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边城浪子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神刀堂主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四章 神刀堂主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9

  (一)

  正午的日色竟阴黯得像黄昏一样。
  丁灵琳看着傅红雪孤独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说得不错,翠浓果然不该再回来找他的,现在他果然反而离开了翠浓。”
  她摇着头,叹息着道:“我本来以为他已渐渐变得像是个人了,谁知道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根本就不是个东西。”
  叶开道:“他的确不是东西,他是人。”
  丁灵琳道:“他假如是有点人味,就不该离开那个可怜的女孩子。”
  叶开道:“就因为他是人,所以才非离开那女孩子不可。”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他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心里的负担一定很重,再继续和翠浓生活下去,一定会更痛苦。”
  丁灵琳道:“所以他宁愿别人痛苦。”
  叶开叹了口气道:“其实他自己心里也一样痛苦的,可是他非走不可。”
  丁灵琳道:“为什么?”
  叶开道:“翠浓既然能离开他,他为什么不能离开翠浓?”
  丁灵琳道:“因为……因为……”
  叶开道:“是不是因为翠浓是个女人?……”
  丁灵琳道:“男人本来就不该欺负女人。”
  叶开道:“但男人也一样是人。”
  他又叹了口气,苦笑道:“女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总不把男人当做人,总认为女人让男人受罪是活该,男人让女人受罪就该死了。”
  丁灵琳忍不住抿嘴一笑,道:“男人本来就是该死的。”
  她忽然抱住了叶开,咬着他的耳朵,轻轻道:“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没有关系,只要你一个人能活着就好。”

  (二)

  “那总是低着头,跟在你身后的女孩子呢?”

×      ×      ×

  秋风萧索,人更孤独。
  傅红雪慢慢地走着,他知道后面永远不会再有人低着头,跟着他了。
  这本不算什么,他本已习惯孤独。
  但现在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心里总觉得有些空空洞洞的,仿佛失落了什么在身后。
  有时他甚至忍不住要回头去瞧一瞧。
  后面的路很长,他已独自走过了很长的路。
  可是前面的路更长,难道他要独自走下去?
  “她的人呢?”
  在这凄凉的秋风里,她在干什么?
  是一个人在独自悄悄流泪?还是又找到了一个听话的小伙子?
  傅红雪的心里又开始好像在被针刺着。
  这次是他离开她的,他本不该再想她,本不该再痛苦。
  可是他偏偏会想,偏偏会痛苦。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种折磨自己的欲望,为什么他既折磨了别人,还要折磨自己?
  现在他就算知道她在哪里,也是绝不会再去找她的了。
  但他却还是一样要为她痛苦。
  这又是为了什么?

×      ×      ×

  在没有人的时候,甚至连傅红雪有时也忍不住要流泪的。
  可是他还没有流泪时,就已听见了别人的哭声。
  是一个男人的哭声。
  哭的声音很大,很哀恸。
  男人很少这么样哭的,只有刚死了丈夫的寡妇才会这样子哭。
  傅红雪虽然并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却也不禁觉得很奇怪。
  但他当然绝不会过去看,更不会过去问。
  哭声就在前面一个并不十分浓密的树林里,他从树林外慢慢地走了过去。
  哭的人还在哭,一面哭,一面还在断断续续地喃喃自语:“白大侠,你为什么要死?是谁害死了你?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
  傅红雪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一个穿着白麻孝服的男人,跪在树林里,面前摆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着些纸人纸马,还有一柄纸刀。
  用白纸糊成的刀,但刀柄却涂成了黑色。
  这男人看来已过中年,身材却还保持着少年时候的瘦削矫健,鼻子和嘴的线条都很直,看来是个个性很强,很不容易哭的人。
  但现在他却哭得很伤心。
  他将桌上的纸人纸马纸刀拿下,点起了火,眼睛里还在流着泪。
  傅红雪已走过去,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这个人却在看着纸人纸马在火中焚化,流着泪倒了杯酒泼在火上,又倒了杯酒自己喝下去,喃喃的道:“白大侠,我没有别的孝敬,只希望你在天之灵永不寂寞……”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已又失声痛哭起来。
  等他哭完了,傅红雪才唤了一声:“喂。”
  这人一惊,回过身,吃惊地看着傅红雪。
  傅红雪道:“你在哭谁?”
  这人迟疑着,终于道:“我哭的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一位绝代无双的大侠,只可惜你们这些少年人是不会知道他的。”
  傅红雪的心已在跳,勉强控制着自己,道:“你为什么要哭他?”
  这人道:“因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一生中,从未受过别人的恩惠,但他却救了我的命。”
  傅红雪道:“他怎么救你的?”
  这人叹了口气,道:“二十年前,我本是个镖师,保了一趟重镖经过这里。”
  傅红雪道:“就在这里?”
  这人点点头,道:“因为我保的镖太重,肩上的担子也太重,所以只想快点将这趟镖送到地头,竟忘了到好汉庄去向薛斌递帖子。”
  傅红雪问道:“难道来来往往的人,都要向他递帖子?”
  这人道:“经过这里的人,都要到好汉庄去递张帖子,拜见他,喝他一顿酒,拿他一点盘缠再上路,否则他就会认为别人看不起他。”
  他目中露出愤怒之色,冷笑着又道:“因为他是这里的第一条好汉,所以谁也不敢得罪他。”
  傅红雪道:“但你却得罪了他。”
  这人道:“所以他就带着他那柄六十三斤的巨斧,来找我的麻烦了。”
  傅红雪道:“他要你怎么样?”
  这人道:“他要我将镖车先留下,然后再去请我们镖局的镖主来,一起到好汉庄去磕头赔罪。”
  傅红雪道:“你不肯?”
  这人叹道:“磕头赔罪倒无妨,但这趟镖是要限期送到的,否则我们镖局的招牌就要被砸了。”
  他忽然挺起胸,大声道:“何况我赵大方当年也是条响当当的人物,我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傅红雪道:“所以你们就交上了手?”
  赵大方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那柄六十三斤重的宣花铁斧实在太霸道,我实在不是他的敌手,他盛怒之下,竟要将我立劈在斧下。”
  他神情忽又兴奋起来,很快地接着道:“幸好就在这时,那位大侠客恰巧路过这里,一出手就拦住了他,问清了这件事,痛责了他一顿,叫他立刻放我上路。”
  傅红雪道:“后来呢?”
  赵大方道:“薛斌当然还有点不服气,还想动手,但他那柄六十三斤重的宣花铁斧,到了这位大侠客面前,竟变得像是纸扎的。”
  傅红雪的心又在跳。
  赵大方叹息着,道:“老实说,我这一辈子从来也没看见过像这位大侠客那么高的武功,也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慷慨好义的人物,只可惜……”
  傅红雪道:“只可惜怎么样?”
  赵大方黯然神伤道,“只可惜这么样一位顶天立地的人物,后来竟被宵小所害,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目中已又有热泪盈眶,接着道:“只可惜我连他的墓碑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有在每年的这一天,都到这里来祭奠祭奠他,想到他的往日雄风,想到他对我的好处,我就忍不住要大哭一场。”
  傅红雪用力紧握双手,道:“他……他叫做什么名字?”
  赵大方凄然道:“他的名字我就算说出来,你们这些年轻人也不会知道。”
  傅红雪道:“你说!”
  赵大方迟疑着,道:“他姓白……”
  傅红雪道:“神刀白堂主?”
  赵大方耸然道:“你怎么知道他的?”
  傅红雪没有回答,一双手握得更紧,道:“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赵大方道:“我刚才已说过,他是位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也是近百年来,武林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好汉。”
  傅红雪道:“那是不是因为他救了你,你才这么说?”
  赵大方真诚地道:“就算他没有救我,我也要这么样说的,武林中人谁不知道神刀白堂主的侠名,谁不佩服他。”
  傅红雪道:“可是……”
  赵大方抢着道:“不佩服他的,一定是那些蛮横无理,作恶多端的强盗歹徒,因为白大侠嫉恶如仇,而且天生侠义,若是见到了不平的事,他是一定忍不住要出手的。”
  他接着又道:“譬如说那薛斌就一定会恨他,一定会在背后说他的坏活,但……”
  傅红雪一颗本已冰冷了的心,忽然又热了起来。
  赵大方下面所说的是什么,他已完全听不见了,他心里忽然又充满了复仇的欲望,甚至比以前还要强烈得多。
  因为现在他终于明白他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现在他已确信,为了替他父亲复仇,无论牺牲什么都值得。
  对那些刺杀他父亲,毁谤他父亲的人,他更痛恨。
  尤其是马空群。
  他发誓一定要找到马空群!发誓一定绝不再饶过这可耻的凶手。
  他全身都已因愤怒而发抖。
  赵大方吃惊地看着他,猜不出这少年为什么会忽然变了。
  傅红雪忽然道:“你可曾听过马空群这名字?”
  赵大方点点头。
  傅红雪道:“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赵大方摇摇头,眼睛已从他的脸上,看到他手里握着的刀。
  漆黑的刀。
  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这柄刀显然是赵大方永远忘不了的。
  他忽然跳起来,失声道:“你……你……你莫非就是……”
  傅红雪道:“我就是!”
  他再也不说别的,慢慢地转过身,走出了树林。
  林外秋风正吹过大地。
  赵大方痴痴地看着他,忽然也冲出去,抢在他面前,跪下。大声道:“白大侠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他老人家虽然已仙去,可是你……你千万要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
  傅红雪道:“不必。”
  赵大方道:“可是我……”
  傅红雪道:“你刚才对我说了那些话,就已可算是报过恩了。”
  赵大方道:“可是我说不定能够打听出那姓马的消息。”
  傅红雪道:“你?”
  赵大方道:“现在我虽已洗手不吃镖行这碗饭了,但我以前的朋友,在江湖中走动的还是有很多,他们的消息都灵通得很。”
  傅红雪垂下头,看着自己握刀的手。
  然后他忽然问:“你住在哪里?”

  (三)

  屋子里很简朴,很干净,雪白的墙上,挂着一幅人像。
  画得并不好的人像,却很传神。
  一个白面微须,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人,微微仰着面,站在一片秋林外,身子笔挺,就像是一杆标枪。
  他穿的是一件紫缎锦袍,腰畔的丝带上,挂着一柄刀。
  漆黑的刀!
  人像前还摆着香案,供奉着香花素果,白木的灵牌上,写着的是:“恩公白大侠之神位。”
  这就是赵大方的家。
  赵大方的确是个很懂得感激人的人,的确是条有血性的汉子。
  现在他又出去为傅红雪打听消息了。
  现在傅红雪正坐在一张白杨木桌旁,凝视着他父亲的遗像。
  他手里紧紧握着的,正也是一柄同样的刀,刀鞘漆黑,刀柄漆黑。
  他到这里已来了四天。
  这四天来,他天天都坐在这里,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父亲的遗像。
  他全身冰冷,血却是热的。
  “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也是近百年来武林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好汉。”
  这一句话就已足够。
  无论他吃了多少苦,无论他的牺牲多么大,就这一句话已足够。
  他绝不能让他父亲在天的英灵,认为他是个不争气的儿子。
  他一定要洗清这血海深仇,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值得。

×      ×      ×

  夜色已临,他燃起了灯,独坐在孤灯下。
  这些天来,他几乎已忘记了翠浓,但在这寂寞的秋夜里,在这寂寞的孤灯下,灯光闪动的火焰,仿佛忽然变成了翠浓的眼波。
  他咬紧牙,拼命不去想她。
  在他父亲的遗像前,来想这种事,简直是种冒渎,简直可耻。
  幸好就在这时,门外已有了脚步声。
  这是条很僻静的小巷,这是栋很安静的小屋子,绝不会有别人来的。
  进来的人果然是赵大方。
  傅红雪立刻问道:“有没有消息?”
  赵大方垂着头,叹息着。
  傅红雪已不必再等他回答,他这种颓伤的神色就已经是回答。
  风在窗外吹,落叶的声音就仿佛是有人在叹息。
  傅红雪慢慢地站起来,道:“你不必难受,这不能怪你。”
  赵大方抬起头,道:“你……你要走?”
  傅红雪道:“我已等了四天。”
  赵大方搓着手,道:“你就算要走,也该等到明天走。”
  傅红雪道:“为什么?”
  赵大方道:“因为今天夜里有个人要来。”
  傅红雪道:“什么人?”
  赵大方道:“一个怪人。”
  傅红雪皱了皱眉。
  赵大方的神情却兴奋了起来,道:“他不但是个怪人,而且简直可以说是个疯子,但他却是天下消息最灵通的疯子。”
  傅红雪迟疑着,道:“你怎么知道他会来?”
  赵大方道:“他自己说的。”
  傅红雪道:“什么时候说的?”
  赵大方道:“三年前。”
  傅红雪又皱起了眉。
  赵大方道:“就算他是三十年前说的,我还是相信他今天夜里一定会来,就算有人砍断了他的两条腿,他爬也会爬着来。”
  傅红雪冷冷道:“他若死了呢?”
  赵大方道:“他若死了,也一定会叫人将他的棺材抬来。”
  傅红雪道:“你如此信任他?”
  赵大方道:“我的确信任他,因为他说出的话,从未失信过一次。”
  傅红雪慢慢地坐了下去。
  赵大方却忽又问道:“你从不喝酒的?”
  傅红雪摇摇头。
  他摇头的时候,心里又在隐隐发痛。
  赵大方并没有看出他的痛苦,笑着道:“但那疯子却是酒鬼,我在两年前已为他准备了两坛好酒。”
  傅红雪冷冷的道:“我只希望这两坛酒有人喝下去。”

×      ×      ×

  酒已摆在桌上,两大坛。
  夜已深了。
  远处隐隐传来更鼓,已近三更。
  三更还没有人来。
  赵大方却还是心安理得地坐在那里,连一点焦躁的表情都没有。
  他的确是个很信任朋友的人!
  傅红雪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什么话都不再问。
  还是赵大方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微笑着道:“他不但是个疯子,是个酒鬼,还是个独行盗,但我却从来也没有见过比他更可靠的朋友。”
  傅红雪在听着。
  赵大方道:“他虽然是个独行盗,却是个劫富济贫的侠盗,自己反而常常穷得一文不名。”
  傅红雪并不奇怪,他见过这种人。
  听说叶开就是这种人。
  赵大方道:“他姓金,别人都叫他金疯子,渐渐就连他本来的名字都忘了。”
  傅红雪这时却已没有在听他说话,因为这时小巷中已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重,而且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赵大方也听了听,立刻摇着头道:“来的人绝不是他。”
  傅红雪道:“哦?”
  赵大方道:“我说过他是个独行盗,一向是独来独往的。”
  他笑了笑,又道:“独行盗走路时脚步也绝不会这么重。” 
  傅红雪也承认他说得有理,但脚步声却偏偏就在门外停了下来。
  这次是赵大方皱起了眉。
  外面已有了敲门声。
  赵大方皱着眉,喃哺道:“这绝不是他,他从不敲门的。”
  但他还是不能不开门。

×      ×      ×

  门外果然有两个人。
  两个人抬着口很大的棺材。

  (四)

  夜色很浓,秋星很高。
  淡淡的星光,照在这两个人的脸上。
  他们的脸很平凡,身上穿着的也是很平凡的粗布衣裳,赤足穿着草鞋。
  无论谁都能看得出这两人都是以出卖劳力为生的苦人。
  “你姓赵?”
  赵大方点点头。
  “有人叫我们将这口棺材送来给你。”
  他们将棺材往门里一放,再也不说一句话,掉头就走,仿佛生怕走得不够快。
  赵大方本来是想追上去的,但看了这口棺材一眼,又站住。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这口棺材。
  他眼睛里似将流下泪来,黯然道:“我说过,他就算死了,也会叫人把他的棺材抬来的。”
  傅红雪的心也沉了下去。
  他对这件事虽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总还是有一点希望的。
  现在希望已落空。
  看到赵大方为朋友悲伤的表情,他心里当然也不会太好受。
  只可惜他从来不会安慰别人。
  现在他忽然又想喝酒。

×      ×      ×

  酒就在桌上。
  赵大方凄然长叹,道:“看来这两坛酒竟是真的没有人喝了。”
  突听一人大声道:“没有人喝才怪。”
  声音竟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
  接着,就听见棺材“砰”的一响,盖子就开了,一个人活生生的从棺材里跳了出来。
  一个满面虬髯的大汉,精赤着上身,却穿着条绣着红花的黑缎裤子,脚上穿着全新的粉底官靴。
  赵大方大笑,道:“你这疯子,我就知道你死不了的。”
  金疯子道:“要死也得先喝完你这两坛陈年好酒再说。”
  他一跳出来,就一掌拍碎了酒坛的泥封,现在已开始对着坛子牛饮。
  傅红雪就坐在旁边,他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好像屋子里根本没有这么样一个人存在。
  这人看来的确有点疯。
  但傅红雪并没有生气,自己也是常常看不见别人的。
  金疯子一口气几乎将半坛酒都灌下肚子,才停下来喘了口气,大笑道:“好酒,果然是陈年好酒,我总算没有白来这一趟。”
  赵大方问道:“你要来就来,为什么还耍玩这种花样?”
  金疯子瞪起眼,道:“谁跟你玩花样?”
  赵大方道:“不玩花样,为什么要躲在棺材里叫人抬来?”
  金疯子道:“因为我懒得走路。”
  这句话回答得真妙,也真疯,但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却似乎露出了一丝忧虑恐惧之色。
  所以他立刻又捧起了酒坛子来。
  赵大方却拉住了他的手。
  金疯子道:“你干什么?舍不得这坛酒?”
  赵大方叹了口气,道:“你用不着瞒我,我知道你一定又有麻烦了。”
  金疯子道:“什么麻烦?”
  赵大方叹道:“你一定又不知得罪了个什么人,为了躲着他,所以才藏在棺材里。”
  金疯子又瞪起了眼,大声道:“我为什么要躲着别人?我金疯子怕过谁了?”
  赵大方只有闭上嘴。
  他知道现在是再也问不出什么来的,金疯子就算真的有很大的麻烦,也绝不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出来。
  他终于想起了屋子里还有第三者,立刻展颜笑道:“我竟忘了替你引见,这位朋友就是……”
  金疯子打断了他的话,道:“他是你的朋友,不是我的。”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嘴又已对上酒坛子。
  赵大方只好对着傅红雪苦笑,歉然道:“我早就说过,他是个疯子。”
  傅红雪道:“疯子很好。”
  金疯子突又重重地将酒坛往桌上一放,瞪着眼道:“疯子有什么好?”
  傅红雪不理他。
  金疯子道:“你认为疯子很好,你自己莫非也是个疯子?”
  傅红雪还是不理他。
  金疯子突然大笑起来,道:“这人有意思,很有意思……”
  赵大方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袖,勉强笑道:“你也许还不知道他是谁,他……”
  金疯子又瞪着眼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为什么不知道他是谁?”
  赵大方道:“你知道?”
  金疯子道:“我一走进这间屋子,就已知道他是谁了。”
  赵大方更惊讶,道:“你怎么会知道?”
  金疯子道:“我就算认不出他的人,也认得出他的这把刀,我金疯子在江湖中混了这么多年,难道是白混的。”
  赵大方板起了脸,道:“你既然知道他是谁,就不该如此无礼。”
  金疯子道:“我想试试他。”
  赵大方道:“试试他?”
  金疯子道:“别人都说他也是一个怪物,比我还要怪。”
  赵大方道:“哪点怪?”
  金疯子把一双穿着粉底官靴的脚,高高地跷了起来,道:“听说他什么事都能忍,只要你不是他的仇人,就算当面打他两耳光,他也不会还手的。”
  赵大方板着脸道:“这点你最好不要试。”
  金疯子大笑,道:“我虽然是疯子,但直到现在还是个活疯子,所以我才能听得到很多消息。”
  赵大方立刻追问,道:“什么消息?”
  金疯子不理他,却转过了脸,瞪着傅红雪,突然道:“你是不是想知道马空群在哪里?”
  傅红雪的手突又握紧,道:“你知道?”
  金疯子道:“我知道的事一向很多。”
  傅红雪连声音都已因紧张而嘶哑,道:“他……他在哪里?”
  金疯子突然闭上了嘴。
  赵大方赶过去,用力握住他的肩,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
  金疯子道:“我为什么要说?”
  赵大方道:“因为他是我恩人的后代,也是我的朋友。”
  金疯子道:“我已说过,他是你的好朋友,并不是我的。”
  赵大方怒道:“你是不是我的朋友?”
  金疯子道:“现在还是的,因为我现在还活着。”
  赵大方道:“这是什么意思?”
  金疯子道:“这意思你应该明白的。”
  傅红雪道:“难道你说出了就会死?”
  金疯子摇摇头,道:“我不是这意思。”
  傅红雪道:“你是不是要有条件才肯说?”
  金疯子道:“只有一个条件。”
  傅红雪道:“什么条件?”
  金疯子道:“我要你去替我杀一个人!”
  傅红雪道:“杀什么人?”
  金疯子道:“杀一个我永远不想再见到的人。”
  傅红雪道:“你藏在棺材里,就是为了要躲他?”
  金疯子默认。
  傅红雪道:“这人是谁?”
  金疯子道:“是个你不认得的人,跟你既没有恩怨,也没有仇恨。”
  傅红雪道:“我为什么要杀这么样一个人?”
  金疯子道:“因为你想知道马空群在哪里。”
  傅红雪垂下眼,看着自己手里的刀,他在沉思的时候,总是这种表情。
  赵大方忍不住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杀这个人?”
  金疯子道:“因为他要杀我。”
  赵大方道:“他能杀得了你?”
  金疯子道:“能。”
  赵大方动容道:“能杀得了你的人并不多。”
  金疯子道:“能杀他的人更少。”
  他凝视着傅红雪手里的刀,缓缓接道:“现在世上能杀得了他的,也许只有这把刀!”
  傅红雪紧握着手里的刀。
  金疯子道:“我知道你不愿去杀他,谁也不愿去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傅红雪道:“但是我一定要找到马空群。”
  金疯子道:“所以你只好杀他。”
  傅红雪的手握得更紧。
  金疯子说得不错,谁也不愿意去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可是那十九年刻骨铭心的仇恨,就像是一棵毒草,已在他心里生了根——纵然那是被人种到他心里的,但现在也已在他心里生了根。
  仇恨本不是天生的。
  但仇恨若已在你心里生了根,世上就绝没有任何力量能拔掉。
  傅红雪苍白的脸上,冷汗已开始流了下来。
  金疯子看着他,道:“袁秋云也不是你的仇人,你本来也不认得他,但你却杀了他。”
  傅红雪霍然抬起头。
  金疯子淡淡的接着说道:“无论谁为了复仇,总难免要杀错很多人的,被杀错的通常都是一些无辜的陌生人。”
  傅红雪忽然道:“我怎知杀了他后,就一定能找到马空群?”
  金疯子道:“因为我说过。”
  他说出的话,从未失信过一次,这点连傅红雪都已不能不相信。
  一个人正被人追杀的生死关头中,还没有忘记三年前订下的约会,这并不是件容易事。
  傅红雪又垂下头,凝视着手里的刀,缓缓道:“现在我只要你再告诉我一件事。”
  金疯子道:“什么事?”
  傅红雪一字字道:“这人在哪里?”
  金疯子的眼睛亮了。
  连赵大方脸上都不禁露出欣喜之色,他是他们的朋友,他希望他们都能得到自己所要的。
  金疯子道:“从这里往北去,走出四五里路,有个小镇,小镇上有个小酒店,明天黄昏前后,那个人一定会在那小酒铺里。”
  傅红雪道:“什么镇?什么酒店?”
  金疯子道:“从这里往北去只有那一个小镇,在小镇上只有那么一个酒店,你一定可以找得到的。”
  傅红雪道:“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明天黄昏时一定在那里?”
  金疯子笑了笑,道:“我说过,我知道很多事。”
  傅红雪道:“那个人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金疯子沉吟道:“是个男人。”
  傅红雪道:“男人也有很多种。”
  金疯子道:“这个人一定是最奇怪的那一种,你只要看见他,就会知道他跟别的人全都不同。”
  傅红雪道:“他有多大年纪?”
  金疯子道:“算来他已应该有三四十岁了,但有时看来却还很年轻,谁也看不出他究竟有多大年纪。”
  傅红雪重:“他姓什么?”
  金疯子道:“你不必知道他姓什么?”
  傅红雪道:“我一定要知道他姓什么,才能问他,是不是我要杀的那个人?”
  金疯子道:“我要你去杀他,不是要你跟他交朋友的。”
  傅红雪道:“你难道要我一看见他就出手?”
  金疯子道:“最好连一个字都不要说,而且绝不能让他知道你有杀他的意思。”
  傅红雪道:“我不能这样杀人。”
  金疯子道:“你一定要这么样杀人,否则你很可能就要死在他手里。”
  他笑了笑,又道:“你若死在他手里,还有谁能为白大侠复仇?”
  傅红雪沉默了很久,缓缓道:“谁也不愿意去杀一个陌生人的。”
  金疯子道:“这句话我说过。”
  傅红雪道:“现在我已答应你去杀他,我绝不能再杀错人。”
  金疯子道:“我也不希望你杀错人。”
  傅红雪道:“所以你至少应该将这个人的样子说得更清楚些。”
  金疯子想了想,道:“这个人当然还有几点特别的地方。”
  傅红雪道:“你说。”
  金疯子道:“第一点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跟任何人都不一样。”
  傅红雪道:“有什么不一样?”
  金疯子道:“他的眼睛看来就像是野兽,野兽才有他那样的眼睛。”
  傅红雪道:“还有呢?”
  金疯子道:“他吃东西时特别慢,嚼得特别仔细,就好像吃过了这一顿,就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吃下一顿了,所以对食物特别珍惜。”
  傅红雪道:“说下去。”
  金疯子道:“他一个人的时候从不喝酒,但他面前一定会摆着一壶酒。”
  傅红雪在听着。
  金疯子道:“他腰带上一定插着根棍子。”
  傅红雪道:“什么样的棍子?”
  金疯子道:“就是那种最普通的棍子,用白杨木削成的,大概有三尺长。”
  傅红雪道:“他不带别的武器?”
  金疯子道:“从不带。”
  傅红雪道:“这棍子就是他的武器?”
  金疯子叹道:“那几乎是我平生所看到过的,最可怕的武器。”
  赵大方忽然笑道:“那当然还比不上你的刀,世上绝没有任何武器能比得上这柄刀!”
  傅红雪沉思着,看着手里的刀,然后又抬起头,看着画上的那柄刀。
  他绝不能让这柄刀被任何人轻视,他绝不能让这柄刀放在任何人手里。
  金疯子看着他的表情,道:“现在你总该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傅红雪点点头,道:“他的确是个怪人。”
  金疯子道:“我保证你杀了他后,绝不会有任何人难受的。”
  傅红雪道:“也许只有我自己。”
  金疯子笑道:“但等你找到马空群后,难受的就应该是他了。”
  傅红雪双目凝视着他,忽又道:“谁说你是个疯子的?”
  金疯子道:“很多人。”
  傅红雪缓缓道:“他们都错了,我看你也许比他们都清醒。”
  金疯子大笑,大笑着捧起酒坛子,拼命地往肚子里灌。
  赵大方微笑着,道:“他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该清醒的时候他绝不醉,该醉的时候他绝不清醒。”

×      ×      ×

  黎明。
  金疯子已醉了,醉倒在桌上打鼾。
  傅红雪喃喃道:“我应该睡一会的。”
  赵大方道:“不错,今天你应该要有好精神。”
  傅红雪道:“杀人时都应该有好精神?”
  赵大方道:“你应该听得出,那个人并不是好对付的。”
  傅红雪凝视着画上的刀,嘴角忽然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缓缓道:“但我却绝不相信世上有任何人的棍子能对付这柄刀!”

×      ×      ×

  他的确不相信。
  白天羽活着时也从不相信。
  所以他现在已死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后记
    第四十六章 爱是永恒
    第四十五章 恩仇了了
    第四十四章 丁氏双雄
    第四十三章 世家之后
    第四十二章 绝路绝刀
    第四十一章 英雄末路
    第四十章 新仇旧恨
    第三十九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八章 桃花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