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十五章 塞外双残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塞外双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眼前那么多武林高手,虽然都是走南闯北,经多识广,但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法,因此……
  一个个目不转睛望着二人动手相搏,好像看热闹一般,竟忘了这是一场以性命为赌的生死搏斗。
  但是“追魂铃”司马敬的确是称得上老奸巨滑,他在众多高手之中抢先出手,眼看一招“褫魂夺魄”,即将慑服三剑一鸾,突然半路一个傻小子,一掌竟将他逼退,这无异在人前使他栽了一个大筋斗,老怪物在西北道上成名多年,从来无人敢惹,哪里忍得下这个折辱?
  因此,在别人出神的望着“独脚飞魔”与展白舍命相搏之际,他却在心中暗打挽回颜面的主意。
  以“追魂铃”在江湖上的名望地位,当然不好意思与“独脚飞魔”合战展白,又看到展白与“独脚飞魔”竟缠斗了二三十招,仍然不分胜负插不过手去,便抡目四顾,看到“三剑一鸾”呆站在一边,四双眼睛瞪了个滚圆,面露惊诧之色,一齐注视着展白力战“独脚飞魔”,似乎是连置身何地都忘了。
  “追魂铃”心想:“何不趁此机会,先把四个小辈收拾了,回头再设法处理那傻小子。”
  “追魂铃”主意已定,缓步欺近三剑一鸾身前,嘿嘿一阵冷笑,沉喝道:“你们四个鼠辈,还要等我老人家费事吗?”
  说着“叮叮叮!”一震手中“追魂铃”,脆音震耳。
  三剑陡然一惊,立刻转过脸来,一看是“追魂铃”,不自禁地各自提起长剑,又见司马敬两截断眉耸立,一双怪目圆翻。独臂高举“追魂铃”,样子好像凶神恶鬼一般,不由各自心中打了个冷颤,俱各后退了一步。
  但樊素鸾一双明眸仍然紧盯着展白,对司马敬的步到身边恍如未见。
  司马敬却不管这些,陡然一震手中“追魂铃”,口中“哇”的一声闷吼,作势欲扑。
  樊氏三剑面上一惊,被吓得又各自后退一步。
  但司马敬却并未出手,只是虎声恐吓,见“樊氏三剑”被吓成那个样子,不由仰脸哈哈一阵狂笑,神态得意已极。
  “樊氏三剑”见自己被老怪物如此戏弄,不由又羞又怒,想起自己弟兄三人以及父亲在武林中的名望地位,如今竟被人如此戏弄,俱各愤怒填膺,弟兄三人一使眼色,趁着“追魂铃”仰天发笑的当儿。
  三剑齐出,猛袭“追魂铃”喉下“璇玑”,胸前“三阳”,下腹“气海”,三大要穴。
  镇江樊氏三剑,以家传“追风剑法”称雄武林,剑招神奇快速是其特长,尤其他弟兄三人合起手来的“三剑交辉”。
  当今武林很少有人能够抵挡他弟兄三人心与神会,动作如有默契一般,三枝冷森长剑,分进合击,同时攻向司马敬上中下三盘要害。
  “小辈!尔是找死!”
  司马敬暴喝一声,晃肩抬腿,躲过上、下两剑,独臂一抡手中“追魂铃”,“叮!”一声金铁交鸣……
  老二“追风剑”樊杰被震得一路踉跄,直冲出五六步去,身形兀未站稳,就觉得虎口如被火烧,长剑几乎脱手。
  司马敬哈哈狂笑声中。
  手中“迫魂铃”摇起,“震铃惊龙”一串震慑心魂的锐音跟踪而至,猛砸踉跄欲倒的“迫风剑”后脑。
  眼见“追风剑”就要死在“追魂铃”下。
  樊素鸾蓦然回首,看到二哥危在旦夕,一声惊呼,奋不顾身,扬起一双玉掌,猛向“追魂铃”扑来。
  同时“戳情剑”樊俊,与“摩云剑”樊英,看到老二失招遇险,大喝一声,两枝长剑,一指司马敬左肋一指司马敬后心,同时攻到。
  司马敬“追魂铃”向下一按,“追风剑”闷哼两声,多亏他百忙中低头,躲过了要害,被司马敬“追魂铃”按在右肩之上,樊杰只觉右肩如受千斤重锤,痛彻心腑,一头栽倒在地,直滚出老远……
  “叮!叮!”两声脆响,司马敬铃伤“追风剑”及时回手,荡开了身后袭来的两只长剑。
  “戳情剑”与“摩云剑”,兄弟二人被“追魂铃”震得身形乱晃……
  司马敬身形如飘风闪电,铃伤樊氏三剑之中的老二,反手摇铃,震开三剑中老大、老三身后袭来的两枝长剑,身形毫不滞留,就地一旋,避开樊素鸾的双掌,“追魂铃”抡起一环金芒。
  “哈哈哈……”锐音盈耳,猛向樊素鸾酥胸上砸来。
  司马敬不愧是西北道上一大高手,力战四人,招式连环而出,浑如一气呵成。
  樊素鸾武功不及三兄,她三个哥哥合起手来,还挡不住“追魂铃”的全力一击,如今她两个哥哥被震退,一个哥哥被打伤,对司马敬威猛绝伦,迅逾飘风闪电的招式更加无法招架。
  她双掌落空,立感面前一花,劲风压体,“追魂铃”挟着震慑人心的锐音,如泰山压顶般向着自己胸前罩来,不由粉脸惨白,娇呼出声……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沉喝,声音虽然不大,却如水银泻地,一个字一个字很清晰地灌入司马敬耳中:“司马小儿!胆敢逞凶杀人?还不给我住手!”
  司马敬闻声心惊,倏然收手停身,扭头一看……
  “托!托!托!……”
  一个庞大身影跌跌撞撞冲进司马敬身前,司马敬急用“追魂铃”一档,把那人挡住,定睛一看,原来是他自己的老搭挡“独脚飞魔”李举。
  这一来可把“追魂铃”司马敬给弄傻了,再一看“独脚飞魔”脸色惨白,牙关紧咬,看样子竟似受了极重的内伤。
  “莫非我这伙伴,竟被那不脱乳臭的少年打败了?”
  司马敬心中吃惊,抬头一看,展白正站立在那里,一双明澈的大眼睛望着他炯炯放光,这眼光使司马敬吃了一惊,此时他才算看出来,眼前这不起眼的少年,内功竟是精湛无比,若不然不会有这种充足的眼神。不过,要说凭他这点年纪,能把成名多年的“独脚飞魔”打败,这是司马敬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的。
  事实上,这横行西北道上无人敢惹的武林顶尖人物“独脚飞魔”李举,还真是被展白一掌震伤的。
  原来展白醉心“独脚飞魔”的招式奇奥,触发了见习武功的浓厚兴趣,动着手的中间,只顾贪看“独脚飞魔”的一招一式,身法步位,反而把与敌人搏斗,出招伤敌的事给忘了。
  一味随着“独脚飞魔”转,瞪大眼睛看着“独脚飞魔”发招变招。“独脚飞魔”怎会知道展白是在向他偷学武功?但展白跟他这种打法,却是他闯荡江湖四五十年来从未遇到的怪事!
  老怪物见展白只是不还手,而自己连施杀招,竟被这少年傻傻呵呵地躲过了,不由打心中越感奇怪。老怪物江湖经验固然老到,但一时也不明白展白用意。后来动手的时间一长,可就看出来,面前少年只注意他出手发招,分明是偷习他的手法招式。
  “独脚飞魔”心中暗道:“小子!倒跑在我老人家面前来捡便宜了!哼!哼!我要不给你小子一点厉害,还让你小子把我老人家当冤大头呢!”
  “独脚飞魔”思至此处,“开门见山”双掌向展白面门按来。
  因是近身搏斗,“独脚飞魔”双掌奇快无比,展白晃肩急躲,险些被老魔双掌按在面门之上。
  掌缘劲风,把展白左颊扫得生痛,展白微然一愕,岂不知这一招还是老魔的虚招,就在展白晃肩向左,老魔身形一旋,真比闪电还疾,单掌挂风,猛扣展白左耳根“藏血”重穴。
  这一招变化的突然而快速,展白几乎无法躲过,百忙中缩劲藏头……
  “哈哈哈……”独脚飞魔咧嘴一笑,喝道:“小子,躺……”
  “下”字尚未出口,独脚飞魔右掌掌立如刀,猛向展白前胸按至。
  不但是“独脚飞魔”本人,就连那么多的武林高手,也看得很清楚,眼前少年,定然无法再躲过这一掌。
  展白心头一惊,才一低头,“呼!”的一声,上盘一掌擦顶而过,当胸一掌,紧跟着狂啸而至。
  展白也是急劲,百忙中双掌一封,“天佛掌”的绝学无心之中让他用对了,正是一招“佛祖参禅”“砰!”的一声大震,展白身形晃了两晃,竟把横行西北的“独脚飞魔”,震退了六、七大步开外。
  因“独脚飞魔”只是一只独腿,老魔生性怪僻,虽是独腿,既不用拐也不用杖,行走是以独腿点地向前跳跃。
  因此,被展白双掌一封震退出去,独脚竟收脚不住,一直退至司马敬身边,才被司马敬一掌追魂铃挡住。
  当着这么多武林高手,尤其是在庄主面前,“独腿飞魔”脸上如何能挂得住,暴吼一声,情急想跟展白拼命……
  “追魂铃”却横臂把他拦住,眼向十丈余外密林之处望去,脸色惨变,满是惊恐之色。
  “独脚飞魔”不由自主地也随着司马敬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密林中走出一个骑着毛驴的丝帛贩子。
  这丝帛贩子年纪很老了,白发白眉,颏下留着一撮雪白的山羊胡子,看样子足有八九十岁,瘦小枯干,脸上皱纹很深,但双目神光充足,开阖之间精芒慑人。
  他身穿白纺绸裤褂,缎鞋白袜,裤腿扎着藕荷色丝带,苍苍白发在脑后用红线绳扎了一个小辫子。
  稳坐在小毛驴上,毛驴背上驭着十数匹绸缎,他手挥小皮鞭,嘴里“得儿!得儿……”催骑快走。
  可是那小毛驴就是不肯向前走,而且四蹄抢地向后倒挣着,也许是它见到山坡上人多陌生,老头催得急了,竟“呜……哇!呜……哇……!”嘶鸣起来。
  别看这小毛驴身形奇小,比大一点的狗大不了许多,但叫起来嗓门还真大,只震得四野轰鸣。
  “畜生!你见了人多就害怕是不是?”丝帛贩子在驴上喝道:“但我老人家还有急事,不快走可就赶不上了。”
  说着,扬起小皮鞭在小毛驴的后腿上“劈劈!啪啪!”一阵乱抽……
  这年老的丝帛贩子一露面,“塞外双残”那西北道上两大顶尖高手,竟是颜色惨变,脸上流露出惊恐已极的神态……
  “追魂铃”吓得额上渗出冷汗,心中暗惊:“我说那说话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果然是这位主儿!唉!今天我司马敬可真是倒了大霉,怎么会碰上他……”
  “独脚飞魔”内心的惊骇,比“追魂铃”更甚,心神皆颤,暗想:“完了!今天真要丢大人现大眼了……”
  不但“塞外双残”心惊胆怕,“豹突山庄”十大高手,甚至连庄主本人“摘星手”慕容涵,看到这老年丝帛贩子突然出现,也不由脸上微微变色,尤其“摘星手”乃中原武林一大豪门,门下高手上千论百,自己本身武功也高至绝顶,高贵的地位,威严的仪表,俨然一代宗主的身份,如今见了这瘦小枯干的老年丝帛贩子,神情之间竟有了畏惧之色,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展白心中纳罕,暗想:“这贩卖绸缎的老头,由自己在镖局押镖上路开始,几次和他碰面,他这贩卖绸缎常走到武林人物出没聚会的场所,好像不是单纯为了做生意。……”
  就在展白微一忖度之间,那丝帛贩子的小毛驴忽然四蹄腾开,风泼似地向着“豹突山庄”众武林高手停身之处奔来。
  “唷!唷!”
  卖绸缎的老人一脸惊惶之容,翘着山羊白胡,一边手忙脚乱地勒缰绳,一边嘴中急声喝止,并叫道:“诸位老乡亲!帮帮忙!哎哟!不好!我的小驴子受惊啦!快帮忙拦一拦!哎!哎!不好不好!我老人家要完蛋……”
  他就这样一路上胡嚷乱叫,张手舞脚,还真是像要从惊奔的毛驴背上摔下来!
  “呼拉拉!”这小毛驴不跑是不跑,跑起来还是真快,四蹄翻飞,踢沙扬尘,十数丈的距离,飘风闪电般地冲至众人面前。
  那么多武林顶尖高手,竟无人敢出手拦阻,并纷纷向四边闪开……
  “哎哟!”老人惊叫道:“你们怎么不帮忙呀?难道见死不救吗?哎!哎!这年头人心大坏!人心大坏……”
  说着,又是“哎!”的一声惊呼,在飞奔的毛驴背上,身形一溜歪斜,看情形岌岌可危,真要摔下来的样子。
  “摘星手”慕容庄主,忽然上前两步躬身抱拳,满脸谦恭之色,说道:“你老人家便是‘神驴铁胆’董老前辈吧!晚辈慕容涵这厢有礼啦!”
  “摘星手”这一说,老人忽然嘻嘻一笑,说也奇怪,那惊奔的小毛驴立刻收势站住,不远不近,恰恰停在“摘星手”面前五尺之处,老人稳坐驴背,根本像没有刚才那么回事一样。
  可是“摘星手”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悚然变色。
  先前这看似丝帛贩子的老人一露面,还只有老一辈的武林高手蓦然心惊。但年纪比较轻一点的,还都懵然不识。
  如今听慕容庄主这一称呼,来的这老人竟是四五十年以前,名震天下的“神驴铁胆”董千里,不由个个悚然色变。
  想那“神驴铁胆”董千里,乃是四五十年以前武林中闻名丧胆的人物。
  他的事迹充满了传奇色彩,武功之高更是神鬼难测。关于他的奇事迭闻,武林中只当神话来传说,因为四五十年以前,江湖上便失去了他的踪迹,武林中很少有人见过。
  “西北双残”司马敬的左臂,李举的右腿,听说便是被“神驴铁胆”废了的。
  当时“追魂铃”司马敬与“独脚飞魔”李举,二人各自返回师门向掌门师父哭诉了被“神驴铁胆”伤惨肢体的经过。
  当然,他们并不说自己二人在西北道上恃强凌弱的残暴,只是说如何被“神驴铁胆”杀伤,“神驴铁胆”又怎样污辱师父,二人加油加醋一渲染,立把二人的师父激怒,当时联袂进关找“神驴铁胆”为徒弟报仇。
  固然,那时他二人的师父,已经是当时武林中屈指可数的头号人物,但也知道单凭二人要想胜过“神驴铁胆”,那是毫无把握的。于是又约集了当时江湖上几个黑道上的顶尖高手,一共是十数个武林巨手,九九重阳,在太行山吉高峰上,约会“神驴铁胆”比武。
  这吉高峰上的比武大会,是当年武林一大胜举,差不多中原武林道上的高手,以及四海八荒的奇人异士全到了。
  但是,“追魂铃”与“独脚飞魔”的恩师,与十数位当时黑道上的顶尖高手,一个个都败在“神驴铁胆”的三枚铁胆,八八六十四式“奇形掌”下,非死即伤,而且竟没有一人能走出十招。
  这一来“神驴铁胆”的威名大震,可是,也就从此江湖上失去了“神驴铁胆”的踪迹。
  如今,这神话般的人物,“神驴铁胆”董千里,又在此处现身,怎不使众人吃惊!
  “哈哈哈……”
  卖绸缎的老人一声长笑,两只细目一睁,奇光四射,向“摘星手”说道:“你这可是认错人了!不要看到老朽骑驴,就把老朽当做‘神驴’。老朽更不是什么‘铁胆’。哈哈!老朽是‘豆腐胆’,最怕看到打架斗殴……”
  老人说着,一圈毛驴,又走至“樊氏三剑一鸾”身旁,这时樊氏三剑中的老大、老三,以及樊素鸾兄妹三人,正在救治被司马敬“追魂铃”打伤的老二,“追风剑客”樊杰。
  老三“摩云剑”樊英扶住樊杰,老大“戳情剑”正为樊杰“推宫活穴”,樊素鸾拿出樊家秘传的跌打圣药正喂樊杰吞服。
  “你们看可怕不可怕?这不是打架又打伤人了!”老人在驴背上看了看樊杰,然后抡目四顾,扫视了司马敬、李举二人一眼,说道:“这是谁动手打的?”
  狂傲的“塞外双残”,脸色吓得变成死灰一般,畏惧地望着老人既不敢承认,又不敢否认,变得就似聋哑一般……
  这时,老人的眼光望到展白,向着展白呲牙笑了一笑。
  展白不知这卖绸缎的老人,为什么老是向自己发笑。在押镖的路上,每遇到老人,老人总要向自己呲牙笑笑,展白也茫然地跟他笑了笑。
  “小哥!”老人竟对展白开口说话了:“咱们老小二人倒是很有缘,又碰上了。”
  “真是巧遇。”展白含着深意地答道:“小可走到哪里,老先生也走到哪里。”
  “吓……”老人笑了。跟着一抬腿从小毛驴上下来,走至樊氏三剑一鸾近前,用手一指樊杰的右肩,说道:“右肩里风穴挫伤,如不快治,便要落个半身不遂。”
  “戳情剑”累得满头大汗,用“推宫活穴”手法,就是解不开二弟受伤的穴道,正在心急,突然老人用手一指,“戳情剑”离得最近,微感老人指处一丝微风吹过,樊俊蓦然惊悟,这分明是江湖上只闻传说,未曾见过的“凌空拂穴”手法。
  “戳情剑”不明骑驴老人的用意,恐怕老三负伤后再被暗算,愕然一惊……
  “追风剑”却打了一个冷颤,人已苏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戳情剑”这才知道老人是帮忙自己,为二弟解开了穴道。而自己却费了半天劲,手揉掌推,用尽了周身真力仍然解不开,而人家只那么虚空用手一指,便解开了,自己还差一点要出手阻拦,不由暗道了一声:“惭愧!”
  但,老人下得驴来,展白一眼看出小毛驴的鞍辔铜环上,斜挂着一口宝剑,只因为老人刚才骑在驴背上,正好用脚把那宝剑挡住了。老人这一下驴,那宝剑便霍然人目。
  宝剑的形象一触及展白的眼帘,展白不由心头狂震……
  原来那柄宝剑,绿鱼皮鞘,黄金吞口,剑柄上嵌镶着一块晶莹透明的碧玉,杏黄丝穗随风微拂。那不正是在“安乐公子”手上遗失,父亲在临死之前交给自己,并遗命自己要以此剑为父报仇的“无情碧剑”吗?
  展白乍睹失而复得的故物,心情大为激动,身形猛窜而前,伸手去抓驴背上的“无情碧剑”。
  同时嘴中大声喝道:“这不是我的宝剑吗?老先生……”
  要说展白在心情激动之下,身形不能说不够快,但他快,老人比他更快,展白身形尚未扑至驴前,老人后脚却先至,一晃身跃上驴背,嘴中连忙叫道:“呃!这位小哥,你是怎么啦?要抢我老人家的宝剑吗?”
  “哼!”展白怒极,冷哼一声喝道:“不知是谁抢了谁的宝剑?咱们光棍眼里不揉沙子!你一路跟着我,抢了我的宝剑,还到我眼前显光吗?……”
  展白一边怒喝一边紧赶,此时老人已骑驴走出两丈开外。
  展白怕让他再跑了,“八步赶蝉”身形急跃随后追去,同时,身形跃起半空,猛然向老人后心劈出一掌。
  “哎哟!”老人尖声急呼,同时骑在驴背上身形乱晃。
  展白劈出的一掌落了空,老人兀自叫道:“小哥见财起意,要想拦路抢劫!你们那么多人,谁来帮忙拦住他呀!”
  “老儿!用不着装疯卖傻!”展白在后边气得骂起来,一边急赶,一边又劈出两掌,同时嘴里说道:“你要不把小爷的宝剑留下,你就是逃到天边,小爷也追上你把宝剑要回来!”
  “哎呀!……哎哟!……”老人骑在驴上头也不回,一边如风驰电掣向前跑去,一边嘴中“哎呀!哎哟!”地乱叫。
  但展白接连朝老人后心要害劈出的数掌,均在老人身形乱晃乱动之下落了空。就是展白向小毛驴腹背上劈了一掌两拳,也被小毛驴乱蹦乱跳之间躲过。
  一人一骑,跑得飞快,晃眼之间,已跑出十数丈之外,眼看将要隐没于密林之中。
  “豹突山庄”上的高手,见展白追踪老人跑了,有数人跃跃欲追,却被庄主“摘星手”阻止住……
  眼看着一人一骑,愈跑愈远,身影渐渐隐没于密林树丛之中;叱咤声,蹄声,也渐渐不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