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前尘恨事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前尘恨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3
  展白随着神驴铁胆至一隐秘石洞,这位前辈异侠把一套得自西域的“雷音佛掌”传给了展白,并将展白之父“霹雳剑”展云天被害经过告诉了他。
  原来展白的父亲“霹雳剑”展云天,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心胸光明,行为磊落,凭掌中一柄“无情碧剑”,行侠仗义,天下无敌。由于他公正无私,在江湖上侠名卓著,无论黑白两道的武林人物,对其均甚敬佩。可是由于他急公好义,刚正不阿,固然救助过不少人,交了不少至交好友,但也得罪了不少穷凶大恶,结了不少仇家。
  出乎意外的是展云天并没有死在仇人之手,而是死于六位义结金兰的盟弟之暗算。
  展云天原与“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云宗龙,“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晋,“霸王鞭”樊非,以及“银扇子”柳崇原等七人,合称“江南七侠”,以展云天为首在当时江湖道上乃是威名显赫的七弟兄。
  但是展云天侠肝义胆,所作所为均是只见一义,不见生死。其余六人却各有自私的打算,常常随着展云天舍死忘生地奋斗一场,到头来却一点好处也得不到,心中暗暗不满。
  又加上展云天艺高气傲,难免有些独断专行,凡事只问合不合武林道义,完全不顾六位盟弟心中所想,因此,这六人对他愈来愈感不忿,只不过畏惧展云天武功高强不敢公然反抗,又加上展云天所作所为是大义所在,他们六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也不敢公开说出来,而且“江南七侠”的名望,在江湖上愈来愈大,他们也不好意思与七侠之首的大哥闹翻。
  也是合该有事。“摘星手”慕容涵无意中在哀牢山绝顶秘窟中,得到一幅藏珍图,按图索骥,得知洞庭湖水底沉埋了一宗千年宝藏,得到这批宝藏,立可致敌国之富。慕容涵心中大喜,暗想自己闯荡江湖半生,仍是两手空空,如果能取出这笔宝藏,据为已有,那后半世便可丰衣足食,不必再在江湖上冒风险了。
  可是,等到慕容涵赶至洞庭湖边,已发现不少扎眼人物在湖边逗留,慕容涵心思细密,见此情形,先不去勘察宝藏,隐在暗中一探,才知道洞庭湖底宝藏已走漏了风声,不少武林高手均赶来洞庭湖寻宝,而且传言这千年宝藏中,除了价值连城的珠宝之外,尚有一册“武学真经”,一方“避水玉璧”,以及三粒“大罗金丹”三宗异宝。
  摘星手慕容涵探知这些消息,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宝藏秘图在自己手中,惊的是宝藏消息不知如何泄漏?眼见洞庭湖边高手如云,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已无法取得藏宝。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他手中虽有藏宝秘图,却不会水功,无法进得水底秘道。
  因此,慕容涵无法,只有向义结金兰的“江南七侠”商量。
  当然,见到“江南七侠”之中的另六位,他又改了一个说法,绝不会透露自己想独吞藏宝,只说无意中获得密图,不敢自珍,愿与六盟兄弟共享。
  谁知“霹雳剑”展云天,力主将藏宝取出,以救湖广一带的难民,因为湖广连年荒旱,居民已经饿得到了互食人肉的悲惨地步,官府救济又办得不力,每日均有成千论万的人被活活饿死。因此,动了展云天的侠义心肠,想把这批藏宝取出,变卖换粮,以救济灾民。
  慕容涵一听,心中凉了半截,以为又和往常一样,舍死忘生取得宝藏,又是只便宜他人,自己一点好处也落不到,但尚不死心,仍指望珠宝不要,只取其中三宗异宝……
  但其他五侠,却认为在天下武林高手虎视鹰眈之下,下湖取宝,无异火中取栗,冒着如此大险,取出宝,自己一无好处,却去救济那些与自己毫无关连的远地灾民,实在不甘情愿,因之,一齐劝导展云天打消此念。
  可是展云天却不考虑这些,他只认为所当为,却不顾什么本身利害,并主张把三宗异宝让给天下武林,只以其中金银珠宝作为救济灾民之用,想天下武林人物,只重视那三宗异宝,必不以金银珠宝为重,晓以大义,不但不会受到阻挠,而且还可得到助力,使“江南七侠”完成这一件义举。
  慕容涵这一听,心中更凉了,也与其他五侠一齐主张不去取宝。但展云天所决定的事,从不曾让步,不管六位盟弟怎样说,一定要去湖底取宝。
  由于展云天乃是七侠之首,又加上他的个性是说一不二,其余六人也不敢反对他,随他一同来到湖边,对聚集在湖边的武林人物一宣称,果然受到了拥护,并由武当、少林、峨嵋……等数大门派掌门人议定,全体人员一致协助“江南七侠”下湖取宝,然后以金银珠宝去救济湖广灾民,那“武学真经”“避水玉璧”“大罗金丹”三宗异宝,则在君山顶上开一个武林大会以公平的比武,决定三宗异宝属谁,就连“江南七侠”也算在内,以免七侠吃亏。
  这样一说,聚集在洞庭湖边的天下群雄,大多数均无异议,连心已冷了的慕容涵,及另外五侠也都重新燃起希望之火,虽然展云天一再诚恳表明,志不在夺宝,只在救人。但只要取出宝藏,天下武林各门各派出手争夺,慕容涵想着以江南七侠的名义加上一手高超武功,任何一人也万无拒绝之理。因此,也很热心地把藏宝图取出来,与各门各派推举的代表,共同探勘下湖取宝之路线,地点……
  但众人按图索骥,勘察的结果,那千年宝藏却沉埋在洞庭湖正中心的湖底。
  “江南七侠”中只有出身在洪巢湖边的“银扇子”柳崇厚精通水里功夫,但柳崇厚潜下湖底之后,两天两夜,才浮了上来,却已受了内伤。原来湖心中央水深数百丈,压力极大,而且水底暗流又急,以水功见长的柳崇厚,连湖底都未游到就差一点送了命。
  之后,很多认为水里功夫不错的武林高手,相继下水一探,都与“银扇子”柳崇厚一样,不但身负重伤,连水底都未能到达,更不要说到水底去寻宝了。
  而且,尚有不少水功内力较差,却不自量力的人,下水之后,即送了性命。因此,水底宝藏无法取出,聚集在湖边的武林高手,想尽了种种方法,又葬送了不少人命,至此知道已经无望才陆续地走了,时间一久,聚集到湖边寻宝的武林高手,均已走散净尽,就连江南七侠也放弃打捞沉宝希望,离开洞庭湖。
  事情过了五六年,人人已渐渐把洞庭湖底宝藏的事淡忘了。展云天却探听出云南黎贡山“神猴”铁凌,收藏有一颗“避水神珠”,执此可以分水入海,衣履不湿,这一发现又触动了展云天的灵机,认为如借来“避水神珠”一用,不难把洞庭湖底千年宝藏取出,于是只身赴苗疆,到黎贡山借珠,和“神猴”铁凌苦战三日三夜,才胜了神猴一剑,借到“避水神珠”又到江南,及六位盟弟,前去湖底取宝。
  没想到展云天竟因此被六位结义盟弟暗算杀死。
  因为,“江南七侠”这次在洞庭湖底取宝,是在极端秘密之下进行的,因此,展云天被六位盟弟杀死,江湖上很少人知道内情;又加上湖底藏宝之事,事过多年,人们早已忘记,在最后几年中,江南七侠纷纷结婚生子,觅地定居,很少在一起,故而展云天之死江湖上均以为是仇家所杀,任何人也想不到竟是因寻宝被六位结盟义弟所害。
  仗着从湖底取出的无尽宝藏,“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云宗龙,“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晋,收买天下武林高手,开创霸业,已成为当今武林四豪门,就是镇江“霸王鞭”樊非,虽然不喜罗集门客,也与四大豪门分庭抗礼,势力不小。
  只有“银扇子”柳崇厚,却亡命海外,还不知所终,也许是害死结义盟兄,他良心感到不安吧!
  这事很少人知道,虽有展云天生前故交,如“太白双逸”、雷震远、“无影神偷”华清泉等众人日夜查访,也未知端倪。
  最后神驴铁胆道:“这件事只有老夫一人,经过多年明查暗访,才略知真相,但如果不是今夜遇到‘神猴’,说出你父强借‘避水神珠’一事,可就不知道你父如何在洞庭湖底取出千年藏宝。……”
  展白静静听着“神驴铁胆”说完父亲被害经过,竟一滴眼泪未流,却双目睚眦皆裂,顺着眼睑汩汩流下两行鲜血来。
  神驴铁胆见展白悲痛愤怒到如此地步,不由叹道:“可惜老夫逞一时之勇,与老猴子落了个两败俱伤,无法助你报仇,而且老夫活日无多,也无法再多传你武功,我看你还是忍住悲痛,就着老夫尚有一口气在,收摄心神,听老夫给你讲解几门绝世武功的诀窍吧!”
  展白道:“老前辈,你说得对,英雄有泪不轻弹,晚辈决不徒自悲伤,只有满腔愤怒!现在请老前辈讲吧!晚辈洗耳恭听!”
  于是,“神驴铁胆”为展白讲述各种高深要诀,各种招式章法,以及临敌致胜之道……
  好在展白武功已有良好根基,又加上修习《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之武学,使内功大增,对神驴铁胆所传,虽然武功博大精深,竟能一一领会,学习极速。
  展白可以说有学必会,这使神驴铁胆喜出望外,提高了兴致,不顾伤重命危,将终生精研的高强武功诀窍倾囊相授。
  可惜时间太短了,不到百日的时间,转瞬即届,这天已是神驴铁胆在石洞中传授展白武功的第九十天了,恰好三个月期满,但神驴铁胆以伤残之身,昼夜不息传给展白武功,既不能调养生息,精神耗费又巨,竟油尽灯枯,到了弥留状态。
  展白醉心习武,却从未遇到过名师。虽有一代怪杰雷震远,慨然相赠世间第一奇书,他却是蒙然无知。
  如今遇到神驴铁胆这样武功高强的名师,言言金玉,字字璇玑,所传他的武功诀窍均是精妙无比,展白全副心神都放在学习武功上面,可以说到了发愤忘食的地步,除了饥食渴饮之外,再也不顾其他,对神驴铁胆愈来愈衰弱的情形,竟未注意到。
  洞中又有神驴铁胆先前储存的黄精肉脯,水果甘泉,数量极多,饮食无缺,三个月的时间,展白足不出洞,把神驴铁胆所授的高深武功诀窍,已领会了十之八九。到了这一天,神驴铁胆生命已到了极限,讲出最后一句话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闭目休息了一下,才睁眼道:“我传你武功,到此为止,好在你有那册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魂天佛秘笈》,只要持之以恒,不断地练下去,你将来的成就,实可超出老夫之上,好了,我们缘尽于此,你出洞去口巴……”
  神驴铁胆说至最后,气息衰弱,几至语不成声,展白闻言一愕,他这才注意到神驴铁胆双目神光已散,面如白纸,胸前不住急遽起伏着,看样子已离大限不远。
  展白吃惊道:“老前辈,你……”
  神驴铁胆突又睁开眼睛道:“你不用管我,只紧记报父仇不可鲁莽从事,加紧修练武功,多多结交天下英雄好汉,再把你父亲被害真相公布武林周知,至于……”
  神驴铁胆刚刚说至此处,突听洞外人声嘈杂,有一人高声叫道:“在这里了!看这洞口,分明有人进去过!”
  接着众人七嘴八舌地嚷道:“进去搜搜!进去!走……”
  脚步杂沓,听声音判断,已有数人向洞中走来。
  展白看得神驴铁胆命在旦夕。恐怕来人惊扰了神驴铁胆,当即迎出数步,叫道:“洞外什么人?莫往里闯——”
  谁知展白话未说完,洞外猛喝一声:“打!”
  随着数道寒芒,挟着破空劲风,直向展白面门打来。
  展白见来人不问青红皂白,骤然施出暗器,心中大怒,举掌一挥,把袭来暗器震飞,叮当几声,三只亮银镖一齐打进洞内石壁上,火星四溅,展白接受神驴铁胆习功,内功神力运用随心,已发挥了莫大威力,就这一手“挥金入木”已可震惊江湖。
  展白一掌把袭来暗器震飞,暗恨来人心狠手辣,随手向洞外推出两掌,狂飙骤起,展白的人也随着自己强大掌风窜出洞外。
  掌风山涌,由洞内汹涌而出,同时两声惨叫,三条人影,已从洞内飞出洞来。
  “砰砰”两声,先飞出洞来的两条人影,摔落地上,倒地不起,不知死活。落后出来的第三条人影正是展白。
  原来那进洞的二人,已被展白掌力震出洞外重伤倒地。
  展白纵出洞外,右掌蓄势待敌,左掌护胸,举目一看,洞外站定十数个武林人物,当中一人,正是那俊美无比的“祥麟公子”。
  与祥麟公子并肩站定的是那俊美如花的“江南第一美人”,祥麟公子之妹金彩凤。
  站在他兄妹二人身后是“金府双铁卫”,“铁背驼龙”公孙楚,“铁翼飞鹏”巴天赫,再者就是金府中的武林高手。但展白一时之间已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祥麟公子兄妹,及金府众多武林高手,见从洞中纵出来的竟是展白,不由均自一怔。
  又见进洞搜索的两大高手,从洞内直跌出来,立刻倒地不起,就是不死也负了重伤,简直不知是怎么伤的,万万也想不到是被展白一掌震出洞外,还以为洞中另藏有什么武林异士。
  祥麟公子愣了一下,立刻又恢复了镇定,从容问道:“原来展兄在洞中,但不知洞中还有何位武林高人?何不请出一见!”
  展白也想不到不按江湖规矩,见面施暗器的人,竟是鼎鼎大名的“祥麟公子”率众而来,闻言冷笑道:“洞内之人,不愿见不懂江湖规矩,见面就施暗算的高人,贵公子有何赐教,由展白接住就是了!”
  语气相当不客气。
  金彩凤一见展白在此地出现,芳心一阵乱跳,星眼流波,樱唇启动,但未等她发言,祥麟公子却苦笑一声道:“展兄不必误会,祥麟不知道展兄隐身洞内……”
  展白依然冷笑道:“那么,若是别人在洞中,以贵公子的身份地位,便可以骤施暗算了吗?这么说来,我展白还要感谢公子的盛情呐!”
  金彩凤插嘴道:“你不要误会我哥哥,因为我们丢了重要的东西,已有两拨人在岩山十二洞来寻时吃了亏,所以……”
  金府来人中,以“铁翼飞鹏”脾性最为怪异,加上他武功高强,眼高于顶,金府失物,数拨人马,都在岩山十二洞吃了亏,如今见展白从洞内冒出来,又有两名高手送命,金氏兄妹对展白一再容让,而展白却表现得非常冷傲,不由心中大怒,因此,不等金彩凤的话说完,大剌刺地跑前两步叱道:“狗胆小辈!给脸不要脸,难道堂堂金府,还怕了谁不成!你如再不说,藏在洞中的是什么人,别说二爷对你不客气!”
  展白依然冷笑道:“不客气,你又能怎么样?”
  “先把你这小子拿下再说!”
  铁翼飞鹏怒叱一声,身形电闪而出,探臂直向展白迎面抓来。
  铁翼飞鹏不愧为南京金府的头号高手,身法快,招式奇,虽然这随随便便一伸手,竟然指风疾啸破风,指未到,展白就感到力劲如刀,刺肤生痛。
  但展白此时已今非昔比,神驴铁胆三个月的悉心教导,诡奇招式学了不少,而且心随意会,已能完全发挥本身所具潜在的神力,就在铁翼飞鹏凌厉无比的指风将及面门之际,身不移,脚不动,只双肩微微一晃,躲过迎面指风,反而探手向铁翼飞鹏臂上关元锁来。
  展白也是随随便便一伸手妙到毫巅,正好破了铁翼飞鹏这看似平淡,实际却奥妙无比的“锁龙手”杀招,铁翼飞鹏微微一懔,见展白以招破招,神奇难测,立刻变招,伸出去的左手腕一沉,双指如钳,猛扣展白喉下“璇玑”穴,同时上步出右掌,掌缘如刀,猛削展白左肋软骨。
  展白也自一惊,觉得这铁翼飞鹏,变招之疾,出手之快,简直是无与伦比,幸亏受了前辈异人神驴铁胆三月传功,若不然就出手连环两招,自己非落败不可。
  展白心中这样警惕,手下可不敢怠慢,身形微晃,双掌齐出,旋出刚向神驴铁胆学来的杀手“捕风捉影”,仍然是不守不退,见招打招的招式,双掌猛打袭来双掌的要穴。
  二人近身肉搏,身法手法都是快得出奇,眨眼之间互换了六七招,只把金府来的众尖高手,看了个眼花缭乱。尤其铁翼飞鹏的武功,神奇难测,素为金府众高手所钦仰,如今展白竟与之战了个平手,不由使金府随来的武林高手震惊得目瞪口呆。
  展白力战江湖上闻名丧胆在金府中列名为顶尖高手的“铁翼飞鹏”,毫无怯色,见招打招,见式打式,完全是以攻止攻,身形微移稍晃之间,双掌如飞,和铁翼飞鹏打了个难解难分。
  铁翼飞鹏成名江湖数十年,从未遇过敌手,在杀招连出之下,战不过一个少年展白,心中既惊且怒,出手更加毒辣,掌指如风,恨不得一掌把展白劈个粉碎,才能出胸间一口闷气。
  二人身形缠绕在一起,快如飙风闪电,几至敌我难分,倏忽间只听几声“啪啪”气爆之声传来,二人身形倏然左右分开两丈。铁翼飞鹏怒睛突出眶外,黑脸铁青。
  展白俊面带煞,星目如炬。
  二人各自怒视着对方,瞪了好大一会双方均未出手。祥麟公子天生有“爱才之癖”,见展白年纪轻轻竟能跟自己视为左股右臂的“双铁卫”之一,战了个平手,心中喜爱展白已极,才要出声喝止,谁知他两人互相瞪视了一会,突然大喝一声,又双双猛扑而上。
  “啪!啪!啪!……”
  接连数声爆响,二人在空中又互换了数掌,依然左右分开,飘落地上互相怒视着,既未分出胜败,也不发出一言。这种打法,倒是前所未见。
  “铁背驼龙”公孙楚哈哈大笑道:“小兄弟!真有你的,竟跟我们老鹏打了个平手!”
  铁背驼龙此言一出,铁翼飞鹏脸上更感挂不住,大喝一声,施出了十成功力,双掌猛向展白推出。掌风山涌,如狂风巨浪般向展白汹涌而至。
  展白凛然不惧,身躯一躬,运足了周身功劲,以双掌直向袭来掌风迎去。
  “轰”然一声大震,两股强大掌风撞击在一起,劲风四射,卷沙扬尘。
  尘沙飞扬中,只见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宛如一头巨大飞鸟,凌空三丈,又猛扑而下,半空中双掌又自猛劈下来。
  原来是铁翼飞鹏全力一击,未能打倒展白,已仗着铁翼神衣之助,凌空向展白施出威力更大的一掌。展白“霸王举鼎”,双掌举过肩,已向铁翼飞鹏重逾山岳的掌势迎去。
  又是一声轰然巨震,直如石破天惊,劲风四激竟广达两丈开外,金府高手纷纷惊呼四退。
  铁翼飞鹏凌空下扑的身形,倏然又升高三尺,临空一折,翩然落于地下。
  铁翼飞鹏两只怪眼圆睁,瞪视着展白,静等着展白倒下。
  因为他这临空掌,已施出了全力,“铁翼神功”无人能挡凌空全力一击。
  谁知展白依然完好无恙地站在那里,稳如山岳,气定神闲,而且一双大眼睛神光奕奕,更显出了无比神威。
  这一来不但铁翼飞鹏愣了,连在一旁观战的祥麟公子兄妹,铁背驼龙以及金府高手,无不大出意外。铁背驼龙与铁翼飞鹏功力在伯仲之间,又素知铁翼飞鹏“铁翼神功”的厉害,尤其那凌空下击的千钧之势,就连自己也不一定有把握安然接下,如今见展白竟能接住了,连豪迈风趣的话都忘了说啦,只手捻颚下虬须,环眼圆睁,望着展白呆呆发怔,心说:“这娃儿,这点子年纪,这功夫是怎么练的……”展白却突然大喝一声:“你也接小爷一掌试试!”
  喝罢,沉腰塌肩,气贯丹田,双臂一圈一揉,双掌缓缓推出,正是学自神驴铁胆的西域绝学“雷音佛掌”之中的一招“西天雷音”!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