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客行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神龙太子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二章 神龙太子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4
  白发婆婆“冷艳红”被展白一掌震退了五步。
  白发婆婆怪目圆睁,满头白发根根直竖,她真不相信这三个月之前伤在自己掌下的少年,掌功内力竟会突然增强。
  怪啸一声,把她鬼神皆惊的“搜魂指”功,运至十成,出指如戟,猛戳展白“心俞”重穴。
  指风一出,锐风尖啸,声势的确骇人已极。
  被绑在柱上的中年贵妇,展婉儿,以及“燕京镖局”的众镖师,担心展白安危,齐声惊呼……
  展白脚踩“千幻飘香步”,人影一晃而没,白发婆婆凌厉指功落空,“磁!”的一声微响,三数丈开外的坚硬石壁上竟现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可见白发婆婆的“搜魂指”实在厉害。
  白发婆婆才微微一愕神,正惊奇展白是用什么身法,竟能脱出自己的指力之外?……
  忽觉背后一热,似有一股火苗向自己身后烧来。
  白发婆婆立感不妙,晃身急躲,但仍然是慢了一步,只感左肩头如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下似的,奇痛无比,跟着那股热力向外一震,白发婆婆惨叫一声,斜刺里踉跄十数步出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只把白发婆婆撞得头昏眼花,双眼翻白,半天回不过一口气来。
  《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上的绝学果然威力无边,展白首次施展,仅只一个照面,就把雄心万丈欲想把中原武林一举征服的“海外三煞”之中,名列第二的白发婆婆打伤。
  这还算是白发婆婆武功登峰造极,方能闪过后心致命要害,仅是肩头承接下展白一掌。
  如若被展白一掌按在心上,就算白发婆婆内功深厚,也难逃一死。
  展白初施“天佛绝学”,一掌把白发婆婆打伤,整座地下室之人,不分敌我,齐声惊呼。
  一半是震惊,一半是怀疑,任何人也不相信,展白竟具有如许高强的武功。
  但这一掌打伤白发婆婆,却把与白发婆婆伉俪情深的长髯老人“仇如海”仇公公给气翻了天。
  只见他把过腹的长髯一抖厉啸怒吼了一声,声如雷震,尤如一个响雷打在了暗室之中,把众人耳鼓震得疼痛如裂……
  就在这怒吼如雷声中,长髯老人,一只右掌,真力贯注,竟猛然涨大了数倍,“呼”的一声,以疾风迅电之势,猛向展白面门劈来。
  展白见那长髯老人的手掌,竟大如车轮,掌心旋转着整个碗口大的罡风气圈,劲流激湍,声势惊人,前所未见,不由心中一懔……
  不要说展白害怕,就室中所有人,均是武林顶尖高手,见了这种空前绝后的掌功,也莫不愕然色变……
  展白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掌功,见状不敢硬接,才要施出“千幻飘香步”躲去……
  耳中忽然听到一个细如蚊蚋的声音说道:“白哥哥!对敌要有自信,你不要怕,先接一掌试试,看你的‘天佛绝学’究竟有何进境?……”
  展白知是翠翠在暗中提醒自己,雄心立震,不要躲闪,反臂一掌,向那大如车轮的巨掌迎去。
  展白施出的这招,是“天佛降魔掌”绝学中的一招“佛光普照”。
  只见劲风山涌,随掌而出。
  刚猛无伦的掌风,与长髯老人巨灵大掌的罡风劲流一接,只听“轰隆隆!”惊天动地的一声大震。
  余力四激,就地卷起一阵狂飙。
  满室尘沙飞扬,屋顶砖石坠落如雨。
  壁摇柱动,整座地下大厅几乎被二人掌力震塌。
  众人尖叫惊呼声,只见展白身上晃了几晃,仍然在原地未动。
  那站在一边的“海外二煞”中的另一位,“佛印法师”,却觑出便宜,悄无声息地蹲下身去,猛然“呱!呱!”怪叫两声,双掌猛向展白后心撞来。
  “佛印法师”的“蛤蟆功”乃是域外绝学,也是厉害非凡。
  他觑定展白连战两大高手,真力损耗过巨之际,抽冷子打出,想一击致命,把展白毁在当场……
  婉儿从展白一出现,就全神贯注在展白身上,首先展哥哥连败两大高手,芳心中除了欢喜之外,对她心目中唯一的恋人更是崇拜万分,无奈她被牢牢地绑在厅柱上,虽然有满腹相思,却无法上前对心上人倾诉,正在徘徊不已,突见“佛印法师”偷袭展白,只急得尖声呼道:“展哥哥!小心暗算!”
  其实,婉儿不喊叫,展白也发觉身后有人暗袭,他运集真力,蓄势待敌时,发觉自己硬拼了两大高手,内腹真气,不但不见衰竭,反而更是充溢,知道自己内功真力已达收发随心,炉火纯青之境,内心的欣慰真是无可言喻,暗想自己武功有成,名望事业,为父报仇,都可一一达到完满结果,意气飞扬之中,对身后暗袭之人,连看也不看,反臂一掌,直向身后撩去。
  掌风劲流,随掌而出,只听“砰!砰!”两声暴响,一声闷哼,在身后偷袭展白的“佛印法师”,竟被展白一掌震飞二丈开外。
  “海外三煞”之中,以长髯老人武功最高,白发婆婆次之,“佛印法师”是最弱的一个,想两个比他强的高手,都败在展白手下,他更不是展白的对手了。
  他一副胖团团的身躯,被展白一掌震飞两丈开外,“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只感腹内气翻血涌,双眼金星乱冒,嗓口一咸,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展白连败“海外三煞”,把大厅中众人,不分敌我,一齐震住。
  众人大睁着双眼望着展白,再无一人敢上前……
  白衣银扇的“神龙太子”,双手抓紧银扇,满脸惊慌之色,却眼珠乱转,看样子惊恐之中,还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魔鬼岛八妖”更是面色惨白,想不到中原武林,还有这等武功高手……
  原先是慕容府的十大高手,现已归附“南海门”的“银箫夺魂”章士朋,“追魂铃”司马敬,“独脚飞魔”李举,却一个个如木塑泥雕一般,站在那里,想是这大大出乎意料的场面,把他们震住了……
  只有“桃花四仙”及那凤钗金衣的“南海龙女”的一个个桃花粉面上,不但不现惊恐之情,反而现出一种喜悦的光辉。
  “桃花四仙”原就是烟视媚行,妖艳无伦的四个尤物,不做态尚且风情万种,如今施出狐媚之术,更是眉眼撩人,浅笑轻颦,加上搔首弄姿,真使人有点眼花缭乱……
  至于那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南海龙女”,本是一个美人坯子,论美丽不下于柳翠翠,但她素常高傲惯了,而且一向在南海门秉掌大权,发号施令惯了,早把女性天赋的魅力,忘于九霄云外,使人见到她威风杀气的一面,甚至于不敢仰视的地步。
  是以展白连伤“南海门”三大顶尖高手,她不但不怒,反而严肃的脸上现出一抹艳丽的笑容,从座位上盈盈起立,走至展白三尺之处,启齿笑道:“你是谁?敢与我‘南海门’作对?”
  这话若在旁人嘴中说出,并不算什么,但在颐指气使惯了的“南海龙女”嘴中说出,已是大逾寻常的客气了,何况面对的还是连伤她门下三大高手的敌人。
  但展白怎知道这些,见“南海龙女”金衣凤钗,衣着华丽如九天玄女,美得出奇的脸上,虽然浮着笑容,但却隐含慑人的杀气,不由朗然说道:“在下展白,并无心与你‘南海门’作对,但看不惯你等滥杀无辜,是以出面为武林主持一点公道!”
  这话本是实话,但展白不善辞令,不会委婉言之,率直道出,显得咄咄逼人。何况面对着是势力庞大,想称霸武林的一大门派的代表人呢!
  “南海龙女”对展白虽然暗生情愫,但被展白这几句话说得不由怒气陡生,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不知就凭阁下你一人,还是另有人在后台撑腰,才敢如此大言不惭?”
  展白也被“南海龙女”这几句激怒,因为他并不知道“南海龙女”在“南海门”中的地位,以为她也不过是一个廿岁不到的少女,竟敢如此卑视人?不由怒道:“展白独来独往,一人做事一人当,只凭手中一支无情碧剑,心中满腔热血,打尽天下不平!”
  “南海龙女”见展白豪气干云,双眉一挑道:“这样说来,你是与我们‘南海门’作对定了?”
  展白见这金衣凤钗少女满脸瞧不起他的神色,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却一言不发,大踏步地走到绑人的柱前,为中年贵妇——也就是慕容涵的夫人松绑……
  “南海龙女”从未见过如此狂傲的青年,胆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竟连理也不屑理她,即去解放犯人,当即怒叱一声道:“且住!”
  叱声中,人也闪电似地欺至展白面前,面孔一沉,又叱道:“你要做什么?”
  “救人!”
  展白嘴中如此说着,却连头也未抬,仍然去为慕容夫人松绑……
  “南海龙女”怒极,才要出手阻止……“桃花四仙”中的二姐“芙蓉妃子”水玉娇柳腰一摆,起莲花步,飘前两尺,娇声说道:“宫主!您是千金之体,拿这么一个小子,何用您亲自出手,让我们四姐妹把他拿下!”
  说罢向另外“桃花三仙”施了个眼色。
  另外“桃花三仙”一起脸现媚笑,各自柳腰款摆,飘然落在展白四方,俨然采取包围态势。
  “南海龙女”也因顾虑自己身份,见“桃花四仙”一出面,立即一点头,又倏然退回到座位上去。
  因为她心里有数,若仅凭武功内力,“桃花四仙”尚不如“海外三煞”,当然更不是展白的对手,但“桃花四仙”诡计多端,且满身迷药,以及其狐魅的力量,对待一个初出道的少年展白,稳有制胜把握,所以,她又坐回了原处,只等“桃花四仙”拿住了展白再说……
  展白却不管那些,解开了慕容夫人的绑绳,又去为婉儿解绑……
  展白双手刚摸到拴住婉儿的绳子,忽然耳边响起一声细若柔丝的冷哼……
  这声冷哼醋味极重,展白知系隐身墙后的翠翠所发,但仍不顾一切地去为婉儿松绑……
  慕容夫人活动了一下被拴得麻木的手脚,先向展白道谢了一声,立即眼含痛泪,匍匐在地一边收拾“摘星手”慕容涵——丈夫的尸身,一边喃喃祈祷,似是为她那惨死的丈夫招魂……
  这些事情,本是同时间的事,因此那声传自壁间的冷哼,也未引起在场的人注意……
  “桃花四仙”见展白解开慕容夫人的绑绳,又去解婉儿,随媚笑道:“小兄弟!你自顾不暇,还去管别人?”
  说罢,见展白不答,仍自松绑救人,“桃花四仙”的大姐“香云妃子”花玉妍,首先向展白遥遥拍出一掌。
  掌风柔软无力,却有一股充鼻的浓郁馨香。
  展白漫不经心地挥掌迎去……
  只听细如蚊蚋的声音在展白耳边响起:“傻小子!接不得!还不赶快闭住呼吸!”
  展白闻声一惊,立即闭住呼吸,但仍然嗅到少许香味,立感一阵头昏眼花。
  另外的“桃花三仙”,见大姐已发动攻击,也同时向展白拍出一掌。
  三只粉白手掌过处,香风弥漫,同时罩向展白。
  同时,八只白手掌,一阵挥舞,一股更加浓郁的香风,又向展白罩去。
  好在展白已闭住呼吸,不惧香风迷雾,见八只手掌一齐攻到,不躲不闪,“天佛降魔掌”第二招又已施出,强大掌风劲流,分四方向“桃花四仙”卷去。
  无奈“桃花四仙”身躯灵活,轻若无骨,见一击无功,展白强劲掌风又到,立即又纷纷闪过。
  她四人不和展白强劲掌力硬打,一沾即退,但香风迷雾却不断向展白拍来。
  在她们四人认为,就算展白武功高强,闭住呼吸,也不能闭得太久。
  迷香拍出香气,只要展白闭不住气时,略一呼吸,即可昏倒。
  谁知展白所习《锁骨销魂天佛秘笈》的正宗心法,大逾寻常,吐纳运气,不需呼吸,只闭住一口真气,在内腑流转,即可生生不息,内功真力便可用之不完取之不竭。
  是以“桃花四仙”与展白连打了十数个照面,展白仍未被浓香迷倒。
  “桃花四仙”暗暗奇怪,一边动着手一边暗自思忖,莫非这少年练会金刚不坏之身,竟会不怕海南特产的“迷魂香雾”?
  但她四人却激起了好强之心,只见大姐“香云妃子”花玉妍在娇躯急闪,躲过展白一股强大掌风之后,樱口一启,媚声唱道:“云想衣裳花想容。”
  接着双臂一展,娇躯在半空中巧妙的一翻,竟把一袭薄如蝉翼的外衣脱落。
  立刻露出一副滑腻如蛇的玉体。
  只见粉臂丰臀,曲线毕露,向着展白酥胸一挺,真是风情万种,撩人欲醉。
  二姐“芙容妃子”水玉娇,见大姐已施出“罗刹迷魂大阵”的招数,当即娇躯一转,也接口唱道:“春风拂槛露华浓。”
  娇唱声中,也把身上的罗衣甩脱出老远,粉腿玉臂,一齐展现了出来。
  三姐“霜华妃子”也接着唱道:“若非群玉山头见。”
  歌唱声中,娇躯一转,罗衣尽褪,正好露给展白一个肥大丰满的屁股。
  四姐“潇湘妃子”苗玉媚唱道:“会向瑶台月下逢。”
  她却是面向着展白,衣扣,解开,衣襦半解,娇躯如灵蛇般扭动一两下,胸前双乳,如新剥鸡头肉,雪白的乳峰上顶着两颗尖尖红粒,向展白颤了几颤。
  正好展白一掌打向潇湘妃子的前胸,潇湘妃子不但不躲反而一挺酥胸迎了上来,吓得展白赶紧缩手收招。
  展白目瞪口呆,虽然近来他连经恶战,大场面见了不少,可也从没有这次陷身脂粉阵中,使得他进退失据,不知如何是好。
  “桃花四仙”歌唱声中一个个脱掉身上罗衣,粉臂玉腿,丰乳肥臀,把玉体一齐展现了出来,竟不再拍出迷香,只摆腿扭臀,围着展白大跳其舞起来。
  可是,那阵阵的浓香,却随着四副娇躯的裸体,更加浓郁。
  整座大厅中却弥漫了这种浓郁的异香,加上春光满眼,除了“南海少君”“南海龙女”以及少数定力强的高手以外,大厅之人均已昏迷欲醉,沉入了欲仙欲死的温柔之乡。
  看来一个个是浑身无力,任人宰割了……
  就连慕容夫人,婉儿等女性,也都嗅到了浓香,沉入半昏半醒的状态之中……
  真想不到一曲“清平乐”,四个裸体少女,竟有这般迷人的魅力。
  展白却只是除了感到事出意料,略显惊愕之外,丝毫未被迷到。常言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展白经过了“天仙魔女”“姹女迷魂大法”的试炼,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迷惑得了展白?
  但展白天性忠厚,见四个少女都脱光了衣服,面对着自己歌唱舞蹈,不再出手攻击,竟也不思出手攻击,立即住手不攻,只呆望着四副光滑的裸体出神发愣,竟不知如何是好。
  忽听那细如蚊蚋的声音,在他耳边笑骂道:“呆子!你发什么傻?这是‘桃花四仙’最厉害的‘罗刹迷魂大阵’,你如再不破阵,可就要吃亏了!”
  展白机伶伶打了个冷战,知系翠翠在暗中提醒自己,定了定心神,尽量使自己神智清醒,双掌蓄满真力,平置胸前,对四女怒叱道:“小爷乃顶天立地奇男子!休要在小爷面前施展鬼魅伎俩,如若再不退去,可别说小爷……要……不客气了!……”
  展白只顾了对四女发威,可就忘了他应该闭住气不能呼吸,这一开口说话,吸了两口气进到腹内,立感头昏眼花,陶然欲醉,虽勉强把话说完,到最后可有点语不成声了。
  展白已渐昏迷,但一点灵智未泯,迷糊中见是戴了鬼面具的柳翠翠,现身相救。
  只听“南海龙女”怒叱道:“大胆贱婢!你背叛师门,仍敢在本宫主面前露面,还不给我束手就缚,难道还要等本宫主下令拿人吗?”
  柳翠翠盈盈向南海龙女施了一礼道:“翠翠拜见宫主!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从今以后翠翠脱离‘南海门’……”
  展白听至此处,虽在昏迷中仍暗暗吃惊,想不到翠翠竟是南海门下……
  突听“南海龙女”叱道:“住口!你吃了豹胆疯了心,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问你!你可知道‘南海门’处罚叛徒的刑罚?”
  翠翠打了一冷战,但想到自己跟白哥哥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白哥哥与南海门誓同水火,今日之事如不跟南海门做个了断,日后自己便无法与白哥哥常相厮守,于是仗胆说道:“人各有志,岂能勉强!翠翠已决心脱离南海门,宫主看在往日翠翠情逾姐妹的份上,就放过翠翠吧!”
  “南海龙女”嘿嘿冷笑道:“情逾姐妹?你别在自己脸上贴金了!想你本是我的一个婢女,我对你好了一点,你竟大胆放肆,先偷了我的鬼面具,不辞而别!如今又胆敢背叛师门,还敢在我面前巧辩……”
  翠翠见“南海龙女”绝情若此,也不由态度转硬,抗声道:“我为什么是你的婢女?不过我爹爹寄住在你家。我才好心服侍于你!那是为了报答我爹爹居住之恩,你便真的拿我当奴才看待了吗?那真算你瞎了眼!至于那鬼面具,乃是师父之物,师父死后,并没有明言传你一人,当然你可以用,我也可以用……”
  这番话只把“南海龙女”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凤目圆睁,怒叱道:“反了!反了!你竟敢顶撞起我来了!我若不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也不配主持‘南海门’了!”
  接着听到掌风破空,惊天动地,想是“南海龙女”已与柳翠翠大打出手。
  旁边还交杂着“南海少君”的劝解声,但展白已渐渐昏迷过去,那掌指破空之声,虽然猛烈非常,但他已经渐渐不能听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展白突感脸上一凉,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猛然清醒过来。
  睁眼一看,他已置身于另外一个房中,围着他站了一大屋子的人。
  这房子锦绣帐,看来有点眼熟。仔细一打量,才知是自己松林伤病,被慕容夫人首次救回豹突山庄,所卧过的房间,正是“凌风公子”的寝室。
  但此次情形显见与上次大不相同。
  上一次他伤病之身,默默无闻,冷冷清清地卧在床上,还险些被凌风公子丢出房外。
  这次很多人围在他的床前,俱是满脸关切之色,好像他已成为众人关切的中心,大家都在期望着他醒转来。
  尤其慕容夫人与婉儿,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半伏在床前,关切地望着展白,眼内竟闪动着泪光。
  柳翠翠正拿一只杯子,显见她是用杯中冷水,使展白清醒了过来。
  茹老镖头及众镖师,一齐围在展白床前,茹老镖头焦急地直搓手,众镖师俱是满脸期望神色,直等翠翠一口冷水喷在展白脸上,展白清醒过来,才一个个面现喜色。
  那冷傲的“凌风公子”却呆坐在一边,一言不发,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展白抡目四顾,猛然爬起,脱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南海门’的人呢,难道都跑了吗?”
  茹老镖头趋前一步,说道:“贤弟,醒转了!先运气看看,内腑有没有受伤,以后的事情慢慢再说!”
  柳翠翠把茶杯放在一边,道:“不妨事的!‘桃花四仙’的‘迷魂香雾’,只能使人昏迷,并不能使人受伤。白哥哥醒来也就好了……”
  婉儿眼中仍带着泪光,喜极而呼道:“展哥哥!你好啦!……”
  慕容夫人不住地用衣袖擦眼,又悲又喜地说道:“展小侠!多谢你救了我,但我的丈夫……”
  说到此事,已呜咽不能成声。
  “凌风公子”嘴唇动了动,想说话却未说出口来……
  展白略一运气,见内腑真气畅行无阻,知道翠翠所言不假,翻身跳下床来,抓住翠翠的手,略显激动地问道:“翠翠!我要你讲真话!你真是‘南海门’下?”
  翠翠眉眼盈盈,沉默地点了点头。
  这算是默认了。
  展白双眉一耸,愤形于色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翠翠低喟了一声,挣脱展白握住的玉手,缓缓走至桌前坐下,默然不语……
  展白天性嫉恶如仇,眼见“南海门”种种暴虐,又见“桃花四仙”的淫荡,知其绝非善类早已义愤填膺,见翠翠竟默认与“南海门”是一党,想起自己与翠翠发生超友谊的关系,虽无夫妻之名已有夫妻之实,不由又急又怒,冷哼了一声,道:“你好!,竟敢欺骗于我!”
  茹老镖头上前劝道:“展贤弟!先不要着急,柳姑娘舍命相救于你,可见已有弃暗向善之心……”
  但展白正在气头上,不管茹老镖头的劝解,怒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当初她不对我说明,就是欺骗!”
  展白此言一出,翠翠只感一阵痛心,竟“嘤!”然一声,哭着飞身掠向门外……
  茹老镖头急从后边追出室外,但翠翠身法何等快速,等茹老镖头追出室外时,早已失去了翠翠的踪迹。
  茹老镖头连叫数声“柳姑娘!”不见回应,知其去远,颓然返回房中,对展白道:“展贤弟!不是老哥哥说你,实在是你的脾气太急了,柳姑娘虽然出身‘南海门’,但几次救你,不惜与‘南海门’正面为敌,可见她已有脱离南海门的决心,常言道‘君子不阻人向善’,你这样当众给他难堪,岂不是‘促人为恶’了吗?……”
  其实,展白对柳翠翠发火,不仅是为了发现翠翠出身“南海门”的一件事,而是数月相处,种种不如意累积在心中的怒火,一旦发作罢了。
  展白与翠翠的结识,是由于翠翠相救,展白那时对她只是感激,并没有爱。之后,翠翠行踪鬼秘,曾引起展白的疑惧,而想偷偷离开她,当发现身上贵重之物,无情碧剑及《锁骨销魂天佛秘笈》已被翠翠取去时,才想找翠翠追讨失物,二人在河边力战金府双铁卫时相遇,无心中在小船上跌倒,肌肤相接,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可以说完全是事情的巧合与临时的冲动,其中并无深厚的感情做基础。
  展白只是觉得人家一个女儿清白之身,献给了自己,自己便有推拖不掉的责任,一定要娶她为妻,做为自己终身的伴侣。这是展白通达人情的地方,也可说是展白伟大的地方。
  但翠翠却是真心爱着展白的。青春少女,情窦初开,多半是如此,热情如火,一见钟情,一眼看见意中人,便以身相许,碰到展白算是幸运,如果遇人不淑,碰到的是一个花花公子,那就只有自怨红颜薄命,徒叹“痴心女子负心汉”了!
  翠翠爱展白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亡魂谷”中为展白疗伤,三个月之中,裸体相偎,施展“纯阴疗阳”,如鸡孵卵,救活了展白,又以赤裸袒裎之身,施展“姹女迷魂大法”,帮助展白练会了《锁骨销魂天佛秘笈》上隐秘的三种绝世武功,可以说,展白能有今天的成就,多半是翠翠所赐。
  翠翠与展白一句戏言,“叫展白一切听她的!”她不该认真,在离开山谷,一路之上,处处干涉展白的行动,并以那句戏言要挟,引起展白内心的不满。
  加上,她时时戴上那副狰恶的鬼面具,使展白时时感到不快。
  展白的发怒是来自一时,翠翠却觉得委屈难忍,故而一走了之。
  茹老镖头不知一对小情侣的内心隐秘,只责展白太过份了,展白却气哼哼地,兀自怒气未熄。
  因为他觉得翠翠不能欺骗他,他心目中是翠翠的丈夫,丈夫岂可受妻子的欺骗?
  慕容夫人也在屋中对展白道:“那柳姑娘的为人的确很好,而且武功高强,如不是柳姑娘能抵住‘南海门’中的人,恐怕众人都要死在‘南海门’毒辣少女之手。”
  婉儿却在一边插口道:“如果不是那叫做什么‘南海少君’的白衣书生,与‘南海龙女’起了冲突,恐怕柳翠翠也是无法应付……”
  慕容夫人瞪了婉儿一眼,道:“婉儿!就是你嘴强!你还不是被人擒住,多亏柳姑娘才救了你……”
  婉儿颇不服气的说道:“女儿若不是受了‘桃花四仙’的暗算,也不会轻易被人擒住……”
  茹老镖头见母女二人要吵起来,忙用话题岔开,道:“算了!过去的事不用再提了,‘南海门’称霸中原,妄杀无辜,如不设法消弥,长此以往,恐怕中原武林将要变成尸山血海,还不知有多少人要沦入杀劫?”
  此时,人影一闪,乱发蓬蓬的“雷大叔”忽然闪了进来,先向慕容夫人回道:“启禀夫人,背节投靠‘南海门’的门客都已肃清,余下的忠贞之士,都齐集在院中,尚有一百余人,静候夫人发落。”
  慕容夫人不愧为名门贵妇,虽然遭到巨大变故,又是在文君新寡的悲痛之中,仍能从容镇静处理善后,先向雷大叔道了谢,即刻至房外与门下食客见面,并重新分派门客在庄上的职使……
  雷大叔借此机会亦与茹老镖头见了,又在床前问候展白,展白此时见了雷大叔,如见亲人,即把自己的出身,以及父亲的血仇一一说出。
  雷大叔不免唏嘘一番,但最后告诫展白道:“贤侄的父仇固然重要,但现在慕容庄主已死,所谓‘人死不记仇’,贤侄与慕容庄主的这一段血仇,可从此一笔勾销,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联合中原武林,以对抗‘南海门’,这才是当务之急,不知贤侄以为如何?”
  雷大叔说罢,双目如电,望着展白,见展白默然点头,知道这位至交好友的后人,还不失为恢宏大度,心中甚慰,随一回手,把婉儿与凌风公子一手抓住一个,拉到展白面前道:“这是慕容庄主的儿女,上一代的冤仇,让它随着死者死去吧!但愿你们下一代的生者,能化敌为友,多多亲近亲近!”
  婉儿含情脉脉,因为她芳心中早已爱上了展哥哥,还想不到二人的父亲竟有着一段仇恨,如今听雷大叔为他们化解,当然是求之不得……
  那凌风公子高傲惯了,此时,反而有点忸怩不安。
  雷大叔又道:“展贤侄!怎样?想我那盟兄‘霹雳剑’展云天,乃是宽宏大量之人,你是盟兄之子,也不会太小气量窄吧?”
  展白毅然向婉儿及凌风公子伸出手来。
  雷大叔又转头对凌风公子道:“贤世侄!看你的了?”
  凌风公子脸一红,也伸出手来与展白握在一起,并道:“展兄都能放过了,小侄还有什么话说。”
  婉儿早已喜极而泣,握住展白的另一只手紧紧不放,若不是屋中人多,恐怕她早已投进展哥哥的怀抱了。
  茹老镖头及众镖师,见雷大叔三言两语,把两家血仇解开,化干戈为玉帛,纷纷上前致贺。
  雷大叔更是开心地仰天大笑起来。
  但雷大叔笑着笑着,忽然双目垂泪,又呜呜哭了。看样子竟是很伤心。
  雷大叔这突然的转变,使众人均自一愕。
  此时,慕容夫人安抚了忠心的门客,又回进房中来,在室外就听到雷大叔如雷的笑声,但进到屋中见雷大叔呜呜痛哭,不由诧异地问道:“雷兄弟!有人戏言,管你叫雷疯子,莫非当真疯了?为什么那么大年纪了,还又哭又笑的?……”
  雷大叔抬起泪脸,随把展白之父与慕容庄主的一段恩怨对慕容夫人说了,最后道:“嫂子!你待我如亲弟,兄弟与展贤侄之父却是刎颈之交,为你们两家把血仇化解了,我焉能不笑?可是,我却未能为死去的云天兄报仇,又焉能不哭?”
  雷大叔这一说,慕容夫人突然抱住展白,放声悲哭起来。
  这一来,把雷大叔也闹傻了,极力把慕容夫人劝住,道:“嫂子刚才你说兄弟是疯子,莫非你现在也疯了,为什么也哭起来?”
  慕容夫人忍住悲声道:“我从不知道那天杀的做出这等事来。展小侠还是我展家的侄子呢!”
  原来慕容夫人娘家姓展,正是“霹雳剑”展云天的一个亲叔伯堂妹,算起来两家还是姑表之亲。
  这一来,两家又近了一层,慕容夫人自不免拉住展白的手絮话起家常来……
  此时,茹老镖头感慨言道:“江湖上恩怨情仇,实在莫测,有时亲者有仇,有时仇者成亲……”
  突然,茹老镖头想起一事,向慕容夫人道:“前天晚上,我闯进府中,误至一座花园,花园楼房中似乎囚住一个内眷,不知她是府中的何人?为什么又被囚在花园……”
  茹老镖头话未说完,婉儿已尖叫起来,道:“哎呀!那是我姐姐!”
  慕容夫人也急道:“是红儿!也是被那天杀的死鬼关起来的!若不是茹老镖头提起,一时之间我还忘了,快!我们快去把她放出来!不知那孩子受了多少苦?……”
  说罢,当先向门外走去。
  婉儿,展白,雷大叔,茹老镖头等人,随后跟了出来,几人身法都快得出奇,转眼来至花园,只见一座古色古香的楼房,楼门深锁,花叶掩映。
  那面色苍白的慕容红,正将脸贴在冰冷的铁栏上低吟着念了千百遍的“长相思”的古诗。
  只听她幽幽念道:“长相思,拼心肝。
  络纬秋啼金井栏。
  忆君迢迢隔青天。
  天长路远魂飞苦
  ……”
  母女连心,慕容夫人一见女儿这般惨状,不由哭叫了一声:“红儿!妈来救你……”
  展白已飞身掠至门前,单掌一挥,“锵啷!”一声,把一只特大的铁锁劈碎,打开了楼门。
  慕容红几疑身在梦中,两只失神的大眼睛怔望了展白好大一会,才猛然扑进展白怀中,竟嘤嘤啜泣起来。
  众人见她长发散乱,瘦如黄花,伏在展白怀中双肩不住地抽搐悲哭,不少人落下同情的眼泪。
  觉得“摘星手”慕容涵,对自己亲生女儿,尚且如此虐待,莫不觉其死有余辜。
  慕容夫人见女儿不投奔自己,反而投进展白怀中,也觉得自己太懦弱了,当初未跟丈夫力争,以致使女儿受这非人的痛苦,但女儿究竟是云英未嫁,老在一个大男人的怀中哭泣,也不雅观,便极力把女儿拉开,道:“孩子!都是妈不好,才使你被爹爹关这样久……”
  慕容红又反身投进母亲的怀中,悲哭起来。她实在是受得痛苦太多了……
  经众人百般劝解,慕容红才渐渐收住悲声,由慕容夫人及婉儿搀着,回至前厅,慕容夫人命婉儿陪伴姐姐去沐浴更衣,却又叫雷大叔在一边窃窃思议了许久。
  雷大叔满口应承,直拍胸脯,之后即对展白说了。
  原来慕容夫人是拜托雷大叔,替女儿做媒,给展白说亲的。因为慕容夫人早知女儿心事,又见扑进展白怀中一哭,觉得女儿已是非展白莫嫁,故此方找雷大叔成全。
  经雷大叔一说,展白觉得实在是无可推托,先有一段当众裸体相就的事端,又有这次怀中悲哭的事情,同时觉得慕容红情有独钟,自己也不忍心拒绝一个痴心少女的爱,加之,刚与柳翠翠闹翻,心中仍在赌气,当然雷大叔的面子,他也不好驳回,因此,便点头答应了。
  没想到展白此举,却伤了另一个少女的心。
  那便是展婉儿。
  展婉儿陪着姐姐沐浴更衣,到前厅得知这个喜讯,姐姐已成了她心目中唯一的情郎的未婚妻。
  婉儿芳心寸断,悄悄出走了。
  她既不能与姐姐争,又不忍见这断肠的喜事,就算殉情一死在家,也徒给母亲添烦,思来想去只有一走了之。
  待慕容府为庄主办完了丧事,展白与慕容红的喜事接踵而到,忙得一团糟的时候,发现婉儿失踪,众人都猜不透婉儿因何出走?
  只有展白心中明白。
  那痴情的少女,是为他离家出走的。
  婉儿曾有数次舍生忘死地救他,婉儿仅是一个天真未凿的娇憨少女,毫无江湖经验,独自一人浪迹江湖,的确使人担忧。展白乃是一血性男儿,在这种情况下,怎能安下心来度自己的花月良宵,新婚蜜月?
  因此,展白跟慕容红商量,婚期后延,又禀明了慕容夫人与雷大叔,决定出外去找婉儿。
  茹老镖头要继续寻找失镖,因为“南海门”在豹突山庄撤走时,把贵重物品及镖车镖银都带走了,雷大叔不放心展白与慕容红远行,因此,四人联袂离家。
  四人在马厩中挑选了四匹健马,四人四骑,出了豹突山庄,但天下之大,要想在茫茫人海中去找一个人,何异大海捞针,实非容易。
  据展白判断,婉儿别处路径不熟,只去过南京一趟,而且南京附近,岩山十二洞一带,有一处鲜为人知的秘境,叫做“亡魂谷”,婉儿曾随着“神猴”铁凌学艺时去过,说不定是跑到“亡魂谷”藏起来了,雷大叔一听有理,加之茹老镖头并没有一定的目的地,只有到处查访,走到哪里算哪里,因此,四人直奔南京而来。
  四人由济南奔南京,须经过苏、鲁两省边境,一路上已随处可发现有着“南海门”标帜之人。
  而且,江湖上又有新流行的四句歌谣。
  街头巷尾,连小儿都会唱了。
  那四句歌谣,是这样的:“安乐公子不风流。
  祥麟公子不热肠,
  飘零端方有了主,
  南海神龙独为尊!”
  显见这四句歌谣,是针对从前武林四公子得势时,那四句“安乐风流,祥麟热肠,飘零端方,凌风无情”而发的。
  不过,尚未把“凌风公子”算在其内。
  但由此也可见当前武林中,四大豪门已然式微,代之而起,称雄武林的已经是“南海门”的“神龙太子”。
  只看那“南海神龙独为尊”一句,便知梗概了。
  这一日,四人四骑贪赶路程,天已黄昏,仍未走近一个市镇。
  四人在旷野中,正在催马紧走,突然见远处山上升起一片火光。
  暮色苍芒,那火光在半山腰里燃烧起来,显得分外刺眼。
  火势燃烧极快,亮光一闪,火势腾空而起,加之有一点晚风,风助火势,火仗风威,想必那山上树木又多,倏时间蔓延了大半个山头,远远望去,竟如一条火龙盘伏在山腰里一般。
  展白略一审度方向,突然在马上惊叫道:“不好!那火烧的地方,是先父两位故友隐居之处,不知怎会起这样大火?”
  雷大叔勒住坐马,问道:“你父亲故交,我多半认识,在那山上隐居的不知是哪两位高人?”
  展白道:“活死人,死活人!”
  雷大叔一楞,道:“好怪的名字,从未听说过!”
  展白道:“那是他俩的化名。”
  接着把二人衣着形状,武功路数,逐一形容给雷大叔听。
  雷大叔一拍大腿道:“太白双逸!那一定是他们兄弟二人了,因为‘太极两仪离魂掌’别人不会,天下武林,只有他兄弟二人会此绝学。走!咱们瞧瞧去!”
  说罢,当先策马,向那着火的山峰上跑去。
  展白、慕容红、茹老镖头随后策马跟上。
  四人四骑,风驰电掣,登山越岭,转眼来至近处,只见熊熊火光中,正有十数壮汉,围着两条白色人影厮杀。
  火光照映之中,展白老远看见,在十数壮汉围困中,以两双肉掌,奋命苦战的正是“死活人”与“活死人”。
  另有一青衣少年,也与太白双逸协力作战,展白认出那青衣少年正是祥麟公子,心中不由暗暗纳罕:祥麟公子怎会到了此地?
  又怎会跟太白双逸合力拒敌?
  那“死人居”的奇形小楼,却已陷于烟屑火海之中……
  展白马上大叫道:“老前辈勿慌!我来助你……”
  喝罢飞身掠人战圈,双掌翻飞,“砰!砰!”接连震退二人……
  雷大叔哈哈大笑道:“太白双逸!你们弟兄一藏十几年,跟老夫避不见面,如今让人家烧了兔子窝啦,可藏不住了吧?……”
  喝笑声中,雷大叔飞身一掠,如一只大鹰般,从马上直向激斗场中掠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燕云 校对:燕云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六十章 情根深种
    第五十九章 烟消云散
    第五十八章 金龙令下
    第五十七章 决死一搏
    第五十六章 义薄云天
    第五十五章 九大掌门
    第五十四章 锋镝情潮
    第五十三章 钩心斗角
    第五十二章 天佛秘传
    第五十一章 君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