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红线金丸 >> 正文  
二十八、玉冰峰上决雌雄            双击滚屏阅读

二十八、玉冰峰上决雌雄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却说那冰河老人目送雪用梅等去后,向着西北风瞿涛微微笑道:“驼子,你坏了弟子的好事,我岂能和你甘休?风声传出,我旦某人声名扫地矣!”
  瞿涛脸色也甚为不善,冷冷一笑道:“那么你意欲如何?”
  冰河老人哈哈一笑,道:“说起来,我们是多年的老邻居了,人不亲土还亲。俗语说不打不相认,我们印证一下彼此的功夫,看看谁强些,如何?”
  瞿涛生就一副刚强脾气,最是不服输于人,闻言冷冷一笑,慨然道:“你也不要太过自负,我驼子双掌之下,也不是太好欺的!”
  冰河老人含笑点头道:“那随我来!”
  只见他大袖一挥,人已穿云而出,直向着对面一座石峰上落去。他身形甫一沾地,西北风瞿涛也同时落在旁边!
  这位小南峰的怪老人一怔,忽然狂笑一声道:“打!”
  只见他身形疾如聚风似地一个猛转,右掌五指霍地向上一扬,“啪”的一声,发出了一股强劲的掌力。
  瞿涛一声朗笑道:“好呀!”
  他那有力的右掌,甩着肥大的袖子,猛地向外一翻,只听见“波”的一声,冰河老人一阵狂笑声中,身形第二次腾了起来。
  这一次他直向着冰峰之下的乱石块上落去,疾起如风,身飘似云。
  那袭飘飘的白衣,就像是一片鹅毛似地轻飘飘地落了下去。
  瞿涛何尝不知,今日自己遇见了前所未见的高人,可是他生就一副不服人的脾气,不肯甘拜下风。
  只听这位醉风楼的主人,不可一世的老侠客,一声狂笑道:“旦老儿,你不必再跑,这地方不是很好么?”
  口中说着,云履飞梭,用“龙形乙式穿身掌”的身法,“嗖!嗖!嗖!”数个起落,已把身子扑了过去。
  可是他的对手冰河老人却似不急于和他对掌,只见他那袭肥大的衣衫,在乱石之上倏起倏落,如同狂风中的落叶飞絮一般向前飘去!
  二人一前一后,一追一驰,始终相差一段距离。
  瞿涛大怒之下,厉叱了一声道:“老儿,我看你往哪里走?”
  这位驼侠盛怒之下,那佝偻的身子霍地向前一弓,一双大手,猛地向前推了出去!
  这是他“乾坤一十三掌”中最厉害的一手——“乌龙穿塔掌”!
  掌势一出,双掌上带出的风力,形成了两股极大的风柱,狂啸怒吼着打了出去。
  冰河老人显然晓得他这一手的厉害,只见他霍地一个转身,朗笑道:“驼老儿,真有你的!”
  就见他双掌一前一后,分两次向外按出!第一股风力,显然阻不住瞿涛的来势,可是第二次接掌,却大是有效。
  瞿涛觉得身子向后微微一弹,耳中一声长啸,冰河老人已腾身而来。他口中笑道:
  “领教了!”右手大袖一翻,“扑”的一声,白色的袖缘就像是一口旋转着的利刀,直向着瞿涛臂上掠来!
  西北风瞿涛往回一抽手腕子,用“大扒手”反指,直向冰河老人脑门之上点去!
  旦夕森森地一笑,双袖齐挥,有如两把板斧,直向着瞿涛面门上砍去!
  在这荒寂无人的冰山之上,这两位当今天下奇人,各自展开身手,刹时之间,已对了十数个回合。
  这时,天风啸啸,几只小鸟掠空而过,西方的太阳也显得很疲倦似地垂下了一半。
  霎时二人已对拆了二十七个回合。
  冰河老人施出了绝门的冰禅神功,指掌过处,寒风凛然!
  西北风瞿涛如非事先食有异果,就不免要吃大亏了。
  对付这位冰峰下隐居数十年的怪老人,能打到现在而不露败象,在瞿涛来说,已经是奇迹了。
  忽然,瞿涛一声大喝,怒吼道:“哪里跑!”双掌用“碎马功”陡然地向着冰河老人双肩上按去!
  冰河老人呵呵一笑,向前猛地一倒,双掌霍地向下一按,一双手全部没入尺许厚的白雪之内。
  瞿涛未曾得势,身子不由向前一冲!冰河老人以逸待劳,他的回旋掌力,是借劲转力。双手在此处贯入,却在彼处弹起了一双雪团。
  这一对雪团“噗噗”两声,双双打在碧涛的双肩之上!
  冰河老人虽然无意伤人,可是这雪团的力量,却也非同小可。只见瞿涛身子微微一晃,差一点儿坐了下来,炸开的雪花,溅了他一脸都是。
  这种情形,虽像是开一个玩笑,但瞿涛显然已败。
  他身子后退了一步,嘿嘿一笑道:“我输了!”他脸色一变,沉声道:“从今以后,这小南峰就是禁地,我绝不轻入一步;可是当我再来之时,旦夕,也就是我瞿涛找回面子的一天!”
  冰河老人嘻嘻一笑道:“随你的便。驼子,我胜得好不容易哟!”
  在一张石榻旁边,雪用梅已有好几天没有休息了。在她精心地照顾之下,边瘦桐现在已能勉强地下地来走走,只是要想恢复昔日的功夫,短日之内还是办不到的!
  不觉五天过去了。
  西北风瞿涛每日晨昏,都要前来问候。他关心着边瘦桐的起居饮食,就好像对自己的亲兄弟一样。
  只是,在他那爽朗的眉目之间,似乎很少见到笑容。自从那日小南峰转回之后,他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边瘦桐看得出来,瞿涛必然是遇见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情了;否则以他的个性,断然不会如此消沉!
  这是他第二次受伤卧床,记得一年前自己身中恶蛊,不能动弹的时候,陪伴在床侧的也是雪用梅;而今天仍然是她!他思忖道:“这个姑娘对我的恩惠太大了,我将如何去报答她呢?”
  想着,不由把目光向她望去,却见她正趴在窗下打盹,脸色很是憔悴!
  边瘦桐内心很是过意不去,他轻轻下地,走到了她跟前,轻轻拍了她一下道:“用梅,去睡会儿吧!”
  雪用梅不由一惊,慌不迭睁开眼站了起来,道:“你……你怎么又下地了?回去!
  快回去!”说着用手推他上床,无意间,触到了他的目光,心中不由一动,脸也蓦然变红了。当时羞答答地垂下了头,道:“干吗这么瞪着我呀?不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吗?”
  边瘦桐叹了一声道:“这几天,可把你累坏了!用梅,你去睡觉吧,以后用不着守着我了,我已经快好了。”
  雪用梅不由心中一跳,这么多时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边瘦桐称呼自己的名字。
  这“用梅”两个字能出自他的口中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她的脸怎能不红?
  心怎能不跳?
  当时,他笑了笑道:“我不累,只要你身子好就行了,要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
  边瘦桐摇头道:“不要再说了,用梅,你太困了,去睡一会儿!”
  雪用梅看了他一眼,奇怪的是,他的话一直都像是那么有力量,好像不得不听似的!
  实在说,她也真的困了,当时用手揉了一下眸子,道:“那么我就回房去睡一会儿了!”说着推门走出。
  边瘦桐待她走后,坐在窗前的竹椅之上。他缓缓伸出二指,作剪刀形状,向着一棵老树叶子上剪去!但见那双指剪动,那树叶只是抖着,却未能剪落。
  他不由叹息了一声,回声走几步,频频摇头叹息着。一会儿,他又立于窗前,依然伸出二指,用力平空向下一剪!这一次,那棵老桐树的一枚叶子,自叶柄处分为两段,慢慢地自空中飘落下来。
  边瘦桐脸上带出了一丝微微的喜色!
  他坐下来,右手自怀内摸出了一份红色的拜贴,打开来,看了看,其上写着:
  $R%“六月十七日午刻,洁樽治茗,敬候
  台光 谨启
  边少使瘦桐
  坛设:南少林寺正殿
  南少林寺方丈海空谨上”$R%
  望着这张帖子,他不由得苦笑了下,喃喃自语道:“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是,眼前自己身体尚未痊愈,如何能去应付海空禅师那样强大的对手呢?
  想到此,他不由默默地垂下了头。
  可是,他是一个很讲信誉的人,决不会以自己的身体受伤为借口,而不去践约。
  因此,他已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要在六月十七日之前,赶到南少林寺去。
  可是,这件事他又不能明说。如果说出来,瞿涛和用梅肯定是不会让自己走的;而自己又不愿意请瞿涛代替!
  他在苦思之下,似乎只有开溜一途了。
  正当他在处心积虑苦思之时,门外瞿涛叩门道:“边兄弟醒着么?”
  边瘦桐忙打开门道:“前辈请进!”瞿涛走进来,微微笑道:“我与你引见两个朋友,俗语道:‘不打不相识啊!’”
  边瘦桐正自不解,却见瞿涛退后一步,道:“你二人进来吧!”
  就见自廊内步出了两个穿着灰白衣衫的怪人。边瘦桐不由一惊,这两个人,并非别人,正是小南峰冰河老人的一双弟子:乙木、丙火。
  二人一进房,竟自一起跪了下来。
  边瘦桐不由一怔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乙木抬起头,满脸羞惭地道:“上次都……都是我不好,你……你不……要怪罪!”
  边瘦桐冷冷一笑,道:“事情都过去了,还说它干什么?”
  一旁的丙火咳了一声,道:“是师父叫我们来服侍你的……师父叫我们称你做师叔,叫我们两个随你老人家出去长长见识!”
  边瘦桐不由冷冷地道:“令师大客气了,这是不必要的!”说着他摆了一下手道:
  “你们还是回去吧!”
  二人对望一眼,露出一副失望和为难的样子。乙木吃吃地道:“师……师叔,我们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丙火也有些害怕地道:“你老人家要是不答应,我们两个也不能再回去了,师父不会原谅我们的!”
  二人说着,又磕了一个头。
  这种情形弄得边瘦桐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不由向一边的瞿涛望了一眼,道:“前辈看这事如何是好?”
  瞿涛冷冷地道:“当初我和冰河老儿倒是有约在先,如果我和二位姑娘能够平安地穿过那条冰极甬道,这两个人,要为我们执仆役一年。料不到,这老儿倒是很守信用!”
  说着冷笑了一声,道:“只是这两个人又能作甚,看着都有气!”
  乙木转过身道:“老前辈,不要……这……这样说……什么事我们都会……会做,我们只是希望……希望……”
  丙火气道:“好了,让我来说吧,你又说不清楚!”于是接下去道:“师父说,边师叔被我二人误伤身体,只怕在短日之内不能复原,因此要我二人负责保护!”
  边瘦桐冷笑道:“保护?”
  丙火脸色微红道:“师父说,师叔你不久就要下山,要到南少林寺去,说是没有人保护你不行!”
  边瘦桐不由怔了一下,皱眉道:“这件事,你师父是如何知道的?”
  丙火嘿嘿一笑道:“师父他老人家没有什么不知道的,他老人家还说师叔你要去见一个老和尚。那老和尚很是厉害,只怕师叔你身体未复原,不是他的对手!”
  边瘦桐冷笑了一声,道:“想不到他一个老前辈,竟然偷看人家的私函!”
  西北风瞿涛闻言,不由灵机一动。他本来也正在为边瘦桐去会海空长老这件事发愁,因为海空这个老和尚,实在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现在既然乙木、丙火奉命出面,负责保护边瘦桐,自己倒是可以放下心来了。当然,这并不是说乙木、丙火两个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而在于他二人背后的那个冰河老人!如果能由冰河老人出面,对付那个海空长老,这两个人可就有一番较量了。
  可是这件事,只怕边瘦桐不会答应。瞿涛在脑子里只一转,没有说出口来。
  果然,边瘦桐冷笑了一声,对二人道:“你们两个站起来吧!”
  二人笑着站起,丙火讷讷地道:“这么说,师叔,你老答应了?”
  边瘦桐鼻中哼了一声道:“你二人留在此服侍雪姑娘我不反对,可是我的事却不让你们管!”
  瞿涛微微一笑,对二人挥手道:“你们先退下去吧!”
  二人一脸失望,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瞿涛又挥了一下手,两个人才退了出去。瞿涛笑着向边瘦桐道:“兄弟,你也太固执了!”
  边瘦桐苦笑道:“前辈,你这就错了!想我边瘦桐乃是铁铮铮的一条汉子,自己的事岂能依靠他人?何况这两人武功比我尚且不及,又如何对付海空和尚?”
  说着冷笑了一声道:“此事断断使不得!”
  瞿涛点头笑道:“兄弟你不愧是一条仁义的侠客,可是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想那南少林寺之内,高手如云,抛开海空不谈,就是其他各人,也怕非你一个所能对付得了的!”
  红线金丸边瘦桐不由怔了一下,这话倒也是实在的,他叹了一声,道:“前辈,你也不要想助我一臂之力,那是不行的。如果你老人家插手其间,事情传扬出去,世人皆要笑我红线金丸是真的无能了!”
  瞿涛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去的,现在有人关心着你,我就不必多事了!”说着神秘地一笑,走出室外。
  边瘦桐发觉瞿涛似有弦外之音,只当他说的是雪用梅,不由脸色微微一红。
  对于用梅这个姑娘,他对她并不是没有感情;而是他浪迹惯了,很不愿意让感情来束缚自己。
  以往,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丝毫感情的人,决不会去爱一个女人。
  可是近来他突然感到自己微微有些变了。
  当他独自静下心的时候,常常会想着用梅这个人,她那一张可人的脸蛋儿,她那无邪的微笑,无不令他感到亲切。
  这种感觉,使他感到异常痛苦,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不适宜谈情说爱的人,可是奇怪的是,他却常常沉溺其中,变得意志消沉。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是不甘于寂寞的!他下定了决心,要独自去会会海空长老,而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即使是血溅少林,也决不后悔。
  这么想着,他反倒感到安下心来了。
  可是瞿涛却不允许他这样单身涉险,本来他颇有心助他一臂之力,现在既然有乙木、丙火二人甘心同去,他倒不需要代疱了。
  出得门后,他见乙木、丙火二人一脸失望地立在院内,正在窃窃地说着什么。
  瞿涛笑了笑,向着二人点头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二人互相推了一下,才慢慢地走过来,乙木吃吃地道:“请……请老……前辈作主!”
  瞿涛已明白了,颔首道:“什么事,你说就是!”
  丙火讷讷地道:“老前辈……我们已经十几年没有下过山了,要是失去了这个机会,就可能永远也去不成了!”
  瞿涛点头道:“你们到这边来!”
  二人一起走过来,瞿涛小声道:“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丙火垂下头来道:“老前辈请帮帮忙,替我们在边师叔面前说说,叫我们跟他一块下山去吧!”
  瞿涛冷冷一笑,道:“你方才说的话,可是真的?当真是你们师父叫你们护送他下山去少林寺么?”
  乙木忙点头道:“是……是的……”
  瞿涛瞪了他们一眼,冷笑道:“你们当我会相信么?真如此,我现在就去问问你们师父看!”说着就要转身,二怪见状大惊,同时脱口叫道:“老前辈!”
  瞿涛回身冷笑道:“何事?你们实话实说吧!”
  丙火这才低下头,道:“你老人家可别去问师父,我们实话实说就是!”说着看了乙木一眼,叹了一声,道:“是这样的,师父叫我二人来此服役一年,时间到了才许回去,并没有叫我二人护送边师叔下山!”
  乙木吃吃地道:“可我们在……在……山上,呆得太久了!”
  丙火立时接下去,道:“如果边师叔不带我们下山,怕一辈子也没有机会了,所……
  所以……”
  瞿涛冷冷地道:“你们怎么会知道边瘦桐要去南少林寺赴约?”
  二怪立时面色大红,乙木讷讷地道:“我们偷看了那封帖……帖子!”
  丙火立时接道:“不是故意的,边师叔受伤的时候,帖子掉出来了,我们才看的!”
  瞿涛点了点头道:“你们说实话,我也许可以帮你们一个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
  二怪面上立时现出不大得劲的表情,良久,丙火才叹了一声,道:“老前辈你不要误会,其实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是师父他老人家还没有死心!”
  瞿涛冷笑道:“什么不死心?你说清楚一点!”
  乙木吞吞吐吐道:“师父太喜欢那两个……姑娘了……叫我们不能放手,要穷追……”说着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怎么可能呢?且不说二姑娘根本就不喜欢我们……就是喜欢也不行了,那个车姑娘已经走了!”
  乙木一摊手道:“雪姑娘一见我们俩的面,就把嘴一噘,看样子是讨厌透我们啦!”
  丙人看了他一眼道:“我还不是一样,所以……”
  他望着瞿涛,激动地道:“老前辈,你帮帮忙,求求边师叔带我们下山吧!我们不在乎什么少林寺不少林寺,我们不怕他们!”
  乙木搓着手道:“在这里我都要闷死了,冰山、地洞、石头……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师父的心可真狠!”
  瞿涛闻言,心中不由暗暗一动,忖道:“好个冰河老人,居然还不死心,言出无信。
  既然如此,我就为你惹上一个大祸,看你这老儿,如何收场?”
  想到此,他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们一个忙,南少林寺的和尚,除了海空老和尚以外,另外还有龙虎风三位禅师,你二人能应付得了么?”
  二人终日在山上闷得发慌,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下山游玩,自是不肯放过,当下连连点头道:“不怕!不怕!”
  乙木挺了一下胸,道:“有什么怕的?大不了叫他们上山找师父……我师父本事大,才不怕……他们哩!”
  这句话,正中瞿涛心怀,他点了点头,道:“你二人随身衣物,都已带来了么?”
  丙火点头道:“都带来了,只是银子怕不够!”
  瞿涛微微一笑,道:“你们回去拿衣服,我在巫山下等你们,快点来!”
  二人一怔,不由大喜,当时忙自转身入内,去拿他们随身的衣物去了。
  瞿涛展动身形,兔起鹘落,有如飞星下坠,霎时间已降临山下,在巫山峡口处,停有一只小舟,正是自己的快船。
  他胸有成竹,料定边瘦桐必会乘此船偷走,当下不动声色地站立在岸边的一块大岩石之后。不一会儿,乙木、丙火双双自崖上纵落。
  二人背后各驮有一个小小的包裹,神色极为兴奋,不住地左顾右盼,瞿涛现出身道:
  “你们来了么?快过来!”
  二人立时纵过来,丙火道:“老前辈要带我们出去么?”
  瞿涛一笑道:“我可没有时间,不过你二人要听我的话,我可以设法让你们随我兄弟一块出去!”
  丙火怔了一下道:“真的?老前辈可要说话算数!”
  瞿涛向上看了一眼,微微笑道:“时候快到了,你二人现在快快上船!”
  说着用手向船上指了一下,二人忙纵上船去。瞿涛跟着纵上。乙木、丙火对望了一眼,笑嘻嘻地坐了下来。
  瞿涛冷冷笑道:“你们想这么舒服,只怕不行!”
  二人赶忙站了起来,乙木吃吃地道:“我们坐在哪……里?”
  西北风瞿涛微微一笑,他走到船后,用手揭开了舱板盖子,现出了一个黑洞,二怪立时一怔。
  瞿涛向洞内指了一下道:“这是我存放东西的暗舱,你二人如想跟着边瘦桐出去,只有藏身在这里面,怎么样?”
  二人走过去,向舱内看了一眼,只见舱内黑洞洞的;而且有一股刺鼻子的霉味,乙木道:“味道不好闻……”
  丙火却咬着牙道:“为了闯江湖,受点罪没啥!”
  他二人受师父吩咐侍候边瘦桐,换句话说,也只有边瘦桐才能够带他二人下山,否则他们是没有理由下山的!
  这个难逢的机会,二人自是不能放过。
  乙木探首看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就……就……躲一躲吧!”
  说着“通”的一声,跳了进去。
  丙火也跟着跳了进去。
  瞿涛哈哈一笑道:“对了,你们就得这样才行,不过要记住,头三天不能出来,否则你二人还会被送回来的!”
  二人慌忙由舱内纵了出来,丙火道:“那怎么行呢?里面这么小……”
  瞿涛冷冷地道:“你们要想去,就必须忍耐!”
  乙木哭丧着脸道:“那要拉屎撒尿……怎么办?”
  瞿涛一笑道:“你们可以先准备一个罐子,好在三天也不算太久。三天以后,你们就可以出来了,那时候距离巫山已远,他就不会再把你们送回来了!”
  二人对望一眼,点了点头。
  瞿涛又取出一包银子,递于二人道:“这银子你们带着,这么大的人,身上不能没有钱!”
  二人从没见过这么多银子,笑嘻嘻地接了。瞿涛看了一下天色,道:“你们两个人,现在可以去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在天黑以前,必须藏好,我想边瘦桐今夜定会上船来!”
  二人大喜,当下一左一右,拉住了瞿涛一双手。乙木张着嘴笑道:“谢谢老前辈……
  老前辈真是生我们的爹爹!”
  瞿涛闻言愣了一下道:“不要乱说!”
  丙火红着脸推了乙木一下道:“不要乱说!”
  说着向瞿涛窘笑道:“我哥哥不会说话,他是说‘恩同再造’的意思,老前辈不要误会!”
  瞿涛闻言呵呵一笑,用手在二人头上拍了拍道:“你二人先不要太高兴,此去南少林寺,并不是一个太好玩的地方,那些和尚一个个都凶得很!”
  丙火双瞳一翻,道:“我们不怕!”
  乙木冷笑了一声,道:“我最恨和尚……光头!有一次,我被一个和尚把头都打肿……了!”
  瞿涛微微一笑,道:“南少林寺的和尚,可不比寻常人,你们要不听边瘦桐的吩咐,就会受欺侮了!”
  二人连连称是,瞿涛向二人点了点头,道:“小心了!”说着足尖一点,足足拔起来八九丈高下。只见他那巨大的身子,向着崖壁上一贴,快如猿猴似地,已翻到山岭之上。
  乙木、丙火二人看得张嘴结舌,对于这位丑怪的老人,心中生出了无比的敬意!
  二人等瞿涛走后,按照嘱咐,匆匆准备食物去了。
  巫山峡口,静寂无人,江风吹动着水波,浪花轻轻地拍击船身,吐出白色的泡沫。
  这是一只黑色、镶有铜片的快舟,有四面风帆,垂挂在桅杆之上,船上设有快桨和后舵,用来十分轻巧灵快,非常适宜远行。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