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挑灯看剑 >> 正文  
十二、孺子遭毒手 少侠义施救            双击滚屏阅读

十二、孺子遭毒手 少侠义施救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马车如飞,在黄土道上疾驶着,不时传出了他们的交谈声。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了‘钟村’,立时又有小童带他们入镇。
  江元在车上伏身问道:“小兄弟,你可看见有马车来过?”
  那小童道:“有,我们这里只有一辆车,客人现已在店里歇脚,别的没有了!”
  浑冰急切地又问道:“还有一匹黑马呢?”
  小童想了一会道:“啊!对了!有匹黑马从这路过,可是他没下马就走了!”
  恽冰急道:“可有人在追他?”
  小童摇头道:“不知道!”
  这时天色已然非常昏暗,恽冰不禁紧皱了眉头,自语道:“怪了!这么晚了,他不住店,难道还要赶路不成?”
  江元也非常疑惑,不知冷古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小童已将二人带到一家客店。
  二人先后下了车,小童问道:“姑娘,你的马可要喂料?”
  恽冰思索了一下,说道:“好吧!喂好你马上牵来!”
  小童奇怪地问道:“马上牵来?姑娘你……”
  他话未说完,恽冰已摇手道:“不用说了!照我的话去作!”
  江元也对小童道:“把马车带去换马,明天一早送来!”
  小童连声答应而去。
  二人入了店,小二笑道:“二位,是过夜吧?”
  江元点了点,说道:“要间干净房子……现在先送吃的来!”
  江元说着,便坐在一张方桌前,恽冰也坐了下来。
  小二答应一声,慢吞吞地问道:“少爷!你是说只要一间房子,一间?”
  江元点头道:“当然一间呀!我又不开店,你要我租多少间?”
  小二连声称是,笑着退下,并用含有惊奇和笑意的眼睛望了恽冰好几眼。
  恽冰只是低头沉思,并未理会。
  江元含笑问道:“你不是吃完饭就走么?”
  恽冰点头道:“是的!我一定要赶快去!”
  江元一笑不语,这时小二已然送来酒食,江元含笑问道:“刚才也有一位坐车的客人,可是在你店里?”
  那店小二啊了一声,忙道:“不!不!他在对街那家黄家老店歇着!黄家老店最讨厌,夺门抢我们的生意。”
  江元闻声大笑,就连恽冰也笑了起来,说道:“一定是你们的菜不好!”
  小二急忙道:“哪有这事!你不信待会尝尝看,太太……”
  他才说到这里,恽冰秀目一瞪道:“你叫什么?”
  小二被她弄得一怔,答道:“我叫你太太呀!”
  恽冰粉面通红,骂道:“去你的!你才是太太!”
  江元知道小二理会错了意思,含笑道:“小二,你不知道,就不要乱叫,怪不得人家不住你的酒店呢!”
  那店小二连忙退了下去,心中好不奇怪,用手摸着脑袋,低声喃喃自语道:“不是太太怎么同住一间房……要不然就是姘头!还说我是太太,我要是太太早抖了(神气之意)!还他奶奶的干这个……”
  不言小二自语,再说江元和恽冰处自低头用饭,不大的工夫,那喂马的小童,已将恽冰的马牵来了。
  恽冰给了他一块碎银,立时匆匆吃起饭来;江元不禁笑道:“就是要去也不用这么急呀!连吃饭也赶成这样了呀!”
  恽冰却是不语,一会工夫已吃完,站起了身子,含笑道:“谢谢你让我搭车,以后还会见面,我要先走了!”
  江元也不留她,点头道:“好的!你快走吧!”
  恽冰又向他说了几句谢语,立时出店,跨上了那匹比她高出一头的骏马(马的高度是以后颈为准的),一阵得得之声,消失在寒冷的夜色里。
  江元一直坐在桌前未动,心中忖道:“这才是怪人怪事……”
  这时他又想到了自己的行程,忖道:由冷古赶车,走了这条路,现在越来越远了,明天如果冷古还不回来的话,我就改走朱桥了!
  他一人坐在桌前,独自饮酒。
  几杯烈酒下肚,又勾起了江元的愁怀。
  他想到了师父,又想到了文瑶和铁蝶。
  他决定广泛地接触江湖上每一个会武的人,去探访杀他师父的仇人。
  现在这一路上,他已经意外的接触了很多年轻的人,可是非常令他失望,他们有的连“九天鹰”都不知道,就像恽冰这样,在她身上又能得到什么线索呢?
  惟一使他产生疑心的人,就是萧飞志了!
  江元似乎已经感觉得到,萧飞志一定关系着一件大事——不是与他的师仇有关,就是与石老人有关。
  江元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怀疑,可是,他却下定了决心,忖道:我一定回去探个究竟!
  这一顿酒,江元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时候,直到四下没有一个食客,小二在他身前缩着脖子,直打呵欠时,他才感觉时间很晚了!
  于是,他扶醉而归,在小二的扶持下,向楼上走去。
  这小二真是多话,好像很关切地问道:“少爷!你心里一定很愁闷吧?”
  江元用手指着他的脖子,问道:“你怎么知道?”
  小二一笑,道:“我也是这样,心里一烦就喝酒,喝完就睡,第二天一醒就没事了!”
  江元笑道:“我不同,我喝了酒总是睡不着……”
  说着小二已将他扶入了房间,他用极小的声音,在江元耳旁低声问道:“少爷!要不要叫个姑娘来?”
  江元起初听不懂小二的意思,继之一想就明白过来,别瞧他是身负奇技的少年奇人,这时居然也羞红了脸。
  江元红着脸,瞪了他一眼,笑骂道:“胡说!我贪酒可不贪色!”
  小二笑道:“这有什么关系?你别犯嘀咕……”
  他话未说完,江元已把他推开,说道:“出去吧!你要是有兴趣你自己去!”说着把门掩上。
  小二被江元推出了好几步,差点没掉下楼去,不禁翻了一下小眼,低声骂道:“没种!”
  江元一人在房中,酒后沉思,越发有一种冷清和孤独的感觉。
  他推开了窗,寒风迎面,使他清醒了一些。
  这一霎那,他感到自己太孤独了!
  他没有慈祥的双亲,在火炉前向他追述他孩童时代的趣事。
  他没有知己的朋友,在樽前酒后,与他畅谈心语,策划未来一生的事业。
  他没有爱恋的人,在花前月下,耳鬓厮磨,轻怜蜜爱,倾诉她的相思……
  他惟一的一个怪癖、冷酷的师父也消失了!
  现在所剩下的,只有一个文瑶,但是她却爱恋着百里彤!
  对于江元来说,文瑶只不过是一个美丽而又遥远的影子,遥远,遥远……永远的遥远,永远得不到!
  一个人最痛苦的不是贫穷,也不是病痛,而是空虚!
  空虚,就像是一棵毒苗,隐伏在你的心中,但你却还要用心血来滋润它。
  江元把头埋在臂弯里,痛苦地伏在窗前。
  这一霎那,他愿意作一个最平凡的人,像赶车的,像跑堂的!
  他们没有过多的欲望,存钱、娶妻、生子……如此而已!
  即使是一个下级的地痞流氓,也会在吃喝嫖赌中得到安慰。
  不幸的是,那些不平凡的人,那些有大智慧的人,却永远生活在痛苦的边缘。
  一阵迎面的寒风,夹着雨丝落在江元身上。
  他震惊了一下,仰起了头,窗前飘下毛毛雨,像是耳语。
  江元揉一下眼角,惨烈地笑了起来。
  “我在这想些什么?”
  这个问题,把他由幻想拉回了现实。
  他必须思索目前要办的事情。
  他忖道:我今夜一定要去探望一下萧飞志的情形……最近在我面前张狂的人太多了!
  “我先调息一下,然后,就可以动身了!”
  江元想到这里,把窗户掩上,静坐下来。
  他定下了心,渐渐地进入佳境。
  大约一个更次过去,江元悠悠醒来,酒意已然全消,精神也好多了。
  他把窗推开,毛毛雨仍然下个不停。
  四下一片黑暗,窗前的细雨,像是一根根发亮的短针,又像是一把把的灰尘,轻灵地在闪动着。
  江元换了一套劲装,结束停当后,轻轻地跨出窗户,把窗门带好,这才落下了地。
  他轻得像一片落叶,随着毛毛雨一同落地。
  细小的雨丝,像是一根根的冰针,当寒风把它们吹到脸上时,使人感觉到一阵阵的疼痛。
  江元认了一认地势,飞快地扑向了对街。
  他顺着街心,慢慢地向前走去,细雨、寒风,交加地沐浴着他,他有一种舒适的感觉。
  转过了这条街,他很容易地发现了一座楼房,嵌着两盏昏黄的“气死风灯”。
  在昏暗的灯光下,江元看见了“黄家老店”四个大大的字。
  江元心中想道:“就是这里了!”
  这时,他却发觉靠左角一间房子,隐隐传出了灯光,甚是显著。
  江元不经思索,便可断定那间房子必是萧飞志所居无疑。
  他四下仔细地望着,虽然他知道这么晚不会有人,可是他仍然丝毫不敢大意。
  等他确定没有人时,他双臂微微一抖“草丛飞萤”,身如一团黑云,轻飘飘地落在了房顶上。
  江元落下之后,略一打量,几个纵身已然来到萧飞志所居那间房子。
  他伏在屋檐,俯身而下,刚好由窗缝可以看到室内。
  萧飞志坐在灯前,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长衣,质料极为高贵。
  他胸前挂着一块纯金嵌翠的金块,在灯光下发出了耀目的光彩。
  那只巨大的木箱,就放在他身旁。
  他紧闭着双目,双手合十,神色极为虔诚。
  他嘴皮轻轻地蠕动着,似在祝福着什么。
  江元心中不禁惊异万分,忖道:看他这身打扮,果如冷古所说是贵人之后,说不定是哪个王府的公子哥儿,可是他哪里学来的一身奇技呢?
  江元正在思忖之际,突听他低声地祝福着:“爹!娘……你们保佑我!这一次的机会我是绝不放过的!你们惨死了三年了,我一定要报仇……这是最好的机会,您们一定要保佑我……”
  他虔诚地祝福着,双目中流下了大颗的泪水。
  他悲切、哀伤的语调,隐隐地由窗户传出,江元不禁大为感动。
  他心中想道:“原来他有血海深仇!可怜……”
  萧飞志低声祝福了一阵,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用雪白的衣袖擦拭着。
  他一双剑眉紧紧地皱着,满面戚容。
  这张面孔,足以感动所有的人!
  这一霎那江元对萧飞志产生了很大的好感。
  他有些后悔,忖道:原来他是个孝子,我为何来窥探他?
  江元深深觉得自己不应该,萧飞志亦没有任何地方得罪了他。
  可是那只大木箱,对他却有一种莫大的诱惑,使他继续地看下去。
  萧飞志拭净了泪光,他双手轻轻地把箱盖打开。
  江元一眼向箱中望去,不禁使他大吃一惊!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箱里睡着一个人,正是铁蝶的师父石老人。他周围垫着极华贵的被褥,双手交错在胸前,目光如炬,仍然很精神。
  看样子他很正常,可是却丝毫不能活动,犹如一个活死人。
  萧飞志恭敬敬地向老人施了一礼,含笑道:“石伯父,我昨天的话,你一定想过了,希望你能念在和先父相交一场,帮我报此血海深仇……”
  江元心中忖道:原来石老人和他的父亲是旧交!
  这时萧飞志又接着说道:“石伯父,小侄这次的举动,你一定能够原谅我,实在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现在小侄的处境很困难,冷古可能就是我未来的大敌,还有骆江元,他一直在寻访你,另外百里彤、卓特巴、陈小浪……”
  说到这里,他面上现出一种莫大的惊恐。
  石老人的双目,像两道奇异的光芒,一直停留在萧飞志的脸上。
  江元心中疑云阵阵,他在思索萧飞志的话,反复地想道:“他为什么说冷古、百里彤、陈小浪是他的大敌?难道他们也与这件事有关?”
  这时萧飞志已开始说话了,他的声音变得更为恳切和悲痛:“石伯父!你说话呀,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江元更奇怪,忖道:石老人还会说话,那么他到底历过了劫没有?
  老人的目光注视他良久,才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长叹。
  萧飞志见老人出了声,似乎喜出望外,双手扶住了石老人的膀子,连声道:“伯伯!
  你快讲话!快讲……”
  说着,他不禁流下了大颗的眼泪。
  老人又叹了一口气,发出低哑的声音道:“江元!你进来吧!”
  这句话使得飞志和江元同时一惊。
  江元忖道:好厉害的老家伙!
  这时江元身形已然暴露,也就不再隐躲,推开了窗户,飘身而入。
  他全身已被雨水淋透了,形状甚是狼狈。
  萧飞志的脸上有一种不可形容的神色,也说不出是惊还是愤怒。
  石老人继续说道:“江元,他是我故友之子,你们不必互相仇视,拉拉手!”
  由于刚才所看到听到的事,江元对他早已没有敌意,当下伸出了水湿冰凉的手来。
  萧飞志迟疑了一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他们的友谊就这么神奇地开始了。
  萧飞志似乎过度的兴奋,几乎流下了眼泪,他有些失常地说道:“江元,你……你快换衣服!”
  江元连忙谦让,可是飞志一再坚持,江元无奈,只好换上了他一套质地极佳的劲装。
  石老人躺在箱子里,神态极为滑稽,他笑了一下,说道:“江元,这一路辛苦你了!”
  江元面上一红,答道:“小侄实在无能,以至于……”
  他话未说完,老人已然笑道:“不必说了,飞志这一手也是高人指教,不必说你,就连我也算计不到,我所以奇怪,默念中似乎有一劫,可是久候不至,原来应在这里!”
  江元担心地问道:“师伯,你身体没有关系吧?”
  老人一笑道:“你问飞志好了!”
  飞志面红如布,尴尬地笑了一下道:“江元,你可别怪我,我到的时候,五羊婆和苏月雯正打得厉害,你和铁蝶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加上我轻功还可以,所以就趁虚而入……”
  他说到这里,老人由鼻中哼了一声道:“你能逃过江元的警戒,也算是你的造化!”
  老人的话是事实,可是却说得二人一起面红起来。
  飞志停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进去的时候,伯伯才度过最厉害的一劫,眼看时辰就到了,时辰一到,伯伯可以活动,便知道我来的目的,一定不会见我,所以我就在他恢复活动的一霎那,用内功逼他服下一丸药,这药性可以使他老人家暂时麻痹,然后我就偷偷把伯伯带走,要把他带到大都去……”
  江元这才明白,原来飞志有事要求老人,不得已出此下策,心想:只要老人身体无伤,这就不关我的事了!
  老人干咳了一声道:“飞志,这法子可是三公教你的?”
  飞志红着脸道:“是的!”
  老人哼了一声道:“这老家伙!现在害得你要扶持我饮食便溺,像我这种人物,居然被关在箱子里……”
  老人说着似乎很不满,连连地摇头,江元见状几乎笑了起来。
  飞志也不禁笑道:“你老千万别生气,到了大都我任你怎么罚!”
  老人哼了一声道:“得了!我自会找三公算账!”
  江元不知他们说些什么,又不好问,只有坐在一旁纳闷。
  老人停了一下,又道:“飞志,并不是我忘记了和你父的交情,也不是故意避不见面,实在这件事有大难处……”
  他话未说完,飞志又流泪道:“伯伯,你要说个明白,那件事怎么能怪我爹娘?他竟下了这等毒手!”
  老人又叹了好几口气,接道:“要说起这事来,实在不知道是谁的错,你爹虽然冤枉,可是他也是受了骗,再说三年来他也天天忏悔!”
  飞志把头埋在臂上,哭道:“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亲仇不共戴天!”
  老人悠然长叹,说道:“这事实在很难说,到了大都再谈吧!”
  老人说着又对江元道:“你现在可还要到大都去?”
  江元点点头,答道:“是的,我与一个朋友见见面,再说铁蝶也要去,她找杜师伯去问你下落去了!”
  老人点了点头,又道:“那孩子倒有这份孝心……”
  这时飞志已然止住了眼泪,说道:“江元,我们一同走怎么样?”
  江元略一思索,答道:“明天冷古如果不来,我们就一同走好了。”
  提到冷古,老人突然问道:“飞志,你能断定冷古和你的事有关么?”
  飞志点头道:“大致上不会差到哪里,不过是敌是友还没法弄清楚……”
  老人点头道:“但愿他不要牵惹进来,不然事情更复杂了。唉……百里青河临走,还有这么多恩怨,真不知他如何开脱啊!”
  江元闻言不禁大吃一惊,忖道:啊!竟是百里青河!
  他心中不禁一惊,忖道:莫非他们都是与百里青河作对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
  他们,冷古,还有刚才路上的那两个年轻人。
  江元正在诧异,又听石老人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你们选中了我,实在叫我为难,只怕把事情越弄越糟呢!”
  萧飞志道:“石伯伯现在不必挂心,等到了大都再说吧!”
  石老人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现在不去也不行了,真是!你们对我老人家也太无礼了!”
  萧飞志连忙又低声道歉不已。
  这时江元心中异常混乱,因为他已经与百里彤结拜为兄弟。百里彤并且要江元帮助他,保护他父母的安全。
  江元想着便对石老人及萧飞志道:“师伯,既然你很安全,我就没什么事,现在我想回去了!”
  萧飞志面带歉意,说道:“骆兄,这一次,实在是小弟的错,希望你不要挂在心上,你既然也到大都,我们结伴而行如何?”
  江元勉强笑了笑,说道,“不了,我们走的是两条路,以后有缘再见吧!”
  江元说罢,推窗而出。
  他的话原是双关语,萧飞志有些莫名其妙,望着窗外,愤然道:“好狂的小子!”
  江元心中混乱异常,他很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思忖道:百里彤不知道是否到大都去了?如果这么多人,都与百里青河作对的话,只怕是不容易应付的。
  江元心中虽然焦急,可是这时也无法可想,思索了良久,最后才作了决定。
  他忖道:“我只有先他们赶到大部,先保护百里青河的安全再说!”
  江元作了决定之后,心中才稍微安定下来,睡倒在床上。
  他又想到了冷古,忖道:他不知与秦长安到哪儿去了?
  他到底与百里青河是敌,还是友呢?
  由于冷古的行事怪异,江元始终都推测不出来。
  翌晨,天边才有曙色,江元就已驾车离去了。
  晨雾阴寒,无风冷冷,秋天的早晨,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冷清。
  这条驿道上,只有江元这一部车子,车声辚辚,划破了秋晨的寂寥。
  他是一个血性极强的男儿,百里彤是他一生中第一个朋友,因此,他特别珍视这分可贵的友情。
  车行如飞,寒风似刃,吹得人脸、手生痛;可是江元却没有感觉到,他只是不停地想:“只要我知道了这件事,我绝不能叫百里青河有毫发之伤!”
  “百里青河为官很正直,应该是个清官,他化名为马百里,在江湖上行了不少善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江湖奇人,要取他的性命呢?”
  江元虽然想不透这个问题;可是他却知道,这必然是江湖中一件最复杂的复仇事件。
  江元驾车疾驰之际,突听路边右侧,似乎有人呻吟之声,心中不禁一动,忖道:莫非又出了什么事情?
  江元一念之下,立刻将马车勒住,走下车来。
  靠右边是一条极宽大的土沟,往后便是一片竹林,生长得并不茂盛。
  江元点足轻轻跃过沟去,走近竹林,却没有再听见一丝人声。
  江元双目如炬,一扫之下,就发现在一排密竹之后,倒卧着一个人,一动也不动,好像是死了一般。
  江元心中诧异,立时赶过去,他一瞥之下,不禁大为惊奇,脱口说道:“啊!原来是他!”
  原来倒卧在竹林之内的,正是往竹楼行刺的江小虎,昏迷地倒在地上,右手还紧紧地抓住一节竹子,他眼角挂泪,样子很是可怜。
  江元不禁皱着剑眉,自语道:“这孩子怎么会倒卧在这里?”
  江元想着,把江小虎由地上抱了起来,仔细一看,不禁剑眉飞扬,怒发冲冠,惊道:
  “啊!好毒的手,竟被人点了‘五筋大穴’!”
  江元说着,双手轻托着江小虎,飞快地回到马车上,把他平放在车篷里。
  江元把他的上衣解开,露出了一个凉冰冰的胸膛,江元不禁有些难过,他不知道这孩子有什么大敌,点了他如此重的穴道。
  江元在他身旁坐下,气纳丹田,把本身的热气运在双掌,他那双虎掌,立时犹如火一般的发热。
  江元把一双热掌,分别贴住江小虎的前后心,全神贯注地为他打穴通气。
  良久之后,江小虎身上才微微地发热,并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江元已经出了一身汗,心中暗自庆幸,忖道:“这幸亏是遇见我,不然这孩子准没命了!
  不大的工夫,江小虎悠悠醒来,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目光散乱地望了江元一眼,便用力地挣扎起来。
  江元连忙用手把他按住,伏在他耳旁说道:“小虎!我是骆江元,你可不能妄动,不然就很难复元了!”
  小虎闻言又看了江元一眼,这才认出来了,他喉头发出了一些声音,双目中充满了泪水,但他极力地忍住,一滴也未流出。
  江元又伏在他耳旁,轻声道:“你的穴道已被我解开,只要养息几天就可以好了,你不要难过,也不要说话,先睡在车上,到了驿站我们再休息。”
  江小虎含泪点头,神情很是悲痛,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一种真挚的谢意。
  江元小心地把他安置好,又为他披上了一件外衣,平睡在车篷中,把门帘放下,这才驾车离去。
  由于江小虎尚未复元,江元不敢驾车太快,以免他受颠簸之苦;可是马车的速度,仍然不能减低。
  江元紧皱着一双剑眉,心中怒到极点,忖道:到底是什么人,下手如此毒辣?如果犯在我手中,定要教训他!可怜这孩子,小小年纪,已然陷入了仇恨的漩涡!
  半天的工夫,二人已然来到“朱桥”——这是距离掖县最近的一座小镇。
  江小虎已然陷入了昏迷状态,江元中途也曾三次停车,为他通穴顺气,以防恶化。
  江元在一家客店前停了车,早有驿站的人接去换马洗车,江元小心翼翼地托着江小虎,在小二的引导下,进入了一间单房。
  江小虎一直停留在半昏迷状况,神智始终没有清醒过,江元嘱小二取来笔纸,匆匆地开了一张方子,递予小二道:“小二哥,烦你快去把药配来,快!”
  小二见江小虎如此模样,只当得了急病,早已吓得不得了,连声答应而去。
  江元又仔细为他把了一下脉,发觉没有什么异状,心中略为放心,在他耳旁低声唤道:“小虎,你可听见我讲话?”
  江小虎小脸通红,勉强地睁开了眼睛,他原来明亮的大眼睛,现在已是黯然无色,充满了痛苦。
  他呆呆地望着江元,口中发出咿唔之声,双目含着眼泪;但却没有流出来,足见他是多么刚强的孩子。
  江元心中很难过,用手摸着他发烫的额头,低声道:“小虎,不要难过,你的身体一定能够复元的!”
  江小虎脸上现出感激之色,张了一下口,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江元又关切地说道:“你现在什么话也不要说,好好地休养!”
  江小虎无力地点着头,把眼睛闭上,江元为他盖上了一条棉被。
  这时骆江元心中却焦急起来,他忖道:看样子我要为这个孩子耽搁下来,那可就要落在他们后面了!
  江元心中虽然焦急,可是看江小虎如此模样,势非耽误不可,焦急也是白废。
  不大的工夫,小二已经配好了药,送进房来,缩着脖子道:“少爷!你这方子可真不好配,我跑了整个镇,还是差了几味药!”
  江元闻言一惊,睁大了眼睛,紧问道:“怎么?到底差几味药?”
  小二打开了方子,点算了一阵,说道:“差了两味!”
  江元这才稍稍放心,收过方子细细一看,含笑道:“还好,重要的药只差一味,你跟我去煮药好了!”
  江元说着,提起了药包,与小二一同出房而去。
  来到炉旁,江元亲自调水倒药,一切弄好,放在火上,对小二道:“小二哥,可要麻烦你在这看着,一滚要加三匙水,一直到三滚,就可以拿下来了!”
  小二连连点着头,笑道:“少爷!你放心,我在这看着,绝不会出错!”
  江元这才放心,准备回房,小二又笑道:“少爷!你要吃什么吩咐一下,我叫他们送来!”
  江元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东西,点头道:“好吧,你随便配几味菜,烙几张饼就行了!”
  江元说着离去,回到房中,见江小虎仍是昏睡未醒,又细心地为他把了一下脉,这才放了心,忖道:万幸这孩子心脉还强,不然可要成残废了!
  江元一人独坐窗前,心中疑惑不定,推测何人伤了江小虎,并且下了如此毒手。
  冷古、萧飞志以及恽冰、秦长安,他都逐一想到;可是都觉得没有可能,因为不是有大仇的人,不会点如此重穴。
  江元又想到百里彤家宅中,江小虎姐弟深夜寻仇之事,心中甚是纳闷,忖道:看样子他们都是好人家的子弟,怎么会与百里彤结下这等大仇?但愿我能为他们化解开来!
  想到百里彤,自然地联想到吉文瑶,这些日子来,江元已经很少想到她。
  那一晚,江元酒醉,与文瑶亲切温存,事后想来,却使江元阵阵地冒冷汗。
  虽然当初江元曾发下了誓言,要得到这个姑娘;可是现在他放弃了,那是基于一种道德观念。
  现在,他已与百里彤结拜为兄弟,他必须要放弃这一份感情,这是很自然的事,虽然痛苦,却不得不这么去做。
  这时江元只希望百里彤与吉文瑶早日结合,那么这种诱惑他的力量,便可减了!
  他不时地想道:“我身负奇技,熟读诗书,绝不能做出为人唾骂的事,宁可孤独一生,也不能与文瑶接近!”
  江元这么想着,心中虽然感到难过,可是也有一种自慰,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这种牺牲是很伟大的。
  就在江元痴想之际,小二已然捧了药碗来,笑道:“少爷!小少爷是现在吃还是要等一下?”
  江元含笑接过,称谢道:“辛苦你了!麻烦你再去烧热水,煮点稀饭!”
  小二连声答应着,点头道:“这不算什么!一切都现成!我看这位小少爷病得不轻,要用大夫,你请叫一声,我马上去请!”
  江元见小二如此热心,心中也颇感动,笑道:“不必了,劳你操心,他只是受了风寒,吃过药再歇一歇就没事了!”
  小二这才含笑而去,江元心中不禁忖道:一个小二都懂得对人和气有礼,我为什么不懂呢……我以后一定要改过来!
  自从花梦蝶死后,江元几次三番地改变,现在除了使人感觉到“不凡”之外,已不再像从前那样冷漠无情了!
  江元等药稍为凉了一些,把江小虎唤醒,就着枕边慢慢地喂食。
  江小虎浑身发热,神智仍然不太清醒,但他知道有人在喂他药,好几次含糊地推开,口中断续地说道:“不要……我不要吃药!”
  江元从来没有招呼过病人,这时被江小虎磨出一身汗,劝好劝歹才把这碗药喂完。
  江小虎饮药之后,立时又沉沉睡去,这时小二送上了饭食,江元心不在焉地胡乱吃了一些。
  他不时到窗口了望,令人奇怪的是,并不见有任何一个可疑的人物经过,也不见萧飞志的马车。
  江元心中好不诧异,忖道:莫非他们改了道,不然,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到这儿呢?
  江元坐在窗前,直守了将近三个时辰,江小虎才悠悠醒过来,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江元连忙赶到床前,只见江小虎睁着一双俊目,正在四下观看,江元用手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小虎!你可觉得好些了?”
  江小虎发现是江元时,不禁惊喜交加,用粗哑的嗓子说道:“啊!你是江大哥!你怎么会找到我的?”
  江元听他说话,仍是舌大气虚,含笑道:“你能说话就好了!现在才离险境,不要多说话,待会吃过东西再谈吧!”
  江小虎点点头,显得很听话,他张了张口,又要说话,江元摇手止住了他,笑道:
  “我知道了!你可是要出恭?”
  江小虎诧异地点着头,似乎奇怪江元何以知道?
  江元唤来小二,命他准备木盆及热水,然后把江小虎抱到便房,扶他入厕,然后把他放在了热水中。
  江小虎虽然躺在了很烫的热水中,可是身子仍然一阵阵地发冷,江元从囊中取出了一只磁瓶,挑出了一些粉红色的粉剂,笑对江小虎道:“这些药粉泡到水里,你可能感到很痛,可是没有关系,你不要害怕!”
  江小虎不停地点着头,低声说道:“不要紧,我不怕痛!”
  江元点了点头,笑道:“好孩子!你是会武之人,一定懂得纳气之法,等一下粉剂下水之后,你立时把中气纳入丹田,无论怎么痛,也不可松散,我再为你推拿,把体内的游气通出就没有事了!”
  江小虎只是不停地点着头,江元把粉剂倾入盆中,满盆水立时化成了淡红色,江小虎也立时皱起眉来。
  江元立时卷起了袖子,为江小虎推拿游气通血。
  江小虎紧皱着眉头,喉中发出了痛苦的声音,江元心中忖道:可怜这孩子,受这么大的罪,少时我定要问问,是何人下的毒手?以后遇上了我,也要用如此方法加以炮制!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工夫,热水已然变成了温水,江小虎的痛苦也止住了,江元自身运气,也不觉出了一身汗,他含笑问江小虎道:“小虎,你现在可觉得好一些了?”
  江小虎满头是汗,用舌头舔着嘴唇道:“我好多了,只是觉得身上没力,别的没什么了!”
  江元这才放宽心,笑着说道:“这就好了!总算我没白费气力!”
  江元说着把江小虎托出了水盆,那盆水颜色不深,可是江小虎全身的皮肤,都染上一层淡红色。
  江元用布巾为他擦拭,边笑道:“没关系!这颜色过一些时候,自然就会退去了!”
  他又为江小虎穿上了衣服,送回床上,天色已然昏暗下来!
  江元累了整整一个下午,出了不少汗,也着小二换水洗澡,更了净衣。
  江小虎几次要说话,都被江元拦了下来,直到扶他吃过了稀饭这才开始谈话。
  江小虎靠在床头,身上披着江元的斗篷,灯光照着,虽然精神好多了,可仍是满脸病容,他这条命总算保住了!
  他用极度感激的目光,望了江元一阵,低弱地说道:“江大哥!我谢谢你!”
  江元摇着头,低声地安慰着他,说道,“侠义中人,不必讲这些话,你且把受伤的事,详细地告诉我。”
  江元说到这里,只见江小虎一双俊目中,射出了愤怒的火焰,似乎非常激动,连话都说不出来。江元连忙拍着他的肩头,含笑道:“你不要太激动,慢慢地告诉我。”
  江小虎这才平静了一些,他含悲带愤的,把他的遭遇告诉了江元,不禁把江元气得怒发冲冠,愤恨不已。
  原来江小虎、江文心姐弟,自从行刺不成,便隐匿在百里彤家宅以外,他们看见百里彤与江元作别之后,便一直追踪下来。
  他们与百里彤有着血海深仇;可是忌讳他武功太高,沿途一直不敢出手,直到这日凌晨,在曙色苍茫中,他们姐弟仍然远远地追随着。不料他们的行迹,早已落在百里彤眼中,回身盘问,动起手来,最初还很客气,后听他们报出姓名,竟立时下了毒手,并且将江文心掳去。
  江元天性嫉恶如仇,闻言气得连连冷笑,搓手道:“真想不到!百里彤居然会在你身上下此毒手,真个可恶!我倒要问个明白!”
  江小虎也是怒形于色,紧接着道,“他们也是从这条道往下走,姐姐在他手中,不知会把她怎么样?我们要赶快去救姐姐!”
  江元闻言不语,思索了一阵:“你不必担心,谅他不敢怎么样!你伤体初愈,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早晨,再赶路好了!”
  江小虎心中虽然焦急,可是知道自己身体确实不可支持,徒急无益。
  自从江小虎说出他受伤的经过以后,江元便陷入了深思之中,他一双剑眉紧皱,不时地向上扬起,双目射出两道凌人的光芒。
  江小虎不知江元在想些什么,正要发问,江元突然抬起了眼睛,非常严肃地问道:
  “小虎!与百里彤一起的,一共有多少人?”
  “人不少,大概有三辆大马车,都是自备的,漂亮得很,好像王爷一样!”
  江元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除了百里彤之外,你还发现有些什么出奇的人物?”
  江小虎略一思索,说道:“有一个女孩子,一直和他在一起,亲热得很,好像是他老婆一样!”
  江元心中一震,忖道:啊!是文瑶……难道她看他那么为恶,都不加阻止么?
  江元越想越气,决心要找他们一问究竟。
  江元想到这里,便对江小虎道:“小虎,你们到底与百里彤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这么死追不放?”
  江小虎脸上涌上一层悲哀,摇着头说道:“江元哥,恕我不能告诉你,因为姐姐再三告诉我,绝不能向任何人谈及!”
  江元点点头,很了解地说道:“好!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我以后自会去办!”
  这时天已傍晚,寒风凛冽,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江元顺手把窗户关上,说道:“天快下雪了!”
  江元说着,眼角一扫,只见街心有一长衣少年,一晃闪进了一间店房,江元眼光虽快,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未看清楚是谁。
  江元心中一动,忖道,这人行迹鬼祟,我却不可不防!
  江元正在想着,小二己进得房来,先换了热茶,探望了江小虎的病,然后再问二人吃些什么。
  江元随便点了些东西,与江小虎二人吃毕,整个天幕,已完全黑暗下来。
  江小虎睡了一天,这时精神略好,便与江元谈起天来,他今年不过十五岁,人虽精壮,可是稚气未脱,一连串的孩子话,把江元不时引得发笑。
  他们就像是一对亲生兄弟一样,江元坐在床侧与他握手谈心,充满了同胞之爱。
  一直到了初更时分,江小虎才感有些疲倦,说道:“江元哥,我们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江元想到他病体初复,也不能谈话太多,于是点了点头,自己长衣也不脱,在江小虎身旁躺下,二指虚点,灯火应手而灭。
  江小虎向里面让了一些,说道:“江元哥,你快盖被,好冷啊!”
  江元带笑说道:“你不要管我,快睡吧!我还要练功夫呢!”
  江小虎这才不言,他一会儿便发出了均匀的鼻息声。江元心中很高兴,因为他把这个孩子,由垂死边缘,救活过来。
  夜深寒重,江元身上只穿了一件深黑色的长衫,可是由于他久居山顶,似乎丝毫不感觉冷。
  江元静静地躺着,心中很乱,一时无法入睡,脑中所想,全是些不着边际之事,这些事有些与他有关,有些与他无关,虽然都不是可以立时解决的,但江元却无法控制着不想它。
  他想到身旁的孩子,必定有着血海深仇,可是他自己呢?
  他自己何尝没有血海深仇?花蝶梦的尸体已经腐烂了,可是江元却始终找不到仇人,不但如此,就连一点线索也没有。
  西北风的怒吼,恰似一个被人遗忘了的英雄,愤怒地向大地抗议着。
  这个世界上愤怒的人太多了,虽然他们知道,这样做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幸福,可是他们仍然在愤怒,这似乎已成了一种人类的生活方法。
  寒风刮起了远处的砂石,打在了房顶、窗棂上,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像是一大群弱小灵魂的呐感:“痛苦!痛苦!痛苦!”
  人生来就痛苦,有什么可值得惊怪的呢?
  可是“人”实在是可怜的动物,他自己痛苦时,便会像暴雨中的石子般,发出了呐喊。
  然而当别人遭遇到痛苦时,他们却鼓舞欢笑,忘记了那狂风,忘记了随时可遭到的悲惨的命运!
  江元在遐想中渐渐睡去……
  夜深更残,西风凄凉。
  昏黄的灯光,微弱地照拂着一条黄土街道,当风力略强的时候,那两盏巨大的“气死风灯”,便来回地摇晃着,它们的光芒,就变得更微弱了!
  整个的世界,都是这么冷清和凄凉,连秋虫的声音都没有,只有两条丧家之犬,萎缩在一堆土墙的后面,一阵阵地颤抖着。
  这时,有一条轻快的身形,由土墙之后,轻轻地跃了出来。
  他轻轻地搓着双手,又低头呵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对面的一排屋宇。
  橙黄色灯光,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生得非常英俊和魁梧,尤其他的一双浓眉毛,特别地浓宽,高高地吊着,有一种不可轻侮的英雄气概。
  他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一下脚,已然出去了两三丈,正要作势向一间楼房纵去时,却突然又停了下来、
  他由怀中掏出了一块雪白的丝绢,很快地把自己口鼻掩住,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俊目。
  等他安排好之后,这才二次起身,身若狂风中的一片飞叶,轻飘飘地落在屋顶上。
  就在他脚尖才点到屋面时,室内突然传出了一声轻笑,接着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等你多时了!”
  那夜行人猛一折身子,又翻了回来,就在这一霎那,一条身影,闪电般由窗口越出,轻飘飘地落在了街心。
  他一转身,原来是江元!
  他仍然穿着那身长可及地的黑衫,软丝的质料,在暗黄的灯光下,发出了柔和的光泽。
  夜行人吃了一惊,他作势要逃,可是江元却摇手止住了他,沉声道:“你既然落入我眼,也就不必逃了,你可知道有入逃得过九天鹰之手?”
  那夜行人果然停住了身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骆兄!这不关你的事,你何必多管?”
  他的语声非常沉浊,使人分辨不出他是谁。
  江元对他的语声,感到非常熟悉,可是却想不出来。
  江元发出了一声冷笑,说道:“你来此可是为了那个孩子么?”
  夜行人略微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带着笑说道:“不错!可是我并无恶意,这孩子的身世你不知道,如果跟着你,岂不误了他的大事?”
  江元闻言心中诧异,可是面上仍然冷若寒霜,说道:“哼!这么说你是百里彤的人了?”
  夜行人笑着摇头,说道:“这你就不必管了!你可愿意让我把孩子带走?”
  江元毅然地摇着头,说道:“你不必担这份苦差事,至于江小虎,由我面交百里彤好了!”
  夜行人发出一丝冷笑,他明亮的眼睛闪烁着,向江元上下望了好几眼,说道:“这件事未必那么容易解决,我看还是交给我吧!”
  江元剑眉向上一扬,压低了嗓门,用愤怒的声音说道:“我骆江元向来言出不二,你不要再多讲了!”
  那夜行人双眉也微微地向上扬起,似乎在愤怒之中:可是他却隐忍下来,慢吞吞地说道:“骆江元三字名满中原,我心仪已久,老想能有机会讨教一二,今夜月黑风高,冷清得很,正好……”
  他话未讲完,江元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朋友!如果你不想过于得罪我的话,还是趁早动手为妙,我从来不喜欢听这些闲言闲语的!”
  夜行人被江元的话说得一怔,他略一迟疑,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也好!我们就动手!”
  他才说完这句话,身如幽灵,已然接近了七八尺,停在江元面前。
  江元脸上如常,心中却感惊异,忖道:想不到这一年的工夫,江湖上居然出了这么多英雄,看来我骆江元要想保持盛誉,非要付出些代价才成!
  江元想到这里,也不再多说,一举手道:“朋友!你接招!”
  他右臂轻投,疾如旋风,一掌向夜行人前胸按到。
  夜行人足下换步,身子错过三尺,江元一掌落空,正要二次换掌,夜行人突然一声轻啸,双臂像是一对飞钩,闪电袭击,两股凌厉的掌风向江元双肩分别扣到。
  他这双掌之力,沉猛韧黏,以江元这等人物,竟然无法辨出究竟是哪一类掌法,心中暗暗吃惊。
  江元长袖一拂,身于已闪出了八尺,双目炯炯地望着他,他实在小看了这夜行人,却不料夜行人的第一掌,就使他震惊起来。
  夜行人压低了嗓子,哑笑道:“骆江元名满天下,也不过如此!”
  江元大怒,微微冷笑,点头道:“看不出你有些功夫,这才堪我一击!”
  夜行人又发出了一声冷笑,身进如飞,右臂“长虹贯日”,二指如电,向江元双睛使点。
  江元发觉他指力凌厉,破空有声,有心与他较劲,容他双指来近,猛翻右掌,迎出了一股急劲。
  夜行人却巧妙地躲开了,他像一个幽灵似的,绕到了江元的身后,仍是二指点来,取江元“志堂穴”。
  江元见他身形奇快,掌力沉劲,这等功夫可以说很少见,他心中暗自揣度他的来历,移步换形,已经绕过了他的二指。
  江元猛转身,“拂指弹花”左手二指向那夜行人的“肩井穴”便点,这一次,江元用了六成功力,心中忖道:叫你也知道些厉害!
  夜行人料不到江元身手如此之快,一眨眼之际,已翻身,避招,出手,只觉一股极刚劲的指力向自己肩头点到,两下离得甚远,可是已然觉得右臂发麻。
  夜行人大吃一惊,飞身撤步,躲出了一丈之外,骇然说道:“骆江元名不虚传,我算领教了!”
  他说着作势欲去,可是江元已如飘风般落在他身前,平伸双手,笑道:“胜负未分,朋友,你先前的威风哪里去了?”
  夜行人用手整理了一下面中,说道:“既然你如此看得起我,我不走就是!”
  说着他身形一晃,改用一套小巧的功夫,把江元围在中心,出招进掌,奇特异常。
  江元以逸待劳,心中暗笑,忖道:你想以小巧功夫取胜,只怕不能如你之愿!
  他二人在寒夜凄灯之下,展开了一场罕见的厮杀,虽然他们起落、递招之间,也带起了很大的风响,可是却被午夜寒风所掩没,所以听不到一些声音,他们只是一味的哑斗。
  初冬之夜,静寂如死,他们在街心跃高纵低,那夜行人身形更快,远远望去,只见一团黑云,绕着江元团团打转,快得出奇。
  可是江元沉着应付,出掌如风,方圆几尺之内,尽是掌力,那夜行人虽然多次猛攻,但终于无法欺进。
  江元一边与他动手,一边留心观察他的路数,可是始终无法判定他的门派,而他所使用的小巧功夫,也绝不是常见的“燕青十八闪”、“醉荷飘叶”之类,可是威力却有过之。
  夜行人打了半天,始终无法欺近江元,他似乎暴怒起来,低声地“哼”了一声,身势立时加速了一倍,攻势也越发地猛烈了。
  江元仍是以静制动,毫不忙乱。
  远望过去,只见夜行人像是一团飞絮又似一只怪鸟,才前又后,倏左忽右,身形的那份巧快,真可说是江元平生仅见。
  江元心中想道:“我定要知道他是什么人物。”
  江元想到这里,不禁望了望他脸上的面巾,心中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忖道:我何不把他面巾取下?
  江元如此想着。正要改变掌法,突见夜行人一声低啸,身如箭弩,直射过来,他双臂大张“歌舞升平”,分别向江元右肩及腋下,十指如钩抓到。
  江元冷笑一声,说道:“好厉害的掌法!”
  随着这句话,江元已上拔了七尺,他凌空一个大盘旋,已然落在夜行人身后,二指轻投,点向夜行人的“鸠尾穴”。
  这是江元自与他动手以来,第一次跃起,夜行人似乎没有防到,大惊之下,拼命地向前一扭,虽然让过了紧要穴位,可是江元的二指,仍然擦着他的胯骨滑过。
  夜行人只觉大腿一阵酸麻,连忙运气止痛,闪了开去,已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江元含笑而立,从容说道:“你把姓名留下,我绝不为难你,放你而去!”
  江元话才说完,夜行人突然大骂道:“放屁!你家少爷不信胜不过你!”
  江元不禁大怒,他一双剑眉高高扬起,用着比冰还冷的声音道,“小子!你太不知死活了!既然你要与我系这个死结,你可别后悔!”
  江元言罢不待答言,揉身而进。
  这一次江元动了真怒,出手又有不同,他决心要把这夜行人制服,然后详细地问问口供。
  夜行人见江元来得猛,他奋起余勇,二人再度打在一起。
  他们这一次动手,比较刚才,声势又是大不相同,江元也展开了灵活之身,进退吞吐,自是比夜行人高上数筹。
  那夜行人掌力、火候本就不如江元,原想以轻功取胜,却不料江元的轻功更高,立时弄得忙乱起来。
  他们二人火并一处,掌起身落,袖动衣摇,带起了大片的黄尘,未成弥漫,已被寒风吹散。
  江元近几月来,很少与人交手,更很少见这等高手,所以动手之间,心中爱惜他这身功夫,有了很多的顾忌。
  就在这种情形下,夜行人才有还手之力,他虽然比江元差一截;可是这身功夫,也是江湖罕见的了。
  他们二人过了二十余招,仍旧分不出胜负来,江元心中忖道:我们已经纠缠了一个更次,小虎一人独在房中,如再有人来,岂不是难以兼顾?
  江元想到这里,正要加紧攻势,夜行人突然发话道:“骆江元,你还有压箱底的功夫,一齐用出来,不要折在我掌下又不服气!”
  江元大怒,冷笑道:“我一再相让,你居然还敢激我,哼!难道我就真拿不下你么?”
  江元说完,双臂一振,发出了一声低啸,他双掌猛翻,快似闪电,分别向夜行人的前胸及小腹按到。
  夜行人立觉奇劲扑身,大吃一惊,点足之下,拔上了一丈。
  可是江元料中他有此招,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拔了上来。
  夜行人才拔起空中,突觉黑影压顶,心知不妙;可是他再躲闪已来不及,只觉嘴上一凉,他那块蒙面的面巾,已然被江元凌空扯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