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二十六、冷焰心火断玉刀            双击滚屏阅读

二十六、冷焰心火断玉刀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在乙木的挟持之下,雪用梅被带到了一个寒冷的世界里!
  她觉得那寒冷的风,似乎要把自己冷僵了。
  忽然,乙木停住了身子。
  他回头看了一眼,低下头对雪用梅道:“小女子……你冷么?”
  雪用梅本来打定了主意,要以死和这怪人一拼的,可是在这一路之上,她意外地发觉,这个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他一直很谨慎地托着自己,连碰自己一下也不敢。
  这时听他忽然问出这一句话,雪用梅本不想理他,可是自己由于衣衫单薄,确实冷得吃不住,就点了点头。
  乙木闻言,忙点了点头,道:“不要紧!”
  说罢,雪用梅就觉得那托着自己的一双手,忽然变得奇热,自他手掌之内,传出来两股暖气。
  这两股暖气,一进入她身内,顿时令她暖和了许多。
  天上的月光很亮,雪用梅一看这怪人乙木,不由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他那一张白瘦的脸,丝毫不带血色,脸腮又瘦又窄,唇上生着几根黄须,细脖大头,看起来,真像是由坟墓里才爬出来的僵尸一样。
  雪用梅吓得忙闭上了眸子!
  她知道,凭自己的这一点本事,要想同他打,那是打不过的;跑又跑不了,只有任凭他来摆布自己了。
  现在自己在他手上,他万一要是不怀好心,那自己可真是……”
  想到此,不禁吓得又睁开了眸子。却见对方一双粟米似的眸子,兀自盯着自己,面上显露出一种极度的倾慕之色。
  雪用梅不由冷冷一笑,提着胆子道:“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了?”
  乙木见她居然开口说话,不禁喜得一跳。雪用梅怕道:“你要干什么……”
  乙木嘻嘻笑道:“我在等丙火,小女子!你姓什么?你不要害怕,我和丙火,都会对你很好的!”
  雪用梅闻言,心中才略微放宽,当时冷笑道:“你们也太无耻了,居然敢随便抢人!”
  乙木呆了一下,讷讷道:“小女子!你不要生气,我们不是抢……不过是……唉!”
  用梅冷笑道:“这还不是抢?你抱着我作什么?还不放我回去?”
  乙木傻笑了一下,道:“不行……你一走,我就没有老婆了!”
  雪用梅不由脸一红,啐道:“谁是你的老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乙木摇了一下头,喃喃地道:“随便你怎……怎么说,反正……我不能让你回去……
  我们要拜天地,成亲!”说着咧开大嘴,又傻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下道:“咦!丙火这……小子,怎么还不来?”
  雪用梅冷笑道:“他必定被我那个同伴捉住了,你快放我回去,我代他说个情,也许还能把你兄弟救回来!”
  乙木两道“一”字形的眉毛不由向上一竖,怒容满面地道:“你不要……乱说……
  我兄弟不会被……人捉的!没有人有这么大本事!”
  雪用梅哼道:“你不信,你那个兄弟永远不回来了!”
  乙木闻言似乎真有些急了,他抱着雪用梅,在冰地上跳了一下,恨声道:“他敢捉我兄弟……我就杀死他!”
  雪用梅冷冷地道:“我看你还是放我回去算了,我可以为你想个办法,救回你的兄弟!”
  乙木望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道:“我舍不得你……再想另外的法子吧!”
  雪用梅闻言,差一点气昏了,她冷笑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我那同伴要是见我回不去,就会把你兄弟杀了,那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乙木好像吓了一跳,眼都直了。
  雪用梅见状以为得计,又道:“你兄弟死了,你就不快乐了!”
  乙木一双瞳子里,竟滚下泪珠来,他好似下了决心,要把雪用梅放下来。
  忽然身后传出丙火的声音道:“乙木,你在干什么?”
  乙木回头一看,不由大喜,笑道:“嘻——我知道你小……小子会回来的!”
  雪用梅见状内心不由顿时凉了,当时又急又气,真差一点儿哭出来。
  这时,丙火纵身过来,气喘吁吁地道:“娘的!那个人好厉害!我差一点吃亏!”
  说罢他又匆匆道:“我们快回去吧,也许他们要追来了!”
  说着二人身形起落,已窜到小南峰上。
  雪用梅只得叹息了一声,眼前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了,只有任他们摆布了。
  她内心有一个打算,如果这两个怪人要对自己非礼,动了淫心,宁可拼上一死,也不能叫他们遂心!她有了这种打算,倒也不再忧虑了。
  这时,四周的空气更冷了,若非是乙木掌心传出的热流,她真要被冻僵了。
  她身子在乙木的托擎之下,只觉得忽上忽下,来到了一处山口,两侧全是一块块积满冰雪的山石。
  峭壁上更是结满了冰,亮晶晶的。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正自纳闷,只见二人自石上拉出了一条极长的山藤。
  乙木怪笑了一声,道:“小女子!你不要怕,我们要过去了!”
  说着只见他分出一只手,拉着这根藤子,忽地一荡,雪用梅就觉得整个身子忽悠悠地荡了过去。
  这一段距离好似相当长,很久,她才觉得乙本松手落地,紧跟着丙火也荡了过来。
  雪用梅睁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形势,只见是一片峰峦,四周的冰雪更厚了。
  只是,这地方种有许多的松树,点缀得甚是美雅,天空灰蒙蒙的,风吹过来的时候,好像夹杂着小片的雪花,打在脸上麻麻的、凉凉的。
  雪用梅心中想:“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在这种季节里还会下雪呢?”
  正想着,他们已来到了一块巨大冰石旁边。
  天风飕飕,雪用梅觉得血液仿佛都要结冰了。
  她冷得实在受不住了,轻轻哼了一声。
  乙木弯下身子,似乎想用身子暖她,可又怕触着她。
  丙火用双手推动那块大冰石。
  只听得那块大冰石发出了一阵格格之声,竟然现出一个四五尺见方的地洞。
  乙木抱着雪用梅拾级而下,接着丙火也走了进来,随后又把大石块合拢。单就这入口的设计来说,也可说是独具慧心了。
  那方大冰石之上,生有一棵大松树,石块封好之后,任何人也绝不会想到,石块之下竟然会别有洞天。
  令人惊奇的,尚不止于此。
  雪用梅随着二人进入地洞,立刻觉得眼前晶光缭乱,身上的寒冷似乎更加剧了。
  丙火在她身后,上前一步道:“你不要怕,再进去些就不冷了!”说着伸出一只手,贴在了雪用梅的背后,雪用梅“啊唷”一声,打了一个寒战。
  奇怪,这个寒战之后,反倒不觉得冷了。她四下一打量,只见这地洞里,奇光闪闪,五颜六色,在两边冰壁上,悬有十数只玉盘。这些盘内,全盛着松子油,燃着火捻子。
  整个石洞显得分外光明,而且不带一丝油烟气味。
  这且不说,在壁顶和四周的墙上,还镶满了红红绿绿的宝石,被灯光一照,闪烁着绚丽的光彩。
  雪用梅虽是被人所掳,目睹了这一切,也不禁暗暗称奇。
  乙木放下了她,嘻嘻一笑道:“你看这地方好么?”
  雪用梅冷冷一笑,没有理他。
  乙木尴尬地看了丙火一眼,红着脸道:“她还是……不……不理我!”
  丙火吃吃一笑,推了雪用梅一下道:“我们要快一点走完这‘冰极甬道’,要不然你会冻死的!”
  雪用梅闻言后,果然觉得自己四肢阵阵发麻;而且有阵阵痒涩的感觉。她曾听人言:
  人冻到了极点,必生麻痒,麻痒之后也就是生命关头了。
  她不由大吃了一惊,这时幸有丙火以内身“冰禅神功”救助自己,“以寒攻寒”,才令她好受许多;否则此刻自己早已冻倒在地了。
  想到此,不由又打了个哆嗦。当时忙随着乙木匆匆穿过了这条长有数丈的冰道。待走到了甬道的另一头,她身上立刻觉得一暖,同时足下也觉着踏着了一些软软的东西。
  雪用梅好奇地低头一看,只见足下是厚达寸许的地毯,四周则是由各色水晶石块串成的水晶串儿,灯光之下蔚为奇观!
  这还不说,在那些水晶似的冰壁上,还凿着三四个月亮洞门,分成若干间,看起来真像是仙人所住的洞府。正中一间室内,陈列着一套水晶石家具,有长短不一的案、椅,其上皆覆有兽皮。
  靠里边的墙壁上,砌有一个白石的壁炉,炉中燃着尚未全熄的松枝。
  雪用梅眼睛都看花了,她真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居然隐藏着如此一处琼瑶般的世界。
  乙木看她一笑,道:“你……坐下歇歇吧,我去给你倒……茶!”
  说着转身走到另一间房内,过了一会儿,端出了一个盖碗,双手送到雪用梅身边,道:“喝……茶……吧!”
  雪用梅这时虽是不再寒冷了,可是却不禁想到了自身的安危,禁不住悲从中来,落下了几滴泪。
  乙木见状,用力地搔了一下头,望着丙火道:“丙……丙火,这,可怎么是好呢?”
  丙火呆了呆,道:“女人都是一样的,过几天就会好了!”
  他说着站起来,笑道:“姑娘,你不要再伤心了,我去叫一个朋友来陪你好不好?”
  雪用梅冷笑了一声,把身子转过来,背朝着二人,兀自落泪不已。
  忽然,她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道:“咦!你不是……”
  雪用梅不由回过头来,顿时也怔住了。她看见,站在身后的那个少女,竟是女飞卫车钗。昔日二人虽有过纠葛,可是这时,在这种地方,突然见着了,却不禁有了一种亲切之感。她呆了一下道:“你不是车钗么?”
  在水晶洞门之下,立着车钗姑娘,她穿着一袭淡蓝的袄裤,秀发有些蓬松,面色也很憔悴。她向前走了几步,很是惊异地道:“你怎么也来啦?这是怎么回事?”
  雪用梅红着眼圈,看了一边的乙木、丙火一眼,道:“这事不要提了……都是这两个东西……”
  才说到此,车钗连忙向她眨了一下眼睛,雪用梅忙止住了话。车钗嫣然一笑,握住她一只手,回过身来,对二怪道:“她是我的好姐妹,我有几句体己话要跟她说说,你们别进来!”
  乙木一怔道:“什么……体……体己话?”
  车钗向着他道:“体己话你都不懂?不懂算了!”
  说着一拉用梅道:“走,我们进去说!”
  雪用梅见她对乙木说话神情,非但不像生气,反倒显得很是亲切,心内不禁暗暗称奇。
  这时,只见乙木老着脸皮走过来,对着车钗深深一拜道:“我的好……弟……妹,这个忙……你可得要帮我,成功以后,我再谢……谢……”
  车钗红着脸妩媚地一笑,用手把他向后面一推道:“等着瞧吧,傻蛋!”说着拉着用梅的手道:“到里面去,我有话对你说!”
  雪用梅随她进到一间房内,这房内布置有几桌床柜,无不美丽超俗;而空间悬以各色宝石,看起来更是美到了极点。
  进门之后,车钗顺手放下了帘子,笑道:“姐姐,你坐下!”
  雪用梅一面坐下来,一面奇怪地望着她道:“你……你已经嫁给那个叫丙火的人了?”
  车钗冷冷一笑,道:“你也太把我看扁了,我车钗就是一辈子不嫁人,也不能嫁给这种呆瓜呀!”
  用梅怔道:“那你怎么……”
  车钗鼻中哼了一声,道:“你是看见我对他们怪亲热的是不是?”
  用梅点了点头,车钗绷着脸,“扑哧”一笑道:“那你可就错了,这是计!”
  用梅张大了眸子道:“计?怎么是计呢?”
  车钗小声笑道:“告诉你姐姐,这些你就不如我了!”说着轻声道:“你可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人么?”
  用梅摇了摇头。车钗冷冷地道:“所以呀,你就不知道了!告诉你吧,你别看他们两个傻里傻气不像人,可是这兄弟二人的一身本事,却是厉害得很!”
  用梅皱眉道:“是什么功夫,冷冰冰的?冻死人了!”
  车钗冷冷地道:“这种功夫叫做冰禅神功,能把人血冻成冰,我们两个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他们的……”
  用梅咬了一下唇道:“不要急,我想瞿前辈和边大哥一定会来救咱们!”
  车钗叹了一声道:“姐姐,你大概不知道,我也是才知道,你以为这两个人没有来头么?那可错了!”
  用梅不明白地道:“什么来头?”
  车钗看了一眼,冷冷地道:“他二人师父,是当今天下一个最难惹的魔头,此人叫冰河老人旦夕。这个老怪物那一身本事,可以说是天下无敌!”
  用梅不由脸色一变道:“这么说边大哥也救不了我们了?”
  车钗苦笑道:“只怕是不行。”
  用梅不由吓了一跳,忙拉着她手道:“那可怎么好呢?”
  车钗冷冷一笑道:“你不要急,我们还没有绝望呢!”
  用梅皱了一下眉道:“他们两个把我们弄在这种地方,只怕没存好心!”
  车钗摇头笑道:“这倒不会!你也不要把他们两个人看得太不够格了,其实这两个人心倒是蛮好的!”
  用梅不由松了一口气,笑道:“听你口气,倒是对他们蛮好的!”
  车钗摇头笑道:“别瞎说,这两个宝贝你也不要以为他们很傻,其实他们也有聪明的地方!”
  用梅不由又发起愁来道:“那我们眼前该怎么办呢?”
  车钗道:“不要急,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们两个假装对他们好,不过千万不能到他们身边去!”
  用梅怔道:“那怎么行呢?他们要成亲,我们又打不过他们!”
  车钗叹了一声道:“你这个人,可真是没心眼子,你就不能骗骗他们呀!咱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拖,拖上个十天半月;然后再见机行事!”
  用梅不由拍了一下手道:“妙呀!等他们两个一不在,咱们就偷跑,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车钗苦笑了笑道:“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用梅不由皱眉道:“怎么不行呢?这条路我已记下来了!”
  车钗叹了一声道:“我还不是记下了,有什么用呢?我们根本就出不了这个地洞。
  你来的时候莫非不知道?那一条冰道,等于是冰点交极的地方,我们休想越雷池一步!”
  用梅这时想起来时的情形,不由一阵后怕,口中“啊”了一声。
  车钗冷笑道:“所以你应该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对我们这么放心,事实上我们根本就离不开这几间房子,一出去准得冻死!”
  用梅这才真正感到害怕了,她奇怪地道:“可是那两个宝贝为什么却能来去自如?”
  车钗点头道:“他二人练有冰禅神功,自是与常人不同。这种功夫,当今天下,尚无几个人练成!”
  雪用梅不由长叹了一声道:“如此说来,我们只有在这里等死了!”
  车钗冷笑道:“这么死了可不甘心!我知道那冰河老人,虽是护短成性,可是倒是一个很讲理的人。如果我二人有机会见着他,也许尚有机会可以走!”
  用梅摇了摇头道:“我方才偷听他二人说话,好像是他们师父有意叫他们到外边抢女人的,告诉他又有什么用?”
  车钗还要说什么,却见门帘一掀,乙木、丙火含笑而入。
  这两个人,现在都换了一套红色的便衣,足下是彩色便履,手上各端着一个冰盘,盘内各放一枚熟透的大山桃。
  二人走到二女子面前,各人把一枚桃子献上。
  车钗倒是不客气,接了过来,一笑道:“在外面摘的么?”
  丙火笑道:“我们两个翻了很高的山才摘下来的,桃子已经不多了!”
  乙木也吃吃地道:“师父说,这桃子能明眼益气……很,很补人!”
  用梅赌气扭过头没理他,乙木红着脸道:“吃……一个吧,妹妹!”
  雪用梅听他居然当着车钗唤自己妹妹,不由羞得面色鲜红,当时秀眉一竖,猛地回过头来道:“你……”
  车钗拉了她一下,用梅忽然想起她方才说的,不由顿了一下,忙自收口,叹了一声道:“我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乙木嘻嘻笑道:“我不吃……还是你吃,很好吃的!”
  用梅正觉不快,车钗忙代她接过来道:“你这人真是,放下来不就结了么?哪有第一次见面,就叫人家妹妹的,这么大人也不害臊?”
  乙木不由脸色大红,讷讷道:“这……这是丙火那小子教我的!”
  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指了丙火一下。丙火立刻大窘,道:“我……我……”
  车钗向着他道:“算了吧,别我我我了,你们下去吧,我和这位姐姐还没有谈完呢!”
  丙火讷讷地道:“我……想你!”
  车钗不由脸上一阵红。用梅闻言,一时忍不住笑了,车钗瞪了她一眼,又气又笑地嗔道:“你们这两个宝贝呀,我可真没见过,别在人跟前烦人好不好?再不走,我可不理你了!”
  丙火似乎吓了一跳,忙一拉乙木道:“走吧,我们外面玩去!”
  乙木甩手道:“弟妹叫你……你走,没叫我走,我不走!”
  丙火怔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车钗见状,气道:“这位姐姐已经烦你了,你再不走,她永远也就不答理你了,你们一块走吧!”
  乙木闻言倒是真的怕了,慌不迭地拉着丙火走了。
  二人走后,车钗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两个人,真能把人烦死了!”
  用梅本来对乙木、丙火二人颇具戒心,这时见状,她的心倒是放下了。她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竟是如此情痴、单纯。
  这时,车钗拿起了桃子道:“吃呀!不吃白不吃!”
  用梅见这桃子颜色鲜红,和普通桃子形状稍异,不觉奇怪,当时轻轻咬了一口,顿觉入口甘芳清冽,忍不住就口一吸,只觉得一股甜浆贯口而入,再看手上桃子,竟只剩下了一张桃皮。
  这时车钗也吃了,奇道:“好甜的桃子!”
  用梅忽然想起来道:“我听父亲说过,冰山地方常有一种雪桃,食后能补肺明目,看来必是此挑了!”
  车钗丢下手上的桃皮,一笑道;“要说这两个人也真不坏,这么好的东西,自己不舍得吃,却拿来送给我们吃!”
  用梅不由呆了呆,叹道:“话虽如此,但对他二人,我们还是要小心些才好,否则万一上了当,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室内有一张犀牛皮绷成的床,床上有皮褥,二女谈话至此也困了,正要睡觉,不想乙木在外边敲壁问道:“你们睡觉了么?”
  车钗哼了一声道:“我们要睡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乙木吃吃地道:“我们是给你们送……被子来了!”
  车钗拉开帘子,果见乙木在前、丙火在后,二人手上抱着枕头被褥。
  用梅实在忍不住,气道:“你们到底打算把我们怎么样?这样关着我们,也不是个办法呀?”
  乙木回头看了丙火一眼,丙火讷讷地道:“姑娘,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哥哥!”
  用梅正要发话,车钗急忙插口道:“结婚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你们问过师父没有?”
  丙火嘻嘻一笑道:“师父早就说过,只要我们有办法,这件事他不管!”
  车钗冷笑道:“如果这件事,由你师父出面作媒,我才相信!”
  丙火怔了一下,哧哧笑道:“师父是不会管这件事的。”
  乙木吃吃道:“师父正在炼丹,他没没……有时间!”
  车钗冷笑了一声道:“那么我二人是不是可以见见你师父呢?”
  乙木摇了摇头道:“不……行,他老人家谁也不见!”
  丙火上前一步,搓着手道:“我和乙木的意思,希望明天就能和你们俩成婚,你们的意思怎么样?”
  二女闻言,都不由脸色一变。
  车钗冷笑了一声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姐姐还没有答应这件事呢!”
  丙火似乎很急地道:“那我们俩个先结婚好不好?”
  乙木立刻推了他一把,微微怒道:“不行,要要……结婚一起结婚,不结婚都别别……结!”
  丙火为难地搔了一下头,道:“这可怎么好呢?”
  说着忽然身子向前一扑,已到了用梅的身前,厉声道:“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哥哥的婚事?莫非嫌我们配不上你?”
  用梅柳眉一竖,站起来道:“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丙火那张苍白的脸上,立刻现出一丝冷笑,他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用梅冷笑一声,道:“明白什么?”
  丙火冷笑道:“我有办法就是了!”
  说着对乙木怒冲冲地道:“我有话对你说!”
  乙木怔怔地问道:“什么话?”
  丙火一双一字形的眉毛,向外一分道:“这个女人已经有人家了!”
  乙木不由面色一沉道:“你不要胡说,是……谁?”
  丙火冷笑一声,道:“她现在一直不肯答应,必定已是有人家了!”
  用梅不禁心中一动,她倒是没有想到丙火居然有此智力,竟然能猜出一些自己内心的事情,顿时不由面色一红,冷然道:“你不要胡造谣言!”
  车钗生恐他们打将起来,对付这两个怪人,可不能任性乱来。因为摸不清他们的真脾气,固然柔顺起来,百依百顺,可是也很可能发作起来就不堪设想。
  她一拉雪用梅道:“算了吧!”一面却向着她直使眼色。
  用梅冷冷笑道:“你不必劝我了,看他们又敢怎么样?大不了我一头碰死在这里,也别想让我就答应了他!”
  丙火闻言,倒不由呆了一下。
  乙木忙上前打躬道:“算了吧,看……我的……面子,我弟弟他……不会说话,你就放……放过他吧!”
  用梅冷笑了一声,把身子转过一边。
  乙木这时一脸苦相地又对着车钗一拜道:“好姑娘,你帮帮忙劝一劝她吧!”
  车钗冷笑道:“我也没有办法!”
  乙本只急得全身发抖。丙火上前拉了他一下道:“我们出去!”
  乙木咽了一口唾沫,道:“好,叫她们休息吧!”说着就同丙火走了出去,到了室外,忍不住问道:“有什么话说吗?”
  丙火冷冷一笑,道:“乙木,你这个大傻瓜,她已经有了人家,你莫非还不知道么?”
  乙木讷讷道:“谁?是谁呀?”
  丙火冷笑道:“刚才你抱着她回来的时候,有一个年纪很轻的人,不是跟我打架么?
  那个人一定是她的朋友!”
  乙木不由一惊,面上立刻现出了怒容,道:“你怎么知道?”
  丙火鼻子一哼道:“你真傻,他们要不是好朋友,会为她打架么?看那个小子的样子,急得很呢!”
  乙木面上显得很不自在地道:“那个人长得比我们漂亮么?”
  丙火点了点头道:“比你和我都漂亮多了!”
  乙木狠狠地跺了一下脚道:“怪不得!哼!”说着猛地转身就走,丙火忙拉住他道:
  “咦!你上哪去?”
  乙木气得双手用力握拳,面色青紫地道:“我去把那个女子杀了……她原来已有了人家了!”
  丙火嘻嘻一笑道:“所以我说你是傻子!”
  乙木双目一瞪道:“丙丙……火小子,我告诉你,你要再说我一声傻,我就活劈了你!”
  丙火像是对于这位兄长甚是害怕,闻言之后点头道:“我不说就是了!”
  可是他又小声道:“你要是杀了那女的,太可惜了。那你一辈子再也找不着这么漂亮的老婆了,你说是不是?”
  乙木恨恨地道:“谁叫她有了婆家了!这种女人要她还……还有什么用?是不是?”
  丙火叹了一声道:“虽说她有了婆家了,我看他们大概还没有结婚!”
  乙木咽了一口口水,坐下来,拉着丙火的手道:“好兄……兄弟,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呢?”
  丙火冷冷笑道:“你不要急,我有个办法,我们只要把那个男的给杀了,这女的也就死心了!”
  乙木不由猛地跳起来,道:“对了,好办法,走!”
  丙火摇头道;“不用急,我们等夜深了再下手!”
  乙木冷笑了一声,摇头道:“乘人睡觉,不算英雄!”
  丙火鼻中哼了一声,道:“你不要以为那小子是脓包,那小子厉害得很呢!”
  乙木张大了嘴道:“有多厉害?我还打打……不过吗?”
  丙火摇了摇头道:“不行,那小子掌力内功都厉害,我用冷焰心火他都不怕,我们要明面打,恐怕打不过!”
  这句话说得乙木呆了一阵,过了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道:“好!我们等一会儿再走;不过,师父要知道我们杀……杀了人,可不得了……”
  丙火小声道:“师父怎么知道呢?”
  二人似乎商量定了,各自上床休息。等到了天过四更的时候,丙火轻轻推了推乙木道:“好了,我们可以去了!”
  乙木忙翻身下了床,道:“现在就走么?”说着带上了他们随身的兵刃——断玉刀。
  这“断玉刀”,乃是冰河老人采取千年冰山下的寒铁精英冶铸而成的两口兵刃。
  老人铸成这两口刀,本是自用的,后来因走火入魔,才把这一双爱如性命的兵刃,送给了两个弟子。
  这刀的厉害之处是刀身奇寒刺骨。对敌时,只要和对方的兵刃一交接,那种极寒的浪波,就能即刻借着对方的兵刃,传达到对方身上。因为刀身奇寒刺骨,对方如无超人的内功,在猝然与冷流接触之下,是吃不消的。所以,对于敌人来说,是一件可怕的杀人利器!
  乙木、丙火二人本身生就怪质,冰河老人又带他们在冰山之下潜练了多年寒功,学会了“冰禅神功”,所以二人使用这种兵刃,确实威力无匹!
  二从各自把“断玉刀”背好,又轻轻来到了二们姑娘门前,听了听室内已无声音,料定二女是睡熟了,这才匆匆地通过了冰极而道,来到洞口。
  这时,天空一轮明月,仍是那么明亮,只是吹来的寒风,忍不住令二人一抖。
  在这种环境里,二女如果外出,准会冻毙无疑。所以他二人不怕她们逃跑。
  乙木咧嘴道:“你认识路么?”
  丙火点了点头道:“就在大房子那里,你不是也知道么?”
  乙木忙拉着他道:“啊!那房子里?听师父说有个丑老头子,很是厉害,我们要当……当心!”
  丙火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们不惹他,只把那个小子杀了就算了!”想到边瘦桐方才用重手法打他的事儿,丙火更为愤怒了,他恨不能马上找着这个人,一掌结果了他的性命才好!
  当时,二人匆匆下了小南峰,来到瞿涛那所醉风楼旁。
  月影朦胧,那座石楼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丝灯光。丙火在楼前观望了一会儿,轻声道:“注意,不要叫那个丑老头子知道了。”
  乙木点了点头,比了个手势,要丙火先行,他身形微俯,把背后的“断玉刀”掣在了手中。
  这时丙火已展开了杰出的轻功绝技。只见他身形起动之间,已窜上了这座石楼,微微顾盼了一下,向乙木招了招手。
  乙本身形一塌,用“燕子窜帘”的身法,轻轻地窜上了楼顶。
  丙火比了个手势,令他下去,自己留着望风。乙木点了点头,他技高胆大,双手在瓦面上轻轻一按,身子已斜穿了出去,落在了石楼一边的走廊上。
  他见一扇窗子还敞开着,不由大喜。当即轻步到了窗前,只一长身,已越窗而入,轻飘飘地落于室内。
  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只是内里空无一人。
  乙木扫了一眼,又轻轻地转到了另一间房中。
  当他脚步尚未踏实,却已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丑老人,正跌坐在一张大蒲团上打坐练功。
  乙木不由大吃一惊,隔着帘子,他已判断出此者必是师父所说的那个丑老人,招惹不得。
  可是通往楼下的任何一间房子,都必须要经过这一间。
  乙木急得抓耳搔腮,但又不敢轻易冒险。当即原路退了出去,向着丙火招了招手。
  丙火趋前,二人低语了一阵,双双由楼上飘身而下,来到楼下正厅,见两扇门像是关着。丙火抽出刀来,试着向门缝内一划,才知道门并没有插上,不由大喜。
  他轻轻向前一推,门便“吱”的一声开了。
  乙木闪身而入,丙火留外把风。
  乙木轻轻走了进去,发现靠左边那一间房子里,透出一点昏黄的灯光。
  乙木不由心中一动,想道:“怪呀!这个时候,还会有人不睡觉。”想着提气蹑足,很快地走到了门前,那门本是半掩着的,乙木向内一望,不由暗暗道了声:“好哇!”
  只见昏灯之下,一个英俊的少年,正自闭目行禅。
  他的那种神态和楼上的那个丑老人一样,双膝盘在一块,坐在蒲团上,呼吸极为细微。
  乙木一望之下,就知道这个人内功造诣极高,他知道一个人行禅之时,听视力都甚为灵敏,当时在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他思忖了一会儿,才慢慢抽出了刀。
  乙木、丙火在冰河老人手下,练有极厉害的功夫,掌中这口断玉刀配上他的冰禅神功,更是威力无比。
  由于妒火高燃,乙木这时真是恨煞了边瘦桐。他暗中提起内气真力,把这真力和“冰禅神功”一并贯注在掌中的断玉刀上。目光里,迸出了仇杀的火焰。只见他身子向前一欺,断玉刀蓦地挥了出去。
  蒲团上的瘦桐正当行功过关之际,本是不能分神的当儿。
  那雪亮的刀光一闪,令他本能地向右一闪,“啊呀”叫了一声,身子霍地就地一滚!
  可是断玉刀加上冰禅神功的威力,令人不可思议。边瘦桐头部虽然逃开了致命的一刀,可刀锋却扫过了他的后背,只见血光一现。边瘦桐气走中天,忽地被冷焰一袭,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倒卧在血泊里不动了。
  乙木见状大喜,接着向前跨了一步,“断玉刀”正要二次挥下,猛然,一股微风袭到了身后,一人大声喝道:“小辈住手!”
  接着,一只粗大的手,陡然抓在了乙木的手腕之上。
  乙木自负神功,正要用劲反打。可是,这个人武技更是精湛。只见他贴在了乙木的时后,右手用力向外一拧!
  乙木一声大叫,那只拿刀的手已被扭到了身后,断玉刀也“当哪”一声,落在了地上。
  这人恨声叱道:“好小辈,你作得好事!”说着,伸出手指,在他背心上一点,乙木立时身不能动,口不能开。他知道,自己被人点中“无极穴”了。只见眼前人影一晃,面前出现了一个驼背、高大的奇丑老人。
  他心里顿时就凉了。
  真想不到,怕谁谁就来了。
  西北风瞿涛闻声而至,想不到边瘦桐竟已遭难,急切间,他只恨得连连顿足。
  当时匆匆赶过去,他看见边瘦桐牙关紧咬,面如金纸,倒在血泊里!
  那一刀,显然还没有伤着要害,可是瞿涛一摸他的脉搏,不由皱了一下眉,重重地叹了一声道:“完了!”
  当下急忙为边瘦桐闭上血脉,由身上取出一粒丹药,放入他口中。
  愤怒中,他猛地扑到了乙木身前,一掌挥下!可是掌到中途,却又止住了。
  他冷冷一笑道:“杀了你也无济于事,我们还是去找你师父理论去!”
  言方至此,忽觉门外一股冷风袭了过来。
  瞿涛有备在先,自不会同边瘦桐一样着了道儿,冷风一来,他身形一闪,就见楼梯前站立着一个长衣瘦削少年,那人模样儿和被自己点中穴道的这人一模一样。
  瞿涛不知二人是兄弟,还以为对方擅“道经”中的“身外化身”之法,不由口中“啊”了一声。
  却见那怪人掌中刀一挥,老远砍了下来。刀光一闪,“哧”的一声,一股冷焰直逼了过来。
  瞿涛冷笑了一声道:“好奴才!原来有些伎俩!”
  他身子向后一闪,这一刀砍在了地上,白石砖被砍得翻起了三四块来。
  丙火一刀不中,又见胞兄为对方点了穴道,更是又惊又急。
  他一咬牙,断玉刀又二次横着扫出,“唰”的一声,刀芒过处,一根楼柱从中一折为二。
  可是那个丑老人瞿涛,身子却犹如柳絮飞花似地,迎他的刀光飘了出去。
  丙火不由怔了一下,这才知道对方武功高绝,自己虽擅冰禅神功,又有宝刀,却也休想胜得。
  当时灵机一动,身子猛地纵了出去。可是足方着地,瞿涛已带着一声冷笑,扑到他的身后。
  丙火口中怪啸了一声,双手抱刀,猛地一个翻身,断玉刀向外一翻!
  瞿涛只觉得对方刀上泛出的冷气,令自己直打冷战。可是他内功精湛,并不在乎。
  见丙火刀到,这位驼背奇侠,发出了一声狂笑。只见他那簸箕大小的手掌,霍地向外一推!由他掌心里,顿时发出了一股旋动的气流,其势极猛,力道极大!
  丙火抽刀不及,只觉得刀柄一转,虎口登时破裂,鲜血顺腕汩汩而下。那把断玉刀直飞数丈以外,“当啷”一声,摔在了门坎外边。
  丙火负痛,左手托着右手,纵身就逃。
  可是人影一闪,那要命的驼子,又站在了他身前。
  丙火不由微微一怔,道:“你……”
  瞿涛嘿嘿一笑道:“小兄弟,你不能走,先留下吧!”说话间,一只蒲扇大手,已压在了丙火的右肩之上!
  突然,瞿涛顿觉奇寒袭来,不由得吓了一跳。
  就在对方发愣之际,丙火拔脚就跑;可是,才跑出去三四步,又被瞿涛赶在了身后。
  丙火和乙木一样,只觉得身上一麻,顿时就不能动了。
  瞿涛用一只手,把他夹了起来,返身回房。
  他把这兄弟两个并在一起,又为二人拾起了刀。
  当他目光视向血泪中的边瘦桐时,不由心中着实一凛,长叹了一声。
  他点亮了灯火,又细心地看了看边瘦桐。这时,血虽已经止住,可是气息却更弱了。
  瞿涛把他轻轻地放在床上,翻过了身子,在他的背后,发现了一道伤口。
  瞿涛不由皱了一下眉,细看伤处,已被淤血所封。只见那些血,已结成了一块紫黑色的血冻。
  西北风不由大吃一惊,他再一摸边瘦桐的身上,只觉得全身上下冰冷砭骨。
  瞿涛这才明白,边瘦桐是被对方的冷焰心火所伤,这可就麻烦了。
  当时试着推拿了一番,终不见效。
  他偶然一回头,看见那两个怪人面上现出不屑之色。瞿涛顿时心中一动,忖道:
  “我真笨,欲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何不让他们来治治看。”
  当即走到了二怪身前,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两个该死的东西!这位边兄弟与你们有何仇恨,竟下如此毒手?快说!”
  二人怒目凸睛,不发一语。
  瞿涛忽然明白,他二人尚被自己点着穴呢!当时由身上取出了一根“如意蟒筋”—
  —这根蟒筋,正是瞿涛从所杀那只大蟒身上取下的。
  他用蟒筋束住了二人的手,另一头绑在了大石柱上;然后,走到二人身后,各拍了一掌。
  二人直被拍得向前一栽,站定之后,身上穴道已解了开来。
  瞿涛冷冷地道:“现在,你们可以说话了!”
  二人看着瞿涛,一语不发。
  瞿涛鼻中哼了一声,道:“想不到冰河老人一生高风亮节,却会有你们这一对徒弟。
  很好!我倒要看一看,他对你二人如何发落?”
  二人闻言,顿时面现惊慌。
  丙火由不住惊叫道:“驼子,你不要如此,我二人知道错了!”
  瞿涛冷笑了一声,道:“知道错已经太晚了,你们可知道,你们作了些什么事吗?”
  说着目视乙木,厉声道:“你这畜生,滥用冷焰心火伤人,还不设法救活他;否则,拼着得罪你们师父,我也要把你们这两个畜生毙于掌下!”
  乙木冷冷一笑道:“我没有办……办法,太晚了!”
  瞿涛一怔道:“为什么?”
  乙木鼻中哼了一声道:“他中了刀上的寒毒,只有我师父才能救他……”
  丙火冷笑一声道:“你放了我们,我们可以回去想想办法!”
  瞿涛嘿嘿一笑:“这是做梦!”
  乙木吞吞吐吐道:“那他……他就要死……”
  瞿涛狞笑了一声道:“他不死则已,他一死,你二人也必死无疑!”
  二人不由相视一眼,脸色一变。生命到底是可贵的,闻言之后,二人小声地商量了几句,乙木道:“这样吧,我回去拿解……解药,好不好?”
  瞿涛把衣服整理了一下,鼻中哼了声,道:“现在已晚了,我们一起走!”
  说着,把二人的两口刀背在了背后,轻轻地把边瘦桐抱了起来,道:“你们过来一个人小心地抱着他!”
  二人对看了一眼,丙火走过来,双手把边瘦桐接了过来,口中讷讷地问道:“你要干什么呢?”
  瞿涛把那根蟒筋的另一头抓在手上,冷冷一笑,道:“现在我们去小南峰,见你们师父去!”
  二人面上立刻现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瞿涛厉叱一声道:“走!”
  二人只好步出室外,向峰下行去。
  在路上,瞿涛冷笑道:“你二人要是想逃走,可是自讨苦吃,你们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乙木回过头,用手指了一下道:“刀还在你身上,我们怎么敢跑?”
  丙火双手托着边瘦桐,知道他伤势不轻,如果再不救治,只怕性命不保。当时也不由暗暗发急,因为这驼子说过,如果这个人死了,他们二人性命也就不保,这时他真后悔有那一刀了。
  他们匆匆来到了小南峰上,用飞索渡过悬崖山涧,瞿涛顿时觉出这地方较小南峰上更冷了,他问道:“冰河老人住在哪里?”
  丙火回过身来,吃吃地道:“我师父不喜见客,还是由我进去,请师父把他救活之后再出来,好不好?”
  瞿涛冷笑道:“事到如今你反倒怕了?快快带路!”
  丙火叹了一口气,继续前行。
  只见眼前耸立着一座千仞冰峰,峰上悬挂着五颜六色的冰柱、冰菱、冰刺。
  这时东方已现出一片红霞,绚烂的彩霞把这座冰峰炫耀成了一个五彩的世界,看起来美极了。
  瞿涛这时一心挂着边瘦桐的安危,哪有心情观赏眼前美景。乙木、丙人脚步匆匆,走到冰峰前边,忽然停下了。
  瞿涛正要问其缘故,却见二人跪了下来。
  由于距离冰峰太近,一丝丝的冷气直透过来,瞿涛只觉得好像侵入了骨髓之中。他虽是身负奇功,却也不禁冷得牙关紧咬,当即由丹田提起了一口真气,才觉得好了一些。
  他冷笑了一声,道:“怎么,到了么?”
  二人跪在地上,一语不发。听见瞿涛问话,二人才转过头来,丙火点了点头道:
  “师父不知见不见你?”
  瞿涛不由发出了一声大笑,道:“人命关天,他岂有不见之理?”
  随着一抱双拳,朗声道:“旦老前辈何在?武林末学瞿涛来此请罪!”
  话音一落,就听得一声冷笑传来,令人毛发直竖,那声音听在耳中,似乎像冰似的冷。笑声一停,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瞿老儿,你与老夫近在飓尺,数十年互不相犯,今日为何事来访?”
  瞿涛冷冷一笑道:“前辈请出来一见如何?”
  话声过后甚久,才听得对方一声冷笑道:“我当是为了何事,原来是为了一对畜生……”
  话声一落,只见冰峰半腰上,忽地开了两扇玉门,在阳光彩霞间,走出来了一个身高六尺、白发白髯白衣的老人。
  瞿涛尚是初次得见这位魔头,不由打量了他一番。
  只见他圆圆的一张胖脸,红得就像一枚熟透了橘子;雪白的眉毛,就像是两把扫帚似的。
  他身穿一袭白色发亮的衣裳,看起来薄如蝉翼,上边闪烁着晶莹的奇光。在他的颈项上,挂着一串大如山枣似的白色珠子,全身上下,看起来真是纤尘不染。
  瞿涛双手抱拳弯腰说道:“瞿涛失敬了……”
  老人冷峻的一双眸子,微微一转。只见他伸出一只右手,用晶莹透澈的五根长长的指甲,隔空轻轻一划。
  瞿涛就觉得手上那根蟒筋一动,竟自从中间分为两段,不由大吃了一惊。
  随即闻得一声狂笑,眼前白影一闪。再看那冰河老人,已自玉峰半腰飞坠而下,不偏不倚地落在了瞿涛与乙木、丙火之间。他面上露出一种轻蔑的笑容,道:“驼子,在我面前,这索子不用也罢!”
  瞿涛微微一怔,冷笑道:“老前辈,请你把人先救活,才好说话。他是被令徒冷焰心火所伤,命在顷刻!”
  冰河老人白眉一耸,向着丙火手上边瘦桐望了一眼,冷冷一哼,道:“丑鬼,你这句话,就外行了!”
  瞿涛忍着怒火道:“怎会错了,明明是令徒用刀所伤……”
  冰河老人伸出一只胖手,按了按,笑道:“不用急,待我看来!”
  说着身形一转,已到了丙火身边。他伸出一手,用二指把边瘦桐双目拨开看了看,面上立刻现出惊异之色,抬头向着瞿涛道:“令友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练武料子,武功之高,恐怕不在你这驼子之下吧?”
  瞿涛冷笑道:“这是另一回事,莫非他不是被令徒冰禅神功所伤么?”
  尽管如此说,可是对于老人这种明鉴的眼力,也不禁深为佩服。
  冰河老人又看了看边瘦桐,冷笑道:“如果老夫眼力不差,此人武功高上小徒甚多,怎会被小徒所伤?真正令人不解!”说着,目光直直地向着乙木、丙火望去。
  二人早已吓得五体投地,浑身颤抖着,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冰河老人又望了二人一眼,冷冷问道:“这人是你二人所伤么?”
  乙木、丙火点了点头。老人一声断喝道:“还不去把我的‘元阳尺’取来!想死不成?”
  二人闻言,迅速由地上跳起来,只吓得面色苍白,怔怔地看着老人,几乎呆住了。
  冰河老人对于这两个弟子,着实溺爱,这时见状,用手指了乙木一下。
  乙木忙自纵身登上冰峰,刹时间手上捧了一根白色玉尺,回到师父面前,双手呈上。
  冰河老人取过玉尺,回过身来,向着瞿涛一点头,道:“来,驼子,你也长长见识!”
  瞿涛本来是向此老问罪的,此刻见他有救治边瘦桐之心,不由怒气消了一半。一面走过去,一面冷然道:“徒弟惹事,师父化解,又有什么见识好长?”
  老人目光一扫,冷冷一笑道:“你知道什么?”说着,手中玉尺轻轻挨在边瘦桐眉心之上,冷然道;“你方才说他是被小徒冷焰心火所伤,如是真有此事,五尺中必现红丝,他也就可以醒转;否则就是另有缘故。驼子你可要打赌么?”
  瞿涛冷笑道:“打什么赌?”
  老人玉尺一指二徒道:“如真是被冷焰心火所伤,我取此二子性命,为令友消怒,否则……”
  碧涛不由怒道:“这是什么赌注?反正人是令徒所伤,又有什么好辩的?不信你问他们就是!”
  冰河老人冷冷一笑道:“怎么,你不敢了?告诉你吧,驼子,你不要给我顶嘴,你那岳父鬼面神君,昔日在此遇上我,尚要称我一声大哥呢!”
  瞿涛不由面色一红,冷笑道:“你少说废话,等一会儿,我倒要看一看,你如何来处置你这一对徒弟!”
  冰河老人鼻中哼了一声,手中玉尺指向边瘦桐眉心,稍停,把玉尺拿起来看了看,道:“如何?我不曾骗你吧!”说一只胖手按在了边瘦桐天灵盖上,冷笑道:“令友气走中元,必是用功中途受了惊吓所致,容我气机入内,就可不治而愈!”
  说到此,指尖向上微指,只听得“咔”的一声,冰河老人气机一过,红线金丸边瘦桐身子蓦地一动,咳出了一口浊痰,竟自呻吟了起来。
  冰河老人把他扶坐起来,看了看他的刀伤,目光不禁向着丙火望去。
  丙火不由吓得脸色大变,抖了一下道:“师父……饶命!”
  冰河老人冷冷一笑,右手一抬,正要有所发作,忽见一旁的乙木猛然扑倒在地,道:
  “师父!”
  冰河老人目光向他一转,冷哼道:“你为你兄弟求情么?”
  乙木用头在冰雪之上用力地磕着,痛哭道:“师父,是我伤的……不是丙火,你老人家要打就打我吧!”
  老人闻言,目光向着丙火一转,道:“这人到底是谁所伤?”
  丙火讷讷道:“是我的主意!”
  老人鼻中哼了一声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是你的主意。你以为自己智力较你兄长为高,就可以乱来么?”
  说得二人身子连连颤抖,俱不禁磕头痛哭起来。冰河老人森森一笑道:“你们先跪在此,等一会儿我再回来跟你们慢慢算账!”
  说着,转身向着瞿涛一笑道:“驼子,如何?我已说过,令友并非是为小徒冰禅神功所伤,只不过是气走中元,惊岔了气穴而已!”
  瞿涛不禁暗暗佩服对方见识卓绝,当下冷冷笑道:“如无令高足暗算,如何又会惊岔了气穴?前辈,你却脱不了干系呢!”
  冰河老人冷哂道:“这点刀伤算不了什么,我可以令他很快复原!”说着自怀内拿出一竹筒,从筒内倒出了一个圆形的长卷儿,看起来像是一个荷叶卷儿。
  冰河老人似乎对这荷叶卷儿甚为珍惜。只见他轻轻拉出一截,用长长的指甲,把叶子划开,扯下一细条。
  瞿涛见那叶条甚薄,微微透明,心中十分奇怪,不知有何用处,遂在一边细细观看。
  就见冰河老人小心地把这条叶子,贴在了边瘦桐刀伤的血痕之处!
  他一面贴,一面用一根指头,顺势压着。渐渐地,那淡绿色、微微透明的叶子,竟变得和人身上的肌肤同一色泽。
  老人细心为边瘦桐敷好,向着瞿涛一笑道:“好了,驼子,令友无碍了!”
  瞿涛冷冷一笑道:“现在还不必得意,我这位兄弟即使伤愈了,却也吃亏不小!”
  冰河老人不由站起身来,显得微微作怒,道:“驼子,你还要怎的?”
  瞿涛哈哈大笑,道:“我来此访你,并非仅仅只是为了此事,另外还别有原因!”
  冰河老人呆了一呆,脸上现出了一丝怒容道:“还有什么事情?”
  瞿涛鼻中哼了一声,道:“你方才所说,我们近在飓尺,素无相犯,确实是一句实话。不过不幸的是,我那醉风楼的客人,却意外地失踪了二人!”
  冰河老人冷然道:“你的客人失踪了,又关老夫何事?”
  瞿涛冷冷一笑,目光向着雪地里的丙火、乙木二人望了一眼,道:“此事虽与前辈无关,却系令高足所为,我想此事前辈如不好好作一个交待,实在有损你老昔日的清誉!”
  冰河老人恨声道:“我这一双弟子,虽是顽皮,可是本质善良,不要加罪在他二人身上!”
  瞿涛微微一笑,道:“我想此事不难查明,前辈何不问问他们二人,一问详情也就知道了!”
  冰河老人狂笑了一声,道:“老夫居此小南峰,已数十春秋,平素与人向无瓜葛,想不到树欲静而风不止,竟然被旁人找上门来,莫非我怕你不成?”说到此,两道眉向两旁一分,道:“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要惹我,我却也不怕别人。瞿老儿,你说是与不是?”
  瞿涛怒目圆睁,冷冷地道:“这真是笑话了,谁又怕得谁来?”
  冰河老嘻嘻一笑道:“说起来,咱们到底是多少年的邻居了,有话好商量。驼子,大概也只有你能这么地顶撞我……”说到此,目光冷峻地在瞿涛身上转了一转,道:
  “这件事情之后,我倒要在阁下手底讨教一二!”
  西北风瞿涛不由气往上冲,微微冷笑道:“在下奉陪就是!”
  冰河老人哈哈大笑,道声:“好!”说着目光向乙木、丙火二人一扫,厉声道:
  “你二人背师胡为,今日被人找上门来,尚还有什么脸面在我眼前跪着。还不把所作所为,从实招来,如有一句虚言……嘿!你二人可要小心了!”
  乙木、丙火二人闻言,伏身在雪地里,就像是受斥的两只狗似地,颤抖成了一团。
  可是这件事,他们谁也出不了口,吞吞吐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冰河老人鼻中哼了一声道:“谅你们也是不敢!”说着目光望向瞿涛。瞿涛冷笑道:
  “他们自是说不出口,看来只有我代他二人说了!”
  于是,他就把二人抢动车钗、雪用梅的事说了一遍。他并不知道详细情形,只知二女是被他二人抢走的。
  说完冷冷笑道:“如今二女死活,尚不知道,这件事前辈你要主持公道,否则可就令人失笑了!”
  乙木、丙火听到此,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同声悲鸣起来,连连叩头不止。
  冰河老人闻言之后,停了半天,才冷冷一笑道:“这事我不相信!”
  瞿涛不由浓眉一展,气道:“你何不问问他二人?”
  冰河老人面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看着他两个惊恐万状的徒弟道:“他二人岁数也不小了,理应成一个家室,我曾经答允为他二人物色人选……”
  说到此,一双眸子眯成了条线,笑道:“想不到他二人自己找到了对象,这倒是一件没有想到的事情!”
  乙木、丙火本来抱着惊恐万状的心情,想挨师父责骂的,却没有想到,师父非但没有责骂他们,言词之下竟颇有偏袒之意,不由顿时胆力大增。
  丙火连忙磕头道:“请师父老人家成全……”
  冰河老人呵呵一笑道:“你们放心,师父既不会纵容你们,却也不会帮着外人欺侮你们……”
  说到此,冷笑了一声,望着瞿涛道:“你是亲眼看见的么?”
  西北风瞿涛不由怔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虽不是我亲眼看见,但这件事情不会错!”
  才说到此,冰河老人狂笑一声,道:“这就是了,道听途说是靠不住的!也许那两个姑娘是心甘情愿的,你又怎知?”
  瞿涛见对方竟然如此强词夺理,可是却又无法辩驳,当下气得冷笑一声,道:“莫怪他二人竟敢如此胡闹,原来你老也是如此说词,真正令人齿冷好笑!”
  冰河老人哈哈一笑,陡然身形腾起,落在了冰峰之上,道:“我这个人处人行事,一向公平,绝无偏袒。是黑是白,一定要分个清楚,听你之言,莫非我这一双徒儿,不配被人喜爱不成?”
  瞿涛闻言,不禁好笑道:“话不是这么说的,如果那两个姑娘真是诚心诚意看上了贵高足,我自是无话可说;可是事实情况,却并不是这样的!”
  冰河老人目光向着二徒一转,朗声道:“丙火你说,那两个女孩子到底如何?是你二人抢来的么?”
  冰河老人所以直问丙火,原以为丙火为人远较乙木精明,问他这话,无疑是给他一个撒谎的机会!
  恰恰丙火自作多情,误把车钗的假意当成了真情,这时见问,遂磕了个头道:“回师父的话,二女对我二人乃是真心真意,徒儿二人,现在好生地看待她们,并无丝毫伤害。师父不信,请随时调查!”
  冰河老人闻言之后,嘿嘿一笑,望着瞿涛道:“我这两个徒弟,向来是不会说谎的!”
  瞿涛冷笑道:“这事情很难令人相信,前辈未免也太听信他们的话了!”
  冰河老人不由身形翩翩,由悬崖之上飘身而下,鼻中哼了一声,道:“这件事,我会查一个水落石出的!”
  说着望着丙火,道:“丙火,你是说谎么?”
  丙火战兢兢道:“徒儿有几个脑袋,胆敢欺骗你老人家,这话是那个姓车的姑娘亲口说的,她还说要见过你老人家之后,再定婚期……”
  冰河老人哈哈一笑道:“徒儿,你不是受骗了吧!”
  丙火讷讷地道:“我想……不会……不会……”
  冰河老人哈哈一笑道:“好吧,我现在就去看看这个锦心绣口的姑娘!”说着面视瞿涛道:“驼子,你也去么?”
  瞿涛点了点头道:“如果那两个姑娘真有此意,倒是我驼子多事了!我们走吧!”
  说着双手抱起了边瘦桐,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边瘦桐的脸色,已由苍白变为微微红润,出息之间,较之先前好得多了。
  忽然,他张开了眸子,动了一下,道:“这是……怎么了?”
  瞿涛不由又惊又喜,叹了一声道:“兄弟,你受了点伤,不过已无大碍,现在冰河老前辈正要帮我们去找回那两个姑娘呢!”
  边瘦桐目光向着冰河老人望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冰河老人旦夕嘻嘻一笑道:
  “小伙子,你放心,死不了!徒儿得罪了你,我这个师父负完全责任!”
  说着凌厉地向着乙木道:“还不头前带路!”
  乙木、丙火各自怀着鬼胎头前带路,二人来到了所居洞室之前,移开巨石,瞿涛这才发现原来有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
  乙木、丙火匆匆钻进洞内,直抵内室。
  这时,车钗、用梅正在房内谈着话儿,两人都苦着一张脸,见二怪进来,立刻把话停住了。
  车钗冷笑了一声,道:“你们要饿死我二人么?”
  丙火急道:“好姑娘,你说话可要算数,我师父他老人家来了……”
  乙木讷讷地道:“我们对……你们很好,是吧?”
  二女正自吃惊,却听得室外来一个老人的声音道:“你二人还不出来,在里面说些什么?”
  二怪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慌忙去拉二女道:“这是我师父,我们出去吧!”
  车钗一听是冰河老人,不由吃了一惊,当时拉了用梅一下道:“我们出去吧!实话实说!”
  当时就同着雪用梅一起走了出去,乙木、丙火赶忙也跟了出来。
  冰河老人同着瞿涛端坐在大厅之内。车钗不由面上一红,先叫了声:“瞿大哥!”
  用梅也叫了声:“前辈!”
  二女的目光,一齐向着冰河老人望去。瞿涛忙为之引见道:“二位姑娘,你们见过这位老前辈,他就是这小南峰的主人冰河老人旦夕!”
  二女同时向着老人一拜。旦夕一对锋芒四射的眸子,始终注视着二女,见状微微点点头道:“二位姑娘不必客气,请起来吧!”
  不想那雪用梅眸子一红,道:“请老前辈作主,饶了我二人吧!”
  旦夕不禁面色一变。车钗也乘机道:“令高徒把我二人抢来此处,也不知到底是何居心,请老前辈发恻隐之心,放我二人回去吧!”
  冰河老人目光向二徒扫了一眼,嘿嘿笑道:“这是小事一桩,你们先站起来!你们不愿意,没有人勉强你们留下的!”
  瞿涛忙向二女使了个眼色,二女站起身来,分立两边。
  冰河老人面色极为难看。他望着二女冷冷一笑道:“你二人年纪轻轻,未免任性。
  我这一双弟子,虽是外貌憨了些,可是你二人如答应嫁了他们,那是你们一生的福气!”
  二女闻言,不由脸色一红,气愤异常。
  车钗最是口不饶人,当时冷冷一笑道:“我们就是一生不嫁人,却也不能嫁给这么两个怪物,请你老人家原谅。”
  瞿涛闻言,不由大吃一惊,慌忙对她摇了摇手,可是车钗的话已脱口而出。
  这位小南峰的怪老头儿,闻言陡然大怒,哈哈狂笑起来,笑声一敛,冷然道:“女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车钗柳眉一竖道:“弟子姓车名钗,就住在巫山脚下的海天别墅!”
  冰河老人一只手摸着下巴,点了点头,目光又望着雪用梅道:“这位姑娘呢?”
  雪用梅不知他的用意,只得照实答道:“弟子雪用梅,请老前辈开恩!”
  冰河老人微微一笑,回头对瞿涛道:“驼子,你说的就是这两个人么?”
  瞿涛知道对方已心坏不善,当下忙为之开脱道:“正是这两位姑娘,她们年幼无知,前辈不必和她们一般见识!”
  旦夕呵呵笑道:“驼子,你错会我意了,我实在是喜欢她们两个啊!”
  瞿涛不由大喜,道:“这么说前辈已答应放她二人了?”
  旦夕微微合上了眸子,摇头笑道:“不是这个意思……”
  瞿涛一怔道:“前辈此话怎讲呢?”
  冰河老人冷冷地道:“依我之见,此事只有将错就错一条路了,二位姑娘即已与小徒有这样一段经过,不如让他四人结为夫妇,倒也了却了我老头子一件心事!”说着又自纵声大笑了起来。
  二女闻言不由大吃一惊,由惊而怒,俱都愤怒地向着旦夕望去。
  瞿涛忙向二女摆了一下手,当时冷冷一笑,道:“前辈如此作为,只怕二位姑娘死也不会相从的!”
  雪用梅这时咬牙说着:“老前辈如果一再相逼,弟子也只好一死了!”说着猛然足下一顿,直向着石墙之上撞去!
  冰河老人见状,一声冷哼,只见他右手五指,平空向外一摇!雪用梅好像觉得面前忽然多了一面气墙似地,一任她施出了全身力量,也休能撞出。她热泪交流,挣扎不已。
  车钗见状,过来扶住她道:“姐姐,算了吧,何必非死不可呢?”她说着冷笑了一声,道:“我们只要拿定了主意,拼出一死,谅他们也无可奈何!”
  冰河老人闻言,忽然呆了一呆。他收回了右手,冷冷一笑道:“你们想离开,也很简单,只要你们能自己通过这冰极甬道。”
  二女不禁面色一凛。这时,一旁的瞿涛哈哈一笑,道:“前辈说话可要算数,一言为定!”
  冰河老人目光向他一转道:“驼子,你不要自负太甚,连你算在内,也是一样!”
  瞿涛冷冷笑道:“这样很好,就留我同这二位姑娘在这洞内,看我们是否能通过这冰极甬道!”
  旦夕微微地笑,道:“很好,驼子,你莫非以为这条甬道像方才来时一样的方便通行么?那可就错了!”
  瞿涛冷笑道:“无论如何,我同二位姑娘愿意一试,你可要说话算数!”
  冰河老人自位上站起身,道:“我一向说话言出必行,现在我们一言为定!驼子,你同二女暂留内,明日日出之前,你三人如能通过这条甬道,就任你们自去,老夫非但不加以责难,还要引咎自责,令我这一双弟子,为二位姑娘执仆役一年;否则……”
  说着眸子向二女一望,道:“否则,二位姑娘就得立刻嫁给我这一双弟子,不得借故推辞……”
  他鼻中冷冷哼了一声,望着二女道:“你二人以为如何?”
  车钗、用梅到了此时,也只有认命了。她二人对望了一眼,俱都现出无限委屈,抬眼看见身边的瞿涛正向着她们微笑点头,二人顿时胆力大增,一齐点了一下头。
  冰河老人面色一喜道:“很好,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你们也不能说话不算,如出言反悔,可怪不得我老头子要逼迫你们了。只怕那时你二人就是想死,也不容易了!”
  二女听得心头直打颤。西北风瞿涛却冷笑道:“一言为定,决不反侮。只是我那位兄弟,现在洞口,在我们离洞之前,你却要好好照顾他!”
  冰河老人鼻中哼了一声,道:“这是自然!如此,我们先走了。”说着向乙木、丙火一挥手道:“还不退下去!”
  二人连忙退出洞口。冰河老人冷冷笑道:“明日日出之时,我现来看你们吧!”说罢两袖一分,已消失于甬道之内,顷刻无踪。
  这时,二女一齐向瞿涛望去,用梅讷讷问道:“边大哥怎么样了?”
  瞿涛叹了一声道:“边兄弟着了那两个劣徒的道儿,行功之际,被他们冰禅神功所伤;如今虽已无生命危险,只怕短日内行动不得!”
  二女闻言,俱都大吃一惊。二人虽都在内心深深爱着边瘦桐,可是表露的方式,却大是迥异。
  雪用梅当时忍不住热泪交流,叫了一声“大哥”,竟自倒在地上痛哭起来。
  车钗双手紧扭,在室内来回走着,她冷笑了一声,看着雪用梅道:“事到如今,哭有什么用?眼前还是救你自己要紧!”
  雪用梅这才想到,自己当着二人面前这样的哭泣,实在有失颜面,当下忙自擦了擦泪站了起来。
  瞿涛点了点头,道:“车姑娘说得对,眼前我们还是救自己要紧。边兄弟已无生命危险,姑娘不必担心!”
  用梅点了点头,可是她的脑子里,全是边瘦桐的身影,自身的安危反倒不当一回事了。
  车钗何尝不是如此,可是她却是一个自制力极强的姑娘,她的感情,只是不大轻易显露罢了!
  西北风瞿涛叹了一声道:“二位姑娘千万大意不得,这个老头儿非比寻常,我们一旦大意,只怕非但走不出这条甬道,反而会冻死途中,也未可知!”
  用梅强自镇定道:“前辈既能进来,又何尝不能出去?”
  瞿涛讷讷地道:“来时是我一人,而去时,我必须要分出若干精力来顾全你二人,只怕就要吃力了!”
  他低头思忖了一下,冷冷笑道:“不过,以我功力,再加上二位本身的定力,我想虽有困难,也未必不能克服。我们现在就试它一试!”说着略一闭目,自丹田之内提起了一股暖气。这股暖气,分成三股,一股上下于自身之内;另外两股,分别注入左右二臂之内。
  他向着二女道:“二位姑娘请在前行走,但切不可求快,要一步一步踏实行走才好!”
  二女知道此行关系重要,俱不敢等闲视之。当时依言,并肩前行,各自闭口不言,提起一口真气。瞿涛则将双掌往二人背后一贴,顿时就传过去两股暖流,二女立时觉得全身温暖,不由信心大增。
  三人合力同心,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冰极甬道行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