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王度庐 >> 宝剑金钗 >> 正文  
第五十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章

作者:王度庐    来源:王度庐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11
  俞秀莲骑著马跟著车,李慕白详细地向秀莲说了德啸峰一切事情,然后并嘱咐秀莲千万要暂时忍耐,不可再惹出甚么事端,并说:“咱们现在心中有甚么气愤,也应当暂时存在心里,等著德五哥的官司有了定局,咱们再找黄骥北那些人去出气!”说话的时候,李慕白就似乎要央求秀莲姑娘,以为凭秀莲姑娘那样刚烈的脾气,绝不能像自己似的这样隐忍谨慎以顾全德家,她一定要再说出甚么带锋芒的话来。
  可是不想秀莲姑娘,听了李慕白的这些话,她并不表示激愤难捺,却勒著马慢慢地随著李慕白的车走。她并且微叹一声,就向李慕白说:“李大哥,我现在不像是早先那种性情了。在去年,我还是个小孩子,那天在雪地里我因追李大哥,我自己的马滑倒了我却和大哥翻了脸。后来我也很后悔,并且觉得对不起我死去的父亲。因为我父亲在榆树镇将去世时,曾当著李大哥的面嘱咐我,叫我以后应当以恩兄对待大哥!”
  说到这里,秀莲姑娘就在这街前马上哭了。李慕白也不禁低头,心中既是伤感:又是惭愧。又听秀莲姑娘说:“后来我知道了孟思昭的死信,我就对甚么事全都心灰意冷了,所以我回到家里就没有出门。李大哥住在南宫,离著巨鹿很近,我也没去看望李大哥,并向大哥赔罪,可是我的心里常常难受。在上月,宣化府的刘庆和几个镖头,才将我父母的灵柩运回巨鹿。因为办的很省事,也没有去通知李大哥。
  “我原想待守孝三年以后,我再出来,想法报答李大哥对我家的恩情,和德五哥德五嫂对我的好处。但是,才将我父母安葬之后,不到十几天,那史胖子就去找我,我才赶到北京。假若李大哥没在此地,我还或者因为急著救德五哥出狱,做出甚么莽撞的事来。现在既有李大哥来了,那外间的事情就全都不用我管了。我只想住在德宅,保护德老太太、德五嫂和他的少爷们,以后我连门也不出,德五哥的狱里我也不想去,只求李大哥把我来到北京的事告诉他,叫他放心就得了!”
  李慕白听了秀莲姑娘这些话,真是又明白,又爽快,并于话中可以转出,俞秀莲是十分尊敬自己的,然而自己对秀莲姑娘又怎样?当初既已知她许了孟家,既已知道与她的婚娶是不可能的事,并且早已断绝了希望,可是还那么情思缠绵,仿佛难忘难舍似的,以致使孟思昭对自己生了疑心。他为自己的事而惨死了,秀莲姑娘也落得如此凄凉!想到这里,就觉得俞秀莲现在可怜的身世,完全是自己给害的似的,因此心中发生无限的惭愧和悔恨;再看秀莲姑娘执缰策马,于娇态之中显出一种英风,李慕白不禁心中又生出敬慕之意。回时想起去岁夏初,在望都榆树镇葬埋了俞老镖头之后,自己遵从俞老镖头的遗嘱,护送俞秀莲和她的母亲往宣化府去。那时是她们母女坐在车上,自己骑屄硐嗨妫如今却又是自己坐在车上,秀莲姑娘骑马随著车走了。今昔恰恰相反。可是一年之内,人事却变迁得太快了!
  又看看秀莲在马上那种英气勃勃的样子,反衬著自己在车上这种颓唐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实在不及秀莲。自己徒然称了一时的英雄,实在不及秀莲一女子。譬如刚才自己若是先瞧见秀莲,自己未必就有胆气先去招呼她;然而她一看见了我,就急忙赶来,并向自己解释去年冬天的误会。可见自己这个闯江湖的英雄,不如一个闺中少女了!因此李慕白便极力地振奋精神,作出爽快的态度,极力抛去以前对俞秀莲避免嫌疑的那些态度。
  谈完了这些话,李慕白又说到五爪鹰孙正礼现在北京的事。俞秀莲一听,她就十分喜欢,说:“嗳呀!我孙师哥也在这儿啦,我可得见一见他去!”李慕白说:“今天大概他还要找我来,姑娘一定能够见看他。只是那史胖子呢?”
  俞秀莲说:“史胖子那天找了我。恰巧我父亲的师侄金镖郁天杰由河南赶来,专为帮助料理我父母安葬的事。我父母安葬以后,他还没回河南去。史胖子一去,他们见了面,谈起话来,原来他们彼此都有些相识。次日我走的时候,他们还在一起盘桓呢。不过史胖子说他随后就到北京来。”李慕白点头说:“他就是来到北京,他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进城。”俞秀莲似乎惊讶地问说:“那是为甚么呢?”
  李慕白尚未对俞秀莲说史胖子的事情,这时车马就进了东四三条胡同,在德家门首,车马停住,李慕白下车上前叩门。待了一会儿,里面把门儿开开了,出来的却是寿儿。寿儿一瞧见俞秀莲,他就又惊又喜,赶紧请安说:“俞大姑娘你也来啦,我们大奶奶可想你极了!”秀莲下马,便进门顺著廊子一直进院去见德大奶奶。这里寿儿把李慕白的车钱都开发了,并叫出一个男仆来,把秀莲姑娘骑来的马匹送到车房里。双刀和行李是由寿儿自己给送到里院的。
  李慕白回到书房里去歇息。此时李慕白的心里倒是十分痛快,因为对谢纤娘的事现在是完全尽了自己的心,再也不提地想她了;俞秀莲现又来到德家,德家的事也不必自己再照料了;只有营救德啸峰,对付黄骥北,那却是自己目前当务之急。这天孙正礼也没有来。次日李慕白派褔子去请他,孙正礼才来与俞秀莲姑娘见了面。
  李慕白到刑部监里又见了德啸峰,说是俞秀莲姑娘现在也来了,德啸峰一听也很是喜欢。因为他想著俞姑娘在他家里照料,一定比李慕白方便得多,并且还能够随时劝慰他的妻子。就是一样,他怕俞姑娘再惹出甚么事来。不过听李慕白又说,俞姑娘现在的性情与去年已不同了;她说她只在家里照料,决不管外面的事。因此德啸峰放了心,他就托李慕白回家替他向俞姑娘道谢。
  当日李慕白出了刑部监狱,又到邱广超和铁小贝勒那里去。凡知道俞秀莲来到北京的,都嘱咐李慕白回去要向俞姑娘劝解,不可叫她因激愤又生些事端。因为德啸峰的官司现在已快完了,不可再因小故再出甚么枝节。
  李慕白回到德家,也并没到内宅去见俞秀莲姑娘;可是秀莲也真如她自己所言,在内宅是与德大奶奶同住在一间屋里,除了谈些闲话,劝慰德大奶奶,和晚间提著双刀在各处巡查巡查之外,并不再作别事,连街门她也不出,所以李慕白也很放心了。他便整天的出去,为德啸峰的事情而奔走,并打探黄骥北现在他究竟是要怎样对付自己。
  屢涣过了半个多月,德啸峰的官司已然渐渐审断清楚,听说不久就要定案了。神枪杨健堂也来到北京,他就住在邱广超的宅中。只是黄骥北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见他出门来,也不见他把甚么金枪张玉瑾、黑虎陶宏和刘士太岁等请来与李慕白决斗。并且冯怀、冯隆、冒宝昆等人,也自吃了李慕白一顿打之后,就都缩在镖店里不敢出头。
  李慕白觉得他们既不我自己来,自己也犯不上去找他们。至于自己与黄骥北一年以来结下的仇恨,那将来再为清算。只是五爪鹰孙正礼,他因为帮不了李慕白的忙,跟黄骥北等人打不了架,他就仿佛手脚全都觉得发痒,屡次要想找黄骥北去斗一斗,但全被李慕白给拦住。他的心里的怒愤难捺,便在镖局里拿他的盟兄弟冒宝昆撒气。冒宝昆本来就怕孙正礼,在这时候更是不敢惹他,只得用好话来对付他。
  又过了些日子,残春已去,炎夏又来,正是去年李慕白初到北京飘流落拓之时。李慕白这时的心中本已情思都冷,只有义愤未出。精神倒还不太坏,可是身体日见瘦弱。李慕白自己都有些发愁,他明白,自从去年由提督衙门监狱里出来,那时就已染了病。后来虽经孟思昭扶侍,疾体暂愈,但是病根未除。其后又加上孟思昭与谢纤娘那两件使自己痛心的事,因之身体所受的损伤更大,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更加上德啸峰的陷狱,与黄骥北的恶计坑人,种种忧虑、焦急、气忿全都搁在自己的心里,以致如此。“唉!呆若长此下去,我自己恐怕又要病倒在京都,连德啸峰的官司也照顾不了,与黄骥北之间的仇恨也无法报复了!”所以,李慕白极力调养自己的身体,每天除了到监狱里看看德啸峰,到铁小贝勒府上托托人情,及到表叔那里打听消息之外,便不再出门,只在德家休养。
  又过了几天,这日李慕白正在屋里睡午觉,忽然寿儿进来将他叫醒。寿儿面上带著惊喜之色,说是:“李大爷的表叔祁大老爷那里,打发跟班的来了,说是我们老爷的官司判定了。”李慕白一听,也兴奋地坐起身来,连说:“快点把来升叫进来!”
  这时来升正在廊子下站著,听屋里李慕白叫他进去,他就赶紧到屋里,向李慕白请安,说:“李大爷,我们老爷才下班儿,就赶紧打发我来了,说是德五爷的官司快定罪了,大概一两天内公事就能批下来了。”
  李慕白赶紧问说:“定的是甚么罪?”来升说:“我们老爷说,全案只有德五爷的罪名判的轻。
  有两个太监和一个侍卫全都定的是秋后斩决,杨骏如也定的是绞监候,只有一个姓相的侍卫和德五爷定的是发往新疆充军效力。”
  李慕白一听,立刻双泪落下。想著德啸峰现在虽已免去了死罪,但是发往新疆这遥远的路程,穷苦的地方,他哪里受得了呢?而且妻离子散,尤其使人情难堪!又听来升似是劝慰著说:“发到新疆受不了甚么苦,尤其是德五爷他是内务府的人。我们老爷说,德五爷若是到了新疆,跟闲住著是一样。虽然没有在京里舒服,可是只要有钱,也受不了甚么苦,顶多了住上一年二年,再在京里托托人情,也就回来了。”
  李慕白点了点头,又问说:“那么我表叔他老人家说,定了罪之后,几时才能离京上道呢?”来升说:“大概也快罢!定了罪之后,一个月就能够起身。李大爷,你替德五爷放心!夏天走路虽然热一些,可是也比在监狱里强得多呢!”
  尷钅桨滋罢,点了点头,遂给了来升几吊钱叫他回去。李慕白心里就暗想:追个消息想是确实的了,可是到底预先告诉德大奶奶不告诉呢?倘若告诉她的丈夫将要远发新疆,她不知道要伤心成甚么样子;可是,她若知道她丈夫现在的死罪总算免了,她也一定能够放心了。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告诉德大奶奶比较好些,于是就进到里院去见德大奶奶。
  此时秀莲姑娘也在旁边,李慕白就把刚才自己的表叔派人送信来,说是德五哥的案子快判定了,死罪是一定免了,可是须要发往新疆充军。然后又说到新疆也受不了甚么苦,并且在路上远比在监狱里度一夏天要强得多呢!
  德大奶奶初听丈夫将要远配边疆,自然也是不禁伤心堕泪。可是后来一想,只要丈夫不至于死罪就好了。虽然发配新疆,可是将来花些钱,再托些人情,也许不到一二年便能赎回来。因此便拭泪说:“这也好,叫他到外面住一二年去,也躲一躲那黄骥北。只是他一发往新疆,家里更得要受别人的欺负了!”
  旁边的俞秀莲说:“这件事五嫂子不要发愁,我五哥一日不在家,我就一日不离开这里;只要有我在这里,无论甚么人来寻事,我也不怕!”李慕白也劝德大奶奶说:“嫂嫂放心,有俞姑娘在这里,一定甚么事也不会有。”
  说毕,他又到了前院,就叫褔子套车,先到刑部监狱,见了德啸峰,李慕白就说刚才表叔祁主事派人送去的那消息。本想德啸峰一听说他自己将要发配新疆,抛家弃子,往那冰天雪地之中,共度罪犯的生活,他一定很是难过,所以李慕白说完了这些话,他的心里就是非常痛楚。
  却不料德啸峰听了,他不但不难过,反倒脸上现出笑容,仿佛十分欢喜。就听他说:“这可好极啦!藉此机会我可以到新疆去玩一趟。不瞒兄弟你说,我们旗人平日关钱粮吃米,没有甚么机会可以到外面去玩,而且国法也不准私自离京。所以我们旗人,十个之中倒有九个连北京城门也没出去过的。我虽然出过几趟外差,可是也就到过东陵、西陵和热河承德。譬如去年,你回家去了,其实南宫才离京有多远,可是我就不能前去看你。现在好了,不是说要把我充发新疆吗?我觉得再远一点都好,我可以穿过直隶,走山西,入潼关,过西安府,走伊凉,直到新疆。甚么太原府、黄河、华山、祁连山、万里长城、玉门关,我都可以路过玩玩,增长些阅历,交些朋友,有多么好呀!再说我家里也没有甚么不放心的。兄弟,你还不必为我的家庭琐事耽误你的前程。有一位俞秀莲姑娘就够了,花十万两银子也请不来那么好的姑娘给护院,这总算我德五人缘好才能够这样。兄弟,你现在别为我发愁了,你应该给我道喜。我在新疆住上两三年,回来咱们再会面时,嘿!兄弟你看那时候有多么乐!”
  说毕,德啸峰在铁窗里不住哈哈大笑。李慕白看他这种笑,还是真笑,不是勉强的笑,自己倒真佩服德啸峰,觉得他这种畅快、矌达,实为白己所弗如。又谈了些话,德啸峰就催著李慕白快点到邱广超和铁小贝勒那里去,把自己将要发配的事去告诉他们,请他们诸位放心。李慕白遂辞了德啸峰,走出刑部监狱,依旧坐著褔子赶的车,往北沟沿邱广超的宅中去。到了邱宅见了邱广超和杨健堂,李慕白说了德啸峰案子将要判定,大概他是发往新疆。并且说德啸峰听了这消息,他心里反倒很畅快,一点也不发愁。邱广超就说:“啸峰平日就是那么一个人,甚么事也想得开。他还年轻,家里又有人屨沼Γ出去走一趟也好,只是在路上要多加小心。因为我晓得,黄骥北在外省颇结识了不少江湖盗贼,难免要在啸峰所经过之地预先埋伏,等到啸峰经过之时,他们就将啸峰杀害了。所以净凭著官差们跟著是不行,咱们这里得有人随他去保镖。”
  李慕白一听,不由怔了一怔。刚要说这自然是我随著啸峰去了,可是又想著自己等著啸峰发配走了之后,还要留在北京,寻那瘦弥陀黄骥北报仇出气呢!所以略一犹豫,尚未说话,那神枪杨健堂已炙在旁发言了。
  他慷慨地说道:“我送德五哥到新疆去。现在已到了夏天,我镖局里也没有甚么买卖,有几个伙计们照应著也就行了。我带上我那杆枪,跟著德五哥走一趟,路上出了甚么事都由我来挡。把他平安送丁新疆之后,我再回来,那时至多也就是秋天。”
  李慕白一听神枪杨健堂愿意护送德啸峰到新疆去,自己很放心,便说:“杨二爷若送五哥前去,那路上管保甚么事也没有。不过就是杨二爷太辛苦些了!”神枪杨健堂摇头说:“没有甚么的。广超他知道,我跟啸峰的交情也不是一年半年的了,这点我应当帮他。再说我们以保镖为生的人,把走远路儿就没当作一回事。”邱广超在旁也说:“健堂陪啸峰去,那真是最好不过;因为健堂在外面有很多朋友,到处都有点照应。”
  当下便商定将来德啸峰发配新疆之时,是由杨健堂沿路护送。不过李慕白又想,神枪杨健堂虽然武艺高强,在江湖上也颇有名头,不过只有他一人护送,若遇著大帮的强盗,也难免有点势孤力弱。所以李慕白又想丁孙正礼,就说:“我有一个朋友,名叫五爪鹰孙正礼,是巨鹿县俞老镖头的徒弟,俞秀莲的师兄。这个人身高力天,武艺也很好,性情更是豪侠爽快。他现在四海镖店里,因为他知道那冒宝昆在此做了很多的坏事,他也不愿意再在那里居住。我想将来德五哥出京之时,可以叫他也随行护送,给杨三爷一个帮手。”
  杨健堂点头说:“很好,铁翅雕俞老镖头的徒弟,武艺是绝不会错的。一半天李兄弟可以把他请来,我见见他。”
  当下三个人又谈了半天闲话,李慕白就走了。他坐著褔子赶的车,又到了安定门内铁小贝勒府,见了小虮髯铁小贝勒。还没容李慕白说出德啸峰的事情,那铁小贝勒就像面带喜悦之色,说:“慕白知道啸峰的官司快判定了吗?”李慕白点头说:“我知道,听说他将来是要发配新疆。刚才我到监狱里去看他,他听了这个消息,倒像很喜欢的样子。”
  铁小贝勒也点头说:“我也愿意叫啸峰出去走一趟。啸峰若长在北京住著,恐怕还得出事。因为他那个人对于朋友虽然热心,可是缺少阅历。譬如说他这件案子里的很要紧的人杨骏如,那本来是个市侩,就因为常常与德五在一块儿逛班子,所以两人也成了好朋友。这回要不是他营救杨骏如,哪能到这步田地!”
  李慕白见铁小贝勒对德啸峰那样侠骨热心人,似是不甚了解,自己未免暗暗地慨叹。又听铁小贝勒说:“所以这回叫啸峰出外闯练闯练,受点苦也好。只是在路上须有一个人护送才好。虽然说无论多么大胆子的强盗,也绝不敢打劫官差,不过啸峰近年结下的仇人太多,像金枪张玉瑾甚么的人,倘或在路上打劫,意图伤害啸峰的性命,那时啸峰可非得要吃亏不可!”李慕白就说:“这一层我们也屄堑搅恕8詹旁谇窆愠家中,我们已然商量好了,到时是由神枪杨健堂跟随去,并有一个五爪鹰孙正礼,是俞秀莲姑娘的师兄,他也跟著随行保护。”
  铁小贝勒一听就仰著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神枪杨健堂若随去沿路保护啸峰,那自然是很好了。可是,我想还是你跟去,才叫人放心。”李慕白听了,却半晌无谓。想了一想,才叹气摇头地说:“我不能随我五哥去。其实以他待我的好处,我原应该藉此对他尽些心力,但是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恐怕到时不能随他走!”铁小贝勒听了,却微笑看,说:“慕白,我也知道你心里的打算。你是想要在德啸峰案子判定,出京走后,你就专为要斗一斗黄骥北,跟黄骥北拚个死活,是不是?”李慕白一听铁小贝勒猜透了他的心事,未免有些变色。但是他还不敢就在铁小贝勒的眼前承认了。遂就勉强笑著,摇头说:“不是,不是,我为对付黄骥北,何必要费那么大的事呢?又何必要等著啸峰走了以后呢?”
  铁小贝勒依然微笑道:“不用说了,我全都知道。你现在处处忍气吞声,就是等著德啸峰的案子定了之后,你再独自出头去与黄骥北拚命;黄骥北他现在也是天天在家里练护手钓,预备对付你。我也知道,你们两个人的仇恨是无法解开了。并且黄骥北近年闹得也太不像样子,我也愿意有你这么一个人惩戒惩戒他。不过我又细想,你跟他还是合不著。你现在是年轻有为,前程远大;黄骥北能算是甚么人?不过就仗著他有些钱罢了。所以我劝你还是暂时忍下小事,往远大之处去著眼。”
  李慕白听了铁小贝勒这些话,心中十分感动:铁小贝勒真爱我至深。其实我李慕白本来是与黄骥北相拚不著;但怎奈黄骥北一天不除去,德啸峰一天不能安居;而且京城也永久留著这一大害,将来还不知他要陷害多少人呢!虽然这样想著,但并未说出口去。
  他与铁小贝勒又谈了一会闲话,就要起身告辞。铁小贝勒却挽留他说:“这次你重来北京,我早就想给你设宴洗尘。只为德啸峰的官司,你我心绪同是不佳。现在总算好了,啸峰的事情总算有了定局了。今天我想叫下边预备点酒,咱们多谈一会儿。也不算是宴请你,等到一二年后,啸峰回到北京时,那时我必要备丰盛的酒筵,咱们几个人欢聚!”
  李慕白见铁小贝勒这样的盛意挽留,自己当然不能再急著要走,遂就重又落座。并由铁小贝勒所说的那句“等到一二年后,啸峰再回北京时,那时再为欢聚”,李慕白心中就不禁发生无限感慨。暗想:自从我第一次离家外出之后,至今天才不过一年多,但是其间人事纷坛变迁得极快,再过一二年之后,还不定要怎么样呢!于是他暗暗地叹了口气。
  炽天使书城 OCR小组 炽天使 扫描, Carmanli 校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