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剑气严霜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一章 从容制胜

作者:上官鼎    版权:奇士传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6/20
  赵子原一动,那四根剑子也跟着而动,就像人影贴着人身一样,寸步不移。
  赵子原大感讶异,随之又打了一圈,谁知情形仍是一样,赵子原大感不耐,一剑封了出去。
  这一剑他是运足劲力而发,力道如何,只怕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谁知一剑洒去,宛如石沉大海,渺无踪影。
  相反的,对方那四把剑子就像一道铁圈,先是扩大,此时骤然缩小,是以赵子原所感受的压力也在这种情形之下突然倍增。
  赵子原临危不乱,心中忖道:“这大概是一种阵式了,不然对方剑式变化怎会这般奇怪?”
  忖念之际,四周剑气已是愈锁愈紧,那源源不绝的压力几乎使得赵子原都有些透不过气来。
  赵子原不再迟疑,左手立刻挥出“九玄神功”。
  那强劲的掌力,“轰隆”一声,震的山摇地动,沙飞石走,秦振松等人的招式果然为之一窒。
  但,这情形只是刹那间事,秦振松等四人剑式一顿之后,转身又攻了上来,只听秦振松叫道:“九玄神功,也不过尔尔!”
  赵子原非常注意他们的身法,因为他刚才发出“九玄神功”之际,秦振松等四人都是身形游动,突然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纵走,而赵子原的一记开山裂石的神功以此竟减去大半威力。
  像这种情形赵子原还是第一次碰到,他想:“他们用的什么身法,居然能把这等雄厚劲力化去一半?”
  但眼前已不容他去想许多,事实是他也没有时间去想许多,因为对方剑式已越来越紧了。
  赵子原一声清啸,剑气源源震出,“波波”之不绝于耳,封向对方四剑。
  只见秦振松等四人长剑一横,直由剑身泻出,居然硬接了赵子原一剑。
  对方剑气一触,秦振松等人身子不过晃了一晃,虽然稍受影响,可是仍然紧紧围住赵子原不放。
  这一来,赵子原不由震骇了。
  要知他自使用“沧浪三式”和“九玄神功”以来,还从来未有遇到像今夜这种情势,在这电光火石刹那之间,他脑中已不知打了多少转。
  他想:他们究竟用的是什么剑阵?竟然能够发出这种坚不可摧的效力?
  觉悟大师在旁睹此情景,呼道:“上穷碧落下黄泉!”
  赵子原心中一动,忖道:“不错,下面是黄泉,只有上面才是辽阔的天空!”
  心念一闪,“虎”地飞纵而起!
  觉悟大师这一指点实是恰到好处,岂知秦振松这人比鬼都还要精,明知这一套剑阵的缺点便是怕敌人从上空着手,所以早就嘱咐了廖无麻,只待赵子原向上一冲,便适时施毒暗袭。
  赵子原身子刚往上冲,一阵粉末已迎头洒至,赵子原暗叫“不好”,可是他鼻端已然闻及,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忽的半空附跌而下。
  秦振松大笑道:“如何?这便收拾他了吧?”
  觉悟大师大惊,想奔上前去瞧个究竟,秦振松等四人把长剑一摆,拦住了去路。
  觉悟大师怒道:“你们待把赵施主怎样?”秦振松得意的道:“谁要他来多事啊?”觉悟大师哼了一声,道:“谁敢伤赵施主一根毫发,老衲便与他拼了!”
  秦振松哈哈笑道:“老和尚,你们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河,还能过问别人的事么?”
  钟汝儿道:“大师哥,和他噜嗦什么?干脆把姓赵的毙了算了!”尚忠义道:“不错,此人还是钦命要犯,宰了他还是天大的功劳哩!”
  觉悟狂吼一声,一掌向秦振松等人拍去,秦振松冷然一笑,剑锋微颤,倏地洒向觉悟大师手背,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觉悟大师不得不将手掌撤回,就在这时,钟汝儿一剑已向赵子原刺去!
  觉悟大师被秦振松所阻,其他少林弟子更无法近得了尚忠义他们身边,眼着赵子原非死在钟汝儿剑下不可了。
  哪知就在这时,忽听一阵修扬乐曲在山间飘起,秦振松等人脸色齐是一变,钟汝儿猛的把剑撤了回来。
  尚忠义呼道:“东后,东后……”
  武啸秋接道:“未必就是。”
  尚忠义急道:“东宫乐声我怎会听不出来,是东后娘娘来了!”
  武啸秋道:“这个老夫知道,在京城之时,老夫和摩云手甄定远围攻赵子原,正也是到紧要关头,忽然响起这种乐声!”
  尚忠义道:“那么前辈见过她了?”
  武啸秋笑道:“非也,我们连她人影也没见着,事后打听,才知上了一个女孩子的当!”
  尚忠义“哦”了一声,道:“前辈讲的是蓝玉燕?不错,她……”
  话未说完,那阵乐声已越来越是响亮,秦振松等人正在迟疑之间,四名宫装少女有如行云流水似的行了上来,她们举止安详,秦振松他们这时想走,已为时不及。
  就在那四名宫装少女抬着,她们虽然抬着轿子,但前进的速度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走在山间如履平地相似。
  少林弟子大都听过燕宫双后之名,其中尤其是东后,她名声虽响,但一生之中甚少在江湖上走动,想不到在少林生死存亡和赵子原生命只在呼吸间时,她居然在少室峰出现了。
  当前四名宫装少女到山门外一站,秦振松等脸色极是尴尬,武啸秋忖道:“果是东后到了,想不到这一次竟是真的。”
  觉悟大师跨前一步,合什宏声道:“未知东后娘娘驾到,老衲有失远迎,还望请恕罪。”
  那轿子相距峰头还有一段距离,但觉悟大师是以深厚内力发出,声浪传出老远,字字强有力。
  只听轿子里响起温和的女人声音道:“不敢当,不敢当,大师过谦了!”
  声音虽小,语句却听的非常清楚,就好像是站在面前说话一般。
  秦振松等人对轿中声音甚是熟悉,哪敢怠慢,一齐跑行大礼,口称:“弟子参见师伯。”
  轿中人冷冷的道。
  “不敢当,四位赶快请起,不要折煞老身了。”
  秦振松听此话中有刺,此时本想站起身来,却又感到有些不便,如不站起,是跪着也不相宜,四人相互望了一眼,一齐道了道:“谢师怕”,然后挺身站起。
  轿子来到山门之外,四名抬轿宫装少女把轿子放下,然后垂手分立两旁,只听轿中之人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少林何故遭此浩劫?”
  觉悟大师道:“命中注定,劫所难免,只是那位赵施主千里迢迢赶来援手,如今中毒倒地不起,倒叫老衲好生不安!”轿中之人道:“大师说的是赵子原么?”觉悟大师道:“正是!”
  轿中之人道:“赵子原,天下奇士也,武林中许多大事,都少不了他一份,义之所在,他往往不顾一切,此人还真死不得!”
  廖无麻心中暗想话虽说得是,只是他已中了“蚀骨散”,至多再有两个时辰,便要化为浓血,你有解药么?
  觉悟大师道:“娘娘所见极是,只是不知他中了何毒,眼下是不是还有救?”
  东后呼道:“青莲,你去瞧瞧!”
  一名宫装少女应了一声,走到赵子原面前仔细瞧了一瞧,廖无麻又想,一个使女能瞧出什么来?
  他本有心相阻,可是见秦振松等四人都肃立一边不敢弹,便也打消相阻之念,面上泛起冰冷笑意。
  那叫青莲的少女瞧了一会,然后走回来禀道:“禀娘娘,这好像是中了‘蚀骨散’!”
  廖无麻心头一震,暗忖这燕宫东后真个名不虚传,属下一名宫女稍为瞄上一眼后,竟能找出我施用的毒品,真不知她们是否能解?
  冻后道:“原来是苗疆之毒,想必今夜来的高人之中有五毒尊者在内了?”
  五毒尊者道:“不敢,廖某便在此地。”东后道:“听说尊者一向不屑到中原来,我那西后妹子究竟用的什么方法,竟能请动尊者大驾到少林来生事?”
  廖无麻冷冷的道:“本尊者听说有人以白道武林领袖自居,而将黑道朋友不放在眼下,本尊者一怒之下远离苗疆来到中原!”东后笑道:“尊者说的是什么人以白道领袖自居了?”廖无麻道:“娘娘自己明白,还待本尊者再说么?”
  东后冷笑道:“听尊者口气,好像这个人便是我么?”
  廖无麻嘿嘿的道:“不错!”
  东后道:“问尊者是听何人说的?”
  廖无麻道:“自然有人!”
  东后叹道:“我也不知我在什么地方开罪了我那妹子,她处处要与我作对,青莲,先把赵子原救起来吧!”
  青莲应了一声,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两颗白色药丸,上前替赵子原灌了下去。
  东后又道:“青莲,你再瞧瞧地下的僧人,好像他们也中了巨毒,如是有救的话,便一起把他们救过来!”觉悟大师感激的道:“娘娘慈悲为怀,老衲谨此谢过!”
  东后道:“大师不必客气,其实今夜受到袭击的并不止少林一派而已!”
  觉悟大师心头一震,道:“难不成还有别的派别?”
  东后道:“武当便与少林同时受到攻击,也许是我把情形弄错了,我以为我那不成才的妹子会到少林来,哪知他和摩云手都去了武当,唉,武当受劫之惨,只怕犹在少林之上多多了。”觉悟大师叹道:“少林武当何辜,都成了别人寻衅生事的对象!”
  东后道:“树大招风,贵派与武当虽不愿惹是生非,但别人以为能使少林武当就范,其余诸派只要临之以威便行了。”
  廖无麻道:“想不到娘娘也知道这么清楚?”东后冷冷的道:“中原武林之事我怎会不知?”
  武啸秋接口道:“若不是‘香川圣女’替你到处刺探消息,对于中原武林之事,你未必能够知道的这么清楚吧?”
  东后道:“香川圣女不会武功,我命她跑跑腿,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武啸秋道:“可是她的美色却较之一个会武功的人还要厉害百倍!”
  东后道:“她以美色惑人么?”
  武啸秋道:“那倒不曾!”
  刚刚说到这里,赵子原已从地下站了起来,他运了一口真气,觉得身体各部没有不舒服地方,目光落在轿子上,觉悟大师忙道:“赵施主请见过东后娘娘,如无娘娘相救,只怕施主此刻已不复在人世了!”
  赵子原一听东后驾到,赶紧跨上两步躬身道:“晚辈参见东后娘娘!”
  东后道:“赵小哥别多礼,毒势已除尽了么?”
  赵子原道:“晚辈刚才运行了一下真气,自觉毒势已除尽了!”
  东后柔和道:“那很好,青莲,那些师父们中的毒势如何?”
  青莲道:“婢子适才一一检视过,他们都中了‘螺旋蛊’,这毒十分厉害,婢子疏忽,这次外出竟忘将这方面解药带出来!”
  东后道:“那么你去求一次廖大侠吧!”
  青莲应了声“是”,当下便向廖无麻走去。
  廖无麻嘿然冷笑道:“你想要本尊者拿出解药,那是要比登天还难!”
  青莲停在廖无麻身前三尺之处,笑道:“娘娘谕示从来不曾打过折扣,更何况这些师父都是被你用毒所伤,你不拿出解药还要谁拿出解药?”
  廖无麻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本尊者可不是东宫之人,你那娘娘可命令不了我!”
  青莲道:“你虽不是东宫之人,娘娘的话你都是听见了?”廖无麻冷哼道:“便是听见了又怎地?”
  青莲哂道:“你不拿出解药,难道还要我动手不成?”
  廖无麻哈哈笑道:“好说,你动手本尊者便会给你么?”
  青莲道:“那你当心,我要出手啦!”
  说着,双手一扬,临空抓了过去。
  廖无麻欺她年纪甚幼,同时也不把她那虚空一抓放在心上,因为她指上不带半点风声,掌上也不显出若何劲力,就像一个孩子闹着玩一般抓了过来。
  廖无麻冷冷一笑,道:“这是什么功夫?”
  他好像役事人一样站在那里,待青莲虚空一抓抓过,根本觉得青莲就似没有动过手。
  但是青莲却不同了,她神色凝重,显见刚才一抓之式她已用尽所有力道相似,双手虽然抓过,十指仍曲着,真像有第二股力道没有发出似的。
  要知大凡会武之人,被攻之时感受都特别灵敏,一种是武功太强之人,由于其武功已到出神人化之地步,是故能出手伤敌于无形,以致专敌方毫无感受,另一种便是根本不会武功,出手虚抓才不能显示出一点力量来。
  廖无麻乃心机深沉之人,想起于莲乃东后座下使女,如说不会武功,那是不可能的事,假如会武,那该是属于武功甚高一流,以此推测,青莲刚才一抓他竟毫无感受,岂非他已中了青莲虚空一抓?
  廖无麻想到这里,不由大是凛骇,“蹬”的退了一步。
  青莲冷冷的道:“还算你知机,你若再挺下去,势非骨节寸寸断裂不可!”
  廖无麻大骇道:“我……中了你一抓……”
  青莲冷哼道:“你究竟乃是边夷,生平见闻甚少,东官‘虚无缥缈’乃当世至高无上绝学,伤人于无形,我方才挟着‘无影毒’一齐施出,怪不得你会毫无半点感受!”
  廖无麻乃弄毒祖宗,深知无影之毒乃毒中之主,像他有五毒尊者之号,亦未必能够练成这种毒药,是以闻得青莲一语,不由脸色大变,赶紧盘坐于地,一连服下两三种解药。
  青莲笑道:“没有用啦,你在苗疆所练的根本就不能解我之毒!”
  刹时,廖无麻头上滚落了黄豆般的大汗。
  武啸秋暗暗称奇,悄声对秦振松说:“廖兄真中毒么?”
  武啸秋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他刚才在旁边看着,根本瞧不出青莲有施毒的样子,是故才有此一问。
  秦振松也悄声道:“晚辈也瞧不出来,不过东宫‘虚无缥渺’却是一种震世绝学,施无声,伤人无形……”
  武啸秋道:“这样看来,廖兄果然中毒了!”
  秦振松道:“瞧他那样子,像是中毒极深!”
  廖无麻究竟只是一个苗人,想法直觉,根本不拐弯子,事实上廖无麻本人根本没有中毒的感觉,因他对天下百毒知之甚深,越是厉害的毒物,侵入身体之后便越发不会起异样,此刻他一连服了两三种解药,而情形依然如此,他心中只道中毒已深,极想把体内之毒除去,情急之下,大汗跟着而下,样子也显得十分痛苦。
  武啸秋道:“廖兄感觉如何?”廖无麻道:“难说,难说……”
  武啸秋道:“然则廖兄都不能解了?”
  廖无麻叹了一口气,道:“我用了一辈子毒,却还没有碰到像这种厉害的毒药!”
  青莲冷冷的道:“也叫你见识见识中原使毒的厉害!”
  顿了一顿,又道:“你如想性命,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但不知你可愿意?”
  廖无麻道:“什么路好走?”
  青莲道:“咱们相互交换解药,你把解药交出来,待我去救少林弟子,然后我拿解药交给你活命!”
  廖无麻迟疑了一会,终于从身上拿出一个黑色药瓶,瓶里满装黑色粉末,说道:“你解药拿来!”
  青莲拿出一个黄色瓶子,道:“我的在这里了,你马上服下三颗便行。”
  说着倒出三粒,又道:“我们之间了为免除小人之见,我先把解药交给你,好好接住!”
  三料药丸直射而出。
  廖无麻接在手中,然后问道:“怎么服法?”
  青莲道:“和水吞下就行了。”
  廖无麻也真相信,随把黑色药丸抛了过来,道:“用水把药粉调和,然后给他们服了!”
  青莲笑了一笑,当下拿着药瓶走到觉悟大师身前道:“有劳大师了!”
  觉悟大师连声称谢,随命一名弟子拿着药去和水调匀,然后救治那些中毒的弟子。
  廖无麻吞下那三料药九这后,紧张的心情已缓和下来,想起来东后面前一名使女居然都有这种能耐,不由出声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
  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随对秦振松道:“请小哥转达令师,老夫有所不便,告辞了!”
  说着,大步向山下走去。
  秦振松急道:“廖前辈!……”
  廖无麻把身子一顿,道:“小哥甭多说了,老夫连东后面前一个使女都斗不过,更遑论其他!”
  秦振松道:“不然,其实前辈并没有和她交过手,焉知胜败!”
  廖无麻摇着头道:“小哥难道忘了,老夫外号五毒尊者,盖天下之毒纵然上千累万,为最者不过五种,而此五种又远非无影毒之敌,是故老夫虽未与人较技,自知已略逊一筹,真正动起手来,岂非丢人现眼吗?”
  说完之后,一拱手,转眼消失在山崖间。
  廖无麻一定,武啸秋和秦振松等人更形势孤,武啸秋仰天叹了一口气,道:“做梦也想不到事情会转为如此情景,秦哥儿,咱们也走吧!”
  秦振松应了一声,正待转身而去,可是他突然想起东后还在轿子中,纵然要退,礼数却得做到,一抛眼色,和尚忠义等人一齐躬身道“师怕在上,弟子告辞了!”
  东后冷哼一声,道:“何必如此多礼。”
  秦振松听出东后话中虽有不悦之语气,但还没有留难他们的意思,四人再打了个招呼齐声道:“谢师怕!”躬身而起,和武啸秋向山下奔去!
  觉悟大师叹道:“好险,好险,圣女请出来吧!”
  赵子原心头一震,暗忖轿子里面不是坐的东后吗?为何觉悟大师又呼起圣女来了?
  忖念未定,只见轿帘卷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走了出来,不是赵芷兰还有谁?
  赵子原呆了一呆,赶紧走过去行了大礼,道:“孩儿参见母亲!”
  赵芷兰道:“子原,你想不到会是为娘吧?”
  赵子原道:“孩儿做梦也想不到会是母亲!”赵芷兰叹道:“今日之享真个危险之极,东后娘娘料事如神,实是使人佩服。”
  赵子原道:“娘说东后娘娘所料何事?”
  赵芷兰朝山头望了望,但见寺内大火在少林弟子全力抢救下已渐渐熄灭,那些中毒弟子也次第醒了过来,幽声道:“说来话长,即如你可能中毒遇险,亦均在娘娘所算之中,故而才将解药带来,现在少林之劫总算逃过,娘也放心了!”
  觉悟大师道:“此非说话之处,敢请贤母子入内奉茶!”
  赵芷兰摇头道:“少林清修之地,怎容我一个女流擅进,大师不必客套,我们就在这里谈谈便了!”
  觉悟大师肃容道:“圣女光照日月,何出此言?”
  赵芷兰道:“大师善后要紧,我母子谈谈便走。”
  觉悟大师道:“圣女何尔来去匆匆?”
  赵芷兰道:“大师有所不知,贱妾还得赶去复命呢!”
  觉悟大师道:“既是圣女有事在身,老衲也不勉强了,只不知武当那边的事情又如何发展?”
  赵芷兰道:“那边由东后娘娘亲自出马,情形如何,贱妾此刻也不知道。”
  赵子原心中微动的道:“原来他们今日同时向少林武当两派下手?”
  赵芷兰道:“不错,不过到武当去的人是西后和摩云手,到此间来的却是武啸秋他们,当娘娘命为娘来时,为娘还担心不已。”
  青莲含笑插口道:“圣女雍容镇定,倒是婢子有些发慌呢!”
  赵子原心中微动道:“姑娘适间一抓之举,在小的看来,似是姑娘有意做作,并未出于,不知小的看得可对?”
  青莲拍手道:“对了,其实婢子只是做作,这全是娘娘嘱咐的,想不到在我做来,那姓廖的老鬼果然上当!”
  赵子原寒声道:“然则姑娘也没有用毒了?”
  青莲道:“我哪里会用什么毒,不过据娘娘说,大凡一个常年用毒的人,其心最是多疑,其实我没有用毒,但他偏偏就怀疑我用了毒,譬如就拿我双手一抓来说,事实上我并没用半点力道,他却怀疑我已用了伤人于无形的真力,娘娘真是料事如神,想不到这么一来倒真把他吓走了!”
  觉悟大师道:“这个老毒鬼一走,大概二十年之内再也不会在中原出现了,西后失掉一个得力助手,相信她的凶焰也减低不少!”
  赵子原道:“晚辈听说西后有霸天下之野心,只怕相助她的更不止廖无麻其人!”
  觉悟大师道:“此时相助她的人固是不少,但能真正派上用场的却是不多,假若能把武啸秋和甄定远剪除,也许就差不多了。”
  赵子原说道:“据晚辈所知,甄定远已经死了,但死的却又不是甄定远!”
  这话听来大是矛盾,觉悟大师一怔,赵芷兰也是一怔,当下问道:“子原,这话怎么解释?”
  赵子原道:“孩儿尚未向娘禀告太昭堡之事,此事便是在太昭堡发生的。”
  赵芷兰道:“甄定远可是你杀的么?”
  赵子原摇头道:“不,孩儿到太昭堡时,太昭堡上下已被人全数杀光,便连甄定远也躺在血泊中。”
  赵芷兰喃喃的道:“怪了,怪了!”
  她双目连闪,脸上满是奇怪之情,旋忽问道:“然则你又怎么知道死的不是甄定远呢?”
  赵子原道:“甄定远脸上戴个人皮面具,这是孩儿早就知道了的,当他死时,身上淌血,全身僵直,孩儿就注意到他脸部了,结果揭开他面都一看,原来他竟是另外一个人。”
  觉悟大师急声道:“此人是谁?”
  赵子原道:“司马道元!”
  此话一出,不仅觉悟大师一惊,便是赵芷兰也呆了。
  觉悟大师喃喃的道:“司马道元,司马道元,原来他还没有死!”
  赵芷兰道:“在任何情形之下想来,这皆是匪夷所思之事,今既证实司马道元没死,那么甄定远又如何?”
  赵子原道:“孩儿事后己见着甄定远的千金甄陵青,孩儿曾将此事告诉她,她如今已赶到天山去了!”
  说着,便又将遇甄陵青之事说出,赵芷兰一听,突然沉吟起来。
  觉悟大师亦变了脸色,苦笑说道:“天罡双煞,天罡双煞,这又是一大浩劫将临江湖!”
  赵子原道:“大师识得天罡双煞其人?”
  觉悟大师叹道:“老衲初入少林之门时,便适逢天罡双煞之变!”赵子原道:“那年代只怕很久远了?”
  觉悟大师道:“老衲今年七十有八,老衲入少林之门不过一十二岁,是故算来应该是六十余年前之事!”
  赵子原道:“据甄姑娘说,她所见到的黑白汉子不过中等所纪,然以实际年龄推断,天罡双煞至少也在百龄之上了!”
  觉悟大师道:“那只会多不会少,老衲见他们时,他们尚是中年汉子,其时,他们亦是到少林来生事,就想他们两人之力,少林所受之劫难亦远较今日为甚,继少林之后,武当、峨嵋、昆仑,亦先后受到他俩之骚扰,由是之故,各派均感不胜忧戚,乃由家师出面,邀请各派掌门会集此地,筹思良策,拟将天罡双煞除去!”
  赵子原道:“结果如何?”
  觉悟大师道:“集会之日,不知天罡双煞从何得到消息,竟也没声没息赶到了少室峰,双方一言不合,便斗了起来!”赵子原道:“便是因此一仗,天罡双煞才敛息江湖的么?”觉悟大师摇头道:“要说打败的还是八派掌门,老衲师尊以及武当华山太白三派掌门均因此而丧生,余下之人也正笈笈可危,忽然天外来了救星!”
  青莲等八名使女听到这里,齐嘘叫一声,道:“那是谁呀?”
  觉悟大师道:“说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来的救星乃是一位红衣老人,这位武林异人据说当时年龄已在百龄以上,当他出现之时,天罡双煞直是骇的连话说不出来,这位武林异人便问天罡双煞究竟想死还是想活?”
  赵子原道:“这位前辈也真奇怪,天下哪有人想死的道理?”
  觉悟大师道:“这乃当然之理,天罡双煞自然都想活命,于是那位武林异人便对天罡双煞道‘尔等想活可以,但得依我一个条件!”
  白煞便道:“什么条件都依!”那武林异人道:“你别说的好听,老夫若说出这个条件来听怕你俩依不了。”
  黑煞道:“只要你老人家说出来,奴才不依也得依!”
  赵子原惊道:“他们竟自称奴才!”
  觉悟大师道:“不错,因为那位武林异人正是他俩主人!”
  赵子原哦了一声,道:“怪不得他俩会这么听话了!”
  觉悟大师道:“是啊,但那位武林异人说出的条件倒也简单……”
  说至此处,忽听一人冷冷接道:“什么条件?”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十章 最后一战
    第七十九章 高手云集
    第七十八章 大悔禅师
    第七十七章 水泊绿屋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
    第七十三章 小镇惩凶
    第七十二章 寄峰突起
    第七十章 火焚少林