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十一章 音魔幻境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一章 音魔幻境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银箫夺魂章士朋一边吹箫,一边双目注定展白,见展白闭目垂眉,趺坐在草地上,丝毫不为箫声所动,不由心中大感诧异。暗道:“此子根骨虽佳,看样子武功并无多大根底,怎能具有如此高强的定力?竟不为我的箫声所动……”
  银箫夺魂心中这样想着,吹奏的箫声却又一变:由欢愉之情,一变为悲伤愁苦之音。
  欢愉的箫声,一变为悲愁凄苦之音,就好像由春暖花开之境,一下子掉进肃杀的寒冬。冰雪封冻了大地的生机,满眼繁花被狂暴的寒风吹残,欢乐已成过去,幸福变为悲伤,那同心连理的爱侣倏然丧失了,希望没有了,充塞在目前的一切,均是令人灰心的、绝望的,好像只是一片渺茫无底的深谷,只有黑暗与空虚!
  凌风公子、眇目道人、秃顶老者等人,因功力深厚,距离较远,尚未为箫声所左右。但那跟在凌风公子身后的六名劲装佩刀大汉,却随着箫声的音律而变幻,箫声喜,他们也跟着欢欣鼓舞:箫声转悲,他们也随着悲伤唏嘘起来!
  就是定力极高的黑衣少女,因为就站在展白一侧,距离较近,竟也被箫声感染。先前箫声欢愉,她满脸欣喜之容,美得出奇的粉脸上,虽然被黑纱遮住一半,仍能见到她“眉如春山横,眼如秋水聚”眉眼盈盈,笑容如花,有掩不住的内心欣悦之情。如今,律声转悲,她眉眼间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黛眉深锁,星目含悲,满脸的幽伤哀怨,待箫声咽呜凄惋达到高潮之际,竟然掉下泪来!
  展白依然不为所动,这就使银箫夺魂章士朋更感惊奇了。“阳春薤露”“寒冬瑞雪”,连演两大乐章,竟然没有感动一个少年!
  箫声又一变,由“寒冬瑞雪”转变为“秋风霜刀”。
  咽呜幽伤的箫声,顿时变为激昂肃杀之音。
  清越激昂的箫声,愈来愈高亢,愈来愈激越,到后来竟如战马悲鸣,号角急吹,好像千军万马震天动地而来一般!
  杀伐的金音,震耳惊心,使人犹如置身于惨烈的战场。
  “呛!呛!……”一片金铁的交鸣之声,跟随凌风公子的六名劲装壮汉,竟然把持不住,纷纷抽出腰间的佩刀,互相砍杀起来!
  箫鼓声中,刀崩血现,断肢与残刃齐飞,六名劲装大汉,状如疯状,互相砍杀之间,已有三四人负伤挂彩!
  凌风公子急声喝止,竟不能阻住六名手下之疯狂砍杀,秃顶老者双眉一皱,出手如风,立刻点了六名壮汉的穴道,六名壮汉便像木雕泥塑地呆住,但一个个仍然怒目金钢般的,举刀欲扑。而且一个个身上还流着血,状极可怖……
  黑衣少女纯美的眉目之间,隐然现出一股浓重杀机,但她仍然咬牙强忍着,眉心微现汗迹,可见其已经很吃力了……
  “章兄!”眇目道人虽然双目已盲,但听觉特别敏锐,听音辨位,对附近状况了如指掌,知道银箫夺魂章士朋的“夺魂箫”,并未制住眼前少年,自己人反而闹了个狼狈不堪,当即以“传音入密”绝技,对章士朋说道:“此少年有点怪道,最好还是换个方法制住他,以免惊动老爷子!”
  眇目道人是用“传音入密”绝技,与银箫夺魂讲话,别人只能看到他嘴唇翕动,却不能听到他说些什么,惟有银箫夺魂听得清楚,但眇目道人的话反而激起了银箫夺魂的怒火,他想到自己仗以成名的“音魔夺魂箫法”,竟制不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这若传出江湖还像什么话?因此,他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把箫声更紧凑地吹奏起来!
  他箫声又为之一变,但不论他的箫声怎样变化,甚至把引人迷失本性的喜,怒,哀,惧,憎,……七情六欲,都一一演遍了,仍然不能撼动展白!
  此时,展白趺坐在草地上,五心朝天,闭目垂眉,纯美之中带着几分童稚的脸上,隐然泛起一层宝光,青山绿野,艳阳照耀之下,竟有宝相庄严,一派凛然不可侵犯的神圣气氛!
  银箫夺魂一只银箫,纵横江湖数十年,竟使当年领袖武林的“中原三老”,知难而退。此后,他功力更是大进,不过年事渐高,已略知隐晦,不复如壮年时之锋芒毕露罢了。今日,他见展白小小年纪,竟能一掌击毙陈清、陈平,轻易躲过天涯狂生三大杀招,又把天涯狂生气走,而引起了他的豪兴,想以“音魔箫法”试试展白到底有多大道行。
  不过,起初他并未全力施为,只想以“春阳冬雪”等曲谱,便自认为可制服展白。
  没想到,他连演“春、夏、秋、冬”四章,又把能迷失人类本性的“七情六欲”章节,一一演奏,展白竟丝毫未为所动,银箫夺魂又急又怒,立刻把“音魔箫法”中最厉害的“夺魂箫法”也施展出来,竟全力施为起来。
  但,展白依然未为所动,银箫夺魂不禁暗暗纳罕。心中不信暗道:“这少年明心见性,定力之强会超过中原三老?”
  银箫夺魂做梦也想不到,展白运功用以对抗“音魔箫法”的,竟是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魂天佛秘笈》所载,武林绝响的佛门正宗心法!
  想当年“只眼郎君”,受“天仙魔女”绝代尤物,以“姹女迷魂大法”所苦,走火人魔,以“只眼郎君”之绝世奇才,尚且几乎沦于万劫不复之地。多亏武当掌门“铁心大师”与少林掌教“苦水上人”,以释道两门无上大德,将他救转,他才以平生苦学所得,绘就了这本《锁骨销魂天佛秘笈》,其中炼气御魔的法术,可以说是超绝今古,能够勘破“天仙魔女”那绝代尤物的迷惑,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迷惑了的?因此,银箫夺魂的“音魔箫法”再厉害,也无法动得展白分毫!
  可是,以“天下无敌”自诩的银箫夺魂,怎肯就此甘心?他团团的圆脸上涨得通红,双目神光暴射,鼓唇作气,竟把最厉害的“音魔幻境”演奏出来!
  清越震耳的箫声,高亢入云,直可穿金破石,“呜律!呜律!”的锐音扶摇直上,袅袅然升高,升高,再升高!几乎升高至九霄银汉,倏然又四散着从高空摇落下来,一个音律,分散成成千成万个缤纷的音符,犹如天女散花般地洒落下来,“缤纷花雨”“瑞雪漫空飞舞”……甚至“天龙脱甲”“搓碎的七彩虹霓”漫空散落下来,也没有这般多彩多姿……
  凌风公子遽然色变;秃顶老者高叫了一声“速退!”抱住凌风公子的手腕,飘然后跃十数丈外!
  眇目道人知道银箫夺魂已经僵上了,暗自摇头太息,但事已至此,无法拦阻,只好随着秃顶老者退后十数丈外,以维护凌风公子……
  七彩缤纷的箫声中,宛然有无数美妙的少女,裸肢露体,翩翩起舞,春色无边……这是在少男心中的幻象。但在少女心中,却又不同,恍惚中一个比理想更完美的青年男子,在她身边软语温存,细诉衷情。他的热情,他的至高无上的爱,他的纯美,可以溶化世上任何少女的心……如果是在一个贪财奴的面前,又会现出大把的金钞,成堆的黄金,耀眼生辉的珠宝……若是一个爱慕盛名的人,在他眼前又会幻化出皇冠,帝冕,数不清的堂而皇之的大帽子……总之“幻由心生,景由心造”,那奥妙的箫声,能随各人心头所欲,幻化出你爱慕,向往,终生追求得不到的东西,显现在你的面前,几乎伸手可得。
  试想,这样针对各人心头的梦想、欲望,有谁能够抗拒?有谁能够不受引诱而不堕入他的术中?
  但,展白依然不为所动!
  这《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的佛门正宗心法,定力之强,的确不同凡响!
  可是,站在一边的黑衣少女“慕容红”,名重武林“四大公子”之中“无情公子”的胞姐,领袖北五省当今武林的豹突山庄庄主“摘星手”慕容涵的女公子,竟然失去了常态!
  只见她苗条如柳的娇躯,一阵颤抖,如玉洁白的肌肤隐泛出红晕的色彩,如远山含烟的黛眉微蹙着,似是熬受着心中的痛苦,媚如春水凝聚的眼波,盈盈欲流,又似有着说不出的欲望,脸泛桃花,娇羞之中,又现出掩饰不住的媚态……
  “哧”慕容红欲火焚身,一抬素手,把覆面黑纱扯落,顺手丢在一边!
  啊!樱唇素口,娇艳欲滴,如玉柱般的瑶鼻,更是纯美玲珑,凝脂似的浑圆下巴,就是最高明的雕刻家也无法塑出如此完美的典型!慕容红“黑衣少女”,现露了真面目,美逾天仙,尘世无觅处!
  慕容红撕落覆面黑纱,美艳照人,她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漠与娇矜,媚视烟行,风情万种,含着热情如火的欲望,袅袅婷婷地走近展白!
  “哥……我等了你好久……嗯,我想你……想得好苦……唉,哥……我爱你……”
  她热情如火,檀口微张,星目微闭,嘴中梦呓般喃喃低语,一副娇躯如扭股糖似的偎进展白怀中,一只手圈住展白的脖子,另一只轻轻抚摸着展白的脸庞……
  展白机伶伶打了一个寒颤,感到脸上微痒,睁眼一看,一个美艳无比的绝色少女,正偎在自己怀内,暖玉温香“咚!咚!咚!……”他心中立如万马奔腾一般,一股热流从丹田直冲泥丸,心旌动摇,五内如焚……
  这一下子冲破了展白“心之防线”,“音魔箫声”立刻乘虚而人,展白再也把持不住,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住黑衣少女……
  这热情如火的恋爱画面,落在狂傲无情的凌风公子眼内,使他又羞又怒,暴喝一声:“够了!”:
  这一声暴吼,乃凌风公子功力所聚,恍如平地响起一声暴雷,银箫夺魂蓦然一愕,竟停止了他那感金化石的箫声!
  暴喝声中,凌风公子恍如飘风射电,纵身跃至展白与慕容红近前,一手拉开偎在展白怀中的姐姐,一掌劈出,当胸向展白打去!
  “砰”的一声,展白不知躲闪,被凌风公子一掌打在前胸之上!
  展白坐在地上的身形晃了几晃,竟未跌倒。
  但展白心胸之间,被凌风公子千钧掌力击中,犹如受了千斤铁锤一般,内腑真气流窜,五脏翻滚,剧痛钻心,忍不住一张嘴“哇!”喷出一口鲜血!
  “啪!”一声脆响,黑衣少女一掌掴在凌风公子面颊之上,打得凌风公子一路踉跄,直斜退出五六步才勉强站住,险些栽倒!
  凌风公子俊美无比的脸上,立刻现出五个红红的指印,肿起老高,鲜血也顺着嘴角流下来!
  显然黑衣少女慕容红这一掌打的不轻,凌风公子富贵世家,娇生惯养,不要说挨打,长这么大,连恶声都未听过,这突地一记重击,大出意外,竟把他打愣了……
  黑衣少女慕容红,一掌打退凌风公子,完全不当一回事,只双眼望住展白,满脸关切之情,娇声说道:“哥……噢……你被打痛了!啊!可怜的哥……让妹看看伤得重不重?……”
  说着,走上前去,提起衣襟下摆,来为展白擦拭嘴角的血迹。
  “你走开吧!姑娘,在下自幼吃苦惯了,这点伤还不算什么!”
  谁知展白,对慕容红的柔情蜜意,竟视若无睹,摆手拨开黑衣少女,从地上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转身便走……
  “哥!等我,妹跟你一块走!”黑衣少女从后边紧紧追上,见展白只是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对她理也不理,不由急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一边紧追,一边恳求。
  凌风公子脸上虽然挨了姐姐一掌,这是他长这么大从未尝过的滋味。但这还不算使他惊奇的,最使他吃惊的是,他那终年难得说上一句话,凡人不理的姐姐,如今,竟大反常态,对一个陌生少年死追不舍。是以凌风公子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瞪视着这幕,竟忘记了脸上的疼痛……
  “红姑娘!”
  “慕容红小姐!”
  眇目道人,秃顶老者,一齐横身向前,阻住黑衣少女的去路,意思是提醒她的注意,不要忘记了身份……
  谁知黑衣少女慕容红,眼睛一瞪,喝道:“你们干什么?躲开!”
  眇目道人,秃顶老者均是武林前辈异人,在江湖上辈份极尊,虽在豹突山庄慕容府上为门客,但就是威名显赫的慕容庄主,对他二人也不敢稍存不敬。如今,黑衣少女慕容红竟呼喝下人一般,对二人呼喝起来,二人均不免一怔!
  “红姑娘!”秃顶老者双眉一皱沉声说道:“就是你自己不顾身份,我这做伯伯的,也不能让你胡来!”
  眇目道人在一旁也接口道:“姑娘!要考虑令尊在武林中的地位,不可任性而为……”
  “别哕嗦!”黑衣少女就是不听这一套,见眇目道人与秃顶老者阻在自己面前,而展白已摇摇晃晃地走出好远,忽地“野马分鬃”,双手左右一分,逼退眇目道人与秃顶老者,飞身向展白追去,一边口中叫道:“哥……等我……”
  眇目道人,秃顶老者万也想不到黑衣少女,慕容庄的大小姐,竟会向二人出手攻击,而且慕容红这一招“野马分鬃”,又施用的凌厉无比,在其无备之下,这武林声望极高的两大高手,竟被逼退了两步,二人不由老脸一红,不约而同地,双双腾身,又阻在黑衣少女面前!
  黑衣少女见二人又挡在自己面前,竟如小孩撒娇般地哭叫道:“躲开!躲开!我不要你们管……”
  一边哭叫,一边竟用手把身上的衣服,一条条地撕扯下来!
  黑衣少女手法极快,三把五把,已把身上一袭黑线绸衣扯碎,随着她纤手扬处,条条碎绸如一群黑色蝴蝶随风飞散,把她一副纯美无比白玉羊脂般的胴体,立刻呈现了出来!
  秃顶老者瞠目失色,慌忙后退。他年逾知命,武林盖世,大江大浪的场面见多了。可是,从没有一次事件的演变会像这一次,做梦也想不到的突然,致使他无法应付,不敢再上前阻拦,连忙后退不迭,尴尬万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