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十四章 不是好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不是好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一)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男婚女嫁不但是喜事,也是好事。
  为什么这次喜事就不是好事呢?

×      ×      ×

  厅前排着红喜帐,一对大红龙凤花烛燃得正亮。
  火焰映着张好儿的脸。
  她脸上红红的,也漂亮得像是个新娘子。
  看到新人总算要拜堂了,她才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角落上的小门里忽然很快地闯了个人出来,燕子般掠到新娘和新郎倌的中间,手里居然还托着茶盘,带着甜笑道:“小姐,请用茶。”
  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送茶来给新娘子喝,简直叫人有点啼笑皆非。
  可是这声音却熟极了,田思思又忍不住将蒙在脸上的红巾掀起了一角,就看到一个小姑娘在对着她笑,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
  连田思思也分不清这小姑娘是田心?还是小兰?
  张好儿的脸色已变得很难看,一双又妩媚,又迷人的眼睛,现在却刀一般在瞪着这小姑娘,像是恨不得一脚把她踢出去,活活踢死。
  但在这种大喜的日子,当着这么多贺喜的宾客,当然不能踢人。
  所以张好儿只能咬着牙,恨恨道:“谁叫你到这里来的?还不滚出去!”
  这小姑娘却笑嘻嘻地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出去。”
  张好儿怒道:“为什么?”
  小姑娘道:“因为有一位秦公子叫我一定要留在这里。”
  张好儿道:“秦公子?哪个秦公子?”
  小姑娘道:“我也不认得他,只知道他姓秦,叫秦歌。”
  张好儿脸色又变了,厉声道:“你疯了,秦歌明明就在这里。”
  小姑娘道:“我没有疯,的确还有位秦公子,不是这一位。”
  新郎倌的脸色也变了,抢着道:“那人在哪里?”
  这小姑娘还没有说话,就听到有个人笑道:“就在这里。”
  笑声中,龙凤花烛的烛光忽然被拉得长长的,好像要熄灭的样子。
  烛光再亮起的时候,花烛前就忽然多了个人。
  一个头很大的人,有双又细又长的眼睛。

×      ×      ×

  杨凡。
  田思思几乎要叫了出来。
  她实在想不到这大头鬼怎会找到这里来,更想不到他还会来捣乱。
  张好儿看到他却似乎有点顾忌,样子也不像刚才那么凶了,居然还勉强笑了笑,说道:“原来是你?你为什么要来破坏别人的好事?”
  杨凡淡淡笑道:“因为这不是好事。”
  新郎倌秦歌的脸已涨得通红,抢着道:“谁说这不是好事?”
  杨凡道:“我说的。”
  秦歌道:“你是什么东西?”
  杨凡道:“我跟你一样不是东西。”
  田思思本来想说什么的,现在却不说了,因为她想不到这大头鬼居然敢在秦歌面前如此无礼。
  奇怪的是,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很有趣。
  秦歌却气极了,怒道:“你知道我是谁?”
  杨凡道:“不知道。”
  秦歌大声道:“我就是秦歌。”
  杨凡道:“那就奇怪了。”
  秦歌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杨凡道:“因为我也是秦歌。”
  张好儿勉强笑道:“你开什么玩笑,还是快坐过去喝喜酒吧,我陪你。”
  杨凡扳起脸道:“谁说我在开玩笑,他既然可以叫秦歌,我为什么不能叫秦歌?”
  他忽然问那小姑娘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笑道:“秦歌。”
  杨凡道:“对了,这人若可以叫秦歌,人人都可以叫秦歌了。”
  秦歌的脸通红,张好儿的脸苍白,两人偷偷交换了个眼色。
  突然间,一股轻烟从秦歌的衣袖里喷出,冲着杨凡脸上喷了出去。
  小姑娘已捏起鼻子,退出了七八尺。
  杨凡却没有动,好像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轻轻吹了口气。
  那股烟就突然改变了方向,反而向秦歌脸上吹了过去。
  秦歌突然开始打喷嚏,接连打了五六个喷嚏,眼泪鼻涕一齐流了下来。
  然后他的人就软软地倒在地上,像是变成了一滩烂泥。
  杨凡向小姑娘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小姑娘道:“迷香。”
  杨凡道:“你知不知道哪种人才用迷香?”
  小姑娘恨恨道:“只有那种下五门的小贼才用迷香。”
  杨凡笑道:“想不到你居然很懂事。”
  小姑娘道:“但是,秦歌并不能算是下五门的小贼呀。”
  杨凡道:“他的确不是。”
  小姑娘眨眨眼,道:“那么这人想必就一定不是秦歌了?”
  杨凡道:“谁说他是秦歌,谁就是土狗。”
  小姑娘道:“他若不是秦歌是谁呢?”
  杨凡道:“是个下五门的小贼。”
  小姑娘道:“下五门的小贼很多。”
  杨凡道:“他就是其中最下流的一个小贼,连他用的迷药也是第九等的迷香,除了他自己之外,谁都迷不倒。”
  小姑娘道:“无论多下流的人,至少总也有个名字的。”
  杨凡道:“下流的人名字也下流。”
  小姑娘道:“他叫什么?”
  杨凡道:“他的名字就剌在胸口上,你想不想看看?”
  小姑娘道:“会不会看脏我的眼睛?”
  杨凡笑道:“只要你少看几眼就不会了。”
  他突然撕开了那件很漂亮的新郎衣服,露出了这人的胸膛。
  这人胸膛上刺着一只花花的蝴蝶!
  小姑娘道:“莫非这人就叫做花蝴蝶?”
  杨凡点点头叹道:“不错,古往今来,叫花蝴蝶的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姑娘嫣然道:“想不到你懂得的事居然比我还多些。”
  杨凡道:“因为我的头比你大,装的东西自然也多些。”
  张好儿一直在旁边听着,脸色越听越白。
  田思思也一直在旁边听着,一张脸却越听越红,突然冲过来,在这花蝴蝶腰眼上重重踢了一脚。
  她恨极了,恨得要发疯。
  “想不到田大小姐,居然险些就做了下五门小贼的老婆。”
  田思思咬着牙,瞪着张好儿,道:“你……你跟我有什么仇?为什么要这样子害我?”
  她气得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张好儿苦笑道:“真对不起你,但我也是上了这人的当。”
  她居然也走过去踢了一脚,恨恨道:“你这畜牲,你害得我好苦。”
  她好像比田思思还生气,比田思思踢得还重。
  田思思道:“你……你真的也不知道?”
  张好儿叹了口气,道:“我为什么要害你?我跟你又没有仇。”
  杨凡忽然也长长叹了口气,道:“我真佩服你。”
  张好儿怔了怔,道:“佩服我什么?”
  杨凡道:“你真会做戏。”
  小姑娘眨着眼,道:“她是不是还以为自己能骗得过你?”
  杨凡又笑了笑,淡淡道:“她应该知道自己骗不了我的。”
  小姑娘道:“天下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够骗得了你么?”
  杨凡道:“也许只有一个人能骗得了我。”
  小姑娘道:“谁?”
  杨凡道:“我自己。”

×      ×      ×

  厅上当然还有别的人,一个个都似已怔住。
  他们本是来喝喜酒的,看样子现在喜酒已喝不成了,但却看到一出好戏。
  田思思忽然一个耳光往张好儿脸上打了过去。
  张好儿居然没有动,苍白的脸立刻就被打红了。
  小姑娘拍手笑道:“打得好,再打重些。”
  杨凡笑道:“这种人脸皮比城墙还厚,你打得再重,她也不会疼的。”
  小姑娘道:“那么,我们该拿她怎么样呢?”
  杨凡道:“不怎么样。”
  小姑娘皱眉道:“不怎么样?难道就这样放过了她?”
  杨凡道:“嗯。”
  小姑娘道:“那岂非太便宜了她?”
  杨凡淡淡笑道:“像她这种人,天生本就是要骗人的,不骗人才是怪事,所以……”
  小姑娘道:“所以怎么样?”
  杨凡道:“所以你遇到这种人,就要加意提防,最好走远些,否则你就算上了当也是活该。”
  田思思跳了起来,道:“你是不是说我活该?”
  杨凡道:“是。”
  田思思瞪着他,简直快气死。
  杨凡道:“她有没有强迫你?有没有勉强你?还是你自己愿意跟着她来的?”
  田思思气得说不出话,也的确无话可说。
  张好儿的确一点也没有勉强她。
  杨凡淡淡道:“一个人自己做事若太不小心,最好就不要怪别人,埋怨别人。”
  他的声音平淡而稳定,慢慢地接着道:“无论谁都应该学会先责备自己,然后才能责备别人,否则就表示他只不过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
  田思思突然扭头冲了出去。
  杨凡看了那小姑娘一眼,小姑娘笑了笑,也跟了出去。
  张好儿却在看着杨凡,终于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原来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
  杨凡道:“只知道一点点,还不太清楚。”
  张好儿道:“但却已够了。”
  杨凡道:“足够了。”
  张好儿叹道:“你准备怎么样对付我呢?”
  杨凡道:“你说我应该怎么样?”
  张好儿垂下头,道:“我并不是主谋。”
  杨凡道:“我知道你不是。”
  张好儿道:“葛先生呢?”
  杨凡道:“你最好先管好自己的事,然后再来管别人的。”
  张好儿咬着嘴唇,道:“我若答应你,以后绝不再骗人,你信不信?”
  杨凡道:“我信。”
  张好儿忍不住展颜一笑,嫣然道:“你真是个好人,也真是个怪人。”

×      ×      ×

  其实杨凡并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
  他只不过是个很平凡的人。
  惟一跟别人不大一样的是,他不但相信别人,也相信自己。
  他做事总喜欢用他自己的法子,但那也是很普通的法子。
  公平,但却并不严峻。
  他无论对任何人都绝不会太过分,但也绝不会放得太松。
  他喜欢儒家的中庸和恕道,喜欢用平凡宽厚的态度来面对人生。

  (二)

  夜凉如水。
  田思思冲到院子里,冲到一颗树下,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这眼泪的的确确是被气出来的。
  “猪八戒,大头鬼……我真是活活遇见了个大头鬼。”
  但若没有遇见这大头鬼,她现在岂非已做了下五门小贼的老婆?
  “一个人最好先学会责备自己,然后再去责备别人。”
  等田思思比较冷静了些的时候,又不能不承认他说的话也有些道理。
  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手里端着碗茶。
  “小姐,喝口茶消消气吧!”
  那小姑娘又来了,笑得还是那么甜,那么俏皮。
  田思思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小兰,还是田心?”
  小姑娘眨眨眼,笑道:“好像我就算烧成了灰,小姐都能认出我来的嘛!”
  田思思眼睛变了,道:“你是田心?”
  田心笑得更甜,道:“谁说我不是田心,谁就是土……土……”
  田思思已拧住了她的脸,笑骂道:“小鬼,刚认得那大头鬼,就连他说话的腔调都学会了,以后可怎么得了?”
  田心笑道:“有什么不得了,最多也只不过跟着小姐去替他叠被铺床罢了。”
  “若与你家小姐同鸯帐,怎舍得要你叠被铺床?”
  年轻的女孩子们,又有谁没有偷偷的在棉被里看过“红娘”呢?
  田思思却沉下了脸,恨恨道:“你放心,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他!”
  她不让田心再说下去,又问道:“你早就知道那秦歌是冒牌的了?”
  田心点点头。
  田思思咬着牙,道:“死丫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田心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机会说。”
  田思思道:“你第一次送衣服给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田心道:“那时我知道葛先生就在屋里,所以小姐问我是不是田心,我也不敢承认。”
  提起“葛先生”这名字,田思思就好像忍不住要打寒噤。
  田心道:“后来我故意将茶泼在小姐身上,为的就是要乘机将一张纸条塞到小姐的怀里去,没想到你却将它丢到地上了。”
  田思思叹道:“那时我又怎么想得到。”
  她苦笑着,又道:“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想不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害我。”
  田心抿着嘴笑道:“其实人家也没有害你,只不过要娶你作老婆而已。”
  田思思皱眉道:“为什么他们要花这么多心机,究竟谁是主谋的人?”
  田心道:“葛先生。”
  田思思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冷噤,道:“他早就跟张好儿串通好了?”
  田心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
  田思思道:“他根本就没有被那冒牌的秦歌点住穴道。”
  田心道:“那当然是他们故意在你面前做的戏,好教你更相信那秦歌是真的。”
  她叹了口气,又接着道:“其实就算有十个花蝴蝶,葛先生也只要用两根手指就能把他们全都捏死。”
  田思思也叹道:“那人的确很可怕。”
  田心道:“据我所知,他武功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可怕得多。”
  她忽又笑了笑,道:“但他只要一见杨公子,就好像老鼠见到了猫。”
  田思思又沉下了脸,冷冷道:“你怎么知道?”
  田心道:“若非杨公子及时来救我,现在我只怕已见不着小姐了。”
  田思思动容道:“葛先生要杀你?”
  田心点点头,道:“他们想必已发现了我跟小姐你的关系。”
  田思思道:“可是,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呢?”
  田心摇摇头叹道:“王大娘送我来的,她把我卖给了张好儿。”
  田思思道:“那天你没有逃走?”
  田心摇摇头,叹气道:“我怎么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田思思“噗嗤”一笑,道:“王大娘又不是如来佛,你怎么连她的手掌心都逃不出?你这位孙悟空岂非一向都很神通广大的么?”
  这句话说完,她还是笑个不停。
  田心噘起嘴,道。“有什么事这么好笑?”
  田思思勉强忍住笑,道:“你有没有看出来,那大头鬼很像一个人?”
  田心怔了怔,道:“像谁?是不是我们认得的人?”
  田思思道:“按理说,你应该认得才对,因为他们本都是从天上下凡来的,一个是天蓬元帅,一个是齐大大圣。”
  田心终于明白了,失笑道:“你说他像猪八戒?”
  田思思拍手笑道:“你看他像不像?……不像才怪。”
  田心却摇了摇头,道:“我倒看不出他有哪点像。”
  田思思道:“他又能吃,又能睡,一看到漂亮的女人,眼睛立刻就眯成了一条线,那种色迷迷的样子,活脱脱就像是猪八成进了高老庄。”
  田心叹了口气,道:“但若没有他这个猪八戒,唐三藏和孙悟空这次只怕就难免要上吊了。”
  田思思板起了脸,道:“你为什么总是要帮着他说话?”
  田心道:“因为我佩服他。”
  田思思眨了眨眼,忽又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把你嫁给他好不好?”
  田心道:“好。”
  她答应得倒真痛快,连想都没有想。
  田思思反倒怔住了,道:“你说好?”
  田心道:“有什么不好?”
  田思思道:“但他的头比真的大头鬼还大三倍,你难道看不出来?”
  田心道:“头大有什么不好?头大的人一定比别人聪明。”
  田思思道:“他的腰比水桶还粗。”
  田心道:“可是他的心却比针还细,无论什么事都想得那么周到。”
  田思思道:“你不觉得他是个丑八怪?”
  田心道:“一个男人只要聪明能干,就算真的丑一点也没关系,何况他根本就不丑。”
  田思思叫了起来,道:“他还不丑?要怎么样的人才算丑?”
  田心道:“依我看,那花蝴蝶就比他丑得多,连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
  她闭着眼,就像做梦似的,接着道:“你若仔细看看,就会发觉他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长得很顺眼,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更迷人极了。”
  田思思蹬着她,恨恨道:“好,你既然这么喜欢他,我不如就真把你嫁给他算了。”
  田心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绝不会喜欢我,他喜欢的人是……”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一人道:“我喜欢的人就是我自己。”
  杨凡忽然已笑嘻嘻站到她面前来了,微笑着道:“每个人最喜欢的人都一定是他自己,这就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田心红着脸,垂下头,不敢再开口。
  杨凡打了个呵欠,道:“我们走吧。”
  田思思瞪着眼道:“走?就这样走?”
  杨凡道:“不这样走还能怎么样走?”
  田思思道:“张好儿呢?”
  杨凡道:“在屋里。”
  田思思道:“你难道真的就这样放过了她?”
  杨凡道:“你要我怎么样?杀了她?打她三百下屁股?”
  田思思咬着牙,道:“你……你……你至少应该替我出出气!”
  杨凡道:“你有什么气好出的?她打过你没有?”
  田思思道:“没有。”
  杨凡道:“骂过你没有?”
  田思思道:“也没有。”
  杨凡道:“你跟她到这里来之后,她要你做了些什么事?”
  田思思道:“她要我洗澡,要我换衣服,然后……然后……”
  杨凡道:“然后又请你吃了顿饭,介绍了一个并不算难看的男人给你,对不对?”
  田思思道:“对是对的,只不过……”
  杨凡道:“只不过怎么呢?还是要出气?”
  田思思道:“当然。”
  杨凡道:“你要怎么样出气呢?是不是也要叫她洗个澡,换件衣服,然后再请她吃顿饭,介绍个漂漂亮亮的小伙子给她……”
  田思思跳了起来,跺脚道:“你……你究竟是帮着我?还是帮着她?”
  杨凡笑了笑,道:“我什么人都不帮,只帮讲理的人。”
  田思思道:“你认为我不讲理?她呢?她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我嫁给那个人?”
  杨凡淡淡道:“那也许只因为你长得太漂亮,所以才有人一心想娶你做老婆,你若长的跟我一样,跪下来求别人娶你,人家也不要。”
  田思思气极了,大叫道:“谁说我长得漂亮,我一点也不漂亮,你难道看不出他们一定有阴谋。”
  杨凡笑道:“你几时也变得这么谦虚起来了?难得,难得……”
  他又打了个呵欠,道:“我要走了,你跟不跟我走都随便你。”
  田思思大声道:“当然随便我,你凭什么管我?”
  杨凡已施施然走了出去,悠然道:“你若见到葛先生,其实也用不着太害怕,他最多也不过想娶你做老婆而已,绝不会吃了你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田思思已追了上去,喘着气道:“你说什么,葛先生还在这里?”
  杨凡淡淡道:“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还在这里?他在哪里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田思思道:“你刚才还见过他?”
  杨凡道:“不错。”
  田思思道:“你为什么不抓住他?”
  杨凡道:“你也见过他很多次,你又为什么不抓住他?”
  田思思道:“因为我抓不住他。”
  杨凡道:“我也一样。”
  田思思道:“你也一样?难道你武功也不如他?”
  杨凡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本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大,你何必将我看得太高?”
  田思思道:“那他为什么一见到你就跑?”
  杨凡想了想,道:“也许只因为我是个正人君子,邪不胜正,这句话你总该知道的。”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