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二十五、一波未平一波起            双击滚屏阅读

二十五、一波未平一波起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萧苇不释前嫌,负气而去。瞿涛连连顿足,爱莫能助。
  红线金丸边瘦桐处此场面,实在尴尬,他正要前去追赶,却被瞿涛拦住,道:“边兄弟,你不要在意,这位萧老弟,生来就是这个脾气,由他去,以后他就能想明白了!”
  边瘦桐汗颜地道:“为了我,使得你们彼此不快,实在令我过意不去!”
  瞿涛一笑道:“放心,没有关系!这小子,我是最清楚的了,他外表冷漠,其实内心比谁都热情!”说着他微微一笑,道:“就好像那位车姑娘……”
  说到此,忽然心中一动,“哦”了一声道:“我们快进内去看看吧!”
  二人转过身来刚要走,却见雪用梅自廊下匆匆走出来道:“我看到方才有一个姑娘走了!”
  瞿涛怔一下道:“如何走法?”
  雪用梅道:“她提着一个包裹,走得很快,我问她话,她却只背向着我,没有答理。
  前辈,这姑娘是谁?”
  西北风瞿涛看了一下远方,微微摇头叹息道:“这倒好,他二人竟然不谋而合,也许在路上又遇在一块了!”
  说着微微一笑,道:“我们进去吧!”
  边瘦桐和雪用梅二人对望了一眼,这件事情的发生,使二人都很不好意思,而瞿涛却似乎漠然视之!
  进室落座后,瞿涛望着边瘦桐道:“你可知那位姑娘是谁?”
  边瘦桐茫然摇了摇头。瞿涛一笑道:“她就是巫山脚下,海天别墅的主人之一。边兄弟,你莫非不认得她么?”
  边瘦桐不由蓦地一惊,道:“哦,莫非是女飞卫车钗不成?”
  瞿涛点头道:“正是这位姑娘!”
  一旁的雪用梅却不由呆了一呆。瞿涛目睹二人惊异的神情,不由微微一笑。
  他于是把萧苇、车钗投奔来此的一段经过略微说了一遍,二人更是惊奇不已。
  他们料不到,晴空一羽萧苇竟会和车钗合在了一块。边瘦桐不由点了点头,道:
  “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前辈如能促成,倒是功德一件!”
  瞿涛微微笑道:“婚姻之事,除却缘分,还要他们自己的契合,别人说话实在是多余的!”
  说着他皱了一下眉毛,道:“我本心是想与你们之间和好的,却没料到,萧苇如此固执,看来这件事,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边瘦桐淡然一笑道:“实说起来,对于萧苇,我并没有敌意,只有内疚。只要他捐弃前嫌,我愿意随时与他言好!”
  瞿涛长叹了一声,道:“兄弟!你这才是真正的好汉子,这件事,我一定为你们尽心尽力。小苇要是再逞一时意气,我这老哥哥将与他一刀两断!”
  说着,目光闪出炯炯之色。边瘦桐歉然道:“前辈不必如此,萧兄实在是一个可敬之人,只是过于固执刚急,这也许是他的可爱之处!”
  瞿涛长长叹息了一声,没有作声。过了一会儿,他望着边瘦桐,道:“边老弟,你这么风尘仆仆地赶路,莫非有什么急事不成?”
  边瘦桐苦笑了一下,道:“前辈有所不知,因我生就一副刚直脾气,嫉恶过甚,因此在江湖上得罪了太多的人,自不免因而生仇,来往奔波!”
  西北风瞿涛冷冷一笑,道:“我辈人物,习武作甚!老弟不要气馁,当今江湖之内,正需要像你这么一个急公好义之人,你不妨放开手干下去!”
  边瘦桐浅浅一笑道:“前辈有所不知,我已为此惹下祸事来了!”
  瞿涛怔了一下,道:“什么祸事?”
  边瘦桐摇头苦笑道:“很多武技高深、资望极重的人物,却也询私报复,这是最令我痛心之事!”
  瞿涛一笑道:“对小苇子你就不必再顾虑了,我会善言开导他的!”
  边瘦桐微微一叹道:“我向前辈打听一人,前辈可知道一个叫做‘海空长老’的人么?”
  西北风瞿涛不由一怔道:“我知道……这和尚怎的?”
  边瘦桐微微一笑,自身上拿出了一张帖子,递了过去。瞿涛接过一看,惊讶地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
  边瘦桐笑了笑,道:“南少林寺的方丈涵一大师,因助红衣狮门与我为敌,被我败于掌下,不想他竟搬动口舌,请出了海空长老!这人我曾有耳闻,只是不详,前辈可知道多一点么?”
  瞿涛微微“哦”了一声,他低下头略一思忖,抬头冷冷地道:“贤弟,你遇见了厉害的人了!”
  说着冷冷笑道:“这位海空长老曾与我有一面之缘,此人确是一个厉害的人物,掌中一口‘神木尺’,能点打人身三十六处穴道!”
  他冷笑了一下,又接下去道:“早年……中条七友均一一在他这口神木尺下丧生。
  除了神木尺外,这和尚还有一手‘空空如意掌’,数十年来,未遇敌手!”
  他叹了一声,道:“你对付这个人,可要特别小心啊!”
  他说完后,脸色十分阴沉。
  边瘦桐自不免暗暗惊心,他冷笑道:“如此的一个高人,偏偏不辨是非,怎不令人叹息?”
  瞿涛来回走了几步,道:“你方才所说的那个涵一大师,我也认识,莫非你不知道,他二人是师兄弟么?”
  边瘦桐一惊道:“原来如此!”
  瞿涛鼻中哼了一声,道:“在我少年时候,在莽苍山遇见过海空一次,那时涵一和尚正在海空身边,他那一身武功,全是他那位师兄一手教导出来的!”
  边瘦桐咬了一下嘴唇道:“这就难怪了。”
  瞿涛一手握拳,在另一只手上重重地击了一下,发出了“啪”的一声,似乎下了一个决定。
  边瘦桐一怔道:“前辈有何指教?”
  西北风哈哈一笑道:“我想一个人活在世上,生命无足轻重,而义气却不可无有。
  贤弟,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就应该知恩图报。”
  边瘦桐一怔道:“前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西北风目光如炬道:“兄弟,现在你遇见了这个难题,我一定助你一臂之力就是!”
  边瘦桐摇头道:“前辈万万不可如此,那海空虽是厉害,依我看来,却也未见得高不可测……”
  西北风微微一笑,道:“兄弟,你还年轻,和小苇子一样,太气盛了。当然,我不是说你的功夫不如他,不过……”
  说到此笑了笑,道:“你可知那年在莽苍山时,我曾与海空动过手……”
  边瘦桐一惊道:“哦……结果如何?”
  瞿涛摇头冷笑道:“我们对拆了四十六招后,我败在了他的空空如意掌法之下。若不是那和尚掌下留情,那一次我可能要落下残废了!”
  边瘦桐不由大吃了一惊,一时竟呆住了。
  瞿涛一双浓眉紧紧皱了皱,道:“不过,当时我的功力,是不能和今日相比的,那时我的乾坤一十三掌还没练成……”
  说到此,那双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漠漠地道:“今天再遇见这个老和尚,也许情形就不大一样了!尤其是这十年以来,在真气功力之上,我也有了极大的长进,我想足可以应付这个老和尚了。”
  边瘦桐苦笑了笑道:“只是我如何能让前辈牵扯其中呢?”
  西北风瞿涛一只手摸着绕口的胡子,哈哈笑道:“士为知己者死!自我一见兄弟你,就知你是一个直率的汉子,我老头子在巫山数十年来,静极思动,也该动一动了……”
  说到此,他推开了窗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他的目光,远远地看着夜色里的那座孤坟,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
  他已经决定要违背自己的诺言了。
  他望着那座孤坟,喃喃地道:“瑶清……请容许我暂时离开你……我会再回来的……”
  边瘦桐和雪用梅听到了这话,俱不由怔了一下。
  瞿涛转过脸来,只见他目光之中,似乎含有泪水,但却佯作笑脸,道:“贤弟,我决定同你下山一行,我们何日起程?”
  边瘦桐见他意念至诚,不便再阻拦,当下不禁又喜又愧,喜的是自己得此帮手,无异如虎生翅;愧的是,好生生的破了人家的清静,如果因此使他罹上什么不幸,自己可就百死莫谢其罪了!为难地笑了笑,道:“前辈要三思而行,此举却是轻率不得呢!”
  瞿涛微微一笑道:“我生平言出必行,你就不必多说了。不过,那海空长老确实是一个不易对付的人,我们虽是两个人,却亦不能稳操胜算,所以这件事,我们还要多盘算一下!”
  说着又要过了帖子,仔细地看了一遍。
  雪用梅在二人说话之时,独自坐在一边,忽然发现矮几之上,留有一张素笺。
  她信手拿起来,见上面写着几行字迹,当时不由微微一惊,目光扫处,却见其上有“车钗”二字,忍不住她看了下去。
  只见上面写道:
  $R%“瞿涛大哥:巫山养伤,多承厚爱,如今伤愈,可以别矣!瑶姐未了鸳鸯,已补绣完毕,大哥请看看,尚可入目否?
  边瘦桐乃一正直之人,仁义可风,先父固死其手,但推因究果,也系咎在自己,愚妹不思报复也,至盼。
  使与萧君言好,并能厚待此人。雪姑娘聪慧静淑,伊对边君,该早已有意,此事大哥如能代为作伐,使二人喜结连理之好,实美事一件也。
  妹已经多难,心冷意散,自此萍踪江湖,鞍马风尘,未来事尚未可料,唯盼大哥善自珍重。
  谨此
  祝好!
  愚妹 车钗谨上”$R%
  雪用梅匆匆看完了这信,一时不禁面色通红。
  她这种动作,被边瘦桐所发觉,不由奇道:“姑娘,你在看什么?”
  雪用梅指了一下手上的信笺,面色绯红,道:“一封信,是车姑娘留下来的!”
  这时,瞿涛也自发觉,走了过来,拿起了这张信纸,雪用梅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西北风瞿涛甚为诧异,他匆匆看完这封信后,不由哈哈大笑,道:“车姑娘真是有心之人!”
  说着把手中信递与边瘦桐。这时,雪用梅却急忙站起来,匆匆走出室外。
  她心内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想到了父亲、家庭……如今忽然又触发了她内心的感情……这时,她竟再也忍不住,伏在栏杆上痛哭起来。其实她内心对于边瘦桐是一百个愿意的,她爱他有多深,只有她自己知道。只是边瘦桐那种刚毅的性情,使她更敬重他,总好像他对自己并没有真爱。今日他又曾亲口说出,视自己如妹,分明是对自己未存丝毫异心。现在,车钗的多管闲事,不由令她触动了伤怀。女孩子都有几分面子的,这件事要是边瘦桐不允许,说出拒绝的话来,自己如何受得了?
  一日无事。晚饭后,瞿涛、边瘦桐继续谈武论艺,雪用梅一人走出了石楼。
  山口吹过来阵阵的小风,吹得人身上凉飕飕的。雪用梅在淡淡的暮色里,走到了一棵大树下。
  忽然,她看见谷内有两条飞快的人影,直向这边纵跃而来。起先,她并没有十分在意,可是转念一想,不禁吃了一惊!
  因为这地方,是一个最高的山峰,由瞿涛口中,她知道,这地方绝无第二家居民,也从没有闲人来去的!
  那么,这两个人又是谁呢?
  而且,更奇怪的是,这两条人影,似乎正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的。
  雪用梅心中一动,顿时就生出了疑心。她睁大了眸子,向谷下的两条人影望去。
  只不过是刹那之间,这两个人影已来到了峰岭下,淡月之下,雪用梅虽没有看清这两个人是什么样子,可是,她却看出来,是两个衣着、高矮、动作几乎完全相似的人!
  这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长衫,头上都戴着一顶奇特的黑色帽子,身材又细又高,乍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对无常鬼!
  雪用梅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心说:“天啊!这到底是人还是鬼呀?”
  她忍不住向树后一躲。只见这两个怪人,行驰于绝壁之上,如履平地一般,一刹那间,已来到了眼前。
  虽然月色很淡,可是雪用梅还是看清楚了这两个人。
  只见这两个人,都是一副瘦高的身材,一样刀形的脸,脸上不带丝毫血色。看起来白惨惨的,甚是可怖。
  靠左边那人,右脸之上,生有杯口大小的一块黑痣,除了这一点区别外,二人几乎无一不似。
  雪用梅躲在树后,心中甚是奇怪,她正要现身出来,忽听得那脸有黑痣的人,发出冷冷的声音道:“怪!我方才明明看见这里有个人似的。”
  另一个点了点头道:“是呀!我也看见了,像个女人!”
  他二人说着,四只眼睛嘀溜溜地向四下望着,其中一个用手指了一下那幢石楼道:
  “看,这楼好漂亮!”
  黑痣脸细细地看着这座楼,道:“这房子是不错,比我们那里强多了。”
  另一个吊梢眉频频耸动着道:“和师父说说,我们干脆搬到这里来好了!哦……花,好香!”
  他说着,身形一飘,已到一片花圃之前。只见他信手摘下了一朵菊花,就鼻闻了一下,随手丢在了一旁,嘻嘻一笑道:“外面真好,有女人,还有花!”说着咧开了嘴,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雪用梅听后不由脸色一红,她本以为这两个东西是鬼呢,现在听他二人这番对白,内心倒是安定下来了。敢情,这是两个人。
  只是二人口音奇怪,既不是北地口音,更不是南方语言,听在耳中,别提有多么别扭了。
  这时那个有黑痣的人,冷冷一笑道:“你当然是高兴啦,有了女人,可是我呢?”
  闻花的那人,转了一下身子,道:“你别急呀!师父不是说了,他老人家面壁已完,从此我们都不需要再关在洞里了。他还说我们两个年纪不小了……该找个女人了!”
  面生黑痣的哼了一声道:“那个小娘儿们是我先发现的,照理应该给……给我的,想不到……你先下了手。”
  他说话大概口齿有点不得劲,结结巴巴地道:“我们是好兄弟……我不好意思跟你抢,你已答应帮我找一个,可……可不能说了不算!”
  这时,对方忽地跳了过来,道:“你放心,我们一个人一个!”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道:“来,拉钩!”
  两个人就像小孩一样,各人伸出一根手指,互相钩了一下。
  那个面生黑痣的人立刻转忧为喜,道:“这才是我的好兄弟。丙火!我们到这房子里看看去!”
  那个叫“丙火”的想了一下道:“这不太好吧……师父要是知道了……”
  面生黑痣的人立刻现出不悦道:“你看,你有了女人,就不管我了!”
  丙火摸了一下帽子,道:“不是这样的,乙木!”
  树后的雪用梅,这才知道,这两个怪小子,原来竟是来找老婆的,不由面色绯红。
  她并且知道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乙木”,一个叫“丙火”,这两个名字也真够怪的!
  雪用梅就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二人。
  她真不知道,尘世之上竟会有这种怪人。
  当时,她一声不出地在树后打量着这两个人。忽听那面生黑痣的乙木道:“我们都有好本事,怕谁呀?”他晃了一下身子,道:“师父说,我们两个身上的功夫,现在天下已经很少有人能敌,你怕什么?”
  丙火哭丧着脸道:“话不是这样的,我们在洞里关了这么久,现在才出来几天就闯祸,师父知道总不大好!”
  乙木气呼呼地道:“师父不是说,叫我们一人找一个老婆吗?”
  丙火点头道:“是呀,可是没有叫我们到人家家里去抢呀!”
  那个叫乙木的人,闻言后跺了一下脚道:“算了,我不要了。”
  丙火忙过去拉住他道:“唉,你不要生气嘛!师父说不许我们到人家家里去抢,可是没有说不许我们在路上拦,我们只要在路上等,嘻,多的是!”
  乙木鼻中哼了一声,道:“多的是?都是丑八怪!”
  丙火伸了一下舌头道:“丑八怪?刚才在江边看见那个坐船的女子也是丑八怪吗?”
  乙木摇了摇头道:“我看不上,只有你那个我才看得上!”
  丙火好似生恐自己那个被抢一样,忙笑道:“哪里,我看差不多!”
  乙木冷笑道:“那我抢回来与你换可好?”
  这一下丙火犹豫了,他摇摇头道:“你真是,怎么专想着我那一个呢,师父说动刀的女人不好,我那一个就是动刀的!”
  乙木冷笑道:“我就喜欢动刀的,怎么样?”
  丙火左右看了一眼道:“不行的,她是我弄来的,你看我衣服都被她抓破了,我好不容易弄来,怎么能给你?”说着扯了一下后面的衣服,果然有一条大口子。
  乙木好似知道没有希望了,叹了一声,道:“好吧,那你陪我到这楼里找找去!”
  丙火为难地道:“乙木,你听我说,师父不是说过吗,这楼里住有一个驼子,厉害得很,叫我们不要跟他打,师父倒不是怕他,而是不愿得罪他。”
  乙木冷冷地道:“师父好像说过,这楼里以前有两个女人,有一个美如天仙,我就要那一个!”
  丙火叹道:“唉!这都是哪一年的事了,那时候我们不过才八九岁,现在呢,我们都快四十岁了!”
  乙木怔了一下,立刻面如死灰,道:“啊。对了……完了……”
  丙火走过去,拍了他一下道:“别灰心,天下女人多的是,只要我们天天等,总能等一个!”
  乙木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愤愤道:“师父干吗不许我们下山,其实我们不过是样子怪一点……在这个穷地方,哪有什么女人会来?”
  丙火挤着眉毛道:“我们可以躲在江边,只要看见船上有漂亮的,就可以想办法引她们上来呀!”
  乙木叹了一声道:“不行,今天我在江边趴了一天,娘的……只有晚上那一个还能看看,别的简直是不能看!”
  雪用梅本以为二人是路过此处,马上就走,没有想到这两个宝贝在这里摽上了。
  她站在树后,听着他二人的谈话,真是又气又笑,由不住动了一下身子。
  她身上穿的乃是车钗的一件长裙子,本来躲在树后,所以不会被人看见,这时一动,裙裾立刻露出了一角!
  偏偏那两个怪人,脸面都朝着这边,裙角一动,立刻被乙木发觉,他口中“晤”了一声。
  丙火忙道:“什么事?”
  乙木忽然站起来,用手向前指了一下。丙火顺着手指处一望,不由呆了一下,道:
  “啊,妙呀!”
  乙本立刻伸出一只手,在嘴上捂了一下,递了一个眼色。丙火立刻会意点点头。
  二人一起站了起来。乙木打了一个哈欠道:“好了,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着一拉丙火,二人向前走去。这附近石块很多,二人走了几步,立刻隐身在一块大石之后。
  树后的雪用梅闻声正自吃惊,可是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任何动静,她偷偷探头望了一下。这一望顿使她宽心大放,当时长吁了一口气,由树后一跃而出!
  月光照着她修长的身材,那白玉似的肤色,在月光之下,似乎更光润了。
  她那长长的秀发,由于来时匆忙,未及理梳,披散在肩膀上,小风吹过,有如玉树临风。
  她对方才看见的事情,充满了惊异,她要回去告诉边瘦桐和瞿涛知道。
  可是当她脚步刚一移动的当儿,忽见面前人影一闪,方才所见的那一双怪人,已出现在眼前。
  雪用梅不由大吃一惊,“啊”了一声。
  两个怪人,似乎都被雪用梅的美色迷住了。
  那个叫乙木的人,立时笑道:“丙……丙火,这一次是我的了,你不许动!”
  丙火咽了一口唾沫,高举双手道:“好……小心哪,别伤了她!”
  乙木向着雪用梅弯了一下身子道:“好女子…你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叫乙木……”说着用手指了一下丙火,道:“他叫丙火,我们都是好人。”
  他边说边向雪用梅身边走过去,一脸惊喜之色。雪用梅不由低声叱道:“站住!”
  那个叫乙木的怪人,倒是真被她吓得站住了,他摸了一下脖子,道:“你……跟我回去吧!”
  雪用梅手指二人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胆子真大,莫非你们不知道这楼里住的是什么人么?”
  乙木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
  雪用梅一跺脚,道:“那还不快走?”
  她这么近看这两个人,白煞煞的实在是有些怕人。
  怪人乙木闻言笑了一下道:“小女子……跟我回去吧!不要怕!”说着身子一扑,直向着雪用梅身上抓去!
  雪用梅先前已听见了他二人的对话,知道了他们的用心,这时见状,真是又羞又气,咬了一下牙道:“你真是做梦!”说着右掌一晃,“呼”的一掌直向着乙木面上打去!
  可是乙木身形之快,竟出乎雪用梅意料,只见他身形一飘,已后退了丈许。
  他喜得手舞足蹈道:“哈!原来你也会武呀?”
  他身后的丙火笑道:“妙呀!这也是一个动刀的!和我那个一样!”
  说话之时,乙木已第二次扑身而上,只见他双手向外一抖,直向雪用梅双肩上抓去。
  雪用梅不由大怒,她双腕一分,直向乙木两腕上切去。可是当她手腕甫一接触对方两腕时,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使她惊讶的是,对方那双手腕了,竟像冰似地冷,这一惊,真使她几乎呆住了!
  她哪里知道,这乙木丙火两个怪人,乃是当今天下仅存的一个魔头——“冰河老人”
  身边的一对得意弟子。
  冰河老人因早年研习冰禅神功,不慎走火入魔,遂带着这一双弟子隐居巫山“小南峰”下,用三十年功力,才打开穴道,恢复了健康,功力自非昔日可比。
  乙木所练“冰禅神功”已得其师真传,雪用梅焉是二人的对手?故而一经交手,便发觉大大不敌了!
  雪用梅手指一触之间,已中了“冰禅神功”的冷焰心火,故尔倒退了一步,顿时牙齿克克抖了起来。
  乙木嘻嘻笑道:“小女子!你已中了我的冷焰心火,还不服气么?”
  雪用梅又惊又怒,娇叱了声:“你是什么怪物投胎的,怎么练这些功夫?”
  乙木嘻嘻一笑道:“小女子不要骂人,来!来!快随我回去吧!”说着猛地双手一张,向前一扑。
  随着他一扑之下,带过来一阵冷风,雪用梅不由又打了一个冷战。
  所幸她功力充沛,要是常人,只要为这种“冷焰心火”所中,鲜有不立时冻倒在地的。
  这时她后退了几步,只冷得全身连连战抖不已,几乎连说话也开不得口。
  乙木见状,不由怪笑了一声道:“好本事!”
  他因见雪用梅艳若天人,心中也着实爱惜,反以下手极有分寸,生恐伤了她。
  这时见她冷得花容变色,已知差不多了。当时第三次身子向前一扑,双臂一张,又发出了一股冷风。
  这一次雪用梅实在支持不住了。
  要以她昔日功力来说,本不至于被他冷焰心火所中,只因被雪亦赤捆绑了一日,体力未复,又因没有防备,才会吃此大亏。
  就在乙木第三次扑势之下,雪用梅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身子倒下去。这时她冷得眼前金星直冒,全身血液几乎冻僵了。
  乙木见她倒下,怔了一下。
  他身边的丙火见状,一跳叱道:“乙木,你下手太重了!”
  乙木也呆住了,他匆匆走到雪用梅身前,讷讷地道:“小……女……子……你不要怕……”
  这时丙火也走了过来,甚为焦急地道:“小女子,你赶快抱住一棵树,要不然你会冻死的!”
  雪用梅这时早已冻得牙关发抖不能说话,闻言忙坐起来,向旁边一棵树上抱去,说也奇怪,如此一来,她果然好得多了。
  乙木赶上去,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雪用梅尖叫一声道:“不得无礼!”
  乙木吓得差一点把她丢下来,他讷讷地道:“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用冷焰心火伤害你的!”
  雪用梅这时被怪人乙木夹起,才知道他武功高强,因为他一只手,托住自己的背脊关节处,用力恰到好处,无形中控制了自己的穴门。
  如此一来,雪用梅就是有逃脱之心,却也无能为力了。
  这时,丙火急舞着手道:“快!快!有人来了!”
  乙木夹着雪用梅,身形一晃,已向涧石之间落去!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怒叱道:“什么人?”
  丙火殿后,闻声望去,就见眼前来了一个少年。
  这人,正是红线金丸边瘦桐。
  边瘦桐因发现雪用梅不在室内,感到奇怪,出外寻找,不想在后山找了一遍,不见人影,因听见叱声,才赶来此处。可是,他仍然来晚了一步。
  这时乙木已夹着雪用梅,在峭壁间纵跃如飞。红线金丸边瘦桐一见,不由大吃一惊。
  他发出了一声怒叱道:“大胆的贼人!招打!”
  右手向外一挥,金光一闪,便发出了一枚红线金丸,直向着峭壁间的乙术打去。因为怪人乙木手中抱着雪用梅,边瘦桐手下便有了极大的约束,所以他的金丸,只能向着对方脚上打去。
  可是丙火在后,眼明手快,只见他右掌向外一挥,发出了“哧”的一股掌力,那枚金丸竟被他打落在地!
  边瘦桐不禁吃了一惊,当时忙向一边望去,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怪人。
  他见这人,衣着长相,无不和前面那人一般无二,当时又惊又怒,冷叱了一声,身形随即扑去。
  怪人丙火,这时却也不逃。他插身在二人中间,似乎有意争取时间,要乙木逃走一样!
  边瘦桐怒到了极处,足下一点,已到了丙火身上打去。
  怪人丙火,脸上竟丝毫也没有表情。
  边瘦桐的掌势一到,他不慌不忙地也发了一掌。双手交锋,只听“波”的一声。
  丙火似乎没有料到方竟有如此功力,他身子明显地摇动了一下,后退了几步,才拿站住,面上立即现出了惊异之色。
  红线金丸边瘦桐掌力和对方一交的刹那,只觉得对方掌上,传来了一股寒流,由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可是他功力深沛,周身更有潜力相护,是以甫觉寒冷之际,已用真力把所犯的寒流逼出体外。尽管如此,他内心仍然是够吃惊的了。
  他立即就想到了这种功力的名字,不由呆了一呆。这时,那乙木早已抱着雪用梅,跑得无影无踪了。
  边瘦桐见这个形同刁鬼的怪人,仍然不走不动,只以一双灵活的眸子望着自己。
  他心内实在气愤到了极点,怒道:“你们是谁?住在哪里?”
  怪人丙火翻了一下眸子,冷漠地道:“你是谁?功夫不错!”
  边瘦桐手指涧下道:“那个人,把她抢到哪里去了?”
  怪人丙火露出白牙一笑,道:“哪里去了?哈……我们一人一个,你这人是不服气吗?”
  边瘦桐不由一惊,因见对方有点呆痴样子,遂忍下怒火,冷笑道:“你是说,你们抢走了雪姑娘,是去做老婆?”
  丙火一笑,摸了一下帽子道:“雪……她姓雪?哈!我的那一个姓车,他的这个姓雪……”说着,两只脚竟自高兴得跳了起来。
  边瘦桐不由又是一惊,当时冷笑道:“怪人,你是说你也抢了一个姓车的女人?”
  丙火冷冷地道:“怎么是叫抢?我们才不抢呢!我们是招亲,师父说过我们都该有个老婆了!”
  边瘦桐这时实在猜不透,这两个怪人是什么路数,可是武功精湛,绝非寻常江湖中人。当时不由冷笑道:“你师父是谁?”
  丙火翻了一下眸子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说着看了山下上眼,冷然道:“好!
  我也要走了!”说着身形霍地腾起,拔起了足有六七丈高下,直向山涧之内落去!
  边瘦桐如何能叫他逃开掌下?这时见状,发出了一声厉吼道:“你还想跑么?”当时双臂一振,用“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陡地腾空而起,起落之间,已落在了丙火身前。
  丙火似乎又吃了一惊,他呆呆地道:“你还要打么?”
  边瘦桐冷叱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怪物,你们要抢人可是不行!”
  丙火闻言眉毛一挑道:“怪物!你敢骂我怪物?”说着两只手忽地抡起,直向边瘦桐双肩猛然抓了过去。
  边瘦桐身形半转,引着对方来势,一掌直劈而出。
  丙火不由“哦”的一声,身子竟被打出了数尺。
  他脸上做了一个很痛楚的表情,弯下腰来。
  边瘦桐不由心中一怔,忖道:“坏了,我大概打得太重了。一时内心大是后悔,可是这个意念还未转完,丙火已再次直起腰来。他咧着嘴道:“你打得好疼……你是谁?”
  边瘦桐不由大大吃了一惊,因为方才自己所发掌力,虽说未出全力,却也有了五成以上的功力,以此掌力打出,就算是一块巨石,也能击得粉碎,却未曾料到,对方怪人仅仅是觉得好疼而已。
  这一惊,不由令边瘦桐对他另眼相看了。
  他退后了一步道:“怪人,你……是谁?住在哪里?”
  丙火龇牙咧嘴地道:“我叫丙火,方才那人是我哥哥,他叫乙木……你是谁?”
  边瘦桐冷笑道:“你师父是谁?”
  丙火摇了摇头道:“我不说!”
  他说着怒哼了一声道:“我师父说,见人要忍耐三分,我对你已够忍耐了,不要再惹我。”说着直了一腰,直向山涧内行去。
  边瘦桐怔了一下,更是不解。这时见他要走,如何容得,当下低叱一声,身子再次一掠,又到了丙火身前。
  怪人丙火眸子一转,不悦道:“你再不走,我就要打……你了!”
  边瘦桐冷笑道:“我先拿下你这横小子再说!”说着双掌一错,直向两人两处侧助之上打去!
  怪人丙火身子霍地向后一倒,以双掌贴地,猛地向上一弹,整个身子倒窜了起来。
  边瘦桐双掌击空,这一来,不禁激起了他的怒火,他足下向前一赶步,右掌斜着劈了出去。掌缘之上,带出了刀似的一股罡风,直向丙火上身斩去!
  这种凌空刀掌的功力,相当惊人,边瘦桐并不常用,掌风过处,附近树梢枝叶,纷纷下落。
  丙火口中惊呼了一声,他身子霍地向下一倒,以足尖用力在地上一点,“嗖”一声,已窜了出去。
  这一来,他好像也被惹火了。
  只见他怪叫了一声,猛地站起来,忽然张开嘴来“哈”一声,喷出一大口气来。
  边瘦桐已知道,这怪人炼有冷焰心火,见状不由向下一伏。
  冷风过处,落叶纷然,其冷的程度可想而知。
  边瘦桐这时心忧雪用梅被擒,偏偏这怪人并非易与对付之流,一时不易得手,不由又气又急。
  怪人丙火见自己苦炼的冷焰心火,发出并未奏功,也是大怒。他怪叫了一声,双掌向前一错,掌心之内,发出冷流,直向着边瘦桐身上抓来。
  边瘦桐气怒攻心之下,手下已不再留情。这时见丙火掌势一到,他身子向下一蹲,分二掌用切手直向着他腕上切去。
  丙火猛然往回抽臂,可是边瘦桐双腕却倏然圈过去,直向丙火背后击去。掌力一现,丙火整个身子,足足飞起七八尺高下。
  很显然,他身上练有一种护体的功夫,不易伤他,可是这么摔下来,也不是味儿。
  只听见“砰”的一声,丙火被摔得怪啸了一声。
  边瘦桐足下一点,已如同飞鹰搏兔似地,赶到了他的身边,他冷冷一笑道:“小子!
  你送命吧!”
  当时心中一狠,真力贯注右腕,想用“巨灵金刚掌”力,一掌把对方毙于掌下。
  正当他掌力待发未发的当儿,斜刺里一声断喝道:“使不得,兄弟!”
  一股大力,由一侧猛劈而出。
  边瘦桐只得向左一闪,让开了力道。那怪人丙火由地上一滚而起。
  眼前人影一闪,现出瞿涛高大的身影来。
  他对边瘦桐摇了一下手道:“这人杀不得!”说着转身看着丙火,面上极为惊异地道:“如果我猜不错,朋友,你是住在小南峰下吧?”
  丙火惊异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忽然转身,一路飞纵而去!
  边瘦桐大惊道:“糟!他跑了!”说着正要腾身追下去,却为瞿涛伸出一只手拦住,道:“兄弟,由他去吧!”
  边瘦桐站住脚步,大急道:“前辈有所不知,雪姑娘被他们擒去了!”
  此言一出,瞿涛不禁一怔道:“有这种事?”
  二人忙回身望去,沉沉黑夜里,那丙火早逃得无影无踪。边瘦桐不由跺了一下脚道:
  “完了!”
  瞿涛怔了一下,苦笑道:“兄弟,你反倒怪起我来,如不是我方才出声拦阻,你险些罹了大祸!”
  边瘦桐奇怪地望着他道:“此话怎说?”
  瞿涛冷冷一笑,道:“你当这人是一般江湖人么?兄弟,你是猜不到的!”说着望了前面一眼道:“兄弟,这巫山看来无奇,其实十二峰上,真不知隐有多少高人异士……”
  说到此他冷冷笑道:“你和这人交手,莫非没有发觉什么异样么?”
  边瘦桐见他一本正经,大是不解,闻言后道:“他炼有冷焰心火的功夫……怎么,前辈有什么发觉不成?”
  碧涛点头冷笑道:“这就是了,兄弟你既知道冷焰心火,莫非不知这种功夫是谁传授的不成?”
  边瘦桐想了想,摇头道:“这我倒不清楚了!”
  西北风瞿涛微微冷笑道:“这就难怪了。兄弟,你坐下来,待我告诉你一个人!”
  边瘦桐莫名其妙地坐了下来。
  瞿涛鼻中哼了一声,道:“数十年前,大荒出现了两个怪人,武功之高,真可说天下无敌。这两个人,一个是仇云居士尚未分,另一人是冰河老人旦夕……”
  他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方才那怪人的师父就是那个叫旦夕的老魔头。”
  边瘦桐不由吃了一惊,道:“前辈怎知道呢?”
  瞿涛点头道:“我来巫山已数十年了,曾听人说过冰河老人隐居于此,只是从未见过面。前年我路过小南峰时,发现了数处茅舍,内有三个座墩,才猜出,这魔头果然隐居于此!”
  边瘦桐摇了摇头道:“许是别人也不一定!”
  瞿涛鼻中哼了一声道:“我细心观察那数处茅舍座墩,全是背阳而建;而且附近木草不生。我才知道,老人非但生存在世,而且必定结庐于小南峰上。”说着他顿了一下,道:“现在,我果然猜对了,今日我一见这小子长相动作,就猜出必是老人弟子无疑,看来,老魔头必定已出世了!”
  他望了一下天色,冷冷地道:“兄弟,你不知道,冰河老人生平护短成性,你方才如果伤了他的弟子,他绝不会饶你。此老心黑手辣,我是早就知道的,那时只怕我也无法救你了!”
  边瘦桐闻言,不由冷笑了一声道:“前辈如此说,莫非任凭他们把雪姑娘抢走不成?
  我们应该去寻冰河老人,问他要人才是!”
  西北风瞿涛摇了一下手道:“兄弟,这事草率不得,你不要急,我们慢慢商量一下……”
  说着他来回走了几步,皱眉道:“此老家法极严,门下弟子怎会如此胡来?这真是令人想不通了!”
  红线金丸边瘦桐此刻是忧心如焚,他恨声道:“前辈,既然如此,你在此,我自己去看一看!”
  西北风瞿涛怔了一下,苦笑道:“兄弟,你何必急于一时呢?”
  边瘦桐冷冷笑道:“雪、车二位姑娘都在他们手中,怎能令人不急?”
  瞿涛皱了一下眉道:“你说什么……车姑娘又是谁?”
  边瘦桐叹了一声道:“车钗也被他们捉去了!”
  瞿涛一愣。边瘦桐讪讪地道:“两位怪物说是物色妻子,他们一人捉一个。想不到天下竟然会有这种事情,我们如不快些找去,只怕她二人……”
  瞿涛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陪你去一趟!”
  边瘦桐气得脸都白了,他真恨不得立刻去找到那两个怪人,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可是瞿涛的态度,似有甚多顾虑。
  边瘦桐看在眼中,未免有些不解。
  因为他已看到瞿涛的一身功夫,可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然而他竟如此犹豫,看起来,莫非那冰河老人是神仙不成?
  他口中虽然未说,内心却是甚为不平,只想有机会见识一下那冰河老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时,瞿涛在前,边瘦桐随后,二人展开身法,穿行于峭壁乱石之中。
  行了约有一盏茶的时间,只见天色愈发地黑了,可是眼前有一座白石的高峰,现出类似白昼的亮光。
  瞿涛驻足峰下,道:“这就是小南峰了!”
  边瘦桐这时也觉出,这小南峰附近,气温显然比其他地方低了许多,身上冷飕飕的,便说道:“这里真冷!”
  瞿涛鼻中哼了一声道:“这只不过是峰下,如果上去,你就会知道,还要冷上许多……”
  说着他伸出手指,遥遥指着峰上一些发白亮的地方道:“看见没有,这些都是峰上的冰雪,这是巫山峰中一个最怪的地方,虽是盛夏,这小南峰上,仍然结有冰雪,冷得很!”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这么看来,那冰河老人果真结庐于此了?”
  瞿涛向峰上看了一刻道:“我们上去看看;不过,兄弟凡事都需忍耐,尤其是这件事情,千万鲁莽不得。最好我们能见着冰河老人与他理论,干万不可以动武!”
  边瘦桐冷笑道:“前辈莫非竟如此怕他不成?”
  瞿涛怔了一怔,苦笑道:“你这句话说得不错,这正是武林上的一个通病。兄弟!
  你成名不易,却不知爱惜羽毛!”
  边瘦桐一笑道:“只要我认为是正义的行为,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瞿涛鼻中冷哼了一声道:“冰河老人绝非你所想的那么坏,事实上,此人是一个颇令人敬仰的人物,这种人偶然的行为偏差,并不见得就是罪大不赦。对于这种人,我们就不能只凭意气用事了!”
  他说着跃上了一块山石,前瞻道:“我们上去吧!”
  边瘦桐没有再说什么,二人很快地就翻上了山岭。边瘦桐是初次来此,只觉得四处的冷风,几乎把人给吹僵了。
  他目光所及,满处全是冰雪,很少能看见一些树和草呀什么的。
  在这样一个孤寒山岭上,是很不容易找到什么的。
  愈往上愈冷,所幸二人都有高深的内功,他们只需提着丹田真力,那冷流也就不能侵身了。
  二人在这小南峰上绕了一周,只见冰石如雪似地,一层层展开,却不知道这师徒三人到底住在哪里?
  他二人在岭上绕了好几个转几,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现。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
  “前辈你看,这如何是好?”
  瞿涛摇了摇头叹道:“冰河老人惯居奇处,一时只怕找他不到。”
  边瘦桐呆道:“二位姑娘如是被那两个小子侮辱了,如何是好?”
  瞿涛冷冷一笑道:“这事情是绝对不会的,兄弟,我可以向你保证。别的我不知道,冰河老人的家规是极为严厉的,他绝不会容许门下弟子如此妄为!”
  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可是他却容许弟子在外抢劫妇女!”
  说着,二人又在这小南峰上找到了一遭,几乎连每一块冰石都踏遍了,仍然找不出一点蛛丝马迹,无可奈何之下,二人只好暂时回去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