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二十章 祥麟公子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祥麟公子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二人哭了半天,怪人突然仰脸一声长啸,似是吐出了满腹悲愤,用手一抹脸上泪痕,昂声说道:“英雄有泪不轻弹!小恩公!不要哭了!我活死人还有几句要紧的话告诉你!”
  展白一阵大哭,心头积郁已倾吐不少,闻言止住悲声,站起身形说道:“老前辈不必客气,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就是了。”
  “惭愧!”活死人仰天一叹说道:“我弟兄身受恩公大恩,终身难报,没想到恩公惨死,我弟兄连杀害恩公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弟兄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本想自碎天灵追随恩公于九泉,但又想查访杀害恩公的仇人为恩公报仇,才忍辱偷生活了下来,我二人废去名号,以‘活死人’与‘死活人’自况,一日不能为恩公报仇,便一日不称名道姓,可是杀害恩公的仇人的手段既狠毒,行事又极端隐密,经过我弟兄十年来的明察暗访,才约略知道杀害恩公的竟是江湖上六个声名显赫的武林高手所为。”
  活死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展白听到将要说出杀害父亲的仇人的姓名时,竟激动得浑身发抖,一边嘶哑地叫道:“说下去!老前辈,说下去……”
  “唉!”活死人摇头长叹一声,说道:“这六个人原与你父亲义结金兰,在江湖道上合称中原七侠。想不到为了洞庭湖边一宗价值连城的宝藏,竟阴谋陷害把你父亲暗算杀死。……”
  “老前辈!你说呀!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展白见活死人说到这里,唏嘘悲叹不再说下去,不由着急地叫道。
  “他们六人之中,除了一人远遁海外,不知所终,其余五人都成了当今武林最大的豪门了。苍天呀!为什么好人不得好报?坏人反而飞黄腾达呢?……”
  “老前辈!你快说出他们叫什么名字?”展白见活死人一味地悲叹感慨,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出杀死父亲的仇人是谁,不由催促他快说。
  “一个是镇江的霸王鞭樊非。”活死人双眼一瞪,无限悲愤地说道:“四个是当今名重武林的武林四公子……”
  “武林四公子?”展白头脑轰的一震,探手抓住活死人的臂膀,双目几欲流血,瞪视着活死人颤声问道:“竟是武林四公子?”
  活死人沉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武林四公子的父亲……”
  “凌风公子之父,摘星手慕容涵?”展白一字一顿地吼声问道。
  活死人点了点头。
  “安乐公子之父,乾坤掌云宗龙?”展白仍是一字一顿地问道。
  活死人点了点头,仍然是一语不发。
  “端方公于之父,混元指司空晋?”展白紧接着问道:“祥麟公子之父,青蚨神金九?”
  活死人只是面色凝重地点头,等到展白问完,他又加上一句:“还有一个,就是那远走海外,下落不明的银扇子柳崇厚。……”
  “哎呀!”活死人声未落地,展白已大叫一声,仰面跌倒,一时气昏了过去。
  活死人一手又把展白提了起来,单掌贯注真力,在展白后心“命门”穴上一阵按摩,展白又悠悠醒转过来,不由星目流泪,颓然说道:“老前辈,看来晚辈这杀父之仇,是报不成了!”
  “唉!”活死人长叹一声,说道:“小恩公!听到这些人的名字,不要说小恩公感到气馁,就连我兄弟二人知道之后,也觉得为恩公复仇无望,要不然在密松林内,我弟兄为什么要撞树自杀呢!”
  活死人这几句话,还真是又鼓了展白的几分勇气,他心中暗想:“自己怎能这么没骨气?遇到困难便畏缩起来!我要留下有用之身,只要自己刻苦练功,学武略有所成,就是不能把杀父仇人一一斩尽杀绝,也要拼着性命去杀一个算一个,让天下武林道也明白父亲还有这么一个后代……”
  展白想到这里,触动灵机,扑身朝活死人跪倒,万分诚恳地说道:“多蒙前辈教诲,使晚辈顿开茅塞,老前辈既是与先父有交情,就请收晚辈做个弟子吧!晚辈跟前辈学好武功,也好去为父报仇!……”
  活死人见展白向他跪下,慌了手脚,拉展白不及,自己也向展白跪倒,连忙说道:“小恩公快快请起,你这样一来,岂不是折杀老朽了!”
  展白以为活死人不肯收录自己,越不肯起来,最后活死人强把展白抱起来,按展白在椅上坐下,才正容说道:“非是老朽推辞,不肯教你,这里边实有重大原因,以老朽武功来说,对付人家二三流的脚色,还有用处,却决不是人家一流高手的对手,常言道‘取法乎上流于中’,就是老朽把压底的功夫都掏出来,把你教成了还是无用,尤其武林中一拜师,便不能见异思迁,再去改投别的师傅,这岂不是误你小恩公的前程?此其一。再者,老朽兄弟二人与恩公展大侠主仆的名份,严格说来,小恩公还是老奴的小主人,奴仆怎能做主人的师傅?”
  展白一听活死人所言甚是有理,知不能强求,随默然不语,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其实,小恩公也用不着失望,你身上不是带着比名师还要高明的武功秘录吗?”
  活死人这一说,展白蓦然醒悟,想起怀中的《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立刻伸手去摸,谁知一摸摸了个空,只吓得心中一凉……
  活死人却从怀中,把《锁骨销魂天佛秘笈》掏出来,说道:“这天下第一奇书,小恩公从何处得来?”“是一个叫雷大叔的人送给我的。”展白见《锁骨销魂天佛秘笈》未丢,这才放心下来。
  在二人说话的当儿,活死人把书页翻开,才看了两眼,赶快又把书本阖上,闭目调息了一会,才睁开眼睛说道:“好厉害!这书可能最易引人走火入魔,小恩公年纪轻轻,不知怎么看的?”
  “晚辈在黑暗中用手摸的。”展白毫无心机,对任何事,都是有什么说什么。
  活死人听展白说“用手摸书”,似是不信,但当他伸手摸了一下,立刻恍然大悟,不由脸上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展白也看出活死人贪婪之色,又听活死人这一说,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心说:“好险!”
  活死人把书交还展白,仰头思索了一会,又问道:“雷大叔是何人?竟如此慷慨!”
  展白把雷大叔的形状描述了一番。“噢!”活死人恍然说道:“雷震远!”
  “老前辈认识?”展白反问道。
  “怎么不认识!”活死人眉飞色舞地说道:“他和你父亲是最好的朋友,想当年我兄弟追随恩公,行道江湖时,他和我们常在一块。……”
  “老前辈是何人?”展白插口问道:“能否将大名告知晚辈,也不枉在此相遇一场。”
  活死人脸色又黯淡下来,长叹说道:“这一点要请小恩公原谅,因为我弟兄发下重誓,在未能给恩公报仇之前,永不提名道姓。以后你只叫我弟兄‘活死人’‘死活人’好了!”
  展白见他不肯说出姓名,也不好勉强,顿了一下,又问道:“老前辈,怎么知道晚辈杀父的仇人……”活死人不等展白问完,便接口道:“这要问‘神驴铁胆’董老前辈,我兄弟二人先前听到这消息,还不敢相信,后来董老前辈前来证实,前两天我兄弟二人又遇小恩公,从小恩公剑穗上看到了那枚‘青蚨镖’——就是那枚青铜制钱。那是‘青蚨神’金九的独门暗器,这我弟兄才不得不相信,那传言竟是事实!”
  “神驴铁胆!”展白寻思道:“董老前辈是不是一个丝绸贩子模样的骑驴老人?”
  活死人道:“正是他老人家!”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重大的事情一般,高声叫道:“神驴铁胆董老前辈,为前辈异人硕果仅存的一位了,年纪恐怕有一百多岁以上吧,三粒铁胆,八八六十四手‘奇形追掌’,武功之高,当今武林恐怕已无出其右者,刚才小恩公说要拜师,何不就去求他老人家收录?”
  展白一听有这条明路,即刻兴奋地问道:“他老人家住在什么地方?”
  “他老人家虽然游踪无定。”活死人说:“但经常在南京燕子矶江边,岩山十二洞存身,小恩公到那里去或能找到他老人家……”
  展白不等活死人说完,跳起身来,向活死人躬一礼,说道:“那么,晚辈就此告辞!危难之间多蒙老前辈相救,又蒙指示明路,一切恩典,展白牢记心底了……”
  展白一边说,一边腾身向门外跑去,话未说完,人已跃出“死人居”门外了……
  “小恩公……”活死人在身后急叫,想告诉展白还有同来的少女,但必然想到一些不便的地方,张嘴欲言又止……就在这略一犹豫之间,展白已奔下山去了。
  展白心急似箭,奔出“死人居”大门,连回头看都未回头看,在山坡上他也看到那匹枣红色的大马在吃草,展白还以为活死人的马,他也没有仔细想想“活死人”那怪像,怎么会有这般鞍辔鲜明的神骏坐骑?……
  南京,古名金陵,乃六朝的古都,山川形胜,物华集汇,为战国第一大城。
  南京城的古迹名胜无数,最著名的有:水西门外的莫愁湖,城北江边的燕子矶,城东钟山南麓的明孝陵,波光明媚的玄武湖,以及城内的北极阁、清凉山等处,有的庄严雄伟,有的幽美壮丽,任何一处均可使人流连忘返。
  虽然时届仲秋,但天空骄阳如火,真可烁石流金。南京夏天之热是全国有名的,这“秋老虎”一发威,真比盛暑还热,因此城内一般仕女,多三五成群到城北江边燕子矶来纳凉。
  燕子矶直立江边,状如飞燕,非常壮丽。附近并有岩山十二洞之胜,为夏日避暑胜地。
  江风习习,柳荫处处,燕子矶旁岩山十二洞一带,有不少茶肆酒摊,依江而设,坐满了避暑乘凉的红男绿女,一个个衣御轻罗,手拿绢扇,指点山水之间,笑语随风播送,使人意会到江南富庶之乡,六朝金粉之胜,果然不比寻常。
  此时在江边踟蹰来了一个落魄少年。只见他身穿一件黑缎披风,质料虽然不坏,但身上挂破了数道裂口,缀下布条也未缝补,随风飘扬,而且鞋上沾满了尘土,身上渍满了汗迹,叫人一看便知他一定跋涉长途,走了不少路了。
  这落魄少年,脸上汗水冲流而下,遗留下一条条的汗渍,看样子是好多天没有洗脸了,但仍掩不住他眉梢眼角之间的俊挺英秀之气。
  而且,落魂少年虽然衣敝形疲,背上却背了一柄古色斑斓的长剑。而且看那长剑绿鱼皮鞘黄金吞口,杏黄丝穗,显然是一柄上好宝剑。他低头茫然走着,微蹙眉头,似有无限心事,对于眼前山川景物,以及绿荫下乘凉谈笑的红男绿女恍如未见。
  偏偏有人专找倒霉的晦气。落魄少年兀自低头走着,忽然飞来一块拇指大的卵石,“叭!”的一声,正打在少年的后脑壳上!
  被打的少年一跳好高,猛然回头四顾,四周乘凉的红男绿女哗然齐笑,竟判断不出是谁打的。
  这一枚石子,打来得怪。虽未使少年受伤,但却很痛。
  落魄少年抡目四顾,只见绿荫茶座上的游客,都面露揶揄的笑容望着自己,又用手一摸,脑后竟被打起一个包来,但在群众之中,就是看不出是何人打的,当然也就无法发作。
  可是,少年刚一回头,“叭!”的一声,又是一枚石子打在头上。
  这一下打的比刚才更重,被打的少年跳起有三尺高,猛然回头,双目圆睁,满面怒容。
  游客哄堂大笑……
  但这一次,少年却看出了门道。原来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孩约七八岁,女孩也就是六七岁,男孩穿一身浅绸裤褂,女孩穿一身淡粉衣裙,一样长得粉装玉琢,俊美非凡。
  两个小孩背着一个百子石柳花盆而立,都背着手,花盆里堆的正是打在少年头上的小块卵石,两个小孩望着少年尴尬的样子,小眼鼓得滚圆,抿紧嘴唇,看样子是强行忍住,使自己不发出笑声来。
  在两个小孩站的附近,有一副高雅茶座,大圆桌面,白色台布,桌上摆着一瓶鲜花,数样新鲜水果,几杯冷饮,四周数张高背藤椅,椅上边散坐着五六个衣衫鲜明的男女,表面上看像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之流,但细看一个个精神充足,太阳穴高高鼓起,双目炯炯放光,分明是些身负高强武功的武林人物。
  其中最扎眼的,是一个廿岁左右的少年,长得肤白如玉,貌比潘安,身穿一袭白纺绸长衫,稳坐在中上座,潇洒中带着高贵,高贵中又显得英气勃勃,有如当年“小乔初嫁,雄姿英发”,谈笑间使曹操八十三万大军烟消灰散,周公瑾那样英俊的气概。
  与这高贵俊美少年并肩坐着的,是一个容光照人的少女,年仅及笄,清新绝俗,犹如姑射仙子,蝉翼般的云罗羽衣,姣艳如花的面庞上,浮着微笑,飞瞥了尴尬的落魄少年一眼,然后又以似怒含嗔的眼光,瞪着两个小孩,那眼光的神情是责备两个小孩不该顽皮淘气。
  落魄少年连着被石子打中两下,又被众游客讪笑,已激起了满腔怒火。但是,当他看出是两个孩子恶作剧时,心中暗想又何必跟两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因此怒气消了一半,但嘴中仍道:“小朋友!不应该无故打人,打到我没有什么关系,若是脾气坏的人,一定不会饶过你们……”
  那小男孩眼珠一转,带着顽皮的笑容,仰起小脸反问道:“这样说,你不坏嘛!”
  “噗哧!”小女孩忍不住笑出声来,但一笑出来又感觉不好意思,忙转身面向江水。
  小女孩转过头去,一眼看见江边岩石上,爬着一个斗箕大的乌龟,正在拱着盖子晒太阳。小女孩童心大发,小手指一屈一弹,把藏在掌心里另一枚石子随指弹出,“叭!”的一声,不偏不倚,正打在乌龟头上,把那乌龟打了一个翻身,真正是“王八翻身忙了爪”,那乌龟仰面向天,四脚一阵乱抓,却无个着力处,再也爬不起来……
  “嘻!”小女孩拍手欢呼:“哥哥!我打中乌龟的头了!”
  坐在茶座上的高贵少年,与俊美少女同声喝止:“兰兰,不许淘气……”
  嗖——叭!
  但是高贵少年与俊美少女喝声未住,小男孩以相同的手法,小手指一屈一弹,也把握在掌心的一枚石子,同样打在乌龟的头上。
  小男孩这一下比小女孩手法重,四脚朝天的乌龟被打得四脚翻飞,一路滚向江水中,“噗通”一声,水花四溅,乌龟趁势潜入水中不见。
  江边茶客,足有数百之众,见状哗然大笑。
  “有什么新奇?”小男孩对小女孩说:“我还不是一样打中乌龟的头!”
  数百茶客更是哄堂……
  两小孩虽是童言无忌,但一语双关,又加上周围茶客一阵大笑,只把落魄少年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两只眼睛瞪得滚圆,真想发作,无奈对方仅是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又觉得不便发作。于是,他叹了一口气。心说:“命乖运又蹇,时被鬼揶揄!自己什么样的气都受过了,又何必跟两个孩子一般见识……”
  落魄少年想到这里,头一低,加紧脚步,想赶快离开这尴尬之地……
  谁知偏偏有人找他的麻烦,就在落魄少年快离去之际,突听一个公羊嗓门叫道:“嗨!老二呀!你方才还说什么‘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决不可忍辱偷生,腆颜活在世上。’如今叫我老人家看来,世上多的是缩头乌龟,少年无志之人,受了人家侮辱,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公羊嗓门又高又尖,分外刺耳,而且声音非常之大,叫得人人都听到了。落魄少年离得很近,闻言身不由己地扭头望去。
  江边树荫下有一个茶座,坐着二老一少,正在以极为卑视的眼光,望着落魄少年。
  两个老人年纪都很大了,但相貌生得甚为奇特。一个长着满头红发,周身皮肤粗糙黝黑,惟有眼鼻紧处长得鲜白柔嫩,一双精光四射的小圆眼,身穿一件百衲衣,拱背缩肩,乍看真像一个马戏班的大马猴一般。
  坐在貌似马猴的老人对面的那个老人,虽然不那么不堪入目,但瘦小枯干,头戴大毡帽,身穿厚长袍,在溽暑天气,光是这身穿着,就够使人觉得怪的了。
  夏穿冬衣的瘦小老头,双手拢袖,皱眉挤眼望定落魄少年。这瘦小老头上唇蓄着两撇小胡子,一个大红酒糟鼻子,摇头晃脑,一边嘴中还文绉绉地吟道:“吾兄言之不谬也!”生就一副三家村,冬烘先生的模样。
  落魄少年一口怒气,从肚子里直冲脑门,但他尚未发作,那冬烘先生模样的老人却招手叫道:“过来!”
  落魄少年强压住满腔怒火,假装不懂地问道:“老先生是叫我吗?”
  “哎!真乃顽冥不灵!”冬烘先生脸孔一沉,叱道:“老夫不是叫汝,难道是叫犬吗?”
  冬烘先生把“你”叫成“汝”,把“狗”称做“犬”,惹得周围茶客,又是一阵哄笑。
  这一下子,落魄少年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怒道:“老先生满嘴斯文,却出言不逊,想必也不是什么正经读书人,小可若不看你那么大年纪,哼!”
  落魄少年话中之意虽未明说出来,但也从那一声冷哼中听出来了。
  谁知落魄少年此言一出,却把那一旁的赤发老人乐坏了。只见他笑得前仰后合,拍手跺脚,哈哈大笑声中,以他特有的公羊嗓门说道:“哈哈哈……文老二!哈哈……你一天到晚感叹斯文扫地……哈哈哈……现在可真是斯文扫地了,哈哈……这小子说你不是正经读书人。哈哈……”
  冬烘先生被赤发老人笑得吹胡子瞪眼,鼓着腮帮,怒向落魄少年叱道:“粪土之墙!粪土之墙!孺子真不可教也!老夫叫汝,汝不过来。还胆敢辱骂老夫!哼!”
  说着冷哼一声,双手一按桌面,作势欲起……
  “老师,且住!”坐在二老对面的小僮,突然往起一长身,向冬烘先生说道:“有事弟子服其劳,杀鸡焉用宰牛刀,收拾这小子,哪里还要您老人家亲自动手,让弟子来教训教训他。”
  冬烘先生沉定地点了点头,又坐了下去,小僮从竹椅上滑了下来,哈吧着两条箩圈腿向落魄少年走近……
  怎么说小僮是从竹椅上“滑”了下来呢?原来小僮身形奇矮,坐在竹椅上两脚不着地,茶座的竹椅又高,因此这身形奇矮的小僮,离坐时是身形一挺,屁股顺着椅面向下一滑,才双脚落地。
  落魄少年一看这小僮,身高不满三尺,却长了一个超平常人的大脑袋,大头大脸上,小鼻子小眼都挤在一块儿,尤其小僮生着两条箩圈腿,上唇挂着两条鼻涕,而且奇丑无比。
  四周茶客一看小僮这份长相,先忍不住嗤嗤发笑,那小僮却大模大样,哈吧着两条箩圈腿走近落魄少年面前,大马金刀地一站,用手一指落魄少年的鼻子,叫道:“哎!你小子得罪了我师傅老太爷!只要给我这小太爷磕个响头,那么,我小太爷便代你小子向师傅老太爷求求情,师傅老太爷也许会饶了你!你若不然,哼!别说师傅老太爷会发脾气,就是小太爷也不饶你!”
  这三寸丁似的小僮,大模大样地向落魄少年一叫阵,而且满嘴的老太爷,小太爷,还不住地用袖口抹鼻涕,这一来把四周茶客更是逗得哄堂大笑起来。
  落魄少年这个气可就大了,看到这三分不像人的侏儒,也向自己喝五骂六,耀武扬威起来,直气得半天说不上话来。
  “小子为什么不说话?”小僮两只绿豆眼一瞪,叱道:“莫非是当真讨打!”
  落魄少年只是嘿嘿冷笑,既未说话也未出手。事实上,他心中是想跟这样一个三分不像人的侏儒打起来,胜之不武,而且被茶客们像耍狗熊似地看热闹,那才真叫划不来。
  小童却不管落魄少年心中怎样想,见他不答话,以为落魄少年瞧不起他。突然左手一晃落魄少年眼神,右手出手如风,身形随着出手之势,电射似地逼近落魄少年胸前,五指如钩,向着落魄少年腕部关节扣来,所用手法,竟是武林罕见的“大擒拿”手法之中的一式“卸关点元”,不仅出招快,而且招式奇,不亚于当今武林一流高手。
  落魄少年陡然一惊,估不到这貌不惊人的三寸丁,竟有这样的高强武功;见小僮招到,不敢怠慢,斜身挫步,甩臂曲肘,用出一招“断筋截脉”,也是“大擒拿手”中的绝招,五指箕张,由下向上,反扣小僮右手脉门。
  “来得好!”小僮尖叫一声,身形如旋风般滴溜溜地一转,右手向侧一滑,躲过落魄少年五指,猛抓落魄少年胸腹要害;同时,左手如叉抓向落魄少年“咽喉”重穴,用的是“大擒拿手”中“抓袍攫带”绝招。
  落魄少年见这不起眼的小僮,出手招式不同凡响,立刻收起了轻敌傲慢之心,右手五指并拢“金丝缠腕”,反拿小僮叉向咽喉的左腕关节,左手横削小僮右臂“经渠”重穴。
  小僮尖啸闪过,二人快攻快打,所用的手法均是武林罕见的“大擒拿”手法,奇诡绝伦,晃眼之间,互拆了五七招。
  燕子矶江边茶座之中,卧虎藏龙,有不少武林名家杂身其中,先前见落魄少年与毫不起眼的小僮起了冲突,以为不过是“狗打架”的把戏,均未加以重视,但等到二人一交上手,都不免睁大了眼睛,暗暗为二人的精奥手法,感到惊异起来。
  其中最留心二人动手的,是那两个奇特的老头,以及那高贵的少年与俊美少女。
  敢情这两个奇怪的老头子,竟是大江南岸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江南二奇”。
  那长着满头红发,周身肌肤漆黑,面白如猴的公羊嗓门老头,乃是“江南二奇”的老大,江湖人称,“赤发老人”常去恶。那夏穿冬衣,酒糟鼻子,满嘴之乎者也,犹如三家村冬烘先生的干枯瘦小老头,是“江南二奇”的老二,姓文名正奇,江湖人称“鬼谷隐叟”。
  这二人享誉武林数十年,武功自成一格,内、外、轻三功均至登峰造极地步,生性怪异,不喜和人打交道,常年隐身“鬼谷”,但无人知道“鬼谷”确实的地点,也很少有人去过,只听传言在雁荡山中。这二人轻易不出谷,可是他二人要走出谷来,在江湖上一露面,必定闹出几件轰动武林的大事来。
  那与落魄少年动手的奇矮小僮,是二人唯一无二独传弟子,乃是二人在山路上捡到的一个弃婴。“江南二奇”本来不喜陌生人,不知怎么一来,竟大发善心,把这拾来的弃婴扶养大,且授以武艺。因他生得奇矮,又无名少姓,因此叫做“三寸丁”,又有个外号,名叫“小丧门”。
  别看“小丧门三寸丁”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却得到“江南二奇”的亲传,具有了二奇四五成的功力,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也可跻身武林一流高手之列。
  如今这落魄少年,竟与“三寸丁”打了个棋逢对手,这还不使“江南二奇”大感奇怪吗?
  “江南二奇”四只眼睛瞪得滚圆,注视着落魄少年的一招一式,见其运用的“大擒拿手法”,竟与二哥“鬼谷隐叟文正奇”所传授“三寸丁”的“屠龙十八手”,有些类似,二人心中不仅奇怪,而且感到说不出的诧异!
  至于另一茶座上那高贵少年,更是当今武林响当当的人物,叫起名号来,可说是天下武林无人不知。当今武林威名最显赫的,便是“武林四公子”,所谓“安乐风流,飘零端方,凌风无情,祥麟热肠。”
  “武林四公子”,名重武林,为当今武林势力最浩大的四大豪门,俱各网罗天下武林高手,门下食客,奇人异士,上百论千,前书中提到的,已有“安乐公子”云铮,“凌风公子”慕容青,而当前茶座上坐着的这高贵无比的少年,正是被江湖上恭称为古道热肠的“祥麟公子”金彩焕。
  祥麟公子金彩焕,世居南京,家资巨万,又加上他幼得异人传授,武功高强,门下食客上千,甚多武林中第一流高手,与另外三公子,在武林齐名,可以说是站在南京城一跺脚,整个中原武林都会乱颤的人物。
  与祥麟公子坐在一起的纯美少女,乃是祥麟公子的嫡亲胞妹,闺名金彩凤,因喜在鬓旁斜簪一枝梅花,人又生得清新脱俗,俊美无伦,故此有个外号叫“一枝梅”。
  这一天,天气实在燠热难挨,祥麟公子兄妹,带着几个门客,及已出嫁姐姐的一对儿女,明明和兰兰,到燕子矶茶座来吃茶乘凉,没想到却遇到那极为扎眼的“江南二奇”及“三寸丁小丧门”。
  “江南二奇”这一次带着独一的弟子离谷下山,还真是来找“祥麟公子”的碴儿。
  看到“祥麟公子”一露面,两个老怪物便冷言冷语地在一边敲山门,偏偏“祥麟公子”势可盖天,涵养功夫却极好,在未摸清“江南二奇”门路之前,尽管“江南二奇”冷言冷语,就是不接碴。甚至他的门下,忍不住气,几次想起身应对,也被祥麟公子暗中制止住。
  “江南二奇”经常不出谷一次,并不详细了解祥麟公子在中原武林的势力,这次出谷来找祥麟公子来一较短长,也是受了小人的挑拨离间,见冷嘲热讽祥麟公子均不为所动,一时之间倒不好意思无端寻仇,因此,双方的人,一时之间僵持在那里。
  恰巧此时落魄少年低头行来,他满腹心思,茫然走着,无心中把兰兰手中牵着玩的一只蚱蜢踏死了。
  “喂!”兰兰大声急呼,并拉起拴住蚱蜢的细线,一看蚱蜢已被落魄少年踏死,高叫道:“看你把我的蚱蜢踏死了,要你赔!”
  谁知落魄少年正在想心事,根本未听到兰兰呼叫,依然低头向前走着……
  兰兰虽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但生于武学世家,武功已有相当根底,见落魄少年踏死她的蚱蜢,任凭她叫连头也不回,竟气起来,回手从花盆内抓起一枚卵石,小手指一屈一弹,竟以“弹指银丸”打暗器的手法,向着落魄少年后脑打去。
  一是落魄少年满怀心事,在人烟稠密之处,未防有人暗算,二是兰兰“弹指银丸”虽然手法奇准,但力道究竟是差,出手后不带毫丝破空之声。
  因此,竟打了个正着。小孩脸薄,待落魄少年被打回头,她却闷着气不敢开腔了。
  落魄少年回头看了半天,看不出是谁打来的,再转头走去时,兰兰向着明明吐舌一笑。明明误以为兰兰是向他挑战比赛,即也在花盆中取了一枚卵石,第二次打中落魄少年的头。
  没想到就因为这一闹,可给“江南二奇”抓住了弱点的机会,“鬼谷隐叟”文正奇首先招呼落魄少年,意思是想借机煽动,要落魄少年找“祥麟公子”算账,那么,他“江南二奇”师徒,可也借口和“翔麟公子”动手。
  谁知话不投机,“江南二奇”自己竟跟落魄少年起了冲突。等到“三寸丁小丧门”与落魄少年打起来,“江南二奇”才知道看走了眼,这落魄少年竟身负绝世武功。
  祥麟公子兄妹比江南二奇更感惊奇。暗想:在自己势力范围以内,居然有人敢来寻衅?已是天大的出人意外,如今又见一个落魄少年,竟有如许高强武功,而且在自己居地内出现,门下人竟毫无所悉,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因此,祥麟公子兄妹,以及门下食客中的武林高手,也俱都睁大了眼睛,望定场中二人相搏。
  落魄少年与“三寸丁小丧门”快攻快打,晃眼又是十余招过去了。
  “三寸丁”别看人矮,身法的确灵活无比,翻、腾、纵、跃,奇快如电,而且,“屠龙十八手”出招之准,拿捏之妙,处处攻敌之必救,见招打招,见式打式,波诡云谲,奇奥绝伦。
  落魄少年出手招式,亦是精奇神妙,且掌出霍然生风,显见内功要比“三寸丁小丧门”深厚,只是身法不如“三寸丁”灵活,出手招式也显得生疏迟滞,因此,二人竟打了个旗鼓相当,难分轩轾。
  时间一久,究竟落魄少年吃了招式生疏的亏。
  在“三寸丁”跃起身形,施出一招“云龙三现”,左手凌空两抓,虚按落魄少年面门,右掌划了个半圆,猛拍落魄少年前胸“三阳”要害,落魄少年应该是用“摸云断峰”招式,崩腿横身,避招进招。
  可是,落魄少年招式不纯,横身却未崩腿,抓向面门的两掌是躲过了,拍向前胸的一掌,却再也化解不开。
  “三寸丁”外号人称“小丧门”,自是心狠手辣,打了半天未得手,又是当着二位恩师面前,脸上早觉挂不住,如今见一掌得手,立刻又加了二成力道,贯注在右掌之上,吐气开声,“着!”暴喝声中,掌挟劲风,猛向落魄少年前胸要害拍至。
  这一掌要被打实,落魄少年不死,也得被打成重伤。
  “呀!”不少人惊呼出声,尤其那“一枝梅”金彩凤,粉脸上竟流过一丝惋惜的神色,似是不愿见落魄少年横尸当场,但又不好意思贸然出手援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听落魄少年大喝一声:“嘿”……
  “砰!”的一声大震,在别人看来万难晃闪的一招,落魄少年竟能吸胸运掌和“三寸丁”硬对了一掌。
  “三寸丁”人小体轻,被落魄少年掌力震得如断线纸鸢般,平直飞了出去,飞去的方向无巧不巧的,正是“江南二奇”坐的那副茶座上。
  “江南二奇”脸色立变,大奇“红发老人”常去恶一举双手,接住了平飞而至的“三寸丁”,往竹椅上一放,“三寸丁”却一挺身又从竹椅上站起来,用手摸了摸脑袋,小眼一翻,尖声尖气地说:“师傅!你放心!挨这么一下两下的,徒儿还不在乎!”
  说着又想纵身向前再战。
  众人都想不透“三寸丁”被落魄少年一掌震飞及丈,竟丝毫未负伤,不知是何道理。
  可是,二奇“鬼谷隐叟”文正奇却“呼”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挥舞着大袖,摇摇摆摆地走近落魄少年面前,双眼一瞪,向落魄少年厉声叱道:“尔姓甚名谁?何人门下?”
  落魄少年昂然答道:“在下展白,出身师门,却无可奉告!”
  “鬼谷隐叟”扬脸想了一会,好像没听说过“展白”这么一号人物。瞬即摇头晃脑地说:“这就奇了!尔既是说不出师门来历,所用擒拿手法,恁地竟和老夫所创手法相同?”
  展白和“三寸丁”动手时,心里一直感到奇怪,见那侏儒似的小人,施展手法,竟是熟悉得很。如今又经这冬烘先生般的老人一问,猛然记起“三寸丁”的擒拿招式,跟“独脚飞魔”李举的擒拿手法,如出一辙。以为眼前这侏儒,冬烘,跟“独脚飞魔”师出一门,于是冷笑道:“缺腿少脚之人,老先生可认识?”
  “鬼谷隐叟”闻言脸色惨变,盛气凌人的态度,一变而为畏缩难安的样子,嘶声说道:“怎么?你是他——的弟子!”
  “赤发老人”也晃身驰近,愕然动容,催着“鬼谷隐叟”的肩膀问道:“这少年是他的传人?他——还活着?”
  展白看这两个奇特的老人如此紧张,莫明所以。但自己跟“独脚飞魔”动手时偷学了两招,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是那老怪物的弟子,于是抗声说道:“二位别紧张!在下可没有那样的师傅……”
  “我老人家也没有那样的弟子!”突然远处有人接了腔。
  “我老人家一生之中,只收了两个徒弟,就掉了两条腿,如果再收徒弟,岂不是项上这颗人头也保不住了吗?”
  展白闻言转头一看,沿着江边走来一个老人,那老人齐大腿以下,双脚全无,却接装了一个上粗下细的木桩,承接住肢体,架着双拐悠悠荡荡地飘了过来。
  展白再回头一看“江南二奇”,早已不见。原来这断去双腿的老人一出现,“江南二奇”便吓跑了。
  茶座上也失了“三寸丁”的影子。
  “孽徒!”断去双腿的老人,口中喝骂:“我老人家找了三四十年,今天让我找到,还想跑吗?”
  说着,双拐一撑地面,身形戛然平射而起,别看这老人断去双腿,借着双拐的支撑,跑起来疾快如飞,只见他一跃就二三十丈远,双拐连点,人已疾如飞鸟般向前追去。
  展白顺着老人追去的方向看去,在那“岩山十二洞”的崎岖山路上,有三个黑点,正如疾矢般向深山密林中逸去。不用问,那正是“江南二奇”与“三寸丁”了。
  展白莫名其妙,一时怔在那儿……
  突然面前一花,出现一条人影,横阻在展白面前,展白抬头一看,见是一个卅余岁的壮汉,自己并不认识,微微一怔,那壮汉却发话了:“朋友慢走!我家公子爷找你有话说。”
  “恕在下没有时间。”展白自从得知武林四公子是杀父的仇人,对“公子”一词,极端厌恶,剑眉一皱说道:“而且在下也不认识你们什么公子爷!”说罢,闪过那壮汉,仍向前走去。
  那壮汉冷笑一声,又晃身挡在展白面前,双眼一瞪,向展白喝道:“朋友!别不识抬举,公子爷想见你是瞧得起你,如果不是公子爷指明会你,你想见公子爷还见不到……”
  展白见他挡在面前罗嗦没完,心中早已不耐,不等他说完,即大声说道:“笑话!纵然你们公子爷是什么土皇帝,地头蛇,在下说不愿见,便不愿见……”
  壮汉见展白出口不逊,骂到他们公子头上,大喝一声:“不愿见,你也得见!”喝声中单臂一晃,“探骊取珠”直向展白胸前抓来。
  展白见他出招迅速,劲风破空,知道这壮汉武功不弱,但他正在气头上,见壮汉招到,不愿躲闪,用一招“缚虎擒龙”,左掌向壮汉打来的右臂搭去,右掌平胸推出,猛劈壮汉前胸要害!
  像这种“以攻还攻”的打法,武林少见,不但大出壮汉的意外,就连坐在茶座上的“祥麟公子”兄妹,及属下高手,也莫不耸然动容……
  可是,二人都是攻势,出手实在太快,“祥麟公子”一干人来不及出声阻止,“砰!”的一声,那壮汉已被展白一掌震飞两丈开外,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颀长身形“叭哒!”一声摔落地上,动也没动,显然是毙命了。
  四周茶客一看打死人了纷纷离座而起,霎时一阵大乱……
  一声厉啸,划空而起,一条身影平射而至,身形未落地,招已先出,犹如一头大鹰一般,十指箕张,凌空向展白头顶击下。
  这一招威势奇猛,迅如星火,展白想躲也没法躲,“霸王举鼎”,双掌过顶猛向来势迎去。
  “砰!”又是硬打硬,展白自觉如万斤铁锤砸在双臂上,一阵气翻血涌,双眼金星乱进,踉跄五六步,仍然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来人凌空一击,把展白打坐落地,身形泻地,不等展白翻身坐起,双掌一挫又向展白胸前推出一掌。
  来人下了狠心,想一掌把展白击毙,以代死去的属下报仇。这一掌用出了全力,只见掌风如飙卷至,展白这一次想躲也来不及了,眼看要伤在来人掌势之下,突听一声喝叱:“巴兄!且慢——”
  听到这喝声,来人掌势一缓,展白却已单足一点地面,翻身而起,横身飘跃八尺。
  一打量来人,却是一个面目黧黑的瘦小老者,一身闪闪发光的黑衣,双掌平伸着叉在胸前,两掌的小指上各套着一个钢环,钢环的另一端系着下襟两摆衣角,正瞪着一双冰芒刺人的三角眼,望定展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