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4
  展白一掌,把“太仓之鼠”震退一丈开外。
  但由于“太仓之鼠”这迎头一击,是毕生功力之所聚,展白也被震得身形连晃了数晃。
  此时,一声惨呼传来,正是婉儿赶来相助展白,被“南海龙女”一掌打倒。
  展白略一分神,迎面一股劲风又告撞来。
  展白此时是真急了,“天佛降魔掌”运集全身功力狂劈而出。
  “轰!”的一声大震,风啸尘飞,夹着一声闷哼,一个迎面撞向展白的高大黑影,已被展白掌力震飞。
  这次因展白使出全力,那高大身影,直被震出三丈余远,才“砰!”地一声,跌在地上。
  那高大黑影,踉跄爬起,嘴中喷出一口鲜血,双目狞恶地望着展白,正是“阴山之狼”。
  但展白也被他这全力一击,震退了一步。
  “佛印法师”更不待展白喘过一口气来,身形蹲伏在地,腹部运气如鼓,猛地“呱!呱!”厉鸣两声,两腿一弹,身形电射而起,疾向展白扑至。
  半空中双掌猛推,“蛤蟆罡气”的掌功,以山崩海啸之势向展白迎面撞来。
  展白关心婉儿安危,又遇“三煞”“四凶”轮番猛冲,毫不给他喘息余地,心中又急又怒,猛见“佛印法师”又挟泰山压顶之势向他撞来,立即吐气开声,双掌以周身功力,猛劈而出。
  “轰隆!”石破天惊的一声大震,砂石四卷,“佛印法师”一副肥胖的短矮身躯,犹如一个大皮球一般,直被展白一掌震出将及四丈开外。
  四周观战的群雄,不论敌我双方,均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连喝彩都忘了,只暗惊展白的掌力实在惊人。
  可是,展白也被这一掌的反震之力,震退了三大步,才拿桩站稳……
  在展白接连与“阴山之狼”及“佛印法师”硬拼两掌的同时,慕容红、“太白双逸”及茹镖头,曾先后赶上前来想助展白。
  但他几人怎是“南海龙女”的对手,方往前一凑,都被“南海龙女”纤手遥遥一拍,给挡了回去。
  雷大叔正在一掌按在婉儿后心“命门”穴上,为婉儿运功疗伤,见状气得满头乱发无风自动,一双怪目更是睁得几乎突出眶外,但只是心中干着急,却无法分身上前相助……
  此时,巨大无俦的掌力撞击之声,相继传来,轰!轰!轰!犹如巨雷惊庭,砂飞石走,震地惊天,声势惊人已极。
  如今,在“神龙太子”指挥之下,“三煞”“四凶”均以全身功力,轮番向他猛冲,每一次冲击之力道,均不下千斤之重,而且,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在其中一人运集周身功力,迎头做拼命一击之时,其余六人必互相以招式配合攻击,逼使展白除开硬架之外,别无他途。
  要知“三煞”“四凶”都不是普通武林高手可比,展白武功再高,虽能一一把其震飞,但他自己也禁不住,上身连晃,脚步踉跄后退。
  同时,七大高手均有调息复原的时间,展白却毫无喘息的机会。
  而且,展白每把七大高手震伤之后,站在一旁督战的“神龙太子”,即刻授予一颗枣大的朱红药丸,那负伤之人把药丸吞下,立时伤愈,重新加入围攻展白。
  此时,已是第二个循环,换句话说,展白已接连把“三煞”“四凶”每人震退一次,“太仓之鼠”“阴山之狼”又做了第二次全力的一击,展白接连又把这两大高手震退之后,他自己已感到掌心火热,双臂发麻,内腑气血,更是翻滚不已。
  “太仓之鼠”“阴山之狼”这回被展白掌伤更重,跌滚两丈开外,从地上爬起来已经溢出满口鲜血。
  “神龙太子”手中拿着一个玻璃瓶,这时又从玻璃瓶中倒出两粒红枣大的药丸,这正是“南海门”独制秘药,专治跌打损伤,且能振奋精力,名为“龙虎大力丸”,也可说是一极烈性的兴奋剂,普通人吃了都可增强气力数倍,必须找人扑打,或做极为劳力的工作,把药性发泄之后,才会安静下来。练武之人吃了,再经运气一催,药性激烈行开,更非要找人角力,或拼斗不可。
  “神龙太子”竟以这种烈性兴奋剂,分给七大高手服用,所以“三煞”“四凶”竟能不顾伤势,前仆后继与展白力拼。
  “神龙太子”手指一弹,两粒药丸,分射向“太仓之鼠”及“阴山之狼”,二人把药丸接过,看也没看便放人嘴中,“咔嚓!咔嚓”一阵大嚼,咽下肚去,长吸了一口气,用手摸了摸肚子,立刻虎吼一声,又双双扑上。
  在这段时间,展白又接连震退“佛印法师”及“葱岭之鹰”,“太仓之鼠”“阴山之狼”,正好补上空缺。
  白发婆婆满头白发已披散了满脸,摇了摇头,露出白发遮掩住的一双因激怒而火红的双眼,惨笑道:“小哥儿,再接老太婆一招。”
  话到人到,腾身猛扑,及至展白身前,运足了毕生功力的“搜魂指”神功,吱吱破风猛向展白前心“三阳重穴”点到。
  长髯老人、“沙漠之狐”、“太仓之鼠”、“阴山之狼”,四人八只手掌,几如一片掌山,齐向展白左、右、后三方攻至。
  这正是为了配合白发婆婆“冷艳红”的攻势,四大高手逼使展白非要硬拼一招不可。
  展白此时已满脸是汗,散乱的额发,有两绺垂至眉间,剑眉轩立,双眼怒睁,他脚踏“千幻飘香步”,左冲右闯,却未能把身形荡出四大高手的掌风之外,而白发婆婆凌厉无匹的“搜魂指”已挟着破空锐响奔他胸前点到。
  展白咬了咬满嘴钢牙,“天佛降魔掌”力运至十成,用“佛祖参禅”招式,迎着尖锐的指风推去。
  “轰!”“嗤!”
  一声震天的巨响,白发婆婆应声被震飞一丈开外。
  半空中即喷出一口血箭,滚跌地上,这次翻了两个身,却再也爬不起来。
  “神龙太子”一掠至前,搬起白发婆婆头颅,接连按在她嘴里三颗“龙虎大力丸”,单掌并在白发婆婆后心一阵按揉,白发婆婆颤巍巍又站了起来,喘了两口长气,厉啸了一声,重又扑向展白。……
  这期间,“沙漠之狐”也腾身向展白猛冲而至。
  方才展白掌震白发婆婆冷艳红,那“嗤!”的一声微响,乃是白发婆婆的“搜魂指”神功,已使展白掌心受伤。
  讲力大势猛,是指不如拳,拳不如掌。要讲尖利坚锐,则是掌不如拳,拳不如指。
  展白那一掌固然把白发婆婆打倒,并使白发婆婆受伤吐血,一时爬不起来,但白发婆婆那“搜魂指”却是无坚不摧,极为厉害的一种指功,且能穿破内家掌力伤人。
  展白只感掌心一阵火炎般的痛楚,已知掌心受伤,暗道了一声:“不好!……”
  可是,没容他看视掌心的伤势,“沙漠之狐”已呼啸着向他冲来。
  “沙漠之狐”这招更狠,右手九十八颗胡桃木的念珠(共是一百零八颗,上次耍丢了十颗)连成一串,犹如一条怪蟒,直打展白面门,左手尚以“开碑掌力”狂劈展白项下。
  一招两式,合身猛扑,声势骇人。
  展白右掌掌心火痛,一时无法运功,当时大喝一声,左掌“空手入白刃”,在大串念珠将打在面门上时,反把抓住珠串,用力往怀中一带。
  同时,偏脸躲过砍向颈上的一掌,这时,“沙漠之狐”乐子可大了。
  因他是合身猛扑,手中珠串被展白往前一带,就着他本身前冲之势,整个身躯都向展白怀中撞去。
  “沙漠之狐”无需借力,身形向前一泻,已心知不妙,口中“哎——呀……”才尖叫了半声。
  展白一腿飞去,正踢在他的肚子上。
  “砰!”
  一声巨响,“沙漠之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直被踢向半天云里,怕不有三四丈之高。
  展白这一脚神力惊人。
  “神龙太子”惊呼一声,及时赶至,伸手把“沙漠之狐”接住,否则“沙漠之狐”重伤之下,从三四丈高处跌下来,必被摔死无疑!
  就这样被“神龙太子”接住,又连在他嘴中塞了三颗药丸,当“神龙太子”把他放下地来时,仍然站立不住,身形摇了两摇,双眼上翻,仍然倒了下去。
  显见是凶多吉少。
  “神龙太子”大吃一惊,再看场中,展白依然如生龙活虎,在“三煞”“三凶”(少了一凶)全力猛冲之下,掌打脚踢,挡者披靡。
  “神龙太子”脸色一变,沉声喝道:“山穷水尽疑无路。”
  这无疑是一道催战符,“三煞”“三凶”冲势更猛。
  在这种情形下,展白纵是铜打铁铸,也不禁累得汗流浃背,呼呼气喘。
  尤其他右手掌心,被白发婆婆“搜魂指”所伤,此时已红肿好高,火烧似的痛,几使他无法出右掌应敌。
  这无形中使他的功力,减低了一半左右。
  现在“神龙太子”以暗语催战,“三煞”“三凶”冲势更猛,每一人全力击出,均有海啸山崩之势。
  这已不知是第几个循环了,只见“三煞”“三凶”六大绝世高手前仆后继,轮番猛冲,风起云涌,电转星飞。双方掌力击撞之声,轰轰不绝。
  展白运足周身功力,接连震飞“阴山之狼”及“葱岭之鹰”,因用力过猛,内腑气血一阵翻涌,终于忍不住,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来。
  白发婆婆看出便宜,陡然怪啸一声,右手“搜魂指”,左手“劈空掌”,两大杀招同时出手,猛向展白扑来。
  展白不敢再硬接她的“搜魂指”,上身一侧,“嚓!”的一声,一股劲风,擦耳而过。
  展白暗道一声:“好险。”
  但白发婆婆的左掌,迎面拍至,展白却再也无法躲过,百忙中举左掌一封,“砰!”的一声暴响,白发婆婆被震退五步。
  展白上身也一阵摇晃。
  突听身后“呱!呱!”两声急蹄,有如怒蛙哀鸣,跟着两股劲风,从身后撞到。
  这次“佛印法师”从身后拼全力一击,却是爆出冷门。
  说是暗袭也好,说是他抓住机会也好,反正这一击来得不善。
  因打了半天,左、右、后三方敌人,均是出招助攻,并不施以全力,只有迎面来敌是致命一击。
  这身后一招,可说实在是抽冷子。
  好展白!当真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就在力敌七大绝世高手,身负重创之际,尤其能临危不乱。
  只见他身形一旋,臂面一掌,向“佛印法师”打去。“轰!”一声暴响,“佛印法师”矮胖身材,就地一路翻滚,直被展白一掌劈出三丈远近。
  但展白也被这反震之力,震得踉跄后退了三步,身形摇了两摇,眼前一黑,张口又喷出一口鲜血。
  长髯老人突然地大喝一声:“小兄弟,再接老夫一掌。”
  暴喝声中,“大手印”掌功运至十成,手掌大如车轮,劲啸破空,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猛向展白当顶拍下。
  这一掌来势太猛,左、右、后三方又有敌人阻路,展白一咬牙,“佛光普照”,以全身功力向来势迎去。
  “轰隆!”天崩地裂似的一声大震,沙飞石走,树折草飞。
  长髯老人高大身躯后退了五个大步。
  满头白发飘扬,根根长髯炸立,腹内真气流窜,张口溢出一口鲜血。
  这回长髯老人因用真力过巨,被展白潜存体内的先天罡气震伤。
  展白上身一晃,却强忍住一口鲜血未喷出来。
  但他仓卒迎敌,却忘了自己右掌的伤势,此时被长髯老人掌力一震,只痛得他咬牙咧嘴,冷汗直流。
  “葱岭之鹰”“阴山之狼”觑出了好机会,“九阳魔火功”“掌刃切木”两种惊世骇俗的硬杀手,一左一右,同时扑上。
  展白双眼发黑,强忍住一口鲜血未喷出口来,昏蒙中又见两股巨飙般的掌力,左右扑至,暴喝一声,“扫清妖氛”倏告出手。
  “葱岭之鹰”迎掌退出十个大步,“咔嚓!”一声,“阴山之狼”的掌刃切木,却按在了展白左臂之上。
  展白身形一路踉跄,摇摇欲倒,张口喷出一口血箭。
  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谁说强人不会倒?
  但展白硬是没倒下。
  “阴山之狼”得意已极,哈哈一阵狂笑,暴叱道:“躺下。”
  暴叱声中,“掌刃切木”第二掌又向展白砍至。
  不少人出声惊呼。
  这种惊心动魄的打斗,简直是前所未见,观战群雄都惊呆了,这时才是第一次发出声来。
  关心展白安危的人,更是一齐大惊失色……
  就在这千钧一发,极为危险的境地,展白突然星目圆睁,对“阴山之狼”如刃的掌锋,不但不躲,反而用臂弯肘,猛向“阴山之狼”心窝上撞去。
  “阴山之狼”万也想不到,展白重伤之下,还会有这一手。
  而这一手,却正是大擒拿手中的一式,“横云断峰”。
  为近身搏斗的险招。
  “阴山之狼”再想躲可就来不及了。
  只听“吭!”的一声,那一肘正撞在“阴山之狼”心窝之上。
  “阴山之狼”惨嗥一声,鲜血狂喷,翻身栽倒。
  这次倒在地下,他却再爬不起来了。
  “神龙太子”慌忙赶至,连在“阴山之狼”口中塞下数颗药丸。
  但“阴山之狼”连张嘴都不会张嘴了。
  “神龙太子”用手一摸“阴山之狼”脉门,才知心脉撞断,早已死去多时。
  “神龙太子”大怒,高喝一句:“柳暗花明又一村。”
  展白只感左臂痛入骨髓,举起一看,才知左臂已被“阴山之狼”掌刃切木功夫把臂骨切断。
  展白右手负伤,如今左臂又断,心中一凉,暗道:“这回,可真完了……”
  他一个念头未转完,“神龙太子”最紧急的催战符又下,“佛印法师”呱!呱!怪啼两声,“蛤蟆罡气”掌功,首先向展白推来。
  展白双手均伤,见“佛印法师”又向他冲来,他一咬牙,“千幻飘香步”跺起身形如一股轻烟般一闪,两股劲风,擦足而过。
  展白自知不下狠心是不行了。
  正是“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
  因此,他再不留情,险上加险地以步法躲过“佛印法师”致命的一击,飞起一脚,直向“佛印法师”光头上踢去。
  “波!”的一声脆响脑浆四浅“佛印法师”光头开了花,立即倒地死去。
  “佛印法师”纵横一生杀人无算,想不到今夜死在展白脚下。
  “三煞”“四凶”都是功高盖世的高手,其中任何一位,都可成为独霸一方的巨头。
  没想到七大绝世高手,合战展白一人,竟接连死了一煞一凶,另有一凶也负重伤,爬不起来了。
  七大高手去其三,只剩下了“二煞”“二凶”。
  但这“二煞”“二凶”更加暴怒。
  每个人都是拼命的猛冲猛打。
  展白也身负重伤。
  他右掌红肿好高,痛彻心肺,几乎无法出掌,左臂臂骨折断,已是根本不能使用了,内腑更是气血翻涌,不住口地喷出鲜血,双眼发黑,摇摇欲倒。
  但他硬是未倒。
  脚步踉跄,以奇幻莫测的身法和步法,与状如疯虎似的四大绝世高手喋血苦战。
  而且,他以双肘,双脚出招,仍然是有攻有守。
  他是一个裹创犹战的巨人。
  四周观战群雄,虽然大多是老江湖,刀头舐血,油锅里打滚,大江大浪经过不少,但也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打斗。
  展白负伤的情形,群雄不是没有看出来,但见于惨烈的搏斗,竟无人敢插手上前。
  再者,也许是基于微妙的心理,群雄都默然如一段呆木头袖手作壁上观。
  当然,旁边“南海龙女”与“神龙太子”是一大吓阻力量,只要谁一上前,他二人立刻出手拦击,看起来,“神龙太子”兄妹是有心使门下高手,把展白毁在当场。
  此期间只有慕容红、“太白双逸”、茹老镖头,数次上前想助展白,但均被“南海龙女”击退。
  婉儿经过雷大叔一阵推宫活穴,伤势已愈,转眼看到展白浴血奋战的苦况,心中大急,娇躯一挺而起,娇呼了一声,飞身向场内扑去。
  但她尚未扑近场中,“南海龙女”在一旁厉喝一声:“小丫头,你给我在旁边老实一会儿。”
  喝声中,纤手一扬,一股劲风,直向婉儿撞了过去。
  婉儿情急拼命,不管来势凶猛,举掌一迎。
  “砰!”
  一声暴震,震得婉儿娇躯连晃,一连退了五六步,才拿桩站住。
  婉儿大怒,运起“搜魂指”神功,腾身向“南海龙女”心俞重穴刺去。
  指风锐啸,破空而至。
  婉儿情急拼命,这一指确不简单。
  但“南海龙女”乃数十年前把中原武林闹得天翻地覆的一代女魔头“鬼面娇娃”亲传弟子,武功和翠翠在伯仲之间,实比婉儿要高出甚多,就在婉儿指风锐啸而出之际,只听她娇喝一声:“丫头,你找死。”
  死字出口,娇躯微晃,侧身躲过迎胸一指,翠袖猛挥,巧打婉儿右肩。
  这避招出招,当真是快得吓人。
  别小瞧那一只蝉翼薄纱的水袖,在“南海龙女”以“流云铁袖”功夫施出,不亚如一柄铁棒,不要说叫她打上,就是被袖风扫中,也可把婉儿一半香肩打碎。
  婉儿微吃一惊,不敢硬进,只有踩起“蹑空幻影”步法,上左步,甩右肩,堪堪躲过那致命的一击。
  谁知“南海龙女”这一招“迎风翠袖”却是虚招,就在婉儿晃肩一躲的同时,她嘴中低喝了一声:“看。”
  右掌闪电穿出,猛向婉儿酥胸上拍来。
  “砰!”
  一声暴响,这一掌又把婉儿震出了十个大步。
  婉儿粉脸煞白,秀目含泪,自知是无法上前帮助展哥哥。
  再看展白,已到了最危急关头。
  此时围攻他的七大高手虽然二死一伤,但余剩下的“二煞,二凶”攻势更见猛烈。
  白发婆婆的“搜魂指”飒飒破风,指指攻向展白要害。
  “葱岭之鹰”九阳魔火功“枯骨掌”方展开来,热浪滚滚,煞是难当。
  “太仓之鼠”缩筋功,两条长臂,犹如两根钢条,招招均可致命。
  这其中仍要数长髯老人“仇如海”的“大手印”最为厉害。
  只见他那大如车轮的手掌,挥舞起来,劲风激荡,掌影遮天,实有山崩海啸,地裂天开之势。
  这时展白似有点昏迷之状,嘴角上染满了血迹,俊美的脸上一片惨白。
  但仍然拼命力战。
  只见他躲过白发婆婆“搜魂指”,震飞“太仓之鼠”,打退“葱岭之鹰”,“轰!”的一声巨震,再与长髯老人硬拼了一掌。
  长髯老人被震得仰身后退了五步,几乎翻身跌倒。
  展白身形乱晃,连喷数口鲜血。
  风啸尘飞之中,长髯老人双目厉睁,似是等待着展白倒下……
  但展白硬是未倒。
  长髯老人不由一竖拇指,哑声赞道:“小兄弟,你是天下武林第一人。”
  展白以手背抹去嘴角上的血迹,道:“老前辈过奖了。”
  长髯老人也擦了擦长髯上溅满了的血迹,道:“老夫生平从来未服过谁,更不会妄赞敌人,但,老夫今天要说句公道话,以小兄弟的岁数,能有如此高强的武功造诣,不但堪称天下第一,即称为‘武神’,也当之无愧。”
  展白苦笑道:“越发的不敢当。”
  长髯老人双手擦着长鬓言道:“书云:‘才智胜十人者为英,胜百人者为雄,千人万人不及为圣,圣人也不可比者为神。’不是吹牛,‘三煞’‘四凶’任何一位都敢拍胸脯说一声有‘万夫莫敌’之勇,但合我们七人之力,战不过小兄弟一人,小兄弟不是‘神’是什么?……”
  长髯老人侃侃而谈,大大的冲淡了几分敌意。
  就连狂傲无比的白发婆婆,以及桀骜不驯的“太仓之鼠”与“葱岭之鹰”脸上也莫不透出钦敬之色。
  “南海龙女”俏目凝视展白,放出奇异光采……
  “神龙太子”见状大急,翻开衣襟,从腰内掏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小金龙来,高举过顶,高声宣道:“金龙令下!二煞二凶速把展姓少年击毙当场,如有宽纵,严惩不贷。”
  长髯老人脸色一变,转眼望了望“神龙太子”高举过顶的“金龙令”,长叹了一口气,又回过头来对展白道:“小兄弟,准备接招吧!看来我们不分生死,是无法住手了。”
  说着功贯双掌,那两只大掌又猛地涨大了数倍,缓缓举了起来……
  大如车轮的巨掌,青筋纠结,好似盘踞了无数条青色小蛇,看来凶恶吓人已极。
  婉儿突然尖叫道:“慢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
    第五十章 八荒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