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孤星传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雏凤清声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三章 雏凤清声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6
  裴珏经验的磨练,武功的增长,心智的成熟,虽然已使软弱的裴珏变得坚强起来,但是他自幼及长,久处檀明积威之下,对于“檀明”仍有畏惧之心,此刻这一番话说将出来,实已费尽气力。
  他却不知道“龙形八掌”檀明今日之举,虽是为了“北斗七煞”莫氏兄弟在“浪莽山庄”之外,设下疑兵之计,救他脱出重围,也是为了不愿让裴珏与“冷谷双木”的赌约继续下去。
  裴珏目光一转,但见檀明面寒如冰,一手捋须,默然不语,心中虽有些惊惧,但仍鼓足勇气说道:“檀大叔,你说小侄的话,可有道理?”
  “龙形八掌”檀明冷“哼”一声,道:“江湖间事,非你能知,你年纪还轻,还该——”
  话声未了,突地“冷谷双木”齐地一声清啸,两人身影一闪,身法大变,各自劈出三掌,将“长虹剑”, “摄魂刀”逼开五步,冷枯木脚步一滑,双掌俱飞,左截右劈,竟突地向“长虹剑”攻去。
  就在这同一刹那之间,冷寒竹也已向“摄魂刀”攻出两掌。
  刹那间,但见他两人威猛绝伦的连环击出七掌,竟将“长虹剑”,“摄魂刀”两人逼得没有还手之力。
  七招一过,“长虹剑”,“摄魂刀”两人便已陷身危境,“龙形八掌”浓眉紧皱,群豪雅雀无声,只有裴珏面上渐渐露出笑容,知道他兄弟两人,方才只不过用的是诱敌之计。
  “长虹剑”,“摄魂刀”身形渐渐散乱,看情势再打下去,十招之内,便要伤在“冷谷双木”的一双铁掌之下。
  裴珏暗中松了口气,转目望去,只见“龙形八掌”檀明面色更加沉重,浓眉皱得更紧,他不用再看,便知道“长虹剑”,“摄魂刀”两人处境更险。忽见“龙形八掌”檀明浓眉一扬,沉声道:“豹子!”
  喝声刚落,对面那黑衣劲服的少年,两臂一振,已从“长虹剑”,“摄魂刀”,以及“冷谷双木”头顶之上,飞越而来,身形之快,有如一只划空而过的大雕,轻轻落到檀明身前,垂手道:“豹子在这里。”
  “龙形八掌”檀明日射寒光,沉声道:“你自觉可有把握?”
  黑衣彪形少年头也不回,冷冷道:“只能一人!”
  檀明深深道:“叫少衍与罗义以二击一,你去应付一人,败了休来见我。”
  黑衣彪形少年一言不发,缓缓解开了腰边那奇形皮囊,自囊中取出一段银光闪闪,长约一尺,粗如碗口的银棍,缓缓转过身去。
  “龙形八掌”檀明轻叱一声:“少衍,闪过右边。”
  “长虹剑”边少衍此刻招式展动间,已渐力不从心,闻言猛提一口真气,长剑疾地扫出,一招“横扫千军”,将冷枯木逼开两步,身形转处,一个箭步掠到“摄魂刀”那边,抖手一剑,向冷寒竹刺去。
  冷枯木怎肯放他脱走,轻叱一声,方待跟踪扑上,哪知这黑衣少年突地有如一道轻烟般直窜了过去,冷冷道:“这里来!”
  冷枯木冷笑一声,道:“无知野人,也要来动手么?”
  黑衣少年牙关一咬,两腮肌肉,粒粒喷起,目中散出野兽一般的光芒,直射冷枯木,缓缓道:“你说我是野人么?”
  冷枯木数十年来纵横江湖,从来以冷酷森寒夺人心神,此刻见了这少年的目光,心中竟微微一颤,口中却仍冷冷道:“正是!”
  黑衣少年木然的面容忽地泛起一丝狞笑,左掌一挥,迎面一掌,五指箕张,向冷枯木“迎香”、“回白”、“下仓”三处大穴抓去。
  冷枯木双掌一翻,右掌疾点他脉门,左掌横截他胸口。
  黑衣少年怪笑一声,右掌中的银棍,突地闪电般击去,这银棍在他手中仅只短短一尺,但此一招击出,竟长有一丈。
  冷枯木心神一震,藏头缩胸,身躯旋转,拼尽全力,斜斜冲出五步方自勉强躲开这一招。
  但黑衣少年怎肯给他喘息之机会,手腕挥处,银光闪闪,有如千百道惊虹厉电,一直击向冷枯木身上。
  一招之下,冷枯木便已尽失先机,但见身前身后,身左身右,俱是那闪动着的银光,满身俱是那强劲的风声,一时之间,他除了闪避招架之外,竟无法还击一招。
  黑衣少年眉宇间一片杀机,眼神中一片凶光,忽地抖手一抡,银棍已变了七节银鞭,以“泰山压顶”之势击下。
  冷枯木再退三步,只听“叭”地一声巨响,银鞭击在火焰之上,火星四下飞激,一段烧得透红的柴木,带着数十点火星,一齐飞到冷枯木身上,黑衣少年鞭势回带,已拦腰扫至,冷枯木双臂一振,“黄鹤冲天”,拔起一丈,黑衣少年鞭梢回带,“朝天一炷香”,直点冷枯木脚底“碧泉”要穴,冷枯木甩脚拧腰,凌空一个转折,远远落在地上,方自喘息一下,但身上的火星,却已渐渐将他衣衫须发燃起。
  黑衣少年面带狞笑,一步向前,掌中银鞭,连挥带打,连攻七招,冷枯木虽然闪过,但火星却已燃得更大。
  只见他左闪右避,神情狼狈不堪,“龙形八掌”面上又自泛起冷笑,群豪惊呼之声,不绝于耳,谁也未曾想到这初次在江湖露面的少年,竟有这般惊人的神力与武功,竟能将“冷谷双木”逼得如此狼狈。
  那边“长虹剑”,“摄魂刀”以二击一。也已渐渐占得上风,两道雪亮的刀光,有如交剪飞虹,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着着狠辣,招沉力猛,冷寒竹虽能暂时应付,但面目间也已有了惶恐之态。
  要知“长虹剑”边少衍, “摄魂刀”罗义,俱是武林间的一流硬手,武功绝非“八卦掌”柳辉,“快马神刀”龚清洋之流可比,其中任何一人之功,已足以称雄一方,此番联手相攻,冷寒竹武功再高,亦非其敌。
  裴珏面上阵青阵白,心房怦怦跳动,他见到冷氏兄弟这种狼狈之态,想到他兄弟二人对自己的恩情,便再也无法忍耐,突地大喝一声:“住手!”身形疾地向前扑去。
  这一声大喝,他早已蕴劲待发,此刻喝将出来,当真是有如洪钟初鸣,声震霄汉。 
  群豪只觉耳中一震,“长虹剑”边少衍,“摄魂刀”罗义,不由自主地顿住刀剑,“龙形八掌”沉声道:“你要做什么?”
  裴珏只作未闻,向“长虹剑”、“摄魂刀”微一拱手,道:“两位赏我薄面,暂请住手。”
  边、罗两人虽是“飞龙镖局”一流镖头,但终岁奔走四方,从未与裴珏谋面,只知裴珏与檀总镖头有旧,此刻又是“江南同盟”的盟主,如今见他如此谦恭客气,两人俱很意外,连忙拱手还礼。
  裴珏微微一笑,目光向那黑衣少年扫去,只见他银鞭挥劲,丝毫没有住手之意,神情之间,凶恶已极,竟有如一只发了狂性的猛虎一般,全无半分人性,裴珏双眉微剔,朗声道: 
  “豹兄——”
  话声未了,黑衣少年突地大喝一声,银鞭挥动更急,冷枯木须发已然着火,神情更是狼狈不堪。
  裴珏只觉一阵热血上涌,也不顾自己是否这黑衣少年的敌手,蓦地一个箭步窜了过去。
  黑衣少年目射凶光,厉喝道:“你也要来送死!”
  银鞭一振,不击冷枯木,反向裴珏击去。
  这一鞭势道惊人,风声虎虎,冷氏兄弟齐地一惊,“龙形八掌”亦自微微变色,群豪更是惊呼出声,只道文质彬彬,赤手空拳的裴珏,无论如何,也不会是这势如疯虎的强悍少年的敌手。
  裴珏心头亦自一震,银光闪闪,已当头击来,他无暇考虑,左手一挥,右掌斜划半圈,疾地翻出,竟一把抓住了鞭梢。
  这一招乃是“海天秘笈”上的绝招之一,武林中已有数十年未睹,群豪只觉眼前一花,银鞭鞭梢已在裴珏掌中,“冷谷双木”目光一亮,“龙形八掌”面色大变,黑衣少年大喝一声:“开!”
  双足如桩,钉在地上,身形后仰,全力后撤。
  裴珏根本不知自己武功深浅,一招得手,他自己竟然先愣住了,只觉一股大力自鞭梢传来,银鞭便又脱手飞出。
  群豪又是一声惊呼,黑衣少年面露得色,手腕一抖,又是一鞭挥去。
  他已有前车之鉴,此刻生怕鞭梢再被对方抓住,是以这一招机灵变幻,鞭梢颤动,满蓄真力。
  哪知裴珏左掌一挥,右掌疾地翻出,一消一带,竟又以原式将鞭梢抓住,而且轻易地化去了鞭上的真力。
  这一来不但群豪大为震惊,那黑衣少年心头亦是茫然不解,再也想不通为何这少年施出如此简单的一招,竟能两次抓住了自己的长鞭,竟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易?他却不知裴珏这一招,正是唤做“探囊取物”,乃是武功中的无上妙着,便是他再想尽了花样,击出十鞭,裴珏还是一样能轻而易举地将他鞭梢抓住。
  黑衣少年一愣之后,紧咬牙关,再次大喝 声:“开!”
  裴珏这一次却早有防备,真气内沉,身形如桩,手腕向后一带,只听“崩”地一声,有如琴弦乍断,黑衣少年掌中的七节长鞭,竟分作两截,黑衣少年全力后拔,此刻竟稳不住身形,一连向后退了五步。
  群豪禁不住哄然喝起彩来, “冷谷双木”目中大露喜色,最怪的是“长虹剑”、“摄魂刀”两人,神色间也似乎在暗暗高兴。
  原来这黑衣少年名叫“苗豹”,乃是苗疆孤儿,自幼练得一身蛮力,又零碎地学了不少武功,无意间被“龙形八掌”发现他惊人的练武禀赋,便将之收归门下,略一指点,武功果然一日千里。
  他自知在“龙形八掌”眼前极为得宠,平日就根本未将边少衍、罗义一般镖师看在眼里,别人畏惧他天生的神力与奇异的禀赋,也只得让他三分,平日积怨已深,此刻他受挫于人,别人自然暗中高兴。
  但“龙形八掌”却是面色大变,只见那黑衣少年苗豹站稳身形,望了望掌中的断鞭,似乎还不相信自己所向无敌的神力,今日会遇着对手,呆呆地愣了半晌,突又大喊一声,向前扑去。
  裴珏一招得手,信心已生,脚步一转,轻轻让开了这黑衣少年的来势,随手将掌中半截断鞭挥出。
  这一鞭虽是随手挥出,却是妙着天成,苗豹翻身一让,但衣袂竟又被裴珏的断鞭鞭梢扫中。
  其实他武功虽逊于裴珏一筹,但交手经验却胜过裴珏许多,只要沉着应战,未尝不能支持一阵。
  但是他此刻面上虽凶狠,实在已被裴珏那奇奥的绝学所慑,心神既躁,胆气又丧,纵然情急拼命,又有何用?
  “龙形八掌”浓眉一剔,沉声叱道:“豹子,住手!”
  喝声未了,只见他轻轻迈出一步,高大的身形,便已到了黑衣少年苗豹的身侧,劈手夺过了苗豹掌中的半截银鞭,厉声道:“还不下去!”
  这一步,一夺,身法之快,手法之妙,亦是骇人听闻,群豪又是哄然一阵笑声,苗豹面色铁青,连退数步,突地翻身飞奔而去。
  “龙形八掌”手持断鞭,望也不望他一眼,却向裴珏微微一笑。这一点在别人眼里,固是平平和和,但裴珏却不禁心头一寒,忽然想起了自己幼年时生活在“飞龙镖局”中的情景。
  那时这“檀大叔”面上,就时常带着这种微笑,但不知怎地,他总觉得在这平和的笑容中,仿佛隐藏着一份寒意,每当他与檀文琪说话或游戏的时候,“檀大叔”就会带着这份笑容将她唤走。
  有一次他无意间走到“檀大叔”的书房中去,“檀大叔”正在案边把玩着一样东西,见到他走进去后,面上也展开了一份这样的笑容;但却告诉他,从此以后,不准他再到书房中去。
  他若是得到了一件心爱的东西,“檀大叔”就会带着这份笑容将他的东西拿去,并且告诉他,少年人不可玩物丧志。
  他从来没有对这些事怀恨,因为他认为这是“檀大叔”对他的教训,要他学好;但不知怎地,此时此刻,他又见到这份笑容的时候,这些往事却忽然俱都在他心中闪过,使得他心里又生出幼年时同样的寒意。
  他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半步,只听“龙形八掌”含笑道:“人道雏凤之声,必定清于老凤,贤侄你一鸣惊人,檀大叔心里自然欢喜,但此刻你还是走开些得好。”
  他根本不等裴珏答话,便转过身去,面对“冷谷双木”微微一笑,掌中拨弄着那半截银鞭,含笑说道:“贤昆仲绝技惊人,老夫看得也觉技痒,若是贤昆仲并不完全依仗着我那裴贤侄的话——”
  他笑容突然一敛,厉声道:“老夫谨向两位挑战!”
  此话一出,群豪俱都大惊,又不禁在暗中自喜眼福不浅,站在后面的人,听到这句话,也一齐拥上前来。
  十余年来,武林中人从未见过这名震天下的武林大豪亲自出手,谁也无法估量他武功的深浅。
  此刻群豪暗中窃窃私语,又在打起赌来。
  “你说‘龙形八掌’能在多少招之间击败冷家兄弟?”
  “五十招!”
  “三十招!”
  “我赌十五两,三十招!”
  “我赌一匹川马,五十招!”竟无一人来赌“冷谷双木”胜的。
  “冷谷双木”面色仍是阴沉如死,谁也不知道他兄弟两人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生死关头,仍有这份异常的镇静,群豪又不禁在暗中喝彩。
  他兄弟二人只是淡淡向裴珏望了一眼,然后一整衣衫,并肩走到“龙形八掌”面前,冷冷道:“是比武抑或是——”
  “龙形八掌”仰天笑道:“无论是否比武,你兄弟两人只管一齐上来好了。”
  他手掌一挥,只见一道银光,脱手飞出,有如流星一般没入黑暗里,霎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般惊人的手力,自然引起群豪一阵惊叹,“长虹剑”、“摄魂刀”齐地后退十步。
  惊叹之声,响遍原野;但裴珏却是充耳不闻,他心里犹在想着方才“冷谷双木”淡淡地望他那一眼中的含意。
  只有他能了解这两个冷酷孤独的老人心中的沉重,只有他能体会出那一眼之中的哀痛。
  那一眼之中,包含了对生命的诀别,也包含了对裴珏的情感,他们似乎在遗憾着自己不能眼见裴珏的光芒,照耀武林,因为他们剧战方休,自忖武功、真力,俱都万万不会是“龙形八掌”的敌手。
  一时之间,裴珏只觉心中思绪其乱如麻。论恩情,“龙形八掌”固然抚养自己成人,但没有“冷谷双木”,自己焉有今日?论感情,“冷谷双木”虽然冷酷,但对自己的情感,却连那冷酷的面貌也掩饰不住。
  只听“龙形八掌”突地双手一拍,仰天笑道:“我檀明赤手空拳,若是不能取两位的性命,新仇旧恨,便从此一笔勾销,来,来,来!”
  嘹亮的笑声,声震四野,只见“龙形八掌”在这震耳的笑声之中,缓步向“冷谷双木”走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央央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孤星不孤
    第五十九章 天理昭昭
    第五十八章 日暮途穷
    第五十七章 众叛亲离
    第五十六章 日落江滨
    第五十五章 英雄末路
    第五十四章 精诚所至
    第五十三章 风雨前夕
    第五十二章 夜寒情热
    第五十一章 同盟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