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域外四凶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九章 域外四凶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4
  展白突以“弹水成丸”的手法,将数滴酒向窗外弹去。
  现在展白贯通了《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绝学,内力激增,几滴酒以指弹出,竟然破风嗡鸣。
  这份功力,的确可使群雄瞠目。
  酒丸破窗而出,窗外传来一声闷哼。
  大厅内群雄一乱……
  “酒丐”、“疯丐”不约而同,双手一按桌面,身形电射而起,半空中一掌震开窗框,两条身影如灰鹤横空,翩然穿出窗外。
  窗外传来轰然两声大震。
  只震得窗碎壁摇,接着传来“酒丐”、“疯丐”二人的怒叱之声。
  “朋友是那道而来?竟然敢到穷人祖师堂来撒野?”
  一阵震天豪笑响起。
  笑声一住,听到一种似是从地狱里吹出来的寒风一样,阴森的语调说道:“远道而来。中原武林俱已称臣,难道你们这些吃剩菜的孙子们,还敢扎刺吗?”
  众人一听,纷纷离身掠出厅外。
  星月光辉之下,院落里与“风尘三丐”对面而立,一字排开,有四个老人。
  一个蒙人装束,青袍子,红坎肩,脚登踢死牛般尖大皮鞋,生得凶眉恶眼,手里提着一挂念珠。
  一个身高膀阔,神态非常威猛,虬须绕颊,一脸的横肉,秃脑门在星月交辉之下,隐隐放光,身上穿的却是一件缀领的宽大长袍。
  挨下去是一个面目黝黑的干枯小老头,人生得矮,而且缩肩驼背,一颗脑袋生得甚小,但双耳却大得出奇,耳轮几乎过顶,穿了一袭灰衣,就像多年陈仓里大老鼠成精,披了一件人衣一般。
  这相貌如鼠的老人在脑门正中长了一个大包,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走路不小心在门框碰的?
  最后一名,鹰鼻鸡眼,神色十分阴鸷,脸色灰白,犹如败革,垂手站立一边,不言不动,仿佛一具僵尸。
  看这四人的长像,已经是山海不经,丑怪得刺眼。再听所说的话,更是狂傲绝伦。
  而且一个个双眼神光暴射,看样子都是内外兼修的武功高手。
  “酒丐”与“疯丐”二人闯出窗外时,已领教了对方的掌力,只觉对方掌力大得出奇,各自接了一掌,只觉气翻血涌,身形落地调息了一阵子,仍感五脏生痛,好在仗着大援在后,并未气馁。“疯丐”仰天打了个哈哈,道:“朋友既是专为我们穷人而来,可否报上个万儿来?也让我们穷人长长见识?”
  虬须绕颊的高大老者,以极为卑视的眼光瞥了“疯丐”一眼道:“连我们老哥儿四个都不认识,可见你们这些穷要饭的都是井底之蛙。”
  “酒丐”接口道:“井底之蛙也罢,海底之蛙也罢,好歹报出个名来,这般吞吞吐吐莫非是名字见不得人?”
  瘦长阴鸷的老者,双目陡睁,两道碧绿的目光暴射如电,嘿嘿阴笑道:“我老人家的名,不入活人耳朵,听到我老人家的名之时,便是你等丧命之日。”
  “疯丐”、“酒丐”同时一哂,道:“夜风大,别闪了舌头……”
  瘦长阴鸷老者,突然打断了疯、酒二丐的话,从牙缝里崩出来四个字:“葱岭之鹰。”
  高大威猛,虬须绕颊的老者,接口道:“阴山之狼!”
  面目黝黑的枯干小老头,道:“太仓之鼠。”
  蒙人装束的老者也接口道:“沙漠之狐。”
  “疯丐”仰天大笑道:“大话吹得山响,说了半天,不过是些狐鼠之辈……”
  “疯丐”话未说完,自称为“太仓之鼠”的干枯小老头,双耳一耸,突然厉叱道:“臭要饭的找死。”
  “死”字出口,双手一翻,掌背朝外,正反两掌,猛向“疯丐”双颊劈来。
  “疯丐”陡喝一声:“来得好。”
  一式“叫化四方”双掌向来势迎去。
  “啪!啪!”两声暴响,“疯丐”当场被震退五步。
  众人齐吃一惊,以“疯丐”的功力来说,身列“穷家帮”三大长老之一,堪称为武功一流高手,没想到被这个称为“太仓之鼠”的瘦干枯老头,随手一挥,便震退五步。
  事实上,这突然现身的四个形貌怪异的老头一报出名字,年轻的一辈还不知道厉害,但老一辈的人物,心中俱自一震。
  因为这四个名字,虽在江湖上已有二三十年没听人提过,但在三十年前却是震惊武林的四个邪道高手。
  听其话中之意,显然四个魔头已与“南海门”合了伙。
  这一来,“南海门”无形中又增加了实力,而且依照四个魔头当年所作所为看来,毒辣阴狠比“南海门”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原武林人士的命运,更是不堪设想。
  所以,无不紧蹙双眉,暗暗担忧……
  就在群雄心思电转之际,眼睁睁见“太仓之鼠”二掌把“疯丐”震退,不管疯丐在一边鼓着眼睛发愣,他上前一步,双掌在胸前一立,跨马蹲裆,向众人扬声叫道:“方才是哪个小子,用绿豆招呼老夫?还不出来受死。”
  原来他脑门上那一个大包,是被展白“以指弹酒”打伤的,他却以为人家用的是绿豆,而且至今还不知是被谁打的,故而出面喝问。
  展白微微一笑,从人群中缓缓走了出来,道:“区区展白,但那不是绿豆,而是隔窗向老前辈敬的一滴水酒。”
  “太仓之鼠”听出展白语含调侃,蓦然暴怒,把运至巅峰的掌力,翻手一甩,仍然用“反背掌”,掌背向外,猛向展白迎面劈来。
  这种舍掌心不用,而以掌背攻敌,与一般武林名家的掌法大相径庭。但他掌力劈出,锐啸牛鸣,力道竟是大得惊人。
  显见他是积怒而发,比刚才震退“疯丐”的一掌,更加了几成方道,想一掌把展白立毙掌下。
  展白看出他掌力奇大,不在“海外三煞”之下,但展白有心煞煞对方的锐气,“天佛降魔掌”运了七成功力,轻描淡写迎着对方掌力拍去。
  “砰!”
  一声暴响,余力四射,尘沙飞扬。
  这回却是“太仓之鼠”被震退了五步。
  展白犹如玉树临风,站在那里纹丝未动。
  只因“太仓之鼠”野心勃勃,完全没有多想,只知吃了展白的亏,便要报复。一掌被展白震退,不由更形激怒,稍为愣了一下,立刻运起更为歹毒的一种武功,名为“魔功”。真力贯注之卞,只听他周身骨骼“叭!叭!”一阵暴响,身形顿然矮下去了半截。
  他身量本就不高,这往下一缩,身高已不及三尺,但两条手臂却突然暴长了一尺,这一来,他的手臂也有三尺长了,而且整条手臂却变成了黑色,身矮三尺,加上他那副尊容,面目黝黑,双耳过顶,这倒不像鼠,而像一个大马猴了。
  他马步一挫,特长的手臂半屈半伸,双手似握似拢,因真力运至巅峰的关系,两只小圆眼精光如炬,面目阴森地缓缓向展白欺近,形状骇人已极。
  群人莫不吃惊,展白见到这般光景,心中也不由暗暗打鼓,据所知:内家高手,真力贯注均是手脚涨大,却从未见过身形反见缩小的,既不知这干枯小老头运的是什么功?更不知其厉害如何?一边心中暗凛,一边立把“天佛降魔掌”掌力运至十成,马步扎稳,全神戒备……
  广大庭院里一二百人,且均是武林知名之士,此时鸦雀无声,双眼均望定展白与那“太仓之鼠”,瞪目看这石破天惊的一搏。
  星月在天,夜静如水,只有微风穿过树梢的轻响。有谁知在这夜静更深的广大庭院里,将有一场恶战要发生呢……
  “且住。”
  就在这紧张得如弓引满弦之际,突然那高大威猛,虬须绕颊的“阴山之狼”横手拦住了“太仓之鼠”的前进之势,并向“太仓之鼠”做了个眼色,然后面对群雄道:“我们老哥儿四个,嘿嘿!‘域外四凶’想诸位也许有个耳闻,今夜代表‘南海门’,与诸位接头,若是诸位肯赏面子,加盟‘南海门’,那么,咱们是一条线上朋友,万事太平。假如,诸位认为我们老哥儿四个面子不够大,不肯赏光,咱们另作别谈。诸位之中,谁是龙头?出面答个话儿吧。”
  这话表面上说得客气,骨子里却是硬得很,无异是向群雄下了招降书。
  此时“端方公子”身为“穷家帮”掌门,又自承是召集此次集会的主持人,虽然看出四人来意不善,而且声势迫人,但事情已经挤到头顶上,不说也不行,只有硬着头皮排众而出,心里直撞钟,表面上却力持镇静,昂然道:“在下‘端方公子’,‘穷家帮’现任掌门,贵客有什么见教?在下静聆听高见。”
  “阴山之狼”见出面答话的仅是一个俊秀少年,嗤地一笑,用手轮指群雄,向“端方公子”道:“你能代表所有在场之人吗?”
  话中之意,显然有点卑视的味道。
  “端方公子”脸一红,迅速回头向群雄瞥了一眼。他自忖没有把握能代表得了在场之人,尤其雷大叔与展白等人,适逢其会,并不是接到他“穷家帮”武林帖才来的。
  始终站在一边搭拉着眼皮,形如僵尸的“葱岭之鹰”此时突然答了话,只听他阴森森地道:“郎兄,不要小瞧人家娃儿年轻,人家娃儿可是中原武林鼎鼎大名的,‘四大公子’之一,说出话来照样鸡毛可以当作令箭。”
  此言一出,“域外四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端方公子”俊脸羞红得如大红布一般,可就是张口结舌地答不出话来。
  “祥麟公子”、“安乐公子”、“凌风公子”见到“端方公子”吃亏,又见对方把“武林四公子”一齐挖苦,同时,目前他们四公子是敌忾同仇,不约而同,齐上前跨了两步,“凌风公子”抢先说道:“四位有什么真章,摆出来也就是了,何必光在嘴皮上逞能?”
  “阴山之狼”郎雄,许久才止住了笑声,道:“娃儿,你也是鼎鼎大名的‘武林四公子’之一吧?”
  “祥麟公子”、“安乐公子”同时道:“不错,武林四公子现已聚齐。阁下有什么道儿尽管划出来吧。”
  “阴山之狼”连连点头道:“好!好!既然鼎鼎大名的‘武林四公子’都在这儿,我们老哥四个也算不虚此行。这么看,我们老哥四人表演一套小玩意,表演完了,只要你们‘武林四公子’照样也能来一手,我们老哥四个便认败服输,拍拍屁股走路,如果做不到,你们‘武林四公子’及门下之人,必都在江湖上除名,以后的一切行动都要听我们老哥四个的招呼,怎么样?敢打这个赌吗?”
  “安乐公子”比较富于心机,闻言一笑,道:“这样赌法,你们四位不太吃亏了吗?”
  “阴山之狼”郎雄,外表粗鲁,却是最狡猾,虽听出“安乐公子”是正话反说,却装傻冲愣,一挥手道:“这里边没有谁会吃亏,先看老夫的。”
  说着话,顺手一掌,直向二丈开外一棵梧桐树劈去。
  听“嚓!”的一声,有如快刀斩菜瓜,水桶粗的一棵梧桐树,犹如斧劈一般拦腰两断,“轰!”的一声,树头倒落一边。
  这“阴山之狼”的“掌刃切木”的功夫,的确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距离二丈多远,只随手一劈,未见他运功作势,一掌能把一棵水桶粗的梧桐树斩断,而且断处如刀切一般整齐,这份功力,的确骇人听闻。
  其实,他是偷了巧,因为他在与“武林四公子”说话时,早把周身功力贯注在掌缘之上,故意表示轻松,是想一举震服群雄,以偿他初来之愿。
  四人之中,以“阴山之狼”最为狡猾,别看他外貌生得威猛,极像是个粗人,事实上却最工于心计,要不,为什么称为“阴山之狼”呢?
  他看出“穷家帮”宴请之人,其中不乏武功高手,他们四人虽然自负武功甚高,但要硬打硬拼,以他们四人之力能否胜得了眼前数十武林高手,可说毫无把握。就算是稳操胜算,也要费一番手脚,故而在“太仓之鼠”与“疯丐”及少年展白答话动手之间,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想以自己四人在“魔鬼岛”苦练潜修的几门绝招,来压服众人,这样一来,自然是出力小而收效大的办法。
  因此他拦住因为暴怒想要与展白拼命的“太仓之鼠”,拿话激出“武林四公子”,把自己在“魔鬼鸟”苦练三十年的“掌刃切木”功力施展了出来。
  他一掌砍断一棵梧桐树,向“武林四公子”嘿嘿一笑,道:“一手小玩意,难登大雅之堂,算是老夫献丑了。现在该看你们的了。”
  说完了兀自嘿嘿冷笑不止,神态洋洋自得,因为他算准了,眼前四个年轻人,没有这份功力。
  “武林四公子”面面相觑,事前无备,想不到“阴山之狼”贸然来了这么一手,他们四人自忖还真是没有这份功力,因此你望我,我望你,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
  “阴山之狼”又是嘿嘿一笑,道:“如果四位客气,再不出手,那么,这第一场就算老夫侥幸赢了,咱们再进行第二场。”
  “武林四公子”之中,“安乐公子”富于心计,“祥麟公子”胸有城府,“端方公子”较为阴沉,只有“凌风公子”性格狂傲而脾气暴躁,他见三公子都不开口,他虽然没把握能把一棵大树一掌劈断,但可不甘心就此认栽,于是跨前一步,道:“凌风不才。愿意试试‘以掌切木’的功夫。”
  “阴山之狼”哈哈一笑,满面谲诡轻卑之色,道:“请。”
  “凌风公子”马步一沉,长长吸了一口气,暗把周身功力贯注在掌缘之上,屈臂收掌,对准了丈许之外另一棵梧桐树,举掌欲劈……
  “慢着。”
  “天涯狂生”赵九州突然飞身掠入场中,拦住“凌风公子”,面向“阴山之狼”一抱拳,道:“阁下‘以掌切木’功力高强,赵某看着技痒,就由赵某接下这第一场吧。”
  说罢,也不等“阴山之狼”答话,身形就地一旋,“唰!”地一声,劈出一掌。
  二丈外的一棵梧桐,同样有水桶粗细,应掌而断。
  树头落地,“噗!”地一响,竟插进地内,稳然未倒。
  “天涯狂生”掌力以犀利快捷见长。
  看那断处,一样如刀切一般,而且切断面较斜,断处尖长如刀,故能就下落之势插入土中。
  显然,“天涯狂生”这一手,要比“阴山之狼”略高一筹。
  “阴山之狼”一愣,想不到自己在“魔鬼岛”苦练三十年的“掌刃切木”功夫,会有人轻易办到。
  他一愣之后,双目一瞪,问道:“你是何人?”
  “区区不才,‘天涯狂生’赵九州。”
  因“天涯狂生”虽是江湖成名人物,但出道较晚,在“天涯狂生”以天纵之才,长白山三年师满,出道江湖名满武林时,“阴山之狼”已离开中原,故而“天涯狂生”报出名字之后,“阴山之狼”仰脸想了一会,不记得自己在中原武林曾听到这个名字,不由一瞪眼,叱道:“你能代表谁?”
  “天涯狂生”以牙还牙,道:“你又能代表谁?”
  事实上,“阴山之狼”可也代表不了“南海门”。
  “阴山之狼”勃然大怒,双掌一立,道:“我劈了你。”
  “天涯狂生”仰天狂笑,道:“赵某不见得怕你。不过,刚才阁下自己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阴山之狼”愣了一下,不错,刚才自己话说得太玄,他纵然狡猾,当着这么多人,可不能说了话不算数,不由狠狠地,道:“这一场就算你们办到了。符兄。”
  说着转头对“太仓之鼠”道:“符兄,你也露一手吧!”
  “太仓之鼠”名叫符节,闻言不发声,身形倏然一缩,暴矮了两尺,仍然用的是“缩筋魔功”,只见他特长的双臂一抡,身形就地一个急旋。
  他矮小身形就如一只急行旋转的陀螺一般,只见罡风打卷,掀石飞砂,好像平地起了龙卷风,扬起的砂尘直升有二三十丈之高,吼吼雷鸣。
  待那罡风卷起的尘沙,所形成的一个黑色气柱消失,尘沙落尽时,地下已现出了一个像水井似的深洞。
  而那“太仓之鼠”已然不见。
  众人一见,目瞪口呆,这是哪门子功夫?
  原来他利用身形急旋之势,以双臂之力,硬把坚硬的地面,旋下去了丈余之深。
  而且,他这种功夫,也可以说是武林一绝。
  据老一辈的人士传言,“太仓之鼠”恶事作尽,一生之中,只做过一件好事,“太仓之鼠”名号之所由来!
  那是三十余年前的事了,奸相和砷,为历代最大的一个贪官,卖官鬻爵,在任时所搜括的财富,到案发灭门抄家时,奸相的家财,总额已达四百亿两,比国库的数字还要大,全国四亿人口,不分大人小孩,如果把奸相的财产平分的话,每人可得白银一百两。
  此外,珍宝古玩还不算在内。那时候两河灾荒,数百万灾民已到了争食人肉的惨况,而奸相和砷的“太仓之米”却屯积得满谷满仓,任那白米虫蛀鼠咬,腐烂发霉,也不肯拿出来发放饥民。
  “太仓之鼠”不知怎地忽发善心,就施展“就地打洞”的功夫,潜进太仓,神不知鬼不觉,数月之间,竟把千万斤的太仓之米盗运了个光,全部用来救济了两河灾民。
  这是“太仓之鼠”有生以来所做的唯一的一件好事。
  就因为如此,他“太仓之鼠”的绰号,响彻了大江南北。
  当然,自从他潜踪“魔鬼岛”,三十年的埋头苦练,他这“就地打洞”的功力越发高明了。
  “太仓之鼠”从洞内窜了上来,见众人惊愕之色,不由洋洋得意地道:“小兄弟,看你们的了。”
  这次不但“武林四公子”瞪目结舌,无言以对,而且所有人莫不一愣。
  “掌刃切木”的功夫,虽然难能,但内家掌力到了一定火候的武功高手,还可勉强一试。但凭双掌旋转之力,能把坚硬地面挖下一个丈许深的深坑,可说是无人能够做到。
  “太仓之鼠”两只精光四射的老鼠眼四下一抡,见群雄个个面有难色,非常得意地一笑,道:“诸位如果没有人出手,这第二场就算承让了,穆尔克阿岗,看你的。”
  “穆尔克”是那蒙古人的名字,“阿岗”是蒙语“兄”的尊称,那蒙古装束的老者,也就是大漠商旅闻名丧胆的“沙漠之狐”,只见他一抖手中大串念珠,上前跨了一步……
  “太白双逸”忽然掠上前来,由大逸“活死人”道:“慢着,我弟兄不才,愿试试这‘打地洞’的绝活。”
  说着,也不等“太仓之鼠”等人答话,与“死活人”背贴背而立,弟兄二人同时把双掌举至肩齐,立掌如铲,由大逸“活死人”叫了一声:“起。”
  只见二人同时腾起身形,半空中四脚相抵,两个人的身躯在半空中已成了一个“一字,”就在众人眨眼之间,兄弟二人双脚互蹬,各借对方脚登之力,头下脚上,如电射一般,就如会水的人一个“埋头入水式”,斜刺里直向地面钻下去。
  “嗤!嗤!”
  两声破土之声,二人身形竟硬钻进坚硬地面,众人眼见地面上隆起两道土岗子,而且一路拥起来,犹如地下钻了两个大地鼠一般,在两丈方圆绕了一个圈子,倏然合围,二人一碰头,又从地里边冒了出来。
  这算哪门子武功?真是不可思议。
  但二人从地内钻出,面不红,气不喘,身上滴土未沾,众人不由哄然叫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