因她恐怕自己也是苗振出的那一流江湖匪人,所以才发生后来的变故。到最后,苗振山死了之后,纤娘才明白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她那病恹恹的身子仍旧余情未死,还希望自己能怜爱她。可是在那时自己却因为孟思昭、俞秀莲的事太伤了心,所以不愿再在京中居住,因就说也许此后永不能再与她见面,她才至心灰意冷,再无生趣,才至以匕首自戕身死。
  “唉!这些事情到底怨谁呢?不怨她,因为她并非薄弱无情;也不能怨我,因为我对她并非毫无真情实意;只怨命运,只怨事情纠缠错误,只怨人世坎坷。彼此都是命苦,彼此都是受人倾害的人,才至彼此反倒不能了解。唉!这都是前生孽债,情海浩劫!”
  李慕白一面挥著泪想著,一面叫于二划开了纸烧著。李慕白望著那火光飞灰,强按住胸中的悲感,然后就探手去摸怀中,摸著了染著冢中人碧血的那只匕首。李慕白又发了一会怔,他并不取出那屩回笆祝他却取出商张银票来,就交给于二说:“去年为纤娘的事,你也很麻烦。那时我就想要谢谢你,可是因为我走的仓猝,就没有顾得,现在送给你这点钱,算是我替死的人给你道谢了。以后你若有工夫呢,可以到这里给纤娘的坟上添些土,只要不至叫她的尸骨露出来就得了!”
  于二接过了钱,请安道谢,并且笑著说:“李大爷,你放心罢!逢年按节我准到翠纤的坟上来添土,绝不能叫她像“妓女告状”唱的似的,那么没有人管!”他还要往下说,李慕白却挥手叫他走去,并叫车停在这里,他就一个人往南走去。
  往南走了一里多地,那边就是一片苇塘;芦苇初生,像针一样地一丛一丛的在那汪洋的水面露出。李慕白在塘边站立了一会儿,看得四下无人,他就由怀中取出那只匕首来,使出力量来远远的一抛。只见远处溅起了水花,李慕白随即转身走去,连头也不回。走到停车之处,就叫赶车的快走,回东四三条去。
  李慕白坐在车上,此时他精神奋起,已无刚才那凄恻悲伤之意。他极力想著营救德啸峰、对付黄骥北的办法,以摒除对于纤娘那已尽的情思。赶车的也莫名其妙,这位大爷是怎么回事?他只听李慕白的吩咐,就急急地赶看车走。
  车进了前门,经过东长安街。正要回东四三条去,李慕白在车上坐著,心里正痛快著,想著完了,身边的一切儿女私情全都结束了。现在只有德啸峰的友情未报,与黄骥北的争斗未决,然而那都好办。正在这时,车将要转过东四牌楼,忽然听得车后嗒嗒地一阵急快的马蹄声,是有人骑马赶来。
  并且马上的人发出娇细的、清亮的声音,呼道:“李慕白,李大哥!”
  骏马娇姿微言感情义明枪骏马娇姿微言感情义李慕白在车上很惊讶,心说:这是谁叫我?刚要叫车停住,回头去看,车后的马匹已然赶到了。
  马上是一位年轻女子,青帕包头,浑身青色的紧身衣裤,一双白布弓鞋蹬著红铜马蹬,鞍下挂著双易,鞍上带著简便的行李包裹;马上的姑娘是芳颊俊眼,略带风尘之色,头上身上包裹上也都浮著一层沙土。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巨鹿县的俞秀莲姑娘。
  李慕白一看,悖不禁又惊讶,又惭愧,又伤心。惊讶的是,俞秀莲姑娘怎么也到北京来了,看她这个样子还是才进城;惭愧的是去年春天,耶雪地寒晨,秀莲姑娘因追赶自己,雪滑焄跌,她竟因羞愤要抽刀与自己决斗,如今又见了面,她还招呼著自己,未免使自己无颜对她;伤心的是,见秀莲现在还穿著白鞋,可知道她这些日来依旧在故乡青春独处,过著凄惨的岁月。
  这时俞秀莲芳颊微红,也似乎很难为情的样子。她就一手勒马,一手提鞭,向李慕白说:“我不知道李大哥来了;我要知道李大哥在此处,我在路上也不至于这么急。德五哥的官司到底怎样了?”
  尷钅桨渍獠胖道,原来秀莲姑娘也是在家里听见德啸峰陷狱的事情,才赶到北京来的。心说:“这一定又是史胖子做的事。那日黄昏细雨之下,他到南宫把我找著,后来他又与我分手走了,大概他就是又往巨鹿请命姑娘去了。俞姑娘现在来到也好,她可以保护德啸峰的家眷,总比自己要方便得多。不过俞秀莲是个性情刚烈的女子,她第一次到北京来,就在郊外把吞舟鱼苗振出给杀了。这次她又来到北京,一定是听史胖子说了不少黄骥北陷害德啸峰的事,她现在一定是怀著满腔的愤怒而来,以后实在难免她又在北京做出甚么激愤的事情。那时不但不能保护德家,倒许给德家惹祸。因此李慕白不想与秀莲多谈话,但到此时想要不多谈也是不可能了,于是就叫车慢慢地向前走著。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