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2019-07-29 09:04:2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每个人的呼吸都改变了,随着他雄伟躯干的移动而改变了。
  只有李坏还没有变。
  “你为什么要这样子看着我?难道你居然傻得会认为我就是那个劫金的独行盗?”
  李坏直在摇头苦笑叹气:“我倒真希望我有这么大的本事,要是我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也就不会有人敢来欺负我了。”
  韩峻没有开口,却发出了声音。
  他的声音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是从身子里发出来的。
  他身子里三百多根骨骼,每一根骨骼的关节都发出声音。
  他的手足四肢仿佛又增长了几寸。
  虽然他还没有出手,可是已经把少林外家的功夫发挥到极致。
  方天豪忍不住叹了口气,因为他也是练外家功夫的人。
  只有他能够深切了解到韩峻这出手一击的力量,他甚至已经可以看见李坏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样子了。
  李坏吓坏了,掉头就想跑,只可惜连跑都没地方可以跑。
  他的前后左右都是人,男女老少都有,因为他是贵客,这些人都是来伺候他的。
  韩峻的动作虽然愈来愈慢,甚至已接近停顿,可是给人的压力却愈来愈重,就好像箭已经在弦上,一触即发。
  方天豪当然也不会管这种闲事的。
  李坏急了,忽然飞起一脚踢翻了桌子,居然碰巧用了个巧劲,桌上的十几碟菜,被这股巧劲一震全都往韩峻身上打了过去。
  碟子还没有到,菜汁菜汤已经飞溅而出。
  铁火判官如果身上被溅上一身荠菜豆腐羹,那还像话吗?
  韩峻向后退,迅如风。
  趁这个机会,李坏如果还不逃,那么他就不是李坏了。
  可惜他还是逃不掉。

×      ×      ×

  忽然间,急风骤响寒光闪动,七柄精钢长剑,从七个不同的方向刺过来。
  以李坏那天对付可可的身手,这七把剑之中,只要有一把是直接刺向他的,他身上就会多一个透明的窟窿。
  幸好这七剑没有一剑是直接刺向他的,只听叮、叮、叮、叮、叮、叮六声响,七柄剑已经接在一起,搭成了一个巧妙而奇怪的架子,就好像一道奇形的钢枷一样,把李坏给枷在中间了。
  江湖中人都知道,被七巧锁心剑困住的人,至今还没有一次脱逃的记录。
  无论谁被他困住,就好像初恋少女的心被她的情人困住了一样,休想脱逃。

×      ×      ×

  这七柄剑的长短、宽窄重量形式剑质打造的火候剑身的零件,都完全一样。
  这七柄剑无疑是同一炉炼出来的。
  可是握着这七柄剑的七只手,却是完全不相同的七只手。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刚才都曾经端过菜送上这张桌子。
  李坏反而不怕了,反而笑了。
  “想不到,想不到,七巧锁心剑居然变成了添茶送饭的人。”
  他看着这七人中一个身材高挑,脸上长着几粒浅白麻子的俏丽夫人。
  “胡大娘,”李坏说:“既然你喜欢做这种事,几时有兴趣,也不妨来为我铺床叠被。”
  他又看着韩峻摇头:“这当然也都是阁下安排好的,阁下还安排了些什么人在附近?”
  “难道这些人还不够?”
  “好像还是有点不太够。”

×      ×      ×

  韩峻的脸沉下,低喊一声。
  “锁。”
  在这个剑式中,锁的意思就是杀。七剑交锁,血脉寸断。
  剑锁已成,无人可救。

×      ×      ×

  李坏的血脉没有断,身体四肢手足肝肠血脉都没有断。
  断的是剑。
  断的是七巧同心那七柄精钢百炼的锁心剑,七剑皆断。
  七柄剑的剑尖都在李坏手上。
  谁也看不出他的动作,可是每个人都能看得见他手上七截闪亮的剑尖。
  断剑仍可杀人。
  剑光又飞起,又断了一截。
  断剑声如珠落玉盘。

×      ×      ×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韩峻身形暴长,以虎扑豹跃之势猛击李坏。
  李坏侧走,走偏锋,反手切!
  他的出手远比韩峻的出手慢,他的掌切中韩峻胁下软肋时,他的头颅已经被击碎。
  可是这一点大家又看错了。
  韩峻忽然踉跄后退,退出五步,身子才站稳,口角已流出鲜血。
  李坏微笑鞠躬,笑得又坏又可爱。
  “各位再见。”

  

  月色依旧,水波依旧,桥依旧,阁依旧,人却已非刚才的人。
  李坏悠悠闲闲走过九曲桥,那样子就像韩峻刚才走上桥头一样。
  大家只有看着他走,没有人敢拦他。
  月色水波间,仿佛有一层淡淡的烟雾升起,烟雾间仿佛有一条淡淡的人影。
  李坏忽然看见了这条人影。
  没有人能形容他看见这条人影时心中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瞎子忽然间第一次看见了天上皎洁的明月。

×      ×      ×

  那条人影像在月色水波烟雾间。
  李坏的脚步停下。
  “你是谁?”他看着这烟雾般的白衣人问,“你是谁?”
  没有回答。
  李坏向她走过去,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的吸引力,笔直地向她走过去。
  云开,月现,月光淡淡地照下来,恰巧照在她的脸上。
  苍白的脸,苍白如月。
  “你不是人。”李坏看着她说:“你一定是从月中来的。”
  苍白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无人可解的神秘笑容,这个月中人忽然用一种梦呓般的神秘声音说:
  “是的,我是从月中来的,我到人间来,只能带给你们一件事。”
  “什么事?”
  “死!”

×      ×      ×

  淡淡的刀光,淡如月光。
  月光也如刀。
  因为就在这一道淡如月光的刀光出现时,天上的明月仿佛也突然有了杀气。
  必杀必亡,万劫不复的杀气。

×      ×      ×

  刀光淡,月光淡,杀气却浓如血。
  刀光出现,银月色变,李坏死。
  一弹指间已经是六十刹那,可是李坏的死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
  就在刀光出现的一刹那。
  “飞刀!”
  刀光消失时,李坏的人已经像一件破衣服一样,倒挂在九曲桥头的雕花栏杆上。
  他的心口上,刀锋直没至柄。
  心脏绝对无疑是人身致命要害中的要害,一刀刺入,死无救,可是还有人不放心。
  韩峻以箭步窜过来,用两根手指捏住了插在李坏心口上的淡金色的淡如月光般的刀柄,拔出来,鲜血溅出,刀现出。
  窄窄的刀却已足够穿透心脏。
  “怎么样?”
  “死定了。”
  韩峻尽量不让自己脸上露出太高兴的表情:“这个人是死定了。”

×      ×      ×

  月光依旧,月下的白衣人仿佛已融入月色中。

相关热词搜索:飞刀,又见飞刀

上一篇:第一章
下一篇: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