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环刀长剑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二章 环刀长剑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山下的群豪,亦自垂手分立两旁,让开一条道路。
  火光闪烁中,威震天下的“龙形八掌”檀明,身披金氅,步履沉重,一步一步,穿过人丛。
  他嘴角虽然带着那一份谦虚的微笑,不住向两侧的武林群豪颔首为礼,但目光中却含蕴着一种慑人的威仪,使得任何人都不敢对这声震武林的一代大豪,生出丝毫轻视、不敬之心。
  三条黑衣疾服,腰悬利刃的汉子,亦步亦趋,紧跟在他身后五步之内,一人身躯颀长,颧骨高耸,目中冰冰生光,腰悬奇形长剑,竟有四尺长短,群豪俱都认得,此人正是京城“飞龙镖局”的首座镖头,武林中声名卓著的“硬手”,“长虹剑”边少衍。 
  另一人身躯虽短小,但步履却分外矫健,短颔环目,满口锅须,手长几达膝上,腰间斜插着一柄“九环鬼头大刀”,空刃无鞘,刀光耀目,每走一步,刀上钢环,叮当作响,宛如摄魂之铃。
  此人在江湖中亦是大大有名,乃是两河刀法名家,以“七十二路摄魂夺命刀”走遍天下的“摄魂刀”罗义。
  这其中最最引人注目的,却是紧跟在“龙形八掌”身后的一个身长七尺,面如锅底的彪形少年!
  他不但身形彪壮,迥异群流,生像更是令人心惊,阔口深腮,鹰目鹞鼻,黝黑的面目,全无一丝表情,仿佛笼罩着一层寒霜,腰边斜挂着一只形状奇特,绿鲨鱼皮的长套,目下的武林群豪,却无一人猜得出这里面藏的是什么兵刃,更无一人猜得出这少年的来历。
  他身躯虽重,步履却极轻,只见他身形移动,宛如脚下有人托着似的,当真全无一丝脚步之声。
  群豪又不禁在暗中窃窃私议。
  “此人是谁?难道也是‘飞龙镖局’新扎起的镖师?”
  这四人脚步不停,笔直走上了裴珏与“冷谷双木”停留的小小山坡。
  “龙形八掌”檀明威目一扫,见到端坐如故的“冷谷双木”,浓眉微微一耸,转目望去,突地见到了犹在静坐调息的裴珏。
  他面上那种安详而又宁静的神态,竟使得这武林大豪面色为之一变;但瞬即恢复自然,哈哈笑道:“裴贤侄,你好么?”
  笑声高亢清朗,几可直冲霄汉,直震得山下群豪的耳中,都为之“嗡嗡”作响,四山回应,更是连绵不绝。
  哪知裴珏却仍是不闻不问,静坐如故。
  “龙形八掌”身后的彪形少年突地目光一亮,嘴角牵动,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身形一闪,急地向裴珏掠去。
  冷寒竹面色一沉,肩头微耸,横飞而起,方待挡住他的去路。
  哪知这少年身形之快,竟是骇人听闻,只觉“嗖”地一阵风响,已自冷寒竹身侧如飞掠过。
  冷寒竹微微一惊,霍然转身,只见他掠到裴珏身前,举起手掌,正待要向裴珏当头拍去,“冷谷双木”不觉齐地轻叱一声,各各展动身形,施展全力,向这身法奇快的少年身后扑去。
  “龙形八掌”浓眉一扬,沉声叱道:“豹子,不得无礼!”
  彪形少年手掌方举,一听叱声,倏然回手,此刻“冷谷双木”已来到他身后,只见他身形一闪,突地溜开五尺,一双有如野兽一般的眼睛,还仍然瞬也不瞬地望在“冷谷双木”身上。
  “龙形八掌”手掌一挥,“长虹剑”边少衍,“摄魂刀”罗义,“八卦掌”柳辉,“黑驴追风”贾斌,身形突地散开,四人各据一方,似乎在防备着什么人会突然逃去似的。
  檀明原步走向裴珏,“冷谷双木”微一滑步,守候在裴珏的身边,真气内蕴,随时准备出手一击。
  晚风中寒意更重,这小小的山坡上,突地笼罩起一片杀气。
  “龙形八掌”檀明干咳一声,道:“裴贤侄,你难道——”
  语声未了,突见裴珏面色之上,泛出一片紫气。
  檀明心头一凛,知道裴珏的内功,此刻竟已上达紫府,血气交合,神形合一,乃是内功修为上的最高境界。
  他再也想不通面前这少年是在什么时候步入了这内家无上心法中的秘径,心念一转,目中神光突盛,缓缓举起手掌,似乎要拍向裴珏的头顶。要知裴珏此刻正值性命交修之境,他这一掌纵是轻轻拍下,裴珏不但要前功尽弃,而且气血逆流,立刻便是杀身之祸。
  “冷谷双木”的四道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在他这只手掌之上。
  只要他手掌稍有下落之势,这兄弟两人便会全力出手!
  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裴珏突地张开眼来,目中的神光,宛如两柄利刃,“龙形八掌”手掌一颤,回手捋须笑道:“好好,恭喜恭喜,想不到一年不见,贤侄你的武功进境,一至如斯。”
  裴珏微微一笑,长身而起,向“冷谷双木”投以感激的一瞥,似乎早已知道这兄弟两人方才对自己的防护之情。
  然后他便向“龙形八掌”躬身一礼,道:“檀大叔别来可好?”
  冷寒竹突地冷笑一声,转过身去,冷冷道:“只怕有人再也想不到,一个天资愚鲁的少年,竟会练成如此精妙的武功吧!嘿嘿……”冷笑连连,再也不望檀明一眼。
  “龙形八掌”虽然老练,此刻面颊亦不禁微微一红。
  裴珏见了他这种尴尬的神色,心下大是不安,他天性纯厚,想起以前在“飞龙镖局”学艺的经过,以及檀明曾经责骂他“天资愚鲁”的话,心中虽然有些怀疑,但他却一直只当做是他的“檀大叔”不愿他练成武功,再步他父亲的后尘。
  是以他自始至终,心中丝毫没有对檀明生出怨恨之意。
  目光一转,只见山下群豪,已渐渐围了上来,但四下却寂无嘈声,显见这雄踞江湖的武林大豪之声威,已将众人一齐震住。
  裴珏暗中感叹一声,忖道:“我这檀大叔当真是一代人杰,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仪。”他却不知道这些武林豪士对他的敬重之心,比之对“龙形八掌”檀明,其间已无悬殊的距离。
  他心念一转,恭声道:“檀大叔远道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龙形八掌”微微一笑,道:“近日来我听得江湖传言,你已脱颖而出,心里既是欢喜,又是关心,忍不住要来看看你。”
  裴珏心中一阵感激,讷讷道:“小侄蒙檀大叔扶养成人,天高地厚之恩,小侄真不知如何报答才好。”
  他语声句句均是发自肺腑,丝毫没有做作之处,一句话未曾说完,语声中已有哽咽之意,目中几乎要流出感激的眼泪。
  “龙形八掌”檀明一手捋须,神色间似是被这番真诚感动,微叹一声,嘴巴泛起一丝慈祥的笑容,沉声道:“令尊早故,老夫自然要为故人尽一份心意,只恨老夫终年忙于杂务,未曾对你们多加关照……唉!”
  他长叹一声,倏然住口,目光闪动之意,似乎十分歉然。
  裴珏心中更是感激,双目泪光莹然,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却见檀明面上笑容突地一敛,立刻换作一片冰冷的杀气。
  裴珏心头一震,脱口道:“檀大叔此来,难道还有些什么别的事么?”
  “龙形八掌”厉电般的目光,在“冷谷双木”的背影上一扫,沉声道:“正是!”
  话声落后,他手掌突地一挥,只听“呛”地两声清吟,那“长虹剑”边少衍,“摄魂刀”罗义,已双双拔出兵刃。
  火光闪劲,剑光如涌,群豪心头各自一惊,裴珏讷讷道:“檀大叔莫非——”
  “龙形八掌”檀明面沉如水,沉声截口道:“老夫此来除了探望于你之外,还要代武林主持一些正义,为一个死去的江湖同道复仇。”
  裴珏面色大变,道:“但小侄一生之中,从未故意伤人——”
  “龙形八掌”截口道:“不是你。”
  他突地转过身去,双拳一拱,朗声道:“北斗七煞中的七煞莫星,各位江湖朋友,想必都是认得的。”
  他语声微顿,“冷谷双木”已一齐转过头,冰冷的目光,四下一扫,便停留在“长虹剑”,“摄魂刀”掌中的两件兵刃之上。
  群豪忍不住发出一片惊喟之声。
  “龙形八掌”手掌一挥,四下嘈声,尽皆寂然,风吹火焰,“必劈”作响,在武林群豪眼中,这一代枭雄高大威猛的身形,竟有如泰山北斗一般,令人不敢仰视。
  只听檀明朗声又道:“七煞莫星之为人行事,姑且不论;但此人死时,老夫恰在当场,目睹一切,深觉此事,有失公道,只不过为了一些极微小的争执,以冷酷毒辣著称江湖的‘冷谷双木’便将他杀死。”
  “冷谷双木”齐地冷笑一声,木立当地,竟仍未有丝毫阻止“龙形八掌”说话之意。
  裴珏面色大变,群豪议论纷纷,只听檀明接口又道:“老夫与‘北斗七煞’非亲非故,但为了武林道上的一点正义,却不能置身此事之外,为了这点武林正义,数十年来,老夫奔波尽瘁,各位有目共睹,今日老夫来到此间,亦是为了这同样的原故。”
  他手掌一挥,厉声接道:“今日我‘龙形八掌’檀明,为了‘北斗七煞’,来寻‘冷谷双木’复仇——”
  他目光如电,四下一扫,只见群豪果已为他声威所慑,再无一人高声说话,目中不禁隐隐露出得意之色,接口道:“今日之战,无论谁胜谁败,都请各位袖手旁观,不要出手,各位若是帮了我檀明一拳一足,就不是檀明的朋友。”
  他这番话说得光明磊落,漂亮已极,暗中虽是教人不要伸手多事,为“冷谷双木”助拳,但面上却是教人不要帮助自己,群豪大多对“冷谷双木”毫无好感,此刻哄然一声,答应的竟是十分热烈。
  “龙形八掌”捋须一笑,缓缓转身;裴珏心中大惑不解,不知他这“檀大叔”为何竟会为“北斗七煞”复起仇来,赶上三步,还未说话,只见檀明手掌一沉,“长虹剑”,“摄魂刀”身影骤起,两道雪亮的寒光,当头向“冷谷双木”击下。
  “冷谷双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暗中早巳满蓄真力,此刻齐地冷笑一声,冷枯木垂眉敛目,直待边少衍掌中那柄奇形长剑,带着一溜青光,堪堪削在他身上,突地向左滑开三尺,反手一掌,拍向边少衍腰边的“章门”大穴。
  这一招以静制动,静如泰山,动如脱兔,虽是简简单单的一招,但时间之迅快,部位之准确,却当真不愧为武林一流高手。
  群豪明明看到“长虹剑”边少衍一剑已至冷枯木咽喉,哪知霎眼之间,冷枯木一双铁掌却已到了边少衍胁下。
  “长虹剑”边少衍拧身错步,手腕一抖,掌中长剑立刻疾扫而出,剑芒闪闪,横削冷枯木的右腕。
  冷枯木轻叱一声,让开长剑,突地飞起一腿,疾踢他持剑的手腕,边少衍一沉,只见冷枯木以左腿为轴,身躯一旋,左手食、中两指,并起如剑,疾地点向他肋梢骨下的“腹结”要穴。
  “长虹剑”边少衍脚步移动,逼开一尺,长剑一层,洒出一片光网,施展出凌厉的攻势。
  他面沉如冰,目蕴杀机,身躯虽颀长,身手却矫活,这一柄较长剑几乎多出一尺的利刃,在他手中用来,竟有如别人掌中的匕首一般灵活,剑招迅快狠辣,招招不离冷枯木的要害。
  冷枯木虽然身躯瘦长,但比之边少衍来,竟矮了一头。
  刹那间,但见他枯瘦的身躯,似乎已被边少衍泰山压顶般的招式图住,出手十招之中,倒有九招是守非攻。
  “长虹剑”边少衍精神一振,剑招更见狠辣,恨不得长剑一挥,便将冷枯木首级割下。
  那边冷寒竹身法却是快如飘风,身随掌走,掌随身游,须发飘拂,长衫飞扬,将“摄魂刀”罗义困在中央。
  “摄魂刀”罗义刀沉力猛,招式沉实,每出一招,便有一股劲风随着震耳的铜环之声,自刀锋挥出,震得旁边那一堆火焰闪烁飞舞。
  他招式虽缓慢,但刀光之间,却无半丝破隙,目光下垂,对冷寒竹游走的身形直如未睹,只是以沉实的招式,护住全身,偶尔劈出一刀,定是攻向冷寒竹必救之处,十数招一过,他刀法渐快,攻势渐多,一刀接着一刀;一招接着一招,但见刀花飞舞,刀风激荡,刀上铜环,叮当震耳,已似乎渐渐抢得先机。
  “龙形八掌”檀明捋须旁观,气度从容,看到“长虹剑”,“摄魂刀”施出妙招,便不住点首微笑,连声说道:“好,好!”
  他面上笑容一现,立在他身旁的“八卦掌”柳辉也立刻击掌道:“好!好,高招!”
  立在较近的武林群豪,有的便哄然喝起彩来。其实这动手的四人俱是以攻还攻,身法都快,真能看出他们招式之变化的人,并无几个。
  那黑衣彪壮少年,目射精光,卓然而立,面上虽无表情,目光中却隐含轻蔑之意,仿佛根本未将这四人的武功看在眼里。
  裴珏满心惊惶,束手无策,额上已急出豆大的汗珠,他虽然有心去助“冷谷双木”一臂之力,但却又不愿与他的“恩人”檀大叔为敌,眼看“冷谷双木”似乎俱已落在下风,忍不住逡巡走到檀明身侧。
  哪知他尚未开口,“龙形八掌”檀明已含笑道:“我久闻‘冷谷双木’之名,今日一见,却是闻名不如见面,珏儿,你看我手下这两个兄弟,武功可还过得去?”
  裴珏讷讷道:“好极好极,但——”
  “龙形八掌”檀明含笑接口道:“这两人的武功,看来虽是各有巧妙不同,其实却都是拙中藏巧,以他两人的兵刃看来,武功似乎该走威猛一路,但他们却是走的轻灵变幻一路,尤其是‘摄魂刀’罗义,刀法越来越快,招式越来越巧,你看——他这一招‘分花拂穴’,用的是何等巧妙。”
  裴珏讷讷道:“是极是极,但——”
  “龙形八掌”檀明一笑,截口道:“长虹剑边少衍也还不错,他这一招‘长虹贯日’使的虽是长剑,用的却是枪招,你看——这一招岂不是‘梨花大枪’中的妙着‘凤点头’么,幸好冷枯木闪得快,否则只要这一招便可以解决了。”
  他面含微笑,侃侃而言,竟似教武的老师傅,在场外讲解起弟子们招式来了。
  裴珏一面颔首,目光却不离冷氏兄弟两人身上,只见他兄弟两人似已渐渐被迫得尽失先机,那两柄奇形刀剑,招式却越打越猛,尤其是刀上铜环的“叮当”之声,当真是声声动人心魄。
  群豪早已被“龙形八掌”声威所慑,此刻更不住为“长虹剑”,“摄魂刀”两人喝彩助威。
  “龙形八掌”语声微顿,含笑又道:“与人交手,以兵刃来对付赤手空拳之人,虽然有失公道,但此刻不是比武,而是复仇,情况便大大不同,珏儿,你说是么?”
  裴珏木然点了点头,讷讷道:“是极是极,但——”
  “龙形八掌”展颜一笑,又想截断裴珏的话头,但裴珏已大声接着道:“檀大叔为人复仇,小侄本来不该多话,但这冷氏兄弟此刻与小侄赌约未终,檀大叔似乎不该——”
  “龙形八掌”面色一沉,道:“不该什么?”
  裴珏呆了一呆,透了口长气,终于缓缓道:“似乎不该在此时此刻动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