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彩环曲 >> 正文  
第八章 吉日良辰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章 吉日良辰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白振干咳一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董二爷想得也未免太迂了。”语声方顿,突又接口道:“不过,除此之外,又有何办法呢?”虽是如此说话,语声中却无半分同情之意,仿佛只要这一掌不是打在自己脸上,便与自己无关一样。
  “金鞭”屠良道:“烈马金枪那时正是龙困浅滩,虎落平阳,毫无办法。哪知就在他眼帘将合未合时,房中突地多了一条白衣人影,以董金枪那等眼力,竟未看出此人是何时而来,自何处而来的。”
  白振冷笑一声,道:“董金枪那时有没有看见,王老三却又怎会知道?看来他只怕也有些故意言过其实吧!”
  “金鞭”屠良微微一笑,接道:“王老三也不是巧言令色之辈,想来也不会假吧!”
  白振“嘿”地冷笑一声,意下甚是不服,屠良继续道:“黑夜之中,房中一盏油灯,灯油将枯,火花甚是黝黯,只见那白衣人长衫飘飘,洁白如雪,神态极为潇洒,面上却戴着一具狰狞丑怪的青铜面具,望之真如鬼魅,那大汉见到地上的人影,手掌不禁一顿,倏然转过身去,大喝一声,方待拔刀,哪知刀未曾出鞘,只听一声龙吟,一声冷笑,接着一阵剑光闪动,四声惨呼,董正人只觉眼前一花,那四个蒙面大汉已俱都尸横就地,周身一无伤痕,只有一道致命剑创,自额角劈到颔下,四人竟是一模一样。”
  “银鞭”白振心高气傲,听得别人夸奖那白衣人的武功,心下便大为不服,但屠良说到这里,他却也不禁为之耸然动容。
  “金鞭”屠良语声稍歇,又自接道:“董正人那时心中,正是惊喜交集,惊的是这白衣人武功之高,行踪之诡,手段之辣,喜的自是自己一筹莫展之际,竟会突地来了救星。只见这白衣人剑尖垂地,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了过来,他自然连忙开口称谢,哪知这白衣人却冷冷说道:‘你莫谢我,我杀此四人,只是为了他们行为卑劣,与你无关,他四人若不施用蒙汗药,便是将你们十七人一起杀了,我也不会伸手来管。’语声冰冰冷冷,只听得董正人自心底冒出一股冷气,半晌说不出话来。”
  白振剑眉微轩,似是想说什么,“金鞭”屠良却已接口道:“这些话都是‘烈马金枪’事后自己说出来的。”
  白振冷笑道:“真的么?”
  屠良接着说道:“只听那白衣人又道:‘但是你们这班人既要替人保镖,却又如此大意,正是该死已极。’听到‘该死’两字,董金枪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只见那白衣人缓缓伸出左掌,向他胸前伸了过来,将他身子一翻,从他身后的床底下,将那箱红货拿了出来。”
  本自奔行甚急的健马,已不知不觉地放缓了下来,“金鞭”屠良语声微顿,又道:“董金枪一生闯荡江湖,深知人性弱点,人们凡是搜寻一物,必是自最隐秘难寻之处入手,愈是显目之处,愈是不加注意,方才那四个蒙面大汉。遍寻不得,他心中方自以为得计,哪知这白衣人却宛如目见一般,轻轻一伸手,便将红货取出,董金枪又惊又怕,方自轻呼一声,那白衣人冷冷道:“你舍不得么?”突地一道剑光,唰的向他削来,董金枪既不能避,又不能挡,只见这一道剑光快如闪电,他又只得瞑目受死。”
  白振“嘿”地一声冷笑,道:“手持利剑,却来对待一个不能反抗的人,也算不得什么好汉。”
  屠良不答,却又接道:“只听嗖地一缕锐风,自他身侧划过,那白衣人又自冷笑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说到最后一字,似乎已远在数十丈外,董金枪才敢睁开眼来,却见自己仍是好生生的,只是身上所绑的粗索,被那白衣人长剑轻轻一挥,竟已断成十数段了!”
  “银鞭”白振剑眉微剔,沉声问道:“十数段?”
  “金鞭”屠良颔首不语,一时之间,但闻马蹄得得,直到健马又自缓缓驰出十数丈外,“银鞭”白振方自微喟一声,自语着道:“这是什么剑法?”
  “狂鞭”费真冷冷道:“这是什么剑法,姑且不去说它,但此人行事之奇。武功之高,我却是佩服得紧。”眼角横瞟白振一眼,哪知白振只管俯首沉思,竟未答话,又是一阵沉寂。
  白振突地抬头道:“白衣人能在刹那之间,将四人一起伤在剑下,武功也算不错的了!”
  费真道:“自然!”
  白振轩眉朗声道:“但这四人是谁?武功如何?他们若只是四个只会使用蒙汗药的下五门小贼,哼哼!那也不算什么。”
  费真冷笑一声,道:“若是江湖常见的普通蒙汗药物,那‘烈马金枪’又怎会着了他们的道儿?”
  白振亦自冷笑一声,道:“不是普通蒙汗药物,难道是‘女娲五色天石散’不成?”
  “狂鞭”费真面容一片冰冷,目光直注前方,冷冷道:“正是!”
  “银鞭”白振心头一跳,失声道:“那四条大汉难道是‘诸神山庄’的门下?”
  费真道:“不错。”
  “银鞭”白振呆呆地怔了半晌,却听“金鞭”屠良接口道:“那‘烈马金枪’将自己一行人的绑索解开之后,用尽千方百计,竟仍然无法将他们救醒,他又急又怒,再转身在那四条大汉尸身之上去搜寻解药,这才发现他们四人身上,竟都藏有‘诸神山庄’的腰牌,此刻他遭此巨变,已变得心灰意冷,也不想去寻找那‘诸神山庄’理论,等到天明,那些镖师一起醒转,他便回到济南,折变家财,赔了客人的红货,幸好他一生谨慎,绝不浪费,这些年来,生意又做得十分兴隆,是以还有些许剩余,他便悄然洗手,准备安安分分地度此残生,再也不想在刀口下讨生活了。”
  他一面说话,一面叹息,亦不知是为了对“烈马金枪”的同情,抑或是为了对自己的感慨。要知这班武林豪士,终日驰马江湖,快意恩仇,在别人眼中看来,虽是十分羡慕,但在他们自己心中,却又何尝不羡慕别人的安适家居?只是此身一入江湖,便已再难脱身,纵有些人厌倦了江湖生涯,洗手归隐,但他们恩怨未了,归隐亦是枉然,有恩的人,千方百计寻他报恩,有仇的人,千方百计寻他复仇,甚至到他身死之后,恩仇还不能休止。
  这些武林豪士的甘苦,当真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又岂是别人所能了解?
  此刻“金鞭”屠良正是这种心境,但等到头脑不复冷静,胸中热血上涌之时,他便又会将此种感慨忘怀。

×      ×      ×

  临沂城中,边府门前,车水马龙,冠盖云集,大江南北,黄河两岸,来自南七北六十三省成名立万的英雄豪客,不但早已将边府以内的正厅、偏厅,甚至花厅一齐坐满,就连厅前的回廊、庭院,亦都摆满酒筵。但见宅内宅外,悬红挂绿,张灯结彩,喜气洋溢。薄暮时分,数十串百子南鞭,一起点燃,更使这平日颇为清冷的大街,平添了不知几许繁华之意。
  鞭竹之声响过,华灯如海,霎时齐明,“万胜金刀”边傲天华服高冠,端坐堂前,不时发出洪亮豪迈的朗笑之声,竟似比自己嫁女儿娶媳妇还要高兴三分。此刻交拜天地已过,新娘已入洞房,新郎柳鹤亭满身吉服,满面春风,满口诺诺,周旋在这些虽是专程而来,为他道喜,但却俱都与他素不相识的宾客之间,那“妙语如珠”的梅三思,在旁为他一一引见,自然不时引起阵阵哄堂大笑。
  “荆楚三鞭”兄弟三人,一齐坐在正厅东首的一席上,“银鞭”白振又已有了几分酒意,只是在这满堂武林成名豪客之间,举止仍不敢十分失态。
  华堂明烛,酒筵半酣,柳鹤亭转回堂前正席,边傲天一手捋髯,一手持杯,面向柳鹤亭朗声大笑道:“柳贤侄,你喜期良辰,老夫但有两句吉言相赠。”
  梅三思哈哈笑道:“师父这两句话,不说我也知道。”
  边傲天含笑道:“你且说来听听。”
  梅三思目光得意地四顾一眼,大笑朗声道:“少打老婆,多生贵子。”
  这八个字一说出来,当真是说得声震屋瓦,满堂贺客,再次哄堂大笑起来。
  边傲天沉声叱道:“这是什么话!”自己却也忍俊不禁,失声而笑。
  于是华堂明烛,人影幢幢之间,便洋溢起一片欢乐的笑声,柳鹤亭垂首而立,亦不知该笑抑或是不该笑。
  哪知刹那之间,欢乐的笑声竟然渐沉、渐消、渐寂,四下一片静寂中,忽然回廊内,缓缓走进一个人来,缓缓走入正厅,“银鞭”白振举起酒杯,嘿嘿强笑两声,但一接触到此人两道冰冷森寒的目光,却再也笑不出来。
  辉煌的灯光下,只见此人身量颀长,步履坚定,一身长衫,洁白如雪,面上却戴着一具狮鼻獠牙、狰狞丑恶的青铜假面。
  一片静寂之中,他一步一步,缓缓走入正厅,冰冷的目光,闪电般四下扫动,似乎要看穿每一个人心中所想的事。
  满堂群豪,虽然大多是初次见到此人之面,但有关此人的种种传说事迹,近日却早已传遍武林,此刻人人心中不禁俱都为之惴惴不安,不知他今日来到此间,究竟是何来意?有何打算?
  “万胜金刀”边傲天突地朗声大笑起来,这笑声立时便有如利剪断布,快刀斩麻,将四下难堪的寂静,一齐划破。只听边傲天朗声笑道:“又有嘉客光临,更教蓬荜生辉。”离座而出,大步向这雪衣铜面人迎去!
  哪知这雪衣人目光冰凉,缓缓而行,竟似根本没有听到他的笑语,也根本没有向他望一眼。
  柳鹤亭剑眉微剔,足跟半旋,轻轻一个箭步,身形有如行云流水般抢在边傲天之前,缓步而行,目光抬处,只见雪衣人两道冰冷的目光,也正在瞬也不瞬地望着自己。
  两人目光相对凝视,彼此的身形,却愈走愈近,边傲天笑声越来越低,终于连声音都笑不出来,只剩下面上一丝僵硬的笑容。
  只见雪衣人脚步突地一顿,左手拿起桌上酒壶,右手拿起壶边酒盏,自斟自饮,仰首连干三杯,然后放下杯盏,缓缓道:“恭喜恭喜……”
  这四字说得和缓低沉,与他平日说话的声音语气,俱都大不相同,柳鹤亭亦自料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不禁为之一愕,他身后的边傲天忽又朗声说道:“阁下远道而来,快请坐下喝上三杯——”
  雪衣人冷哼一声,掉首而行,将边傲天僵在那里,作声不得。柳鹤亭目光闪动,方待出言,哪知厅角突地又传来一阵狂笑之声,雪衣人听了狂笑之声,脚步便又一顿。
  只见厅角脚步踉跄地走出一个身量颀长的白衣少年,由上至下,由下至上仔仔细细地瞧了雪衣人几眼,缓缓说道:“你是到此来贺喜的么?怎地一来就要走了,你怎地要在头上戴个假面,难道是见不得人么?”
  雪衣人垂手木立,不言不动,边傲天干咳一声,强笑着道:“白二侠醉了!”转目向梅三思递了个眼色,道:“快将白二侠扶到里面歇歇。”
  梅三思口中应了一声,但却笔直地走到雪衣人身前,大声道:“你头上戴着这玩意儿,不觉得难受么?”
  雪衣人身形仍然不动,目光缓缓一扫,口中一字一字地说道:“出去!”
  梅三思呆了一呆,道:“哪里去?”
  雪衣人冷哼一声,逼人的目光,不住在梅三思及那白衣少年面上扫动,却再也不说一个字出来!
  满厅宾客中,武功较高,酒意较浓的,见了这雪衣人这般神态,已忍不住勃然变色,边傲天高举双臂,朗声道:“今日吉期良辰,请各位千万看在边某面上,多喝喜酒,少惹闲事。”
  已有几分酒意的“银鞭”白振,藉酒装疯,伸手指着雪衣人狂笑数声,还未答话,边傲天又已抢口说道:“阁下既是柳贤侄的朋友,又好意前来贺喜,也望阁下凡事——”
  雪衣人再次冷哼一声,一字一字地缓缓说道:“你们若不愿出去,在这里死也是一样。”这两句话语声之森寒,语意之冷削,竟使这张灯结彩的华堂之上,平空压下一层寒意。
  梅三思呆了一呆,伸手一指自己鼻端,讷讷说道:“要我们死?”侧目望了满身白衣的“银鞭”白振一眼,突地仰天长笑起来:“要我们死,喂,你倒说说看,为的是什么?”
  雪衣人目中光芒一闪,他生性偏激,睚眦必报,伤在他剑下的人,已不知凡几,却从未有一人向他问出此话来!
  坐在他身侧的一个锦袍佩剑大汉,浓眉一扬,似乎再也忍不住心中怒气,突地推杯而起,哪知他怒喝之声尚未出口,只听“呛啷”一声龙吟,他腰边长剑,竟已被雪衣人反手抽出,这一手当真是快如闪电。锦衣佩剑大汉一惊之下,手足冰冷,呆立半晌,胸中的怒气,再也发不出来。
  雪衣人一剑在手,既未藉挥剑显示武功,亦末藉弹剑表露得意,只是目光凝注剑尖,就有如人们凝注着睽别已久的良友一般。
  梅三思大笑之声渐渐沉寂,雪衣人掌中剑渐渐垂落!
  “银鞭”白振四顾一眼,心中突地升起一丝畏惧之意,伸手一抹面庞,亦不知是在藉此掩饰自己面上的不安,抑或是拭抹额上的冷汗,嘿嘿干笑着道:“今日柳兄台吉期良辰,我犯不着与你一般见识,嘿嘿——”袍袖一拂,转身就走,“银鞭”白振居然如此虎头蛇尾,倒当真大出众人意料之外。边傲天浓眉一皱,他先前本待强劝白振走开,但此刻见白振如此泄气,却不禁又颇为不满。
  梅三思呆了一呆,回言道:“你怎地走了?”
  语声未了,眼前突地光华一闪,一阵森寒剑气,自鼻端一挥而过,雪衣人掌中的长剑,竟已轻轻抵住白振脊椎,屠良、费真对望一眼,齐地长身而起,嗖地掠了过来。
  雪衣人冷笑一声,突地缓缓垂下掌中长剑,哂然说道:“如此鼠辈,杀之徒污此剑。”上下瞧了梅三思两眼,冷冷骂了一声:“蠢才。”
  拂袖转身,再也不望他两人一眼,缓缓走到那犹自坐在那里发愣的锦袍佩剑大汉身边,举起掌中长剑,自左而右,自剑柄而剑尖,轻轻抚摸了一遍,缓缓道:“此剑名‘不修’,剑史上溯秦汉,虽非剑中圣品,却也绝非凡物,你武功不高,能得此剑,亦是天缘,但望你好生珍惜,刻苦自励,再多磨练,莫要辜负了此剑!”
  左掌食、拇二指,轻轻夹住剑尖,右掌向内一弓,剑柄突地弹出。
  锦袍佩剑大汉木然半晌,面上不觉泛起一阵羞愧之色,方自伸手接过剑柄,剑柄竟又脱手弹出,他惊愕之下,转目望向雪衣人,只见他全身丝纹不动,右腕突地一反,剑柄便自胁下向身后弹去,只听“叮叮”几声微响,弹出的剑柄,竟似生了眼睛,恰好将漫无声息射向他后背的五点乌光,一一弹落!
  雪衣人目光一凛,头也不回,冷冷道:“背后伤人,岂能再饶!”缓缓转过身形,一步一步地向“银鞭”白振走去!
  方才他还剑发招之际,众人俱都定睛而视,凝声而听,只有费真、屠良双双掠到白振身侧,屠良皱眉低声道:“二弟,你怎地如此莽撞,你纵然对那人不服,也不应在此时此刻出手!”
  费真面色深沉,缓缓道:“何况你纵然出手,也讨不了好去!”
  他两人这一讽一劝,非但未能将“银鞭”白振劝回位上,自己兄弟一来,反而使他自觉有了倚恃,一言不发地拧转身形,扬手五道乌光,向雪衣人背后脊椎之处击去!
  哪知雪衣人头也不回,便将这在武林中亦称十分霸道的五点“鞭尾黑煞,无风乌针”一一击落,白振心头一跳,只见雪衣人一步一步向自己缓步行来,右掌两指,微捏剑尖,却将剑柄垂落地上。
  “银鞭”白振目光转处,先瞧屠良一眼,再瞧费真一眼,突地嘿嘿大笑起来,一面大声道:“你如此发狂,难道我‘荆楚三鞭’兄弟三人,还怕了你不成,嘿嘿……”语声响亮,“荆楚三鞭,兄弟三人”八字,说得更是音节锵然,但目光抬处,见到雪衣人一双冰冷的眼睛,却还是无法再笑得出来。
  “万胜金刀”边傲天望着他们越走越近的身形,心中真是左右为难,他方才虽然已将梅三思强拉开去,但此刻却无法拉开“银鞭”白振,最难的是双方俱是宾客,那雪衣人虽然狂傲无礼,但“银鞭”白振却先向别人寻衅,再加以背后暗算于人,更是犯了武林大忌,满厅群豪,此刻人人袖手旁观,又何尝不是不齿白振的为人!
  但这般光景,边傲天若也袖手不理,日后传说出去,必说他是怕了那雪衣人,一时之间,他心中思来想去,却也无法想出一个妥善解决之法。
  “银鞭”白振干笑一声,脚下连退三步,掌中却已撤下围在腰边的一条亮银长鞭,鞭长五尺,细如笔管,但白振随手一抖,鞭梢反卷而出,居然抖得笔直,生像一条白蜡长竿一般。要知“银鞭”白振人虽狂傲浮躁,但在这条银鞭上的功夫,却亦有十数年的苦练。
  他银鞭方自撤出,费真、屠良对望一眼,两人身形一分,已和他立成鼎足之势,将那雪衣人围在中间。
  雪衣人眼角微扬,目中杀机立现,脚步更沉重缓慢。“银鞭”白振再次一笑数声,手腕一送,才自垂下的鞭梢,又已挺得笔直。
  在这刹那之间,双方俱是箭在弦上,突听“叮”地一声轻响,白振掌中银鞭,竟然笔直垂下,白振面容不禁为之大变,转目望去,只见一身吉冠吉服的新倌人柳鹤亭,已自大步行出,满厅群豪俱都眼见柳鹤亭方才凭空一指,便已将白振掌中挺得笔直的银鞭击落,于是本来不知他武功深浅的人,对他的态度便全然为之改观。
  雪衣人凝目一望,脚步立顿,冷冷道:“此事与你无关,你出来作甚?”
  银鞭白振冷冷哼了一声,立刻接口道:“正是,正是,此事与你无关,兄台还是早些入洞房的好。”
  柳鹤亭面色森寒,冷冷看了白振一眼,却向雪衣人当头一揖道:“阁下今日前来,实令在下喜出意外,然在下深知君之为人,是以也未曾以俗礼拘束阁下,既未迎君于户外,亦未送君于阶下。”
  雪衣人目光木然,缓缓道:“你若不是如此为人,我也万万不会来的。”
  柳鹤亭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又自朗声道:“在下此刻出来,亦非为了——”
  雪衣人冷冷接口道:“我知道你此刻出来,绝非为了那等狂傲浮浅之徒,只是不愿我在此出手!”
  柳鹤亭嘴角笑容似更开朗,颔首道:“在下平生最恨浮薄狂傲之徒,何况今日之事,错不在君,在下焉有助人无理取闹之理?但此人到底乃在下之宾客。”语声微顿,笑容一敛,接口又道:“阁下行止高绝,胜我多多,但在下却补一言相劝,行事……”
  雪衣人又自冷冷接口道:“行事不必太过狠辣,不必为了些许小事而妄动杀机,你要劝我的话,可就是这两句么?”
  这两人言来语去,哪似日前还在舍生忘死而斗的强仇大敌,倒似多年老友在互相良言规过,满堂群豪,俱都不知他两人之间关系,此刻各个面面相觑,不觉惊奇交集。
  只听柳鹤亭含笑缓缓说道:“在下正是此意。”
  雪衣人目光一凛,道:“今日我若定要出手,又当怎的?”
  柳鹤亭笑容一敛,缓缓道:“今日阁下若然定要在此动手——”突地转了过去,面对“银鞭”白振道:“或是阁下也有不服之意,便请两位一齐来寻我柳鹤亭好了。”
  “万胜金刀”边傲天浓眉一扬,厉声接口道:“今日虽是柳贤侄的吉期良辰,但老夫却是此间主人,如果有人真要在这里闹事,这本账便全都算在老夫身上好了。”
  梅三思自从被他师父拉在一边,便一直坐在椅上发闷,此刻突地一跃而起,大步奔来,伸出筋结满布的手掌,连连拍着自己胸膛,大声道:“谁要把账算在我师父身上,先得尝尝我姓梅的这一双铁掌。”双掌伸屈之间,骨节“格格”一阵山响,外门硬功,确已练到七成火候。
  满厅群豪,多是边傲天知交好友,此刻见他挺身出面,俱都纷纷离座而起,本是静寂无比的大厅,立时变得一片混乱。
  “银鞭”白振干笑数声,道:“今日我弟兄前来,一心是为了向边老爷子贺喜的,边老爷子既然出了头,我弟兄还有什么话说?”双手一圈,将银鞭围在腰边,转身走回自己席位,举起酒杯,一干而尽,口中又自干笑着道:“在下阻了各位酒兴,理应先罚一杯。”
  屠良、费真又自对望一眼,面上突然露出厌恶之色,显然对他们这位兄弟的如此作风极为不满。
  柳鹤亭哂然一笑,目光缓缓转向雪衣人,虽未说出一言半语,但言下之意,却是不言而喻。
  “万胜金刀”边傲天哈哈一笑,朗声道:“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好极,好极,各位还请快些坐下,边傲天要好好敬各位一杯。”
  语声方了,只见雪衣人竟又一步一步地向白振缓缓行去,白振面容也变得有如死灰,目光故意望着面前一盘鱼翅海参,一面伸出筷子去夹,心惊手颤,银筷相击,叮叮直响,夹来夹去,却连半块海参也没有闪起来。雪衣人却已站到他的身边,突地出手如风,在他面上正反抽了七下耳光,只听啪啪……一连串七声脆响,听来直似在同一刹那间一起发出。
  这七下耳光,打得当真是快如闪电,“银鞭”白振直被打得呆呆地愣了半晌,方自大喝一声,一跃而起,雪衣人却连望也不再望他一眼,只管转身走了开去,仿佛方才那七记耳光,根本不是他出手打的一样。
  屠良、费真双眉一轩,双双展动身形,挡在雪衣人面前,齐地厉声喝道:“朋友,你这般——”
  语声未了,只见雪衣人缓一举步,便已从他两人之间的空隙之中,从从容容地走了过去,竟连他们的衣袂亦未碰到半点,而大喝着奔来的“银鞭”白振,却几乎撞到他两人的身上。
  这一步跨来,虽然轻描淡写,从容已极,但屠良、费真却不禁为之大吃一惊,屠良大叱一声:“二弟,放镇静些!”费真却已倏然扭转身,只见那雪衣人步履从容,已将走出厅外,费真身形方动立顿,目光微转,冷笑一声,突向边傲天抱拳道:“边老爷子,我们老二忍气回座,为的是什么——”语声突顿,冷笑两声,方自改口道:“此刻他被人如此侮辱,你老人家方才说的话,言犹在耳,我兄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是请你老人家吩咐一声。”
  白振推开屠良,一步掠来,大喝道:“老三——”下面的话,还未说出口来,费真已自抢口说道:“二哥,你先忍忍,反正今天我们都在边老爷子这里,当着天下宾朋,他老人家还会让我兄弟吃得了亏么?”
  这一番说话,当真是言词锋利,表里俱圆。
  “万胜金刀”边傲天浓眉剑轩,面色亦已胀成紫红,突地大喝一声:“坫住!”
  雪衣人缓步而行,已自走到厅外游廊,突地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冷冷言道:“什么人,什么事?”他说话言词简短,从来不肯多说一字。边傲天一捋长髯,抢步而出,沉声喝道:“此地虽非虎穴龙潭,但阁下要来便来,要走便走,难道真的没有将老夫看在眼里?”
  雪衣人冷冷一笑,右掌轻抬,拈起了那柄犹自被他捏在掌中的长剑,缓缓转过头来,道:“我若要走,焉有将别人之剑也带走之理?”目光一凛:“但我若真的要走,世上却再无一人能挡得住我。”话犹未了,已又自缓步向外行去,全然未将普天之下的任何人看在眼里,亦未将任何事放在心上!
  边傲天一生闯荡,却未见到江湖中竟会有如此人物,只听一声大喝,梅三思飞步而出,大喝道:“好大胆的狂徒,竟敢对我师父无礼!”连环三拳,击向雪衣人后背。
  这三拳风声虎虎,声威颇为惊人,但雪衣人微一举足,这三拳便已拳拳落空,竟连他的衣袂都未沾上一点。
  梅三思呆了一呆,又自大喝道:“你这小子快些回过头来,让俺好好打上三拳,似这般逃走,算得了什么好汉?”突觉有人一拉他衣襟,使他身不由自主地连退三步!
  雪衣人目光一凛,缓缓转过身形,却见站在他面前的,竟是已换了那一身吉服吉冠的新人柳鹤亭!
  两人面面相对,身形俱都站得笔直,两边梁上的灯光,映着柳鹤亭斜飞入鬓的一双剑眉,亮如点漆的一双俊目,映得他清俊开朗的面容上的轮廊和线条,显出无比的坚毅和沉静,却也映得雪衣人的目光更加森寒冷削,于是他面上的青铜假面,便也变得越发狰狞可怖!
  两人目光相视,俱都动也不动,似乎双方都想看透对方的内心,寻出对方心里的弱点,因为如此才能使自己占得更多的优势。
  四下再次归于静寂,突听“当”的一声,雪衣人掌中垂下的剑柄,在花园石地上轻轻一点!
  这响声虽轻,但却使群豪为之一震。
  只听雪衣人冷冷说道:“我见你年少英俊,武功不俗,是以方自敬你三分,也让你三分,你难道不知道么?”
  柳鹤亭沉声道:“我又何尝没有敬你三分,让你三分?”
  雪衣人目光一闪,道:“我一生行事,犯我者必杀,你三番两次地阻拦于我,难道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柳鹤亭突地轩眉狂笑起来,一面朗笑道:“不错,阁下武功,的确高明过我,要想杀我,并非难事,但以武凌人,不过只是匹夫之勇而已,又岂能算是大丈夫的行径?”笑声一顿,厉声又道:“人若犯你,你便要杀他,你若犯别人,难道也该被别人杀死么?”
  雪衣人突地仰天长笑起来,一阵阵冰冷的笑,接连自他那狰狞丑恶的青铜面具中发出,让人听来,哪有半分笑意?
  这笑声一发,便如长江大河之水,滔滔而来,不可断绝,初发时有如枭鸣猿啼,闻之不过令人心悸而已,到后来竟如洪钟大吕,声声振耳,一时之间,满厅群豪只觉心头阵阵跳动,耳中嗡嗡作响,恨不得立时掩上耳朵,再也不去听它。
  柳鹤亭剑眉微剔,朗声道:“此间人人俱知阁下武功高强,是以阁下大可不必如此笑法。”声音绵密平实,从这震耳的笑声中,一字一字地传送出去,仍是十分清朗。
  雪衣人笑声不绝,狂笑着道:“上智之人役人,下愚之人役于人,本是天经地义之事,弱肉强食,更是千古以来不变之真理。我武功高过你等,只因我才智、勇气、恒心、毅力,俱都强于你等几分,自然有权叫人不得犯我,若是有人才智、勇气、恒心、毅力俱都高过于我,他一样也有权叫我不得犯他,这道理岂非明显简单之极了。”
  柳鹤亭呆了一呆,竟想不出该用什么话来加以反驳。
  只听雪衣人又道:“我生平恨的只是愚昧无知,偏又骄狂自大之徒,这种人犯在我手里——”
  话犹未了,柳鹤亭心中突地一动,截口说道:“世人虽有贤愚不肖之分,但聪明才智之士,却又可分为几种,有人长于技击,有人却长于文翰,又怎能一概而论?阁下如单以武功一道来衡量天下人的聪明才智,已是大为不当,至于勇气、恒心的上下之分,更不能以此来做衡量。”
  雪衣人笑声已顿,冷冷接口道:“凡有一技之长,高出群伦之人,我便敬他三分。”
  柳鹤亭道:“自始至此,伤在你剑下的人,难道从无一人有一项胜过阁下的吗?”
  雪衣人冷笑道:“正是!莫说有一技胜过于我之人,我从未杀过,便是像你这样的人,也使我动了怜才之心,即便是个万恶之徒,我也替他留下一线生机,万万不会将之伤在剑下,这点你知道的已该十分清楚了吧?”
  他言语之中,虽然满是偏激怪诞之论,但却又叫人极难辩驳。
  哪知柳鹤亭突又纵声狂笑起来,一面笑道:“阁下巧辩,的确是高明,在下佩服得很。”
  雪衣人冷冷道:“我生平从未有一字虚言,何况我也根本毋庸向你巧辩!”
  柳鹤亭笑道:“人们但有一言冲撞了你,你便要立刻置之死地,那么你又怎能知道他们是否有一技之长胜过于你?难道人们将自己有多少聪明才智,勇气恒心的标志俱都挂到了脸上不成?”
  雪衣人隐藏在青铜假面后的面色,虽无法看出,但他此刻的神情,却显然呆了一呆,但却冷冷道:“言谈举止,神情态度,处处俱可显示一人聪明才智,我剑光之下,也定然可以映出人们的勇气恒心。”
  柳鹤亭沉声道:“大智若愚,似拙实巧之人,世上比比皆是。”
  雪衣人“嗤”地冷笑一声,道:“若是此等人物,我不犯他,他岂有犯我之理?他不犯我,我亦万无伤他之理,这道理岂非更加明显?”
  此刻柳鹤亭却不禁为之呆了一呆,沉吟半晌,方又沉声道:“武林之间,本以‘武’为先,阁下武功既高,别的话不说也罢,又何必苦苦为——”
  雪衣人冷冷接口道:“你若真能以理服我,今日我便让那姓白的打回七下耳光,然后抖手一走,或则你能以武服我,我也无话可说!”语声微顿,目光一扫,冷削的目光,有如两柄利刃,自立在柳鹤亭身后的梅三思,扫到被费真、屠良强拉住的“银鞭”白振身上,冷冷又道:“至于这两个人么,无论琴棋书画,文翰武功,丝竹弹唱,医卜星相,他两人之中,只要有一人能有一样胜过我的,我便——”
  柳鹤亭目光一亮,忍不住接口道:“你便怎地?”
  雪衣人目光凝注,冷哼一声,缓缓道:“我从此便是受尽万人辱骂,也不再动怒!”
  柳鹤亭精神一振,回转身去,满怀期望地瞧了“银鞭”白振一眼,心中忖道:“此人虽然骄狂,但面貌不俗,又颇有名气,只怕总会有一两样成功之学,强过于这白衣怪客亦未可知。”要知他虽深知这雪衣人天纵奇才,胸中所学,定必浩瀚如海,但人之一生,精力毕竟有限,又怎能将世上的所有学问,俱都练到绝顶火候?一时之间,他不禁又想起了那“常败高手”西门鸥来,心中便又加了几分胜算。
  哪知他目光呆呆地瞧了白振半晌,白振突地干咳一声,大声道:“我辈武林中人,讲究的是山头挥刀,平地扬鞭,硬碰硬的真功夫,哪个有心意去学那些见不得人的酸花样?来来来,你可敢硬接白二侠三鞭?”柳鹤亭目光一暗,心中暗叹,雪衣人却仅冷冷一笑!
  这一声冷笑之中,当真不知含蕴多少讥嘲与轻蔑,柳鹤亭心中暗叹不已,却听雪衣人冷笑着缓缓说道:“我早已准备在门外领教领教他兄弟三人的武功,只怕你也可以看出他们纵然兄弟三人一起出手,又能占得了几分胜算?”语声过处,垂目望了自己掌中长剑一眼,冷冷又道:“我之所以想借这柄长剑,只是为了不愿被这般狂俗之徒的鲜血,污了我的宝剑而已。”转过身去,目光再也不望大厅中的任何人一眼,再次缓步走了出去。一阵风自廊间穿过,吹起他雪白长衫的衣袂,就像是被山风吹乱了的鹤羽似的,随着满山白云,冉冉飞去!
  “银鞭”白振怒吼一声,挣脱屠良、费真的手掌,一步抢出!
  柳鹤亭霍然旋身,冷冷道:“阁下何必自取其辱。”
  “银鞭”白振神情一呆,“万胜金刀”边傲天厉声喝道:“难道就让此人来去自如?今日老夫好歹也得与他拼上一拼!”
  柳鹤亭心中暗叹一声,面上却淡然一笑道:“各位自管在此饮酒,容我出去与他动手。”语声一顿,剑眉微剔,朗声又道:“若是有人出去助我一拳一脚,便是对我不起。”转身昂然走出。
  要知他方才转念之间,已知今日满座群豪,再无一人是那雪衣人的敌手,除非以多为胜,以众凌寡,如此一做,不但定必伤亡极众,且亦犯了武家之忌,但边傲天如若出手,却势必要形成混战之局,是以他便再三拦阻众人,
  此刻他目光凝注雪衣人的后影,走出廊外,他深知今日自己与雪衣人步出廊外之后,便是生死存亡之争,但心中却丝毫没有半分能胜得那雪衣人的把握,他脑海中不禁又泛起在洞房中一对龙凤花烛下垂首默坐的倩影,因为今日自己若是一出不返,陶纯纯便要枯坐一生。
  一声长长的叹息,自他心底发出,却停留在他喉间,他心中虽然思潮翻涌,面上却是静如止水,只因此时此刻,他别无选择余地,纵然明知必死,也要出去一战,令他悲哀沉痛的,只是竟无法再见陶纯纯一面。他每跨一步,需要多大的勇气与信心,除了他自己以外,谁也无法明了。
  洞房之中,锦帐春暖,一双龙凤花烛的烛光,也闪动着洋洋的喜气。陶纯纯霞帔凤冠,端坐在锦帐边,低目敛眉,心鼻相观,不但全身一无动弹,甚至连冠上垂下的珠罩,都没有晃动一下。
  她只是安详地静坐着,眉梢眼角,虽仍不禁隐隐泛出喜意,但在这喜意中,却又似乎隐含着一些别的心事。
  边宅庭园深沉,前厅宾客的喧笑动静,这里半分都听不到,她耳边听到的,只是身边两个喜娘的絮絮低语,还不住告诉她一些三从四德的妇道,相夫教子的道理,她也只是安详地倾听,丝毫没有厌倦之意!
  于是这安详、静寂,而又充满喜气的后院洞房,便和喧闹、混乱、杀气叫伏的前厅,截然划分成两个不同的世界,前厅中所发生的事,她们全不知道,她们只是忍耐地待着新倌人自前厅敬完谢宾之酒,然后回到洞房来!
  龙凤花烛的火焰更高,一个纤腰的喜娘,莲足姗姗,走了过去,拿起银筷剪下两段长长的烛花,然后忍不住,回首悄语:“新倌人怎地还不回到后面来?”
  另一个年纪略长,神态却更俏的喜娘,掩口娇笑道:“你瞧你,新娘子不急,你倒先急起来了!”纤腰喜娘莲足一顿,似待娇嗔,却似又突地想起了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份,于是只得恨恨地瞟了她一眼,轻轻道:“我只是怕新倌人被人灌醉了,你怎地却说起疯话来了。”
  俏喜娘偷偷瞧了神色不动的新娘子一眼,转口道:“说真的,新郎倌人入洞房之后,本来是不应该再去前面敬酒的,只是他们这些大英雄,大豪杰,做出来的事,自然都是和别人不同的,你也不必怕新郎倌喝醉,我听说,真正功夫高的人,不但喝酒不会醉,而且能够将喝下去的酒,从脚底下逼出来。”
  这俏喜娘说到这里,神色之间,像是颇以自己的见多识广而得意,她却不知道此等情事,固非绝不可能,但亦是内功特高之人,在有所准备,与人较力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绝非常例,若是人人饮酒之前,先以内功防醉,那么喝酒还有什么情趣?
  又不知过了许久,剪下几次烛花,龙凤花烛,已燃至一半,新郎倌却仍未回来,陶纯纯表面上虽仍安坐如故,心里也不禁暗暗焦急。那两个喜娘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心里还在暗问:“新倌人还不来,难道出了什么事?”
  但是她们身为喜娘,自然不能将心里的话问出来。
  洞房外,庭院中,佳木葱茏,繁星满天,一阵微风吹过,突有几条黑影翩然落下。
  柳鹤亭心头虽沉重,脚步却轻盈,随着雪衣人走出廊外,“万胜金刀”边傲天满腹闷气,无处可出,瞪了梅三思一眼,低叱道:“都是你闯出来的祸事!”
  梅三思呆了一呆,他心直思拙,竟体会不出边傲天这一句低叱,实是指桑骂槐,只觉心中甚是委屈,方待追踪出去,突地身后衣襟,被人轻轻扯了一下,回头望去,只见那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夏沅,不知何时走到他身后,轻轻道:“梅大哥,你过来,我有话告诉你。”
  梅三思纵是怒火冲天,见了这女孩子却也发不出来,只有俯下身去,夏沅附在他耳边,轻轻道:“方才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欺负了你,你想不想把他赶跑?”
  梅三思浓眉一扬,大声道:“当然,难道你有……”
  夏沅轻轻“嘘”了一声,接口低语道:“轻些!我当然有办法。”
  梅三思压低声音,连忙问道:“什么办法,快说给你梅大哥听!”
  他声音虽已尽量压低,但仍然满厅皆闻,群豪俱都移动目光,望着他们,夏沅明亮的眼珠一转,低声又道:“等会你追出去,只要问他三两句话,包管那穿白衣服的人调头就走。”
  梅三思目光一亮,忍不住脱口又道:“什么话?”
  夏沅眼珠又转了两转,悄悄将梅三思拉到一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梅三思的面目之上,果然不禁露出喜色!
  走到宽阔的前院,雪衣人突地停下脚步,冷冷道:“今日是你的吉期,我不愿与你动手!”
  柳鹤亭剑眉微轩,沉声道:“今日你好意而来,我也不愿与你动手,只要你将掌中之剑,交还原主——”
  雪衣人霍然转身,目光如刃,柳鹤亭当作未见,缓缓道:“而且不再与我宾客为难,我必定以上宾之礼待你。”
  雪衣人冷笑一声,接口道:“如果不然,你便一定要出手的了?”
  柳鹤亭道:“正是!”这两字说得斩钉断铁,当真是掷地可作金石之声!
  雪衣人眼帘突地一合,瞬又睁开,目中精光四射,这一开一合动作间的含义,竟似乎在对柳鹤亭的做法表示惋惜。柳鹤亭暗叹一声,面上不禁为之动容,要知世上绝无一人能够完全“无畏”,只是有些人将“生”之一字,远较“义”字看得轻些,他勉强抑止住心中翻涌的思潮,只是冷冷接口道:“但此间非你我动手之地,门外不远,便是城郊,虽无人迹,但秋月繁星,俱可为证,今日之事,全由我作一了断,无论谁胜谁负,你均不得再对他人妄下杀手。”
  雪衣人道:“好极!”他这两字亦是说得截钉断铁,但忽又叹息一声,缓缓道:“你原可不必如此的!”
  他行止、言语,俱都冷削无情到了极处,但这一声叹息中,竟含蕴惋惜、怜悯、赞许、钦佩许多种复杂而矛盾的情感。
  等到这一声叹息传入柳鹤亭耳中时,他心里也不觉涌起了许多种复杂的情绪,他心中暗道:“你岂非亦是原可不必如此?”但他只是将这句话变做一声长叹,而未说出口来,于是二人一起举步,穿过木立四周的人群,向外走去,二人的步伐虽然一致,但处世的态度却迥然而异!
  突听身后一声断喝:“慢走!”两人齐地止步,只见梅三思大步奔出,雪衣人斜目一望柳鹤亭,柳鹤亭愕然望向梅三思。
  但梅三思却不等他发话,便已哈哈笑道:“白衣兄,你自命武功高绝,学问渊博,此刻我且问你三两句话,你若能一一回答,那么你自狂自傲还能原谅,否则便请你快些出去,休得在此张牙舞爪!”
  柳鹤亭心中却不禁为之一动,见梅三思笑声一顿,神色突地变得十分庄严肃穆,正容缓缓道:“武学一道,浩瀚如海,自古以来只有儒、道、释三字差可比拟,尤其佛教自大唐西土取经归来后,更是盛极一时,衍繁演变,分为十宗,而有‘大乘’、‘小乘’之分,此等情况,正与我达摩祖师渡江南来后,武学之衍繁演变毫无二致。”
  说到这里,他语声微顿,但四下群豪,却已一齐听得耸然动容,雪衣人目中的轻蔑之色,也不禁为之尽敛。
  只听梅三思略为喘息一下,接口又道:“而佛家有‘大乘’、‘小乘’之分,武学亦有‘上乘’、‘下乘’之别,所谓‘内家’、‘外家’、‘南派’、‘北派’,门派虽多,种类亦杂,却不过只是在‘下乘’武功中大兜圈子而已,终其极也无法能窥‘上乘’武家大秘之门径,但世人却已沾沾自喜,这正是雀鸟之志,不能望鹏程万里!”
  他面色庄穆,语气沉重,滔滔不绝,字字皆是金石珠玉,句句俱合武家至理,满厅群豪,再无一人想到如此一个莽汉,竟能说出这番话来,不禁俱都为之改容相向,柳鹤亭暗叹一声,更是钦佩不已。
  雪衣人木然未动,目中却已露出留神倾听之色,只听梅三思干咳一声,毫不思索地接口又道:“武功上乘,以道为体,以法为用,体用兼备,性命为修。而下乘之武,未明真理,妄行其是,拔剑援拳,快意一时,徒有匹夫之勇,纵能名扬天下,技盖一时,亦不能上窥圣贤之堂奥。”
  柳鹤亭叹息一声,只觉他这番说活,当真是字字珠玑,哪知他叹息之声方过,他身侧竟又有一声叹息响起,转目望去,却见那雪衣人竟已垂下头去。
  梅三思一挺胸膛,朗声又道:“上面两个问题,我已代你解答,如今我且问你第三个问题,你若再回答不出,哼哼——”他冷哼道:“你之武功剑法,可谓已至‘下乘’武功之极,但终你一生,只怕亦将止于此处,日后再望更进一步,实是难上加难,但你不知懊悔,反而以此为傲,狺狺狂声,目空一切,宁不教人可叹可笑!”
  雪衣人目中光彩尽敛,梅三思冷笑又道:“我且问你,武家‘上乘’、‘下乘’之分,分别何在,你可知道么?”
  雪衣人默然不语,梅三思沉声接道:“武功有‘上乘’、‘下乘’之分,正如儒有君子小人之别,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若夫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攻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且如杨雄以文章名世,而屈身事莽,不免投阁而死,此所谓小人之儒也,虽日赋万言,亦何取哉!”
  此刻他说起话来,神情、语气俱都沉穆已极,言论更是精辟透彻无比,与他平日的言语神态,简直判如两人,群豪一面惊奇交集,一面却俱都屏息静气地凝神静听,有的席位较远,不禁都长身而起,走到厅口。
  梅三思顿了顿,又道:“武家大秘,共有八法,你能试举其一么?”
  雪衣人霍然抬起头来,但瞬又垂下,梅三思冷笑一声,道:“所谓上乘武家大秘八法,即是以修神室,神室完全,大道成就,永无渗漏,八法者,‘刚’、‘柔’、‘诚’、‘信’、‘和’、‘静’、‘虚’、‘灵’是也,尤其‘刚’之一法,乃神室之梁柱,此之为物,刚强不屈,无偏无倚,端正平直,不动不摇,其所任实重,其实尤大,神室斜正好歹,皆在于此。”
  语声一顿,突地仰天大笑起来,大笑着道:“神室八法,你连其中之一都无法举出,还有脸在此逞强争胜,我真要替你觉得羞愧。”笑声一起,他神态便又恢复了平日的粗豪之气。
  群豪目光,却已俱都转向雪衣人身上,只见他呆呆地木立半晌,缓缓俯下身去,将掌中之剑,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缓缓长身而起,突地闪电般的伸出手掌,取下面上青铜面罩。
  刹那之间,只听又是一连串“啪啪”声响,他竟在自己脸上一连打了七下耳光,等到群豪定睛望去,他已将那青铜假面重又戴回脸上,在场数百道目光,竟没有一人看清他面容的生相。
  四下立即响起一片惊叹之声,亦不知是在为他的如此做法而赞叹,抑或是为了他手法之快而惊异。
  只见他目光有如惊虹掣电般四下一扫,最后停留在梅三思脸上。
  良久!良久。
  他目中光彩,渐渐灰黯,然而他颀长的身形,却更挺得笔直,终于,他霍然转过身形,袍袖微拂,人形微花,一阵夜风吹过,他身形直如随风而逝,霎眼之间,便已踪迹不见。只有一声沉重的叹息,似乎还留在柳鹤亭身边。
  梅三思呆了半晌,突地纵声狂笑起来,回首笑道:“沅儿,他真的走了!”
  柳鹤亭暗叹一声,忖道:“此人似拙实巧,大智若愚,我与他相处这些时日,竟未能看出他已参透了那等武家大秘。”
  一念至此,缓步走到梅三思面前,躬身一揖。
  哪知梅三思笑声却突地一顿,似是十分惊异地说道:“你谢我作甚?”
  柳鹤亭叹息一声,正色说道:“今日若非梅兄,定是不了之局,区区一揖,实不足表露小弟对梅兄之感激钦佩于万一,小弟自与兄相交以来,竟不知兄乃非常之人,直到今日见了兄台做出这等非常之事,方知兄台之超于常人之处——”
  他性情刚正豪爽,当直则直,当屈则屈,此刻他心中对梅三思的感激钦佩,半分不假,是以诚于中便形于外,言语神态,便也十分恭谨。哪知他话犹未了,梅三思却又纵声狂笑起来。
  柳鹤亭剑眉轻皱,面上微现不豫之色,却听梅三思纵声狂笑着道:“柳老弟,你切莫这样抬举我,方才我所说的那一番话,其实我自己一句也不懂的。”
  柳鹤亭不禁为之一愣,心中惊愕又起,忍不住问道:“你连自己也不懂的话,却怎能说得那般流利?”
  梅三思笑声不绝,口中说道:“这有什么稀罕?自小到大,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柳鹤亭呆呆地愣了半晌,突地想起他方才背诵药方之事,不禁恍然忖道:“此人记忆之力虽高,理解力却极低,是以他不但过目便能成诵,而且还记得许多成语。”
  只听梅三思一面大笑,一面说道:“方才那一番说话,有些是沅儿附耳教给我的,有些却是从一本书上啃出来的,说穿了……”
  他言犹未了,柳鹤亭却已耸然动容,接口问道:“什么书?”他方才心念转处,便已想到此点,是以早已将这三字,挂在口边,只是直到此刻方自说出口来。
  梅三思哈哈一笑,大声道:“天武神经!”
  “天武神经”四字一说出口,四下立刻传出一阵惊叹之声,只是这阵叹息声中的失望之意,似乎还远比惊讶来得浓厚。
  柳鹤亭心中一动,虽觉这叹息来得十分奇怪,却仍忍不住脱口问道:“这本‘天武神经’,此刻在哪里?”他生性爱武,听到世上竟有这种记载着武家无上大秘之学,心中早已为之怦然而动,直恨不得立时便能拜读一下。
  哪知他话才出口,四下的惊喟叹息,却立刻变成了一阵低笑,竟似乎在笑他武功虽高,见识却如此孤陋似的。
  柳鹤亭目光一扫,心中不禁为之一愣,目光询问地瞧了梅三思一眼,只见梅三思犹在大笑不绝,而那“万胜金刀”边傲天却已满面惶急地一步掠了过来,一把抓住梅三思肩头,厉声道:“三思,你可是已将那本书看过了么?”
  语声严厉,神态惶急,望之竟似梅三思已铸下什么大错一般。
  柳鹤亭此刻当真是满腹惊奇,满头雾水,梅三思得了这等武家大秘,他师父本应为他高兴才是,为何变成这般神态?自己方才问的那句话,更是人之常情,为何别人要对自己讪笑?
  他想来想去,再也想不出其中答案,只听梅三思笑声一顿,亦似自知自己犯了大错似地低低说道:“我只不过看了一两遍……”
  边傲天浓眉深皱,长叹一声,顿足道:“你怎地如此糊涂,你怎地如此糊涂!”
  语声一顿,梅三思接口道:“徒儿虽记得那本书的字句,可是其中的含义,徒儿却丝毫不懂——”
  边傲天浓眉一展,沉声道:“真的么?”
  梅三思垂首道:“徒儿怎敢欺骗师父?”
  边傲天长叹一声,缓缓道:“你既然不懂,看它作甚?”
  柳鹤亭却是大惑不解,那等武林秘笈,常人若是有缘看上一遍,已是可喜可贺之事,如今梅三思将之背诵如流,边傲天神情却反而如此情急忧郁,直到梅三思说他一字不懂,边傲天情急的神态才为之稍减。一时之间,柳鹤亭想来想去,却也无法想出此中的答案,暗中忖道:“此书之中,记载的若是恶毒偏邪的武功,边傲天因不愿他弟子流入邪途,此事还可解释,但书中记载的,却又明明是堂堂正正的武家大秘!”
  此刻散立四座的武林群豪,虽已多半回到席位上,但这喜气洋溢的喜筵被如此一扰之后,怎可能继续?
  “荆楚三鞭”并肩站在游廊边的一根雕花廊柱前,此刻费真横目望了白振一眼,冷冷道:“老大,老二,该走了吧!”
  屠良苦叹一声,道:“是该走了,老二——”
  转目一望,只见“银鞭”白振面容虽仍装做满不在乎,但目光中却已露出羞愧之色,不禁又为之长叹一声,住口不语。三人一齐走出游廊,正待与主人招呼一声,哪知边傲天此刻正自满心情急,柳鹤亭却又满脸惊疑,竟全都没有看见,“荆楚三鞭”兄弟三人各各对望一眼,急步走出门去。
  此三人一走,便有许多人随之而行,边傲天、柳鹤亭被人声一惊,他们身为主人,不得不至门口相送,于是柳鹤亭心中的疑念一时便又无法问出来。
  好花易折,盛筵易散,远处“铎铎”传来几声更鼓,夜风中寒意渐重,鲜红的灯笼,已有些被烟火熏黑。
  一阵乌云,仿佛人们眼中的倦意,漫无声息,毫无先兆地缓缓飞来……
  接着,有一阵狂风吹过,紫藤花架下的红灯,转瞬被吹灭了三个,也卷起棚上将涸的紫藤花,在狂风中有如醉汉般酩酊而舞。
  终于,一阵骤雨落下,洗洁了棚架,染污了落花。
  宾客已将散尽,未散的宾客,也被这阵暴雨而留下,大厅上换了酒筵,燃起新烛,但满厅的喜气呢?
  难道也被这阵狂风吹走?难道也被这阵暴雨冲散?
  柳鹤亭心中想问的问题,还是未能问得出口,终于,他寻了个机会,悄悄将梅三思拉到一边。一连问了他三个问题:“那‘天武神经’,你是如何得到的?为何满厅群豪听了这本神经,竟会有那等奇异的表情?而边大叔知道你已看了这本神经,为何竟会那般忧郁惶急?”这三句话他一句接着一句,极快地问了出来,目光立刻瞬也不瞬地望到梅三思脸上,静待他的答案。
  却听梅三思哈哈一笑,道:“这本‘天武神经’的来历,已是江湖中最最不成秘密的秘密,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柳鹤亭呆了一呆,微微皱眉道:“‘最最不成秘密的秘密’?此话怎讲?”
  梅三思伸手一捋颔下虬髯,笑道:“这故事说来话长,你若真的有意‘洗耳恭听’,我倒可以‘循循善诱’你一番,只是——哈哈,今日是你的洞房花烛夜,怎能让你的新娘子‘独守空帏’,我老梅可不答应,是以现在也不能告诉你,你还是快回房去,和新娘子‘鱼水重欢’一下吧!”
  他滔滔不绝,说到这里,又已用了四句成语,而且句句俱都说得大错特错,最后一句“鱼水重欢”,更是说得柳鹤亭哭笑不得,口中一连“哦”了两声,只听那边果已传来一片哄笑!
  倾盆大雨,沿着滴水飞檐,落在檐下的青石板上。
  两个青衣小鬟,撑着一柄轻红罗伞,跟在柳鹤亭身后,从滴水飞檐下,穿到后园,洞房中灯火仍明,自薄纱窗棂中,依稀还可见到那对龙凤花烛上,火焰的跳动,以及跳动的火焰边模糊的人影。
  这模糊的人影,给立在冷雨下的柳鹤亭带来一丝温暖——一丝自心底升起的温暖。
  因为,他深信今夜将是他今生此后一连串无数个幸福而甜蜜日子的开始,从现在到永恒,他和她将永远互相属于彼此。
  他嘴角不禁也立刻泛起一丝温暖的微笑,他想起自己此番的遇合,竟是如此奇妙,谁能想到秘道中无意的邂逅,竟是他一生生命的转变。
  当他走到那两扇紧闭着的雕花门前,他嘴角的笑容便越发明显。
  于是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敲房门。
  他期待房门内温柔的应声,哪知——
  门内却一无回应,于是他面上的笑容消失,心房的跳动加剧,伸出手掌,沉重而急遽地敲起房门。
  但是,门内仍无回应,他忍不住猛地推开房门,一阵风随之吹入,吹乱了花烛上的火焰,也吹乱了低垂的罗帷。织锦的鸳鸯罗衾,在闪动的火焰下闪动着绮丽而眩目的光彩,但罗帏下,翠衾上,烛花中……
  本该端坐着的新娘陶纯纯,此刻竟不见踪影!
  柳鹤亭心头蓦地一跳,只觉四肢关节,都突地升起一阵难言的麻木,转目望去,那两个喜娘直挺挺地站在床边,面容僵木,目光呆滞,全身动也不动,她们竟不知在何时被人点中了穴道。
  柳鹤亭具有的镇静与理智,在这刹那之间,已全都消失无影,立在床前,他不觉呆呆地愣了半晌,竟忘了替这两个被人点中穴道的喜娘解开穴道,只是不断地在心中暗问自己:“她到哪里去了?到哪里去了……”
  窗外冷雨飕飕,雨丝之中,突地又有几条黑影,如飞向墙外掠去。这几条黑影来得那般神秘,谁也不知他们为何而来?为何而去?那两个撑着轻红罗伞的青衣小鬟,立在雕花门外,不知洞房中发生了何事?
  她们互相凝注,互相询问,只见洞房中静寂了,突地似有一条淡淡的人影,带着一阵深深的香气,自她们眼前掠过,但等到她们再用目光去捕捉,再用鼻端去搜寻时,人影与香气,却已都消失无踪!
  而雕花门内,此刻却传出一句焦急的语声:“纯纯,你方才到哪里去了?”
  另一个温柔的声音立刻响起:“我等了你许久,忍不住悄悄去看——”语声突地一顿,语气变为惊讶:“呀!她们两人怎会被人点中穴道?”两个青衣小鬟听到新郎新娘对话的声音,不禁相对抿嘴一笑,不敢再在门口久留,陶纯纯言犹未了,她们便已携手走去,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妒忌,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得到这般如意的郎君。
  她们没有听到陶纯纯最后那句话,是以她们自然以为洞房中是平静的,但洞房中真的平静么?
  柳鹤亭犹自立在流苏帐下,皱眉道:“她两人是被谁点中穴道的,难道你也不知道么?”
  陶纯纯圆睁秀目,缓缓摇头,她凤冠霞帔上,此刻已沾了不少水珠,柳鹤亭轻轻为她拂去了,然后走到那两个喜娘的面前,仔细端详了半晌,沉声道:“这像是武林常见的点穴手法,奇怪的是,此等武林人物,怎敢到这里来闹事?为的又是什么?”
  “替她们解开穴道后再问她们,不是什么都知道了么?”
  两人一齐伸出手掌,在左右分立的两个喜娘背后各各击了一掌,这一掌恰巧击在她两人背后的第七节脊椎之下,正是专门解救此等点穴的手法,哪知他两人手掌方自拍下,风光绮丽的洞房中,立刻传出两声惨呼!
  惨呼之声,尖锐凄厉,在这冷雨飕飕的静夜里,令人听来,备觉刺耳心悸。
  柳鹤亭轻轻一掌拍下,自念这喜娘被人用普通手法点中的穴道,本该应手而解,哪知他这一掌方自拍下,这喜娘竟立刻发出一声惨呼,声音之凄厉悲惨,竟生像是被人千刀万剐还要痛苦几倍!
  柳鹤亭一惊之下,脚步微退,只见惨呼过后,这两个喜娘竟一齐“通”地倒到地上,再无一丝动弹,触手一探,周身冰冷僵木,她两人不但穴道未被解开,反而立刻尸横就地!
  一时之间,柳鹤亭心中当真是惊恐交集,雪亮的目光,空洞地对着地上的两尸凝注半晌,方自长叹一声,黯然道:“我又错了……唉,好厉害的手法,好毒辣的手法!”
  陶纯纯目光低垂,面上惊怖之色,竟似比柳鹤亭还要浓厚。她缓缓侧过头,带着十分歉意,望了柳鹤亭一眼,轻轻说道:“我也错了,我……我也没有看出这点穴的手法,竟是如此厉害,如此毒辣,唉,我……”
  她叹息数声,垂首不语,于是谁也无法再从她目光中窥知她的心意,包括她新婚的夫婿!
  柳鹤亭又自长叹一声,缓缓道:“我再也没有想到,这点穴的手法,竟是传说中的‘断血逆经,闭穴绝手’,据闻被此种手法点中的人,表面看来似乎一无异状,但只要稍有外力相加,霎眼之间,便要惨死,以前我耳闻之下,还不相信,如今亲眼见了……唉,却已嫌太迟,已嫌太迟了……”
  陶纯纯垂首道:“她们既已被‘断血逆经,闭穴绝手’的手法点了穴道,迟早都不免……不免要送命的,你又何苦太难受!”她起先几句话中,竟似含有一丝淡淡的喜悦之意,但瞬即收敛,别人自也无法听出。
  柳鹤亭剑眉一轩,目射精光,凛然望了陶纯纯一眼,但瞬又重自低眉,长叹一声,黯然道:“话虽可如此说,但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又怎能木然无动于衷,我又怎能问心无愧?”
  语声微顿,突又朗声说道:“‘断血逆经,闭穴绝手’,乃是武功中最阴、最柔,却也是最毒的手法,武林中擅此手法的人,近年来已绝无仅有,此人是谁?到底与谁结下怨仇?为什么要在这两个无辜的女子身上施展毒手?”
  陶纯纯柳眉轻颦,沉吟着道:“这两个喜娘不是武林中人,绝不会和这样的内家高手结下冤仇,你出来闯荡江湖也没有多久……”
  柳鹤亭接口叹道:“你更不和人结怨,我自思也没有,那么难道是边老爷子结下的仇家么?可是,无论如何,这两个可怜的女子,总是无辜的呀!”
  这两个喜娘与他虽然素不相识,但他生具悲天悯人之性,此刻心中当真比伤了自己亲人还要难受几分。
  他转身撤下床上的鸳鸯翠衾,轻轻盖在这两具尸身之上,缝制这床锦被的巧手妇人,只怕再也不会想到它竟会被人盖在死尸身上。
  陶纯纯柳眉轻轻一皱,欲语还休,柳鹤亭长叹道:“方才那两声惨呼,原该已将前厅的人惊动,但怎地直到此刻,前院中还没有人进来?”
  他却不知道方才那两声惨呼的声音虽然凄厉,但传到前院时已并不十分刺耳,这种声音在酒酣耳热的人们耳中听来,正好是明日凌晨取笑新娘的资料,又有谁会猜到风光绮丽的洞房中,竟会生出这样的无头惨案!
  于是柳鹤亭便只得将这两具尸身独自抬出去,这自然立刻引起前厅中仍在畅饮的群豪们的惊慌和骚动!
  这些终日在枪林剑雨中讨生活的武林朋友,立刻甩长衫,卷袖口,开始四下搜索,但他们连真凶是谁都不知道,搜寻的结果,自是一无所获,只不过徒自淋湿了他们的衣衫而已!
  一夜飞雨,满院落花——
  柳鹤亭的洞房花烛夜,便如此度过!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十一章 罂粟之秘
    第十章 西门世家
    第九章 神经初现
    第七章 幔中傀儡
    第六章 绝代剑痴
    第五章 是真是幻
    第四章 且论杜康
    第三章 荒山魅影
    第二章 绝地惊艳
    第一章 罗衫侠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