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彩环曲 >> 正文  
第三章 荒山魅影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荒山魅影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柳鹤亭生具至性,此刻自己虽然满心烦恼,但见了这等事情,却立刻生出助人之心,当下脚尖轻点,如轻烟般掠了过去。
  又是一阵风吹过!
  这淡灰的人影,竟也随风摇动了起来。
  “呀!果然我未曾猜错!”他身形倏然飞跃三丈,笔直地掠到这条淡灰人影身前,只见一条横生的树枝,结着一条黑色的布带,一个灰袍白发的老头,竟已悬吊在这条布带之上。
  柳鹤亭身形微顿又起,轻伸猿臂,拦腰抱住这老者,左掌横切,有如利刃般将那条黑色布带切断!
  他轻轻地将这老人放到地上,目光转处,心头又不禁一跳,原来这满头白发、面如满月的老者,双臂竟已齐根断去,他身上穿着的灰布长袍,甚至连衣袖都没有,柳鹤亭伸手一探,他胸口尚温,鼻息未断,虽然面容苍白,双目紧闭,但却绝未死去。
  柳鹤亭不禁放心长叹一声,心中突地闪过一丝淡淡的欢愉,因为他已将一个人的性命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出来。一个人纵然有千百种该死的理由,却也不该自尽,因为这千百种理由都远不及另一个理由充足正大,那就是:
  上天赋与人生命,便没有任何人有权夺去——这当然也包括自己在内。
  柳鹤亭力聚掌心,替这白发灰袍的无臂老者略为推拿半晌,这老者喉间一阵轻咳,长叹一声,张开眼来,但随又合起。
  柳鹤亭强笑一下,和声道:“生命可贵,蝼蚁尚且偷生,老丈竟要如此死去,未免太不值得了吧?”
  白发老人张开眼来,狠狠望了柳鹤亭两眼,突然“呸”的一声,张嘴一口浓痰,向柳鹤亭面上吐去,柳鹤亭一惊侧首,只觉耳边微微一凉,这口痰竟擦耳而过,却听这白发老人怒骂道:“老夫要死就死,你管得着吗?”
  翻身从地上跃了起来,又怒骂道:“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毛头小子,真是岂有此理。”呸地又向地上吐了口浓痰,掉首不顾而去。
  柳鹤亭发愣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既觉恼怒,却又觉有些好笑,暗道:“自己这一夜之中,怎地如此倒楣,救了一个人的性命,却换来一口浓痰,一顿臭骂。”他呆呆地愣了半晌。
  只见这老人越去越远,他突然觉得有些寒意,暗道一声:“罢了,他既然走了,我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转念一想:“他此刻像是要走到别的地方去自尽,我若不去救他,唉——此后心必不安。”转目一望,那老者灰色的身影,还在前面缓缓而走,一个残废的老人踯躅在秋夜的荒山里,秋风萧索,夜色深沉,使得柳鹤亭无法不生出恻隐之心。
  他只得暗叹一声,随后跟去,瞬息之间,便已掠到这老者身后,干咳了一声,方待再说两句劝慰之言,哪知这老者却又回首怒骂道:“你这混帐小子,跟在老夫后面做甚,难道深夜之中,想要来打劫吗?”
  柳鹤亭愣了一愣,却只得强忍怒气,暗中苦笑,抬头一望,面前已是一条狭长的山道,两边山峰渐高,他暗中忖道:“他既然要往这里走,我不如到前面等他,反正这里是条谷道——”心念转处,他身形已越过这老者前面,回头一笑道:“既然如此,小可就先走一步了。”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根本不去搭理于他。柳鹤亭暗中苦笑,大步而行,前行数丈,回头偷望一眼,那老者果然自后跟来,嘴里不断低语,不知在说些什么,满头的白发在晚风中飞舞着,无臂的身躯,显得更加孱弱。
  柳鹤亭暗暗叹息着,转身向前走去,一面在心中暗忖:“无论如何,我也要将这老人从烦恼中救出,唉!他年龄如此——”
  突地!
  一个惊人的景象,打断了他心中的思潮。
  他定了定神,驻足望去,前面道旁的小峰边,竟也横生着一株新树,而树枝上竟也悬吊着一个灰白的人影,他一惊之下,凌空掠了过去,一手切断布带,一把将这人抱了下来,俯首一看——
  只见此人满头白发,面如满月,双臂齐肩断去,身上一袭无袖的灰布长袍,他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回头望去,身后那条笔直的山路,竟连一条人影都没有了,只有秋风未住,夜寒更重。他颤抖着伸出手掌,在这老者胸口一探,胸口仍温,鼻息未断,若说这老人便是方才的老人,那么他怎能在这霎眼之间越到自己身前,结好布带,悬上树枝?他双臂空空,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若说这老人不是方才那老人,那他又怎会和他生得一模一样?而且同样地是个断去双臂的残废!
  他长长透了口气,心念数转,一咬牙关,伸手在这老者胸前推拿了几下,等到这老者亦自喉间一咳,吐出一口长气,他突地手掌一回,在这老者腰边的“睡穴”之上,疾点一下。
  他知道以自己的身手,点了这老者的睡穴,若无别人解救,至少也得睡上三个时辰。于是他立即长身而起,掠回来路,身形疾如飘风,四下一转,大地寂静,竟真的没有人踪,他身形一转,再次折回,那白发老人鼻息沉沉,却仍动也不动地睡在树下。
  他脚步微顿一下,目光四转,突地故意冷笑一声,道:“你既如此装神弄鬼,就让你睡在这里,等会儿有鬼怪猛兽出来,我可不管。”语声一顿,大步地向前走去,但全神凝注,却在留神倾听着身后的响动,此刻他惊恐之心极少,好奇之心却极大,一心想看看这白发老人究竟是何来路。
  但他前行又已十丈,身后却除了风吹草动之声外,便再无别的声息。他脚步越行越缓,方待再次折回那株树下,看看那白发老人是否还在那里,但是他目光一动——前面小山壁旁,一株木枝虬结的大树上,竟又凌空悬吊着一条淡灰人影。
  他倒吸一口凉气,身形闪电般掠去,右掌朝悬在树枝上的布带一挥,那黑色布带便又应手而断,悬在树枝上的躯体,随之落下,他左手一揽,缓住了这躯体落下的势道。
  只见此人竟然仍是满头白发,面如满月,双臂齐断,一身灰袍!
  此刻柳鹤亭心中已乱做一团,他自己都分不清是惊骇还是疑惑?下意识地伸手一探鼻息,但手掌立即缩回,轻轻将这人放在地上,身形猛旋,猛然几个起落,掠回方才那株树下。
  树下空空,方才被他以内家妙手点了“睡穴”的那灰袍白发老人,此刻竟又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他大喝一声,脑海中但觉纷乱如麻,身形不停,忽然又是几个起落,掠出了这条山道,抬头一望——
  先前他第一次见着那白发老人悬绳自尽的树枝上,此刻竟赫然又自凌空悬吊着一条淡灰人影,掠前一看——
  灰袍白发,面如满月!
  他剑眉一挑,突地扬掌劈出一股劲风,风声激劲,竟凭空将这段树枝震断,然后他任凭树枝上悬吊着的躯体“噗”地落在地上,脚跟半旋,蜂腰一拧,身形转回,嗖,嗖,嗖,三个起落,掠回十丈。
  谷道边的第一株树上,树枝轻摇,木叶飘飘,却赫然又悬吊着一条人影,也仍然是灰袍白发,两臂空空。
  柳鹤亭身形有如经天长虹,一掠而过,随手一挥,挥断了树枝上的布带,身形毫不停顿,向前掠去,一掠数丈,三掠十丈。
  十丈外那一株枝叶纠结的大树下,方才被柳鹤亭救下的白发老者,此刻竟仍安安稳稳地躺在地上。
  柳鹤亭身形如风,来回飞掠,鼻尖已微见汗珠,但是他心中却不断地泛出一阵阵寒意,他甚至不敢再看躺在地上的白发无臂老者一眼,一点脚尖,从树旁掠了过去,此刻他只盼望自己能早些离开这地方,再也不要见到这白发老者的影子。
  谷道边两旁的山壁越来越高,他身形有如轻烟,不停地在这狭长的谷道中飞掠着,生像是他身后追随着一个无形的鬼怪一样。
  他不断地回着头,身后却一无声息,更无人影。
  刹那间,他似已掠到谷道尽头,前面一条山路,蜿蜒而上,道前一片山林,他微一驻足,暗中一调真气,大骂自己糊涂,怎地慌不择路,竟走到了这片荒地的更深之处。方才那有如鬼魅一般的白发老者,竟使得这本来胆大心细的少年,此刻心中仍在惊悸地跳动着,他甚至开始怀疑这老者究竟是否人类!
  哪知——
  谷道尽头突地传来一声哈哈大笑之声,笑声虽然清朗,但听在柳鹤亭耳里,却有如枭啼鬼嚎。他忍不住周身一噤,却见前面山林阴影中,已缓缓走出一个人来,哈哈大笑着道:“老夫被你救了那么多次,实在也不想死了,小伙子,交个朋友如何?”赫然又是那满头白发,双臂齐断的灰袍老人。
  柳鹤亭极力按捺着心中的惊恐,直到此刻为止,他还是无法断定这老者究竟是否人类,因为他实在无法相信,人类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轻功,这谷道两旁山峰高耸,这老者难道是从他头上飞过来不成?
  只见这老者缓步行来,笑声之中,竟像是得意高兴已极,面上更是眉开眼笑,快活已极。
  柳鹤亭心中又惊又奇,暗忖:“这老人究竟是人是鬼?为什么这般戏弄于我?”
  只见这老者摇摇摆摆地行来,突地一板面孔,道:“老夫要死,你几次三番地救我,现在老夫不想死,你却又不理老夫,来来来,小伙子,我倒要问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鹤亭呆呆地愣在当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这老者面孔虽板得一本正经,但目光中却似隐含笑意,在柳鹤亭脸上左看右看,似是因为夜色深沉,看不甚清,是以越发看得仔细些,柳鹤亭只被他看得心慌意乱。
  却听他突地“哎呀”一声,道:“小伙子,你不过三天,大难就要临头,难道我不知道吗?”
  柳鹤亭心头一跳,暗忖:“是了,今夜我遇着的尽是离奇怪异之事,说不定近日真有凶险,这老者如果是人,武功如此高妙,必非常人,也许真被他看中了。”
  只见这老者突地长叹一声,缓缓摇头道:“老夫被你救了那么多次,实在无法不救你一救,只是……唉!老夫数十年来,从未伸手管过武林中事,如今也不能破例。”他双眉一皱,面上立刻换了愁眉苦脸的表情,仿佛极为烦恼。
  柳鹤亭生性倔强高傲,从来不肯求人,见了他这种表情,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却听他又道:“你武功若稍微高些,大约还可化险为夷,只是——哼!不知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功夫,实在太不高明,怎会是别人敌手?”
  这话若是换了旁人对柳鹤亭说出,他硬是拼却性命,也要和那人斗上一斗。只是他方才实在被这老者的身法所惊,心中反而叹道:“我自命武功不错,如今和这老人一比,实在有如萤火之与皓月,唉——他如此说法,我除了静听之外,又能怎地?”心念一转:“唉!我如能从这老人处学得一些轻功妙诀,只怕比我以前全部学到的还多。”
  这白发老人目光动也不动地望在他脸上,似乎早已看出他的心意,突又长叹一声,摇首道:“老夫一身绝艺,苦无传人,数十年来,竟连个徒弟都找不到,唉——如果——”
  他语声一顿,柳鹤亭心头却一动:“难道他想将我收在门下?”
  却听这老人又自接着正色说道:“老夫可不是急着要找徒弟,只是老夫方才见你武功虽差,却有几分侠义之心,是以才想救你一命,如果你愿拜在老夫门下,老夫倒可传你一本秘笈,包你数天之内,武功就能高明一倍。”他忽然闭起眼睛,仰首望天,叹道:“恩师,我虽然破戒收徒,但却实非得已,恩师,你不会怪我吧?”
  此刻柳鹤亭心中已再无疑念,认定这老人一定是位隐迹风尘、玩世不恭,武功却妙到不可思议的武林异人,方才心中的惊疑恐惧,一扫而空,但他生性强傲,恳求的话,仍然说不出口,讷讷地嗫嚅了半晌,终于挣扎着说道:“弟子无知,不知道你老人家是位异人,如果你老人家……嗯……”他嗯了半天,下面的话还是无法说出口来。
  哪知这老人却已立刻接道:“你不必说了,你可是愿意做老夫的徒弟?”
  柳鹤亭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老人眼睛一转,目光中更是得意,但却仍长叹道:“唉——既是如此,也是老夫与你有缘。我平生武功奥秘,都写成一本秘笈,此刻便藏在老夫脚下的靴筒里,老夫一生脱略行踪,最恨世俗礼法,你既拜老夫为师,也不必行什么拜师大礼,就在这里随便跟我磕个头,将那本秘笈拿去就是了。”
  柳鹤亭虽然聪明绝顶,但此刻心中亦再无疑念,大喜着叫了一声:“恩师。”噗地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叩了几个头,只见这老人已抬起脚来,他恭敬地伸出手掌,在靴筒里一掏,果然掏出一本黄绢为面的册子,热烘烘的,似乎还有些臭气,但他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谨慎地收了起来。只听这老者干咳一声,缓缓道:“好了,起来吧。”
  柳鹤亭遵命长身而起,目光一抬,却见这老人正在朝着自己挤眉弄眼,他不禁愣了一愣,心中方自奇怪,哪知这老人却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快活,竟弯下腰去,放声大笑了起来。
  柳鹤亭心中更奇,哪知他笑声一起,柳鹤亭身后竟也有人哈哈大笑起来,柳鹤亭一惊之下,回首而望,只见他身后数丈之外,竟一排大笑着走来三个白发灰袍、两臂齐断的老人,走到他身侧,四个一起弯腰跌足,笑得开心已极。柳鹤亭心中却由惊而奇,由奇而恼,只是他亦自恍然大悟,难怪方才自己所遇之事那般离奇,原来他们竟是孪生兄弟四人,只是自己再也未曾想到这里,是以才会受了他们的愚弄,一时之间,他心中不禁气恼,但见了这四人的样子,却又不禁有些好笑。
  “反正他们年龄都已这么大了,我纵然向他们叩个头又有什么关系。”
  要知道柳鹤亭虽然倔强高傲,却并非气量偏窄之人,而且天性亦不拘小节,此刻他站在中间,看到身旁这四个满头白发,笑来却有如顽童一般的老人,想到自己方才的心情,越想越觉好笑,竟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哪知他笑声一起,这四个白发老人的笑声却一起顿住,八只眼睛,一起望着柳鹤亭,像是非常奇怪,这少年怎地还有心情笑得出来。只见他笑得前仰后合,竟像是比自己还要得意,四人对望一眼,心里都不觉大奇,四人竟都忍不住脱口问道:“你笑什么?”
  柳鹤亭目光一转,不停地笑道:“我笑的事,怎能告诉你们?”话声一了,又自大笑起来。
  这四个老人年纪虽大,但童心仍炽,四人不知用这方法捉弄了多少人,那些人不是被他们吓得半死,连走都走不动了,就是见了第二个上吊的老人,便吓得连忙逃走,纵然有一两个武功特别高的,后来发觉了真相,也都一定会勃然大怒,甚至和他们反脸成仇。
  此刻他们见了柳鹤亭被他们捉弄之后,不但不以为忤,竟笑得比他们还要开心,这倒是他们生平未遇之事,柳鹤亭不肯说出自己发笑的原因,这四人便更觉好奇之心,不可遏止,四人面面相觑,各各心痒难抓,突地一起向柳鹤亭恭身一礼,齐声道:“方才小老儿得罪了阁下,阁下千万不要见怪。”
  柳鹤亭笑声一顿,道:“我自然不会见怪。”
  这四个老人一起大喜道:“阁下既不见怪,不知可否将阁下发笑的原因告诉我们?”
  此刻东方渐白,大地已现出一丝曙光,柳鹤亭四望一眼,只见这四人虽然须发皆白,但却满脸红光,眉眼更俱都生成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只是此刻却又一个个眼憋眉皱,像是心里十分苦恼。
  柳鹤亭见了他们苦恼的神情,知道他们苦恼的原因,心道:“你们方才那般捉弄我,我此刻也偏偏不告诉你们。”口中却道:“我只是想到一句话,是以才觉得好笑而已。”
  这四个老人一生之中,四处寻找欢笑,但他们四人一体而生,行踪诡异,别人见到他们,不是早已吓得半死,便是不愿和他们多话,哪有心情和他们说笑?是以这四人喜欢捉弄别人,自寻乐趣,此刻听了柳鹤亭想到一句如此好笑的话,却不告诉他们,心中越发着急,急急追问道:“不知阁下可否将这句话说出来,也让小老儿开心开心?”这四人心意相通,心中一生好奇之心,说起话来,竟也是同时张口,同时闭口,竟像是一个人的影子。
  柳鹤亭目光一转,心里好笑,口中却故意缓缓道:“这句话嘛……”眼角斜瞟,只见这四人眼睛睁得滚圆,嘴唇微微张开,竟真的是一副急不可待的神情,忍不住哈哈笑道:“我想起的那句话便是‘穿蓑衣救火’。”
  那四人一呆,道:“此句怎解?”
  柳鹤亭本来是见了他们样子好笑,哪里想起过什么好笑的话,不过是随口胡诌而已,此刻见他们反被自己捉弄了,心中得意,接口笑道:“我本想救人,却不知反害了自己,这岂非穿蓑衣救火——惹火上身吗?”
  四个老人齐地又是一呆,目光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像是觉得这一句话一点也不好笑,但四人对望了一眼,竟也哈哈大笑起来,五个人竟笑做一团。
  柳鹤亭心中暗道:“我今日虽被他们捉弄,却换来一场如此大笑,也算得上是人生中一段奇遇,此刻还和他们鬼混什么?”
  心中虽想走,但见他们大笑的神情,却又觉得甚为有趣,不舍离去。
  却见这四个老人一齐哈哈笑道:“阁下真是有趣得紧,小老儿今日倒是第一次见到阁下这般有趣的人,不知阁下可否将大名见告,将来也好交个朋友。”
  柳鹤亭笑道:“在下柳鹤亭,不知阁下等是否也可将大名告诉小可?”他此刻对这四个奇怪的老人,心中已无恶感,心想与这种人交个朋友倒也有趣。
  白发老人哈哈笑道:“正是,正是,我们也该将名字告诉阁下,只是我四人纵然将名字告诉阁下,阁下也未见能分得清。”
  此刻晓色更开,柳鹤亭与这四人对面相望,已可分辨出他们的须发。只见这四人站在一处,竟生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乍见之下,委实叫人分辨不出。
  却听老人又道:“但其实我兄弟四人之间,还是有些分别的,只是别人看不出来而已。”
  柳鹤亭微微一侧身,让东方射来的曙光,笔直地照在这四人面上,目光仔细地自左而右,逐个向这四人面上望去,来回望了数次,只见这四个眉开眼笑的老人,此刻面孔竟板得一本正经,心中不禁一动,故意颔首道:“不错,你们若是不笑的话,别人委实分辨不出。”
  白发老人齐地双目一张,突又哈哈大笑起来,连声道:“你这小伙子真是有趣,竟将我们这个秘密都看出来了。”
  原来这四人不笑之时,面容的确一样,但笑起来,一人嘴角一齐向上,一人嘴角眼角一齐向下,一个口中长了两颗看来特别显眼的犬齿,另一个面颊右边却生着一个深深的酒窝。
  柳鹤亭心中暗笑,只见这四人笑得越厉害,面上的特征也就越明显,他不禁暗叹造物之奇妙,的确不可思议。
  明明造了一模一样的四个人,却偏偏又要他们面上留下四个不同的标记,这四人若是生性冷僻,不苟言笑,别人亦是无法明辨,但偏偏又要他们终日喜笑颜开,好叫别人一眼就可辨出。
  只见这四个白发老人笑得心花怒放,前仰后合,他心里不觉甚是高兴,无论如何,能够置身在欢乐的人们中间,总是件幸福的事,而人生中能遇着一些奇迹——像这种含着欢笑的奇迹,那么除了幸福之外,更还是件幸运的事。
  他性情豁达,方才虽被这四个老人捉弄了一番,但他深知这四人并无恶意,是以此刻心中便早已全无怨恨之心,含笑说道:“小可既然猜出,那么老丈们想必也该将大名告知在下了吧!”
  只听这四人一一自我介绍,那笑起来嘴角一起向上的人是老大“戚器”,那笑起来嘴角眼角一起向下的人是老二“戚气”,那口中生着犬齿的是老三“戚栖”,那生着酒窝的自是老四,叫做“戚奇”。
  晨风依依,晚秋的清晨,虽有阳光,但仍不减秋风中的萧索之意,只是这秋阳中的山野,却似已被他们的笑声渲染得有了几分春色。
  柳鹤亭大笑着忖道:“这四人不但一切古怪,就连名字都是古怪的,这种名字,却教人家怎生称呼?”心念一转,口中便笑道:“那么以后我只得称你们做‘大器’、‘二气’、‘三栖’、‘四奇’了。”
  戚器大笑道:“正是,正是,我兄弟起这名字,原正是这个意思。”
  柳鹤亭却又一怔,他本是随口所说,却不知这本是人家的原意,只听戚器又自接口笑道:“本人大器晚成,是以叫做‘大器’,老二最爱生气,气功可练得最好,不但练成无坚不摧的‘阳气’,还练得我兄弟都不会的‘阴气’,阳阴二气,都被他学全了,所以叫做‘二气’。”
  他语声一顿,柳鹤亭恍然忖道:“这四人无臂无掌,用以伤人制敌的武功,自然另有一功,想必就是以气功见长的武功了。”
  戚器已接道:“老三叫做‘三栖’,更是好极,因为他不但可以在地上走,还可以在水里游,甚至在水里躺上个三五天都无所谓,像条鱼一样,再加上他跳得最高,又像是麻雀,哈哈——他不叫‘三栖’叫什么?”
  他摇头晃脑,大笑连连,说得得意已极。
  柳鹤亭却暗忖:“这三人虽然滑稽透顶,但却都可称得上是武林奇人,这位老三想必轻功、水功都妙到毫颠,既能栖于陆,又能栖于水、栖于空,他叫做‘三栖’,倒的确是名符其实得很。”
  戚器大笑又道:“老四嘛——他花样最多,所以叫‘四奇’,我们兄弟本来还有个老五,他人生得最漂亮,又最能干,竟一连娶了五个太太,哈哈——像是替我们兄弟一人娶了一个,本来他叫做‘五妻’,‘戚妻’,真是再好也没有了,只是——”他笑声中突然有些慨叹,竟低叹一声,方自接道:“只是我们这位最能干的老五,却跑去当官去了——”
  他又自长叹一声,缓缓顿住了自己的话。
  柳鹤亭心中大感好奇,本想问问他有关这“老五”的事,但又生怕触到他的伤心之处,心中虽好奇,却终于没有问出口来。
  这戚氏兄弟与柳鹤亭越谈越觉投机,真恨不得要柳鹤亭永远陪着他们四人才对心思,要知道他们一生寂寞,见着他们的人,不是有着轻贱之心,便是有着畏惧之意,像柳鹤亭这种能以坦诚与之相交的人,他们当真是平生未遇。四人你一眼,我一眼,你一句,我一句,真弄得柳鹤亭应接不暇,他自幼孤独,几曾见过如此有趣的人物,更不曾得到过如此温暖的友情,竟也盘膝坐下,放声言笑起来。
  戚器哈哈笑道:“看你文质彬彬,想不到你居然也和我兄弟一样,是条粗鲁汉子,我先前在那边看你愁眉苦脸,长吁短叹,还只当你是个酸秀才呢!”
  柳鹤亭目光动处,只见他说话之际,另三人竟也嘴皮连动,虽未说出声来,但显见他说话的意思,完全和另三人心中所想相同,他语声一了,另三人立刻连连点头,齐地连声道:“正是,正是,我兄弟方才还直当你是个穷秀才哩!”
  柳鹤亭大笑着道:“你们先前当我是个酸秀才,我先前却当你们是深山鬼魅,千年灵狐,后来又当你们是一个轻功妙到毫颠、武功骇人听闻的武林奇人,我若知道你们不是一个而是四个,那么一一哈哈,你们年纪虽大,那个头我却是绝不会磕下去的。”
  哪知他语声方了,戚大器身形动处,突地一跃而起,柳鹤亭心中方自一怔,只见他已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向自己叩了一个头,口中一面笑道:“一个还一个,两不吃亏——”
  柳鹤亭亦自一跃而起,对面跪了下去,立刻还叩一个,口中道:“事已过去,你这又何苦,你年龄比我大得多,我就算磕个头,却又何妨?”
  戚器连声道:“不行,不行,这个头我非还你不可的,不然我睡觉都睡不着。”说话声中,又是一个头叩了下去。
  另三人见他两人对面磕头,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几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柳鹤亭亦自连声道:“不行,不行,我若让你还叩一个头,那么我也要睡不着觉了。”
  戚器叫道:“那真的不行——那怎么可以——”这两人竟是一样地拗性,一个一定要叩还,一个偏偏不让他叩还。
  柳鹤亭心想:“我抓住你的臂膀,然后对你叩个头,我再躲到你兄弟身后去,看你怎生叩还我。”一念至此,再不迟疑,疾伸双掌,向戚器肩头抓去。他这一手看似平平无奇,其实不但快如闪电,而且其中隐含变化,心想你无法出手招架,又是跪在地上,这一下还不是手到擒来,看你如何躲法?
  哪知他手掌方伸,戚器突地一声大笑,直笑得前仰后合,全身乱颤。
  柳鹤亭突地觉得他全身上下都在颤动,一双肩膀眨眼间竟像是变成了数十个影子,自己出掌虽快虽准,此刻却似没有个着手之处。
  柳鹤亭虽然深知这四个残废的老人防敌制胜,必定练有一些极为奇异的外门功夫,但骤然见到这种由笑则发,怪到极处的身法,仍不禁吃了一惊,方自缩回手掌,只听大笑声中,戚奇突地长长“咦”了一声,另三人立刻顿住笑声,彼响斯应,柳鹤亭心中又为之一动。
  戚奇已自接道:“此时此刻,这种地方,怎地会又有人来了?”
  戚大器笑声一顿,颤动着的身形,便立刻变得纹风不动。柳鹤亭愣了一愣,自然停住笑声,心中大奇!
  “方才笑声那等喧乱,这戚四奇怎地竟听出远处有人走来,而我却直到此刻还未——”
  心念动处,快如闪电,但他这念头还未转完,谷道那边果然已有人声马嘶隐隐传来,柳鹤亭心中不由大为惊服,道:“四兄如此高的耳力。”他长于盖世高人之侧,对于这耳目之力的锻炼,十数年可说已颇有火候,但此刻和人家一起,自己简直有如聋子一样,他惊服之余,长身站了起来,一拍膝上泥土,心中直觉甚是惭愧。
  却听戚四奇哈哈一笑,道:“别的不说,我这双耳朵倒可以算是天下第一,咦——来的这些人怎地阴盛阳衰,全是女的,嗯——男的只有三个——二十匹马,都是好马,有趣有趣,有趣有趣。”
  他一连说了四句有趣,面上又自喜笑颜开。
  柳鹤亭听了,心下却不禁骇然,但也曾听过,关外的马贼多擅伏地听声之术,远在数里外之地行来的人马,他们只要耳朵贴在地上一听,便知道人马之数,但像戚四这样一面谈笑,却已将远处的人马数目、男女性别,甚至马的好坏都听了出来,那却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之事,尤其令柳鹤亭惊骇的是,他所说出的这人马数目,正和那来自南荒的一行人马一样。
  只听戚大器笑道:“不知道这些人武功怎样,胆子可大——”
  戚四奇“呀”了一声,道:“不好,不好,这些人耳朵也很灵,居然听出这里有人了,咱们可得躲一躲,若让他们一起见到我们四人,那就没有戏唱了。”
  柳鹤亭目光闪动处,只见这四人此刻一个个眉开眼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就有如幼童婴儿面对着心爱的玩物一样。
  他心里只觉好笑,却有些不太舒服,暗中寻思道:“不知道那陶纯纯此刻是否还和他在一起?”
  又忖道:“反正我已不愿再见他们,管他是否与她在一起,都与我无关。”口中急道:“正是,正是,我们快躲他一躲。”
  目光一转,却见戚氏兄弟四人,各各眼动目跳,以目示意,像是又想起什么好玩的事一样,一会儿又不住打量自己,他心中一动,连忙摇手道:“不行,不行。”
  戚三栖忍住笑道:“不行什么?”
  柳鹤亭一怔,忖道:“是呀,不行什么?人家又没有叫我干什么。”
  只听戚大器笑道:“你是说不愿躲起来是么?那正好极,你就站在这里,替我们把这班人拦住,然后——”
  柳鹤亭此刻大感焦急,又想掠去,又想分辩,但戚大器说个不停,他走又不是,插口也不是,哪知他话声未了,戚四奇突地轻咳一声,戚大器立刻顿住语声,柳鹤亭忙待发话,哪知咳声方住,这戚氏兄弟四人,竟已一起走了。
  这戚氏兄弟四人武功不知究竟怎样,但轻功的确不弱,霎眼之间,四人已分向四个方向如飞掠走。
  柳鹤亭怔了一怔,暗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心念动处,立刻毫不迟疑地一拧身躯,正待往道边林野掠去,哪知身后突地传来一声娇呼:“呀——你!”
  另一个冰冷冷的语声:“原来是你!”
  柳鹤亭心往下一沉,吸了口长气,极力按捺着胸中的愤慨之意,面上作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方自缓缓回转身去,含笑道:“不错,正是在下。”
  他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的人,一定便是那陶纯纯与“东宫太子”项煌,此刻目光一抬,却见陶纯纯那一双明如秋水的秋波,正自瞬也不瞬地望着自己。她一掠鬓角秀发,轻轻道:“方才我们远远听到这里有人声,就先掠过来看看,却想不到是你。”
  柳鹤亭面上的笑容,生像是石壁上粗劣笨拙的浮雕一样,生硬而呆板。
  要知他本不喜作伪,此刻听她说“我们”两字,心中已是气得真要吐血,再见了那项煌站在她旁边,负手而笑,两眼望天,一副志得意满之态,更恨不得一脚踢去,此刻他面上还有这种笑容,已是人为不易,又道:“不错,正是在下。”
  陶纯纯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是你,可是你方才为什么不声不响地就跑了?”
  柳鹤亭心中冷哼一声,忖道:“反正你有人陪着,我走不走干卿底事?”口中仍含笑道:“不错,在下先走了。”
  陶纯纯秋波一转,像是忍俊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缓缓伸出手掌,掩住樱唇,轻笑道:“你这人……真是。”
  项煌突地冷笑一声,道:“阁下不声不响地走了,倒教我等担心得很,生怕阁下也像我宫中的女婢一样,被人宰了,或是被人强行掳走,嘿嘿——想不到阁下却先到这里游山玩水起来了,却将救活人、埋死人的事,留给我等来做。”
  他冷笑而言,柳鹤亭昂首望天,直到他话说完了,方喃喃自语道:“好天气,好天气……”
  目光一转,满面堆欢,道:“兄台方才是对小可说话么?抱歉,抱歉,小可方才正自仰望苍穹,感天地之幽幽,几乎怆然而泪下了,竟忘了聆听兄台的高论。”
  他方才与那戚氏兄弟一番论交,此刻言语之中,竟不知不觉地染上那兄弟四人一些滑稽玩世的味道,要知道聪明的少年大多极善模仿,他见了这项煌的神情举止,正自满腹怒气,却又自惜身分,不愿发作出来,此刻他见项煌面上一阵青一阵白,知道他此番心中的怒气,只怕还在自己之上,心下不觉大为得意,干笑了两声,竟真的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阵马蹄声,如飞奔来,前行四匹健马,两匹马上有人,自是那两位“将军”,此刻他两人一手带着另一匹空鞍之马,扬蹄奔来,到了近前,一勒缰绳,四匹马竟一起停住。
  柳鹤亭哈哈笑道:“好马呀好马,好人呀好人,想不到两位将军,不但轻功极好,马上功夫更是了得,小可真是羡慕得很,羡慕得很。”
  “神刀将军”胜奎英、“铁锏将军”尉迟文,见着柳鹤亭,已是微微—怔,齐地翻身掠下马来,听了他的话,“铁锏将军”一张满布虬须的大脸,已变得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蟹壳,僵在当地,怒又不是,笑更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项煌此刻的心情止也和柳鹤亭方才一样,直恨不得一脚将柳鹤亭踢到八百里外去,永远见不着这惹厌的小子才对心思,胸中的怒气,向上直冒,忍了半晌,想找两句话来反唇相讥,但一时之间,却又偏偏找不出来。
  柳鹤亭见了,更是得意,目光一转,只见陶纯纯正自含笑望着自己,口光之中,满是赞许之色,根本不望她身旁的项煌一眼。
  刹那之间——柳鹤亭但觉心中一乐:“原来她还是对我亲近些。”方才闷气,便都一扫而空,再望到项煌的怒态,虽然仍觉甚为好笑,但却已有些不忍了。
  此刻那些淡银衣裳的少女,也已都策马而来,最后的一匹马上,一鞍两人,想必是有一人让出一匹马来给陶纯纯了。这些少女此刻一个个云鬓蓬乱,衣衫不整,极为狼狈,见到柳鹤亭,目光齐地一垂,缓缓勒住马缰。
  项煌不愿陶纯纯和柳鹤亭亲近,目光连转数转,忽地向陶纯纯笑道:“这鬼地方了无人烟,又无休息之处,你我还是早些走吧,大家劳累了一夜,此刻我已是又累又饿了。”
  陶纯纯点了点头,道:“我也有些饿了。”
  项煌哈哈笑道:“姑娘想必也有些饿了。”他凡事都先想到自己,然后再想到别人,却以为这是天经地义之事。
  陶纯纯转身向柳鹤亭一笑,道:“你也该走了吧?”
  柳鹤亭在一旁见到他们谈话之态,心里竟又有些闷气!暗道:“原来她对这小子也不错。”
  要知道少年人心中的情海波澜,变化最是莫测,心中若是情无所钟,那么行动自是潇潇洒洒,胸中自是坦坦荡荡,若是心中情有所钟,那么纵然是像柳鹤亭这样心胸磊落的少年,却也难免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他勉强一笑,自然又是方才那种生硬的笑容,强笑说道:“姑娘你们只管去好了,小可还得在此等几个朋友。”
  陶纯纯明眸一张:“等朋友?你在这里还有朋友——”秋波一转:“啊!对了,刚才你就是在和他们说活是不是,现在他们到哪里去了?”
  项煌冷笑道:“这个人行迹飘忽,事情又多,姑娘你还是省些气力,留待一会儿和别人说话吧!”
  柳鹤亭剑眉一轩,突地笑道:“不过姑娘若是腹中有些饿了的话,不妨和小可在此一同等候,让这位太子爷自己走吧!”
  陶纯纯轻轻笑道:“我实在有些饿了,你叫我在这里等,难道有东西吃喝?”
  项煌连声冷笑道:“这里自然有东西吃,只不过这里的东西,都是专供野狗吃的。”
  柳鹤亭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目光凝注着陶纯纯笑道:“敝友们此刻就是去准备酒食去了,让小可在这里等候,这里离最近的城镇只怕也有一段极远路途,我劝姑娘不如在此稍候吧!”他见了项煌的神态心中大是不忿,立意要气他一气。
  要知道柳鹤亭虽然胸怀磊落,却仍不过是个弱冠少年,自难免有几分少年人的争强斗胜之心,心想:“你既如此张狂,我又何苦让你,难道我真的畏惧于你不成?”一念及此,他便立心要和这“东宫太子”斗上一斗。
  只听陶纯纯拍掌笑道:“那真好极了,我就陪你在这里等吧。”
  柳鹤亭微微一笑,斜瞟项煌一眼,道:“太子爷若是有事的话,小可却不敢斗胆留太子爷大驾。”
  项煌面色一变,倏地回转身去,走了两步,脚步一顿,面上阵青阵白,霎眼之间,竟变幻了数种颜色,突地一咬牙齿,咧嘴轻笑了几下,然后又突地回过头来,微微一笑,道:“这位姑娘既是和我一起来的,我若先走,成什么话?”双掌一拍,拂了拂身上的尘土,然后双手一背,负手踱起方步来了。
  柳鹤亭心中既是愤怒,又觉好笑,见他不走,自也无法,心中却有些着急,等一下哪里会有酒食送来?又暗中奇怪,方才看那戚氏兄弟的样子,以为他们一定会去而复返,甚至也将这项煌捉弄一顿,但此刻却仍不见他们人影,不知他们到哪里去了。
  陶纯纯秋波四转,一会儿望柳鹤亭一眼,一会儿又望项煌一眼,一会儿又垂下头去,像是垂首沉思的样子。
  尉迟文、胜奎英并肩而立,呆若木鸡。
  那些银裳少女武功虽不高,骑术却甚精,此刻仍端坐在马上,这一群健马亦是千中选一的良驹,群马集聚,也不过只发出几声低嘶,以及马蹄轻踢时所发出的声响,风声依依。
  项煌突地低声吟哦起来:“春风虽自好,春物太昌昌,若教春有意,惟遣一枝芳,我意殊春意,先春已断肠……先春已断肠,唉……姑娘,你看此诗做的可还值得一盼吗?我意殊春意,先春已断肠……”眼帘一合,像是仍在品诗中余味。
  陶纯纯眨了眨眼睛,轻轻一笑,道:“真好极了,不知是谁作的?”
  项煌哈哈一笑,道:“不瞒姑娘说,这首咏春风,正是区——”
  陶纯纯“呀”了一声,轻拍手掌,娇笑道:“我想起来了,这首诗是李义山做的,难怪这么好。”
  柳鹤亭忍住笑回过头去,只听项煌干笑数声,连声说道:“正是,正是,正是李义山做的,姑娘真是博学多才得很。”
  语声微顿,干笑两声,项煌又自踱起方步来,一面吟道:“花房与蜜脾,蜂雄蛱蝶雌,同时不相类,哪复更相思。本是丁香树,春条结……更……生……姓柳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等会儿若是没有东西送来,又当怎地?”
  柳鹤亭转首不理,干咳一声道:“黄河摇溶天上来,玉栖影近中天室,龙头泻酒客寿杯,主人浅笑红玫瑰——咳,这首诗真好,可惜不是区区在下做的。也是李义山做的,李义山呀李义山,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可是你却为什么将天下好诗都抢得去了,却不留两首给区区在下得呢?”
  项煌面色又自一变。
  陶纯纯却轻笑道:“有没有都无所谓,我在这里听听你们吟诗,也满好的。”
  项煌冷笑一声,道:“我却没有——”他本想说“我却没有这种闲功夫。”但转念一想,这是自己要在这里等的,又没有别人勉强,他纵然骄狂,但一念至此,下面的话,却也无法说下去。
  柳鹤亭微微一笑,心下转了几转,突地走到陶纯纯面前,道:“姑娘,方才小可所说有关酒食之言,实在是——”
  他心中有愧,想来想去,只觉无论这项煌如何狂傲,自己也不该以虚言谎话来欺骗别人。他本系胸襟磊落之人,一念至此,只觉自己实在卑鄙得很,忍不住要坦白将实情说出,纵然说出后被人讥笑,却也比闷在心里要好得多。
  知过必改,已是不易,知过立改,更是大难,哪知他话方说到一半,陶纯纯又“呀”了一声,娇笑着说道:“呀!好香好香,你们闻闻看,这是什么味道——”
  柳鹤亭心中一怔:“难道真有人送酒食来了?”鼻孔一吸,立时之间,只觉一股不可形容的甜香之气,扑鼻而来。
  只听陶纯纯轻笑又道:“你们闻闻看,这是什么味道——嗯,有些像香酥鸭子,又有些像酥炸子鸡,呀——还有些辣辣的味道,看样子不止一样菜呢!”
  她边笑边说,再加上这种香气,直让项煌嘴中忍不住唾沫横流,却又怕发出声音来,是以不敢咽下口去。
  柳鹤亭亦是食欲大动,要知道这些人俱是年轻力壮,已是半日一夜未食,此刻腹中俱是饥火中烧,此地本是荒郊,自无食物可买,他们饿极之下骤然嗅到这种香气,只觉饿得更是忍耐不住。
  那尉迟文、胜奎英,虽然一股闷气,站得笔直,但嗅到这种香气,方自偷偷咽下一口口水,腹中忽地“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项煌回过头去,狠狠瞪了两眼,方待喝骂出声,哪知“咕噜咕噜”两声,他自己的肚子也叫了起来。
  柳鹤亭精神一振,忽地听到蹄声得得,自身后传来,他疾地回首望去,直见道前的那片树林之中,一个身穿紫红风氅的老人,驾着一辆驴车,缓缓而来。那拉车的驴子全身漆黑光亮,只有四蹄雪白,一眼望去,便知定是名种,最奇的是此驴既无缰绳,更无辔头,只松松地套了一副挽具,后面拉着一辆小车子,在这种山路上,走得四平八稳,如履康庄。
  项煌见这驴子走得越近,香气便越浓,知道这香气定是从这车子发出的,忍不住伸头望去,只见这驾车的老人一不挽缰,二不看路,双手像是缩在风氅之中,眼睛竟也是半开半合,但驴车却走得如此平稳,心中不禁大奇。
  柳鹤亭一见这驾车之人穿着紫红风氅,心方往下一沉,但是定睛一望,这老人虽然衣服不同,却不是戚氏兄弟是谁?他大喜之下,脱口叫道:“喂——”
  这老人对他微微一笑,现出两个酒窝,他连忙接道:“原来是四兄来了。”忍不住展颜笑了起来。
  戚四奇一笑过后,双目一张,四扫一眼,哈哈大笑道:“小老儿来迟了,来迟了,倒累你等了许久,你有这许多朋友要来,怎地方才也不告诉我,也好叫我多拉些酒菜来。”
  他一笑将起来,眼睛在笑,眉毛在笑,嘴巴在笑,竟连鼻子也在笑,当真是喜笑颜开,眉开眼笑。
  柳鹤亭口中笑诺,心中却大奇:“他竟真是送来酒菜,而且好像听到我方才说活似的——唉,看来此人当真有过人之能,远在别处,竟能听到这里的对话,又不知从哪里整治出这些食物。”
  项煌自恃身份,仍自两眼望天,负手而立,意甚不屑,但见这驴车越走越近,腹中饥火上升,忍不住偷看两眼,这一看不打紧,目光却再也移动不开。
  尉迟文、胜奎英望着驴车后面的架板,双目更是要冒出火来。
  陶纯纯轻笑道:“真的送来了。”回顾项煌一眼:“我知道他不会骗人的。”
  戚四奇哈哈大笑,将驴车驾至近前,轻轻一跃下地,大笑道:“这都是些粗食,各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大家请都来用些。”
  项煌、尉迟文、胜奎英俱都精神一振,目光灼灼地望着这驴车后面架板上放着的一整锅红烧肥肉鸡蛋,一整锅冒着红油的冰糖肘子,一整锅黄油肥鸡,一眼望去,竟似有五、七只,还有一整锅大肉油汤,一大堆雪白的馒头,一大葫芦酒。
  这些东西混在一起的香气,被饥火燃烧的人闻将起来,那味道便是用上三千七百五十二种形容词句,却也难形容出其万一。
  项煌若非自恃身份,又有佳人在侧,真恨不得先将那最肥的一只黄鸡捞在手里,连皮带肉地吃个干净才对心思。
  柳鹤亭心中却既惊且佩,他无法想像在如此深山之中,这四个无臂无手的老人怎么弄出这些酒菜来的。只见这戚四奇眉开眼笑地向尉迟文、胜奎英道:“两位大约是这位公子的贵管家,就麻烦两位将这些东西搬下来,用这架板做桌子,将就食用些。”
  那“神刀将军”胜奎英与“铁锏将军”尉迟文,本是武林中成名人物,此刻被人称做贵管家,暗哼一声,咬紧牙关,动也不动,若非有柳鹤亭、项煌在旁,只怕这两人早已抽出刀来,一刀将这糟老儿杀死,然后自管享用车上的酒食了,哪里还管别的。
  他两人咬牙切齿地忍了半晌,突地回头喝道:“来人呀,将东西搬下来。”
  原来他两人站在车前,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他两人心中虽有气,却也忍不住。
  心念一转,便回头指使那些银衫女子。这些银衫女子与项煌同来,此刻,亦是半日一夜粒米未沾,腹中何尝不饿?巴不得这声吩咐,一个个都像燕子般掠了过来,霎眼之间便将酒食搬在道边林荫下排好,尉迟文、胜奎英面带微笑,似乎因自己的权威甚为得意。
  那戚四奇眉开眼笑,道:“柳老弟,你怎地不招呼客人用些?”
  柳鹤亭微微一笑,本想将那项煌羞辱一番,但见了他面上的饥饿之色,又觉不忍,便笑道:“阁下及尊属如不嫌弃的话,也来共用一些如何?”
  项煌心里巴不得立刻答应,口中却说不出来,陶纯纯一笑道:“你就吃一点吧,客气什么?”
  项煌干咳一声,朗声道:“既是姑娘说的,我再多说便作假了。”
  柳鹤亭心中暗笑,口中道:“请!请!”
  项煌走到酒菜边,方待不顾地上污泥,盘膝坐下。
  哪知戚四奇突地大笑道:“柳老弟,你请这位大公子吃这些酒食,那就大大地不对了。”
  项煌面色一变,倏然转回身来,柳鹤亭心中亦是一怔,知道这老人又要开始捉弄人了,但如此捉弄,岂非太过?只怕项煌恼羞之下,翻脸成仇,动起手来,自己虽不怕,却又何苦?
  却听戚四奇大笑又道:“这些粗俗酒食,若是让这位公子吃了,岂非大大不敬!”
  项煌面色转缓,戚四奇又道:“柳老弟,这位公子既是你的朋友,我若如此不敬,那岂非也有如看不起你一样么?幸好寒舍之中,还备有一些较为精致些的酒食,你我三人,再加上这位姑娘,不妨同往小饮,这里的酒食,就留给公子的尊属饮用好了。”
  项煌方才心中虽然恼怒,但此刻听了这番话,心道:“原来人家是对我另眼相看。”一时心中不觉大畅,他生性本来就喜别人奉承,此刻早已将方才的不快忘得干干净净,微微笑道:“既承老丈如此抬爱,那么我就却之不恭了。”伸手一拂袍袖,仰天大笑数声,笑声中满含得意之情。
  柳鹤亭目光转处,只见那戚四奇眉开眼笑,笑得竟比项煌还要得意,心中又觉好笑,却又有些担心,只听戚四奇哈哈笑道:“寒舍离此很近,各位就此动身吧。”
  陶纯纯轻笑道:“要是不近,我就情愿在这里——”掩口一笑,秋波流转。
  项煌含笑道:“不错,不错,就此动身吧。”回头向尉迟文、胜奎英冷冷一瞥道:“你等饭后,就在这里等我。”
  戚四奇呼哨一声,那黑驴轻轻一转身,掉首而行,戚四奇一跃而上,说道:“那么小老儿就带路先走了。”
  柳鹤亭虽想问他的“寒舍”到底在哪里,但见那项煌已兴高采烈地随后跟去,只得住口不说,陶纯纯纤腰微扭,袅袅婷婷地一齐掠去,轻轻道:“还不走,等什么?”
  柳鹤亭随后而行,只见她脚下如行云流水,双肩却纹丝不动,如云的柔发,长长披在肩上,纤腰一扭,罗衫轻盈,一时之间,柳鹤亭几乎连所走的道路通向何处都未曾留意。
  蹄声得得之中,不觉已到一处山湾,此处还在沂山山麓,是以,山势并不险峻高陡,戚四奇策驴而行,口中不时哼着山村小调,仿佛意甚悠闲。
  项煌想到不久即有美食,却越走越觉饥饿难忍,忍不住问道:“贵处可曾到了?”
  戚四奇哈哈笑道:“到了,到了。”
  柳鹤亭突被笑声所惊,定了定神,抬目望去,突见一片秋叶,飘飘自树梢落下,竟将要落到陶纯纯如云的柔发上。陶纯纯却浑如未觉,垂首而行,仿佛在沉思着什么。
  柳鹤亭忍不住脚步加紧,掠到她身侧,侧目望去,只见她秀目微垂,长长的睫毛,轻轻覆在眼帘上,仿佛有着什么忧虑之事似的,柳鹤亭忍不住轻唤一声:“陶姑娘——”
  却见陶纯纯目光一抬,似乎吃了一惊,秋波流转,见到柳鹤亭,展颜一笑,轻轻地道:“什么事?”
  柳鹤亭鼓足勇气,讷讷道:“我见到姑娘心里像是在担着什么心事,不知能否相告?只要……只要我能尽力……”
  陶纯纯目光一闪,像是又吃了一惊,道:“没有什么,我……我只是太饿了。”
  柳鹤亭口中“哦”了一声,心中却在暗忖:“她心里明明有着心事,却不肯说出来,这是为了什么呢?”转念又忖道:“唉,你和人家本无深交,人家自然不愿将心事告诉你的。”
  目光抬处,只见那项煌不住回过头来,面带冷笑,望着自己,而那戚四奇已大笑着道:“到了,到了,真的到了。”口中呼哨一声,那黑驴扬起四蹄,跑得更欢,山势虽不险峻,但普通健马到了此处,举步已甚艰难,但这小小黑驴,此刻奔行起来,却仍如履平地,若非柳鹤亭这等高手,只怕还真难以跟随得上。
  山坡迤逦而上,麓秀林清,花鸟投闲,到了这里,忽地一片山崖,傲岸而立,平可罗床,削可结屋,丹泉碧壁,左右映发。柳鹤亭脚步微顿,方疑无路,忽地一阵铃声,一声犬吠,崖后竟奔出一条全身长满白色卷毛的小狗来,长不过盈尺,但蹲踞地上,汪汪犬吠几声,竟有几分虎威。
  柳鹤亭不禁展颜一笑,只听戚四奇笑道:“小宝,小宝,来来。”飘身掠下山崖,这白毛小犬已汪的一声,扑到他身上,他身躯微微一扭,这白毛小犬双足一搭,搭上他肩头,后足再一扬,竟安安稳稳地立在他肩头上。
  柳鹤亭笑道:“此犬善解人意,当真有趣得很。”侧目一望,只见陶纯纯目光却望在远处,他这话本是对陶纯纯说的,此刻不禁有些失望。
  戚四奇大笑道:“崖后就是山居,小老儿又要带路先行了。”再次登上坐骑。
  柳鹤亭随后而行,方自转过山崖,忽地水声振耳,竟有一道小河,自崖后转出,细流涓涓,但山壑却有竦荡之势,将这一山坡,有如楚汉鸿沟,划然中断,又如瞿塘之濒,吞吐百川,秋水寒烟中一道长桥,自涧边飞跨而过。
  戚四奇呼哨一声,骑过桥去,
  柳鹤亭不禁暗中赞叹:“想不到此间竟有如此胜境,想来天下独得之径,莫过于此了。”
  过桥之后,竟是一片平坡,右边高挂一道小小的飞泉,泉瀑虽不大,但水势却有如银汉倾翻,秃丸峻坂,飞珠溅玉,点点滴滴,洒向山涧,不知是否就是这山涧的尽头。
  瀑布边却是一片岩山,巨石如鹰,振翼欲起,向人欲落。此刻正值深秋,岩上丛生桂树,倒垂藤花,担丝缕缕,豁人渺思,在这有如柳絮飞雪般的山藤下,却有一个洞窟,远处虽望不甚清,但已可想见其窈窕峪岈之致,洞前竟赫然系着一个巨大的帐幕,望去仿佛像是塞外牧人所居的帐篷,但却又不似,帐篷前又停着一辆板车,车后似有人影晃动,也隐隐有笑语声传来,只是为水声所掩,是以听不甚清。
  柳鹤亭目光一转,不禁脱口轻唤一声:“好个所在。”
  项煌亦不禁为之目定口呆,他久居南荒,恶雨穷瘴,几曾见过如此胜境?他虽然狂傲,但到了此刻,亦不禁暗叹造物之奇与自身之渺,只有那陶纯纯秋波流转,面上却一无表情,半晌方自轻轻一笑,道:“真好!”
  只听戚四奇哈哈大笑道:“怎么样,不错吧?”一掠下车,口中又自呼哨一声,黑驴便缓缓走向那个帐幕,帐幕后突地并肩走出三个白发老人来,项煌、陶纯纯目光动处,不禁又为之一惊,几乎要疑心自己眼花,将一个人看成了三个影子。
  柳鹤亭见了他们的神态,心中不禁暗笑,只听这戚氏兄弟三人齐地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亦乐乎。”
  这三人此刻身上竟也各各披上一件风氅,一个浅黄、一个嫩黄、一个嫩绿,再加上他们的皓首白发,当真是相映成趣。
  只听戚大器道:“柳老弟,你还不替我们肃客?”
  戚四奇笑道:“此刻酒菜想必都已摆就,只等我们动手吃了。”他大步走了过去。
  柳鹤亭心中却突地一动。
  “动手吃了……他们无手无臂,却不知吃饭时该怎么办?”
  众人走了过去,转过帐幕,项煌精神一振,帐幕后的草地上平铺着一方白布,白布上竟满布各式菜肴,香气四溢,果然又比方才不知丰富若干倍。
  戚氏兄弟眉开眼笑地招呼他们都盘膝坐在白布边,突又喝道:“酒来!”
  语声未了,柳鹤亭突觉一阵阴云,掩住了日色,他眼前竟为之一黯,抬目望去,哪里有什么阴云?
  却只有一个黑凛凛的大汉,自帐幕中走了出来,双手捧着一个玉盆,生像是半截铁塔似的,面目呆板已极,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柳鹤亭此刻坐在地上,若是平目而视,像是最多只能望到此人露在鹿皮短裤外的一双膝盖,纵然站了起来,也不过只能齐到此人前胸。
  陶纯纯见了这种巨无霸似的汉子,眼波微动,轻轻笑道:“好高呀!”
  坐在她身旁的项煌微微一笑,道:“这算什么?”
  陶纯纯回眸笑道:“难道你还见过比他更高的人么?”
  项煌悄悄咽下一口唾沫,笑道:“你若跟我一起回去,你便也可以见到了。”横目一瞟柳鹤亭。
  柳鹤亭面带笑容,却似根本没有听到。
  只见这铁塔般的汉子走到近前,缓慢而笨拙地蹲下来,将手中玉盆,放到菜肴中间,里面竟是一盘琥珀色的陈酒,一放下来,便酒香四溢,盆为白玉,酒色琥珀,相映之下,更是诱人馋涎。
  项煌见了,心中却大奇:“这些人的酒,怎地是放在盆里的?”
  目光一转,这才见到这白布之上,既无杯盏,更无碗筷,主人连声劝饮,他忍不住道:“萍水相逢,便如此打扰,实在——”
  戚大器抢着笑道:“哪里,哪里,到了此间,再说客气的话,便是见外!请请……”
  项煌讷讷道:“只是……只是如无杯筷,怎生吃用?”
  话声未了,只见这四个白发老人,突地一起顿住笑声,眼睁睁地望着他,像是将他方才问的那句话,当做世上最奇怪的话似的,满面俱是惊诧之色,直看得项煌目定口呆,不知所措、
  柳鹤亭见了,心中暗笑,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这戚氏兄弟是要如此捉弄别人,但又不禁忖道:“如此一来,不是连我与陶姑娘也一起捉弄了。”想到这里,不禁笑不出来。
  只听戚四奇道:“这位兄台,小老儿虽不认识,但见兄台这种样子,武功想必不错,怎地竟会问出这种话来,真是奇怪,真是奇怪。”
  项煌又一愕!心想:“真是奇怪?奇怪什么?武功的深浅,和杯筷吃饭有什么关系?”他见到这些老人都是一本正经的神色,愣了许久,恍然忖道:“我听说塞外边陲之地,人们都是以手抓饭而食,这些老人有如此的帐幕,想必也是来自塞外,是以也是这种风俗。”
  一念至此,不禁笑道:“原来如此,那么我也只好放肆了,请请。”伸出五爪金龙,往当中的一大碗红烧丸子抓去,方待抓个来吃,暂压饥火。
  哪知四个老人却一起大笑起来,他呆了一呆,只听戚大器道:“想不到,想不到,我见你斯斯文文,哪知你却是个——嘿嘿,就连我家的‘小宝’,吃饭都从来不会用手去抓的,此刻还有这位姑娘在座,你难道当真不觉难为情么?”
  柳鹤亭心中暗忖:“猫犬吃饭,的确是不会动手,但难道也要和猫犬一样,用舌去舔么?”他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只见项煌慢慢缩回手掌,面上已变了颜色,突地厉声道:“我与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为何这般戏弄于我,这顿饭不吃也罢。”他说话的时候,眼角不时瞟向柳鹤亭,目光中满是狠毒之色。
  柳鹤亭知道他一定是在疑心自己和戚氏兄弟串通好了,来捉弄于他,但此时此刻,却又不便解释。
  只见他话声一了,立刻长身而起,哪知身形方自站起一半,却又“噗”地坐了下来,原来此刻那半截铁塔似的大汉,已站到他身后,见他站了起来,双手一按,按住他肩头,就生像是泰山压顶般,将他压了下去。
  项煌武功虽高,只觉自己此刻双肩之重,竟连动弹都无法动弹一下,要知道这种天生神力,当真是人力无法抵抗,项煌内外兼修,一身武功,若是与这大汉对面比斗,这大汉手呆脚笨,万万不会是项煌的敌手,但项煌方才羞恼之下,被他捉住肩头,此刻就像是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纵有七十二种变化,却一种也变不出来了。
  戚大器哈哈笑道:“我兄弟好意请你来吃酒,你又何苦敬酒不吃吃罚酒呢?”
  活声方了,突地张口一吸,碗中的一个肉丸,竟被他一吸而起,笔直地投入他嘴中,他张口一阵大嚼,吃得干干净净,吐了口气,又道:“难道像这样吃法,你就不会吃了么?”
  项煌忖道:“原来他如此吃法,是要来考较我的内功,哼哼——”口中道:“这又何难。”
  张口也想吸一个肉丸,但全身被压得透不过气来。
  戚大器道:“大宝,把手放开,让客人吃东西。”
  柳鹤亭暗道:“原来这汉子叫大宝。”侧目望去,只见“大宝”巨鼻阔口,前额短小,眉毛几乎要接上头发,一眼望去,倒有三分像是猩猩,当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缺乏”的角色,听到戚大器的话,咧嘴一笑,巨掌一松。
  项煌长长透了口气,戚大器笑道:“既然不难,就请快用。”
  项煌冷哼一声,张口一吸,果然一粒丸子,亦自离碗飞起,眼看快要投入他口中。
  哪知戚二气突地笑道:“要阁下如此费力方能吃到东西,岂是待客之道,还是我来代劳吧。”呼地吸起一粒丸子,又呼地一声喷了出去,只见这粒肉丸有如离弦之箭般,射向项煌口里,正巧与项煌吸上的那粒肉丸互相一击,两粒肉丸,都被击得一偏,落到地上,那白毛小犬跑来仰首一接,接过吃了。
  项煌眼睁睁望着自己将要到口的肉丸竟落到狗嘴里,心中又是愤慨,又是气恼,目光动处,只见身后那巨人的影子,被日光映在地上,竟是腰身半曲,双臂箕张,有如鬼魅要择人而噬。
  他想起方才的情事,此刻两臂还在发痛,生怕这家伙再来一手,何况此刻在座各人,俱都是敌非友,这四个老人路道之怪,无与伦比,又不知武功深浅,自己今日若要动火,只怕眼前亏是要吃定了。
  他虽然狂傲,却极工于心计,心念数转,只得将气忍住,冷笑道:“老丈既然如此客气,那么我只好生受了。”他心想:我就不动口亦不动手,等你将东西送到我嘴里,看你还有什么花样?
  戚二气哈哈笑道:“柳老弟,你是自己人,你就自己吃吧,这位姑娘么——哈哈,男女授受不亲,亦请自用,我们请专人来招呼这位兄台了。”
  柳鹤亭见了他方才一吸一喷,竟用口中所吐的一点真气,将肉丸操纵如意,不禁暗叹忖道:“难怪他叫做‘二气’,看来他气功练得有独到之处,唉――这兄弟四人当真是刁钻古怪,竟想出如此缺德的花样。”
  目光一抬,只见陶纯纯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这女子有时看来那般天真,有时看来却又似城府极深,戚氏兄弟一个个眉开眼笑地望着项煌,项煌却盘膝而坐,暗调真气,如临大敌,他此刻心中直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来此间。
  那条白毛小犬围着他身前身后乱跑乱叫,身上系着的金铃,当当直响,一会在他身前,一会儿又到了他身后,当真是跑得迅快绝伦。
  那巨人“大宝”的影子,却动也不动地压在他身上。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十一章 罂粟之秘
    第十章 西门世家
    第九章 神经初现
    第八章 吉日良辰
    第七章 幔中傀儡
    第六章 绝代剑痴
    第五章 是真是幻
    第四章 且论杜康
    第二章 绝地惊艳
    第一章 罗衫侠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