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二十章 情深似海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情深似海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吴鸣世长叹一声,侧顾一眼,缓缓摇了摇头,接着又道:“那女孩声音越喊越大,脚步也越跑越快,片刻之间,已由前院跑至厅堂,这武林世家本是举家居此,厅房建得甚是广阔,厅前的台阶,就有十数级之多,这男孩与女孩两人大喊着跑到石阶前,四下仍然寂无应声,心里都不禁发起慌来,三脚两步地跑了上去,推开厅门,往里一望——”
  裴珏只觉心中“怦怦”跳动,虽不想打断他的话,却仍禁不住脱口问道:“里面怎样?”转目望去,依稀见得吴鸣世面目之上,亦自满是激动之色,双拳紧握,目光直视,接着缓缓又道:“此刻已是清晨,晨光虽熹微,但十步之内,已可辨人面目,他们推门一望——唉!”
  他语声微顿,竟又长叹一声,方自接道:“莫说这两人仅是髫龄幼童,便是你我,见了那厅中的景象,只怕也要——”
  他说得本就极慢,再加上不时长叹,不时停顿,裴珏只觉自己心胸之间,像是突地堵塞了一块大石头般地难受,心房中的“怦怦”跳动之声,却更加响了,目光凝注着吴鸣世,只望他快些说出来。
  哪知此刻吴鸣世语声一顿之后,脚步竟也随之停下,呆呆地愣了半晌,突地长叹道:“那厅中的景象,不说也罢,总之——”裴珏心中一急,方待追问,但转念忖道:“世上悲惨之事本已极多,我何苦要去多听一些。”他心知这厅中景象必定极是悲惨残酷,心中虽然好奇,却仍能忍住不问。
  只听吴鸣世接道: 
  “这男女两位童子的一家大小数十口人,竟在他们迷途的一夜之中,全数身遭惨死,这数十具尸身,此刻竟全都堆在这间宽阔的厅房里,一线灰白的天光,自门外射人,只见这些尸身上,血迹仍鲜,尸骨未寒,无论男女老幼,面上俱都带着惊恐之色,显然是临死之际,遭受到极大的惊恐,而死后也不能安然瞑目。”
  他虽未将厅中景象详细描述,但就只这寥寥数语,却已使得裴珏听来冷汗涔涔,心胸几乎为之透不过气来。
  他握拳一击,瞠目说道:“这是谁干的?难道这人竟没有半点人性?他纵然与这家人有仇,何苦将这家中的妇孺也一起如此残酷地杀死呢?”心中悲愤交集,恨不得将杀死这些妇孺的人,抓过来狠狠痛击数掌,又恨不得立刻跑到这一双幼童身侧,去安慰他们,眼前似乎又泛出一幅图画。
  一双髫龄幼童,痛哭着奔向这些尸身,奔向他们父母尸身的旁边,大声痛哭着,他们当然无能力将这些尸身埋葬,更无能力替他们复仇,除了痛哭之外,就什么也不能做了。
  渐渐,这幅图画在他眼前模糊起来,他细细体会着这一双幼童当时的心情,越想越觉难受,只恨不得放声痛哭一场。
  却见吴鸣世亦自垂首默然良久,突地说道:“你的房间到了。”裴珏抬目一望,自己房中的灯光,仍然亮着,昏黄的光线,映在惨白的窗纸上,似乎倍觉凄凉。
  心情哀痛的人,眼中所见,无论是什么,都会增加他的哀痛之心,其实世上灯光本都昏黄,窗纸亦都白色,又有什么凄凉之意呢!
  他们默然走人房中,裴珏便自叹道:“想不到这两位前辈奇人的身世,竟是如此凄凉,但是——那‘金童’前辈后来怎会……”他本想问那金童后来身躯怎会变的如此畸小,但又觉得如此问法,大为不敬,便倏然住口。
  却听吴鸣世已自缓缓叹道:“他们年幼力弱,陡然陷入这种悲惨的状况中,真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两人在那尸首边整整痛哭了一日,才有远在五里之外的三个猎户跑来——”他语声一顿,解释着道:“他们隐居之地,本在一处极为僻静的山郊,四近都没有邻人,若非这些猎户偶然来此,听到里面的哭声,才走人一看,只怕一个月后,也没有人知道这间巨宅中发生惨案。”
  裴珏心念一动,道:“依我看来,这家中之主,在早年闯荡江湖之际,必是结下不少仇家,是以他才会选下这等所在来做隐居之地。”
  吴鸣世微微颔首,随又接道:“这些猎户见了这种情况,也不禁为之一惊,但他们终年伤生,胆子自比常人大些,心中虽惊不乱,将这些尸身全都埋葬起来。”
  裴珏长长透了口气,低声道:“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想不到这些猎户倒都是善良之人。”
  他方自暗中为这一双幼童庆幸,哪知吴鸣世突地冷“哼”一声,道:“这些猎户一看这样巨大的宅院中,除了这两个幼童之外都是死人,仔细一问,又知道他们与外人都不相往来,暗中早已起了恶念,将尸身埋葬之后,竟雀巢鸠占,举家都迁入这栋巨宅中来,而且对这幼童两人百般凌辱。这幼童两人家遭惨变,孤苦伶仃,再遇着这班恶人,唉——”
  裴珏剑眉怒扬,手掌紧握,在桌上重重打了一拳,他对人对事,虽然俱都存着九分宽恕之心,但此刻心中亦不觉怒气大作,大声道:“这种狼心狗肺之人,真该刀刀斩尽,个个诛绝才对。”
  吴鸣世目光转处,只见他满面俱是怒容,所说之话,亦是他从未说过的,不禁暗叹一声,忖道:“此人宽于待人,严于待己,别人无论如何对待于他,他都生像是没有放在心上,但听了别人的不平之事,却又如此气愤不平,竟然说出这种话来,唉——交友如此,夫复何憾!”
  他心念微转,便又接道:“这一双幼童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无法再忍受得住,便偷偷跑了出来,人海茫茫,天下虽大,但又有何地是他们容身之处?”
  目光再次一转,却见裴珏面上此刻怒容已敛,却换了满脸的悲怆之色,他知道这情感丰富的少年,又被自己这几句话勾起了心中的伤心之事,语声便为之顿住。
  裴珏果然未出所料,心中正自想到自己流浪的时候,所遭遇到的辛酸苦辣,所体会到的冷暖人情,炎凉世态,而这一双幼童,年龄还不及自己大,在这茫茫人海里,其遭遇自更可叹了。
  于是他又不禁长叹一声,垂目低声问道:“后来他们怎样了?”
  吴鸣世沉吟半晌,忽地展颜一笑,道:“苦极之处必有甘来,悲极之境必有乐至,这一双幼童可怜的遭遇,后来竟全然改观,他们流浪之中,竟遇着两个武林奇人,将他们分别带了回去,传授给他们一身武功,使得他们两人,变成数十年来武林未有的盖世奇人,报复了自身的血海深仇,将那班贪心的猎户,大大惩戒了一顿,裴兄,你可知道,一个人少年时的得意,未必是福,而少年时的折磨,却往往使得他日后能有更大的成就,一块美玉,不经琢磨,不能成器,人之一生,不也像美玉一样的吗?”
  他见了裴珏的悲怆之态,想到裴珏的身世,知道他此刻心中难免沉郁,便说出这番话来,正是取瑟而歌,别有所寄,裴珏绝顶聪明,焉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他感激地微笑一下,忽地说道:“但是……他们怎地会……会……”他一连说了两个“会”字,却仍没有将心中想问的话说出来。
  但吴鸣世却已了解他言下之意,便又道:“他们虽然人分两地,但心却常在一处,两人刻苦练功之暇,他固然时时刻刻在想着她,她也时时刻刻地想着他,两人劫后余生,常念家仇,心中虽然多是悲苦,但彼此只要一想到对方心里定有自己,心中也不禁生出一丝甜意来。”
  “而且,他们也知道传授自己武功的师傅,都是武林中顶尖的奇人,自己只要学成武功,复仇必非无望,心里自也没有以前那么难受,每天只希望自己武功能快些学成,自己能快些长大,下山寻得仇人,报却深仇,和自己终年忆念的人相会,因之他们习武之勤,更是旦夕不断,那两个武林异人见到自己的弟子如此用功,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
  他滔滔说了将近一个时辰的话,大都俱是悲惨之事,直到此刻才有了欢乐,这正如沉重的阴霾中,突地现出日光一样,使得裴珏堵塞已久的心胸,也为之开朗起来。
  哪知吴鸣世语声一顿,生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慨似的,竟又长叹一声,说道:“但是沧海桑田,世事变幻,正如白云苍狗,却不是他们预料得到的,那女孩日渐长成,武功也日高,十年之后,她武功大成,带着满腔的兴奋,去找她心中的恋人的时候,才发觉她的恋人,这十年之间,不但丝毫没有长大,而且……唉!他的身躯竟像是个七八岁的幼童。”
  裴珏虽然早已知道此事的发生,必然是这样的结果,但此刻仍不禁为之一呆,想到他们两人当时见面时的情形,心中亦不知是感慨,是同情,抑或是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忍不住问道:“这位前辈,到底是为着什么,才会如此的呢?”
  吴鸣世叹道:“他们当时自猎户家中逃走之后,流浪了一年,这一年之中,他们所遭受的困苦,我不用说,裴兄想必也能想象。”
  裴珏黯然颔首。吴鸣世接道:“他们四处流浪,生活无着,那男孩只想自己是个男的,应该处处保护那女孩,他年龄虽小,但力气却不小,便在码头、客栈等地,帮人家搬运些行李,借以换几个钱吃饭。”
  裴珏暗叹一声,想到自己在客栈门前为人刷马之时,不禁对这男孩,更生出同情之心,沉吟半晌,沉声问道:“难道他们竟遇不着一个好心的人,将他们收留吗?”
  吴鸣世便接道:“世上好心之人并非完全没有,但这男孩生性倔强,绝不肯向人乞求,更不肯受人恩惠,那女孩要帮他忙,他也不许,只以自己劳力所得,来养活这女孩,但这样赚来的钱,又能有多少,所得的食物,两人都不够吃,这男孩便将自己的一份,也让女孩吃了,推说自己已经吃过,其实他却暗中束紧腰带,唉——这样的日子,裴珏你可——”
  他话未说完,裴珏已自垂首叹道:“这样的日子,我也生活过的。”
  两人俱是曾经饥寒困苦之人,此刻各人心中想到自己生命中那一段流浪的日子,不禁相对唏嘘,默然良久,吴鸣世方才接道:“他年龄还不到九岁,骨骼还未长成,哪里禁得起如此摧残,发育自然要因之受阻,到后来他刻苦习武,所习又是阴柔一类的功夫,再加上心情沉郁,思索太多,唉——也许他生来体质之中,也有些缺陷,是以他身躯便永远无法长大了。”
  他稍为喘息,又道: 
  “两人见面之下,彼此都说不出话来,那男孩心中更是大生羞愧之心,愕了半晌,转身便走,那女孩大喊一声,追了上去,却未追到。”
  “自后她便又四处流浪,去追寻那男孩,流浪之中,她自然不会忘却自己的深仇,天网恢恢,但疏而不漏,她终于探出了自己的仇家是谁,于是她只得暂时放下寻找那男孩之事,而去复仇。”
  裴珏叹道:“人道此情深处,便是海枯石烂,也不能将之移动,这位前辈用情之深,实是令人可敬得很。”他自己亦是至情至性之人,听到这种伟大的情感,便不禁大起赞佩之心,便不禁又插口说了出来。
  却听吴鸣世又道:“就在她去复仇的时候,却不想竟发现自己的仇人,已死了三个,最后一人,正在强自挣着命,而将他们一起制死的,却正是自己寻找不到的恋人,于是她跑上去,将最后一个仇人杀死,而且告诉那男孩,说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她总是爱着他的,希望和他永生厮守在一起。”
  他目光眨动一下,眼中似乎又有泪光闪动,长叹一声,方自接道:“这份痴情,直可惊天地而动鬼神,那男孩也不禁为之感动,于是这一双历尽沧桑的男女,便终于成了眷属,他们的外貌虽不相称,但是放眼天下,又有哪一对夫妇的情感,比得上他们的坚定真诚呢,人类的躯壳,在他们看来,是太渺小而不足道了,因为他们知道,人世间最可贵的东西,便是彼此间真纯的情感,这份情感,是他们用自己的血泪培养成的,他们便珍惜这份情感,至死不渝。”
  裴珏呆呆地听着他的话,直到他话已说完,目光仍未瞬动一下,呆呆地望着窗外,窗外夜色将尽,已有一些灰白的曙色了。
  他心中反复思忖着:“外貌虽不相称,但放眼天下,又有哪一对夫妇的情感,比得上他们的坚定真诚……唉!外貌相称,又有何用。”心念转处,不禁想到那千手书生与冷月仙子,他们的外貌,不是极为相称吗?
  他早巨知道这“金童玉女”的结合,必定是一段极其动人的故事,但却想不到其中竟包含着这么多的曲折变化,这段事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每一想起,犹自不禁为之低回不已。
  从此,他也开始知道,不经磨练的情感,总是脆弱的,情感的花,是要用自己真实的血泪栽培,才会结果的。
  于是,他又落人深思中,一面又不禁思忖:“他们来找我,是为的什么事呢?”共贺江南绿林盟主的大会会期已不远,但他心里想着的,却是一些于此无关的事:“文琪会不会真的像他们所说,不出几天,又会来找我?”这些事占去了他心中的大部,使得他再也没有空隙去想别的了。
  但是,他却不知道,不久即将到来的盟主之会,对他说来,该是如何重要的事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