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边城浪子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前辈高人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五章 前辈高人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9

  (一)

  陌生人是绝不能信任的,因为他们通常都是很危险的人。

×      ×      ×

  这个人是个陌生人。
  这里的人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也从来没有看见过类似他这样的人。
  其实他并不怪。
  他看来很英俊,很干净,本来总该是个到处受欢迎的人。
  而且他很年轻,皮肤紧密而有光,身上绝没有一丝多余的肌肉。
  他身上并没有带任何令人觉得可怕的凶器。
  但他却实在是个可怕的人。
  他的沉默就很可怕。
  不说话并不能算是绝对沉默,可怕的是那种绝对的沉静。
  坐在这里已有很久,他非但没有说话,也没有动,这本是件很难受的事。
  但他的样子却又很轻松,很自然,就好像时常都像这样动也不动地坐着。
  桌上有酒,也有酒杯。
  他却连碰也没有碰过。
  好像这酒并不是叫来喝的,而是叫来看的。每当他看到这壶酒时,他那冷漠的眼睛里就有露出一丝温暖之色。
  难道这壶酒能令他想起一个他时常都在怀念着的朋友?
  他身上穿的是件很普通的粗布衣服,洗得很干净,和衣服同色的腰带上,随随便便地插着根短棍。
  短棍也并不可怕。
  最可怕的,还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亮。
  有很多人的眼睛都很亮,但他的眼睛却亮得特别,比任何人都特别。亮得就好像一直能照到你内心最黑暗的地方。
  无论谁被这双眼睛看一眼,都会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已被他看出来了。
  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

×      ×      ×

  现在他又叫了一碗面。
  他已开始吃面,吃得很慢,嚼得很仔细,就好像这碗面是他平生所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面,又好像这就是他所能吃到的最后一碗面。
  他拿着筷子的手,干燥而稳定,手指很长,指甲却剪得很短。
  就在他吃面的时候,傅红雪走了进来。

  (二)

  傅红雪一走进来,就看到了这个陌生人。
  但他忽然发现这陌生人的眼睛已经在看着他,就好像早已知道对面会有这么样一个人走进来似的。
  被这双眼睛看着时,傅红雪心里居然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那又好像你在黑暗中走进一个陌生的地方,忽然发现有条狼在等着你—样。
  他慢慢地走进来,故意不再去看这陌生人。
  可是他握刀的手却握得更紧。
  他已准备拔刀。
  这陌生人就随随便便地坐在那里,他本来随时都可以一刀割断他的咽喉。
  他一向知道他的刀有多快。
  他一向有把握。
  但这次他却突然变得没有把握了。
  这陌生人虽然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但却好像一个武林高手,已摆出了最严密的防守姿势,全身上下连一点破绽都没有。
  这也是傅红雪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事。
  他走得更慢,左脚先慢慢地走出一步,右腿再慢慢地跟着拖过去。
  他在等机会。
  这陌生人还在看着他,忽然道:“请坐。”
  傅红雪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仿佛还不知道他要谁坐。
  这陌生人就用手里的竹筷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又说了句:“请坐。”
  傅红雪迟疑着,竟真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陌生人道:“喝酒?”
  傅红雪道:“不喝。”
  陌生人道:“从来不喝?”
  傅红雪道:“现在不喝。”
  陌生人嘴角忽然泛出种很奇怪的笑意,缓缓道:“十年了……”
  傅红雪只有听着,他听不出这句话的意思。
  陌生人已慢慢地接着道:“十年来,已没有人想杀死我。”
  傅红雪的心一跳。
  陌生人凝视着他,淡淡道:“但你现在却是来杀我的!”
  傅红雪的心又一跳。
  他实在不懂,这陌生人怎么会知道他的来意。
  陌生人还在凝视他,道:“是不是?”
  傅红雪道:“是!”
  陌生人又笑了笑,道:“我看得出你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傅红雪道:“不会说谎,但却会杀人。”
  陌生人道:“你杀过很多人?”
  傅红雪道:“不少。”
  陌生人的瞳孔似在收缩,缓缓道:“你觉得杀人很有趣?”
  傅红雪道:“我杀人并不是为了觉得有趣。”
  陌生人道:“是为了什么?”
  傅红雪道:“我不必告诉你。”
  陌生人目中忽又露出种很奇特的悲伤之色,叹息着道:“不错,每个人杀人都有他自己的理由,的确不必告诉别人。”
  傅红雪忍不住问道:“你怎知我要来杀你?”
  陌生人道:“你有杀气。”
  傅红雪道:“你看得出?”
  陌生人道:“杀气是看不出来的,但却有种人能感觉得到。”
  傅红雪道:“你就是这种人?”
  陌生人道:“我是的。”
  他目光似又到了远方,接着道:“就因为我有这种感觉,所以现在我还活着。”
  傅红雪道:“现在你的确还活着。”
  陌生人道:“你认为你一定可以杀死我?”
  傅红雪道:“世上没有杀不死的人。”
  陌生人道:“你有把握?”
  傅红雪道:“没有把握,就不会来。”
  陌生人又笑了。
  他的笑神秘而奇特,就像是在严寒中忽然吹来一阵神秘的春风,溶化了冰雪。
  他微笑着道:“我喜欢你这个人。”
  傅红雪道:“但我还是要杀你。”
  陌生人道:“为什么?”
  傅红雪道:“没有原因。”
  陌生人道:“没有原因也杀人?”
  傅红雪目中忽然露出了痛苦之色,道:“就算有原因,也不能告诉你。”
  陌生人道:“你是不是非杀我不可?”
  傅红雪道:“是。”
  陌生人叹了口气,道:“可惜。”
  傅红雪道:“可惜?”
  陌生人道:“我已有多年未杀人。”
  傅红雪道:“哦?”
  陌生人道:“那只因我有个原则,你若不想杀我,我也绝不杀你。”
  傅红雪道:“我若定要杀你呢?”
  陌生人道:“你就得死。”
  傅红雪道:“死的也许是你。”
  陌生人道:“也许是……”
  直到这时,他才看了看傅红雪手里握着的刀,道:“看来你的刀一定很快?”
  傅红雪道:“够快的。”
  陌生人道:“很好。”
  他忽然又开始吃面了,吃得很慢,嚼得很仔细。
  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扶着碗,看来傅红雪只要一拔刀,刀锋就会从他头顶上直劈下去。
  他根本没有招架还手的余地。
  但傅红雪的刀还在刀鞘里,刀鞘在落日余晖中看起来更黑。
  手却更苍白。
  他没有拔刀,因为在这陌生人面前,他竟忽然不知道自己这一刀该从哪里劈下去。
  这陌生人面前,就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高墙在阻着似的。
  陌生人已不再看他,缓缓道:“杀人并不是件有趣的事,被杀更无趣。”
  傅红雪没有回答。
  因为这陌生人并不像是在对他说话。
  陌生人慢慢地接着道:“我一向不喜欢没有原因就想杀人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年轻人不该养成这种习惯的。”
  傅红雪道:“我也不是来听你教训的。”
  陌生人淡淡道:“刀在你手里,你随时都可以拔出来。”
  他慢慢地吃着最后的几根面,态度还是很轻松,很自然。
  但傅红雪全身每一根肌肉,每一根神经都已绷紧。
  他知道现在已到了非拔刀不可的时候。
  这一刀若拔出来,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势必要有一个人倒下去!

×      ×      ×

  酒店里忽然变成空的。
  所有的人都已悄悄地溜了出去,连点灯的人都没有了。
  落日的余晖,淡淡的从窗外照进来。
  好凄凉的落日。
  傅红雪好像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动,但他的身子已悬空。
  他已将全身每一分力量,全都聚在他的右臂上。
  漆黑的刀柄,距离他苍白的手才三寸。
  陌生人的棍子却还是插在腰带上——一根很普通的棍子,用白杨木削成的。

×      ×      ×

  傅红雪突然拔刀!

  (三)

  没有刀光。
  刀根本没有拔出来。
  傅红雪拔刀的时候,门外面忽然飞入了一个人,他身子一闪,这个人就跌在他身旁。
  一个很高大的人,赤着上身,却穿着条绣着红花的黑缎裤子。
  他脚上的粉底宫靴已掉了一只。
  金疯子!
  这个又疯又怪的独行盗,现在竟像是一堆泥似的倒在地上,满脸都是痛苦之色,身子也缩成了一团,连爬都爬不起来。
  他怎么会忽然也来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傅红雪的刀怎么还能拔得出来?

×      ×      ×

  陌生人吃光了最后一根面,已放下筷子,这突然的变化,竟没有使他脸上露出一丝吃惊之色。
  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现在正看着门外。
  门外又有个人走进来。
  叶开。
  又是那阴魂不散的叶开。

×      ×      ×

  陌生人看着叶开,冷漠的眼睛里,居然又露出了一丝温暖之色。
  叶开看着他的时候,神情却很恭谨。
  他从未对任何人如此恭敬过。
  陌生人忽然道:“他是你的朋友?”
  叶开道:“是的。”
  陌生人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叶开道:“是个很容易上当的人。”
  陌生人道:“是不是随便杀人的人?”
  叶开道:“绝不是。”
  陌生人道:“他有理由要杀我?”
  叶开道:“有。”
  陌生人道:“是不是个很好的理由?”
  叶开道:“不是,但却是个值得原谅的理由。”
  陌生人道:“好,这就够了。”
  他忽然站起来,向叶开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喜欢请客,今天我让你请一次。”
  叶开也笑了,道:“谢谢你。”
  陌生人已走了出去。
  傅红雪忽然大喝:“等一等。”
  陌生人没有等,他走得并不快,脚步也不大,但忽然间就已到了门外。
  丁灵琳就站在门外。
  她看着这陌生人从她面前走过去,忽然道:“这铃铛送给你。”
  说到第二个字的时候,她手腕金圈上的三枚铃铛已飞了出去。
  铃铛本来是会响的。
  但她的铃铛射出后,反而不响了,因为铃铛的速度太急。
  三枚铃铛直打这陌生人的背。
  陌生人可也没有回头,没有闪避,居然也没有反手来接。
  他还是继续向前走,走得还是好像并不太快。
  奇怪的是,这三枚比前者急的铃铛,竟偏偏总是打不到他的背上去,总是距离他的背还有四五寸。
  忽然间,他已走出了好几丈。
  不响的铃铛渐渐又“叮铃铃”地响了起来,然后就一个个掉了下去。
  铃铛在地上闪着金光,可这奇异的陌生人却已不见了。

×      ×      ×

  丁灵琳怔住。
  连傅红雪都已怔住。
  叶开却在微笑,这笑容中却带着种说不出的崇敬和羡慕。
  丁灵琳忽然跑过来,拉住他的手,道:“那个人究竟是人是鬼?”
  叶开道:“你看呢?”
  丁灵琳道:“我看不出。”
  叶开道:“怎么会看不出?”
  丁灵琳道:“世上本不会有那样的人,但也不会有那样的鬼。”
  叶开笑了。
  傅红雪忽然道:“他是你的朋友?”
  叶开道:“我希望是的,只要他将我当做朋友,叫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傅红雪道:“你知道我要杀他?”
  叶开道:“刚知道。”
  傅红雪道:“所以你就立刻赶来了。”
  叶开道:“你以为我是来救他的?”
  傅红雪冷笑。
  叶开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的刀很快,我看过,但是在他面前,你的刀还没有拔出鞘,他的短棍也许已洞穿了你的咽喉。”
  傅红雪不停的冷笑。
  叶开道:“我知道你不信,因为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傅红雪道:“他是谁?”
  叶开道:“他纵然不是这世上出手最快的人,也只有一个人能比他快。”
  傅红雪道:“哦?”
  叶开道:“能比他快的人绝不是你。”
  傅红雪道:“是谁?”
  叶开脸上又露出那种出自内心的崇敬之色,慢慢地说出了四个字:“小李飞刀!”

×      ×      ×

  小李飞刀!
  这四个字本身就像是有种无法形容的魔力,足以令人热血奔腾,呼吸停顿。
  过了很久,傅红雪才长长地吐出口气,道:“难道他就是那个阿飞?”
  叶开道:“世上只有这么样一个阿飞,以前绝没有,以后也可能不会再有。”
  傅红雪握刀的手又握得紧紧地,道:“我知道他一向用剑。”
  叶开道:“现在他已不必用剑,那短棍在他手里,就已经是世上最可怕的剑。”
  傅红雪的脸色更苍白,一字字道:“所以你是来救我的?”
  叶开道:“我没有这样说。”
  他不让傅红雪开口,又问道:“你知不知道地上这个人是谁?”
  傅红雪道:“他说他叫金疯子。”
  叶开道:“他不是,世上根本没有金疯子这么样一个人。”
  傅红雪道:“他是谁?”
  叶开道:“他叫小达子。”
  傅红雪道:“小达子?”
  叶开道:“你没有听说过小达子?”
  他笑了笑,接着又道:“你当然没有听说过,因为你从来没有到过京城,到过京城的人都知道,当世的名伶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小达子。”
  傅红雪道:“名伶?他难道是个唱戏的?”
  叶开笑了笑,道:“他也是个天才,无论演什么,就像什么。”
  傅红雪又怔住。
  叶开道:“这次他演的是个一诺千金,亦狂亦侠,而且消息灵通的江湖豪杰,他显然演得很是出色。”
  傅红雪不能不承认,这出戏的本身就很出色。
  叶开道:“这出戏叫‘双圈套’,是易大经的珍藏秘本。”
  傅红雪动容道:“易大经?”
  叶开点点头,俯下身,从“金疯子”身上拿出了一个小本子。
  用毛边纸订成的小本子,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小字:“三更后,叫人用棺材抬你来,等我说:‘酒没有人喝了’这句话时,你就从棺材里跳出来,大笑着说:‘没有人喝才怪。’然后……”
  看了这段小字,傅红雪苍白的脸已因羞愧愤怒而发红。
  现在他终于已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果然是特别演给他看的一出戏,果然是别人早已编好了的!
  从看到“赵大方”在树林中痛哭时开始,他就已一步步走入了圈套。
  最后的终点就是一条短棍。
  一条足能洞穿世上任何人咽喉的短棍!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后记
    第四十六章 爱是永恒
    第四十五章 恩仇了了
    第四十四章 丁氏双雄
    第四十三章 世家之后
    第四十二章 绝路绝刀
    第四十一章 英雄末路
    第四十章 新仇旧恨
    第三十九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八章 桃花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