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十八章 血掌火龙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血掌火龙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展白跃出窗外,连躲过迎面而来的三股暗器,一抬头猛见黑呼呼一片,带着劲风,猛如泰山压顶一般向他头上压下!
  展白大吃一惊,猜不透这迎面压来的是什么物件?匆忙中,一挺碧剑,“四两拨千斤”用剑尖一顶“呼!”的一声,越顶而过,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胖大和尚,虬筋盘结的粗臂上,挽了一个门扇大小的门牌,纵落他的身后!
  这和尚高大粗壮,神态威猛,生就的豹头环眼虬须绕额,光光的顶门上,烫着八颗豆大的戒疤,正瞪着一双环目望着他,满脸惊诧之色!
  展白猛然记起江湖上“铁牌和尚”之名,手拿千斤之重的铁牌,一扑一压之势,力逾万斤,自己在懵然无知之中,以剑尖挡过如此重大的一压,莫说“铁牌和尚”吃惊,就连自己也不敢相信!
  可是,窗外街道上,已有数十人把酒店团团围住,就在展白微一错愕之际,两道光影,恍如流星,在半空中划了两道光弧,猛向展白头上左右“太阳”双穴射来!
  展白身形一矮,手中碧剑“举火烧天”往上迎去!
  “齐!呛!”
  两声微鸣,来人一对链子流星锤的锤头,被展白一剑削落,“叮当!咕噜!”两个锤头在青石板的街道上滚出老远!
  数声怒叱,三道寒光熠闪,两枝剑,一柄刀,齐向展白砍刺而来!
  展白身随剑走,“无情碧剑”在身前荡起一缕碧光,猛向三般兵器削去!
  来人似已知道展白“无情碧剑”厉害,招至半途,急忙收招,腾身后跃……
  “呼!”一股劲风,猛然又向展白袭到!
  展白剑招出手,来不及撤剑,左掌当胸挥出,直向袭来劲风迎去!
  “砰!”一声大震,展白上身微晃,那双掌猛袭展白的半百老者,噔!噔!噔!后退三步,对展白愕然而视!
  这半百老者,正是以一双铁掌闻名鲁南的“铁掌”吕六顺,苦练“铁砂掌”,足下了二三十年的功夫,素常以“铁掌”自负。他见展白年纪轻轻,连战五人,不过是仗着宝剑锋利,在掌功内力上绝不会有太深的火候,想在人前露脸,猛然向展白劈出一掌,他拿捏的恰到好处,视定展白剑招递出,无法抽剑还招之际,一掌推出,用了八成功力。
  没想到展白硬接了他一掌,而且用的是左手,轻轻松松地把他震退了三步。
  看展白那把子年纪,就算打出娘胎练起,功力也不会深厚过自己,这怎不使狂傲自负,最爱出风头的“铁掌”吕老六吃惊呢?
  展白肚子已饿得咕咕叫,饭没有吃成,却被人连番袭击,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连饿带气,倒是真有点火了,双目一瞪,神光四射,对着围在他四周的数十位武林人物,“无情碧剑”一震……
  其实展白尚未出手,围在他四周的武林人物,误以为展白要出手攻击,竟各自退了一步,面现惧色……
  展白不由哈哈一笑,先看到这些人来势汹汹,想不到自己稍一作势,尚未出招,竟如此胆怯!
  被展白一笑,众人蓦然惊悟,想这些武林人物也均是在刀尖上打转的硬汉,对敌之间,哪能向敌手示弱?不由个个脸上发烧,被激怒的数人,暴喝声中,人影纷扑,刀、剑、锤、抓,数般兵器,如狂风骤雨,齐向展白攻到!
  急切间,展白用出一招“疾风斩劲草”剑招,“无情碧剑”闪起一片碧色光墙,“呛!呛!”连响,倒有二三人收招不及,手中兵器被展白碧剑削断,众人一阵惊呼,一齐腾身后退!……
  展白这招“疾风斩劲草”乃是在“豹突山庄”看到“追风剑”樊杰两次施展,而偷学会的。虽然尚不能完全把握住其中奥妙,但大致手法已不差了,想不到施展出来,竟有这大威力!
  展白一招得手,正想乘势冲杀,突听大喝一声:“住手!”
  声如洪钟,震耳轰鸣。展白回头一看,从店门高台阶上迈步走来,正是那红面老者,身后跟着那俊秀少年。
  “你是何人门下?”红面老者走近展白身前,大马金刀的一站,用手指着展白问道:“与镇江樊大爷有什么渊源?说说明白,免得引起误会!”
  “在下与什么镇江樊大爷素不相识!”展白答道:“至于师门,恕难奉告。”展白是个诚实青年,不识江湖上的阴谋险诈,肚子里有什么嘴中便说什么。本来他醉心习武,却始终没有拜过师,跟这个讨教两手,跟那个偷学两招,当然便说不上师承何人。
  红面老者哈哈大笑,说道:“小子够狂!你可知老夫是何人?”
  “恕在下眼拙,并不识老……尊驾何人!”展白本想称呼他一声老前辈,但看到他轻视自己的神色,临时改口,语气也很不客气。
  “初出茅芦的毛头小伙子!”红面老者又是哈哈一笑。说道:“老夫真不相信‘辣手童心’会栽在你的手中!没有别的,老夫要考量你三掌,如你能接住老夫三掌,苏、鲁境内任由你走,绝不会有人拦阻你,小伙子!你看这办法怎么样?”
  展白不认识这红面老者,事实上这红面老者乃苏、鲁一带江湖道上闻名丧胆的人物。姓姚名炳焜,绰号人称“血掌火龙”,不但“红砂血形掌”练有十成火候,而且一身火药暗器,更是独步江湖,尤其他肩上斜插的那柄外门兵器,形似人掌,却比人掌略大,乃百炼精钢打造,“追风八打”擅长点穴,既可当点穴使用,又可当万字梅花夺用,除了点穴,锁夺敌手兵器之外,伸直中指之中,尚藏有极厉害的火药暗器,与敌人过招之际,招出之后,一按把柄弹簧,暗器即随指尖发出,使人防不胜防,躲不胜躲。可说是厉害霸道已极,他把这独特的外门兵器,叫做“仙人掌”,有不少江湖好手,栽在他这柄外门兵器之下。他纵横苏鲁两省,鲜逢敌手,因此养成他眼高于顶的傲性。
  这“血掌火龙”,姚炳焜,在苏鲁一带俨然一方霸主,不知怎么也被“安乐公子”收罗了去,在这“兴隆镇”上坐镇,为苏州云梦山庄外围,独当一面。今天他听到属下禀报,说有一个带剑少年,在镇北密松林内把“辣手童心”费一童打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那“辣手童心”费一童,乃安乐公子门下食客中的一流高手,在江湖上武功、名望都很高,就是自己也不敢说准有把握能胜过费一童。因此,他半信半疑,一方面通知属下注意侦察带剑少年的行踪,一方面派专人向苏州安乐公子报信去了。
  后来他听属下报告,带剑少年径行来到兴隆镇上,他这才率领自己的徒弟“玉面哪叱”宋小飞,及属下高手,赶到酒店来会展白。
  如今见展白施出镇江樊氏门中的“追风剑法”,因为安乐公子与镇江樊家有极深的交情,他以为展白是镇江樊家方面的人,怕引起两家的误会,因此才出面喝问。
  谁知展白断然否认,语气甚狂,这才激起了“血掌火龙”的怒火,声言要与展白三掌赌输赢!
  展白生俱傲骨,也是不知天高地厚,见红面老者瞧不起自己的神色,当即傲然应道:“不管你划下什么道来,在下接住你的就是了!”说着将剑还鞘,蓄势待敌。
  “好小子,算你有勇气!”血掌火龙暴吼声中,双肩向上一耸,身形前弯如弓,头上短如刺猬的白发根根直立,原就红润润的一张脸面更加通红起来,曲臂立腕,双掌竖起如刀,掌心更是赤红如火,闷声吼道:“小心了!这是老夫的第一掌!”
  暴吼声中,“血掌火龙”双掌一挫,把他震惊江湖的“红砂血形掌”功,运至五成功力,呼的一声,右掌推出一股劲风,猛向展白胸前撞至!
  “砰!”然一声暴响,双掌击实,劲风激荡,飞沙扬石,飞尘影中,展白上身晃了两晃,仍然站住,但一股热流通过掌心,只感到周身如被火炙,奇热难挨,口干舌燥,头晕欲倒!
  那“血掌火龙”却被当场震退两步,这当然是他未用出全力,仅以五成功力应敌,而展白却已把掌力运至十成。但这就更激起了“血掌火龙”的怒火。只见他双目怒张,大吼一声:“好小子!再接老夫一掌试试!”
  “血掌火龙”暴吼声中,右掌猛收,圈立胸前的左掌顺势推出,已运至八成,推出的掌风比第一次更见强烈!
  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与不明实力的敌手过招,初交手时,多半不愿用出全力,而是先以四五成功力试试敌手的强弱,然后再逐次加强劲道。所以“血掌火龙”第二掌就比第一掌的威力大多了!因为这样才能愈战愈勇,不致有“一鼓胜,二鼓衰,三鼓竭。”后力不继的现象。
  但展白不明此理,第一掌便施出了全力,等到“血掌火龙”第二掌下来,掌风潮涌,威力大增,他反而觉得无力可使了。但他宁折不屈的个性,仍然不愿躲避,同样用左掌向来势迎去!
  “砰!”又是一声大震,两股强劲掌风撞在一起,余力四射,回旋生飙,竟逼得围站得近的十数高手,站不住脚,纷纷后退……
  “血掌火龙”高大身形,纹丝未动,这次展白却被震得后退了两步,而且掌风热流,使展白左掌掌心如被火烧,周身汗流如浆,头脑一晕,几乎翻身栽倒……
  展白硬接“血掌火龙”两掌,虽然内腑已被“血掌火龙”纯阳掌功灼伤,但依然屹立如山,这可把围站在四周的数十个武林高手吓呆了,纷纷咋舌,暗想:“这小子真不简单,竟能硬接威震苏鲁的‘血掌火龙’的两掌……”
  但“血掌火龙”本人却已体会出,展白后力不继,自己大话说到头里,如果三掌不能把眼前少年打倒,那么,自己便算栽了一个跟头。现在见展白掌力已竭,更不愿使展白有调息复原的机会,第二掌推出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声大喝:“第三掌!小子!你给我倒下吧——你——”
  “血掌火龙”喝声中,双掌一交,运集了周身功力,两掌齐出,猛向展白胸前撞去!
  这才看出“血掌火龙”掌力之强来,只见掌风山涌,锐啸破空,犹如排山倒海般向展白胸前压来!
  掌风未至,展白已能感到热风扑面,连吸呼都感困难,展白自知这第三掌再也不能接住,可是他天生傲骨,明知不敌,仍不愿在人前示弱,竟然力贯双掌,同样的双掌平胸推出……
  “轰!”一声巨响,“毕卜!毕卜……”连距离五尺以外的窗纸都被掌风余力震碎,那酒店窗上糊的是高等绵纸,并涂以桐油,就是狂风暴雨都不能把这窗纸打坏,而竟被两人对实的掌风震碎,由此可见二人掌风之强来!
  路上的尘土,被掌风激起一团飞尘升空足有两三丈高,使众人视线一时看不清场中二人的真实情况。
  霎时,风住尘收,众人才看清楚,“血掌火龙”与少年展白,二人仍然面对面地站立,谁也没有倒下!
  众人不由纷然惊愕动容,竟禁不住交相谈论:“这少年的武功是怎么练的?……”
  “竟能硬接住姚老英雄的三掌!……”
  “……”
  众人吃惊,是在江湖道上从未见过如此的硬打硬拼,如此的强猛掌风。而且“血掌火龙”是成名十余年的武林高手,对方却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
  但他再留神一细看,才看出少年展白神情有异来。只见展白面红如火,双目神光涣散,虽然仍在双眼瞠视着自己,可是,眼神中却似已失去了知觉。“血掌火龙”猛然醒悟,这少年人已被自己掌力震伤内腑,且已失去知觉,他身形不倒的原因,可能是少年人身后丈余处有一道宽厚的影壁墙,自己打出掌风甚猛,风力及墙反弹而回,得到一个巧妙的平衡,把少年的身形稳住了,所以才不倒……
  “喂!小伙子!老夫这三掌的滋味怎么样?”
  展白茫立如故,不言不动。
  “哈哈哈”血掌火龙仰天一阵大笑,神情得意已极。说道:“想必你小子也回答不出老夫的问话来了,奇怪的是,你小子又不是什么忠臣义士,为什么死尸不倒?”
  “血掌火龙”嘴里说话,身形向前疾射,倏伸一指猛向展白“眉心”重穴戳去!
  他此举有两个用意:如果展白已死,这死尸不倒总不像话,他想一指把展白戳倒,也好叫手下为展白收尸;如果展白未死,只是内腑受伤,那么,他这一指,也可以要了展白的命。
  要知“血掌火龙”姚炳焜,是江湖道上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与敌人过招,从不留活口,一定要把敌人制于死地而后已。对此他自己也有个说法,所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又道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不与人为敌便罢,如与人为敌动手,不把敌人杀死决不罢休,不能为一时仁慈,给自己留下后患。
  可是,当他纵起身形,伸出手指尚未触及展白眉心之际,突听一声娇叱:“老鬼!尔敢?”
  娇叱声中,一缕疾风破空,一条黑影猛向“血掌火龙”伸出右臂的“阴都”重穴打到!
  “血掌火龙”艺业果然不凡,变生肘腋,竟能临危不乱,前扑身形,倏然凌空一折,用了一个“云里翻”的身法,硬把前扑的身形给倒提了回来,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双脚又落回原来站立之处。
  “吓——哎哟——噗!”一连串的响声过后,微风飒然,众人眼前一花,在“血掌火龙”与少年展白当中,已站定一个娇美无比的锦衣少女!
  刚才那一连串的响声,却是一条三尺长的蛟皮马鞭,那马鞭由少女手中抖手掷出,原是猛袭“血掌火龙”的右腕,以救援少年展白的。被“血掌火龙”半空折转的巧妙身法躲过,“吓!”的一声,马鞭穿过“铁牌和尚”的耳朵,“铁牌和尚”蛮力不少,却是个粗人,正在直眉瞪眼地看“血掌火龙”与少年展白三对掌,忽觉耳朵一痛,忙用手去摸,耳朵已少了半个,却摸了一手血,不由“哎哟!”惊叫起来。
  “噗!”马鞭又贯进墙壁内,足有三四寸深,二尺余长的鞭梢这才势尽垂落下来,竟挂在墙上空自来回摆动。
  这突然现身的锦衣少女,腕劲之大真令人咋舌,想那蛟皮马鞭乃是柔软之物,由少女手中抖手掷出,却能抖的笔直,犹如利箭一般,打伤了一人,仍能射进坚硬的墙壁内四五寸深,可见这锦衣少女腕劲之大,武功之高来。
  众人不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一齐转头打量这锦衣少女。
  只见她明眸皓齿,肤白似雪,体态娇小玲珑,穿一袭云锦绸衣,头上云髻高挽,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神情娇美俏丽已极,但娇俏之中,又流露出一种清雅高贵之气,真可说是“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尤其她脸上尚有三分稚气,看来是纯洁天真,憨态可掬!就是生气,嘴角仍挂着笑意,样子是可爱已极!
  “你是谁家的野丫头!”“血掌火龙”看清来人仅是一个娇美少女,竟把自己闹了个手忙脚乱,而且还伤了自己一个属下高手,不由脸孔一沉,怒道:“竟敢插手跟我血掌火龙架这个梁子?”
  “红脸老头!你先别神气!”锦衣少女一手插腰,一手指着“血掌火龙”的鼻子,说道:“我先问你,你这么大年纪,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哼!”“血掌火龙”冷哼一声说道:“无人教养的野丫头!你敢在老夫面前胡言乱说,不知尊敬长上,小心我一掌劈了你!”
  “哼!说话不算数的糟老头!”锦衣少女竟模仿“血掌火龙”的口吻说道:“别说你一掌劈不了我,甚至你连我的一掌都接不下,你如果能接住姑娘的一掌,南七北六十三省,任你走了,绝不会有人拦阻你……”
  “住口……!”“血掌火龙”一听,锦衣少女完全是模仿自己说话,不由怒气上冲大喝一声,就要上前出手……
  “大胆小婢!你把佛爷的耳朵打破了,佛爷要你拿命赔偿!”
  “铁牌道人”暴吼一声,单臂抡起千斤重的铁牌,迎头向锦衣少女头顶压下!
  锦衣少女站在那里,嘴角含笑,对“铁牌和尚”重逾千斤的铁牌,泰山压顶般迎头压下,犹如未见,直到铁牌离她头顶不及二寸,她忽然身形一矮,竟不知用了个什么身法,从铁牌之下钻出,凌空一翻,一个“鹞子翻身”,双脚竟站在铁牌之上,身形轻灵袅娜已极,并且口中说道:“你这笨和尚!没有兵器打仗,就把庙里的门板搬出来了!”
  “铁牌和尚”气得哇哇怪叫,一边把一块铁牌,舞得风车似的乱转,想把锦衣少女抛下地来!
  那锦衣少女飞、腾、跳、跃,竟在铁牌上跳起舞来了,一边嘴里嘻嘻哈哈笑道:“好玩!真好玩!……”
  这光景倒真好看,街上灯炬辉煌,一个粗大和尚手舞门板似的铁牌,铁牌上一个锦衣娇美少女,在风车似的铁牌上飞腾跳跃,一边还嘻嘻哈哈地说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江湖跑马戏的,表演什么特技节目呢?
  这时,不但“血掌火龙”率领来的数十名劲装大汉,在四周围看,很多居民行人原先看到江湖上武林人物仇杀,都躲得远远的,现在看到这种情形,倒也都跑了来,远远站着看热闹……
  “铁牌和尚”虽然是个浑人,但打了半天仍不能把锦衣少女打下铁牌,心里也转过弯来了,知道这样不能把锦衣少女甩脱,竟然一手挽定铁牌,空出一只手来,把斗大的一个拳头,向锦衣少女小腹捣去!嘴中并叫骂道:“你奶奶个熊!你倒拿着佛爷好耍子,下去!”
  对一个青春少女来说,“铁牌和尚”这招使的有点下流。锦衣少女粉脸一红,也不笑了。她一抬腿躲过和尚袭向小腹的一拳,跟着用了个“千斤坠”小脚尖用力一点铁牌,人却腾空翻开二丈开外!
  这一下“铁牌和尚”好看了,单手挽定铁牌,被锦衣少女用力一踩,把握不牢,铁牌“呛当!”掉落地上,正好砸在自己脚上,铁牌本就重,又被锦衣少女脚法重力一踩,虽然隔着多耳僧鞋,也把“铁牌和尚”双脚十指砸碎,痛得和尚弯下腰去,嗥嗥怪啸……
  锦衣少女却已纵落在“血掌火龙”姚炳焜面前,用手一掠散乱的鬓发,说道:“红脸老头,看样子你在江湖上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刚才跟人家展小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血掌火龙”看到锦衣少女戏弄“铁牌和尚”的身法步法,竟似“蹑空幻影”,突然想起武林中一大豪门来,知道这种“蹑空幻影”身法,是那豪门中不传之秘,这锦衣少女既然会这种身法,必与那一大豪门有着密切关系,不要说自己“血掌火龙”,就是自己的居停主人“安乐公子”,也惹不起人家,于是把一分狂傲,满腔怒火,统统收起,另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腔调说道:“姑娘!只要你知道老夫在江湖上是有地位的人就够了。你且说说看,我说过的什么话说了不算数?”
  “血掌火龙”老奸巨滑,虽然心中已准备买这锦衣少女的账,但嘴里还在自抬身价。
  “哼!”锦衣少女瑶鼻一耸,说道:“糟老头,你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也用不着装傻!方才你跟展小侠比武赌约,说展小侠接住你三掌,苏、鲁境内,任人家走了,决不再有人拦阻,如今,人家展小侠连接了你三掌,现在该怎么说?”
  “血掌火龙”哈哈一笑说道:“合着我与这位小哥的话,姑娘全听到了。那么,就听姑娘一句话,放这位小哥走路就是!”
  “这才像话!”锦衣少女说:“那就请你的人让路吧!”
  锦衣少女说着撮唇吹了一声口哨,蹄声得得,从圈外跑进一匹枣红色大马来,这枣红色大马神骏非常,到了锦衣少女身边,用那长嘴,在少女身上一阵揉擦,状极亲热。
  数十劲装大汉之中,有不少好色之徒,见锦衣少女美逾天人,娇憨天真,却又凶横霸道无比,连他们的头儿“血掌火龙”都不得不买人家的账,心中虽有非分之想,但也不敢上前一亲芳泽,自讨苦吃。如今,见这匹枣红色骏马,竟与锦衣少女如此亲热,大有“人不如马”之叹……
  锦衣少女用白玉似的素手,拍了拍马的脖子,然后飞身掠至墙边,把插进墙内的马鞭取下,又反身跃回马边,这一往一返,来去如电,却未见她脚踩着地,也未见她手指触墙,光这份轻功就看得众多武林豪客,自叹不如!锦衣少女在数十道眼光注视之下,从从容容,毫无局促不安之态,取回马鞭,拉马走到展白身旁,见展白仍是茫然站在那里,脸红似火,双目痴呆,不由眼中流露出一种痛惜神情,柔声说道:“展哥哥!你负伤了?”展白不言不动。
  “展哥哥,你伤得很重吗?为什么不说话?”展白依然不言不动,而且连眼珠也没有转动一下。
  锦衣少女见此情形,眼圈一红,竟掉下几滴珍珠般的泪珠来。又恨声说道:“哼!一定是这糟老头把你伤了!等妹妹把你送回家去养伤,回来妹妹找这糟老头来给哥哥报仇!”
  说着还回头狠狠瞪了“血掌火龙”一眼,然后飞身上马,单手一提,轻轻地便把展白提到马鞍之上。锦衣少女一手抱住展白在怀里,一手扬鞭欲走……“姑娘,慢走!”血掌火龙跨前一步,嘴中叫道。
  “怎么?”锦衣少女满脸不高兴,颦皱蛾眉,冷冷说道:“糟老头子!你又反悔了?”
  “血掌火龙”苦笑一声说道:“姑娘,你这糟老头糟老头的乱叫,是不是对长者不敬?……”
  “还有什么说的没有?”锦衣少女在马上打断血掌火龙的话,状颇不耐。
  “大胆小婢!你不要得寸进尺!”玉面哪叱宋小飞见师傅大反常态,他早已看不惯,只是碍着师傅的颜面,没有出面插嘴。如今,见锦衣少女要走了,对自己师傅更是不敬,不由怒气上冲,跨前一步,叫骂道:“小爷今天要……”
  “飞儿,你不要插嘴!”血掌火龙制止暴怒如雷的宋小飞,又对锦衣少女说道:“姑娘,我是看在你家长的份上,你既然不愿听,我也不多说,这展姓少年,中了老夫的‘红砂血形掌’,如无解药,不出三天,必五内枯焦而死,现下老夫好人做到底,就送给姑娘一粒解药,回去给他服下,静养数日即能痊愈!”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羊脂小瓶,取出一粒浅绿色丸药,屈指一弹,直向锦衣少女射去。锦衣少女微微一笑,伸出两只春葱般的玉指,轻巧地把飞射而至的一粒药丸捏住。
  别看这是一粒药丸,在“血掌火龙”手中弹出,劲道也不小。尤其药丸那么小,飞射又快,锦衣少女能用两指把飞射而至的药丸捏住,那眼神之佳,内功之纯,手法之巧,拿捏之准,“血掌火龙”这才算真打心底佩服了人家,暗暗叹息了一声,回头望了望自己的徒儿“玉面哪叱”。宋小飞看到锦衣少女表现的这一手,也不禁惭愧地低下头去……谁知锦衣少女在马上接住药丸,放在掌心看了看,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这药丸是真是假呢?假若你给我的是一粒毒药呢?……”
  “血掌火龙”并不是忽发慈心,想救回展白一命,而是知道锦衣少女的家门势力浩大,见这锦衣少女对展白那样亲热,猜想关系必不寻常,如若展白不救,那锦衣少女必定要找自己报仇,因此才顺水推舟,做个人情,故示恩惠,日后锦衣少女就不会找自己寻仇了。谁知他如此委屈求全,锦衣少女竟说出这种气人的话来,不由残眉倒竖,冷笑一声说道:“老夫若不是诚心相救,就是不给他毒药,他也活不了……”“这样说来,倒要谢谢你了,对不对?糟老头!”锦衣少女已经信过得“血掌火龙”,交出的一定是解药,不等“血掌火龙”把话说完,已扬鞭催马走了,马行如风,转眼消失在街口黑暗之中,直把“血掌火龙”气得吹胡瞪眼,尤其后边那一句“糟老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