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三、故作娇嗔来杀威            双击滚屏阅读

三、故作娇嗔来杀威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白衣人微微怔了一下,方才知道青须客说的“雪云彤”乃是指的雪老头,当下摇了摇头,道:“见义勇为,素无交往!”
  青须客闻言之后,嘿嘿冷笑几声,那深陷在眼眶里的一双眸子,闪闪放光。他点了点头道:“老夫此刻有事在身,不想与你这小辈纠缠,日后再见!”他想乘其不备,突施杀手。白衣少年冷眼相对,双手抱了一下,满面鄙夷地道:“不送!”
  青须客长眉一轩,心说:“莫非这小子又看出了我的用心不成?”
  他不甘自行离去,又哼了一声,厉声说道:“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白衣人随口接上一句。
  青须客倏地转过身去,举步而走,忽然,他“唰”地一个转身,一双肥大的衣袖,夹着凌厉的劲风,直向着白衣少年两肩拂来!
  白衣人早已有见于先,冷笑了一声,倏地身形一矮,双掌向上一翻!
  四掌相对,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两个人都像不倒翁似地,在雪地上疾速地摇晃了起来。
  看起来,两个人的样子都够滑稽的,但是,他们上身虽然摇晃得十分厉害,可是二人下盘却是丝毫未离原地!
  如此对摇了一阵之后,又相继转动起来。
  青须客忽地长啸了一声,只见他瘦削的身子,蓦地拔空而起,一双瘦爪自空而下,直向白衣人胸前掠去!白衣人向后一倒,电闪一般到了青须客的背后。可是这个枯瘦的老人,全身上下仿佛都生有眼睛一般,不待对方挨近自己,整个身子又一次拨了起来。
  白衣人似乎无心恋战,只见他单膝一屈,就势扭脊现腕,右手向空一扬,叱了一声:
  “打!”
  青须客右足就空一压,凭着他超人的轻功造诣,只是一弹,又上拔了二尺左右!
  白衣人冷笑道:“老儿,你上当了!”只见他食指向外一弹,“嘶”的一阵尖风,金色光华一闪!
  青须客“唔”的一声惊叹,身形在空中抖了一下,遂即踉跄落地,右手向膝下一探,用真力把击中他的暗器吸了出来。就目一望,面色骤然大变,颤声道:“红线金丸!你是青衣边瘦桐……”边瘦桐冷声接道:“老朋友,咱们这段梁子算是结下了,冤仇易结不易解,你可要仔细了!”
  青须客怪笑了一声道:“好吧!我们总有再见的一天,今天老夫真是自取其辱了!”
  说罢双手拱了一下,单足一弹,跳到大苍身前,俯下身来,在它头上轻轻一拍道:“还不醒来!”
  那头巨猿本在昏厥之中,被青须客如此一拍,竟有如神助一般,口中闷吼了一声,翻身而起!
  青须客怒喝道:“快快抱起二苍,随我走!”
  大苍依言把二苍抱起,一人二兽,遂即消失在雪地之间!
  边瘦桐远远目视着这位青须怪人,见他虽被自己金丸伤了一足,却仍能纵跃如飞,心中暗暗惊异不已。无意之间,又结下这么一个大仇家,不免有些怅然。忽然,他想到了雪氏父女,匆匆赶入竹林内,可是,哪里还有他父女踪影!
  边瘦桐心中甚为奇怪,匆匆来到雪老头居住的房舍前,却见房内亮着灯光!
  边瘦桐犹豫了一阵,心想:此女或许仍然心记着前几天与我的过节,不欲见我,我又何必去惹她讨厌?又知他父女一向在此行医,雪老虽身受重伤,但他女儿定悉医疗之法,而自己对于医道,本是门外汉,就是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这么一想,他于脆转身而去了。
  若干天之后,一个日暖雪化的日子。
  由哑童的报告,边瘦桐知道,雪老头的伤势已经好多了,因为哑童亲眼看见他父女在外面晒太阳。
  边瘦桐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他欣慰地自言自语道:“好人是不该丧命的……”
  虽然雪氏父女不曾来拜谢过他,也许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这对边瘦桐来说,并不介意。他以为一个人给予另一个人的恩惠,是不需要得到对方报答的。所以边瘦桐听到雪氏父女康复的消息,无限欣慰。
  早饭之后他正立在门前向外面眺望,哑童司明忽然跑过来,连说带跳地比划着。
  边瘦桐已差不多能够全部理解哑童的意思,见状问道:“你是说,山上的花开了,要我去看花是不是?”
  哑童连连点头,又用一个手指在天上乱点着。瘦桐笑道:“我知道了,你是说梅花?”
  哑童拍手大笑,又指了门一下,那门的颜色是红的,边瘦桐立刻点头道:“哦!你说是红梅开了,这倒难得一见。好,你把我的马牵出来,我们这就去吧!”
  哑童跳着跑了,须臾,拉出了主人的马,而他自己拉出一头小毛驴。
  主仆二人分别骑了上去,哑童在先,边瘦桐在后。积雪微融的早晨,阳光从竹林的缝隙之中照射下来,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爽朗感觉!
  他们循着弯曲的山道,慢慢地向上行着,只见那些渐融的积雪,幻化成白蒙蒙冷雾,袭在人身上,远较落雪之时更为寒冷!
  小驴颈项上的吊铃,叮叮噹噹地响着。边瘦桐骑在马上,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飘然之感!
  那些盛开的红梅,虽说为数不过七八十株,可是点缀在白梅丛中,东一棵,西一棵,鲜红的颜色,看来极为醒目,颇有“鹤立鸡群”之态,别有一种“超凡脱俗”风韵!
  瘦桐不禁勒缰驻马,赞了声:“妙呀!”
  哑童也咧开大嘴“哇哇”地怪笑。二人观赏了一番,又转入花树丛中。扑鼻的清香,衬以地上白雪,当空的骄阳,这种“睛梅艳雪”的气氛,确实令人陶醉忘返!
  边瘦桐几乎不想回去了,他下了马,伸手要去攀摘一枝红梅。就在这时候,他耳中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呻吟之声。边瘦桐不由吃了一惊,他立刻放下手来,仔细地听了听,那呻吟声,仍继续不断地传过来。这时,哑童也听见了。他跳下毛驴,三脚两步跑到主人身边。
  边瘦桐皱了一下眉道:“你过去看一看,是什么人?”
  哑童依言骑驴而去,须臾急转而回,样子极为着急地比着手势,口中“哑哑”怪叫不已。
  边瘦桐翻身上马,吩咐道:“快带我去看看!”
  哑童不及细说,匆匆掉转毛驴,领着边瘦桐穿过了一片梅丛,眼前出现一条崎岖的山路。路上立着一匹白马,鞍辔俱全,上面却无人,只听得那呻吟的声音更清楚了。
  边瘦桐忙赶上去,这才看清,原来在路旁的雪地上,倒着一个身披银狐皮斗篷的少年。
  这少年肤色细白,眉清目秀,仰面而卧,双眉紧紧皱着,不时地发出呻吟之声。
  再看他身边,散有不少的书,一个书箱子翻倒在一边,笔砚狼藉。
  边瘦桐连忙下马走过去,对哑童说道:“你去把他的书给拾起来!”说着走到那少年身前,弯腰把他扶坐起来,只觉得对方身上抖动得甚为厉害,当下皱眉问道:“你是骑马不慎,跌落下来的吗?”
  少年口中哼了一声,努力地睁开眸子,向着边瘦桐点了点头,又闭上了。
  边瘦桐急问道:“你感觉如何?摔坏了哪里没有?”
  一面说着,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转,见少年皮披风之内,穿着一袭士子的蓝袍,腰扎丝绦,头上的儒巾摔在一边。他内心不禁蓦地生出了几分好感,江湖中舞刀动剑的人,他见得多了,早已看厌了,现在蓦然看见一个读书人,自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
  少年在边瘦桐的臂力扶持之下,喘息了一阵,吃力地点了点头道:“谢谢这位仁兄……”说着咳了一声,伸出一只白玉般的手,捂在胸上道:“不瞒仁兄,小弟乃是一个染有宿疾之一,不意中途发作,跌落马下,如非仁兄发现加以援手,只怕……”说着又轻声喘了起来。
  边瘦桐不由叹道:“这就麻烦了……你家可在附近?”
  书生摇了摇头,苦笑道:“不在附近,由此前行,大约有十日的脚程……”
  边瘦桐怔道:“那么你一个人来此是……”
  书生以一方白绸掩口,说道:“小弟来此,是要造访一位同年好友,不意那位好友已搬家了,因闻听岭上梅花开了,一时想效古人踏雪寻梅之雅,不想……”说着低头叹息了一声,又自咳了起来。
  边瘦桐皱了皱眉,道:“你那宿疾在何处?要紧么?”
  书生苦笑道:“虽是不甚要紧,短日之内要想行走,却是万难,唉!”
  边瘦桐想了想道:“这可怎么办呢?如果你不嫌弃,可否暂时先住到我那里……”
  书生面色一喜。边瘦桐行事一向极为谨慎,话一出口,忽觉不妥,连忙停住不再说下去,心中犹豫不决。
  那书生苦笑道:“小弟与仁兄陌路相逢,蒙仁兄雪地救助,已自感激不尽,怎敢再至尊府打扰?这事万万使不得!”
  边瘦桐笑了笑道:“我方才一时情急,语出无心。试想你乃一重病之人,眼前最是耽搁不得,到我那里无人疗治,自然是不行的!”
  书生像是微微怔了一下,又苦笑道:“是啊,仁兄你还是离开吧!不要为小弟多耽搁了!”
  边瘦桐闻言一笑道:“朋友,你不要误会,我总是要为你设法的。看样子朋友是一个读书人,尚未请教大名怎么称呼?”
  书生喘息着点头道:“小弟姓桑名……雨,乃是去年龙门道的新科举人,仁兄大名是?”
  边瘦桐抱拳笑道:“这倒是失敬了……小弟姓边……”
  书生不待他说完,连连点头道:“原来是边兄,失敬!”
  边瘦桐本来不愿把姓名说出,见他并不追问,也就含糊过去了。
  这时哑童司明已把书生的马整理好,牵了过来,书箱子也重新捆好在马鞍子上。
  边瘦桐扶起书生,含笑说道:“桑兄请上马吧!”
  桑雨皱眉苦笑道:“只怕……上不去……”
  边瘦桐向哑童道:“你先把我的马牵回去吧!我和这位桑兄同乘一骑,随后就到!”
  书生歉意地道:“这太不敢当了!”
  边瘦桐笑道:“无妨,你的病势,怕不能多耽误,须先去医治一下!”
  说着扶着书生上了马,他自己也坐于鞍上,二人合乘一骑,徐徐向前行去。
  桑雨在马上微弱地道:“府上快到了么?”
  边瘦桐摇了摇头道:“现在不是去我家,而是去另外一个地方。”
  桑雨立时一怔。瘦桐微笑道:“桑兄不必多疑,我现在带你去的地方,就在前边,父女均擅医道。桑兄一个读书人,半路患疾,他们必会亲切照应。那位老人家,也许能为你治愈宿疾呢!”
  桑雨呆了一阵,嚅嚅地道:“这岂不是太……冒昧了?”
  边瘦桐微微一笑:“无妨!”
  说话间已来到了雪家的门前,只见雪氏父女正坐在门前晒太阳。看见二人来到,雪用梅站起身来,一声不哼地回到房内去了。
  雪云彤发现来人竟是边瘦桐,遂含笑站立起来,抱拳说道:“原来是边老弟驾临,失迎!失迎!”
  边瘦桐勒马含笑,点头说道:“雪老身体复原了吗?”
  雪老头脸色通红地说道:“多谢你!那晚若非你……”说到此,见边瘦桐对他摇了摇手,他立刻住了口,心知对方大概不愿在生人面前显露身份,当下忙回头唤道:“丫头,你边大哥来了,还不倒茶!”
  边瘦桐忙笑道:“不必客气,我今来此,有事相托,尚请雪老不要推却才好……”
  说着以手指向桑雨道:“这位桑兄乃是一读书人,不想中途病发,卧于雪地,适逢我由那边经过,将他接来此处。久闻雪老医道高明,尚请为他这异乡人救治一番!”
  雪老头呆了一下,向这读书人身上打量了一会儿,含笑道:“既是老弟相托,我老头子自不便推却,快快扶这位相公到里面坐吧!”一面又回头唤道:“用梅,快出来帮忙!有客人来了!”
  只听风门一响,露出了用梅半边身子,她一只手掀开了门帘,半皱秀眉道:“什么事呀?人家这么厉害,有本事,莫非连一个人也扶不动么?”
  雪老头一瞪眼道:“胡说!”
  边瘦桐心知这位姑娘仍然记恨着前几天的羞辱,尚不能原谅自己,对她这么挖苦,只是淡然一笑,对雪老头道:“不必惊动姑娘,我一个人就行了!”
  雪老头笑叹道:“这都是老夫平日太宠她,惯得她一点规矩也没有,老弟不要见笑!”说着,伸手搀住那书生胳膊,问道:“请问这位相公贵姓大名?”
  桑雨那本来懊丧的脸色,自一见用梅之后,立刻显得明朗起来,几乎有些发呆了。
  雪老头这一问他,他才慌不迭地道:“小生姓桑名雨,老丈,太打扰了!”
  雪老头呵呵笑道:“桑相公不必客气,请先入内歇着,等我瞧瞧你的病,看看要紧不要紧?”
  雪用梅在门前,只看了那书生一眼,立刻转移了视线,她那一双流波的眸子,兀自在边瘦桐的身上转个不停。可看了一会儿,却见人家正眼也不向她望一眼;偶一偏目,见那负伤的书生,一双眸子正在偷看自己,她不禁玉面一红,又羞又气!当时一摔帘子就回房中去了,一个人气闷地往床上一坐,连茶也懒得送!
  边雪二人,把书生桑雨扶进了房中,坐好之后,雪老头含笑道:“桑相公所患疾病,不知是何部位?因何而起?”
  那书生欠腰皱眉道:“发软、无力、内脏颤抖、咳嗽!”
  雪老头睁大了眼睛:“哦!”
  这种病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很是怀疑地走过来,以手把在书生脉门之上。
  那书生闭目不动。良久,雪老头才放下手,皱眉道:“血脉快慢不定,上虚下实,依老夫之见,倒像是中了蛊了!”
  此言一出,边瘦桐不由吃了一惊,当下惊异地看着书生。
  却见那书生面色红了一下道:“不会吧……晚生素日读书,从未涉足江湖,边荒之地更是从未去过,老先生怎出此言?”
  雪老头以手摸着下巴,干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倒是我判断错了……怪也!”
  说着又以手探在书生脉上,半天才放了下来,道:“怪哉!适才足下脉息颇频,故疑为蛊,可是这一阵子,却又平缓如常,真令人费解了!”
  边瘦桐不解地道:“到底罹患何疾?”
  雪老头苦笑摇头道:“暂时尚看不出来,如果这位相公无事,不妨在寒舍暂时住几日,容老夫慢慢诊看!”
  书生欠身施礼道:“如此甚好,只是太打扰老丈了!”
  雪云彤呵呵一笑,说道:“桑相公,你太客气了。”
  边瘦桐见状,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桑兄就留在这里吧!我尚有事,不多留了!”
  书生忽地直腰道:“边兄要走么?”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你一个读书人,初次离家,不宜在外耽搁,一待能行,还是尽快返家为好。将来有机会,我们也许还能见面。这一段萍水之缘,也当算是偶然的了!”
  说着抱了一下拳,返身而出。
  桑雨好似呆了一下,立刻含笑道:“恕小弟不送了,一二日内如小弟贱体能行,定当至府上答谢救命大恩!”
  边瘦桐朗笑道:“那倒不必了!”说着已行至室外。雪老头送他出来,走出甚远才道:“老夫有眼无珠,竟不知老弟竟是惊天动地的人物。红线金丸天下闻名,前日如非老弟见义勇为,老夫和小女都将没命了。此等大恩,如同再造,请受老夫大礼!”
  说罢深深向边瘦桐鞠了一躬。
  边瘦桐淡淡笑道:“如果为了要你谢我,我就不救你们了。你既已知我底细,自不便再瞒,至于为何隐居于此,不便相告,一切请代为守口,万勿张扬,就感激不尽了!”
  雪云彤连连点头道:“这个自然……”
  边瘦桐用手向屋内指了一下,轻声道:“此人来历不明,行踪可疑,你老要注意防范,如病势好转,速遣其归为妙!”
  雪老头呵呵一笑,又向前送了几步道:“老弟不必关照于我,这一点我心里明白,你不把他带到你家,而送来这里,我就知道了!”
  边瘦桐微微笑道:“话虽如此,不过此人倒有几分文雅气质,也许真是一中途罹疾的文人。总之,你老相机对付就是,他如打听我什么,只告其不知就是了!”
  雪老头含笑点了点头,歉然道:“小女无知,大概还记着前几天的事,过两天她就会想通的,到时我定叫她……”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这正是令媛天真可爱之处,不必责备她,我走了!”
  说罢转身扬长而去。雪老头还想说些什么,因见他步履轻捷,头也不回一下,自然来不及多说,只微微叹了一声,自语道:“此人果然是一个奇人!”说毕,转身欲回,却见女儿揭帘而出,冷笑道:“他走了么?”
  雪云彤正色道:“这么大的姑娘,连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人家对咱恩同再造,你却连一句谢语都没有,尽自生些小孩子气,也不怕人家笑你!”
  用梅撇了一下嘴,赌气道:“他有什么了不起?他不理我,我非要理他才成么?”
  雪老头见女儿一副娇嗔的样子,着实可爱,也不忍骂她,只叹了一口气,道:“算了,你自己想想吧!”
  用梅浅浅一笑道:“他真是红线金丸边瘦桐?我还有点不信呢!”
  雪老头冷笑道:“不信算了,反正人家已经叫你给得罪了。”
  用梅不由“噗哧”一笑,低下头用大红缎子绣花鞋在地面上点划着,又抬起头,用那双黑亮的大眸子睨着父亲,道:“你老人家放心,别把我当成不懂事的傻丫头,他救了咱们的命,又打伤了青须客,这么大的恩,我能不知道吗?”
  雪老头一怔,道:“那你为什么还摆脸子给人家看?”
  用梅羞涩地一笑,嘟了一下嘴,嗔道:“我是故意的,要煞一煞这小子的威风!”
  说着一扭身子回屋去了。雪云彤不由哈哈大笑,忽然想起堂屋里还有客人,当下匆匆回到屋内,只见那个书生桑雨,仍然倚坐在那张椅子上,正呆呆地自个儿出神。
  雪云彤含笑说道:“桑相公,要休息一下吗?”
  桑雨忙道:“是、是!老丈有事请便!”
  雪云彤唤道:“姑娘,把西边那间房子给清理出来,请这位相公去歇息!”
  里间娇脆地答应了一声,门帘掀处,雪用梅换了一身青布衫裤,腰上系着月白的素巾,愈发显得长身玉立,身段可人。她那张白里透红、明媚俏丽的脸,描绘出这姑娘率直的个性,娇憨、明朗、天真,兼而有之。
  桑雨只望了一眼,不禁又呆住了。
  用梅并不正眼看他,只对父亲道:“房子我早整理好了,你老人家扶他进去吧!”
  桑雨在位上欠身道:“有劳大姑娘了……”
  用梅冷冷笑道:“别客气,桌子上有水,你自己倒。我还有事,不侍候你了!”
  桑雨忙道:“姑娘请自便,太不敢当了!”
  用梅睁着一双眸子,上下看了看他,大方地道:“我看你气色不坏,不像有什么病,怎么连走路还得人扶持呢?”
  桑雨不禁面上一红,心中打了个冷战,忖道:“好厉害的姑娘,比她的父亲还精明,看来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我真要对她特别小心呢!”当下咳了一声道:“病发无时,这一会儿较先前好多了!”
  雪老头在一边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人家没有病,莫非还装病不成?”
  用梅不禁娇声地笑了,又对桑雨道:“你放心,不管你大病小病,我爹爹准能给你治好,而且分文不要你的!”
  书生道:“这如何使得?”
  用梅道:“因为你是边大哥介绍来的,所以我们会特别照顾你的!”
  书生道:“这就更不好意思了!”
  雪老头忙道:“好了,你少说几句吧!去看看火上熬的药怎么样了!”
  用梅这才转身离去。桑而心中动了一下,低头不语,在雪老头搀扶之下,他走到另一间房内,上了床。雪老头为他倒了一杯水,正要退出,桑雨忽然起身问道:“老丈同那位恩兄是很好的朋友吧?”
  雪老头笑道:“也谈不上,常见面就是了!”
  桑雨轻声叹道:“方才匆匆告别,竟未及询问他的住处,想必老丈一定知道,可否赐告?以便晚生病愈后,亲往致谢!”
  雪老头心中一动,含笑道:“这个不忙,以后再说吧!”又道:“你现在身子不好,还是先养养神,少说话为妙,如有差用,不必客气,尽管直呼老夫就是!”
  书生口中连道:“是、是!不敢、不敢!”可是内心却像是着了一记闷棍,忖道:
  “不好!莫非我此次行径,已为他父女看破不成?这我可真要小心了!”转念一想,自己与他父女素无瓜葛,只要言语小心一些就是了。当时闭目养神,不再言语,同时发出轻轻的呻吟,内心却在精密地算计着什么……
  三天之后,在雪氏父女的细心医治之下,这个叫桑雨的书生,已经能下地行动了。
  其实,说起来他并没有什么大病,服了一些祛寒发汗的药,体力就渐渐恢复了。
  雪老头因受边瘦桐所托,不便草率医治,想再仔细给他诊治一下,可是桑雨一再拒诊,坚持说自己是老毛病,只要调养一下就行了,而且要急着下山。
  雪老头细心观察了几天,觉得桑雨果真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渐渐对他去了疑心,见他大病初愈,就急于下山,反倒再三挽留。
  桑雨含笑道:“老丈不必客气,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雪老头劝不住,只得去为他备马,用梅也在为他整理行装。桑雨望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道:“这几天可把姑娘累坏了!”
  用梅回身道:“哪儿话!”玉指一掠发丝,笑道:“你这就下山么?”
  桑雨偷眼见雪老头不在房中,问道:“我想到那位边恩兄处致谢一番,只是不知其住处,姑娘可能告诉我吗?”
  用梅点头笑道:“这个容易!”说着推开了窗,远远一指:“由这条小路穿过去,再上坡,笔直走,前面有一道小河,顺着小河下去,到一片桑林,那里有一幢草房,就是边大哥的家!”
  桑雨不由大喜,忙点头道:“谢谢姑娘,我记住了!”
  书生桑雨离开了雪家,按照雪用梅指引的路线,策马徐徐向边瘦桐的住处行来。
  在一片桑林附近,他果然找到了那座茅屋,皑皑的白雪覆盖着它,茅屋迎面墙上,窗扇大敞,能窥见简朴洁净的内室。窗外的几株老梅,挑着一颗颗含苞欲放的蓓蕾。看起来是那么的静雅,望之令人有出尘之感!
  桑雨下了马,正要行近,忽听得一声朗笑道:“桑兄太客气了,莫不是来辞行的吧?”
  屋门一开,走出雪白衣衫、风度翩翩的边瘦桐来,他右手提着一支钓竿,左手拿着一个竹篓,像是要外出垂钓的模样!
  桑雨似乎微微怔了一下,立刻含笑道:“恩兄要出去么?”
  边瘦桐哈哈一笑,扬了一下手上的竹篓,道:“闲来无事,钓鱼去!”
  桑雨含笑上前,道:“这么冷的天,还会有鱼?恩兄真是好雅兴!”
  边瘦桐摇了摇头,说:“你不知道,本山独有的‘雪花青鲈’,非雪天不出来,以其下酒,美味无比!”
  桑雨伸手要去提篓,被边瘦桐退身让开。桑雨一怔,瘦桐笑道:“脏得很!”
  桑雨一笑道:“在小弟看来,恩兄住处,宛如仙境一般,幽、雅兼而有之,不知可否能带小弟参观一下?”
  瘦桐摇了摇头,道:“几间草堂,又未整理,杂乱得很,不看也罢!”说着又微微一笑道:“我这个人爱管闲事,前日救你,不过适逢其会。其实,我只是无心为之,我看你还是快上路吧!”
  桑雨面上似乎微微浮现出一丝失望,苦笑道:“小弟蒙兄陌路搭救,得免一死,因感深恩,才来相谢……”
  才说到此,边瘦桐朗笑岔开道:“这算得什么?不必挂齿。桑兄,你再不走,天可要降雪了!”
  桑雨面色微微一红,眉端似愁又怒地微微一挑,立刻又恢复如常。他想主人既已下了逐客之令,只有告辞了。于是深深一拜,强笑道:“恩兄在上,请受小弟一拜,再见吧!”
  边瘦桐含笑道:“你可知道路么?”
  桑雨点头道:“下山容易上山难,恩兄放心!”说着目光又在这幢草舍四周转了一转,翻身上马,抖僵欲去。
  瘦桐朗笑了一声道:“桑兄,你说错了,其实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随即高声招呼道:“司明,你来!”
  哑童闻声自屋后跑了出来,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望主人,又看看书生。边瘦桐对他说道:“你送桑相公下山,一路要好好照顾,快去!”
  哑童答应了一声,回身去牵马。桑雨不由又是一怔,随即含笑道:“小弟真是不敢当啊!”
  就这样,书生桑雨在哑童司明的陪同之下,下山去了。边瘦桐这才含着得意的微笑,钓他的鱼去了。
  半月以后。
  白雪似乎已融化得差不多了,除了远处的山尖之上还戴着一项白白的帽子,四外已望不见雪的踪迹。
  日落时分,边瘦桐走出屋子,在室外拨弄着那几株梅花。
  忽然,司明连跑带跳地跑了过来,两只手连比带指,嘴里更是咿咿呀呀说个不住。
  边瘦桐吃了一惊道:“发生了什么事?”
  司明用手指了一下房子,又比划着盖的样子,双手不停地动着。边瘦桐笑道:“你是说有人在盖房子是不是?”
  司明连连点头,边瘦桐皱了一下眉,笑道:“这座山又不是我们的,随他盖去吧!”
  可是哑童司明仍不住地叫着,又用手比作一个人的样子。边瘦桐不由怔了一下,道:
  “你带我去看看吧!”说罢就同司明转出了这片桑树林子,直向前面山坡行去。待走上这面斜坡,就听得一片僻哩啪啦的鞭炮声,十分噪耳。
  边瘦桐冷笑了一声,自语道:“什么人如此嚣张?我们快去看看!”
  说着二人加紧了步子,向前行去。过了一条小溪,哑童停住了脚,口中呀呀直叫,用手向前指了一下。
  边瘦桐不由面色一变。
  就在他平素垂钓的那道水涧旁边,也就是本山风景最幽雅的地方,耸立起了一座木制的房屋。房子已大致盖成了,横梁上拴了红布,贴着红纸条,几个工匠正在上梁。
  边瘦桐不由大怒,急匆匆走了过去。这时,一个工匠正在上梁,见边瘦桐来此,不由停住了动作,呆呆地眯眼望着他。
  边瘦桐冷笑道:“谁叫你们在这里盖房子的?”
  那个工匠用手向一边一指。边瘦桐顺其手指处一看,只见阳光之下,有一把舒适的靠椅,上面坐着一个儒巾蓝衫的书生。那书生不是别人,正是半月前被边瘦桐救过的那个桑雨,此刻正坐在椅上闭目打盹!
  边瘦桐不禁心中一动,冷笑了一声,快步走上前,大声道:“桑兄,你来了?”
  桑雨忽地自椅上站起,道:“啊呀!原来是恩兄来了,请坐!请坐!”一面回身令人倒茶。边瘦桐不悦地坐了下来,冷笑道:“想不到你居然会在此盖房子!”
  桑雨一笑道:“自从上次来此山后,觉得这儿景幽境雅,非别处可比,读书、养病,都是个好地方!”说着搓手一笑,显得十分不好意思地道:“所以我回去同父母一商量,就搬到这里来了。请这些工匠来这里可真不容易,又怕他们偷工减料,所以小弟只好亲自在此监工,倒叫恩兄见笑了。”
  边瘦桐冷然地道:“我不喜欢有人来此,破坏了清静!”
  桑雨脸色一红,嘻嘻笑道:“可是,这里距离恩兄的住处,还有一段距离呀!”
  边瘦桐不悦地道:“这附近山峰如林,也不乏风景绝佳之处,你何必一定要在此地造房?”
  桑雨微微一笑,道:“实在是自那日见面之后,对于恩兄不胜钦佩,只想日后就近请教一二!”
  边瘦桐朗笑了一声,笑声一敛,冷冷地道:“这就太不敢当了!我个性孤僻,只喜独处,不喜与人结交,只怕会令你失望!”
  桑雨怔了一下,含笑道:“这地方我太喜欢了,不想迁移!”
  边瘦桐冷然地道:“你也许不明白,这座山上每一块地,都是有主的,你岂可任意盖屋?”
  桑雨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特地向地主买下了这附近的地方,呶!恩兄请看,这是买地的契约!”说着自身上取出一张白纸契约,递了过来。
  边瘦桐呆了一下,只得苦笑道:“既然如此,我告辞了!”
  桑雨弯腰说道:“有劳!有劳!”
  瘦桐气得面色发白,走远之后,愤愤地对哑童道:“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现在人家房子都盖好了,岂不是自讨没趣!”
  司明也闷闷不乐地嘟着嘴,一声不哼。
  二人走过了小溪,迎面看见雪氏父女正向这边行来,边瘦桐站住脚步,唤了声:
  “雪老!”
  雪云彤笑嘻嘻地走上前来,握住他的左手道:“老弟,你上哪去呀?”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那个书生桑雨,真是莫名其妙,居然在这里盖起房子来了!”
  雪云彤“哦”了一声道:“奇怪!就在这里?”
  边瘦桐回身指了一下,雪老头皱了一下眉,也有些不悦地道:“走!梅儿,咱们也过去看看!”
  用梅那双剪水的瞳子,向着边瘦桐转了一下,然后望着父亲冷笑一声道:“这有什么莫名其妙的?这座山又不是我们一家的!人家只要有线,爱怎么盖就怎么盖,谁管得着吗?”
  边瘦桐不由面色一红,他知道姑娘这话,是有意说给自己听的。当下只好装着没有听见,只望着雪老头淡淡一笑!
  雪云彤听女儿这么说,心中也知道这丫头仍然心怀前耻,所以处处都要给边瘦桐难堪,他不便点破,只好装糊涂,当下哼道:“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这座山上十来户都是善良人家,我们绝不容许有坏人住进来的!”
  用梅越发的不服,她冷哼了一声道:“怎见得人家就是坏人?要依我说,人家还是个读书人呢!可比那些自命不凡的野小子讨人喜欢多了。”说着斜目瞟了边瘦桐一眼,满脸得意之色。
  雪老头一听这句话说得太露骨了,万一惹恼了边瘦桐,可不是玩的,再说对方还是他们的大恩人,焉能如此对待人家?当下面色一沉道:“胡说!你这孩子愈来愈不知高低了。谁是自命不凡的野小子?你说!”
  边瘦桐微微一笑道:“一句玩笑话,你老何必当真?”说着抱了下拳,望也不望雪用梅一眼,就和哑童司明一起走了!
  雪老头望着女儿冷冷一笑道:“你也太没有分寸了,岂有当面骂人的道理?”
  用梅本已气消,这时因见边瘦桐去时,只同父亲招呼,对自己看也不看一眼,一时羞愤又起,当下眼泪在眸子里直转,冷笑道:“有什么了不起嘛!我偏要骂他、气他,看他能够把我怎么样?”
  雪老头不由得长叹一声,说道:“你这么任性,我看你以后还要吃亏!你莫非以为边瘦桐真的怕你不成?哼!人家只是不愿意跟你女孩子一般见识!”
  用梅擦了一下眼泪,恨声道:“我看见他就讨厌,总有一天,我要叫他知道我的厉害!”
  雪云彤冷冷一笑道:“但愿你真的讨厌他,只怕是口是心非吧!”
  用梅不由面色一阵鲜红,在漆黑的云发陪衬下,她那张粉脸,真是吹弹可破,娇媚诱人!
  雪云彤见她不哼一声,更知自己所料不差!
  只是他哪里又能了解到女孩儿家的心思,喜欢怒嗔之间,更难辩真真假假。雪老叹道:“我们过去看看吧!”说完,同着用梅过了小溪,就发现那书生桑雨,正自靠着一棵大树,吹着一支短笛,声调呜咽,十分凄婉。
  桑雨见了雪氏父女,忙放下了笛子,笑着迎上来道:“今天真巧,方才边恩兄才来过,现在你们父女又大驾光临,请坐!请坐!”说着向雪姑娘微微一笑。用梅忙把头偏向了一边,雪老头微微一笑道:“桑相公不要客气,老夫只是来问问,阁下在此盖屋,是要来此处居住么?”
  桑雨点头笑道:“这个当然。”
  雪老头点了点头道:“只你一人来此么?”
  桑雨弯腰道:“是的,只晚生一人来此养病、读书。”
  雪老头咳了一声,心中虽不大愿意,却也说不出口,只好点了点头微笑道:“老夫因受地方所托,滥充此山的山长,所以对于迁移居留的人家,不得不加以垂问,桑相公不必多疑!”
  桑雨怔了一下道:“哦!原来如此,老先生何必过谦,这是应该的!”于是又把契约递了过去。雪老头很仔细地看了一遍,递还给他,点了点头道:“足下一人居此,有此一块地方,也就足够了,又何必买下这么多?”
  桑雨嘻嘻笑道:“在此置一份产业,不是很好吗?”说着又向着用梅递了一个眼波。
  雪用梅被瞧得浑身不大得劲,赌气一拉父亲的衣裳,道:“爹!我们走吧!”
  雪云彤抱了一下拳道:“打搅!”然后向桑雨告辞。
  桑雨近看这位雪姑娘,愈觉其风姿卓绝,玉润珠光,说话时丹唇微启,露出洁白如贝的一口细白的牙齿,那紧紧扎着的蛮腰,更显得婀娜多姿。他的眼睛几乎看直了,可是雪用梅却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就随着父亲走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