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五十章 八荒风雨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章 八荒风雨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4
  “太仓之鼠”不由一愕,道:“你二人这算哪门子武功?”
  “活死人”死人眼一翻,道:“尊驾是‘老鼠打洞’,我兄弟是‘老鼠钻洞’,可以说是半斤八两,如果尊驾不服气,可照我们弟兄的样子重来一个。”
  一时之间,“太仓之鼠”没有答上话来。
  蒙人装束的“沙漠之狐”突然厉声道:“用不到狡赖,再看老拙的。”
  说罢,双指一捻“岗!”的一声,把手中一患念珠当中捏断,顺手往上一竖,那当中穿一根黄色绒绳,一百单八颗念珠,在“沙漠之狐”手中,竟然如一根棍棒一般立了起来。
  本来内家功力练到火候的武林高手,内力贯注之下,把一根绳子立在掌心,并不算大困难。但这“沙漠之狐”立在掌心的却是一百零八颗滚圆的念珠,其当中仅是穿一根非常细软的黄绒绳毫无着力之处,而且念珠乃是产自漠外的胡桃木所制,坚逾精钢,圆滑无比,多达一百零八颗,能够笔直地立起来,那要比单是在手中立直一根绳子要困难多了。
  因此“沙漠之狐”这一手,表面上看起来毫不惊人,但事实上可比“阴山之狼”、“太仓之鼠”刚才所表露的那两手要高明多了。
  谁知这还不算完,“沙漠之狐”把一串佛珠笔直地立于掌心,迈步绕了一个圈子,把立于掌心的佛珠给群雄看了一遍,道:“看准了。”
  喝罢,只见他鼓腹纳气,青袍子,红坎肩一齐膨胀起来,嘴中暴喝一声:“起。”
  一百零八颗佛珠,竟如一串流星一般,在他喝声中挨个飞起,挂着丝!丝!破风之声,直射向寥寥星空。
  众人目瞪口呆,像这种手掌不动,完全凭内力把立于掌中的一百零八颗佛珠一一震飞,的确是前所未见。
  就在众人震惊之中,“沙漠之狐”手中一百零八颗念珠,一齐飞向半空,只剩一根绒绳,仍然在他掌中笔直地竖立着。
  接着“唰!唰!唰……”一连串微响,说也奇怪,那飞向半空的念珠,又一一落下,一个不少,仍然穿进那竖立着的绒绳之中。
  这哪里是练武功,分明近似邪法了。
  众人情不自己,哄然喝起好来。
  “沙漠之狐”似是非常得意,口中“哈!哈!”欢啸了两声,再次运气,青袍子,红坎肩又鼓了起来,竖立在掌中的一串念珠,再次升起。
  就这样一起一落,接连来了三次,喝彩惊噫的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极为轻卑的嗤笑。
  这笑声显然是嗤之以鼻,声音不大,且是在乱嚷之中,竟然听得非常清楚。
  “沙漠之狐”正在兴头上,突然听到这一声极轻卑的嗤笑,倏然收住手上的念珠,怒喝道:“是谁讥笑老拙?何不现身出来。”
  应声走出一个俊美少年,只见他面含微笑,步态安祥,虽然年纪轻轻,却隐然有一代宗师的风度。
  众人一看,正是展白!
  “沙漠之狐”先已见过展白一掌震退“太仓之鼠”,现在见展白走向前来,心中一紧,立刻单掌上提,护住胸前,蓄势以待。
  展白却极为轻松地一笑,道:“请问阁下手中这一串念珠,共是多少颗?”
  “沙漠之狐”微微一愕,自己紧张了半天,估不到展白会问出这不相干的问题。但嘴中仍答道:“老拙这串念珠共是一百零八颗,小兄弟有何见教?”
  展白道:“恐怕不对吧?”
  “沙漠之狐”一愣,道:“有什么不对?老拙这串念珠随身携带了五十余年,难道多少颗还数不清楚。”
  展白仍然面含微笑,不紧不慢地道:“以在下眼光看来,阁下这串念珠恐怕不够一百零八颗。”
  “沙漠之狐”被展白一言提醒,再留神一看,手中念珠果然少了十数颗。
  “沙漠之狐”心中一凛,想不到自己真力贯注之下,念珠会被人家取走,而自己竟茫然不觉。
  眼前之人,都是大行家,见到此种情形,不由齐都一噱。
  “沙漠之狐”先是一窘,继之大怒,暴吼一声,抖手甩出一颗念珠,直向展白面门打来。
  念珠飞旋而至,中空兜风,发出一声震耳的尖啸!
  展白单掌一撩,想把打来念珠震飞!
  没想到飞奔而至的念珠遇到强劲的掌风一阻,在半空停了停,倏然一阵急旋,不但没有被震落一边,反而加速地向展白面门袭来!
  这真是大出意料的事,“沙漠之狐”发出的这颗念珠,竟能穿破展白神鬼皆惊的内家真力?
  幸亏展白“千幻飘香步”、“五色无相身”已练到意与神会的地步,一掌未能把急袭而来的念珠震飞,身上反应立生,倏然一个急旋,啸声震耳的念珠擦面而过。
  展白暗道一声:“好险……”
  “沙漠之狐”更没想到距离如此之近,又是在展白不明底细的情况下,仍能躲过自己专破内家真力的“追命神珠”心中不由一凛。
  但也不由更怒,叱道:“小兄弟,真有你的。竟能躲过老拙的‘追命神珠’。再来三颗尝尝。”
  喝罢,抖手又打出三颗念珠,三声锐啸,震耳嗡鸣,成“三星在户”之势,一字形向展白胸前飞来。
  展白第一次不知道这蒙古老人的念珠厉害,举掌去封,险些吃了大亏。这次知道了念珠可破内家真力,不再出掌,实施“无色无相身”法,虽然“沙漠之狐”这次三颗念珠一齐出手,每颗念珠之间间隔三尺,三颗念珠广罩一丈范围,反而让展白轻易躲过。
  突听一声娇叱道:“好个不要脸的蒙古鞑子。展哥哥不还手,你便打起来没完了。现在让你自己也尝尝‘追命神珠’的味道。”
  接着,两声震耳尖啸,反向“沙漠之狐”射至。
  “沙漠之狐”大惊失色,顾不得再去打展白,自己又知道“追命神珠”的厉害,赶紧用了一个“就地十八滚”的招式,直滚出一丈开外,才挺身站起,虽然躲过了两颗“追命神珠”,但已经闹了个灰头土脸。
  众人一起注目,原来是婉儿打出了两颗“追命神珠”。
  众人感到奇怪,不知婉儿手中,怎么也会有“追命神珠”?
  事实上,婉儿手中的“追命神珠”是在“沙漠之狐”当众表演“神珠归位”手法时,婉儿突发奇想,以“搜魂指”神功的“吸”字诀,暗地里吸到手中十数颗。
  因“沙漠之狐”兴高采烈,且万也想不到自己玩弄高强手法时,会有人在暗中捣鬼。众人也因为被“沙漠之狐”高强手法所吸引,注意力完全放在“沙漠之狐”手上那串笔直立着的念珠上面,任谁也没有发觉婉儿在一旁做了手脚。
  独有展白神目如电,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又见“沙漠之狐”手中少了念珠,仍不自知,还在那里洋洋得意地卖弄,不由得发出声嗤笑。
  “沙漠之狐”恼羞成怒,拿“追命神珠”连环打向展白,展白已知“追命神珠”可破内家真力,一时之间无法还手,婉儿担心展白安危,故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拿“沙漠之狐”的“追命神珠”,去打“沙漠之狐”。
  始终默然站在一旁,形如僵尸的“葱岭之鹰”,不由怒从心上起,阴森森地叱道:“丫头,你找死。”
  喝声中,一记“枯骨掌”猛向婉儿迎面拍出。
  “葱岭之鹰”又名“葱鹰叟”,他这“枯骨掌”厉害非凡,乃是运集“九阳魔火”,苦练了数十寒暑而成的。而且在练这种掌功时,在身前要生上极为旺盛的炉火,把双掌放在火苗上炙烤,一边运集本身“三昧真火”与外火相抗。功成之日,双掌可变成焦黑,如果打在人的身上,可使人骨焦糊而死,故名“枯骨掌”,端的厉害无比。
  “魔鬼岛”恰巧有一座活火山,常年不断向外喷火,这种“地心火”不知又要比普通炉火热度高多少倍,“葱岭之鹰”就在这火山口上,苦练了三十年,所以,他的“枯骨掌”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且双掌已变成白骨,甚至连他本人也差不多像僵尸了。
  只见他“枯骨掌”施出来之后,虽在星月光辉之下,仍然泛起一片蒙蒙红光。
  婉儿不知厉害,见“葱岭之鹰”一掌向她杀来,双掌一扬,一式“微风拂弱柳”,向来掌迎去。
  双掌尚未击实,婉儿突感一阵极热的热风,迎面刮过,全身一颤,立感头烧欲裂,周身骨节里仿佛突然浇了一锅热醋,又酸又烧,奇痛无比。
  婉儿暗道一声:“不好。……”
  再想回身躲避,已经是力不从心,娇躯向下一软,人已昏了过去。
  “葱岭之鹰”怪笑着,一只白骨嶙嶙的手掌,又加快了速度,向婉儿面门上按了下来。
  眼看老魔头辣手摧花,这一掌下去,婉儿娇美如花的一张粉面,就要变成血糊一团……
  “住手。”
  突然一声暴喝,紧接着一股巨大掌风劲流,向着“葱岭之鹰”如山涌至。
  “葱岭之鹰”心中一凛,猛然错掌,施展“僵尸跳”怪异身法,肩不摇,腿不弯,直挺挺地横跃一丈开外。
  展白一掌逼退“葱岭之鹰”,见婉儿粉靥火红,犹如血巽,娇躯摇摇欲倒,他不顾一切腾身探臂扶住了婉儿。
  展白的手方一扶到婉儿的身上,就如触到一个红火炭一般,热得烫手,不由大吃一惊,也顾不得婉儿在名份上如今已是他的小姨,立刻伸手连拍婉儿前心后心七大重穴,以保住婉儿的心脉,不致被魔火热断……
  雷大叔、慕容红、“凌风公子”、“端方公子”以及随“凌风公子”前来的长发披肩的老者“漠外神君”赫连英,都是最关心婉儿的人,一见婉儿负伤颇重,一齐赶过来。
  雷大叔一见婉儿伤得不轻,立刻暴怒,“天佛掌”一记绝学,挟破空掌风,猛向“葱岭之鹰”砍去。
  “葱岭之鹰”嘿嘿冷笑,“枯骨掌”运至十成,向雷大叔掌势迎来。
  掌风未到,雷大叔先感热风扑面,心中一凛,知道对方掌风毒辣,不敢让掌风接实,身形电闪,飘出五尺。
  “凌风公子”及慕容红,双双扑上,亦为“葱领之鹰”奇热掌风逼退。
  “端方公子”运出家传绝学“混元指”功,屈指猛点“葱岭之鹰”三阳大穴。
  “葱岭之鹰”怪笑连连,“枯骨掌”施展开了,热流激荡,无人敢攫其锋。
  “阴山之狼”见多人围攻“葱岭之鹰”大吼一声,以他“掌刃切木”的功夫,立掌如刀向“端方公子”肩上砍来。
  这“阴山之狼”心计过人,他见“端方公子”自承是“穷家帮”掌门,便立了“擒贼先擒王”的打算,想先把“端方公子”拿下,就不难使“穷家帮”就范。
  但他一攻向“端方公子”,“穷家帮”的“风尘三丐”为首的丐帮长老,一齐出手向他攻来。
  “太仓之鼠”、“沙漠之狐”先后出手,这边群雄也纷纷加入战围,刹那之间,混战成一片。
  展白一手扶住婉儿的纤腰,一手按住婉儿前心“乳中穴”,运集《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绝学中疗伤大法,使真力不断从掌心涌出,源源输入婉儿体内,以为婉儿逼出深入内脏的热毒。
  所以,对眼前的一场混战,他也无心一顾,只全神贯注在婉儿身上。
  展白起初只是心急婉儿受伤,没有任何考虑抢上前来,一手抱住摇摇欲倒的婉儿,拍了婉儿身前身后七大重穴,然后一掌按在婉儿前心“乳中”穴上,以自己纯厚内力为婉儿驱热疗伤。
  他望着婉儿醉人的容颜,想起自己穷途末路,身负三处刀伤,又兼重病倒卧在松林路旁,被婉儿之母“慕容夫人”救回“豹突山庄”,卧病在床的情景。
  他又想到:在天边染满了鲜艳晚霞的黄昏,二人在静空之中,互诉家世,娓娓清谈,婉儿的娇憨天真,妙语如珠,青春少女无忧的笑声,给他尝尽人世炎凉的苦闷心灵,带来了多少安慰……
  他也想起,“凌风公子”要把自己丢出室外,她想尽办法为自己缓颊,“豹突山庄”血战之后,她冒着被父亲责骂,引自己脱离险地,以后自己离开济南,她匹马天涯来寻找自己。在“兴隆镇”,自己伤在“血掌火龙”掌下,她奋不顾身相救……一切的一切,笔难胜书,只使他感到“美人恩深深似海”。
  “展哥……小侠。”
  展白耳边突然响起莺声呖呖,把他从绮思遐想中惊醒,回头一看,原来是“江南第一美人”金彩凤,不知何时已来在他的身边,正用一双美目紧望着他和昏迷的婉儿。
  未等展白答话,金彩凤又道:“婉儿姑娘的伤,不要紧吧?”
  展白看出金彩凤眼光中似有一丝妒念,但婉儿伤重,使他不暇别想,只剑眉一皱道:“很严重……”
  突然数声惨嗥,把展白的话打断,二人同时愕然惊视,只见场中已有数人倒卧血泊之中。
  原来“黑道四凶”武功高强手段毒辣,群雄虽然人多,但仍不是四凶的对手。
  “穷家帮”弟子死伤惨重,“武当三道”有二道负伤,“点苍双剑”死去一剑,“法华南宗”“七步追魂”阵亡,连少林罗汉堂首座“虎目尊者”都中了“葱岭之鹰”的“枯骨掌”。
  眼见一干侠义道群雄死伤惨重,而“黑道四凶”犹如四个凶煞恶鬼,怪啸狂笑,招招杀手,展白心中又急又怒。
  可是,他此时正以内力为婉儿疗伤,眼见婉儿鬓角鼻尖微微见汗,秀美的脸上痛苦之情已见减小,身上的热度也渐渐退去,假如自己此时放手,可能会落个功败垂成。
  但也不能眼看着一干侠义道群雄,引颈就戮,而自己不加援手啊。
  同是救人,但救此必失彼。
  这使展白大大地为难……
  就在展白这犹豫难决之际,突见“太仓之鼠”以“缩筋魔功”接连向雷大叔攻出三大杀招。
  就在雷大叔危险万状之间,“葱岭之鹰”一掌又劈翻了两名“穷家帮”弟子,嘿嘿阴笑着,举掌向雷大叔头顶“百会”重穴拍去……
  展白一见大急,把婉儿交给金彩凤,急道:“请你照顾她一下,用掌心按住她‘乳中’穴上,输以内力,为她驱出体内热毒……”
  此时,雷大叔奋力劈出一掌,逼退“太仓之鼠”,身形接连转换了三个方位,仍然未躲出“葱岭之鹰”那“枯骨掌”一大杀招的威力范围。
  “葱岭之鹰”僵尸似的身材,如影随形,跟定了雷大叔,待他那一掌飘忽拍至一个有利的部位,雷大叔已无法躲闪,他“枯骨掌”又加了几成力道,猛然压了下去。
  一边口中发出如狼嚎似的桀桀怪笑……
  展白赶救不及,贯足了内力,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喊,因为是展白全身功力之所聚,竟如平地响起一个焦雷。
  只震得万木落叶,数丈之外的大厅,窗摇壁动,众人耳鼓更是如受铲击,嗡!嗡!哄鸣不已。
  这一声大喊,有似佛家至高无上的禅功“狮子吼”,不但“葱岭之鹰”住了手,而且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展白大步走上前来,俊目如电,扫射了一眼惊视着他的众人,然后双脚叉开,巍然如山岳般地挺立当场,朗声说道:“四位自称‘域外四凶’,果然心狠手辣,无端杀伤多人,如再不适可而止,说不得展白要给四位一点教训。”
  展白此言一出,四凶倒有三凶仰天发出一阵狂笑。
  显然他们未把展白放进眼内。
  “沙漠之狐”是阴笑,“太仓之鼠”是冷笑,“葱岭之鹰”是怪笑,三种不同的笑声,犹如一个三重奏,但俱都杀气逼人。
  只有“阴山之狼”没笑,他一举手止住三凶的笑声,面向展白道:“小兄弟莫不就是一人力战‘海外三煞’的‘无情碧剑’展少侠?”
  展白道:“区区不才,正是在下。”
  “域外四凶”同时一愣,在他们甫到中原时,即听“南海门”的人说,中原武林有绝顶高手,身背“无情碧剑”,名叫展白,曾一人力战“海外三煞”。
  “域外四凶”总以为“无情碧剑”展白,一定是隐遁世外的前代高人,但没想到展白会如此年轻。
  因此,展白第一次出面,一掌震退“太仓之鼠”,且自报姓名,他们四人都未曾注意到,眼前少年即是“南海门”认为克星的“无情碧剑”展白。
  展白第二次出面,这一声大喝,显示出内力之雄厚,其他三凶尚未发觉,只觉眼前青年人内功不弱,但就凭展白这点子年纪,面向“黑道四凶”卖狂;以“黑道四凶”的武功及身份来说,实在忍不住嗤之以鼻。
  可是,“阴山之狼”比较心细,展白两次报出名字,他陡然记起在“南海门”听到的传说,故而拦住三凶发笑,待他证实了眼前少年,果是“无情碧剑”展白时,心中不由微凛。
  以他“掌刃切木”的功夫,运集了七成功力,掌刃如刀,唰!地一声,向展白砍出一掌。
  展白微微一哂,“天佛降魔掌”运了六成,轻飘飘一掌向来势迎去。
  “砰!”的一声暴响,“阴山之狼”当场被震退五步。
  展白却稳立如山,纹丝未动,只那青衫下摆,拂拂摆了数下。
  “葱岭之鹰”大喝一声,“枯骨掌”运至十成,双掌猛然向展白的胸前推去。
  掌风狂啸,一片耀眼的红光。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