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十九章 金童玉女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九章 金童玉女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裴珏呆呆地愕了半晌,只觉自己这半夜之中,所遇之人,无一不是大大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那“冷谷双木”的冷漠,固然已是世上少有,而这夫妇两人的形态,更是自己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会看到的,他想来想去,也猜不透这两人怎会结成连理,然而他却猜出,这其中必定又包含着一个极其动人的故事。
  只听这白衫女子又自“噗嗤”一笑,秋波流转,含笑说道:“我们说了半天话,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吗?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裴珏微一定神,苦声道:“小可正想请问,惟恐两位前辈见怪,所以迟迟未敢问出。”
  白衫女子又自微微一笑,方待说话,那侏儒男子却已接口道:“你这娃娃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做事,还嫌不够坦率,其实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老人家还有看不出来的道理么?”
  白衫女子回眸,移过手去,轻轻握住这侏儒男子扶在藤箩边的手掌,轻轻笑道:“武林之中,稍为有点玩意的角色,谁不知道你是百十年来江湖之中最最聪明的人,这么多年来,又有谁能在你面前玩过半点花样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柔情蜜意,也充满了得意骄傲,像是深深在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丈夫为荣似的。
  裴珏望着他们紧紧互握着的一大一小两只手掌,望着他们久久还未分开的四道眼波,心中只觉这男女两人,非但没有半分可笑,而且还极为可敬、可羡,这男女两人形态虽然极不相称,但他们之间的情感却是那么真挚纯朴,而这种情感便也是裴珏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深深企求着的。
  良久,良久,那白衫女子方自回过头来,望着裴珏一笑道:“你看我们老夫老妻,还当着你面亲热,是不是觉得有点好笑呀?”
  裴珏连忙摇了摇头,还未及说出心中想说的话,那侏儒男子就已说道:“他心里倒没有好笑的意思,但是他,心里却一定在奇怪,我们两人怎会结成夫妇的。”他放声一笑,裴珏却不禁暗吃一惊,忖道:“此人果然聪明绝顶,我心里在想什么,他竟然了如指掌,我先前知道那鸣世兄已是最聪明的人,哪知世上竟还有人比他更聪明十倍。”
  他心中方自暗暗惊叹,却听那白衫女子已接口笑道:“我知道你在江湖中还没有闯荡多久,自然不会知道我和他的故事,但是,等你年纪大些,你就自然会知道的。”
  她语声微微一顿,目光又自凝注裴珏半晌,像是要对裴珏的生性为人看得更透彻些,一时之间,裴珏竟被这男女两人的四道目光看得垂下头去,只觉这四道目光之中,仿佛含蕴着一种惊人的光彩,可以洞悉世上任何人的一切心事。
  “但是这两人究竟是为着什么来寻找于我,又是为着什么如此看我呢?”他想了许久,还是无法猜测,却听那白衫女子已自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为着什么来找你的了。”裴珏心中大喜,连忙留意倾听,哪知这白衫女子神色突地一变,沉声道:“有人来了。”伸手人怀,像是想掏出什么东西来,突又止住,接口道:“明天三更,你还是从那后门里出来,我再告诉你。”
  那侏儒男子冷哼一声,道:“是什么家伙偏偏在此刻跑来。”
  白衫女子回眸笑道:“你看你,脾气又发起来了。”身形微微一旋,裴珏只见一条淡淡的白影,像是一道轻烟似的倏然掠去,霎眼之间,便已随风而逝。
  他不禁又自暗中惊叹一声,这白衫女子身躯如此粗硕,但轻功却又如此高妙,若非自己亲眼所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回首望处,夜色深深,哪有半条人影,他心中又不禁疑惑,暗忖:“难道她看错了?”
  他迟疑地回转身,走了两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果自夹杂着潺潺流水声随风传来,接着,前面的夜色之中,便现出一条人影,暗中对那白衫女子的耳目之力,又不禁大起敬服之心。
  却见前面的人影越行越近,竟突起轻唤一声:“前面的可是裴兄?”
  这声音一入裴珏之耳,他毋庸再看清此人的身形,便知道是吴鸣世来了,于是他立刻应道:“是我!”大步走了过去。
  吴鸣世脚尖轻点,倏然一个起落,掠到裴珏身前,沉声说道:“裴兄,这么晚了,你怎的还呆在这里,倒教小弟担心。”语声之中,微带埋怨,但埋怨之中,却又充满关切之情。
  裴珏歉然一笑,半晌说不出话来,心胸之中,但觉友情之温暖可贵,吴鸣世一把抓着他的臂膀,仔细在他面上端详半晌,只见他虽然疲倦,却仍掩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意,生像是已经过一些极为兴奋的事似的,沉吟半晌,便又说道:“你深夜留在这里,难道是遇着了什么事吗?”他虽是十分精灵脱跳之人,但对裴珏,却是事事以诚待之,是以他此刻也并没有用任何技巧来套裴珏的话,只是将心中所疑,坦率地问出来。
  裴珏微微一怔,竟又牛晌没有说出话来,吴鸣世长叹一声,道:“我深夜转侧,难以成眠,想再找你谈谈,哪知跑到你房间一看,你已不在,而院子里竟又倒毙了两具尸身,裴兄,你我此刻的处境,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今夜之事,依我看来,定不寻常,你如以我为知己,就将它说出来,你我一起商量个应对之策,否则那神手战飞怎会任得自己的手下死在自己的院子里,何况那两个人本是他用来暗中监视你的。”
  他语声低沉,字字句句,都极为诚恳,与他平日对别人说话的态度截然不同,裴珏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又不禁对自己方才吞吐之态大起惭愧之意,觉得人家以诚待己,自己竟不能以诚待人,实在不该。
  一念至此,他不禁亦自长叹一声,将自己这半夜之间所遇之事,详详细细地说出来,说到那“冷谷双木”之时,吴鸣世神色已自一变,惊道:“这两人怎地也跑到这里来?”说到他自己遇着檀文琪的时候,吴鸣世又不禁为之欣喜,说到檀文琪的走,吴鸣世便摇头笑道:“看来这位姑娘,也是个娇纵成性的角色,不过那只管放心好了,不出三天,她又会千方百计地来找你的。”随又皱眉道:“那神手战飞若知道了你与‘龙形八掌’家族之间的关系,只怕又要生出些麻烦了。”又奇道:“冷谷双木一向冷傲孤僻,独来独往,此刻竟会对一个女孩子如此关注,倒也确是异数。”
  等到裴珏将那一双奇异的夫妇说出来的时候,吴鸣世竟自脱口惊呼道:“金童玉女!”
  裴珏微微一怔,道:“难道你认得他们?”他再也想不到那夫妇二人的名字,竟是“金童玉女”,却见吴鸣世微微摇头道:“我哪里会认得他们,只不过我从你口中的描述,便知道普天之下,除了‘金童玉女’之外,再无一人有此体形,有此武功而已。”
  他缓缓垂下头去,沉思半晌,又道:“这‘金童玉女’隐迹江湖,已有许多年,你今天晚上竟会遇着他们,那真比遇着‘冷谷双木’还要奇怪十倍,你知不知道,数十年来,武林之中,虽然能人辈出,却从未有一人的声名能够及得上那武林中三对神仙眷属的。”他语声一顿,伸出三根手指,又道:“其中一对,江湖人称‘妇唱夫随’,便是这‘金童玉女’夫妇两人了。”裴珏心中一动,问道:“还有两对呢?”
  吴鸣世屈下一根手指,道:“还有一对是‘夫唱妇随’,这两人便是那千手书生与冷月仙子,另一对‘夫既不唱,妇也不唱’的夫妇侠侣——”
  他语未说完,裴珏正自惊叹一声,叹道:“吴兄,我可知道这‘夫唱妇随’的一对神仙眷属,此刻却已劳燕分飞了呢。”
  吴鸣世微微一怔,随即恍然道:“难怪那天冷月仙子见到你时,会有那种表情,原来你是认得他们的。”却见裴珏垂着头,正在沉思之中,生像是没有听到自己的话似的。
  裴珏俯首默默良久,突又问道:“你可知道这‘金童玉女’两人,形态如此不称,却怎会结为夫妇的吗?”他心中虽然是感慨极多,但仍不能遏止对此事的好奇之心,是以终于还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月已西沉,夜色虽更远,但距离黎明,却已很近了,吴鸣世抬头望了望满缀穹苍的星群,沉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此事江湖中颇有谣传,但真实情形,却是一段极为动人的故事。”
  裴珏微微一笑,暗中忖道:“我果然没有猜错。”却听吴鸣世接道:“此刻曙色将临,你我站在这里,若被战飞见了,总是不妥。”伸手一拉裴珏,向山庄走回,一面接道:“你我边走边谈,走到房间的时候,这段故事也该说完了。”他心里慎思,处处慎重,为友热肠,只望裴珏能够顺利地登上江南绿林总瓢把子的王座,也好扬眉吐气一番。而裴珏满心好奇,却只希望他快些将这段故事说出来,至于别的事,却根本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吴鸣世干咳一声,缓缓说道:“金童玉女这一对武林奇人,本是表兄妹,生长在江南的一个武林世家里,那时武林之中虽本极多事,但这个武林世家却既不保镖,亦不入六扇门,却也不落黑道,江湖之中的恩怨仇杀,他们更不过问,只是在当地设场授徒而已。”
  他话声微顿,便又接道:“这武林世家的家主,也就是那‘金童’的祖父,壮岁也曾闯过江湖,以掌中一口紫金刀,以及家传的刀法,在江湖中博下一个不小的名头之后,便息影家园,从此不问武林中事,这金童自幼便有绝顶的聪明,又是这老人的最幼孙儿,自然便极得老人的宠爱。”
  他缓缓道来,却尽是一些家常的事,裴珏心中大感不耐,插口道:“你还是说简单些的好!”
  吴鸣世微微一笑,忖道:“我只当他是个温吞水的脾气,哪知他有时也性急得很。”口中便接道:“这金童自幼娇纵,与他年幼仿佛的童子,他都不看在眼里,只有寄居在他家中的一个远房表亲的幼女,最合他的脾胃,两人只要一天不见,他便像是失落了什么似的,再也露不出一丝笑容。这老人看在眼里,心疼幼孙,又见这女孩子年纪虽小,却极温柔懂事,便替他们两人订下亲事。”
  裴珏暗中叹息一声,想到自己和檀文琪,若是自己也有个这样的祖父,那该多好,但自己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又是那么愚蠢,连最普通的功夫都学不好,又怎能配得上家世显赫的檀文琪?
  一时之间,他只觉酸甜苦辣,交相纷沓而来,不觉又想得痴了,连地上的一块石子都未看到,一脚踢在上面,几乎跌倒,吴鸣世斜斜瞟了他一眼,伸手一拍他的肩膀,方自接道:“这两人虽然俱在髫龄,还不懂得男女间事,但听到父母家人说的话,知道自此两人可以终生厮守在一起,心里自是高兴,两人越发地亲爱,越发地分不开来,只希望自己快些长大,快些结为夫妇,别人有时取笑他们,他们也不放在心上。”
  裴珏“噗嗤”失声一笑,道:“听你说来,就像你当时也在那里似的,竟连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你都知道了。”
  吴鸣世不觉亦微笑一下,但笑容未敛,却又长叹一声,接道:“哪知——唉!人间祸福无常,这安适富足的一家人,正在为自己的快乐而得意的时候,却不知有一件大祸已将降临到他们身上。”
  裴珏心头一凛,连忙问道:“怎的?”他生具至性,只愿普天之下,人人都快乐无比,只要听到人间的任何一件悲惨之事,他心中便觉不忍,至于他自己的悲惨身世,他却很少会去自怨自艾、自悲自叹一下。
  吴鸣世叹息又道:“那时正是春天,这一双男女当时只有九岁,两人在后园中捕捉一双蝴蝶,眼看几乎已将捉到,哪知在快要到手的时候,却又被飞掉,这‘金童’自幼倔强,发誓非将这双蝴蝶捉到不可,眼看它们飞出墙外,便也开了院中的角门,追了出去,那女孩子虽然胆子比较小些,但见他如此,自己也就跟了出去,蝴蝶越飞越远,他们也就越追越远,‘玉女’几次三番地劝‘金童’回去,但那双蝴蝶竟生像故意引逗他们似的,又偏偏在前面出现,——”
  裴珏越听越奇,忍不住又插口问道:“这一双武林前辈之事,你怎地知道得这么详细,难道……”
  吴鸣世长叹一声,接口道:“他们事后曾将此事说给家祖父知道,家祖父又将此事告诉了我,因之我也就知道得比别人清楚些。”
  裴珏恍然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禁又为之一动,暗中寻思道:“看来他的祖父与这‘金童玉女’本有极深的渊源,那么他一家也是武林世家了,但为什么他与我相交如此真诚,却始终不将自己的家世说出来?”抬目一望,只见吴鸣世抬首望天,月光之下,他满面仿佛俱是悲怆感怀之态,呆呆地想着心事。
  他自与裴珏相交以来,一直潇潇洒洒,心中似乎毫无心事,此刻裴珏见了他这种神态,不觉又为之忖道:“难道他心中亦有什么伤心之事,而不愿对人说出?”一念至此,便又忖道:“唉——但愿我能有尽力之处,帮他化开这件伤心之事。”于是他便暗下决心,日后无论如何,也要将吴鸣世心中的秘密探听出来。
  只见吴鸣世俯首沉思半晌,已将走到门边,方自茫然抬起头来,说道:“他俩为了要追这双蝴蝶,直从下午追到黄昏,眼看天光越来越暗,自己也越来越累,这男孩虽……”他倏然住口,一笑道:“我以‘男孩’二字,来称呼这位前辈,实在大大不敬,但这位前辈久佚真名,我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称呼,就只得从权了。”
  裴珏亦自一笑,方待说“无妨”,但转念一想,此事根本与己无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无妨”两字,便也住口不言。
  只听吴鸣世接着又道:“蝴蝶追不到,天又人黑,这男孩虽然倔强,到底年龄太幼,心里亦不禁慌了起来,四顾一眼,才发觉自己越走越远,此刻竟迷了路了,两人寻了块石头,坐在一起发愣,那女孩胆子更小,越想越急,竟急得哭了起来。”
  他微微叹息一声,像是对他们当时的处境,颇为同情,又道:“那男孩见那女孩哭了,胆气反倒一壮,牵着她的手站了起来,百般安慰于她,当真是一副保护人的样子,他虽也不认识路,但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带着她就往回走,只走了大半夜,他们又累、又饿、又怕、又悔,眼看远处的灯火都已熄了,晚风越来越重,他们只觉全身都又冰又冷,只有彼此握住的一双手,却温暖得很,这份温暖不但给了这女孩子一份安全的感觉,也给了这男孩一份勇气。”
  他歇息一下,裴珏长叹一声,放眼四顾,夜色沉沉,繁星点点,他眼看似乎现出一幅图画,一个瘦弱的男孩子,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在夜色之中,踽踽而行,心里虽然害怕,但面上却绝不露出来。
  “这是一份多么纯真的情感呀!”裴珏在心中暗自叹息着:“但幸好他们还有两个人,可以彼此安慰,而我呢?……”转目而望,吴鸣世真诚的目光,正在望着他。
  于是他心底也升出一份温暖的感觉,这份温暖的感觉,虽和那小男孩的感受全然不同,但却也已足够使他在走过这一段漫长而艰苦的人生旅途时,多加一份勇气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走进角门,门前的尸首,仍然静静地倒卧在那里,人世间的一切荣辱,都再也与他们无关。那么,“死”,对人类来说,该算是幸运,抑或是不幸呢?这问题谁也不能解答,也没有谁会去寻求解答的。
  吴鸣世沉声又道:“就凭着这份温暖与勇气,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的家,那时天已快亮了,那男孩紧紧握着女孩的手,快乐得高呼一声,他自幼从未有过任何一刻的快乐能和此刻比拟,于是他暗中告诉自己:‘以后永远不要离开家了,外面虽然好玩,但却那么冷,家里虽不好玩,但却总是温暖的。’”
  裴珏忍不住又深长地叹息了起来,一面在心中暗自忖道:“世上又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家’的温暖呢?”一时之间,他只觉悲从中来,不能断绝,恨不能立即跑到父母的坟前大哭一场,一面却又不禁为这俩孩子高兴,他们终于找到家了。
  没有家的人,对于“家”,不总是有着一份深挚的怀念吗?
  他们并肩而行,脚步踏在园中的碎石路上,发出阵阵轻响,裴珏默然良久,却见吴鸣世亦久久没有说话,心中一动,转目望去,只见吴鸣世目光低垂,望着脚步移动,似乎心情也和自己一样地沉重,一样地悲哀。
  他不愿去打扰别人的沉思,正如也不愿别人来打扰他一样,便任凭这份沉重的沉默,像是永无止境般地延续下去。
  哪知吴鸣世突又长叹一声,抬起目光,仰望星群,缓缓接道:“就在这两个纯真的孩子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温暖,而大步向家中跑去的时候,唉——他们却永远不再有家了。”
  裴珏心头一凛,脱口问道:“你说什么?……”
  吴鸣世伸手一拭眼帘,似乎是在抹着眼中的灰尘,又似乎是在抹着眼中的泪珠,但是他纵已流泪,却也是不愿被人看到的。
  于是他极快地接着说道:“他们跑到门口,大门竟是虚掩着的,那男孩虽不注意,但女孩子总是较为细心,却已觉察到了,于是她大叫着跑进门去,哪知门内却无应声,只有她呼声的余音,在四壁飘荡着。”
  他语声微顿,竟又重复了句:“在四壁飘荡着。”尾声拖得很长,长长的尾声又是那么低沉,低沉得像是自己心房的跳动。
  裴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只觉一种不祥的阴影,在自己心头倏然泛起,干咳一声,低低问道:“难道他们家里的人都睡着了吗?”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这种问话,问得又是多么可笑哩。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