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二十七、冰极甬道走寒躯            双击滚屏阅读

二十七、冰极甬道走寒躯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这条甬道足有里许长短,四处全是灰乎乎的颜色,光线不知来自何处。
  三人方自出了洞室,立时就觉出气温陡然下降,两边袭来的寒风,令三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战!
  瞿涛叮咛道:“不要开口说话!”
  可是他自己却因为说了这一句话,一股冷流自口中贯入,禁不住激泠泠又打了一个冷战。当下暗道了声:“不好!”
  总算他功力深厚,双手一抖,毛孔全开;然后运力向上一逼,无数细如毛发的冷气,已自毛孔内逼了出来。但只这么一会儿功夫,二女足下已不由打了一个踉跄。瞿涛急忙大喝了一声:“退!”
  他再也不敢向前行走了。
  当时双掌向后用力一收,掌上的真力,就像是两只巨大的吸盘,把二女蓦地吸得腾了起来。随着他那巨大的身子,猛地向后一荡。
  三个人像三朵云似地,蓦地飘了回来,落在洞室门前,瞿涛双掌向内一收,大声道:
  “进去!”
  二女同时向室内一纵,可是身子却像面条似地软瘫了下来。
  瞿涛纵身回室,见状不由吃了一惊,道:“你们先不要说话,各自坐定,一会儿就会好的!”
  二女闻言,皆坐地不语。瞿涛不由叹息了一声,心中不禁忖道:“怪哉,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记得来时尚没有如此寒冷,怎么一刹那间,那甬道内的气温,竟较诸先前寒冷数倍不止!
  依此情形看来,就是自己想走出已是不易,更遑论二女了。瞿涛想到此,不由深深地担起心来。
  乘着二女运功的当儿,他独自走出室外,提起了本身真元,直向甬道之内行去。
  但他身子方自接近道口,便觉得两侧的寒风,交叉着吹过来,顿时令他毛骨悚然!
  西北风瞿涛潜伏巫山,数十年来已练成高深的内家吐纳功夫。
  这时他虽然觉得冷气砭骨,却仍能保持镇定,当时把那股焙元真力,不住地上下驱动着,如此一步一步地向前行去。
  但当他走到将近一半的时候,却实在行不下去了。
  他只觉得两只脚一阵阵的发麻,面上也有一种麻痹的感觉,伸手往脸上一摸,竟落下了一层冰碴儿。
  他站定了脚步,用力提着真力,左右打量了一眼,才看见原来两侧的崖壁之上,竟然比来时多了许多的窟窿!
  那种极寒之气,正是自这些窟窿之中传过来的!
  瞿涛这才明白,为什么气温比方才降低了极多,原来关键在这儿!
  西北风瞿涛心里有数地点点头,但要想通过去,已是行不通了。
  因为眼前这种寒冷的程度,是人所不能经受的,只好先回去再说。
  他缓缓转过身来,吐了一口唾沫。那口唾液,在空中一滚,竟变成了一个冰珠儿,“叮”一声落在地上。
  幸亏只是自己一人来此试验,若是带二女同行,只怕这时二人已冻死在途中。
  这么一想心中好不骇然!
  他两手在胸前扣紧,舌抵上颚,自冻僵的躯体之内,强自提起了一口真力,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来。
  当他走到了甬道这头时,竟再也挺立不住,身子萎缩地坐了下来。
  车钗及雪用梅目睹如此情形,俱不禁吓得花容变色,双双扑奔了过来。
  瞿涛向着二女摇了摇手,轻声道:“无妨,让我歇一会儿就好了!”
  二女俱都怔住了,用梅急道:“前辈,这可怎么好呢?看样子,我们是过不去了!”
  车钗冷笑了一声,道:“我们拼着冻死,也不能如了那老怪物的心愿!”
  才说到此,就听见当空响起一声冷笑,传来冰河老人那嘶哑的声音:“驼子,我想你们该尝到厉害了吧!”
  说着嘿嘿地笑了两声,接道:“我劝你们还是知趣的好,这条甬道乃是冰山的一个极处穴眼,四面八方的寒气精英,自十八个不同的气孔之中,向甬道内集中。不要说你们初次涉寒,挺受不住,就是老夫穴居冰峰数十年,也不敢贸然尝试!”
  说到此他冷笑了一声,又道:“现在天光尚早,待到入夜,另三个冰眼开启后,只怕你们想保住性命也万难了!”
  瞿涛闻言,张开二目,面上露出一丝冷笑,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还不打算投降!”
  冰河老人鼻中哼了一声道:“你这驼子自恃内功高深,只怕到时后来不及了,我不过是关照你们罢了!”
  瞿涛嘿嘿一笑道:“老儿,我本来敬你是一个前辈,可是由你私开穴眼上看来,实在可耻!”
  冰河老人呵呵一笑道:“难为你居然留意至此,可是这又如何?我们并未说明不准许我打开穴眼呀?我看你还是知趣些好!”
  瞿涛冷冷一笑,闭目不语。
  冰河老人好似也有几分发怒,停了一会儿,冷然道:“老实说,驼子,你的死活,我并不担心,我只担心这两个姑娘!”说到此阴森森地二笑道:“如何?二位姑娘,只要你二人答应一声,我立刻就请你们出来!”
  车钗不由大怒,冷叱了一声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并不是怕死贪生之辈,亏你还是一个老前辈呢!”
  用梅一拉她衣服道:“姐姐和他废话作甚?我们不理他,看他又能如何?”
  冰河老人闻言,森森一笑道:“老夫好心对你三人开释,你们既然不识好歹,却也是咎由自取,明晨我来收尸就是!”
  说罢,余音杳然,似乎人已离去!
  这时,瞿涛徐徐站起身来,道:“他说的话不错,此甬道正是冰山的一个冷极交点,我三人如无良策,只怕今夜确实难以度过!”
  言谈之间,隐隐闻得远处岩洞之下,有辘辘移动大石之声。
  瞿涛面色一变,咬牙切齿道:“这老儿果然又在移开别处的穴眼了,你二人还是设法多穿一些衣服才是!”
  就在他们说话之间,就闻得洞内响起了“嗖嗖”的风声,风力似乎由不同角度灌进来,发出了大大小小的呼啸声。
  在这寒冷的地洞之内,听到了这些声音,更令人感到不胜严寒!
  他们处身的这几间石室,本是和暖如春,可是冰河老人一移开了几处风眼后,立时气温大降,一股股令人战抖的寒风,直灌了进来。
  车钗忙把一扇石门关上,可是寒冷并未即去。
  西北风瞿涛坐在地毯上,双膝盘好,喝令道:“你二人还不找些衣物披上,当真想死不成!”
  雪用梅和车钗这才大吃一惊,可是二人被掳之时,只有随身衣服,并无其他衣物。
  这时只得各取了一床被辱,披在身上!
  幸亏这被褥算是暂时救了她们的命。
  三人在室内挨了一个时辰左右,那寒冷的威胁,竟愈发的加重了。
  到了后来,二女竟自抖成了一团,连连地打着喷嚏,看样子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
  西北风瞿涛陡然道了声:“不行!”
  他霍地站起身来,分出双掌,在二女天灵盖上,轻轻拍了一掌,叱道:“不要睡觉!”
  蓦然间,就像是当空响了一声焦雷,二女顿时一惊,连忙站了起来。用梅惊慌地问道:“前辈何事?”
  瞿涛摇头叹息了一声:“眼前我们只有一条路了,与其在此坐以待毙,还不如拼死的好,二位姑娘以为如何?”
  二女这时已冻得面无人色,全身连连抖动,闻言后,相继点头称是。
  瞿涛冷冷一笑道:“二位拿定信心,必能通过,我拼着损耗十年的功力,以道家的‘真气’来助你们脱险!”
  二女此刻心里明白,可是却都战抖成了一团,想开口说句话,也颇为不易。
  瞿涛低头向二女面上一看,见二女眸子之内,都滚动着欲滴的泪水,水汪汪的。他想起这种情形分明是寒冷已将攻心,如待冷气进心,性命也算是完了。
  瞿涛钢牙一咬,正要提气炸开气穴,提取苦练十年的真气,贯入二女体内。忽见车钗用手向门外指了一下,瞿涛顺其手指处一望,不由一怔。
  原来,在门口一边,站着一排约七八只灰色长毛的山鼠。
  这些山鼠每一只都有尺许长短,一身鼠毛又长又密,耸起来,就像一个球似的!它们想是被这种寒冷的气流所通,俱都走出穴来,彼此依偎在一起,口内发出极为尖细的“吱吱”叫声。
  瞿涛心中忖道:“怪也,怎么在如此低温之下,这些野鼠竟然未曾冻死?再说,他们排列在此,又意欲何为呢?”
  想到此,他静静地坐了下来,比了一个手势,让二女也坐了下来。
  他心里想,也许这些山鼠或许会找到另外一条出路也未可知!
  正当他在如此推想的当儿,却听得那群山鼠,忽然“吱吱”之声大作。
  瞿涛再一细看,只见一只硕大的山鼠,正自甬道那端匆匆跑过来,它的口内衔有一小串红色的果子。
  那是一串比樱桃还要小上一些的红色小果子,生长在一枝翠绿的枝藤之上,红晶晶的,看起来就像一串小玛瑙珠儿一般!
  那一群山鼠,看见大鼠回来,皆争先恐后地挤了上去,把那只大鼠围在中间。
  只见每一只山鼠,皆由那小枝之上咬下一枚小红果子,匆匆吃了下去。
  奇怪的是,每只山鼠,只吃一枚,决不多吃。然后它们就退到一边,闭上绿豆小眼,伏下了身子。
  三人看了这种情形,不禁都甚为惊奇,暗自称怪。
  过了一会儿,却见那只大鼠首先“吱吱”叫了几声,众鼠像是由睡梦中惊醒一般,各自抖了抖毛,跑了过来!
  令三人吃惊的是,这些山鼠,食过那种不知名的小果之后,似乎寒冷尽去,一个个显得极为活跃,彼此互相扑闹着。然后就由那只大鼠在前,其余皆列队于后,蹦蹦跳跳地向前冰极甬道行去!
  这时,甬道内寒风凛冽,四面八方飞来的冷气,就像哨子似地交鸣着。三人已冷得全身伏地,料想那甬道内气温,怕是还要冷上几倍。
  然而,这群原本畏寒的山鼠,这时却带着一身大无畏的神情,直向冰极甬道中跑去。
  三人一直目送着它们走得看不见踪影。
  这是一个极为鲜明的启示。
  三个人,几乎都想到了那种小果子,在绝望的意念中,乍然生出了一线生机。
  瞿涛咬牙站起道:“你二人暂时忍耐一刻,我去去就来!”
  车钗同用梅,此刻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了。二人会意地点点头,把全部的期望,都寄托在瞿涛的身上,虽然这是一个渺茫的假设!
  瞿涛经过方才的调息之后,体力已较刚才多少好了一些,他大步向冰极甬道中行去。
  他体会到,此刻的冷,经鼠群一过,似乎较先前好了许多,但若三人行走,只怕也行不出三分之一的路程,就要倒毙了。
  他咬着牙,顺着山鼠的踪迹一直走下去,竟然从一个洞口钻了出来。他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颜色。如烟的冷雾,在寒风袭击下,就像螺旋似地,向天空旋转上去。
  瞿涛停步,打量之下,发现前面有一处隘口,口外是一片斜坡。
  这时他想到了两个坐以待毙的姑娘,不禁勇气大增,身形一纵,直向那斜坡下扑去。
  当他身子方自往下一落,迎面一股冷气,呼地扑了上来!他只觉得两腿一麻,眼前一黑,“啊呀”叫了一声,就倒了下去。他挣扎着用双肘在地上慢慢地爬行着,寻觅着。
  寒气砭骨,他只觉得一双眸子,也有些模糊了。
  忽然,他鼻中嗅到了一种异香,同时,也觉得手掌上有一种麻痒的感觉。
  当他缓缓抬起手时,忽然发现发掌之中竟抓着一小枝刺藤!更使他振奋的是,那枝刺藤之上,竟生有三枚红色的小果子,正是方才山鼠所食之物。
  这一发现,不禁令他勇气倍增,神智也顿时清醒了许多。
  当时他匆匆摘下三枚小红果,放入口中,迅即嚼碎吃了下去!
  这些小果子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好吃,微微有一点苦,还有一点酒的味道。
  也许它是不适于人吃的,可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已不容许他再考虑其他了!
  他匆匆吃下这三枚果子之后,突然觉得一阵晕眩,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股暖流,在他小腹内一个盘旋,咕噜一声,直冲了上来。
  他顿时张开了眸子,立时觉得身上的冷意竟自消了一多半,四肢也恢复了灵活,当下翻身而起。
  这种喜悦,使他几乎狂笑起来。
  想不到,这种小果子,竟然会有如此意想不到的奇特效力。
  他急忙低头再找,却发现地上有几片红迹,扬手一看,果浆满掌,想到必定是自己模糊之中,压烂了许多小果,否则那枝藤之上,必不止三枚。如此一想,好不后悔。
  瞿涛呆了呆,忽然想到二女此刻不知怎么了,自己不宜再耽误了,连忙转身向坡下行去。只见这里原是片乱石坡,无数的乱石无止境地延伸下去。
  奇怪的是,目光所及,竟看不见一棵树或是一株小草,甚至连苔薛也不多见。
  他匆匆找下去,找了许久,也不见那红色的小果子,他不由深深感到了后悔!
  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救助二位姑娘的,并非是为自己。可现在自己食下了异果,不畏寒冷;而二女却仍然在垂死挣扎着。自己这样做,太自私了。
  正当他自我悔恨的当儿,忽然听得“吱”的一声,一只大山鼠,由他身边的一道石缝中跳了出来,它口中衔着一小枝山果,飞快地跑了。
  瞿涛朝山鼠跑出的地方望去,果然看见有一棵红色的小果树,生长在乱石缝中。
  那是一棵不过尺许高矮的小树,树上有七八个小红果子,生在仅有的一枝枝丫之上。
  那小树身上,流着白色的浆液,想必是刚才山鼠采折之后,才流出来的。
  他当即伸手入内,把树上仅有的小枝折了下来。
  令人奇怪的是,当他折下最后的一枝后,那棵小树竟整个倒了下去,顷刻间,枝抽叶卷,成了枯萎的一团。
  瞿涛却没有更多的时间,再去察看这棵树了。
  他匆匆拿着这枝小红果子,翻上了岩坡。
  只不过是这么一会功夫,那条冰极甬道的烟雾看来却更浓了。
  风声交织成了一片,此刻必是冷到了极点;可是瞿涛因为食过异果,身上只觉得热烘烘的。
  这种热烘烘的气流,似乎潜伏在全身每一个毛孔之内,一丝丝的向外逼出去。于是,侵袭而来的寒流,便被抵消了。
  这时,他耳中又听到了冰河老人透过石壁的声音,他仍是那样冷冰冰地道:“怎么样?还没有改变主意么?”接着是一阵低沉得意的笑声,整个的石室都似乎为之震动了。
  瞿涛没有回答他的话,匆匆忙忙地返回室内。
  却见二女相拥着,已然倒在了地下。
  瞿涛一见这种情形,不由大吃了一惊,他猛然扑到了二人身前,大声道:“二位姑娘,快快醒来!”只见二人无力地睁开了眸子,向他望了望,又情不自禁地闭上了。
  瞿涛正要以手中的小果子喂她们,冰河老人却又发出了一声冷笑道:“驼子!想不到你还会说话,只是你如想走出甬道,只怕是妄想了!”
  瞿涛冷冷一笑道:“老儿,你有什么伎俩尽管施出来吧,看看又能奈我何?”
  冰河老人嘿嘿一笑道:“我似乎很久没有听见那两个姑娘的声音了,她二人现在如何?”
  瞿涛这时已把那几枚果子,分别塞入二女口中,只是这两位姑娘,可以说是已冻僵了,就连下咽的力量也没有了。
  无可奈何,瞿涛只是为二人分别推拿着穴道。
  他此刻乾元大固,体力聚增,功力自是不同。
  推拿了一阵之后,二女才从幽幽之中醒了过来,她们咀嚼着把果子吞入腹内。
  洞外,冰河老人又发出冷笑之声,道:“驼子,你还执迷不悟么?”
  瞿涛向二女摆了摆手,仍不去理他。
  冰河老人似乎有些愤怒了,道:“你们如果真想死,我也救不了你们。只是驼子,你把两个小姑娘断送得太不值了。”
  瞿涛忍不住冷冷地道:“在你的限时之间,我们会设法出来的!”
  冰河老人狂笑道:“不是我小看了你,驼子,你这是妄想!你不听我忠告,只怕就要葬身冰窖了!”说着长叹了一声道:“随你们的便吧!老夫苦口婆心,你们不听,我也没有办法,我还是去养养精神的好!”
  说罢声音消失了!
  瞿涛冷冷一笑,向二女望去,却见二女这时俱已沉沉地睡着了。
  他知道,此时正是二人气机转换的当儿,便没有惊动她们,自己也在一边调息养神。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车钗首先张开了眸子,颤声道:“好冷!”
  瞿涛点头微微笑道:“车姑娘,你已不妨事了?”
  车钗道:“我觉得好冷啊!”
  瞿涛一笑道:“方才你连冷都不知道了,现在既知道冷,就证明你体内已增加了热量。也许再过一会儿,更会觉出好些的!”
  话声未落,却见用梅身子一抖,也醒了过来,口中也频频唤冷。
  瞿涛微微叹息一声,道:“谢天谢地,你二人总算命不该绝,绝路逢生了!”
  用梅莫名其妙地望着他,道:“前辈,我好冷……”
  瞿涛点头道:“姑娘最好不要多说话,一会儿这寒冷就会减去一些!”
  二女依言运功调息了一阵之后,果然那已僵硬的四肢,慢慢竟能活动自如了;而且,那些原本潜伏在体内的寒气,一丝丝都逼了出来。每一丝寒气出体,都使她二人打一个寒颤!
  瞿涛生恐这种异果供应的热量有限,所以最好尽快出去。
  这时见她们体力恢复,当下轻轻在二女肩上拍了一下,道:“我们必须要出去了,记住,非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开口说话!”
  当时瞿涛在前,用梅在中,车钗最后,三人排成一队,直向冰极甬道行去。
  他三人缓缓地前行着,寒风袭来,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刺着他们的皮肤,可是无论如何,他们总算能忍受得住了。
  原来那种红色的小果,乃是天地间一种奇果,名唤“血冰豆”,乃是感极寒而生,性属纯阳。只可惜瞿涛不知它的灵性,其实只需服一粒也就够了,如以此掺上山药焙成丸药,对于修练武功之人,大有裨益。
  这时,“血冰豆”在三人体内发生了热力,体外的骤寒只能在表面肆威,一任冷风如箭,却是丝毫也不能袭入他们体内。
  这条甬道虽然是长有里许,三人却很快到达了端点,不由皆大欢喜。
  瞿涛冷冷一笑道:“我们这就出去,看冰河老儿还有什么话好说?”
  说着伸手移开了护洞的大石,一跃而出,二女也先后纵出。只见乙木、丙火二人,正一左一右,坐在洞口附近!
  二人见三人纵身出来,不由大吃了一惊!
  两个人四只眼睛,全都怔住了。
  半天之后,丙火才讷讷地道:“你们怎……怎么出来的?”
  瞿涛一声朗笑道:“你以为这点寒冷,就能困得住我们么?哈!真是做梦!”
  乙木吓得面色发白,咕哝道:“怪事!怪事!”边说边自向后退着。瞿涛朗笑道:
  “你师父何在?我们要去见他!”
  才说到此,只见眼前白影一闪,冰河老人已然立在三人面前。瞿涛呵呵一笑道:
  “旦夕老儿,你此时还有什么话说?”
  冰河老人一张脸上充满了无比的惊异,他在三人脸上扫了一遍之后,森森地一笑道:
  “老夫一生言出必行,你三人既能走出来,我自然依约放行……”
  说到此,冷眼视向乙木、丙火,道:“今后我这一双弟子,如再敢向二位姑娘非礼,定叫他死在老夫的铁掌之下!”
  二怪吓得打了一个哆嗦,俱都低下头来。
  冰河老人仰天一声狂笑,注目二女道:“二位姑娘,如此可以放心了吧?”
  瞿涛一笑,道:“这么说,我驼子代表二位姑娘,向你致谢了!”
  冰河老人在他说话之时,已经留意到三人面色红润,此刻非但没有丝毫寒冷之态,反倒现出“热”的样子。不禁心中一动,当下冷冷地道:“如果老夫猜得不错,三位在洞内必是吃什么特殊的东西了!”
  说着微微一笑道:“驼子,你是否可以说出来,也令老夫我长一长见识!”
  西北风瞿涛呵呵笑道:“你猜得不错,这就是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助’了。”
  冰河老人又道:“你们服了什么东西,可愿说出一听么?”
  瞿涛一笑,探手入袍,摸出了仅剩的一粒“血冰豆”,道:“这一粒就算奉送主人的吧!”说着微微一弹,冰河老人抬手接在掌中。他看了看,在鼻端闻了闻,不由面色大惊道:“此果洞内甚多么?”
  瞿涛摇头一笑道:“绝无仅有!”
  老人顿时面色一沉道:“驼子,你这就太不诚实了,想这血冰豆树,当在百粒左右,莫非你三人竟吃下如此多不成?”
  瞿涛冷笑道:“你说得不错,只是却多亏了洞内的山鼠,如非山鼠的指引,只怕我三人此刻已然冻毙在洞内了!”
  旦夕闻言后,不由现出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摇头长叹道:“可惜!可惜!”
  他一面说着,一面搓着双手,内心是又愤又悔,却又莫可奈何,低头看着手上的这一枚血冰豆,苦笑道:“只此一粒,要来无用,不如好人做到底,为他们那个朋友服下去吧!”
  此言一出,不禁提醒了三人,瞿涛忙道:“我那位兄弟此刻如何?”
  冰河老人冷笑道:“你们随我来!”说着大袍一拂,整个身子,有如一片行云似地,蓦地腾了起来,已落身在一座峰上;再一折腰,又拔起了八九丈高下,身形两转三回,来到他所居住的冰峰之上。
  瞿涛等三人连忙腾身随后,但是除了瞿涛还能勉强跟得上外,二女的身法,看起来简直是差得太远了。
  三人到达冰峰,冰河老人已然站在洞前相候了。
  雪用梅担心边瘦桐安危,内心不由焦急万分。其实车钗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冰河老人所居之处,竟是如此一个奇妙的地方!
  在结满了冰的钟乳石峰之上,开凿了两扇洞门,朝霞映衬之下,闪烁着瑰丽的七彩。
  进门之后,一股芬芳气息,令人神清气爽。
  在一条长长的水晶桌上,放着有冰桃、冰梨等四碟水果,最出色的是正中一大盆水仙。
  那种芬芳的香味,正是水仙花散发出来的。
  两壁之上,除植满了各种寒草异花之外,还悬有两张极大的白熊皮,绷在壁上,看来栩栩如生。
  三人牵挂着边瘦桐的安危,哪有心情去细细欣赏这些!
  这时冰河老人已把三人引进了一间房内,这间房子,乃是他的一间丹房。
  室内置有各种各样的葫芦、瓶罐,另有大小不等的八座丹炉,其中之一,炉火正烈,呼呼有声,似在熬炼着什么。
  在一边的水晶床上,躺着剑眉微颦的边瘦桐。
  他似乎早已清醒,见众人入内,立刻面现惊奇。
  雪用梅唤了一声:“大哥,你……”急步走了过去,两行热泪,已忍不住籁籁流下。
  瞿涛微微一笑道:“姑娘不必伤心,他已好多了!”
  边瘦桐微笑道:“我已不妨事了。方才听旦老前辈说,至多不过一月的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常了!”
  他目光视向用梅道:“姑娘安然无恙,我也就放心了!”
  他说着目光一抬,又见车钗远远立在一边,正自以手拭着脸上的泪。
  边瘦桐不由心内一动,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愧疚,他强作微笑道:“车姑娘也来了?”
  车钗放下手,望着他点了点头,又把目光望向一边,她爱边瘦桐;可是内心却始终忘不了边瘦桐加诸在自己家门中的仇恨!尽管她内心火似的热情,但表面上却只能作出一副冷漠的表情!
  冰河老人目光一转,已是了然。
  他忽然明白二女为什么拒绝和自己两个弟子成婚的原由。当下嘿嘿笑道:“二位姑娘放心,他死不了!”说说取出那枚“血冰豆”,放在边瘦桐口中道:“你服下去,这对你是很有作用的!”
  边瘦桐点了点头,吃了下去。冰河老人淡淡地点了点头道:“你们可以走了!”
  瞿涛呵呵一笑,道:“打搅了!”
  说着从石床上,把边瘦桐抱了起来,转身而出。冰河老人忽然诡笑道:“驼子,你把这位小兄弟交与二位姑娘,老夫尚有话要与你说!”
  西北风瞿涛已然明白,朗笑了一声道:“好!好!”
  他转过身来,见车钗立于身后,正要举手来接,可是却忽然又后退了一步,面色微红道:“还是交给雪姐姐吧!”
  用梅怔了一怔,只好上前接抱了过来。边瘦桐闭目微微叹息了一声,道:“姑娘只要扶着我就行了!”
  用梅窘道:“大哥不必逞强,你还不能下地!”说着她匆匆与冰河老人作别,同着车钗一起走了出来,纵身下峰。
  乙木、丙火二人,立在峰下,满脸垂涎愧疚之色。他二人向着边瘦桐三人望了一眼,连忙低下头去。
  二女没有理他们,匆匆前行。他们一直走下了小南峰,这时,车钗忽然在后边叫了一声:“姐姐保重,我去了!”
  雪用梅不由一怔,忙回身道:“咦!你怎么要走了?”
  车钗点了点头,道:“瞿大哥待我虽好,但是醉风楼到底不是我的家,我要走了!”
  边瘦桐忍不住挽留道:“姑娘稍稍歇息几日,等待愚兄伤愈之后,护送你下山如何?”
  车钗摇了摇头,面现红晕,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什么来,只道:“边兄请多保重……”说着倏地转身,一路窜纵如飞而去。
  雪用梅和边瘦桐二人都不禁呆住了。雪用梅轻轻放下了边瘦桐道:“我去追她回来!”
  边瘦桐说道:“不必了!”
  雪用梅忽然望着他,微羞道:“你莫非不想让她回来么?”
  边瘦桐不禁面色一红,道:“姑娘这是何意?”
  用梅以手掠了一下头发,含羞道:“只是说说罢了!”
  说着轻轻把边瘦桐抱起,向醉风楼那边行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