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南海一君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八章 南海一君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4
  “住手!”
  展白暴喝一声,飞身掠入场中。
  白发婆婆微一愕神,转头见是一个身裹破棉被的俊美少年,不由裂嘴—笑,道:“小娃子,是不是也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出面与我老人家架梁子。”
  展白道:“动手比武,胜者为雄!老婆婆这么大年纪,不知为何还是这么大的火气,战胜也就是了,何必一定要致人于死?”
  白发婆婆一瞪眼,叱道:“乳臭小子,你可知‘海外三煞’的规矩?”
  展白道:“在下不知。”
  白发婆婆运至颠峰的“搜魂指”功未撤,力贯四指,周身微微颤抖,头上的白发及身上的衣衫,更是无风而动,前伸的手指,涨大足有一倍有余,忽视着展白怪笑道:“凡与‘海外三煞’动手之人,从来不留活命,现在你该知道了吧?还不给我快滚。”
  展白也是天生傲骨之人,见这白发婆婆忽喜忽怒,说话的口气,更是咄咄逼人,不由激起怒火,剑眉一扬道:“不管你是谁,也不能不顾江湖规矩,对一个负伤之人,仍然施展辣手。”
  白发婆婆怒急反笑,嘿然说道:“这样说来,你是成心想死了。”
  说着,舍下“天涯狂生”,运指向展白逼来。
  展白见那白发婆婆面目阴森,举指向自己缓缓走近,指锋未出,先感一股逼面生寒的劲流汹涌而至,知道白发婆婆的指功厉害,暗暗运起“雷音佛掌”神功戒备……
  此时,身后负伤的“天涯狂生”经过一番调息,已缓过一口气来,见危难中出面救助自己的,竟是曾败在自己掌下的少年展白,心中既感且愧,又明知展白不是白发婆婆的对手,随在后边叫道:“展少侠,快退!快退!待赵某人再接她几招。”
  说着抢前一步,汇集残余真力,猛然劈出一掌。
  白发婆婆怪笑,把指向展白的指锋,反侧一划,一股疾啸的锐气,猛向“天涯狂生”扫去。
  展白见白发婆婆仍去伤“天涯狂生”,陡然大喝一声,把运至顶峰的“雷音佛掌”施出,疾向白发婆婆攻去。
  “雷音佛掌”乃西域绝学,施展出来,虽不见掌风狂啸,但一股奇大无比的暗劲,如海洋巨流一般汹涌而至。白发婆婆“搜魂指”神功本已转向“天涯狂生”,对“天涯狂生”伤后拼力打出的一掌,她并未放在心上,但展白掌出,她立刻感到不对劲,但一时之间还未想到,以跟前一个不起跟的少年,会有什么了不起的武功,因此,“搜魂指”仍然向“天涯狂生”点去……
  站在另一侧的中年和尚,却脱口叫道:“老婆婆,小心,那少年施出的是‘雷音佛掌’。”
  白发婆婆闻声知惊,“搜魂指”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却施出一招“横扫五岳”的招式,指风狂啸,把“天涯狂生”及展白二人均罩在强劲的“搜魂指”下。
  只听“砰!轰!”接连两声巨响,“天涯狂生”痛啸一声,仰面朝天栽倒。
  白发婆婆一声闷哼,竟被展白“雷音佛掌”震得向斜刺里踉跄五六步出去……
  展白只感掌心如被钻穿,一阵巨痛,几乎使他站足不稳,上身晃了两晃,仍然咬牙忍住,一看掌心却已肿起如桃,心中暗惊:“好厉害的‘搜魂指’。”
  中年矮胖和尚却一掠而前,向展白厉声问道:“尔是何人门下……”
  白发婆婆被展白一掌震退,引为奇耻,暴怒如雷,反身又向展白扑来。
  展白举掌欲迎,却感掌心巨痛如锯,举手乏力,不由暗道:“完了……”
  忽听两声娇叱,两条娇小人影,犹如双飞紫燕,一齐掠入扬中。
  接着一溜碧光一闪,一股劲风锐啸,齐向白发婆婆攻至。
  白发婆婆身形电旋,躲过一剑一掌,身形飘落一丈开外,扭头一看来人却是一个奇美的锦衣少女与一青脸红发的怪人。
  这锦衣少女与青脸红发怪人正是展婉儿与柳翠翠,为救展白,同时出手。
  白发婆婆被二人逼退,未能伤到展白,更形激怒,身形窜落即起,腾身又向二女扑来……
  银扇白衣书生却在一旁急叫道:“红姑,那青脸红发之人,要活不要死,其余之人,可以格杀勿论……”
  白发婆婆虽在激怒之下,仍然听白衣书生的话,半空中“搜魂指”神功点向婉儿,对柳翠翠的一指,却变指为抓,五指箕张,猛然抓下。
  婉儿身形一挫,两指疾出,同样是“搜魂指”,猛点白发婆婆“心俞”“气海”两大重穴。
  同时,柳翠翠一招“斜月生辉”,无情碧剑闪起一片碧芒,猛向白发婆婆右臂削去。
  白发婆婆心中一懔,估不到婉儿与翠翠竟有这样高强的剑招与指功,尤其婉儿的指法,竟与自己的“搜魂指”相似,半空折腰,飘落一丈开外,厉声叱道:“小妮子,你这指法跟谁学的?”
  婉儿道:“这个你管不着,你只要伤到展哥哥一根毫毛,我便拿你偿命。”
  白发婆婆裂嘴一笑,道:“好!我素来不讲理,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比我更不讲理的人。我问你,小姑娘,这少年是你什么人,值得你这么关心他……”
  婉儿尚未答言,柳翠翠却看到展白掌心红肿,脸色惨白,心痛心上人负伤,怒叱一声,抖剑向白发婆婆分心刺去。
  剑出啸风,剑尖寒芒竟然闪起一片耀眼碧光,显然柳翠翠的剑术修养已到了“以气御剑”的地步,剑招施出,声势惊人。
  白发婆婆大惊失色,收身急躲,仍然慢了一步,“哧!”的一声微鸣,白发婆婆的半截衣袖已被剑芒削下。
  婉儿也看出展白负伤的情形来,在白发婆婆站脚未稳之际,猛然弹出两指,直向白发婆婆袭至。
  同时,柳翠翠“寒星奔月”,手中无情碧剑如一道擎天长虹,几至“人剑合一”的剑术化境,不见人影,只见剑光,向白发婆婆电射而至。
  白发婆婆此时狂态全失反而是惊得面无人色,她怎么也估不到当今之世竟有如许高强剑术之人,就是那婉儿的“搜魂指”也不可轻视,见指剑同时攻到,不敢接架,晃身急躲……
  在四周围观之人,虽不乏武林高手,且大多数是走南闯北的江湖混混,但也从未见过如许上乘的剑术,不由齐声惊呼,愕然噫惊……
  在一旁观战的白衣银扇书生,更是又惊又急,高叫道:“仇公公,佛印法师,还不上前,更待何时?”
  长髯老人及中年矮胖和尚闻言,双双纵出,一个敌住柳翠翠,一个敌住展婉儿。
  就这样,把围在四周的武林群雄,看得个个心惊,那青面红发的柳翠翠众人从未见过,武功剑术出神人化,不知是何来路,惊奇还不在话下,但少年展白却是众所周知的一个新出道的少年,他每次露面,武功都有进步,一次比一次的强,而且进境之速,更是大违常情。以白发婆婆来说,四大豪门的一流高手,接连死在白发婆婆手下,连‘天涯狂生’,这个眼空四海的武林高手,都重伤在白发婆婆手中,生死不明,而小小年纪的展白,竟能一掌把白发婆婆震退,而现在又力战数十合不败,怎不使人惊异?
  婉儿,也有不少人认识,见她能力战“佛印法师”,能够战了个平手,同样群雄惊讶不已。其中尤以“凌风公子”及其门下高手,最感不解。因为婉儿的武功,虽然得到庄主“摘星手”的亲传,堪称不错,但要想敌住连毙四大豪门十数高手的“佛印法师”,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可是,现在她不但敌住了使群雄丧胆的“佛印法师”,而且与“佛印法师”竟打了一个平手,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凌风公子”暗暗纳闷,心想:“几月不见,妹妹从何处学来这等高强武功?”
  不说围观群雄,个个心头惊异纳罕,且说展白力战白发婆婆却已到了危急关头。
  在他最后一招“风云雷鸣”施出之际,鼓腹纳气,双掌向外一震,这一招确是很厉害,硬把狂傲无俦的白发婆婆逼退了三步,但自己身上绑的破布条,也因自己鼓腹纳气震断,身上的破棉被却顺势滑脱下来。
  骤然闹了个赤身裸体,在这么紧张的场合,四周围观的人都禁不住哄笑出声。
  展白自己更是闹了个面红耳赤,手忙脚乱,一边拒敌,一边抽空用手去提滑落的破棉被……
  白发婆婆却毫不放松,一边着着进攻,一边嘻嘻笑道:“小娃子没想到你穷的连衣服都没有的穿,还敢强出头多管闲事,看奶奶不毙了你才怪呐。”
  说着,“呼!呼!呼!”接连又劈出三掌。
  掌掌力沉势猛,展白欲想躲避,无奈举脚不灵,只有咬牙运掌硬接。
  “砰!砰!砰!”
  三声大震,展白只觉腑内气翻血涌,双眼发黑,白发婆婆的掌力,一掌比一掌沉重,几如万斤重锤一般,击撞在自己双掌之上,几乎使自己支撑不住。
  白发婆婆三掌得手,又恢复狂态,怪笑着,双掌高举过顶,又猛然向展白迎头扑下了。
  展白昏蒙之中,只觉白发婆婆的掌力,如泰山压顶一般,迎面压至,赶快抽身跨步去躲……
  可是他忘了滑落至腿胫的破棉被正缠住了他的双腿,刚一跨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而白发婆婆重逾山岳的双掌,已压近他的面门。
  展白无奈,奋力举起双掌,向上迎去。
  “砰!”然一声大震,展白如被万斤铁锤击中,嗓口一甜,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头脑轰的一声,立刻昏倒下去……
  昏迷之中,他仍听到白发婆婆如鸭鸣的怪笑声,以及重逾山岳的强劲掌风,第三次又向自己胸前压来。
  不由暗叹一声:完了!想不到我展白这一次竟丧命于此……
  突然,一道耀眼的碧澄剑光一闪。
  接着听到一声娇叱,四缕疾啸的劲风,直向白发婆婆射至。
  展白却已完全失去知觉,昏倒当地,对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他是再无法知道了……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人生变幻无常。
  事实上,人生变化之大,往往出人意外。
  又道是“人生如梦”。相传庄周作梦变为蝴蝶,梦醒后,不知自己是蝴蝶作梦变为人?还是人作梦变成了蝴蝶?
  展白在昏迷中苏醒,也有类似的感觉。
  他被“海外三煞”之一的白发婆婆三掌震伤,昏死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悠悠醒转。
  他迷蒙中恢复了知觉,不知自己究竟是死还是活?首先传人耳鼓的是盈耳的水声。
  那水声鸣金击玉,叮叮咚咚,犹如一曲仙乐。
  而且,那仙乐似的流水声中,尚隐约交织着缥缈的歌声,听来婉转柔和,非常悦耳。
  展白不知是真?是幻?是梦?是醒?
  更不知自己置身何地?他尽力回想着以往的经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自己是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终于,展白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人眼帘的是蔚蓝的天。
  蓝天是那么蓝,那么亮,蓝亮得几乎透明,犹如一潭凝碧集翠的湛蓝湖水,又如一整块透明的蓝玉石板覆盖在他的头顶。
  蓝天上有几朵洁白无比的白云,怡然舒卷,使人看了有着说不出的悠闲宁静之感。
  转眼向左看去,是一带奇峰竞立的琼崖,奇岩怪石,瑶草奇花,几如一道锦绣的屏风般迤逦摆开,正好做了他存身之处的天然屏障。
  琼崖绝高处,一道流泉,喷珠溅玉似地直泻而下,依着山势,盘曲三折,到了将近地面一片平台似的山石上,分成无数细流,涓泻而下,成为一大片的天然喷泉,景象怡人已极。
  想那仙乐似的流水声,就是这些细流形成的了。
  在山脚下,聚水成潭,碧波荡漾,倒映着蓝天白云,及琼崖上的奇花异草,相映成趣,景致之美,犹如仙境。
  再看自己,则是仰卧在一块比床铺略大的白石上,白石呈长方形,而且石山边生了一层如茵的细草,倒在上边竟比锦褥绣被的床铺还要来得舒服。
  而且,在他仰卧的身躯四周,摆满了各色各样的鲜花,简直把他装饰成花国里的一位睡王子。
  展白暗暗纳罕,这是谁把自己放置在这么一个地方?
  这是哪里?哪里有这么美的所在?又是谁采来这么多鲜花放在自己的身边?
  问号实在太多了。
  他不由又转脸四望,当他的眼光转到那碧波荡漾的湖水中时,使他更愕了。
  原来在那春水碧波之中,分明有一个长发披肩,肤白如凝脂的赤裸美女,正在一边歌唱一边戏水。
  那赤裸美女,原是在水中俯泳着,此时,她忽然游近浅处,缓缓从水中站了起来。
  那一来,展白更感惊异了,他纵是一个不出世的奇男子,见到此种光景,也不由怦然心动……
  原来那赤裸美女站立起来,水浅及膝,她一副玉石雕刻般的赤裸胴体,毫无遮掩地映人了展白的眼帘。
  只见那少女的裸体之美,真是难描难画,洁白晶莹,浑圆丰满,全身上下每一根曲线,都充满了和谐的美。
  那赤裸少女虽是背向而立,展白从她身后望去,只能看到侧背,与一少部分斜前面,但也不由从心底喝彩,女人能有如此完美形体,堪称得起是上帝的杰作了。
  那赤裸少女却不知展白在尽情地欣赏着她,嘴里低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伸出柔荑素手,在浅水处摘下一朵盛开的白莲,俛首插在自己的鬓边。
  啊!原来她是采摘那朵白莲去戴的。
  可是,也就在她采下白莲,俛首插在鬓边时,微一侧脸,却看到了展白。
  她见展白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出神发呆地望着她,不由发出一声喜极的欢呼。
  “啊!白哥!你醒转来啦!”
  一边欢呼,一边在水中踢水溅波地向展白跑来。
  一边嘴中高兴地叫道:“白哥!你醒了!你醒了,可得陪我玩,我一个人守了你两个月了。这样的深山静野,只是我一个人,可闷死了……”
  她一路乱叫,展白却被她赤裸着身躯在身上滚动着,爱如燎原之火般地迅速燃烧起来……
  终于,展白不是个世俗的色情男子,霎时克制住爱之欲火,说道:“翠翠!快把衣服穿起来……哎……我……我怎么睡在这里了……嗬……啊这是什么地方……”
  展白虽然强收心神,但被她裸体在身上一阵滚动扑抱,说话也显得不成语调。
  谁知翠翠一撇小嘴,从展白身上站直,一挺酥胸道:“穿衣服?穿衣服?穿什么衣服?我从小在海岛上生长,在海里玩,在沙滩上跑,在树荫里睡,向来就是不穿衣服的。”
  展白看她憨态可掬,不由笑道:“那时候你还小,当然可以不穿衣服。可是,现在你长大了,应该穿衣服了。”
  翠翠秀眉一挑道:“谁说的?就是前几个月,我还是不穿衣服在海边玩。”
  展白道:“你那是在荒岛上没有人的地方,到了中原,处处有人,就不能不穿衣服……”
  展白话未说完,翠翠撇嘴道:“屁!荒岛上也有渔民,这地方倒是真没有一个人。”
  展白被她说得语塞,一时答不出话来。又见她玉乳酥胸,当面而立,赤裸的胴体洁美得使人眩目,禁不住心猿意马,周身血液如万马奔腾一般奔流起来,倒闹了个面红气喘,只睁大了双眼呆呆发起怔来……
  在这样美丽的仙境,欣赏这样女神一样完美的裸体,恐怕在人世间是梦也梦不到的。
  展白正望着翠翠呆呆发怔的当儿,翠翠却忽然噗哧一笑,道:“白哥!你为什么用那种眼光望着我?”
  展白如梦噫般地喃喃道:“哎……你真美…”
  翠翠听展白赞美她,笑容如春花盛开,道:“那么,你不再逼我穿衣服了?”
  经此一问,展白突然记起在“豹突山庄”庄外小山上,被“银箫夺魂”章士朋箫音所迷,自己撕破身上的衣服,也有类似的冲动,觉得“人,原是大自然中的动物,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去,穿衣服是人为的矫饰,不穿衣服反而更接近自然,更纯真,更圣洁……”
  展白头脑中渐渐接近了自然,灵光耀闪,欲念全消,忙道:“是的!你不穿衣服,比穿衣服更美!我……”
  谁知翠翠却一晃娇躯,隐身在一支矗立的石笋后面,嘻嘻哈哈地笑道:“你知道就好了!可不能让你看,你的眼睛好像要吃人的样子,使人害怕……”
  说罢,仍哧哧笑着,竟从石后披上一件闪光透明,如网络的长袍走了出来。
  展白见她微低粉颈,两只手灵巧地系着衣带,鬓旁斜簪着一朵白莲,缓缓走来,真是美丽极了,心中暗赞道:“啊!太美了!如若伴着如此爱侣,傲啸山林,逍遥一生,世上一切的荣华富贵,恩怨情仇,真可一概不问了……”
  翠翠走近展白身边,举手掠了掠散乱的鬓发,道:“白哥哥,你坐起来运运气,看你的内伤好了没有?如果是好了,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展白道:“什么好东西?现在给我看不是一样吗?”
  翠翠撒娇道:“不嘛!你一定先要运功,证明你的伤势好了,我才给你看。”
  展白只得依她,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竟穿了一件与翠翠身上衣服质料相同的原色长袍。
  展白用手揉了揉,那衣料柔软非常,而且闪闪生光但却是非丝非绸,看不出是何质料织成,不由问道:“这衣服是何处来的?质料这样好。”
  翠翠道:“这是你病中,我采集山中天蚕丝织成的,因为没有针线,边上都是用丝绦穿连起来,怎么样?你看我做得还不错吧!”
  展白经翠翠这一提醒,才注意到,衣边上果然是用较线略粗的丝绦编织而成,不由心里暗赞,这翠翠姑娘不但人美武功高,而且心灵手巧,想这荒山野岭无针无线,又无织布机,她能全凭双手,织做成如此合体美观的衣服,的确难得。不由脱口赞道:“真好!亏你能做得出来。这恐怕要费你很多时间吧?”
  翠翠道:“不多不少,整整六十天。”
  展白惊道:“怎么?我在这地方昏迷了两个月啦?”
  翠翠道:“两个多月了!你忘记来时是冬天,现在已经到了春天。”
  说着又哼了一声,似是带着内心委屈说道:“怎么?你在昏迷不醒中还嫌日子长了吗?不知道我独自一个人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中,该是多么烦闷呐!”
  展白并没有注意到翠翠的幽怨,只想到自己父仇未报,急道:“不行!我要赶快走。”
  说着纵身欲起……
  翠翠双手把他按住道:“白哥哥,你到哪里去?”
  展白道:“去找四大豪门为父亲报仇。”
  翠翠道:“白哥哥,你不用去报仇了。四大豪门均已星散,‘青蚨神’金九,‘乾坤掌’云宗龙,‘混元指’司空晋,‘摘星手’慕容涵,以及‘霸王鞭’樊非均已被人杀死了……”
  展白不信道:“翠翠,你这岂不是信口胡说?他们四大豪门势可盖天,个个门下高手如云,怎么会一时之间被人杀死……”
  翠翠见展白不相信自己,颇为不悦地道:“白哥哥!你以为小妹会骗你吗?这两个多月的时间,你还不知道中原武林有多么大的变化?如今不但四大豪门的主人均已毙命,而且天下九大门派的掌门人,黑白两道的盟主,水陆码头的总瓢子,均已死的死,降的降,今日中原已经臣属于一大魔头的掌握之中了。”
  展白越发不信道:“那么,武林四公子呢?”
  翠翠道:“武林四公子,现在不过是局促一隅的一个小头目罢了。”
  展白惊道:“那魔头是谁?竟会有这么高强的武功,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可以并吞慑服天下武林。”
  翠翠道:“提起来你也不知道,他是久处南海‘魔鬼岛’的‘海龙神’,又叫‘南海一君’,姓龙名啸天。”展白想了想,果然在武林中从未听到此名号,不由纳罕道:“就凭‘海龙神’一人,就可以使天下武林臣服吗?”
  翠翠笑道:“当然不止他一人,还有他属下高手,‘南海龙女’,‘桃花四仙’,‘魔鬼岛八妖’,以及你在‘亡魂谷’会过的‘海外三煞’与那白衣银扇的书生。”
  展白震惊得瞪大了眼睛,道:“那白衣银扇书生又是谁?”
  翠翠道:“他就是‘南海一君’的独生儿子,名叫‘南海少君’龙飞相公,又叫‘龙神太子’,入侵中原,虽然是以他父亲‘海龙神’的名义,事实上‘海龙神’并未在中原露面,完全是他一人主持全局,可以说目前中原武林,已尽属龙家一姓了。”
  展白见柳翠翠说得头头是道,不由得不信,但却惊奇地瞠目结舌地道:“真想不到!两个多月的时间,武林中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翠翠见展白失魂落魄,觉得不忍,忙道:“先不要管外边闹得天塌地陷,反正我们这地方是块安乐土,如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不得擅入一步。现在不谈那些了,白哥哥,你先运运气,看看伤势全好了没有?”
  展白仍然放不下地问道:“此处是什么地方……”
  翠翠安慰他道:“白哥哥,你先不要多问,话说起来长着哩!你快运气看看,然后我给你看一件最好的东西。”
  展白见她说得急切,只有收拾起满肚子的疑问,依言坐起,暗运《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上的道门大法,闭目垂眉,反省内视,逼住一口真气,运行四肢百骸一大周天,感到真气流转,不但毫无不适,反而比以前更见充盈,这才睁开眼睛道:“我的内腑真气毫无阻滞,想是伤势全好了。”
  翠翠听说他伤势痊愈,不由展颜一笑,极是开心地道:“本来白哥哥受那一点伤,是不会昏迷如此之久的,是小妹给白哥哥服了一种叫做‘紫檀花’的灵药,这种‘紫檀花’据《云汉异志》所载云:‘产自太华山绝顶,不但能增长功力,疗伤去毒,而且可以驻颜长寿,辟谷疗饥。’不过没有深厚根基之人,不能擅服,因为药性太烈,普通人服下会使人五内焦枯,七窍流血而死。小妹在无意中得到一株,带在身边,一直不敢服用,没想到恰巧白哥哥负伤很重,小妹打退‘海外三煞’,把白哥哥救来此地,无药疗伤,这才想起这株‘紫檀花’来,又察知白哥哥根基极佳,所以就给白哥哥吃了……”
  展白听她说把珍贵的灵药给自己吃了,不由万分感激地道:“翠妹妹,你待我真是太好了!这一生我不知怎样才能报答你……”
  翠翠听到此话似是感到莫大的安慰,婉然一笑道:“白哥哥,妹妹并不要你怎样谢我,只要你心里永远不忘记妹妹就好了。现在再听我说下去。当时,我给你服下那‘紫檀花’,你周身火红,热得比火炭还要热,我一见吓慌了,又见你五六天过去了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热度不退,我真是吓慌了,怕给你服错了药,出了差错,万般无奈,才以小妹本身的纯阴……”
  展白至此,对柳翠翠的感激已铭感五内,不知怎样表示才好,只有双手热烈地拥抱,把翠翠俯在自己怀中的一副娇躯抱得紧紧的,做为无言的感谢……
  翠翠也就还以热烈的拥抱,而且沉醉在爱侣的怀抱中了……
  二人也不知拥抱了多久,沉醉了多久,还是展白首先醒觉过来,扶住翠翠的香肩,轻轻把翠翠扶起,道:“翠妹,你不是说要给我看一件好东西吗?到底是什么东西?拿来给哥哥看吧!”
  翠翠哟了一声,道:“白哥哥不说,我还忘了呢!喏!白哥哥你看,就是这个。”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本彩色缤纷的书来。
  展白一看,不由哑然失笑道:“这不是我的《锁骨销魂天佛秘笈》吗?翠妹说的好东西,就是这个吗?”
  翠翠脸孔无端一红,道:“不仅是这册《锁骨销魂天佛录》,你翻开一页看看。”
  展白不解,心想,这上边的图画,自己也看了百数十次了,上边的暗字,用手更不知触摸了多少遍数,不论是睁开眼睛看,还是闭上眼睛摸,自己可以说是熟悉无比,不用翻开扉页,便知道其中是些什么了。
  但看翠翠说得意诚,虽然明知道其中是妖冶无比的“天仙魔女”的裸体画像,还是依言翻开了扉页。
  嘴中仍禁不住疑惑地问道:“这有什么好看?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谁知展白话还未说完,柳翠翠娇躯一转,又把裹住身上的天蚕丝绸袍,脱了下来,接着摆腰扭臀,赤裸的胴体如一条灵蛇一般,婉转扭动,说不出的风情万种,乳浪臀波,几乎使展白神魂为之一荡。
  尤其翠翠此时脸上的风情,竟流露无限的妖冶艳荡之态,这哪里还像纯洁天真的少女,分明是冶荡无比的浪妇淫娃。
  展白先是一惊继之一怒,跟着而来的是如野火燎原的欲火春情。
  这沸腾的欲火,来的是那样快,他的惊怒情绪竟不能防止欲火高涨,只感周身血液贲张,一股热流从丹田直达泥丸,旌旗摇举,几乎把持不住……
  幸亏柳翠翠荡态一展即收,回手又披上天蚕丝袍,娇羞无限地笑道:“白哥哥!你说这算不算最好看的……”
  展白惊魂甫定,努力收摄心神,暗运真气,调息一番方把高涨的欲火平息了下去,不由叹道:“翠妹,你是一个圣洁的少女,今后我不希望你再做出如此丑恶……”
  翠翠笑道:“白哥哥,还自以为正经,难道你只是看外表,没有看到内容吗?”
  展白茫然不解,怔了一下,眼光又落在翻开的《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的画页上,只见那栩栩如生的“天仙魔女”画像,扭腰摆臀,乳浪臀波,尤其脸上那冶荡春情,正是翠翠刚才所做的,维妙维肖,一丝不爽。
  展白诧然道:“妹妹刚才做的就是这‘天仙魔女’的画像吧!但这又有什么含意呢?”
  翠翠正容道:“白哥哥!你知道我的师父是谁吗?”
  展白道:“妹妹没跟我说过,我怎会知道?”
  翠翠道:“我的师父就是‘天仙魔女’。”
  展白愕然道:“那……不可能吧?‘天仙魔女’据今已有二百余年,她怎能活到现在……”
  翠翠白了展白一眼道:“我的话,你老是起疑心,难道我会骗你吗?而且,也不能拿恩师来说谎啊!”
  展白见她急了,忙改口道:“这先不谈,她那画像的姿态,还有什么用意吗?”
  翠翠道:“这画像本是我师父修炼的一种特殊武功,名为‘姹女迷魂大法’,据说厉害无比,不论武功多么高强之士,也难以抵挡,就是修炼至心如槁木死灰的道行高僧,也无法与之抗衡……”
  翠翠说至此处,展白忽然记起在小孤山石洞中,雷大叔授他此书时,所说的一段掌故,一代奇人“只眼郎君”如何受惑,以致走火入魔的经过,不由慨然道:“你师父这‘姹女迷魂大法’不管怎么厉害,究竟不能算武功正道,只能算左道旁门,而且……”
  展白下边的话是“而且,也不正当。”但话到唇边,觉得如此直言,对翠翠的师父大有不敬,因此住口未说。
  但只此也把翠翠说恼了,只见她一瞪眼,道:“什么旁门正门?比功论武,胜者为强,用色相制敌,与用刀剑杀人又有什么两样?”
  本来翠翠已经不快,若是圆滑之人,为讨爱侣欢心,此时必会改口,但展白天生正直不阿,虽看出翠翠着恼,仍率直言道:“这实在大有分别:譬如一个人要到某一个地方,放正路不走,而走人歧途,虽然开始所差无几,但却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翠翠道:“我不跟你讲那么多大道理,现在我只要告诉你,在这一百零八幅天仙魔女的画像之中,却隐藏着一套亘古绝今的高深奥妙的掌法,一套灵巧无比的身法和一套变幻万端的步法。掌法为‘天佛降魔掌’,身法为‘无色无相身’,步法为‘千幻飘香步’,其中任何一项,均堪称得是武林绝响,如果再把‘天佛降魔掌’代之以剑,演释出来便是‘天佛降魔剑’,有了这几套绝世武功,直可睥睨天下,君临万方了。白哥哥,你想想看,妹妹这不是给你看到一件最好的东西吗?没想到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倒跟妹妹说教起来了。”
  翠翠滔滔说下去,展白愈听愈惊奇,见翠翠停下口来,才喘了一口气,道:“真的吗?我……”
  展白本想说“把《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看了这样久,怎么一点头绪也没有看出来?”但他的话尚未说完,翠翠已娇嗔道:“我每次讲话,白哥哥都不相信,好,算我白说,我不谈了。”
  说罢扭转娇躯,回身便走。
  展白见翠翠使气生嗔,忙飘身挡在翠翠身前,深深施了一礼,道:“翠妹妹不要生气,哥哥完全相信你的,正要向妹妹领受教益哩,都怪哥哥不会说话,现在哥哥为翠妹妹赔礼,就请妹妹多原谅吧!”
  没想到展白素常木讷,如今竟谈吐趣雅,亦庄亦谐,又加上他打躬作揖,状甚滑稽,竟把个柳翠翠逗得忍俊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展白见翠翠回嗔作喜,趁势说道:“是不是妹妹刚才摆的架式,就是什么‘天佛降魔掌’的一招?”
  翠翠收住笑道:“不是,刚才那是‘姹女迷魂大法’的一式,名为‘玉体飘香’,但针对‘玉体飘香’的招式,对手出掌竖指横削,就成了‘天佛降魔掌’的第一招‘佛祖降座’,而且晃身错步,也就把‘无色无相身’与‘千幻飘香’步都施展出来了。”
  展白心机虽不大高明,但在习武的悟性上却是高人一等,听翠翠一说,立刻会意,道:“这样说来,练习这‘天佛降魔掌’一定要二人合起来练才行了!”
  翠翠道:“这回算你聪明,这天佛录上隐藏的三门奇功,不但一定要二人合练,而且还非要跟妹妹合练不可,不是妹夸口,天下虽大,但除了妹妹一人,不做第二人想……同时……”
  翠翠至此,大眼珠一转,含着谲诡的笑容道:“天下也只有白哥一人,能练到这‘天佛降魔’绝世武功。”
  翠翠见展白疑惑地望着自己,知道他又要不相信自己所说,随接下去道:“白哥哥,你不要不信。因为我的恩师已经坐化,‘天仙魔女’的‘姹女迷魂大法’,普天下没有第二个人再会,所以非妹妹不行。但若不是为了给白哥喂招,妹妹岂肯牺牲……色相……”
  展白至此恍然大悟,忙又深施一礼,道:“翠妹,我明白啦!不但此‘天佛降魔’绝学,非你给我作练习不可,而且,若没有《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也是不行,可见真是天助我也!妹妹,闲话少说,快帮我练此绝世武功吧!”
  翠翠道:“帮你练武功不难,白哥哥武功练成之后,你该怎么谢我?”
  展白心急练武功,口不择言地道:“一切都依妹妹。只要帮哥哥练成武功,妹妹要怎样全行。”
  翠翠双眉一挑道:“白哥哥,这是你亲口说的。事后可不能说了不算。”
  展白道:“大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皂,岂可说了不算,不要再多说了,快帮我练功。”
  翠翠忽然纵声大笑起来,一个女孩子这样狂笑,真使人吃惊,展白愕然,那美逾天仙的翠翠却一甩手把身上衣服脱光,娇媚地说道:“来吧!白哥哥,我们开始练功夫……”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