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4
  直到“南海少君”神龙太子率众走了很久,被吓怔的群雄才发出一阵嗡嗡声。群雄纷纷议论,各找对象抒发己见,以致人声嘈杂,广大院落,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纷纷发言。茹老镖头与雷大叔及“太白双逸”在一起,茹老镖头望了望长眉深锁的雷大叔,忍不住问道:“看来这‘南海门’已成了气候,竟当众向天下武林挑战了。”
  “太白双逸”齐声附和道:“不简单!今后中原武林,恐怕又要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雷大叔深锁双眉,频频摇头,忧形于色道:“值得忧虑。不怕‘南海门’势力浩大,怕的是中原武林各门各派成见太深,不能精诚合作,难免被各个击破……”
  在旁边的“酒丐”方弼,举起铁葫芦,仰脖子灌了一口酒,用手一抹嘴上酒渍,道:“雷疯子大有见地。常言道团结才能发生力量,那咱们在场之人,今天就来个‘歃血为盟’共同对抗‘南海门’,雷疯子意下如何?”
  雷大叔黯然一笑,未置可否。因为雷大叔看得出,凭眼前这些人物,决不是“南海门”的对手,况且武林四公子各存异志,都有领袖群伦的野心,却没有领袖群伦以抵抗“南海门”的能力。可是他不好意思当面说出,只有一笑置之。
  “疯丐”褚良也过来,插口道:“总之,我们中原武林要与‘南海门’一拼,绝不能甘心俯首称臣。”
  “活死人”死眉塌眼地道:“老叫化壮志可嘉,可是不想一想,眼前自命不凡的英雄人物,除了展兄弟一人,有谁是‘三煞’‘四凶’的对手?何况还不知‘南海门’有多少成名高手尚未露面?”
  雷大叔望了望展白,脸上忧色更重,但仍未发言。
  “安乐公子”突然大步走了过来,道:“展兄武功进境之速,实有“士别三日,令人刮目相看”之感。就凭展兄一人便可独战“三煞”“四凶”,那么我们这般人,就是再不济,抵挡其二三流脚色,总不成问题了吧?”
  展白一拱手道:“承蒙云铮兄谬奖,在下实不敢当。况且,在下与人有约,从此不再过问江湖是非,最好是不要把在下算在内。”
  “祥麟公子”也走了过来道:“展兄大可不必为空言约束,何况临阵还可再向‘三煞’挑战,以雪当日一掌之辱……”
  展白颇为不悦地道:“金兄此话不知是恭维在下?还是挖苦在下?展白虽是武学末进,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在下亲口答应人家的话,岂能说了不算数?”
  见展白着恼,“祥麟公子”脸孔微微一红,忙道:“请展兄不要误会,祥麟只为大局设想而已。”
  “死活人”突地一拍手,道:“有了。”
  他这一声,喊得声音很大,好像有什么重大发现似的,众人一齐诧异地转脸望着他,只见他用手在脸上一抹,摘下一个人皮面罩来,众人再一看,只见他白面微须,相貌清奇,哪里再是那种死眉塌眼的死人像?
  众人齐皆一愕,想不到“太白双逸”是戴了人皮面具,尤其茹老镖头、慕容红及展白等人,与“太白双逸”相聚甚久,竟也没有看出来。
  “死活人”不管别人瞧着他发愕,喜悠悠地向展白道:“小恩公戴上这人皮面具,再不会有人认出,便可堂堂皇皇地参加九九重阳英雄大会,到时候给‘南海门’一个大大的打击…”
  展白却不用手去接那人皮面具,只淡淡地道:“就算别人认不出来,展白.也不能违心做事。”
  他这话斩钉截铁,毫无转圜余地,众人不禁尽皆默然。
  雷大叔在一旁点头,赞叹道:“当真是跟他死去的父亲,一个样的脾气……”
  樊素鸾在一旁冷冷地说道:“不知通达应变,实是迂腐得不近人情!”
  展白周身一颤!这话对他刺激不小,“豹突山庄”水牢之中的订交,他心中把樊素鸾当一个知己朋友看待,如今樊素鸾竟也说他做得不对,他只觉自己凭良心做事,诚实无欺,不欺人也不欺己,这误解使他心中发痛,不由颤声道:“樊素兄……樊姑娘,展白凭天良做事,不知有何不对?”
  樊素鸾现下仍是男装,展白口急不知怎样称呼她才好,说完之后,一双大眼睛直直瞪着樊素鸾的粉靥,似是等着她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樊素鸾玉面泛红,因展白的称呼使她在人前有尴尬的感觉。但她素以男儿作风,减少她忸怩之态,闻言爽朗一笑,道:“现在数你武功最高,也惟有你可抵挡‘南海门’的高手,挽救中原武林的一大浩劫,惟有你方能胜任,这乃是空前义举,你有力为之却不为,而甘愿受空言约束,岂不是迂腐不近人情?”
  这话义正辞严,在场之人听了无不动容,展白也不由羞愧得低下头去。
  展白心中左右为难,正如樊素鸾所说,救武林浩劫,乃是空前义举,自己既自认是侠义道的人物,见义便不能不为。可是,大丈夫也讲究一诺千金,自己亲口答应人家的话,岂能反悔?
  群雄望着展白,一言不发,乱哄哄的院中,那么多人,竟一齐停止了讨论,百十道眼光一齐望着展白,都期望着他的决定,“是”,还是“不”?仿佛整个中原武林的命运,却系在展白一人身上了。
  展白沉思有顷,抬起眼光,见众人都在期望着他的回答,他猛然了解自己使命的重大,当真是“天下安危系于一身”。他猛地灵机一动,道:“展白一个武学末进,承蒙诸位武林前辈如此看重,实在使展白感激莫名,何况大义当前,就是要展白赴汤蹈火,展白也万死不辞!”
  他说至此顿了一顿,见群雄一眼不眨地望着他,广大的庭院之中,当真是绣针落地可闻,他又继续说下去,道:“可是,展白亲口答应人家,不问江湖是非,想众位也均是侠义道前辈,必定知道立身江湖,当以信义为重。在此种情形之下,展白裹足不前,正如樊兄……樊姑娘所责备在下的,便是不义;但展白如果违背约言,去参加英雄大会,便是背信。不义和背信,均是展白所不取,这一点想诸位先进必定可以谅解。”
  展白说至此处,群雄脸上一片迷惘之色,不知展白话中真意究竟为何?但也就更注意地听下去。
  展白继续滔滔地说下去,道:“在下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但需征求雷大叔的同意。”
  众人的眼光,不约而同地一齐转向雷大叔。
  雷大叔此时感动得热泪盈眶,他从展白的守正不阿及“只见一义,不见生死”的胸襟,仿佛又看到展白父亲——他结义盟兄“霹雳剑”展云天的影子。
  见展白要请求他的同意,他毫未考虑是什么事情,让热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也未擦,应声道:“孩子,你说下去。”
  展白见雷大叔嘉许的眼光,给了他自信和勇气,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没有错的,于是接下去道:“正如‘安乐公子’云铮兄所说,在下武功进境神速,但诸位知道为什么在下武功会进境神速吗?”
  群雄眼里又流露出疑问之色,谁知道展白为什么会武功进境神速?
  展白却接下去道:“那是因为雷大叔赠送了在下一本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魂天佛秘笈》所致!”
  展白此言一出,群雄哗然。均不禁欺身上前,纷纷言道:“此一奇书,现在何处,能否取出一观,给大家开开眼界?”
  “拿来给大家看看。”
  “书在哪里?”
  “拿出来……”
  纷纷叫嚷,乱成一片。
  雷大叔也不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还不明白在这种场合,展白为什么把这一大秘密透露出来?
  展白此举,实在是不智之极。
  果然“崆峒四丑”已首先发难,大丑“天残”,独目凶光暴露,一探鸟爪的双掌,腾身向展白怀中抓来。
  一边嘴中喝道:“不要这般吞吞吐吐,拿出来瞧瞧吧。”
  展白也估不到,这般自诩为侠义道的人物,贪心竟是如此之大。一语说出,立刻群相抢夺。
  就在他微一愕神之际,大丑“天残”的双爪,已挂着劲风,抓住他胸前不及一尺之处。
  展白微愠,双指一敲,一式“大擒拿手”的“横雪断峰”,猛向大丑“天残”双爪点去。
  大丑“天残”如触蛇蝎,伸出的双爪疾缩,人也跟着暴退一丈开外。
  饶他退得快,双臂“曲尺”穴上,也被展白指风扫中,只痛得他暴睁独目,甩着双手连连呼痛不止……
  展白一招逼退大丑“天残”,昂然道:“诸位还是老老实实的站着,听在下说下去吧。”
  众人这时才想到展白可以独战“四凶”,如果真要出手硬抢,可以说无人会得了好处。
  展白见众人一时不敢上前,才又接下道:“展白为了守信,不能参加英雄大会。但是,眼看‘南海门’肆虐,中原武林面临浩劫,又不能不尽一己之力,设法消弥,因此之上,展白想把《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上的奇绝武学传给诸位,使诸位有能力对抗“南海门”,这样,也不需要展白亲自出面了。”
  展白此言一出,群雄愕了。
  天下哪有这样毫不自私之人,竟肯把别人珍视密藏都来不及的武林秘笈公诸武林?
  展白又道:“可是,这《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乃是雷大叔所赠,在未公诸武林之前,先要征求雷大叔的同意。”
  展白说至此处,一回身向雷大叔深施一礼,道:“大叔,您对小侄的造就之恩,可说是天高地厚,为了挽救武林浩劫,您不会怪罪小侄鲁莽无知吧?”
  雷大叔脸上老泪纵横,伸手搀起了展白,道:“起来,贤侄,你使大叔感到骄傲,老夫终生未娶,能有你这么一位贤世侄,可以说是百年之后,死而无憾。而且,老夫也为我那死去的结义盟兄,你的父亲感到骄傲,虽然他行侠仗义一生,死得不明不白,但在九泉之下,见到贤世侄你克尽他未竟的志愿,他就是死在九泉之下也该感到莫大的安慰了……”
  雷大叔说至此处,顿了一顿,见展白眼中泪水也在打转,觉得此时不宜伤感,忙把话题纳入正轨,道:“方才贤侄所为,正合老夫心意。只是那本《锁骨销魂天佛秘笈》,贤侄千万不能公开,以免引起无谓的争端,而且,那东西也实在害人,不是定力甚高之士,万万不能入目的。现在你只要把上边的武功,摘要传给大家也就是了。”
  雷大叔此言一出,对雷大叔的开明,众人无不感激,但也有稍微的失望,因为雷大叔这样一说,这相传二百余年的天下第一奇书,是看不到了。
  展白又向雷大叔施了一礼,然后从容向群雄道:“就遵照雷大叔所示,只要众位领受得了的,展白绝不藏私,只是原书不能公开,事实上那本秘录实在也诱惑太大,就算定力甚高之人,看了也无法自持。”
  雷大叔以衣袖拂去脸上感动的热泪,道:“现在距离九九重阳英雄大会,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诸位如果相信得过,就请安排地点,要展贤侄传给大家‘天佛绝学’吧。”
  众人一片欢呼,少心机的人,认为这是百年难遇的奇遇,雀跃不已。
  展白一片为公众的好心,却不知在暗地里已蕴藏了一次巨大的风暴。
  当雷大叔提出安排展白传艺之事,“端方公子”与“安乐公子”以地主的身份出面为众安排一切。
  包括场地及众人起居安息之处,在“穷家帮”的弟子奉命办理这些事务,忙得乱哄哄的时候,七大门派的人,纷纷告辞走了。
  “虎目尊者”及“神拳打井”武震飞要赶回少林寺以观究竟,其他各门各派,说要回山再去约请门下高手,共谋义举,少者三五日,多者十数天当可赶回……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
    第五十章 八荒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