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不速之客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2/24

  道士还在打坐,和尚还在念经,秀才还捧着书,在那里看得出神。
  秦歌慢慢地走了过去。
  他故意走得很慢,很从容,这倒并不是因为他已喝了五六斤酒下肚,生怕自己的脚步走不稳,只不过他无论在做什么事的时候,都希望能先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很欣赏别人看着他时,那种带着三分敬畏、七分羡慕的眼色。
  这一点他的确做得很成功。
  每个人都已在注意着他,大厅里突然变得很静,连掷骰子的声音都已停止。
  秦歌脸上的微笑更洒脱,慢慢地走到那秀才面前,悠然道:“秀才你看的是什么书?”
  秀才没有听见。
  在江湖中人心目中,秀才的意思就是穷酸,这秀才也不例外。
  他身上穿着的一件蓝衫已被洗得发白,一张脸也又黄又瘦,显得营养很不良的样子。
  现在他正看得眉飞色舞,突然重重地一拍桌子,仰面笑道:“好一个张子房,好一个朱亥,这一椎虽然不中,亦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痛快呀痛快,当浮一大白。”
  话未说完,他已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秦歌忍不住问道:“这张子房是谁?朱亥又是谁?莫非也是两位使椎的武林高手?”
  秀才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那眼色就像是在看着一只骆驼突然走到面前来了一样,连半点敬畏的意思都没有。
  他上上下下地看了好几眼,才皱着眉道:“张子房就是张良,张留侯,足下难道连这人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秦歌笑道:“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当今武林中,使椎的第一高手是蓝大先生,他也是我的好朋友。”
  他居然还是笑得很洒脱,又道:“你说的那位张良,若也是条好汉,下次我有机会见到他时,倒不妨向他讨教个一招半式。”
  秀才听完了他的话,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连鼻子都歪到旁边去了,赶快倒了杯酒喝下去,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足下最好还是走远点,莫让我沾着足下这一身俗气。”
  秦歌沉下了脸,道:“你要我走?”
  秀才道:“正有此意。”
  秦歌道:“你可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秀才道:“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怎会知道?”
  秦歌道:“好,我告诉你,我是来要你走的。”
  秀才好像很吃惊,道:“要我走?为什么要我走?”
  秦歌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秀才道:“是个赌场。”
  秦歌道:“你既然知道,根本就不该来。”
  秀才道:“这地方连妓女都能来,秀才为什么就不能来?”
  秦歌道:“你来干什么?”
  秀才道:“当然是来读书,秀才一日不读书,就觉得满身俗气。”
  他瞪着秦歌,道:“秀才能不能读书?”
  秦歌道:“能。”
  秀才道:“秀才既然能来,秀才既然也能读书,你为什么要赶秀才走呢?这是你有理,还是我有理?”
  秦歌道:“是你。”
  秀才道:“既然是我有理,你就该走远些。”
  秦歌道:“我不走,你走!”
  秀才道:“为什么?”
  秦歌道:“因为我从来不跟秀才讲理。”
  秀才突然跳了起来,道:“你真不讲理?”
  秦歌道:“不讲。”
  秀才挽了挽袖子,道:“你想打架?”
  秦歌笑了,道:“这次你总算说对了。”
  秀才瞪着他,道:“你不跟秀才讲理,秀才为什么要跟你打架?”
  他慢慢地放下袖子,道:“我看你还是快走吧,你若不走,我就……”
  秦歌道:“就怎么样?”
  秀才道:“就走。你不走我就走……你是不是真的不走?”
  秦歌道:“真的!”
  秀才道:“好,你真不走,我就真走了。”
  他倒是真的说走就走,一点也不假。
  秦歌大笑,将这秀才的一壶酒也喝了下去,才走到那道士面前,道:“那秀才也是道士你的朋友?”
  道士合什道:“红花绿叶青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芸芸众生,谁不是贫道之友?”
  秦歌道:“秀才既然能到这里,道士当然也能。”
  道士道:“正是如此。”
  秦歌道:“秀才既然能在这里读书,道士当然也能在这里打坐。”
  道士笑道:“施主果然是个明白人。”
  秦歌道:“我还明白一样事。”
  道士道:“请教。”
  秦歌道:“秀才既然走了,道士也就该跟着走。”
  道士想了想,道:“道士若走了,和尚就也该跟着走。”
  秦歌也笑了,道:“道士也是明白人。”
  道士道:“却不知这和尚是不是个明白人?”
  和尚道:“不是。”
  道士道:“你难道是个糊涂和尚?”
  和尚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和尚不糊涂?谁糊涂?”
  道士道:“和尚若真的想入地狱,那倒容易,这里离地狱本就不远。”
  和尚微笑道:“既然如此,就请道兄带路。”
  道士也微笑道:“在大师面前,贫道怎敢争先?”
  和尚道:“道兄请。”
  道士道:“大师请。”
  和尚看了秦歌一眼,道:“这位施主呢?是否也有意随贫僧一行?”
  道士合什笑道:“大师与贫道先走,这位施主想必很快就会来的!”
  和尚道:“既然如此,贫僧只有在地狱中相候了……阿弥陀佛。”
  道士道:“无量寿佛。”
  和尚道:“善哉善哉。”
  两人双手合什,口宣佛号,向秦歌躬身一礼,微笑着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和尚突又回头向秦歌一笑,道:“但望施主莫忘了今日之约。”
  道士道:“他不会忘的。”
  和尚道:“道长怎知他人心意?”
  道士微笑道:“往地狱去的路总是好走些的。”
  和尚微笑道:“不错,下去总比上去容易得多。”
  道士道:“也快得多。”
  两人同时仰面大笑了三声,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秦歌也想笑,但却不知为了什么,居然好像有点笑不出了。
  别的人也笑得并不十分自然,因为每个人都有点失望。
  每个人却认为这和尚道士和秀才绝不会是省油的灯,每个人却在等着看他们和秦歌的好戏,谁知他们居然全都乖乖地走了,而且说走就走,绝不罗嗦。
  有人在窃窃私议:“这三个人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他们当然不会是真的到这里来念经打坐的。
  “若是来找麻烦的,为什么就这样乖乖地走了?”
  当然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秦歌脖子上的红丝巾。
  “若不是秦大侠的盛名镇住了他们,他们怎么会如此老实?”
  秦歌真了不起。
  “找秀才讲理的人是呆子,找秦大侠打架的人不是呆子,是白痴。”
  田思思心里本来也有点疙瘩,听到这些话,忽然开心了起来。
  别人称赞秦歌的时候,她简直比秦歌还开心。
  她正在奇怪秦歌看来为什么没有很开心的样子,秦歌已忽然大笑了起来,好像直到现在才发觉,这件事很滑稽,又好像他肚子里的酒已开始发生作用。
  他一直在笑个不停,已渐渐笑得不像是个“大侠”的样子了。
  田思思忍不住走过去,悄悄拉了拉他衣角,悄悄道:“喂,别人都在看你。”
  秦歌大笑着点头,不停地点着头,道:“我知道别人都在看我。”
  田思思道:“你可不可以笑得小声一点?”
  秦歌道:“不可以。”
  田思思道:“为什么?”
  秦歌道:“因为我觉得好笑极了,所以非笑不可。”
  田思思道:“什么事这样好笑?”
  秦歌道:“和尚……”
  田思思道:“和尚怎么样?”
  秦歌道:“他说他要在地狱里等我。”
  田思思道:“这句话有哪点好笑?”
  秦歌道:“只有一点。”
  田思思道:“哪一点?”
  秦歌道:“他居然不知道我就是从地狱中逃出来的。”
  他故意压低声音,装出很神秘的样子,悄悄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从那里逃出来?”
  田思思只有摇摇头。
  秦歌道:“因为那里有和尚。”
  这句话没说完,他又不停地大笑了起来。
  田思思看着他,心里忽然又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秦歌?”
  她已弄错过一次,这次绝不能再弄错了。
  只可惜她也不知道真正的秦歌是什么样子。
  幸好这时金大胡子已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大叠银票。
  好厚的一叠银票。
  金大胡子笑道:“这里是一点点小意思,请秦大侠收下。”
  秦歌道:“好。”
  他的确是个很直爽的人,一点也不客气。
  金大胡子道:“除此之外,我们对秦大侠还有一点小小的敬意。”
  秦歌道:“你还要送我什么?”
  金大胡子道:“一个机会。”
  秦歌道:“什么机会?”
  金大胡子道:“让秦大侠一次就翻本的机会。”
  秦歌大笑,道:“好,这样才痛快。”
  金大胡子也在笑,笑得就像是个被人拔光了胡子的猫头鹰。
  他微笑着道:“却不知秦大侠想赌什么?”
  秦歌道:“随便赌什么都一样。”
  金大胡子拊掌道:“不错,随便赌什么,该赢的人都是会赢的。”
  他微笑着,又道:“该输的人赌什么都赢不了。”
  所以秦歌输了。
  他该输。
  因为据说赌神爷最讨厌酒鬼,所以无论谁只要一喝醉,该赢的也变成要输了,而且输得精光,输得很快。
  “一次就翻本的机会”,这句话的意思通常就是说:“一次就输光的机会”。
  你只要到赌场里去,随时都会有这种机会的。

×      ×      ×

  大家都围在旁边看,大家都在为他叹息……无论是真是假,叹息总是叹息。
  “四五六”遇上“豹子”的机会毕竟不多。
  又有人在窃窃私议:“这种事只怕也只有秦大侠这种人才会遇见。”
  这是什么话?
  “不错,这也得要有运气。”
  输光了居然还算是运气?这简直不像话了。
  “秦大侠这次虽然输了,但在别的事上运气一定会特别好的,赌运本就不是正运,赌运不好的人,正运总是特别好。”
  嗯,这句话好像忽然变得有点道理了,至少秦歌自己觉得很有道理,因为他已又灌了四五斤酒下肚。
  一个人肚子里若已装了十来斤酒,天下就不会再有什么没道理的事了。
  同样的,一个人肚子里的酒若是装得很满,口袋就一定已变得很空。

×      ×      ×

  大家还围在桌子旁,看着碗里的三只骰子。
  三个六。
  金大胡子居然随随便便就掷出了三个六,这种人你想不佩服他都不行。
  秦歌忽然发觉金大胡子比他更像是个“大侠”了。
  在赌场里本只有赢钱的才是英雄。
  所以秦歌从人丛里走了出去。

×      ×      ×

  他摇摇晃晃地走着,忽然撞在一个人身上。
  一个和尚。
  秦歌皱了皱眉,喃喃道:“今天我为什么老是遇见和尚?……这就难怪我要输了。”
  那和尚却在微笑着,道:“施主今天遇见了几个和尚?”
  秦歌道:“连你两个。”
  和尚笑道:“连我也只有一个。”
  秦歌抬起头,仔仔细细看了他几眼,忽然发现这和尚还是刚才那和尚,圆圆的脸,笑起来像个弥勒佛。
  不但和尚在这里,那道士和秀才也回来了。
  秦歌眨了眨眼,道:“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和尚道:“你本来就在这里。”
  秦歌四面看了看,头也四面转了转。
  他眼睛已不会动了,眼睛要往左面看的时候,头也得跟着往左面转。
  和尚笑道:“这里还不是地狱,只不过距离地狱已不远了。”
  赌场和地狱有时实在差不了多少。
  秦歌揉揉眼睛,道:“你们刚才不是已走了吗?”
  和尚点点头,道:“既然能来,也就能走。”
  秦歌道:“你们现在为什么又来了?”
  和尚道:“既然能走,也就能来。”
  秦歌想了想,喃喃道:“有道理,和尚说的话,为什么总好像很有道理?”
  和尚道:“因为和尚是和尚。”
  秦歌又想了想,忽然大笑,道:“有道理,这次还是你们有道理。”
  和尚道:“你知道我们刚才为什么要走?”
  秦歌摇摇头。
  和尚道:“为了要让你赚五万两银子。”
  秦歌大笑,道:“我早就说过,你是个明白人。”
  和尚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为什么要来?”
  秦歌道:“为了要让我再赚五万两银子?”
  和尚道:“不对。”
  秦歌道:“你们一走,我就赚五万两银子,我一输光,你们再回来,那又有什么不好?”
  和尚道:“只有一样不好。”
  秦歌道:“哪样不好?”
  和尚道:“你输得太快。”
  秦歌又大笑,道:“所以这次你们不肯走了?”
  和尚道:“不肯。”
  秦歌忽然瞪起了眼睛,大声道:“你们真的不走?”
  和尚道:“和尚不说谎。”
  秦歌道:“好,你们真的不走,我就真的走。”
  他大笑着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忽又回头,道:“我先走一步,到那里去等你。”
  和尚道:“到哪里去?”
  秦歌向上面指了指,笑道:“你看我现在还上得去么?”
  和尚笑了。
  下面的人要上去的确不容易。
  就算你已上去,一个不小心,还是会掉下来的。
  掉下来时就快得多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