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萧逸 >> 挑灯看剑 >> 正文  
十三、蓦悉杀师人 雪夜入仇家            双击滚屏阅读

十三、蓦悉杀师人 雪夜入仇家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3

  夜行人大吃一惊,正要用绝招脱身,突觉全身一麻,“砰”地一声,摔在了黄土地上!
  就在同一时间,江元已落在了他身前。
  他怒目圆睁,剑眉高扬,似乎又回复到他以往暴戾的天性。
  他扬掌便要劈下,在以往很多江湖人就是这样死在他手下的。
  可是灯光由江元的掌隙中,照在了夜行人的脸上,不禁使江元心头一震,高扬着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他发出了惊奇的声音:“咦,原来是你!”
  睡在地上的,是一个英俊健壮的青年——他是百里彤亲信之人——卓特巴!
  江元料不到,与自己较技半日的,竟是藏族的青年,一霎时不禁怔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卓特巴虽然被江元点中了“气海穴”,全身瘫痪在地上,可是他神智仍是清晰的。
  他面上有一种无可隐藏的愧怒之色——虽然他极力地装出不在乎——证明他也是一个好强和高傲的人。
  江元缓缓地放下了手,用异常的语调说道:“原来是你……你为何要与我为仇?”
  卓特巴躺在大街上,并不显得狼狈,相反地,仍然透出了一种英雄气概,令人不可轻侮。
  他发出了一声冷笑,说道:“我本不想与你为仇,是你逼我动手的!”
  江元双目如炬,怒视着他,沉着声音道:“卓特巴!我脾气不好,你不要再用言语激怒我,虽然百里彤是我结拜兄弟,我怒气之下也会伤你!”
  江元的话斩钉截铁,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力,卓特巴脸上涌上一种极难看的神色,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败在你手,你可不能羞侮我!”
  江元低声地笑了两声,沉声说道:“我一向不以胜负论英雄,败在我手,便无大仇,自不会羞侮你!”
  卓特巴不禁也对江元暗暗佩服,他低声道:“你要把我如何?”
  江元闻言似乎有些为难了,他抱着膀子,犹豫了一下,很平静他说道:“我自然会放你回去,可是……”
  江元说到这里,把语声拖长了一些,卓特巴立时接口道:“可是怎么样?你还有条件么?”
  卓特巴这句话,把江元问得失声笑了起来,伸手弯下了腰,把卓特巴扶起来,在他背后,拍了一掌。
  卓特巴的穴道立时解开,他很快地站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土,满脸羞惭之色。
  江元态度已然和缓得多,他含笑说道:“条件没有,不过我要问你几句话,希望你能告诉我!”
  卓特巴闪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说道:“你且说出来听听,我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
  江元点点头,可是整个的事情是这么复杂,竟不知从何问起了。
  江元思索了一下,问道:“这一路你可是一直与百里彤在一起么?”
  卓特巴点头,答道:“我们一直在一起,昨天才分开。”
  江元略为沉吟又问道:“江小虎姐弟跟踪寻仇,你可在场?”
  卓特巴又点点头,江元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些,一字一顿地问道:“百里彤点小虎的‘五筋大穴’擒去了江文心,你可曾得见?”
  卓特巴惊异地望了江元一眼,他似乎想不透江元为何如此愤怒。
  江元见他不答,又重复了一遍,卓特巴被弄得非答不可,只好点头说道:“是的,我是亲眼看见的!”
  江元好不愤怒,但他却抑制着,又道:“现在那江文心还在百里彤手中?”
  卓特巴沉吟了一下,答道:“还在。”
  江元剑眉一挑,目若寒星,追问道:“百里彤现在哪里?”
  江元的语气冷峻已极,卓特巴不禁有些担心,他狡猾地答道:“就在这一条道上,现在不知赶到哪一站了。”
  江元哼了一声,又问道:“他既然点了小虎‘五筋大穴’,弃之路野,为何又要叫你来找他?”
  江元一连串的问着,神态咄咄逼人,卓特巴迟疑地笑道:“这……因为江姑娘思念弟弟,彤哥便叫我把小虎弟寻回去,以便加以施救。”
  卓特巴的话说到这里,江元发出了一声冷笑道:“好一个仁心仁义的百里彤,江小虎要是等他施救,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卓特巴低头不语,江元又接道:“烦你回去告诉百里彤,江小虎在三日之内,必定送到,至于江文心姑娘,如有毫发之伤,我与他兄弟之情便从此而断,请你现在回去吧!”
  卓特巴抬起了头,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没有出口,他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
  就照你的话,我们后会有期!”
  江元看出卓特巴是一个心计极深之人,今日之辱,他必记在心,当下一笑道:“江湖虽大,武林中人却不多,我们早晚还有相会之日,说不定我还要到西藏去拜访你呢!”
  卓特巴发出两声不可理解的笑容,说道:“西藏虽是边陲,可也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骆兄哪日游驾西藏,小弟当在拉萨恭候!”
  江元早就有意遍览天下,闻言笑道:“自是要去!我还想瞻仰一下西藏的活佛呢!”
  卓特巴点首为礼,说道:“好!我们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他以超绝的轻功,随风而去,霎那隐没在黑暗中。
  骆江元疾立西风,孤灯只影,在经过了这场激烈的打斗之后,他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空虚的感觉。
  他痴立良久,梆儿打出三更,他才发出了一声长叹,隐隐可以听见他的自语:“这件事又把我牵连进去了!”
  这是一排很坚固的石屋,座落在“掖县”与“神堂”镇之间,院内枯木凋零,都被薄薄的白雪掩盖着。
  在一间斗室的门口,挂着一盏厚罩的大风灯,散发出昏黄的灯光,与这景致配合起来,显得很不调和。
  有一个长长的影子,在窗纸上晃动,室内的人似在徘徊,良久不绝。
  须臾,由室内传出了一个沉着的声音:“马师父,马师父!”
  马师父粗哑的声音,从远处接应着,室内的人又大声问道:“马师父,那姑娘怎样了?”
  马师父始终没有出来,在远处答着说:“好多了,今天肯吃东西,八成已经睡啦!”
  室内的人“哦”了一声,房门立时被推开,一个长身英俊的少年立于那风灯之下。
  他穿着一件白狐毛滚边的劲装,头上戴着一顶西藏的全狐帽,衣着华贵,仪态超人。
  他就是百里彤!
  百里彤把一双剑眉紧皱在一处,自言自语,喃喃说道:“这个姑娘到底如何发落呢?”
  他思索了一下,又自语道:“我且去看看她,看她知道些什么。”
  百里彤说着,返身折入室内,不大的工夫,他抱出了一床皮褥,顶着小雪向后走去。
  这是一条很长的甬道,地上已然堆积了一两寸的白雪,百里彤身行其上,发出了“噗噗”的轻响。
  他一直走到这排房子的尽头,停在两间连接的小房之前,用手轻轻地弹着房门,沉声唤道:“李妈妈,李妈妈!”
  他连叫了两声,室内才传出一个声哑的妇人声道:“谁呀?都快二更了。”
  百里彤把声音提高了一些,说道:“是我,你快来开门!”
  李妈妈听出是百里彤的声音,立时由床上爬起来,匆匆穿上衣服,边道:“原来是彤少爷,怎么这才来?”
  说着她开了房门,立时扑进了一阵冷气,冻得她一连退了好几步,说道:“晤……
  好冷,您快进来!”
  百里彤闪身入内,随手把门关上了,轻声问道:“江姑娘睡了么?”
  李妈妈答道,“大概睡着了吧,半天没听她出声!”
  她说着点上了一盏油灯,灯光之下,才看清了她年约五十余岁,生得孔武有力,看来武功亦颇高强。
  百里彤接过了油灯,点头道:“让我去看看她……”
  百里彤说到这里,稍为犹豫一下,又把灯递给了李妈妈道:“李妈妈,你先进去看看,我可否进去?”
  李妈妈答应着接过了油灯,推开了另一间房门,入内探望了一下,怪道:“咦,江姑娘,你还没睡?”
  百里彤闻声也赶了过去,他把李妈妈手中的灯接过,放在案头上,转身道:“你在外面坐着,我与江姑娘说几句话!”
  李妈妈答应一声,出房而去。
  靠墙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秀美的姑娘,她面色苍白,头发略显凌乱,虽然床上铺着锦缎棉被,可是她却一直坐在那冰冷的木椅上。
  她就是江小虎的姐姐江文心,一直被百里彤软禁着。
  江文心见百里彤深夜而来,不禁现出一些惊恐的神色,移动一下身子,嚅嚅道:
  “小贼!你……你又来作什么?”
  江文心的称呼,使百里彤很痛苦,他惨笑一下,很平静地说道:“江姑娘,我是读过书的人,深夜来访,虽然于理不合,可是你却不要多心,我只是要问你几句话而已!”
  江文心流下泪,但她很快地拭去,说道:“我弟弟怎样了?”
  百里彤心中一惊——他有些后悔,虽然那是不得已,低声道:“他……他已经醒了,师弟带着他正往回赶,大概三两天就可以到了!”
  江文心这才放心了,她的精神也振作了些,提高了一些声音道:“你也不必多说了,等我弟弟到了,你把我们一块杀了好了!”
  百里彤痛苦地笑一下,说道:“你不必说气话,你们为亲人报仇,成则生,败则死,这是一定的道理;可是我却不愿杀害你们,希望彼此能够把仇恨化解开。”
  百里彤话未讲完,江文心已惨笑道:“你说得很容易,血海深仇,岂是你一两句话可以化解的?你杀了我们便罢,不然我们会永远追杀你。”
  百里彤面色大变,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姑娘,不是我说,以你们的功夫,这辈子也别想报仇,我百里彤所做的事,绝不畏惧,不过你可知道,你的父母是如何的陷害我父母?”
  这个姑娘失常地大笑起来,她笑着说道:“陷害?你再说一遍?”
  虽然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要求,可是百里彤似乎没有勇气把它再说一遍。
  他颓丧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姑娘,这其中的事,很多不是你我可明白的,现在与你谈也谈不出结果来,只有等你兄弟来了以后,我们一同到大都去,我一定使你们见我爹爹,由他当面告诉你们好了!”
  江文心见百里彤如此模样,心中也不禁疑惑起来,以往的事情她无法追忆,因为那时她还太小,对以前发生的事还不了解。
  她望着面前这个沉痛的年轻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百里彤并不如她想像中那么丑恶和凶残,相反的,是如此的英俊和温文,在这种情况下,江文心虽不可能对他产生什么别的感觉,但至少不太憎嫌。
  她垂下了头,不说一句话,忖道:莫非我爹娘的死,还有什么别的隐情不成?
  万里彤静静地坐了一阵,也想不出要说些什么,他站起了身子,把皮褥放在椅子上,道:“天晚了,你还是休息吧,明天要赶路!”
  说完他推门而去,留下了那个寂寞又忧伤的姑娘。
  百里彤匆匆地走出这间房子,他似乎有一种被压抑的痛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忖道:难道我爹真的错杀了她的父母?不会的,那是爹爹亲口告诉我的!
  他想到这里,快步地回到自己房中,不禁又想起江小虎,他也奇怪: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愤怒?以至于点了他的重穴呢?
  这个年轻人,表面看来亲切善良,可是他却有着很复杂的性格,这种性格,虽然不与善良、亲切冲突,但往往为了避免被人伤害,而做出一些惊人的事来。
  他无法入寐,挂念着卓特巴,忖道:他已走了这么久,不知寻到江小虎没有?如果再耽误的话,只怕这个孩子就不可救了。
  百里彤算计着时间,卓特巴应在明天中午以前赶到,他决定把行程往后移半天,以便等着施救江小虎。
  百里彤正在沉思之际,突听门外有人走过之声,百里彤仰起了头,沉声问道:“谁呀,这么晚还不睡?”
  “彤哥……是……是我!”
  室外传人一个萎缩的声音,原来是吉文瑶!
  百里彤有些意外,赶忙把门开了,怪道:“文瑶,你又来干什么?”
  吉文瑶痴痴地站在门口,她穿着一件全黑的长衣,乌油油的头发,散开来,长长地披在两肩。
  她的面容很憔悴,也有些惊恐和不安,自从她暗害了花蝶梦之后,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尤其是骆江元出现了以后,她越发显得失魂落魄了。
  百里彤怜惜地扶着她的双肩,关切地道:“文瑶,你到底怎么了?这些日子来,你一直不太正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文瑶秀目含泪,摇头不语,闪身入内,坐在了椅子上,显得无比的惊恐和混乱。
  百里彤好不奇怪,他把门关上,紧皱着一双剑眉,坐在文瑶对面,说道:“文瑶,我告诉过你多少次,叫你把心中的话告诉我,你怎么老是不肯说?”
  文瑶缓缓地抬起了头,她双目满含着痛泪,嘴唇也感到微微的发抖,那种神情,恐怖至极。
  百里彤骇然后仰了一下身子,说道:“你……你到底是怎么了?快说呀!”
  文瑶这才用颤抖的声音,吐出了一句话:“彤哥!我……我……要告诉你一件秘密。”
  百里彤越发惊奇起来,忙说道:“看你说得这么严重,到底是什么事呢?”
  文瑶双手绞结在胸前,紧闭着两眼,追忆到那幕可怕的往事,全身不禁微微颤抖,眼泪也流了下来。
  文瑶的情形,使百里彤又惊又怕,他紧紧地握着文瑶的肩头,用力地摇晃着,提高了声音道:“文瑶!文瑶!你……你怎么了?”
  文瑶略微冷静下来,她用微弱的声音道,“我……我杀了一个人!”
  百里彤松开了双手,气笑不得,嗔道:“我以为是什么事,你以前不是也杀了很多江湖败类么?”
  文瑶用力摇着头道:“这一次不是江湖败类,这一次是……”
  她说着哭泣起来,显然是在极端的悔恨和恐怖中。
  百里彤皱着眉道:“那么说,你是错杀了一个好人?”
  文瑶只是摇头哭泣,一言不发。
  百里彤急得顿足长叹,说道:“唉!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杀的是什么了不起的人?
  值得你这么骇怕!”
  文瑶双手掩面,把她心中最恐惧的一句话吐了出来:“我杀了花蝶梦!”
  这句话像是晴天的霹雳,使百里彤惊怔在当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花蝶梦,这个神奇的名字,已经震慑了江湖几十年,它似乎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吉文瑶哭泣着,把她谋害花蝶梦的经过,简单地告诉了百里彤。
  无疑的,这是一个天大的噩耗,极度地震惊了百里彤的心神,他也渐渐地恐怖起来。
  “瞎仙……居然会死在你的手中!”
  良久,百里彤只能说出这一句话,他立刻想到了这件事情的复杂和难以解决。
  那是因为有骆江元的存在,因为他知道,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骆江元复仇,也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拒骆江元超绝的功夫!
  室内一片沉寂,百里彤与文瑶都是一言不发。良久,百里彤抬起了头,低声问道:
  “江元知道这件事情么?”
  吉文瑶摇头,百里彤又接道:“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吉文瑶拭着眼泪,轻声道:“只有我爹爹和皮鲁秋知道。”
  百里彤蹙眉沉吟,摇头道:“这件事很难办,江元早晚一定会查访出来,即使我们是结拜兄弟,恐怕也没用!”
  百里彤话还未讲完,文瑶急忙接口道:“我身上有花婆的红翎,骆江元不会加害我!”
  百里彤双目一亮,紧接着说道:“啊!花婆的红翎在你身上……不过现在花婆已逝,谁也难保骆江元不会抗命!”
  吉文瑶倒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不过她愧憾和恐惧,总觉得愧对江元。
  吉文瑶竟然止住了眼泪,说道:“我老是想,干脆当面告诉他……”
  文瑶才说到这里,百里彤已摇手道:“你不要说这些傻话……这件事由我来想法子解决,你自己切不可以乱来!”
  文瑶抬起了眼睛,怀疑地问道:“你?你有什么办法呢?”
  百里彤心乱如麻,摇头道:“你不要管了,照着我的话做,以后见江元,要格外亲热些,不要露出破绽来!”
  文瑶有些恐惧,她迟疑地说道:“我们万不可陷害江元!”
  文瑶这句话,出乎百里彤意外,他心中一动,似乎感觉到文瑶这句话,有一种神奇的作用。
  他一时未能深切的体会,黯然地摇着头,说道:“我不会做这种事的,你放心,回去休息吧!”
  文瑶脸上一红,她也想到百里彤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不会像自己一样,用暗箭伤人。
  她忧伤地走出了这间房子,心头的恐惧和不安,似因倾诉之后,而得到了一些安慰;不过,这种安慰也是空虚得很。
  文瑶走后,百里彤孤灯独坐,心中烦乱已极,他料不到会有这种事情,一时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他由文瑶刚才说的那句话,想到了一个神奇的念头,忖道:如果爱情可以消灭一切仇恨的话……
  想到这里,百里彤不禁精神一振,继续想道:如果江元能够与文瑶结合,那么这段仇恨必然会消失了!
  可是,突然有另外一个念头,拒绝了他这种想法,那是因为有他自己在内。
  于是,他静静地分析自己和文瑶之间的感情。
  他们认识也有三年了,这三年来,几乎是形影不离,他们在一起闯过江湖,度过了多少美妙的清晨与黄昏;可是奇妙的是,他们始终没有想到彼此间“爱”的存在!
  即使在此刻,百里彤也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在爱着文瑶。同样的,文瑶也不知是否爱着百里彤——尽管江湖上把他们视为一对情侣。
  “感情”就是这么神妙和不可捉摸,在极容易培养成爱情的环境里,往往更难产生爱情。
  太平年代的青年男女,不见得会很容易寻到结合的对象,倒是在遍地烽火,无暇顾及的情况下,促成了很多美满的姻缘。
  像百里彤与文瑶日日相处,自然会产生感情,产生爱情,可是这种感情和爱是否够深,也是一件很难说的事。
  但是,任何人也不敢说百里彤不爱吉文瑶,否则,他也不会这么伤脑筋地去考虑这个问题了。
  他困思良久,不得结果,对文瑶总是放不下心,并且他有时想到,用这种方法,牺牲他和文瑶的感情,去换得江元的宽恕,是一种可耻的事!
  然而,他又想到,用感情、互爱、结合……去消灭这个世界上的仇恨,似乎是一件最崇高的事,至于这种牺牲,也自然是最伟大的了!
  寒雪皑皑偷偷地装饰着这个世界,这个年轻的奇士,一直到天近三鼓才沉沉睡去。
  翌晨,百里彤吩咐下去,延到午后动身,以便等候卓特巴和江小虎!
  看已到近午,仍然不见卓特巴的形影,百里彤不禁焦急起来,忖道:再耽误的话,不但误了我的事,那孩子的性命也耽误了!
  可是,在他动手点伤江小虎的霎那,这种恻隐之心,却被怒火埋葬。
  那是因为江小虎的一句话,刺中了他的要害!
  吉文瑶昨夜必定也失眠了,她一直沉睡到这时,始终没有出房。
  百里彤在房檐下徘徊,他本想去看看吉文瑶,可是,由于心情太坏,忖道:我还是先去看看江姑娘,她必在挂惦着她的兄弟!
  百里彤想着,大步向后走去,心中却在想着,见了江文心该如何说。
  李妈妈老远迎上,含笑道:“彤少爷!她好多了,昨天你一去她就睡了,刚才还梳了头呢!”
  百里彤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去看看她!”
  百里彤说着推门而入,进入江文心的房间,那个姑娘竟坐在窗前看雪景哩!
  她料不到百里彤突然入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的转了过来。
  百里彤含笑点头,说道:“江姑娘、你今天情绪可好些了?”
  江文心仍然矜持着,微嗔道:“什么情绪不情绪的,我不太懂!”
  百里彤见江文心稚气未退,心中实在觉得好笑,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们午后便要走了!”
  江文心睁大了眼睛,紧问道:“我小弟呢?你们找到他没有?”
  百里彤心中为难嘴上却笑着道:“中午以前,一定可以赴回来的,你放心好啦!”
  江文心闻言,这才稍微放心,问道:“他来了之后,你们可是要放我们走?”
  百里彤暗笑,忖道:她真是孩子,竟问出这种话来!
  百里彤想着便说道:“我想你们还是与我一同到大都的好,到了那儿后,你们可以当面问过我爹爹!”
  江文心眨动了一下秀美的眼睛,稚气地问道:“问你爹爹?问他什么?”
  百里彤轻叹一声,接道:“关于你父母,当初如何结仇之事,请他老人家详细告诉你们……”
  百里彤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知道,即使是他怎样极力想化解这种仇恨,也是无济于事的。
  因为江文心的父母,是他父亲亲手杀死的。
  江文心低头不语,过去的事,她本不知情,模模糊糊,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仇人是谁。
  二人谈话告一段落,李妈妈突在外叫道:“彤少爷,有人送信来呢!”
  百里彤啊了一声,立时站起道:“江姑娘,我出去看看,等小虎兄弟来了,我立时送他过来。”
  江文心还来不及说话,百里彤己推门而出!
  他匆匆地赶到前面,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站在厅前。
  那汉子见了百里彤,施礼道:“彤少爷,我是奉少爷之命,来送信的。”
  百里彤心中一惊,忖道:莫非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百里彤想着便道:“进来说话!”
  那汉子随着百里彤入房,奉上了一封信,百里彤接过之后,拆开看时,只见上面写着:
  “大哥:
  我已探出江小虎下落,可是他被骆江元救去。”
  百里彤心中吃惊,合上了信,忖道:这一下麻烦了!
  他继续看下去:
  “他二人夜住客店,我本来想入夜将江小虎盗出,可是惊动了骆江元,动起手来,我被他点穴倒地。”
  百里彤好不吃惊,暗忖:师弟的功夫自成一派,并且擅长点穴,仍然被他点倒,可见江元功夫之高了!
  信上的最后几句话写道:
  “骆江元对兄甚是不满,定于三日内,将江小虎亲自送到,我因有事,略有耽误,可在‘沙间’镇会面。
  弟卓特巴手书”
  百里彤发了一阵呆,这才摸出一块银子,递予送信之人道:“你辛苦了,下去喝杯酒吧!”
  递信人拜谢而去!百里彤在室内踱步,他知道江元对自己点江小虎重穴之事,必定愤怒异常。
  可是,等江元赶到,以此话相询时,自己又以何言对答呢?
  百里彤并不怕骆江元,可是因为这件事做得太过分了,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点了如此阴毒大穴,实在是江湖中少有的!
  百里彤正在思忖之际,突然听室内传出一个嘹亮的口音说道:“彤兄可在房内?”
  百里彤不禁一惊,他听出这是江元声音,当下匆匆把书信藏入袖内,忖道:江元来得好快呀!
  他想着早已含笑道:“元弟,你怎么来了?”
  百里彤推开了房门,只见骆江元面带薄怒,右手牵着怒目相视的江小虎,立在房檐之下!他们身上,都有着一层薄薄的积雪,看样子是紧赶而来的。
  百里彤强自镇定,含笑道:“元弟!外面天寒,快到房内谈!”
  江元微点了点头,拉着江小虎迈步入房!
  百里彤回转头叫了一声:“黄师父,备茶!”
  说着他也进入房内。
  江元及江小虎,均坐在桌前,百里彤装出惊奇的样子,问道:“咦!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江元冷笑一声,说道:“哼!我行走江湖,即使是十恶不赦的败类,也不过一刀了断,不忍叫他们多受痛苦,可是你竟对这么个小孩子,施下这等毒手,真叫我太寒心了!”
  百里彤面色微惭,昂然道:“我知道你在为这个孩子生我的气,可是事情不发生在你身上,你永远无法了解!”
  江元仍是怒气不消,冷然道:“你点他的重穴,原是致死之举,何不痛快地把他结束,而令他受苦?”
  江元说得激愤,不禁站起身子,双目射出一种奇异的光芒!
  百里彤也不禁生了气,他双手用力地拍着桌面,大声叫道:“江元,你可知他是如何伤害我的?”
  百里彤失常的情形,使江元感到有些奇怪。
  他从未见过,百里彤有这种情形,一时怔住说不出一句话来。
  百里彤双目圆睁,剑眉微扬,似乎在压着他满腹的盛怒。
  他们沉默了一下,百里彤稍为和缓下来,他轻叹了一声,说道:“唉!江元,关于我与江氏姐弟的这段怨仇,说来实在太复杂,以后我慢慢地告诉你。”
  江元也和缓下来,说道:“我只是觉得你对这个孩子太过分了!”
  江小虎进房之后,更是一言不发,这时突然睁大眼睛,问道:“我姐姐呢?”
  百里彤点点头,说道:“她很好,你放心。”
  百里彤说到这里,回过了头,对外叫道:“黄师父,请把江姑娘请来!”
  室外有人答应一声,百里彤接着道:“我所以把江姑娘带到大都,就是要去面见我父,把当日结仇的经过,详细告诉她。”
  江元接口道:“可是,这孩子如不是遇见我,早已死了!”
  百里彤面上微微一红,说:“是我那时过于气愤,下手重了一些,事后也有些后悔,所以我又叫卓特巴师弟赶去,准备把他救回来,却不料你已经把他救好了!”
  百里彤说到这里,心中也有些吃惊,忖道:我独门点穴手法,他居然懂得解法,此人真是不可小视啊!
  正说到这里,江文心已然推门而入,一眼看见江小虎,立时哭叫道:“小弟!你没事?”
  江小虎早已扑了上去,叫道:“姐姐!姐姐!”
  他们姐弟二人,抱头痛哭,江元及百里彤都是蹙眉旁观,各有一番滋味。
  江小虎哭着道:“姐姐!他……他有没有欺侮你?”
  江文心摇头,哭泣着道:“没有……小弟,你可只是昏过去了?”
  江小虎停住了哭声,用手狠狠地指了百里彤一下,说道:“我不是昏过去,是被他点了重穴,后来幸亏碰见骆哥哥,把我救了过来,不然我早死了!”
  江文心又惊又痛,抱住他道:“好小弟,现在和姐姐一起不会再有事了!”
  江文心说着,缓缓走到江元身前,含泪道:“寒门不幸,留下小弟一枝后苗,这次遭遇不幸,多亏侠士拯救,请受我一拜!”
  她说着便跪了下去,江元吓得连忙让开,叫道:“姑娘!啊!不必如此!”
  江文心仍然对着他的坐位拜了三拜,这才站了起来,又回到小虎身旁。
  百里彤见他姐弟这等真情,心中万分惭愧,一张俊面如同火烧,忖道:万幸江小虎没有死,不然我的罪太大了!
  江元劝住了他们姐弟,回头对百里彤道:“彤兄,他姐弟二人,请由小弟带走,至于你们两家的仇恨,小弟设法予以排解。”
  百里彤摇头道:“这恐怕不是外人所能化解的,我还是希望他们能随我到大都走一次。”
  江元回头问江文心道:“你们的意思怎么样?”
  江小虎瞪目道:“不,不,我不与他在一起!”
  江文心连忙喝住小虎。说道:“我姐弟决定随他前往,以便知道父母大仇的详情,早些为他二老报仇!”
  她说到这里,又哭了起来。
  江元点了点头道:“也好!既然你们决定如此,我告辞了!”
  江元此言一出,三人同时惊慌起来,百里彤一把拉住了江元的手,说道:“江元!
  莫非你就这么不顾结拜之情么?”
  江小虎也拉着江元的衣裳道:“元哥!我跟你去!”
  江元回过了身,含笑:“我到大都也是有急事的,如果随你们前去,只怕要耽误!”
  可是众人一再相留,江元只好暂时答应下来。少时,百里彤摆了酒宴,与江元在房中独饮,他叹了一口气道:“唉,人生在世,恨事真多,我对这个江湖真是灰心,恨不得遁入寺院呢!”
  江元心情之乱,并不亚于百里彤,闻言含笑道:“人生在世,就是要忍受这么多痛苦的!”
  百里彤默默地点点头,江元突然抬起了眼睛道:“文瑶可是与你一路?”
  百里彤心中一动,他想起了文瑶昨夜告诉他的事,心中不禁对江元有了一种恐惧的感觉。他咳嗽了一声,点头道:“是的!她与我一齐到大都去!”
  江元点点头,说道:“怎么没见她出来呢?”
  百里彤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姑娘也真烦人,我对她真没法子!”
  江元心中一动,忖道:怪了!百里彤怎么用这种口吻?他们彼此不是非常相爱么?
  江元想着,嘴上便道:“你们不是相处得很好么?”
  百里彤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道:“唉!有些事情不是你所了解的……”
  百里彤说到这里,由窗缝中看见吉文瑶,距离不远,站在檐下似在观雪,实际上则在偷听。
  百里彤心中一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涌上来,他心中想道:“文瑶!你不要怪我,这是为的你啊!”
  江元却被百里彤的话,大大地引起兴趣,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百里彤思索着应该怎么讲。
  他饮了一杯酒,做出苦恼的样子道:“江元!男女之间的事很难说,你不处在我这地位,很难了解;总之,我可以告诉你,我并不快乐,而且烦恼得很!”
  江元对他的话大感惊异,他实在料不到百里彤会说出这等话来,当然更不会了解内里深长的含意了!
  百里彤自窗缝向外望去,已经没有吉文瑶的影子了!
  百里彤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可是他想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切事情,心头一片混乱,意冷心灰,根本就无心顾及儿女私情了。
  他们饮食之际,江元很少说话,百里彤则是有意的说些文瑶对江元如何如何好的话;但是他说得很巧妙,使人不至生疑。
  这种突发的事情,使江元心中颇为激动,他料想不到,百里彤与吉文瑶之间,根本就没什么感情存在。
  江元心中思索着,问道:“你与文瑶不是很理想的一对么?”
  百里彤也许喝多了酒,他轻率地笑了起来:“哈,你也与他们一样想?其实我与文瑶只是朋友,和你们一样,别的什么关系也没有!”
  江元对百里彤的话,虽然看不出什么做作,可是总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又谈了一阵,便转移了话题,江元问道:“彤兄,现在我们是到大部去,事情眼看就要发生了,你要我为你尽些什么力,希望你能把详细情形告诉我!”
  百里彤闻言,思索了良久,才低声说道:“江元,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这件事还是让我自己来了结吧!”
  江元心中虽然奇怪,可是他却不动声色,忖道:等到了大都,我再见机行事好了。
  这时下人已来催道:“少爷,车都备好了,我们走吧!”
  百里彤这才想起,自己只顾讲话忘了赶路,当下笑道:“好!叫他们先上车!”
  他说着走向窗前,向外望了望,对江元道:“还在下雪呢!你去把你的车退了吧!”
  江元答道:“车已经退了!”
  百里彤称好,略为整理了一下东西,交由一个汉子拿了出去。
  百里彤及江元一同出了房,所有的人,差不多都分别上了马车,三辆朱漆大马车,停在了门口,气派甚大,有若三个大臣一般。
  江元问道:“这房子是谁的?”
  百里彤笑着说道:“是一个朋友的……江元,你坐第二辆车,我坐头辆,咱们得快些赶路了!”
  江元答应了一声,跨上了车,入内之后,只见坐位上铺得有红绒厚毡,温暖异常。
  这辆车中,只坐了江元一人,实在使江元疑惑不定。
  不大的工夫,车子开始滑动,飞快地向前驶去。
  江元坐在车中,觉得车身极稳,很舒服。
  也不知江文心姐弟及吉文瑶,是在哪一辆车上?江元由车窗中向外望去,只见漫天飞雪,均似鸭绒,飘飘落下,天空是灰蒙蒙的,大地却是一片银白,景色甚是美丽。
  不大的工夫,车行的速度突然加快起来,江元不禁有些惊异,忖道:怪了!他的车看起来是比较笨重,怎么比我那辆车还快得多?
  车行很快,车身又稳,江元坐在车中,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他望着窗外倒泻如流的雪景,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这时,他才深切地感觉到,游历江湖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
  他心中默默地想道:“等我把师父的仇报过以后,我一定要遍游天下,从南到北,连关外都要去一趟!”
  江元正想到这里,突听车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便由窗口向后望去。
  只见文瑶一身黑色的劲装,头上包着一块丝巾,披着黑缎斗篷,骑着一匹骏马,如飞的赶来,神韵优美极了!
  江元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当文瑶的马由他的车旁经过时,忍不住在窗口叫了一声:“文瑶!文瑶!”
  文瑶蓦地把马勒慢了一些,当她发现是江元在叫她,不禁吃了一惊。
  她一双秀目紧紧地盯着江元,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江元在她的眼睛中,看见一片难以理解的神情。
  那神情很复杂,充满了惊奇、恐惧、羞涩和些微的兴奋。
  自从她在房外,偷听了百里彤的谈话之后,她的心碎了!她料不到,百里彤竟不如想像中那么爱她,这对于一个少女的心,是一种多么大的创伤啊!
  江元凝视着她,良久才道:“你怎么不坐车?这大的雪还要骑马?”
  吉文瑶微微地摇着头,轻声道:“我喜欢骑马!”
  可是江元看得出,文瑶是在疲累和寒冷中,在马车飞奔的情况下,他竟打开了车门,叫道:“姑娘!你还是上车来休息一下吧!”
  文瑶惊慌地向外躲让;可是江元的一双眼睛,似乎有极大的威力,使人不可抗拒。
  终于,她离骑跃身,轻轻地上了马车,江元立时将车门关上。
  文瑶心中一阵急跳,她想到在不久前,百里彤曾冷酷地对她说:“你还是自己把事情告诉骆江元吧!”
  这种语气,对她毫无友爱,并且还有些不齿她所为,并置身事外的意味。
  文瑶不知道百里彤为什么突然转变成这样,她也觉悟到,自己在他心中,原来是一点地位也没有的。
  这时,她是鼓足了勇气,要把暗害花蝶梦之事,明白地告诉江元;可是,当她见了江元之后,这种勇气又化为泡影了。
  这时,她与江元之间,只隔着一尺,她几次想说,都被江元那种深藏的爱所封锁。
  这种气氛是很神奇的,她心中想道:“我要告诉他么?可是他是真正爱我的人呀!
  我如果告诉他,不但毁灭了我自己,也毁灭了他!”
  江元正襟危坐、一言不发,他也感觉到,最近几次的见面,文瑶一次比一次变得怪异和不可理解。
  他咳嗽了一声,打破了沉寂的气氛,说道:“文瑶,你到大都去,是为什么事呢?”
  这句话问得文瑶黯然神伤,忖道:对了!我为什么去呢?百里彤对我根本就是不需要啊!
  文瑶想到这里,几乎流下眼泪来,她强忍着,无限悲哀地摇了摇头。
  江元把声音放高了一些道:“文瑶!我看你最近老是愁眉不展,到底为了什么事?”
  文瑶抬起了眼睛,痛苦地望了他一眼说道:“我……我……”
  她只说出这一个字,就没勇气再说下去了。
  江元问道:“你怎么样呢?”
  文瑶拼命地提起了勇气,说道:“花婆婆的死……”
  她说到这里,江元不禁一惊,紧问道:“啊!我师父的死,莫非你知道?”
  文瑶恐惧地向后退了一些,颤抖着道:“杀害花婆的人,我知道……”
  她话未讲完,江元已是面色大变,伸手抓住了文瑶的腕子,大叫道:“是谁?是谁?
  快说!”
  文瑶的手上,如同箝上了一把钢钩,可是这痛苦远远不如她内心的痛苦。
  在江元疯狂的催促下,她继续说道:“是……是皮鲁秋!”
  她仍然没有勇气把自己父女说出来——虽然她本意是决定这么做的!
  江元松开了她的手,他面上涌上了一层可怕的杀气,冷冷地笑道:“啊,不错!师父提过这个人,他就住大都,这笔账好算了!”
  车行如飞,传出了江元愤怒的自语和文瑶柔弱的哭声……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