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星光渐灿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一章 星光渐灿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奇异的赌约,仍在继续着,奇异的行列,也仍在继续着他们奇异的行程,他们经过的地方,废墟变为闹市,跟随着他们的行商小贩,也渐渐聚合成一个奇异的商团,供应着人类生活上各种必需的物品。
  这奇异的团体之中,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一晴、仇、恩、怨、利、欲……各种斗争。
  这无数种斗争之中,又充满了许多种乐趣;固然有许多刻骨难忘的仇家,在这里狭路相逢;但也有许多经年未见的良友,在这里把臂重晤;固然有许多素无关联的人,反目成仇,拔刀相向;但也有许多素来陌生的人,由于这种聚合,而结为相知。
  “鸡冠”包晓天粗豪的笑声,仍然一如往昔;但他对“黑驴追风”贾斌的态度,却已由仇视而变为亲密。
  因为他已开始了解,在这身躯瘦小,面容冷削的男子心中,来尝就没有一颗和自己一样豪爽的心,甚至还远比自己豪爽得多,而他也开始了解,由人们的外表去探测其内心,这该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
  而裴珏,他平日的言语却更少了,这并不是由于他不喜与世人结纳,而是因为他已无时间说话。
  “冷谷双木”日日不同,所传授给他的新知新学——那真是一种令人十分困惑的课程,也是一种十分艰苦的学习,其中包括了琴、棋、书、画、诗、词。包括了医、 卜、星、相、弹、唱,也包括了三坟五典,星书六经,更包括了暗器、轻功、剑术、掌法,所有人类的知识,竟几乎均有涉猎——已足够令裴珏费尽心智,更何况他自身还要在那妙绝人寰的武功秘艺“海天秘笈”上,加以学习和探讨。
  “冷月仙子”那一番神奇的改造,就像是一把奇异的钥匙,突然为他打开了武学的宝库。
  他至此方自知道,有关武学的知识,是何等深奥和博大。
  那么,他有什么时间去说话呢?
  学的人固然艰苦,教的人也未见轻松,“冷谷双木”渐渐开始惊异于裴珏学习的速度,也渐渐开始发现自己学识的不够。
  于是,他们自己也开始去学习了,他们开始购买各种书籍,开始设法去学习各种技能。
  那跟着他们的奇异行列之中,有许多身怀一技之长的武林豪土,在深夜之际,也常常会赫然见到“冷谷双木”来到自己身旁,而当他们心胆皆丧,魂不附体,不知道这两个冷酷的奇人,为什么寻着自己的时候,“冷谷双木”就会温和地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将学习他们那种绝技的方法说出,又会很严厉地警告他们,不要将此事宣泄。
  于是“冷谷双木”第二天就将学习这种绝技的方法,一句不漏地告诉裴珏,时常他兄弟两人自己尚未学会,裴珏却已学会。
  于是,时日越久,学的人渐渐轻松,教的人却渐渐困难。
  这一切,也俱都是多么奇异的事,当真是武林有史以来,从未有一人学艺的历程如此奇特。
  在那些古老相传的武林传说中,虽然有一些武林成名英雄学艺的经过,是极为奇异的,甚至奇异得近乎神话——这其中有人是在无意间身受重伤后,又巧服异果,偶遇仙师,得传绝技。
  也有人是因缘凑巧,身涉秘境,得到前辈奇人留下的神剑秘笈,甚或有那前辈异人留下的灵禽异兽,而历经魔劫,终成武林高手。
  又有人是身世孤苦,父母兄妹,俱都为仇家所害,自己凑巧被一个先人的挚友救出,一路躲避仇家杀害,终于将之送到一位前辈人的居处,又忍受了许多种试探,才拜在那异人门下。
  还有一些人生性绝顶聪明,甚至以偷、以骗、以强迫、以交换等方法去学习武家绝技,而至大成。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奇遇,比之裴珏所遇,似乎都有些失色。
  但是,裴珏这从来未有的奇妙遭遇,其历程也是困苦而艰难的——他思索、苦干、奋斗、挥汗、想象、润色、身体力行、不眠不休、努力再努力,艰苦地在自己心中建筑起一个足以容纳所有知识的宝殿。
  时日的流转,在他的眼中,甚至已毫无感觉,秋去冬至,冬残春归……覆地的冰雪,变为灿烂的春花,蛰眠的蛇虫更醒,新生的生命成长,厚重的棉袄变为适体的轻衫…… 
  这一切,都在他不经意间流去了,变化了。古往今来,从未有一人学习的态度,有他这样忠诚,也从未有人如他这般艰苦。
  因为,他所学习的,是他渴望了许多许多年的事,他对知识的崇敬,就正如一个乞丐对金钱的崇敬一样,那甚至比世人之对名誉崇敬,美人之对青春崇敬,名将之对战功崇敬还要强烈。
  他容貌与气质上的变换,也渐渐更显著了,他自己虽然并未感觉到,但在跟随着他们的一些武林豪士眼中,这改变却是极为瞩目的——这些人之所以还在跟着他,除了对胜负的关心外,还有为了本身的趣味。
  除了这种奇异的现象外,还有什么地方能聚合这么多朋友或仇敌?还有什么地方能日日夜夜,随时随地,见到一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人,出乎意料之外的事?还有什么地方能比这里更能排遣时日与寂寞?
  所以,有些根本对此事的胜负并无十分兴趣的人,也不远千里而来,参加了这奇异而有趣的行列。
  还有些根本不是武林中人,也来到这里看看热闹——他们,又成了一个集团。 
  商人,也起了斗争,原有的,排斥新来的,本地的,排斥外地的,于是商人之间,也形成了一个集团。
  这行列自然会惊动官府;但是又有谁能取缔?他们并没有犯法呀?但是,却有许多犯法的人,想隐藏到这其中来。
  于是各地的公差,也结合成一个集团,缉捕罪犯,防止变乱——同时,顺便看看这罕有的热闹。
  奇异,奇异……一切俱是奇异的,奇异得简直不是言语所能形容,更不是笔墨所能描述的。
  甚至连季节的变异都毫不关心的裴珏,自然更不会留意到江湖间的风波,武林中的消息。
  江湖中已渐渐开始确定了对裴珏的观念:“裴大先生,的确有惊人的绝技,因为他的言谈举止,一举一动,都有着一种超尘绝俗的气度,目光中也有了闪电般的神光,步履间却有了泰山般的坚定与沉稳,若非身怀绝技,怎能如此?”
  这传言使得“神手”战飞,“金鸡”向一啼,“七巧追魂”那飞虹,既是暗中好笑,却又惊疑不定。 
  一年倏忽过去。这一年多的时日,“飞龙镖局”与“浪莽山庄”之间,表面看来,似乎一无动静;其实双方俱在调动实力,养精蓄锐,准备出手一击,而成败胜负之分,便在这一击之上。
  “神手”战飞,扬言天下,赌约已定,任何人都不能更改,“江南同盟”随时随地都为此事准备全力一争。
  他所针对的,自然就是“龙形八掌”的爱女檀文琪,虽然“江南同盟”自身,已起了内争,但“神手”战飞的实力,仍是不容忽视的,长江以南,沿江一带,江阴、湖口、镇江、南京、芜湖、贵池、马当、武昌……这些大城大镇,俱都有“神手”战飞隐藏着的力量,谁也不知道这力量的深浅!
  “飞龙镖局”突地减少了走镖的次数,这其中且有不少新的镖局兴起,“飞龙镖局”中的镖师,也渐渐极少在江湖露面,老谋深算的“龙形八掌”檀总镖头究竟在做什么?亦是谁也无法知道。
  有关“龙女”檀文琪的消息,在江湖中更是一齐绝迹,她在哪里?她在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但是,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情势,却是尽人皆知之事,这黑、白道上,各据一方的雄主,虽然久已各不相容,但如此尖锐的对立,直到如今,却仍然是第一次发生的事。
  这其间的成与败,已绝无选择的余地,是以这暴风雨前的平静,也就更令江湖中人为之注目!
  深秋,九月。
  隶属“江南同盟”的鄱阳大豪“分水神犀”刘得玉,突地在湖口被刺身死,身中七处刀伤,死状惨不忍睹,据说是三个黑衣剑客与“分水神犀”酒后冲突,引起决战,刘得玉不敌而死。
  但这三个黑衣剑客是谁?却是江湖中,人言人殊的话题。
  事出不久,“飞龙镖局”中的一级镖头“虎头钵”唐烈,自怀宁乘船渡江,竟一去不返。
  三日之后,唐烈的尸身,却在小孤山下的江滩上被人发现,腹大如鼓,腹中涨满了河水。
  这两件事接连发生,武林中人便一齐紧张起来,人人俱在暗中猜测:“这两件事是否会成为武林争霸之战的导火线?”
  就在武林中人屏息期待之中,“神手”战飞突地散发一万八千张武林飞柬,扬言天下!
  “凡有‘飞龙镖局’镖旗之车马,在‘江南同盟’所属道上行走,‘浪莽山庄’不负安全之责。”
  这就像是一方巨石,突地投下了本已生了涟漪的池水中,也使得天下武林中人,俱都为之一震。
  一日之后,“金鸡帮”首领“金鸡”向一啼突也散出号称一万八千张的“武林飞柬”,他扬言天下:“金鸡帮”风雨如晦堂,在赌约中虽与“浪莽山庄”对立,但一切“江南同盟”的决议,“金鸡帮”俱都服从!
  于是“七巧山庄”立刻也不甘缄默,发出了同样的宣言,本已分散的“江南同盟”,于是又告复合!
  武林群豪的目光,便一齐转向“飞龙镖局”,哪知“飞龙镖局”竟仍是一无动静,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这种特殊的沉静,使得“龙形八掌”在武林中人眼中更加神秘;而在这种异样的紧张状态之中,“江南同盟”盟主“裴大先生”的成败,甚至他的一举一动,也就分外地引人注目。
  冬残,雪融,春风又起。
  裴珏的行列,由采石渡江后,过正阳关,已入伏牛山区。
  春寒料峭,晚风更寒,伏牛山麓,一片萤火,远远望去,有如满天繁旦,明灭闪烁,闪动的火光,却又像是盛夏池塘中的满地红莲。
  黑色之中,突有三匹快马,狂奔而入伏牛山区,马上人疾装劲服,满面风尘,越过十余堆野火,方自翻身下马。
  刹那间,他们四侧便已围满了人群,众口纷纷在问着:“情势如何了?”
  这三骑中一个瘦长汉子,目光一转,先自反问:“此刻的情况怎样了?”
  立刻有人争先回答:“还是分不出胜负,只是‘裴大先生’神态更加沉稳,‘冷谷双木’却似已有些慌张的样子。”
  又有人焦急地说道:“柳老大,还是快说你的吧!”
  瘦长汉子“柳老大”解下了身上的风氅,寻了一堆大火坐下,仰首喝了几口烈酒,又撕下一只鸡腿,仔细咀嚼,方自长叹一声道:“湖北宜昌府的‘飞龙镖局’,又在深夜之中,被人拆毁,局里一十七口男女老幼,被杀得鸡犬不留,门口的金字招牌,也被放火烧了,连上次襄阳和汉阳两件事,‘飞龙镖局’已死了五十五条人命。”
  众人一阵惊喟,只听他接口又道:“干下这档事的人,手法干净利落,非但不留一条活口,也不留一点痕迹,显见是黑道上的高手,江湖中谁也猜不出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说到这里,语声忽然转轻,道:“有人猜是‘战神手’已到了江北,亲自干出来的。”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纷乱,有人叹息着道:“如此看来,岂不是快了么!”
  “柳老大”点头道:“快了,快了,但是……据一般人推测,无论怎么快,也要等这里的事分出胜负来,他们才会动手。”
  众人议论纷纷,又回到原来所坐的地方。只听人丛之中的语声,又在互相低声问着:“是不是‘战神手’?”
  “是不是快了?”
  “你猜猜,裴大先生究竟是胜?是败?”
  较远,也较高的一块山地上,孤伶伶地升着一堆烈火。
  “冷谷双木”兄弟二人,对坐在烈火旁,遥视着这满山的人影,一阵阵笑语人声,随风而来。
  冷寒竹临风把盏,忽然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我兄弟,老人竟不寂寞。” 
  冷枯木亦自笑道:“人生百年,能遇到这般盛事,总该也算不虚此生了吧!”
  冷寒竹咽下一口白酒,道:“江湖之中,只怕定有许多人会暗中奇怪,不知道我兄弟两人,为什么既不回家,也无摆脱这群‘尾巴’之意。”
  他微笑一下,缓缓接道:“武林中只怕真没有人会猜到,我们兄弟两人竟是为了贪图热闹。”
  两人相视一笑,目光齐地转向五丈外盘膝垂目端坐的裴珏。
  夜色之中,只见他神态端庄,五心向天,面色之间,神气晶然,根本听不到这杂乱的语声,也未曾感觉到这袭人的寒意;反而似乎有一缕热气,自他头顶之上,袅袅升起,随风四散。
  冷枯木微喝一声,道:“江湖传言,曾说有些奇才异能之士的武功,能日进千里,我起先还不深信。但如今……唉,见了他的武功进境,又何止一日千里!”
  冷寒竹微笑道:“你且莫高兴,再过一阵,我看你再拿什么去教他?”
  冷枯木亦自含笑道:“老实说这次赌约,我倒宁愿落败,你我若是败了,本是我高兴之极的事。只是……唉!”
  他长叹一声,目光四扫,接口道:“此情此景,难以再见,是以我的希望只是能拖些时日而已。”
  兄弟两人,又自相视一笑,遥视山下人影,默默地享受着这种奇异的情趣,苍穹间升起几颗明星。也只有这几颗明星,才能窥破他兄弟的真情。
  微风吹拂,刹那间山下人影,突地一阵大乱,坐着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冷枯木神色一变,沉声道:“这是什么事?”
  只听山下惊呼之声,此起彼落,渐渐清晰。
  “冷谷双木”仔细凝听一阵,神色更是大变,原来山下的惊呼之声,喊的竟然是:“龙形八掌来了!”
  “檀总镖头来了!”
  火光一闪,两条人影,急窜而上,一个是“黑驴追风”贾斌,一个竟是那“八卦掌”柳辉。
  这两人远远立在“冷谷双木”五丈之外,微一抱拳,齐道:“裴大先生,‘飞龙镖局’檀总镖头,特来约候!”
  冷氏兄弟对望一眼,心中亦不知是高兴亦或是难受,短短一年之间,“裴大先生”的名头,竟已比“冷谷双木”还要响亮,这实在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其实江湖中的人事变迁,又有谁能想得到呢?
  喝声落处,“八卦掌”柳辉,“黑驴追风”贾斌两条人影一分,垂手肃立,神色间十分恭谨。
  “冷谷双木”端坐不动,转目望去,裴珏竟也有如未见未闻,依然端坐,他此刻神气合一,反璞归真,便是泰山崩在他面前,他神态也不会为之生变。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