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大人物 >> 正文  
第十章 寂寞的大小姐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章 寂寞的大小姐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0

  (一)

  房间是杨凡替她租的,虽然不太好,也不太大,总算是间屋子。
  田思思本来一直在担心,晚上不知睡到什么地方去,她已发现自己不但吃饭成问题,连睡觉都成问题。
  谁知杨凡好像忽然又发了慈悲,居然替她在客栈里租了间房,而且还很关照她,要她早点儿睡觉。
  “这猪八戒毕竟还不算是太坏的人。”
  田思思咬着嘴唇,一个人偷偷地直笑,仿佛又想到了件很有趣的事,笑得弯下了腰。
  “把田心嫁给他倒不错,一个小噘嘴,一个大脑袋,倒也是天生的一对。”
  至于她自己,当然不能嫁给这种人。
  像田大小姐这样的人,当然要秦歌那样的大人物才配得上。
  想到秦歌,想到那飞扬的红丝巾,她的脸又不觉有点发红、发热。

×      ×      ×

  屋子里静悄悄的,连一丝风都没有。
  这见了鬼的六月天,简直可以闷得死人。
  田思思直恨不得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光,又实在没这么大的胆子。
  想睡觉,又睡不着。
  她躺下去,又爬起来。
  “地上一定很凉,赤着脚走走也不错。”
  她脱下鞋子,又脱下袜子,看看自己的脚,又忘了要站起来走走。
  她好像已看得有点痴了。
  女人看着自己的脚时,常常都会胡思乱想的,尤其是那些脚很好看的女人。
  脚好像总跟某种神秘的事有某种神秘的联系。
  田思思的脚很好看,至少她自己一向很欣赏。
  但别人是不是也会很欣赏呢?
  她不知道。
  很少人能看到她的脚,她当然不会让别人有这种机会,但有时心里却又偷偷地想让人家看上一看。
  忽然有只蚊子从床底下飞出来,叮她的脚。
  至少这只蚊子也很欣赏她的脚。
  所以她没有打死这只蚊子,只挥了挥手将蚊子赶走。
  蚊子已在她脚底心叮了一口,她忽然觉得很痒,想去抓。脚心是抓不得的,越抓越痒,不抓也不行。
  死蚊子,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咬,偏偏咬在这地方。
  她想去打死这死蚊子的时候,蚊子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她咬着嘴唇,穿起袜子。
  还是痒,好像一直痒到心里去了。
  她又咬着嘴唇,脱下袜子,闭起眼睛,用力一抓,才长长吐出口气,忽然发现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湿透。
  这时候能跳到冷水里去有多好?
  田思思用一只手捏着被蚊子咬过的脚,用另一只脚跳到窗口,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推开窗子。
  窗外有树、有墙、有人影,有飞来飞去的苍蝇,追来追去的猫和狗……几乎什么东西都有,就只没有水。
  她惟一能找得到的冷水,在桌上的杯子里。
  她一口喝了下去。
  外面传来更鼓,二更。
  她吓了一跳,几乎将杯子都吞了下去。
  二更,只不过才二更,她还以为天已经快亮了,谁知这又长、又闷、又热的夏夜只不过刚刚开始。
  屋子里忽然变得更热了,这漫漫的长夜怎么挨得过去?
  有个人聊聊,也许就好得多了。
  她忽然希望杨凡过来陪她聊聊,可是那大头鬼一吃饱就溜回房去,关起了门,现在说不定已睡得跟死猪一样。
  吃饱了就睡,不像猪像什么?
  “我就偏偏不让他睡,偏偏要吵醒他。”
  田大小姐想要做的事,若有人能叫她不做,那简直是奇迹。
  奇迹很少出现的。
  她悄悄推开门,外面居然没有人。
  这种鬼天气,连院子里都没有风,有人居然能关起门来睡觉,真是本事。
  杨凡的房就在对面,门还是关得很紧,窗子里却有灯光透出。
  “居然连灯都来不及吹熄,就睡着了,也不怕半夜里失火,把你烤成烧猪么?”
  田思思又好气,又好笑,悄悄穿过院子。
  地上好凉。
  她忽然发现自己非但忘记穿鞋,连袜子都还提在手里。
  看看自己的脚,怔了半天,她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微笑。
  笑得就像是个刚吃了三斤糖的小狐狸,甜甜的,却有点不怀好意。
  她将袜子揉成一团,塞在衣服里,就这样赤着脚走过去。
  为什么赤着脚就不能见人?谁生下来时是穿着鞋子的?
  田大小姐想要做的事,当然都有很好的解释。
  门关得很严密,连一条缝都没有。
  她想敲门,又缩回手。
  “我若敲门,他一定不会理我的,猪八戒只要一睡着,连天塌下来都不会理。”
  田思思眼珠子转了转。
  “我为什么不能就这样闯进去吓他一跳?”
  想到杨凡也有被人吓一跳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想了。
  她立刻就撞开门冲了进去——客栈不是钱库,门自然不会做得很结实。
  她只希望杨凡的心结实点,莫要被活活吓死。

×      ×      ×

  杨凡没有被吓死,他简直连一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还是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就像是张木头做的椅子。
  他的确是张椅子,因为还有个人坐在他身上。
  一个很好看的人。
  一个女人。

  (二)

  张好儿也没有被吓一跳。
  她笑得还是很甜,样子还是很斯文,别的女人就算坐在客厅里的椅子上,样子也不会有她这么斯文。
  她非但坐在杨凡身上,还勾住了杨凡的脖子。
  惟一被吓了一跳的人,就是田思思自己。
  她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那表情就好像刚吞下一整个鸡蛋。
  张好儿春水般的眼波在她身上一溜,嫣笑道:“你们认得的?”
  杨凡笑了笑,点了点头。
  张好儿道:“她是谁呀?”
  杨凡道:“来,我替你们介绍介绍,这位是张姑娘,这是跟我刚刚订了亲,还没有娶过门的老婆。”
  他将一个坐在他腿上的妓女介绍给他未来的妻子,居然还是大马金刀,四平八稳地坐着,竟完全没有一点惭愧抱歉的样子,也完全没有一点要将张好儿推开的意思。
  田思思若真有嫁给他的打算,不被他活活气死才怪——就算没有嫁给他的打算,也几乎被他气得半死。
  这大头鬼实在太不给她面子了。
  更气人的是,张好儿居然也连一点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她只是朝田思思眨了眨眼,道:“你真是未来的杨夫人?”
  最气人的是,田思思想不承认都不行,气得连话都说不出。
  不说话就是默认。
  张好儿笑了,吃吃的笑着道:“我本来还以为是个女采花盗哩,三更半夜的闯进门,想不到原来真是未来的杨夫人,失礼失礼,请坐请坐。”
  她拍了拍杨凡的腿,又笑道:“要不要我把这位子让给你?”
  田思思忽然一点也不觉得这人有趣了,只恨不得给她几个大耳刮子。
  但看到杨凡的那种得意的样子,她忽又发觉自己绝不能生气。
  “我越生气,他们越得意。”
  田大小姐毕竟是聪明人,一想到这里,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笑容虽不太自然,但总算是笑容。
  张好儿的眼波好像又变成了蘸了糖水的刷子,在她身上刷来刷去。
  田思思索性装得更大方些,居然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微笑着道:“你们用不着管我,也用不着拘束,我反正坐坐就要走的。”
  张好儿笑道:“你真大方,天下的女人若都像你这么大方,男人一定会变得长命些。”
  她居然得寸进尺,又勾住了杨凡的脖子,媚笑着说道:“你将来能娶到这么样一位贤慧的夫人,可真是运气。”
  田思思也学着她的样子,歪着头媚笑道:“其实你也用不着太夸奖我,我若真有嫁给他的意思,现在早已把你的头发都扯光了。”
  张好儿眨眨眼,道:“你不打算嫁给他?”
  田思思笑道:“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他。”
  她忽又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只奇怪一件事,怎么会有女人看上这么样一个猪八戒的。”
  她好像在自言自语,声音说得很小,却又刚好能让别人听得见。
  张好儿笑道:“这就叫,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她也叹了口气,喃喃道:“有些小丫头连男人都没见过几个,根本还分不出哪个人好,哪个人坏,就想批评男人了,这才是怪事。”
  她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声音却也刚好说得能让别人听见。
  田思思眨眨眼,笑道:“你见过很多男人么?”
  张好儿道:“也不算太多,但千儿八百个总是有的。”
  田思思故意作出很吃惊的样子,道:“那可真是不少了,看来已经够资格称得上是男人的专家了。”
  她嫣然笑着道:“据我听说,天下只有做一种事的女人,才能见到这么多男人,却不知张姑娘是干哪一行的呢?”
  这句话说出,她自己也很得意。
  “这下子看你怎么回答我,看你还能不能神气得起来?”
  无论如何,张好儿干的这一行,总不是什么光荣的职业。
  张好儿却还是笑得很甜,媚笑道:“说来也见笑得很,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慈善家。”
  慈善家这名词在当时还不普遍,不像现在有很多人都自称慈善家。
  田思思怔了怔,道:“慈善家是干什么的?”
  张好儿道:“慈善家也有很多种,我是专门救济男人的那种。”
  田思思又笑了,道:“那倒很有意思,却不知你救济男人些什么呢?”
  张好儿道:“若不是我,有很多男人这一辈子都休想碰到真正的女人,所以我就尽量安慰他们,尽量让他们开心。”
  她媚笑着道:“你知道,一个男人若没有真正的女人安慰,是很可怜的,真正的女人偏偏又没有几个。”
  这人倒是真懂得往自己脸上贴金。
  田思思眼珠子一转,笑道:“若不是你,只怕有很多男人的钱也没地方花出去。”
  张好儿道:“是呀,我可不喜欢男人变成守财奴,所以尽量让他们学得慷慨些。”
  她看看田思思,又笑道:“你喜欢男人都是守财奴吗?”
  两人话里都带着刺,好像恨不得一下子就将对方活活刺死。
  但两人脸上却还是笑眯眯的。
  杨凡看看张好儿,又看看田思思,脸上带着满意的表情,好像觉得欣赏极了。
  “这猪八戒就好像刚吃了人参果的样子。”
  田思思真想不出什么话来气他。
  张好儿忽又叹了口气,喃喃道:“时候不早了,是该回去睡觉的时候了。”
  她嘴里虽这么说,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回去睡觉的意思。
  田思思当然明白她是想要谁回去睡觉。
  “你要我走,我偏偏不走,看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其实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走,她自己也未必知道。
  她心里虽然有点酸溜溜的,但你就算杀了她,她也不会承认。
  张好儿说了一句话,得不到反应,只好再说第二句了。
  她故意看了看窗子,道:“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概不早了吧?”
  田思思眨眨眼,道:“张姑娘要回去了吗?”
  张好儿笑道:“反正也没什么事,多聊聊也没关系,你呢?”
  田思思嫣然道:“我也没事,也不急。”
  两人好像都打定了主意:“你不走,我也不走。”
  但话说到这里,好像已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只有干耗着。
  杨凡忽然轻轻推开张好儿,笑道:“你们在这里聊聊,我出去逛逛,两个女人中多了个大男人,反而变得没什么好聊的了。”
  他居然真的站起来,施施然走了出去。
  “你们不走,我走。”
  对付女人,的确再也没有更好的法子。
  “想不到这猪八戒还是个大滑头。”
  田思思恨得牙痒痒的,想走,又不好意思现在就跟着走。
  不走,又实在和张好儿没话说。
×      ×      ×  
  天气好像更闷了,闷得令人连气都透不过来。
  张好儿忽然道:“田姑娘这次出来,打算到什么地方去呀?’,
  田思思道:“江南。”
  张好儿道:“江南可实在是个好地方,却不知田姑娘是想去随便逛逛呢?还是去找人?”
  田思思道:“去找人。”
  现在杨凡已走了,她已没有心情摆出笑脸来应付张好儿。
  张好儿却还是在笑,嫣然道:“江南我也有很多熟人,差不多有点名气的人,我都认得。”
  这句话倒真打动田思思了。
  田思思道:“你认得很多人?认不认得秦歌?”
  张好儿笑道:“出来走动的人,不认得秦歌的只怕很少。”
  田思思眼睛立刻亮了,道:“听说他这人也是整天到处乱跑的,很不容易找得到。”
  张好儿道:“你到江南去,就是为了找他?”
  田思思道:“嗯。”
  张好儿笑道:“那么你幸亏遇到了我,否则就要白跑一趟了。”
  田思思道:“为什么?”
  张好儿道:“他不在江南,已经到了中原。”
  田思思道:“你……你知道他在哪里?”
  张好儿点点头,道:“我前天还见过他。”
  看她说得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常常跟秦歌见面似的。
  田思思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咬着嘴唇,道:“他就在附近?”
  张好儿道:“不远。”
  田思思沉吟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嗫嚅着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里?”
  张好儿道:“不能。”
  田思思怔住了,怔了半晌,站起来就往外走。
  张好儿忽又笑了笑,悠然道:“但我却可以带你去找他。”
  田思思立刻停下脚,开心得几乎要叫了起来,道:“真的?你不骗我?”
  张好儿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田思思忽然又觉得她是个好人了。
  田大小姐心里想到什么,要她不说出来实在很困难,她转身冲到张好儿面前,拉起张好儿的手,嫣然道:“你真是个好人。”
  张好儿笑道:“我也一直都看你顺眼得很。”
  田思思道:“你……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去找他?”
  张好儿道:“随时都可以,只怕……有人不肯让你去。”
  田思思道:“谁不肯让我去?”
  张好儿指了指门外,悄悄道:“猪八戒。”
  田思思也笑了,又噘起嘴,道:“他凭什么不肯让我去,他根本没资格管我的事。”
  张好儿道:“你真的不怕?”
  田思思冷笑道:“怕什么,谁怕那大头鬼?”
  张好儿道:“你现在若敢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明天你也许就能见到秦歌了。”
  田思思大喜道:“那么我们现在就走,谁不敢走谁是小狗。”
  张好儿眨眨眼,笑道:“那么我们就从窗子里溜走,让那大头鬼回来找不到我们干着急,你说好不好?”
  田思思笑道:“好极了。”
  能让杨凡生气着急的事,她都觉得好极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三十三章 请君入棺
    第三十二章 绝路
    第三十一章 杨凡和柳风骨
    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事
    第二十九章 梵音寺
    第二十八章 酒与醉
    第二十七章 神偷·跛子·美妇人
    第二十六章 谁是高手
    第二十五章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